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精华帖子 春台文集 会员列表
主题 : 韩永恒专辑
级别: 一年级

0楼  发表于: 2012-08-31   主页:

韩永恒专辑

管理提醒: 本帖被 陈律 从 月度人物:姜海舟专辑 移动到本区(2012-10-01)



韩永恒,男,生于198512月,山东新泰人,文学硕士,现居广州,任职于广州外国语学校。少年时在家乡的山上和河边放羊,对农作物、牛羊以及河流、山川有一种天生的亲近感。诗歌作品散见于《特区文学》《诗歌月刊》《青海湖》《绿风》《飞天》《散文诗》《中西诗歌》《山东文学》《汉诗》《葵》《上海诗人》等刊物。自印诗集《我对这个世界过敏》《莱茵的黄金》两部。
邮箱:hyh1212002@163.com



专辑目录
1、相片与简介;
2、自选诗;
3、访谈;
4、诗论。 





级别: 一年级

1楼  发表于: 2012-09-01   主页:
自选诗
世界的本质是一本书

落日过后
夜晚的影子渐渐呈现
居住在黯淡的星光下多么好
庭院松弛
庭院里的梧桐也松弛下来
竖琴和葡萄酒杯
沉沦于少女美妙的唇际

天赋,才学,以及异于常人的想象力
神把赐予博尔赫斯的东西
也一点点赐予了我
我惶恐,疑惧
除此之外还有些力不从心
世界的本质是一本书
我不过是这本书中的一个句子



因为渴望高度

在有山水的地方
种下我眉清目秀的祖国

在有祖国的地方
种下我眉清目秀的爱人

在有爱人的地方
种下我眉清目秀的儿女

在有儿女的地方
我种下骨灰、头颅和鸽子三样东西

因为渴望高度
所以常常低下头,顺从
这个世界



堕落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为了看清时间
他把椅子向窗外的月光那里
移了移

他开始吹口哨,整夜整夜地吹
把虚无吹成了澄明
把妻子吹成了女儿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堕落的”
这么多年,这个问题困扰着他
也累坏了他





她把手伸到窗外
确信外面下雨了
我问她
“下雨了,你想些什么”
她说
“我想起了父亲,当年
他也是这样把手伸出窗外
唉,整整十年了……”



宁静的时刻

当树木抵达最终的宁静
我的额头开始升起青铜般的风暴

多年以后,退回各自的房间
墙壁开始剥落
壁画的光泽黯淡
洪水退去,渴望捞取
一串水中的珍珠
已经不再可能

阳光照进窗户
生存变得容易
鸽子和蚂蚁回归到各自的位置
总有一些事物生动
但不会因此而更显珍贵

哦,经历了多年的狂喜
万物融入无穷的消歇
终于,可以接近大地
直接进入这宁静的生活



命运的秘密

多么可耻
我们洗脸
却弄脏了水
多么难得
我们抬头
竟看见了神的眼睛
多么幸运
我们点灯
照到的却是自己
多么期待啊
这么多年,死神
一直在暗处
不声不响地守候我们



有些人,在有些时候

“我的心已经烂掉了”,他说
“这么多年我开始对世事麻木不仁”

你应该庆幸
起码你还有心,或者
曾经有过
有些人,在有些时候
根本就没有心了



轮  回

我用前世的丝绸
做出今世的女人
再用前世的光泽
做出今世的孩子
最后,我用前世的石头
盖出今世的屋子

有一句话只能隔着屋子
远远地说
近了就听不清楚了



荷马颂

整个十月,我读你的书
一种惊悚和虔诚油然而生
纸页如同露水,冰凉,清醒
仿佛在超度这个年代

多少个世纪过去
人类的苦难和挣扎
始终没有降低文字的温度

我想死在你的书里
因为这胜过死在尘哀
那些精致的,青铜一样的诗行
注定,就是最好的悼词



一句话

夜晚,徒步山岗
山里的一切对我怀恨在心
不确定的鸟飞上头顶
坚定的灰尘落至脚下
松树用坚硬的果实中伤着
雨后的大地

整个晚上
我只对身边那个人说过一句话
“你衣服里藏着一对美好的乳房”
然后我们之间陷入无穷无尽的沉默
多年以后,她说——
你那句话让我惊呆了


立  冬

降雪以后
眼前的事物一再模糊
没有认识的人,可以
以后再认识;认识过的人
可以不必再联系
迎来送往,生活无非就是
这样的下场
健康的人,无非是多活几天
早逝的人,无非是做个先行者

