最新帖子 精华帖子 春台文集 会员列表
主题 : 红亚坪专辑
级别: 管理员

100楼  发表于: 2011-08-31   主页:
我觉得红兄的诗中一直隐含着对唯美和对纯粹诗艺的迷恋,红兄在与木朵的访谈中也谈到了斯蒂文斯,请红兄谈一下这方面的理念。

不变,应万变。
级别: 一年级

101楼  发表于: 2011-08-31   主页: http://www.jintian.net/today/?uid/10054
让小镇自己讲述他的成长史~呵呵~
单程票
傻笑的上帝
级别: 总版主

102楼  发表于: 2011-08-31   主页:
引用
引用第97楼陈律于2011-08-31 20:21发表的 :
虽然常读红兄的作品,但还是要请红兄谈谈自己的写作传承。




相对我自己,我记得自己少年的时候看过很多的文学书籍,但是那个时代的书有时代的局限在里面,这种时代的局限也一样传承给了我。但是我记得,那时侯最喜欢看普希金的诗歌,也许是他的诗燃起了内心沉睡的诗感——后来与诗歌结缘,认识了越来越多的优秀诗作品。总的来说,我是那种看杂书的人,什么都看,但什么都没有精读,这也对我日后的创作形成了影响。形成了我的缺点,但是我认为这样的阅读习惯也给我带来反叛的意识,在我看来,除了但定的《神曲》,并没有所谓的经典,或者说并没有写作的统一的法则
级别: 一年级

103楼  发表于: 2011-08-31   主页: http://www.jintian.net/today/?uid/10054
我觉得一旦认可了某个写作的统一的法则,是件可怕的事~
单程票
傻笑的上帝
级别: 一年级

104楼  发表于: 2011-08-31   主页:
问作者,写诗有天赋的成分吗?还是生活环境所致?
级别: 总版主

105楼  发表于: 2011-08-31   主页:
引用
引用第100楼陈律于2011-08-31 20:36发表的 :
我觉得红兄的诗中一直隐含着对唯美和对纯粹诗艺的迷恋,红兄在与木朵的访谈中也谈到了斯蒂文斯,请红兄谈一下这方面的理念。





陈兄好,很高兴得此机会与你畅聊诗歌,就好象我们在携手漫步一样。谈到纯美与诗艺,我相信这是任何一个诗歌写作者心中的梦想,即使在反形式的诗人眼里,最终如果他要以诗的形式来表达的话,都不可能离开对诗艺的追求,我不相信那种反叛形式的眼里真的没有形式的追求,这又可以关系到对于诗歌唯美的看法上来,作为一个诗人,如果他想诗意地表达他心中的一切,又如何能离开“诗”的美学呢?至于斯蒂文斯,可以说我是他诗歌形式与意志方面的崇拜者,但是对于他的思想我以为可以完全忽略
级别: 一年级

106楼  发表于: 2011-08-31   主页:
专门来围观
级别: 总版主

107楼  发表于: 2011-08-31   主页:
引用
引用第103楼枫夕于2011-08-31 20:42发表的 :
我觉得一旦认可了某个写作的统一的法则,是件可怕的事~



枫夕好,谢谢你的支持,好的诗歌只会给我们引导,但一定不能给我们形成有压力的参照,这也是自由写诗带来的无限乐趣,而在一般人看来,我们应该象谁谁一样写诗,写到他那样的程度,实际上这就是世俗的力量对作者内心结构的破坏。


级别: 管理员

108楼  发表于: 2011-08-31   主页:
一生

我再一次试图饶恕身边那只巨大的垃圾桶
它还在平静地等待我把我身上的某件东西再放进去
它相信我
身上总有那么多的废品就要放到它的里面来
它有那么博大的空间。它一直在我的身边
耐心等待。
凡是我的双手曾经紧紧抓住的
现在都在它的手里。

——我很喜欢这首诗。它表达的主题就其挖掘的深入程度,不仅仅是个人的,也达到了人性的普遍,具有一种清晰的总结性质。请红兄谈谈写这首诗时的创作缘起。

不变,应万变。
级别: 总版主

109楼  发表于: 2011-08-31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亚坪兄,对不起来晚了。先听。。。。
级别: 总版主

110楼  发表于: 2011-08-31   主页:
引用
引用第104楼玉洁冰清于2011-08-31 20:47发表的 :
问作者,写诗有天赋的成分吗?还是生活环境所致?



很高兴看到你来。我们算来也是多年知心的文友了。在我看来,诗意乃天生,或者说他无所不在,诗艺却在于不妥协的追求
级别: 一年级

111楼  发表于: 2011-08-31   主页:
问作者,写诗有天赋的成分吗?还是生活环境所致?



