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精华帖子 春台文集 会员列表
主题 : 中华最伟大的哲学诗:《道德经》
级别: 总版主

0楼  发表于: 2011-10-21   主页:

中华最伟大的哲学诗:《道德经》

管理提醒: 本帖被 陈律 执行置顶操作(2011-10-23)
中华最伟大的哲学诗:《道德经》

作者:老子;分抄:刈楚


可道,非
常道;名
可名,非
常名。无名
天地之始,
有名
万物之母。常无
欲观其妙,常有
欲观其徼。此二者
同出
而异名,同
谓之玄,玄
之又玄,众妙
之门。

天下
皆知美
之为美,斯
恶已。皆知

之为善,斯
不善已。故
有无相生,难易
相成,长短
相形,高下
相倾,音声
相和,前后
相随。是以
圣人
处无为之事,行
不言之教。万物

而不辞,生
而不有,为
而不恃,成
功不居。夫唯
不居,是以
不去。


上贤,使民
不争,不
贵难得之货,使
民不盗,不
见可欲,使
心不乱。圣人
治:虚
其心,实
其腹,弱
其志,强
其骨。常使
民无知
无欲,使知者
不敢为,则
无不治。


冲,而用之
久不盈。
深乎!万物
宗。挫
其锐,解
其忿,和
其光,同
其尘。湛
常存。吾不知
谁子?象帝
之先。

天地
不仁,以万物
为刍狗,圣人
不仁,以
百姓为刍狗。
天地之间,其
犹橐蘥。虚
而不屈,动
而愈出。多言
数穷,不如
守中。

谷神
不死,是谓
玄牝。玄牝之门
天地之根。绵绵
若存,用之
不勤。

天长
地久。天地
所以能长久者,以其
不自生,故能
长久。是以
圣人
后其身
而身先,外其身
而身存。以其
无私,故能
成其私。

上善
若水。水
善利
万物
而不争。处
众人之所恶,故
几于道。居
善地,心
善渊,与
善人,言
善信,政
善治,事
善能,动
善时。夫唯
不争,故
无尤。


而盈之,不若
其以。揣
而锐之,不可
长保。金玉
满堂,莫之
能守。富贵
而骄,自遗
其咎。功成
身退,天
之道乎。


营魄抱一,
能无离乎?
专气致柔,
能婴儿乎?
涤除玄览,
能无疵乎?
爱人治国,
能无为乎?
天门开阖,
能为雌乎?
明白四达,
能无知乎?
生之
畜之,生而
不有,为而
不恃,长而
不宰,是谓
玄德。

三十辐
共一毂,当其无有,
车之用。埏埴
以为器,当其无有,
器之用。凿户牖
以为室,当其无有,
室之用。有之
以为利,无之
以为用。

五色
令人目盲,五音
令人耳聋,五味
令人口爽,
驰骋田猎,令人
心发狂,难得
之货,令人
行妨。是以
圣人为腹
不为目。故去彼
取此。

宠辱
若惊,贵大患
若身。何谓
宠辱?辱
为下。得之
若惊,失之
若惊,是谓
宠辱若惊。何谓
贵大患若身?

所以
有大患,为我
有身。及我
无身,吾
有何患!故
贵身于天下
若可托天下,爱
以身为天下者,若可
寄天下。

视之
不见,名曰
夷。听之
不闻,名曰
希。抟之
不得,名曰
微。此三者
不可致诘,故
混而为一。
其上不曒,
在下不昧。绳绳
不可名,复归于
无物。是谓
无状之状,无物
之象,是谓
忽恍。迎
不见其首,随
不见其后。执古
之道,以
语今之有。以
知古始,是谓
道已。

古之
善为士者,微

玄通,深
不可识。夫唯
不可识,故
强为之容:豫若
冬涉川,犹若
畏四邻,俨
若客,涣
若冰将释,敦
若朴,混
若浊,旷
若谷。孰能
浊以静之?徐
清。安
以动之?徐
生。保
此道者,不
欲盈。夫
唯不盈,能弊
复成。