在这个时代的人群中
我经常同时感觉到
热闹和孤独所带来的双重压力



松  鼠 

我们在水边席地而坐
我们的一生像是写在水上
灰尘缓缓降落,星辰开始升起

突然,我们都安静下来
从树林的入口窜出了一只松鼠
目光机警而充满灵性
继而它又返回林中

整个晚上,我们都在说着
“那只松鼠不该在这时出现”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
这个季节不是松鼠活跃的时候
除非它已经受伤



若干年后

我坐在孩子们中间
你和天使在一起

若干年后
当星辰陈旧
太阳的照耀也日渐疲惫
人们谈论这个世纪必然会谈起我
人们拿起这个世纪的书籍,我将是其中的一个句号
人们遗忘这个世纪,也必将从遗忘我开始
那时候,我渴望人们会如是评价这个世纪
评价我——

“在一个虚伪的时代,曾诞生过一位真实的人……”

       

修  改

每过几年,我就会翻出本子
把旧作重新修改一遍
有些诗,字迹已经模糊
我只好努力回忆
但回忆常常使我失望
我的铁已经生锈
我的美人已经折腰
我的鲜花还在路上
所以我想着,醒着

望着——
那些缓缓地灰尘,升起又落下



这一年

这一年,雪不大
足以覆盖你的房顶

这一年,人不多
足以扰乱你的心智

这一年,是虚空,是永恒
是贫穷的人,把手放在安静的石头上



理解生活 

为表扬而劳动
为奖励而洗碗
这是我小时候常做的事情
我感叹于
那时对生活的把握如此到位

现在我几乎不怎么懂生活
我渴望,无用而用
其实到头来还是无用一场



寻找豹子

穿越一条河流
我们去寻找
自己的豹子

到了森林以后
所有人一起喊:
豹子,豹子

整个下午
豹子很低调
只有松子挂在树上
闪烁着富有的光



小酒馆

在一家小酒馆
我们啜饮两三杯
老板的女儿拿来葡萄酒
和一些漂亮开胃的小菜肴

过后,她去院子里汲水
她把崭新的井水汲到屋檐下
并排的桶里
每一只桶她都不会装得太满
刚刚过半即可

过后,她远远地坐着
用桶里的水耐心
搓洗着衣服
并且,时常拨弄出一些
好看的水花

多么好的女孩呵,这一生
我也不会再遇上第二个



相  遇

洒水车穿越整条街道
人群尾随其后
马路拐角处我遇到了你

嘴唇湿漉漉的,泛起
一个国家的阴影
像是等待亲吻
又像是在拒绝

你陪我来到山上
老虎已经绝迹
老虎枪悬挂树上,自尽多年

森林沉寂,因为你的到来
森林沉寂,树叶纷纷落下



大多数时候

无数夜晚中的一个
夜晚。无数星辰
其实也是有限
而零散的

月明星稀
大部分人只能坐等天亮

大多数时候
我们只能照别人的镜子
看清自己的脸




柏林城纪事

我到过遥远的柏林城
十七世纪建筑以敞开的方式
迎接鸽群的统治
无限的星空
下面,移动着
缓慢而有效的人类

大师的笔迹,充斥墙壁
我走在里面,因无用而自卑
因自卑而绝望
怀想这一生将近三十
快要超过保质期啦
微凉的心渐渐捂热
满地正午的阳光啊
闪耀得我无心再找黄金



偏执者

我们不理解生活,所以我们热爱生活
一旦理解
就会彻底厌恶

我们不懂打水漂的含义
所以我们打水漂
我们不懂孩子们的单纯
所以我们疼爱孩子

我们活着,被尘土包围
我们有信仰,但不会飞
我们这些爱情中的偏执之人
对日日相见的人,视而不见
对无法再见的人,牵肠挂肚



消  失

“叔叔,天上有一颗星星不见了”
侄儿吃惊地说
我告诉他
“那是消失”

“既然出现了,为什么还要消失呢?”