大抵是某种性格缺陷所致,当他陷落得越深时,便写得越纯。
呵呵,代红亚坪回答了
级别: 总版主

112楼  发表于: 2011-08-31   主页:
引用
引用第106楼王苍芳于2011-08-31 20:50发表的 :
专门来围观



呵呵,今天看来真是幸福,不过,围观不如一抖文学观点,象我一样露一露拙
级别: 一年级

113楼  发表于: 2011-08-31   主页:
回 112楼(红亚坪) 的帖子
我要露了,就不是拙了,是有伤风化,呵呵
级别: 总版主

114楼  发表于: 2011-08-31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zhuomeihuifz
赠女儿诗歌一首

今天下午,九岁的女儿
突然问我:“爸爸,
天亮的时候
黑暗在哪里?”

我看见耀眼的闪电
正经过女儿清澈的眼睛。
而此时此刻,她本人如此平静、优雅
与她身边对应的自然
恰好匹配无双。


对红兄的这首小诗·依然记忆犹新。
预祝网谈会成功!
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余生。
级别: 一年级

115楼  发表于: 2011-08-31   主页: http://www.jintian.net/today/?uid/10054
大抵是某种性格缺陷所致,当他陷落得越深时,便写得越纯。

这个~~我觉得与性格无关~~境遇,对语言的自然选择以及思考的力量,都可算作影响写诗的因素吧~
单程票
傻笑的上帝
级别: 一年级

116楼  发表于: 2011-08-31   主页:
对于诗,只有仰慕的份了
级别: 一年级

117楼  发表于: 2011-08-31   主页:
我就要这样活着

当我听见花朵落于地面的声音
那么巨大,我不知道,它需要什么?
还是,它的堕落仅仅是和上帝的一个
无关紧要的约定?我爱的女人,她的灵魂
也这么离开过我的肉体,使我茫然
不知所措。我要用理智的光芒擦亮
我心底的忧伤。爱情是无知的产物。
雨水落在屋檐上,我听见“滴答——”

我像马蒂斯一样,碰见一个粉红色的女郎,
她虽然艳丽动人,可是一个又一个漆黑的晚上
都从我身边阒然无声地溜过,她即使有迷人的腹部
我的温柔的双手仍然 握着虚空的线条。
我听见画框里有一种爱的声音,但那么微弱
没有一个人能听清楚她嘴里说出了什
么。早晨的一杯牛奶,
安静地卧在淡蓝色的餐桌上。

——红诗人好,这首很美很微妙的。
级别: 一年级

118楼  发表于: 2011-08-31   主页:
引用
引用第115楼枫夕于2011-08-31 21:00发表的 :
大抵是某种性格缺陷所致,当他陷落得越深时,便写得越纯。

这个~~我觉得与性格无关~~境遇,对语言的自然选择以及思考的力量,都可算作影响写诗的因素吧~



你说的是后天诗艺的修养……呵呵,还是听红亚坪说道,不要歪楼了
级别: 总版主

119楼  发表于: 2011-08-31   主页:
引用
引用第108楼陈律于2011-08-31 20:53发表的 :
一生

我再一次试图饶恕身边那只巨大的垃圾桶
它还在平静地等待我把我身上的某件东西再放进去
它相信我
.......



陈兄好,写这首诗其实也在于我对于我——作为一个个体命运的思考,有关自己的境遇、人生,其实它太悲哀了,我之所以写出来,也在于诗歌的形式会给悲哀的一切带来自我喜剧的效果,实际上我是一个经常自我取乐的人,虽然看上去我很孤独,但是我经常能够满足于自己的孤独,也就是说在看上去平庸的一生里我满足于发现我自己,而诗——恰好给了我这样一种机会和才能,这方面,我认为自己受莎士比亚的影响比较大,即在纭纭众生之中体会诗意的赋予
级别: 总版主

120楼  发表于: 2011-08-31   主页:
引用
引用第109楼姜海舟于2011-08-31 20:54发表的 :
亚坪兄,对不起来晚了。先听。。。。



姜兄好,这还很早呢,希望你多提观感
级别: 总版主

121楼  发表于: 2011-08-31   主页:
引用
引用第111楼王苍芳于2011-08-31 20:55发表的 :
问作者,写诗有天赋的成分吗?还是生活环境所致?



大抵是某种性格缺陷所致,当他陷落得越深时,便写得越纯。
.......