虚极,守
静笃。万

并作,吾
以观其复。夫

云云,各
归其根。归
根曰静,静
曰复命,复命
曰常,知常
曰明。不知常,忘作,
凶。知常
容,容
能公,公
能王,王
能天,天
能道,道
能久,没身
不殆。

太上
下知有之,其次
亲之
豫之,其次
畏之
侮之。信
不足,而有
不信!由其
贵言。成功事遂,
百姓
谓我自然。

大道
废,有
仁义。智慧
出,有
大伪。六亲
不和,有
孝慈。国家
昏乱,有
忠臣。

绝圣
弃智,民利
百倍。绝民
弃义,民复
孝慈。绝巧
弃利,盗贼
无有。此三者
为文不足,故令
有所属:见素
抱朴,少私
寡欲。

绝学
无忧。唯之
与阿,相去
几何?善之
与恶,相去
何若?人之
所畏,不可
不畏。忙兮
其未央!众人
熙熙,若享
太牢,若春
登台。我魄
未兆,若婴
未孩。乘乘
无所归!众人
皆有余,我独
若遗。我
愚人之心,
纯纯。俗人
昭昭,我
独若昏。俗人
察察,我
独闷闷。淡
若海,漂
无所止。众人
皆有已,我
独顽似鄙。

独异于人,而
贵食母。

孔德
之容,唯道
是从。道
之为物,唯恍
唯忽。忽恍
中有象,恍忽
中有物。真冥
中有精,其精
甚真,其中
有信。自古
及今,其名
不去,以阅
众甫。吾
何以知众甫之然?
以此。


则全,枉
则正,洼
则盈,弊
则新,少
则得,多
则惑。是以
圣人
抱一
为天下式。不
自见,故
明。不
自是,故
彰。不
自伐,故
有功。不
自矜,故
长。夫惟
不争,故
天下
莫能
与之争。古之所谓
‘曲则全’,岂
虚语哉?故
成全
而归之。

希言
自然。飘风
不终朝,骤雨
不终日。孰
为此?天地。
天地
尚不能久,
而况于人?故
从事而道者,道
德之。同于
德者,德
德之。同于
失者,道
失之。信
不足,有
不信。

企者
不久,跨者
不行,自见
不明,自是
不彰,自伐
无功,自矜
不长。其
在道,曰余食赘行,
物或
有恶之,故
有道不处。

有物
混成,先
天地生。
寂漠!独立
不改,周行
不殆,可以为
天下母。吾
不知其名,强字之
曰道,强为之名
曰大。大
曰逝,逝
曰远,远
曰返。道
大,天
大,地
大,王
大。域中
有四大,而王
处一。人
法地,地
法天,天
法道,道
法自然。


为轻根,静
为躁君。是以
君子终日行,不离
辎重,虽有
荣观,燕处
超然。如何万乘之主,
以身
轻天下?轻
则失臣,躁
则失君。

善行
无辙迹。善言
无瘕谪。善计
不用筹策。善闭
无关键
不可开。善结
无绳约
不可解。是以
圣人常善
救人,而无
弃人。常善
救物,而无
弃物。是谓
袭明。善人
不善人之师。不善人
善人之资。不贵
其师,不爱
其资,虽知
大迷,此谓
要妙。


其雄,守
其雌,为
天下蹊。
为天下蹊,常德
不离,复归于
婴儿。知
其白,守
其黑,为
天下式。常得
不忒,复归于
无极。知
其荣,守
其辱,为天下谷。为
天下谷,常得
乃足,复
归于朴。朴
散为器,圣人
用为官长。是以
大制无割。

将欲取天下
而为之,吾
见其不得已。天下
神器,不
可为。为者
败之,执者
失之。夫物
或行或随,或嘘
或吹,或强
或赢,或接
或隳。是以
圣人去
甚,去
奢,去
泰。