“是的,孩子
只有出现过的事物才会消失”



注  视

昆虫在低处
我在高处
我们相互注视
事物因注视而变得生动起来
多么精确啊
时间、地点恰到好处
我扔掉黄金和头颅
却捡起了石头

     

限量版的好女子

这些年
我一直爱一个人
她的身体是城市的
气质是乡下的
嘴唇是发光的星星
喜欢赞美,不喜欢被亲吻

她的优雅是缓慢的
美好是出了名的
她注视我,我就慌张
哦,善良、原谅的眼神

她是限量版的好女子
离雨很近
但从未被淋湿过



雨天的离别

这雨下起来
这世界正在失败
我买走黄金
送给你盐
“活着就是胜利”
这是你说过的话
回去之后
我打算立刻把它忘了



平静的夜里

那一天,我们席地而坐
那仿佛是一生中第一次席地而坐
我们的眼睛看见风暴
我们的手指碰到石头
我们的嘴唇亲吻灰尘

我握着你的时候,你身体里
涌出一股无法遏制的奇迹
许多年过去,许多人逝去
至今我也不明白
平静的夜里缘何会有那种奇迹



我想念死者更多一些

嘈杂的世上
我写宁静的诗

用灵魂安放每个词语
用目光燃烧每一个字

已有的一切我不配谈论
未曾有过的事物
我也只是想想而已

我自卑
不和活着的人作对
我想念死去的人更多一些



海边生活

我生活在南方的一个小城
海水和晴天构成全部生活
我漠视了所有人
却结交了最良善的自然
头发上有鸟
身体里有灰烬
手掌心藏起黄金

一年一年,我生命中
越来越重要的诗行
将被如期写出
但并非全部

曾经,我痴迷于太阳每天的升起
现在,我更欣赏日落时
海水拍打岸边的壮阔
也赞叹
夕光被风熄灭时的毫不妥协



杞人忧天者

我是一个因害怕弄脏水
而拒绝洗脸的人
理想越来越少
牛羊和女人越来越少
白天点灯,夜晚清醒

完了,这眉清目秀的一天
得过且过的一天
我往往陷入莫名的困顿
今天层出不穷
明天却依然没有来到



沉思录

树叶坠落尘世
已有百年
不可能的人一再错过
确定的事物接连到来

这些年,一个人飞行
许多人观看
那些星辰,尘世中的
发光之物
不死,又怎能活下来



柔软的心

清晨我看见破败的阳光
和软弱的人类
我看见阳光照在墙上
人类走在路上
我流下了眼泪
我确信自己依然拥有
一颗柔软的心



清晨的奇迹

清晨,我看见
你提着木质的奶桶赶往牧场
一脸外省的光洁
和星星的疲惫

青铜色的奶牛
青铜色的树枝
还有,轻盈的衣衫下隐藏着
你青铜色的胴体

法律此刻多么多余,神灵若存在
也必是偏见
我简直相信了
你每次撩起的衣衫下面
都隐藏着一个奇迹



种  植

他们在山上种植松树
我种植女人

在他们埋头种植的地方
后面是一片美好的甘蔗林
劳动过后
他们成群结队涌进去
整个下午,他们费力地咀嚼着
直到从甘蔗的甜味中
嚼出几丝悲哀来

我承认,我是这个春天
为数不多的白内障病人
除了跟花一样的女人为伍
其余的,什么都羞于看清



孩子们可别乐观

整整一天,我们在街上游走
像两个无家可归的人
她把手顺势搭在我的肩上
这加重了我内心罪孽的分量

天气渐凉
落叶开始铺张起来
一群孩子从我们面前呼啸着跑过
孩子们长得多快啊,她兴奋地说

但是孩子们,可别乐观
你们长得越快
丢失得越多



秋深了

那么多叶子
冬妮娅
仿佛上帝一夜间放弃了他所有的财富

经历了多年的日照
终于可以休息,并且享用这人间的恩典和盛宴



惶恐之诗

在古老的国度,我走来走去
老槐树庇佑着一颗空虚的心

举头仰望祖先遗留下来的星空
我卑微,并且惶恐
当我即将活过济慈的年龄