呵呵,写诗是性格缺陷所致。不错,我深深认同你的观点,文学就是一种病态的表达,在病态中得以重生。而不是在正常的生活变得更加正常,这也是我们小时候喷世嫉俗的原因,虽然我们现在已经变得象一块园卵石了
级别: 一年级

122楼  发表于: 2011-08-31   主页:
当年被作者的《世俗生活》深深吸引,才真正发现诗的魅力,如今看作者近期的作品更有深意了,不过有的我看不懂,也许是不太懂作者的生活吧。
级别: 总版主

123楼  发表于: 2011-08-31   主页:
引用
引用第114楼卓美辉于2011-08-31 21:00发表的 :
赠女儿诗歌一首

今天下午,九岁的女儿
突然问我:“爸爸,
天亮的时候
.......



卓兄好,谢谢你的喜欢,这首诗歌也是我目前最衷爱的一首,因为即使以后我没有更多的读者,我可以把这首诗念给我的女儿听,听她来赞美。呵呵
级别: 总版主

124楼  发表于: 2011-08-31   主页:
引用
引用第115楼枫夕于2011-08-31 21:00发表的 :
大抵是某种性格缺陷所致,当他陷落得越深时,便写得越纯。

这个~~我觉得与性格无关~~境遇,对语言的自然选择以及思考的力量,都可算作影响写诗的因素吧~



枫夕好,性格可能也会对诗歌个性的形成有很大的影响,尤其是有风格的作者
级别: 总版主

125楼  发表于: 2011-08-31   主页:
引用
引用第117楼哈绯于2011-08-31 21:02发表的 :
我就要这样活着

当我听见花朵落于地面的声音
那么巨大,我不知道,它需要什么?
还是,它的堕落仅仅是和上帝的一个
.......


谢谢哈绯的认同


级别: 总版主

126楼  发表于: 2011-08-31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回 120楼(红亚坪) 的帖子
读了亚坪兄的诗,感觉有强烈的探险精神,——从形式到内容,从技巧到灵魂。。。想知道亚坪兄在写诗中怎样平衡或对待灵魂的升华和认知的扩展?
级别: 一年级

127楼  发表于: 2011-08-31   主页:
木朵说过,红亚坪的诗歌最大特点就是“诚实面对生活”,但在我看来,亚坪的诗和生活本身总有一种疏离感,一种陌生感,甚或一种悖离感。这种“诚实”和疏离、陌生、悖离交错幻化,微妙到无法言说的程度,这就是亚坪诗歌的独特魅力,有点诡异,或许还有点灵异,这也是亚坪诗歌长久吸引我的地方,能否请亚坪谈谈我的这个评论是否准确,在诗歌创作时如何捕捉到如此微妙的感觉,难度真的是“深度孤独”所形成的幻像亦或独特的语言感受?
级别: 总版主

128楼  发表于: 2011-08-31   主页:
引用
引用第122楼玉洁冰清于2011-08-31 21:14发表的 :
当年被作者的《世俗生活》深深吸引,才真正发现诗的魅力,如今看作者近期的作品更有深意了,不过有的我看不懂,也许是不太懂作者的生活吧。


谢谢你的喜欢,其实集中写《世俗生活》的那个时候有很多的人给了我无形的支持,这也为我后来写诗埋下了更多的种子,因此,我一直感谢那些朋友,这也是我坚持在网络写诗歌的原因之一,我相信,诗歌,一半是生活所赐,另一半是孤独与朋友的合力所赐予
级别: 一年级

129楼  发表于: 2011-08-31   主页: http://www.jintian.net/today/?uid/10054
诗人的“深度孤独”,在某种意义上来说,都是一个幌子。这里的意义指诗人探索的过程,思考的过程及表达的过程。其实孤独的背后,往往是存在与语言的盛宴,这场盛宴与表面的孤独保持着疏离。诗人也往往需要一种自觉的困境,从而使每一首诗都在表达全新的突围。
单程票
傻笑的上帝
级别: 总版主

130楼  发表于: 2011-08-31   主页:
Re:回 120楼(红亚坪) 的帖子
引用
引用第126楼姜海舟于2011-08-31 21:20发表的 回 120楼(红亚坪) 的帖子 :
读了亚坪兄的诗,感觉有强烈的探险精神,——从形式到内容,从技巧到灵魂。。。想知道亚坪兄在写诗中怎样平衡或对待灵魂的升华和认知的扩展?