以道
作人主者,不以兵
强天下,其事
好还:师之所处,荆
棘生。故
善者果而已,不以
取强。果
而勿骄,果
而勿矜,果
而勿伐,果
而不得以,是
果而勿强。物

则老,谓之
非道,非道
早已。

夫佳兵者,
不祥之器,物
或恶之,故
有道不处。君子

则贵左,用兵
则贵右。兵者
不祥之器,非
君子之器,不得已
而用之。恬淡
为上,故
不美。若
美之,是乐杀人。
夫乐杀者,不可
得意于天下。故
吉事尚左,
凶事尚右。是以
偏将军
居左,上将军
居右。杀人
众多,以悲哀
泣之。战
胜,以哀礼
处之。


常无名。朴
虽小,天下
不敢臣。王侯
若能守,万物
将自宾。天

相合,以降
甘露,人
莫之令
而自均。始制
有名。名亦
既有,天
将知止。知止
不殆。譬
道在天下,犹
川谷
与江海。

知人者
智,自知者
明。胜人
有力,自胜者
强。知足者
富,强行
有志。不失
其所者久,死
而不亡者
寿。

大道
汜,其可左右。万物
恃之以生
而不辞,成功
不名有。爱

万物
不为主,可名于
大。是以
圣人,终
不为大,故能
成其大。


大象,天下
往。往
而不害,安
平太。乐
与饵,过客止。

出言,淡
无味,视
不足见,听
不足闻,用
不可既。

将欲
翕之,必故
张之。将欲
弱之,必故
强之。将欲
废之,必固
兴之。将欲
夺之,必固
与之。是谓
微明。柔
胜刚,弱
胜强。鱼
不可脱于渊,国
有利器,不可
示人。


常无为
而无不为。侯王
若能守,万物
将自化。化而
欲作,吾将镇之
以无名之朴。无名
之朴,亦将
不欲。不欲
以静,天下
将自正。

上德
不德,是以
有德。下德
不失德,是以
无德。上德
无为
而无以为,下德
无为
而有以为。上仁
为之
而无以为,上义
为之
而有以为。上礼
为之
而莫之应,则
攘臂而仍之。故
失道
而后德,失德
而后仁,失仁
而后义,失义
而后礼。夫
礼者,忠信
之薄,而乱
之首。前识者,
道之华,而
愚之始。是以
大丈夫处其厚
不处其薄,居
其实
不居其华。故
去彼取此。

昔之
得一者:天
得一
以清,地
得一
以宁,神
得一
以灵,谷
得一
以盈,万物
得一
以生,侯王
得一
以为天下正。天
无以清,将
恐裂。地
无以宁,将
恐发。神
无以灵,将
恐歇。谷
无以盈,将
恐竭。万物
无以生,将
恐灭。侯王
无以贞,将
恐蹶。故

以贱为本,高
以下为基。是以
侯王自谓孤
寡、不毂,此其
以贱为本耶非?故
致数车
无车。不欲
琭琭如玉,
落落如石。

反者
道之动,弱者
道之用。天下万物
生于有,有
生于无。

上士闻道,勤
而行之。中士
闻道,若存
若亡。下士
闻道,大笑之。不笑
不足以为道。故
建言有之:
明道
若昧,进道
若退,夷道
若类,上德
若谷,大白
若辱,广德
若不足,建德
若偷,质真
若渝,大方
无隅,大器
晚成,大音
希声,大象
无形。道