却依然没有写下一句像样的诗行



传  奇

夜幕降临
光明河藏不住一个女子

三声飞鸟的鸣叫
给河面撕开
一处闪闪发光的伤口

阿娅说:
“我们家多年前丢失的山羊竟然走了回来
村里的弯路一夜之间变得笔直了”
我说:
“阿娅,那只羊眼睛清澈
其实更像一个人”



爱 情

当一枚钉子因为爱,而陷入一块木头之中
这算不算是悲剧?
任凭你怎么拔
也无法将它从木头的身体里解放出来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
它们一起忍受风吹和日晒
它们一起淋雨,一起慢慢变老
直到有一天木头烂了
身体再也无法裹紧什么
被风一吹,就灰飞烟灭了
那时,钉子还会在老地方
锈迹斑斑地呆着
因为爱,而陷入回忆



夜  色

在夜色中
赶路者随手摸到的三样东西:
月光、阴影和一小片云彩一样的孤单

在夜色中
赶路者最容易忽略的三样东西:
拂面的风、脚下越走越长的路和
与自己擦肩而过的陌生人




大师作品中的光线

我喜欢大师晚年的作品
拿来一本诗集,我习惯于
从后往前翻
翻一会,我就略做停顿
张望一下别处
书中的光线过于强烈
我的眼睛有些受不了

翻阅博尔赫斯诗集的时候
我大约做了
十次停顿



新  娘

从来没有这样过,为一首诗
耗尽我整个冬天
我选词,择韵,只不过想让诗歌
更完美一些

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为一个人
我打算付出自己的一生
当我说饿,她就开始
生火造饭
当我说疼,她就开始
紧张,仿佛疼在她身上

当我说,结婚
她就指着柜子里的婚纱
羞涩地说:
“来,你定个日子吧”



车过达州想起海子

今夜,达州有雨
在雨中,我就这样想起了海子

一个女子偶然在车窗外一闪而过
我怀疑她就是海子诗中的“姐姐”
当年,海子在这里遇到的一切
难道也能在我身上一一发生?

一个不到五分钟的小站,我还没有写好一首诗
火车就已扬长而去
在夜晚的雨水中,我渐渐迷失起来——

海子之后,达州不需要诗歌
海子之后,达州只需要一列火车从这儿经过
然后离开……



竹篮打水

夜晚,我又一次看见
那个用竹篮打水的人
借着月光,我发现他的脸
跟我有些相似,只不过
他更老一些

他非常自信地将竹篮
一次次抛入水中,然后再把它
提出水面,就好象真的获取了
天大的秘密。我曾试图靠近他
但他摆摆手说:
“算了吧,你不可能比我知道得更多”

多年以后,我忽然明白
其实用竹篮打水的人
才是得到最多的人



如  果

光明河边的一个女子
她用一个下午的时间洗着脚和手
我对黑瓦说
如果你能游到河对面的那座山上
采回一万朵婆婆丁花
我就能追上这个浑身湿透
乳房如白藕一样的女子



奇迹不是别的

傍晚,昏暗的气息已经摊开
高大的棕榈树却依然清晰可见
宛若去年你一个人
从德阳城路过的情景
多年以后,你重新想起
终于相信,奇迹不是别的
甚至不是黄金
而是沉默地看着那些天上的星星
一个个出现
有条不紊地排着座次
最后又突然从视线中消失
它们消失的速度,总是
比出现的速度要快些



博尔赫斯

书上说,你死于1986年
死,无疑是过去发生的一件事
可我依然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
凭什么你死,却让
别人活着
凭什么你加速,却让
整个时代都慢下来
凭什么你黯淡,却将
所有人置于星辰照耀的旷野