姜兄的问题可谓诗学的思考,其实这也是我一直在诗歌中必须面对的诸多难点,今天在和另外一位诗歌的爱好者其实已经在谈论了,在我看来,写诗在于表达自我与世界的关系,而之所以写诗就在于自我与存在的关系往往并不能眼见心明,需要自我不断地去开拓,诗就是一个人未知的领域,至于如何获得平衡感?——我觉得笔随心走最重要,至于探索往往在于整个认识与审美意识的转变。所以探索需要持久地摸索,这也是我们醉心于诗歌的一个原因

级别: 管理员

131楼  发表于: 2011-08-31   主页:
“我经常说,我是一个庸俗的人。这实际上是发自内心的一句感慨,也许它确实能总结我的一生,而在我看来,同时,这也是我诗意的来源,而不是其他更堂皇的格言。我的诗总是能映射着我的内心,她会与我一起分享我的命运。”

——读到红兄与木朵访谈中的这句话,我觉得红兄对波德莱尔有着一种很好的直觉的理解。对红兄的观点我表示赞同。因为我觉得很大程度上我也是一个庸俗的人。其实,我觉得直面生活中的恶应该就是勇敢地承认生活和人性中恶的常在。坦率地承认这点,无疑需要勇气。这方面,波德莱尔是榜样,马基雅维利也是榜样。如此,当意识到恶不可能被彻底清除,执着于善和保持善恶之间的平衡就显得很重要。也就是说,作为诗人,我们不应太过迷恋由恶和阴暗面产生的诗意。某种意义上,人性和生活的本质上的恶是我们之所以要行善的惟一真实的原因。因为生活的意义很大程度上就是对生活的反抗。我的意思是说,选择善还是选择恶最终是一个纯粹的选择。它应该是高度个人的,与世界和生活的本质没什么关系。无论为善,还是为恶,既应该是自然的,更应该是自觉的。所以,关于诗歌的目的,我很赞同红兄的这句话:“诗歌的目的似乎就是在日常的黑暗里寻觅足够光亮的部分。”

不变,应万变。
级别: 总版主

132楼  发表于: 2011-08-31   主页:
引用
引用第127楼王苍芳于2011-08-31 21:22发表的 :
木朵说过,红亚坪的诗歌最大特点就是“诚实面对生活”,但在我看来,亚坪的诗和生活本身总有一种疏离感,一种陌生感,甚或一种悖离感。这种“诚实”和疏离、陌生、悖离交错幻化,微妙到无法言说的程度,这就是亚坪诗歌的独特魅力,有点诡异,或许还有点灵异,这也是亚坪诗歌长久吸引我的地方,能否请亚坪谈谈我的这个评论是否准确,在诗歌创作时如何捕捉到如此微妙的感觉,难度真的是“深度孤独”所形成的幻像亦或独特的语言感受?



苍芳好,记得好久没和你谈论文学了,相见了,只能问问生活的状况,这是否是时间的力量所致?我认为正是这种时间的力量造就了疏离与陌生,当然这个时间也许是哲学意义上的时间。实际上我的诗歌并不能表达我的生活,这往往是我对自己诗歌最不满意的地方,如果有一天,我能用诗歌这种形式完全地表达出我的生活,正象你用小说说出了生活的奥秘,我会多么地狂喜与满足啊。而我之所以不断地探索,并不因为我有诗歌的偶像(偶像早被尼采打倒了),而在于我的生活就在眼前,而我说不出它来,也许,艺术的接近是一种虚无的接近,但是我的目的是靠近它,看清楚它的真实面貌,而非再造一种类似的生存。这也许加倍造就了我的孤独,实际上生活到今天,也许我们更加孤独了,但是并不要紧,因为我相信艺术或者其他——会给我们应对孤独更大的力量
级别: 总版主

133楼  发表于: 2011-08-31   主页:
引用
引用第129楼枫夕于2011-08-31 21:28发表的 :
诗人的“深度孤独”,在某种意义上来说,都是一个幌子。这里的意义指诗人探索的过程,思考的过程及表达的过程。其实孤独的背后,往往是存在与语言的盛宴,这场盛宴与表面的孤独保持着疏离。诗人也往往需要一种自觉的困境,从而使每一首诗都在表达全新的突围。



枫夕对“孤独”的理解真是精彩,这也让我刹那间明白了你每天写诗的源泉于动力。我相信,孤独并不是只对个体才有意义,实际上即使一个庞大的人群,它里面何尝不有更大的孤独?我每天晚上喜欢看着人来人往的街道发呆,因为我在人流逝之中就发现了孤独的力量与魅力
级别: 一年级

134楼  发表于: 2011-08-31   主页:
读了这么多
诗人自己最喜欢哪几首诗呢?
级别: 总版主

135楼  发表于: 2011-08-31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回 130楼(红亚坪) 的帖子
谢谢亚坪兄精彩而真诚的解答!
级别: 一年级

136楼  发表于: 2011-08-31   主页:
引用
引用第132楼红亚坪于2011-08-31 21:45发表的 :