无名。夫唯道,
善贷
且善。


生一,一
生二,二
生三,三
生万物。万物
负阴
而抱阳,冲气
以为和。人
之所恶,唯
孤、寡、不毂,而
王公以为称。故

或损之
而益,或益之
而损。人之
所教,我
亦教之:强梁者
不得其死,吾
将以为教父。

天下之
至柔,驰骋
天下之至坚。无有
入于无闻。是以

无为有益。不言
之教,无为
之益,天下
希及之。


与身
孰亲?身
与货
孰多?得
与亡
孰病?是故
甚爱
必大费,多藏
必厚亡。故
知足
不辱,知止
不殆,可以
长久。

大成
若缺,其用
不弊。大盈
若冲,其用
不穷。大直
若屈,大巧
若拙,大辩
若讷。躁
胜塞,静
胜热,清静
以为
天下正。

天下
有道,却
走马以粪。天下
无道,戎马
生于郊。罪
莫大于可欲,祸
莫大于不知足,罪
莫大于欲得。故
知足之足,
常足。

不出户
知天下,不窥牖
见天道。其出
弥远,其知
弥近。是以
圣人不行
而知,不见
而名,不为
而成。

为学
日益,为道
日损,损之
又损,以至于
无为。无为
无不为。取天下
常以无事,及其
有事,不足以
取天下。

圣人
无心,以百姓心
为心。善者
吾善之,不善者
吾亦善之,得
善。信者
吾信之,不信者
吾亦信之,得
信。圣人
在天下,怵怵;
为天下,浑其心。百姓
皆注其耳目,圣人
皆孩之。

出生
入死。生之徒
十有三,死之徒
十有三,人
之生,动之
死地,十有三。
夫何故?以其
生生之厚。盖闻
善摄生者,陆行
不遇虎兕,入军
不被甲兵。兕
无所投其角,虎
无所措其爪,兵
无所容其刃。
夫何故?以其
无死地。


生之,德
畜之,物
形之,势
成之。是以
万物
莫不尊道
而贵德。道
之尊,德
之贵,夫莫之命
而常自然。故
道生之,德
畜之,长之
育之,成之
熟之,养之
覆之。生
而不有,为
而不恃,长
而不宰,是谓
玄德。

天下
有始,以为天下
母。既知
其母,又知
其子。既知
其子,复守
其母。没身
不殆。塞
其兑,闭
其门。终身
不勤。开
其兑,济
其事,终身
不救。见小
曰明,守柔
曰强。用
其光,复归
其明,无遗
身殃,是谓
习常。

使我
介然有知,行
于大道,唯施
是畏。大道
甚夷,而人
好俓。朝
甚除,田
甚芜,仓
甚虚,服
文彩,带
利剑,厌
饮食,财货
有余,是谓
盗夸。非
道也哉!

善建者
不拔,善抱者
不脱,子孙祭祀
不辍。修
之身,其乃德真;修
之家,其德有余;修
之乡,其德乃长;修
之于国,其德乃丰;修
之于天下,其德
乃普。故以身
观身,以家
观家,以乡
观乡,以国
观国,以天下
观天下。吾
何以知天下之然?
以此。

含德
之厚,比于
赤子。毒虫
不螫,猛兽
不据,玃鸟
不搏。骨弱筋柔
而握固。未知牝牡之合
而朘作,精之至。终日
号而不嗄,和之至。知和
曰常,知常
曰明,益生
曰祥,心使气
曰强。物壮
则老,谓之
不道,不道
早已。

知者
不言,言者
不知。塞
其兑,闭
其门,挫
其锐,解
其忿,和
其光,同
其尘,是谓
玄同。故
不可得而亲,
不可得而疏;
不可得而利,亦
不可得而害,
不可得而贵,亦
不可得而贱。故
为天下贵。

以正
治国,以奇
用兵,以无事
取天下。吾何以
知其然?
以此。天下
多忌讳,而人
弥贫;人多
利器,国家
滋昏;人多
伎巧,奇物
滋起;法物
滋彰,盗贼
多有。故圣人云:
‘我无为,
人自化;我好静,
人自正;我无事,
人自富;我无欲,
人自朴。’

其政
闷闷,其人
醇醇;其政
察察,其人
缺缺。祸,
福之所倚;福,
祸之所伏。孰知
其极?其
无正。政
复为奇,善
复为妖。人
之迷,其日
固久。是以
圣人方
而不割,廉
而不害,直
而不肆,光
而不曜。