自  省

人近三十
渐渐懂得屈辱和责任
懂得谦卑和善良无用
青春和热血无用
懂得矜持与自重

心智日渐放缓
常在熟悉的地点迷路
在老地方犯傻
学会观看,但不喜围观
学会微笑,但不喜大笑
学会控制自己的身体
对世界保持适当的关闭和张开

哦,生命即将超过保质期
微凉的心渐渐捂热
满地正午的阳光啊
闪耀得我无心再找黄金



期望的生活

得意而不忘形,这才是
我所期望的生活

太阳照耀灰尘
人在大地上生存
奔跑和混乱在所难免

我追寻的是无限的必然
神赐予的
却是片刻的偶然



我的偏执已至顶点

无一日不写诗
无一日不抱怨
天无一日不晴朗
心无一日不宁静

可爱之人,愈来愈少
可叹之事,愈来愈少

愈发悲戚
便愈发清醒
实际上,我的偏执已至顶点
我听见了去年的鸟叫
却偏偏听不见今年的流水声



我的生活

我歌颂好人,也不排斥坏人
我过高质量的生活
也不轻视低成本的穷日子
我不喜欢目标过于明确
态度过于端正
我喜欢赞美
美好的事物,不是因为它美好
而是因为美好之物本身也有缺陷

我的生活需要这样——
喝少量的酒
过微辣的日子
离雨很近
却从不用打伞



狭隘者

从没去过其他地方
我是个固步自封的人
所以我狭隘,喜欢身边的女孩
当我老去
我年轻时候的缺点,就都是美德
我曾经爱过的每一个女子
我预料,都有了相当不错的归宿

但是她们每一个人看见我
都会远远地躲着



人心即是大海

每做一件事情之前
我都会告诉自己
人心即是大海
想忘记前,必先记住
一万个记住
才换取一次忘记



神说

神说,那人打你的左脸
你应该将右脸也伸过去
神啊,我将右脸伸了过去
那人却收回了
自己的巴掌



孤独者

天生就是一个孤独的人
所以我怕冷

人越多,我越冷
集会的时候,我常常一个人
坐在一旁冻得发抖



小云妹妹

那个在光明河边长大的女子
是我的妹妹
乳房不堪一握

她三月洗澡,四月梳头
到五月就该出嫁了
我曾亲眼见她
被外人用马车载走

就在那个夜晚
我指着河水说:
“光明河,你眼里流着我的泪”



有朝一日

我厌倦了写下的每一首诗
我随手扔下的青春都是
青铜的文字
黄金的血液

从来不肯轻易谈论死亡
只因思想
曾被砂子硌疼
被阳光晒黑

期待吧,有朝一日:
隐居于尘土
岁月静穆
而你安好



给小云妹妹

我爱上了大海
因那海水曾洗濯过你的乳房和脚踝
当干净的事物碰上更干净的事物
该是对爱情多么壮观的补偿



仰  望

在一棵树上,刻下
自己的名字
树长高,我也长高
有一天,终于再也看不到
树上的名字
那我就使劲抬头
装作仰望天上的星辰



无数夜里

无数夜里,我抬起头看到了许多奇迹:
天空中
星辰、月亮几乎排列在一条线上
有条不紊,彼此互不惊扰
仿佛暗中接受了遥远的神的谕示

谁也不敢观看,只有我
远远凝视这一切



光明河

在你面前
我总是自卑,相对于你的纯净
我总是黯淡,相对于你的明亮
我有短暂的浑浊
你有永恒的明晰
你以为现在才自由
其实你早就
自由了。你的宽阔、喑哑
无人可及



难以平等

盛夏,梧桐高过杨树
柳树高过墙头
星辰高过人脸
骑马高过射箭
平等之物越来越少
不如迎头痛击尘埃
诸事之中
最确定的是死
最不确定的是活着



戏  子

夜晚凉下来
听戏的人渐渐散去
戏台上是巨大的空旷和寂静
一个戏子斜倚在剧院门口
突然感叹道:
“这一生人来人往,可真漫长啊”