苍芳好,记得好久没和你谈论文学了,相见了,只能问问生活的状况,这是否是时间的力量所致?我认为正是这种时间的力量造就了疏离与陌生,当然这个时间也许是哲学意义上的时间。实际上我的诗歌并不能表达我的生活,这往往是我对自己诗歌最不满意的地方,如果有一天,我能用诗歌这种形式完全地表达出我的生活,正象你用小说说出了生活的奥秘,我会多么地狂喜与满足啊。而我之所以不断地探索,并不因为我有诗歌的偶像(偶像早被尼采打倒了),而在于我的生活就在眼前,而我说不出它来,也许,艺术的接近是一种虚无的接近,但是我的目的是靠近它,看清楚它的真实面貌,而非再造一种类似的生存。这也许加倍造就了我的孤独,实际上生活到今天,也许我们更加孤独了,但是并不要紧,因为我相信艺术或者其他——会给我们应对孤独更大的力量


时间从来不能改变什么,最多只能改变时间本身,我们不谈文学,只是因为没有找到合适的时间和氛围,比如今天晚上,在滚滚红尘之中,有几个人竟然在围炉谈诗,——这是一个美好的夜晚。我写小说是因为她表达的范围更广泛一些,形式更多样一些,但我始终认为只有诗歌能够更快地更直接地抵达人的内心。我读陀斯妥耶夫斯基,需要一天,读完整整一部500多页的书才能感动或者震憾,但读诗歌,只需要一分钟甚至更短的时间。也许只需一句,便能让我感动到说不出话,比如很多年前你的那句——那腐败和黑暗的肉体……
级别: 一年级

137楼  发表于: 2011-08-31   主页:
诗意来源于不切实际的幻想,我知道,很多人会对这种观点提出十分可信的反驳的依据……

——我也不是很赞同,诗的幻想应该才是真实的。
级别: 总版主

138楼  发表于: 2011-08-31   主页:
引用
引用第131楼陈律于2011-08-31 21:39发表的 :
“我经常说,我是一个庸俗的人。这实际上是发自内心的一句感慨,也许它确实能总结我的一生,而在我看来,同时,这也是我诗意的来源,而不是其他更堂皇的格言。我的诗总是能映射着我的内心,她会与我一起分享我的命运。”

——读到红兄与木朵访谈中的这句话,我觉得红兄对波德莱尔有着一种很好的直觉的理解。对红兄的观点我表示赞同。因为我觉得很大程度上我也是一个庸俗的人。其实,我觉得直面生活中的恶应该就是勇敢地承认生活和人性中恶的常在。坦率地承认这点,无疑需要勇气。这方面,波德莱尔是榜样,马基雅维利也是榜样。如此,当意识到恶不可能被彻底清除,执着于善和保持善恶之间的平衡就显得很重要。也就是说,作为诗人,我们不应太过迷恋由恶和阴暗面产生的诗意。某种意义上,人性和生活的本质上的恶是我们之所以要行善的惟一真实的原因。因为生活的意义很大程度上就是对生活的反抗。我的意思是说,选择善还是选择恶最终是一个纯粹的选择。它应该是高度个人的,与世界和生活的本质没什么关系。无论为善,还是为恶,既应该是自然的,更应该是自觉的。所以,关于诗歌的目的,我很赞同红兄的这句话:“诗歌的目的似乎就是在日常的黑暗里寻觅足够光亮的部分。”




陈兄,关于庸俗这个词语我有自己的理解,就象你说的,生活的意义很大程度上就是对生活的反抗,但是生活自有它内在的审美的意义,所以我一方面反抗它,但是我在另一方面也认可它,这也许是我自己理解自己诗歌的一个重要的方面,这是我诗歌的一个出发点,实际上,波德莱尔确实对我影响很大,我反复读过他有限的诗集,他的意义在于给了我们另外一双眼睛。



级别: 总版主

139楼  发表于: 2011-08-31   主页:
Re:读了这么多
引用
引用第134楼花生于2011-08-31 21:53发表的 读了这么多 :
诗人自己最喜欢哪几首诗呢?



花生好,如果要很快地回答,我会毫不犹豫得告诉你:《世俗生活》。其实花生提了一个很有趣的问题,当时我在选诗歌的时候就经常这样问自己。
级别: 总版主

140楼  发表于: 2011-08-31   主页:
Re:回 130楼(红亚坪) 的帖子
引用
引用第135楼姜海舟于2011-08-31 21:54发表的 回 130楼(红亚坪) 的帖子 :
谢谢亚坪兄精彩而真诚的解答!