治人
事天,莫若啬。
夫唯啬,是谓
早服。早服
谓之重积德。重积德
则无不克,无不克
则莫知其极。莫知其极,
可以有国。有国之母,
可以长久。是谓
深根
固蒂
长生
久视之道。

治大国
若亨小鲜。以道
莅天下,其鬼
不神。非
其鬼不神,其神
不伤人。非其神
不伤人,圣人
亦不伤人。夫
两不相伤,故
得交归。

大国者
下流,天下
之交,天下
之牝。牡
常以静胜牝,
以静为下。故大国
以下小国,则取
小国;小国
以下大国,则取
大国。故或下
以取,或下
如取。大国
不过欲兼畜人,小国
不过欲入事人。此两者
各得其所欲,大者
宜为下。

道者
万物之奥。善,
人之宝;不善,
人之所不保。美言
可以市尊,行
可以加人。人之不善,
何弃之有?故
立天子,
置三公,虽有拱璧
以先驷马,不如
坐进此道。古之所以
贵此道者何?不曰
求以得,有罪
以勉,故为
天下贵。


无为,事
无事,味
无味。大小
多少,报怨
以德。图难
于易,为大
于细。天下
难事,必作
于易;天下
大事,必作
于细。是以圣人
终不为大,
故能成其大。夫轻诺
必寡信,多易
必多难,是以圣人
犹难之,故终
无难。

其安
易持,其未兆
易谋,其脆
易破,其微
易散。为之于
未有,治之于
未乱。合抱之木,
生于毫末;九层
之台,起于累土;千里
之行,始于足下。为者
败之,执者
失之。是以圣人
无为,故无败;
无执,故无失。
民之从事,常于几成
而败之。慎终
如始,则无
败事。是以圣人
欲不欲,不贵
难得之货;学
不学,复
众人之所过。以辅
万物之自然
而不敢为。

古之
善为道者,
非以明人,将以
愚之。民之
难治,以其
多智。以智
治国,国之贼;
不以智治国,
国之福。知此
两者,亦揩式。常知
揩式,是谓玄德。
玄德深远,
与物反,然后乃至
大顺。

江海
所以能为
百谷王,以其
善下之,故
能为百谷王。是以
圣人欲上人,必
以言下之;欲
先人,必以身
后之。是以圣人
处上
而人不重,处前
而人不害,是以
天下乐推
而不厌。以其
不争,故天下
莫与之争。

天下
皆谓我大,不肖。夫
唯大,故
不肖。若肖,
久矣其细!我有三宝,持
而宝之:一
曰慈,二
曰俭,三
曰不敢为天下先。
夫慈,故能
勇;俭,故能
广;不敢为天下先,故能
成器长。今舍慈
且勇,舍俭
且广,舍后
且先,死矣。
夫慈,以战
则胜,以守
则固。天将
救之,以慈
卫之。

古之
善为士者
不武,善战者
不怒,善胜敌者
不争,善用仁者
为下。是谓
不争之德,是以
用人之力,是谓
配天古之极。

用兵有言:‘吾
不敢为主
而为客,不敢进寸
而退尺。’是谓
行无行,攘无臂,
仍无敌,执无兵。祸
莫大于轻敌,轻敌
几丧吾宝。故抗兵相加,
则哀者胜。

吾言
甚易知,甚
易行。天下
莫能知,莫
能行。言
有宗,事
有君。夫唯
无知,是以
不我知。知我者
希,则我者
贵。是以圣人
被褐怀玉。


不知上,不知
知,病。是以
圣人不病。以其病
病,是以
不病。


不畏威,大威
至。无狭
其所居,无厌
其所生。夫唯
不厌,是以
不厌。是以圣人
自知不自见,
自爱不自贵。故
去彼取此。

勇于敢
则杀,勇于不敢
则活,知此两者
或利
或害。天之
所恶,孰知其故?
天之道,不争
而善胜,不言
而善应,不召
而自来,坦然
而善谋。天网
恢恢,疏
而不漏。