悲  剧

“并不是所有的苹果树都能结出苹果”
今天读到的这句话
让我彻底感到生活的悲哀和无望
就像一个正值壮年的女人
因为无法生育
只能日夜对着自己的乳房
发呆,沉默



我的时代

在我的时代,野兽开始消失
老虎变得温顺
长江有着巨大的空旷
和空旷过后的孤独
多少人死去
多少女孩被领养
多少狼群被驱散到郊外



省 城

在省城游玩
去日苦多
多余的心不再多余
无用的躯体渐感微凉

这土地很宁静
这雨已降下多年
你忘了带伞
不过没有关系
在死去之前,什么都是浮云



写给神祗的一封信

只有阳光准时到来
只有风正点吹送
只有蝴蝶得意
只有麻雀后悔
只有人类悲伤
只有上帝原谅
只有尘土最后埋葬一切



永别了,阿辽莎

在杜尚公园我吻了你
之后便分开不再相见
永别了,阿辽莎
这一吻将是永恒
以后你的丈夫,你的情人
可能吻你千次万次
但永远也不会是第一次



生活,因这女人而湿润

我认识一个男人
他有鸟的翅膀
但不会飞
潦草的胡须像一场终年的失眠

他天天路过一个小镇
小镇上的女人
有一个令他终身难忘
天天见面,所以难免记住
难免在正确的时间
做出错误的事情

啊!纤巧的脚踝,迷离的眼神
都是上帝精心制作
在这个男人的三十岁
他唯一渴望的是,嘴唇
再次被咬破;心
能够再次被爱情照耀




索尔仁尼琴

多年以前
我在书店里撞见你
灰色的封皮
像是等待解放

群众已经熟睡
领袖远遁他乡
他们不了解你就像
不了解人类

开始下雨了,树木开始回忆
开始回忆吧,莫斯科的火车有些晚点
级别: 一年级

2楼  发表于: 2012-09-01   主页:
访谈:与诗歌无关或相关
韩永恒   茂远  

时间:2010年6月19日地点:重庆北碚
 
1.谈谈你的“师承”。很老套,至今哪些对你影响较大?闭上眼,首先想到的都是哪些名字?
闭上眼睛,我谁都想不到。真的,我无法清晰地捋出一条线索。我只能说自己在过去有意识地去读博尔赫斯、济慈、王家新、王寅、多多。他们肯定影响了我。 

2.读诗歌是看原版,还是译本?你觉得谁的译本比较好?如何看诗歌的翻译问题?
译本看的比较多,原版也看,但是看得少,主要因为自己懒惰和英语外语水平低下。查良铮翻译的济慈与拜伦、冯至翻译的里尔克、卞之琳翻译的奥登……都是好译本。诗歌翻译贡献巨大,没有诗歌翻译,现代汉语诗歌无法想象。


3.你的世界观是什么? 
世界观是不是就是对世界的看法?我对这个世界过敏!!   

 
4.光明河”“小云妹妹在你的诗歌里,有何意义?
在我最初写诗的时候,光明河和小云妹妹是实指,光明河是家乡的一条河,小云妹妹是我的恋人。而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两个词在我的诗歌中越来越虚化,成了一种象征,光明河指代我心目中理想的地方,而小云妹妹指代我心目中理想的人儿。 

5.诗歌的丰富性问题,同意江弱水老师中西兼容的意见吗? 
同意。“丰富”这两个字谈何容易,“中西兼容”也是所有写诗之人的理想。 
 
6.什么是?写诗的目的?
 
 
该不是对诗下定义吧?挺乌烟瘴气的,哈哈。我觉得写一首诗比说“什么是诗”重要得多。关于写诗的目的,说起来挺不好意思的,开始是为了好玩,追女孩子,后来发现自己挺适合的,就写了下去。如果说在今天我写诗有什么目的,一是因为写一首诗可以让自己心安理得,二是因为自己做其他事情不成功,发现通过诗歌可以证明自己的才能。(我动机也挺不纯的,其实仔细想想我们干任何事情不都是为了自己吗?)  

7.如何看格律与形式?对未来的诗歌建设有何看法?

格律和形式都是自然而然的事情,这个问题,我宁愿不谈。 

8.对自己所处时代的认识、理解(可不答)?
诗人是叛逆的,会对任何时代表示不满,即使时代很完美,诗人也会很不屑。我对这个时代很不屑,对有些人很不屑,仅此而已。但是我又算什么呢?我还不是生在这个时代吗? 
 