呵呵,姜兄好,又谈到“真诚”了,令我耳红,其实我是一个虚伪的人
级别: 管理员

141楼  发表于: 2011-08-31   主页:
回 139楼(红亚坪) 的帖子
《世俗生活》应该是红兄的心爱。请红兄谈一下这组诗的创作缘起。
不变,应万变。
级别: 总版主

142楼  发表于: 2011-08-31   主页:
引用
引用第136楼王苍芳于2011-08-31 21:57发表的 :

时间从来不能改变什么,最多只能改变时间本身,我们不谈文学,只是因为没有找到合适的时间和氛围,比如今天晚上,在滚滚红尘之中,有几个人竟然在围炉谈诗,——这是一个美好的夜晚。我写小说是因为她表达的范围更广泛一些,形式更多样一些,但我始终认为只有诗歌能够更快地更直接地抵达人的内心。我读陀斯妥耶夫斯基,需要一天,读完整整一部500多页的书才能感动或者震憾,但读诗歌,只需要一分钟甚至更短的时间。也许只需一句,便能让我感动到说不出话,比如很多年前你的那句——那腐败和黑暗的肉体……



其实那个时候我更爱小说,但是最终我没能写小说,这始终是我心中的憾事,我看小说比看诗歌至少要多看百分之九十,但是懒惰最终造就了一个拙劣的诗人,一个自认的诗人,也许我们需要更多的谈论艺术?
级别: 一年级

143楼  发表于: 2011-08-31   主页:
Re:Re:回 130楼(红亚坪) 的帖子
引用
引用第140楼红亚坪于2011-08-31 22:08发表的 Re:回 130楼(红亚坪) 的帖子 :



呵呵,姜兄好,又谈到“真诚”了,令我耳红,其实我是一个虚伪的人


呵呵,亚坪说话的方式我喜欢
级别: 总版主

144楼  发表于: 2011-08-31   主页:
引用
引用第137楼花生于2011-08-31 21:59发表的 :
诗意来源于不切实际的幻想,我知道,很多人会对这种观点提出十分可信的反驳的依据……

——我也不是很赞同,诗的幻想应该才是真实的。



这个不切实际也许只是针对“实际”而言,而不涉及真实
级别: 一年级

145楼  发表于: 2011-08-31   主页:
呵呵!来晚了!首先问好并祝贺红兄的专辑出来!里面有很多我很喜欢的诗歌。问一下红兄,诗人应该怎样将外在的世界内化而归为己有?或者说,是否有这种归为己有的必要?
级别: 总版主

146楼  发表于: 2011-08-31   主页:
Re:回 139楼(红亚坪) 的帖子
引用
引用第141楼陈律于2011-08-31 22:10发表的 回 139楼(红亚坪) 的帖子 :
《世俗生活》应该是红兄的心爱。请红兄谈一下这组诗的创作缘起。




写这组诗歌大约起始于2006年,也就是离开文字很久之后我开始在天涯上网写诗,或许是因为对身边世俗生活的又爱又恨让我开始以一种比较形式化的眼睛观察我的生活,这也是王苍芳认为与生活疏离、陌生的地方,其实那个生活我更加关注形式于诗歌的意义,但是不论在何时,我都始终坚持诗是心灵的镜面,必须反关自我与自己的周围(我喜欢说自己的周围以此与身边的世界区分开来),那个时候,写这组诗歌的时候受到很多朋友的喜欢、批评与催促,或许是谬赞吧,但是,老实说,就是这种吹捧让我坚持下来,所以这也可以看出我的世俗的一面。我们总是生活在世俗之中,我的诗如果能切实地表达出自我与存在的关系,将是何等的幸事,这大概也算是缘起吧,问题是,它并没有写完,我将以怎样的方式与眼光再去塑造她们?
级别: 总版主

147楼  发表于: 2011-08-31   主页:
Re:Re:Re:回 130楼(红亚坪) 的帖子
引用
引用第143楼王苍芳于2011-08-31 22:14发表的 Re:Re:回 130楼(红亚坪) 的帖子 :

呵呵,亚坪说话的方式我喜欢



呵呵,你刚刚说时间不会改变什么,至多能改变时间本身。
级别: 总版主

148楼  发表于: 2011-08-31   主页:
引用
引用第145楼廖勇智于2011-08-31 22:19发表的 :
呵呵!来晚了!首先问好并祝贺红兄的专辑出来!里面有很多我很喜欢的诗歌。问一下红兄,诗人应该怎样将外在的世界内化而归为己有?或者说,是否有这种归为己有的必要?



廖兄好,很高兴你能来,我们也算是诗歌的知己了,虽然你很年轻(我从另外一个朋友那里得知的情况)。网络至少扩大了我们生活的领域。你提的问题我真的没有考虑过,我是那种疏于思考的人。所以说是一种考验。我对外界的感觉据我的朋友说是很麻木很冷淡,这也许是生活造成的后天的性格。当然这并不表示我一个不敏感的人,实际上也许我会以另一种触觉感悟外在的世界,这也许和我内心的诗意有一点关系,但是总的来说,我有时会离外在的世界很遥远,有时候又深入其中不能出来。实际上这是一个很大的命题,也证明你的敏锐与深思。
级别: 管理员

149楼  发表于: 2011-08-31   主页:
我的目光无法穿透你

你是一排温柔却胜似铁的栅栏。

——喜欢红兄的这首只有三行的短诗。在我看来,它有一种纯粹的艺术性以及想象力。它应该来自于里尔克的《豹》,却又完全不同。

不变,应万变。
级别: 总版主

150楼  发表于: 2011-08-31   主页:
引用
引用第149楼陈律于2011-08-31 22:45发表的 :
我的目光无法穿透你

你是一排温柔却胜似铁的栅栏。

——喜欢红兄的这首只有三行的短诗。在我看来,它有一种纯粹的艺术性以及想象力。它应该来自于里尔克的《豹》,却又完全不同。
.......