不畏死,奈何
以死惧之?若使
常畏死,而为奇者,
吾执得
而杀之,孰敢?
常有司杀者
杀。夫代司杀者
杀,是谓
代大匠斲。夫
代大匠斲,希有
不伤其手。


之饥,以其
上食税之多,是以
饥。民
之难治,以其上
有为,是以
难治。人之
轻死,以其
生生之厚,是以
轻死。夫唯
无以生为者,是
贤于贵生。


生之柔弱,其死
坚强。万物
草木
生之柔脆,其死
枯槁。故
坚强者
死之徒,柔弱者
生之徒。是以
兵强则不胜,
木强则共。故
坚强处下,柔弱
处上。


之道,其犹
张弓!高者
抑之,下者
举之,有余者
损之,不足者
与之。天之道,损
有余
而补
不足;人道
则不然,损
不足,奉
有余。孰能有余
以奉天下?其唯
有道者。是以
圣人为
而不恃,功成
不处,斯
不见贤。

天下柔弱
莫过于水
而攻坚,强
莫之能先。其
无以易之。故
弱胜强,
柔胜刚,天下
莫能知,莫能
行。故圣人云:
‘受国之垢,是谓
社稷主;受国
不祥,是谓
天下王。’正言
若反。


大怨,必有
余怨,安
可以为善?是以
圣人执左契,
不责于人。故有德
司契,无德
司彻。天道
无亲,常与
善人。

小国寡人,使有
什伯之器
而不用,使人
重死而不远徙。虽有
舟轝,无所
乘之;虽有
甲兵,无所
陈之。使民
复结绳而用之。甘
其食,美
其服,安
其居,乐
其俗,邻国
相望,鸡狗之声
相闻,民
至老死,不
相往来。

信言
不美,美言
不信。善者
不辩,辩者
不善。知者
不博,博者
不知。圣人
不积,既以为人
己愈有,既以与人
己愈多。天之道,利
而不害。圣人
之道,为
而不争。


2011年10月21日刈楚于厦门。
http://www.poemlife.com/index.php?mod=showcols&str=1339&zid=0&page=2
级别: 管理员

1楼  发表于: 2011-10-21   主页:
《道德经》我是认认真真看过的,可以说,有所心得。
不变,应万变。
级别: 一年级

2楼  发表于: 2011-10-21   主页:
以圆胜角以虚胜实以无胜有,或者相互转化,他没说清这个转化点,所以不能真用。
果存居士
级别: 一年级

3楼  发表于: 2012-07-06   主页:
《道德经》可以是太极拳总纲,转化点自己在虚实开合进退转折中不断领悟,当然可以真用。不过,我觉得还是有问题,比较明显的是政治哲学明显劣于西方民主制度的实践。不过,西方思想和制度性过失,是否也还能在东方找到良药?这个就耐人寻味。
级别: 一年级

4楼  发表于: 2012-07-06   主页:
道德经是中华第一哲学诗,实在是很对头。转走了。
级别: 三年级

5楼  发表于: 2013-03-28   主页: http://lwdokok.blog.163.com
引用
引用第3楼故人来于2012-07-06 15:34发表的  :
《道德经》可以是太极拳总纲,转化点自己在虚实开合进退转折中不断领悟,当然可以真用。不过,我觉得还是有问题,比较明显的是政治哲学明显劣于西方民主制度的实践。不过,西方思想和制度性过失,是否也还能在东方找到良药?这个就耐人寻味。


同感。

我觉得【道德经】除了老子的”治国伦理”与”政治设计”有部分不合时代(现在世界潮流是讲人性讲人权讲法治讲民主)或不符合人性之外。其余都是黄钟大吕!一辈子学不够。
以无制有 器用者空 空有不二 无非自然卍
级别: 一年级

6楼  发表于: 2013-06-06   主页:
古典文献浩如烟海,贫僧最喜的,就是老聃的这部五千言《道德经》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