 9.当代诗人,你喜欢?或者关注、曾经关注谁?   
年少时候,喜欢过席慕容,后来也喜欢过海子、戴望舒、卞之琳,但是渐渐的我觉得他们不再适合我。最近我移情别恋了,我越来越喜欢多多、王寅、张枣。   



10.是否觉得自己现在所形成的风格,一方面很有特点,另一方面还限制了自己?有何打算或看法?
你这个问题吓到我了。别抬举我了。我正在路上,真的没有自己的风格。风格啊,谈何容易。凭我的这点本事,三十岁前都不奢望有自己的风格。真的,我很焦虑。 

11.是否愿意给自己贴标签?如果愿意的话,会给自己贴哪些标签(比如苦难之类?)?
流派或者标签都是为了教学用的,我当然不愿意给自己贴这些玩意,一个写诗的,一旦定型就完蛋了。  
 
12.说说现实世界中,对自己写作影响最大的人与事?
到现在为止,影响最大的是我的故乡、我童年的经历和我的父亲。这是我一辈子的财富。   
  

13.当你在写诗的时候,想什么?
想得东西多了,说不出来呢。这个问题让我有点累,有点困惑。真的,比写诗难多了。 

14.后来的读者想要理解你,有何建议(或者没有建议和期待)?
别抬举我了。我想告诉后来的读者,除了我的诗歌,什么也别相信。但遗憾的是,我的诗歌大部分都是谎言。
  
我最想做的事情,是不结婚,不生孩子,不承担那么多责任。但我做不到。 
  
15.现在最想做什么?

我最想做的事情,是不结婚,不生孩子,不承担那么多责任。但我做不到。 

16.当你写诗时,忽然想到庄子关于的论述,与该诗相契,如何处理?
直接引用,但会加引号。有时候也会用自己的意思表达古人的句子。难啊!  


17.什么叫幸福
幸福就是我一直在找的东西,自认为没有找到呢,所以无法回答。但有时候听到有谁说自己幸福,我就会想“装吧你,真正幸福的人绝对不会讨论幸福”。我也挺变态的吧,我就是不那么容易相信别人。
 


18.最后想说什么(自由发挥)?
希望自己写得好,活得好。 
  


 

 
   









 



 




级别: 一年级

3楼  发表于: 2012-09-01   主页:
诗论:再不写诗就老了
1、关于诗歌,我能说得很少。就像敬酒时,大家会说“都在酒里”,诗人与诗的关系也是如此,“一切都在诗里”。

2、在现实中我沉默,在诗歌里我说话。

3、逼近神性、真相、本质和大师的写作,才是最诱人的。

4、诗歌一定要大气,开阔,不能仅仅满足于小哲理,小境界。

5、别人的意见和看法要听,但不要太当回事,关键是自己写,依托于自己的内心。别开天地,另创一家。

6、轻和重之间要达到很好的妥协,不能一味地重下去。一定要做到弱中有强,轻重结合。

7、我爱我写的诗歌,我不指望我的诗歌爱我,但是起码不要恨我。

8、我爱诗歌,其次是世界。

9、读里尔克的诗,我感到了一种伟大。歌德曾经这样评价莎士比亚:“他的著作我读了第一页,就被他终生折服;读完他的第一个剧本,我仿佛像一个天生的盲人,瞬息间,有一只神奇的手给我送来了光明。”我读里尔克的感受和歌德读莎士比亚的感受是一样的。  
       以前,我不懂“伟大”这个词的真正含义,甚至还会常常滥用它。现在我懂了,“伟大”只适用于里尔克这样的诗人,好象“伟大”就是专门为里尔克而创造的一个词。在里尔克面前,我显得太矮了,他像珠穆朗玛峰一样让人难以企及。  
       里尔克的诗是如此纯粹,如此深刻。我甚至在想,他已经把诗写得那么好了,在他之前或之后的诗人都显得太不值一提了。里尔克的诗照耀了整个二十世纪,我相信他的光芒还会继续照耀下去。 
       不读里尔克的诗,就等于没有读诗。这句话真的一点都不过分。我曾经想,早生一百年我就跟里尔克是一个时代的人了,如果真是那样就太好了。 
       不过现在看来,即使不能和里尔克生活在同一时代,也没有什么可遗憾的。能生活在里尔克曾经生活过的地球上,也算是一件幸福加愉快的事。