呵呵,里尔克的《豹》的魅力在于发掘主观意识的审美性,也就是说意识的无穷黑暗带来审美。也许我那三行诗受了它一定的影响,但我那时候在看斯缔文斯的诗歌,它是我很年轻的时候写的三行,但是至今我还在寻找突破它的方法,或许与当时流行的诗歌美学更有关系,陈兄,我总觉得自己有模仿的天才,但还缺乏一点自我创造的能力。这大概也是我诗歌中表现出的“世俗”的一面。当然如果现在写那时的感受,我还会那么写么,我只能存疑。
级别: 管理员

151楼  发表于: 2011-08-31   主页:
堂吉珂德实际上关乎人类性格的终极理想状态,因此一个时代会有一个时代的堂吉珂德,我相信堂吉珂德永远不会死亡,但是上一个时期的堂吉珂德也许会变成这一个时代的再正常不过的人,这是时间的幽默性所决定的。而这个时代的闪烁着艺术魅力的堂吉珂德自会在某一时期出现。

——红兄与木朵的访谈中的这段话很有意思。关于堂吉珂德在当代的形象能否请红兄说得更具体些。


不变,应万变。
级别: 总版主

152楼  发表于: 2011-08-31   主页:
引用
引用第151楼陈律于2011-08-31 22:57发表的 :
堂吉珂德实际上关乎人类性格的终极理想状态,因此一个时代会有一个时代的堂吉珂德,我相信堂吉珂德永远不会死亡,但是上一个时期的堂吉珂德也许会变成这一个时代的再正常不过的人,这是时间的幽默性所决定的。而这个时代的闪烁着艺术魅力的堂吉珂德自会在某一时期出现。

——红兄与木朵的访谈中的这段话很有意思。关于堂吉珂德在当代的形象能否请红兄说得更具体些。


.......



呵呵,其实,很多诗人的性格中就能体现出堂吉珂德的一面,这是我所看到的,同时也是我尊重所有“诗人”的一个原因。环境总会在精神与性格方面创作出越来越多的堂吉珂德,所以我说“上一个时期的堂吉珂德也许会变成这一个时代的再正常不过的人,这是时间的幽默性所决定的。”,但是另外一些堂吉珂德又在孕育出来。
级别: 总版主

153楼  发表于: 2011-08-31   主页:
也许我也是一个堂吉珂德呢?兴许还不能完全堂吉珂德化?
级别: 总版主

154楼  发表于: 2011-08-31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回 140楼(红亚坪) 的帖子
哈哈,真诚的最高境界也许就是陈老弟说的“爱”吧。——另外, 觉得亚坪兄的诗更多的是自由而非束缚,这里有勇气,也须真实。
级别: 总版主

155楼  发表于: 2011-08-31   主页:
Re:回 140楼(红亚坪) 的帖子
引用
引用第154楼姜海舟于2011-08-31 23:09发表的 回 140楼(红亚坪) 的帖子 :
哈哈,真诚的最高境界也许就是陈老弟说的“爱”吧。——另外, 觉得亚坪兄的诗更多的是自由而非束缚,这里有勇气,也须真实。



是的,爱会让我们抵达最高的真诚之境,一个人全部的真诚或者虚伪皆来自于面对生活的态度。
级别: 管理员

156楼  发表于: 2011-08-31   主页:
回 152楼(红亚坪) 的帖子
红兄说得对。其实真正的诗人都有堂吉诃德的一面。那就是不管世相如何,总是孤独地心怀梦想。访谈结束的时间到了。说实话,首先应该感谢红兄认真和真诚的回答。我想正是这种认真和真诚才使得我们的写作和思考有了具备意义的可能。在此祝愿红兄今后能写出更优秀的作品。谢谢红兄,也谢谢大家的参与。
不变,应万变。
级别: 总版主

157楼  发表于: 2011-08-31   主页:
呵呵,也谢谢大家
级别: 一年级

158楼  发表于: 2011-08-31   主页:
引用
引用第148楼红亚坪于2011-08-31 22:43发表的 :



廖兄好,很高兴你能来,我们也算是诗歌的知己了,虽然你很年轻(我从另外一个朋友那里得知的情况)。网络至少扩大了我们生活的领域。你提的问题我真的没有考虑过,我是那种疏于思考的人。所以说是一种考验。我对外界的感觉据我的朋友说是很麻木很冷淡,这也许是生活造成的后天的性格。当然这并不表示我一个不敏感的人,实际上也许我会以另一种触觉感悟外在的世界,这也许和我内心的诗意有一点关系,但是总的来说,我有时会离外在的世界很遥远,有时候又深入其中不能出来。实际上这是一个很大的命题,也证明你的敏锐与深思。


呵呵!我小不了红兄几岁,真的很高兴认识了红兄,而且还在这里看到了红兄的相片!感谢红兄一直把我当兄弟来看,心里一直觉得很感动!红兄有很好的诗歌心态,衷心祝愿红兄在诗歌之路上越走越宽!也祝愿红兄生活幸福!呵呵!诗人应该是一群浪漫而丰富潇洒的人!红兄也是!
级别: 总版主

159楼  发表于: 2011-08-31   主页:
引用
引用第158楼廖勇智于2011-08-31 23:16发表的 :

呵呵!我小不了红兄几岁,真的很高兴认识了红兄,而且还在这里看到了红兄的相片!感谢红兄一直把我当兄弟来看,心里一直觉得很感动!红兄有很好的诗歌心态,衷心祝愿红兄在诗歌之路上越走越宽!也祝愿红兄生活幸福!呵呵!诗人应该是一群浪漫而丰富潇洒的人!红兄也是!



廖兄好,生活幸福乃是最高的境界,呵呵
级别: 总版主

160楼  发表于: 2011-09-01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ab56778
红兄,由于我昨晚突然有事,未能参加网谈与你交流,我想以后还有更多的机会,祝你诗越写越好。
级别: 一年级

161楼  发表于: 2011-09-01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rongzhu456
问好 红兄  聊得很开阔  慢慢学习中  祝诗路越走越远。。。
凌空舞蹈 满地伤城
级别: 总版主

162楼  发表于: 2011-09-02   主页:
引用
引用第160楼龙安于2011-09-01 05:56发表的 :
红兄,由于我昨晚突然有事,未能参加网谈与你交流,我想以后还有更多的机会,祝你诗越写越好。



龙兄好,交流的机会尚长,也祝龙兄笔健
级别: 总版主

163楼  发表于: 2011-09-02   主页:
引用
引用第161楼魅俪于2011-09-01 11:54发表的 :
问好 红兄  聊得很开阔  慢慢学习中  祝诗路越走越远。。。



问好魅俪
级别: 一年级

164楼  发表于: 2011-09-03   主页:
来晚了。问好~红
邪惡
级别: 总版主

165楼  发表于: 2011-09-04   主页:
引用
引用第164楼绯樱于2011-09-03 23:07发表的  :
来晚了。问好~红


呵呵,不晚,绯樱好,只要有时间多交流
级别: 一年级

166楼  发表于: 2011-09-04   主页:

红亚坪,红人哪/:))
海边最湿石
级别: 总版主

167楼  发表于: 2011-09-04   主页:
引用
引用第166楼海边最湿石于2011-09-04 14:18发表的  :

红亚坪,红人哪/:))



石头好,多联系,多交流
级别: 一年级

168楼  发表于: 2011-12-30   主页:
世俗生活很扎实。问好。
级别: 一年级

169楼  发表于: 2011-12-30   主页:
世俗生活(四十七)

被信仰的人生,多么复杂。
怎么样才能一举除掉身上的脏污,
同时被人合理地消费?天空中的飞鸟
其美妙的弧型曲线令我辈心仪已久
但长久的沉醉其中,不亚于其它
无法谅解的罪孽盘踞胸口。鞠躬而后退,
唯一的道路是返回城市。紧跟偶像的偶像
以赞美开篇,以诅咒行文,以茫然收束。

要是在平常,我会发誓说爱你
但这是错误的表达,孤独产生爱情的偏执
我和你,仅仅是一个硬币的两面。刀削斧凿
不能劈开生活的分歧。唯有埋藏心事
专心于更琐碎的生活。所幸有高楼大厦、
燕窝鱼翅,令我们仰望不止、仰望不止。
噫,多么空阔的街道,可供无数个复制的“我们”,
即使有深刻的矛盾,也可以从容穿过。

级别: 总版主

170楼  发表于: 2012-10-21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xinghuangtian


摘两句:

大抵是某种性格缺陷所致,当他陷落得越深时,便写得越纯。
诗人的“深度孤独”,在某种意义上来说,都是一个幌子。

学习一哈。握!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