10、我能回忆起许多年前的那个下午,我在济南西郊的一家图书馆遇到了博尔赫斯。说“遇到”似乎有些渗人,有点大白天见鬼的感觉。可是像博尔赫斯这样的鬼,谁不渴望碰到呢?当我第一次捧起书架上博尔赫斯那一册书时,我对自己说:“完了,我必将被这个家伙的鬼魂缠绕一生。”   
       必须承认,博尔赫斯的文字具有金子一样的魔力,有时我真想一口气把它所有的作品读完,生怕自己突然一命呜呼,而在棺材里空生遗憾。可有时读着那些文字,我又会不自觉地停下来,它过于壮观,难以企及。我担心读完之后会对他人的文字产生轻蔑感和不屑。所以有时我会告诫自己:停下来,省点,再省点,留到明天读吧。

11、我常常会想到济慈,古希腊精神在济慈那里得到了很好的“回光返照”。

12、再不写诗就老了。我知道,无论写不写诗都会老去。可边写诗边老去,该多么可泣!



级别: 管理员

4楼  发表于: 2012-09-01   主页:
问好永恒。
不变,应万变。
级别: 总版主

5楼  发表于: 2012-09-01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拜读好诗。倾听真诚的声音。
祝福!
级别: 一年级

6楼  发表于: 2012-09-01   主页:
问好律兄,海舟兄。大家多指点。
级别: 一年级

7楼  发表于: 2012-09-01   主页:
小酒馆

在一家小酒馆
我们啜饮两三杯
老板的女儿拿来葡萄酒
和一些漂亮开胃的小菜肴

过后,她去院子里汲水
她把崭新的井水汲到屋檐下
并排的桶里
每一只桶她都不会装得太满
刚刚过半即可

过后,她远远地坐着
用桶里的水耐心
搓洗着衣服
并且,时常拨弄出一些
好看的水花

多么好的女孩呵,这一生
我也不会再遇上第二个

——爱的温柔。
级别: 管理员

8楼  发表于: 2012-09-02   主页:
永恒的诗有种纯粹的抒情质地,读来很多细节都显得迷人。
不变,应万变。
级别: 总版主

9楼  发表于: 2012-09-02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zhuomeihuifz
一句话

夜晚,徒步山岗
山里的一切对我怀恨在心
不确定的鸟飞上头顶
坚定的灰尘落至脚下
松树用坚硬的果实中伤着
雨后的大地

整个晚上
我只对身边那个人说过一句话
“你衣服里藏着一对美好的乳房”
然后我们之间陷入无穷无尽的沉默
多年以后,她说——
你那句话让我惊呆了


——对“你衣服里藏着一对美好的乳房”这句印象太深刻了:)

问好!祝贺专辑。
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余生。
级别: 一年级

10楼  发表于: 2012-09-03   主页:
回 9楼(卓美辉) 的帖子
问好卓兄, 一直向你看齐
级别: 一年级

11楼  发表于: 2012-09-03   主页:
回 8楼(陈律) 的帖子
纯粹是我最大的追求,律兄好
级别: 一年级

12楼  发表于: 2012-09-03   主页:
回 7楼(湖山) 的帖子
爱已经朦胧
级别: 一年级

13楼  发表于: 2012-09-05   主页:
当我即将活过济慈的年龄
却依然没有写下一句像样的诗行

——大好。
级别: 一年级

14楼  发表于: 2012-09-06   主页:
回 13楼(词葵) 的帖子
我也喜欢这两句话
级别: 一年级

15楼  发表于: 2012-09-16   主页:
戏  子

夜晚凉下来
听戏的人渐渐散去
戏台上是巨大的空旷和寂静
一个戏子斜倚在剧院门口
突然感叹道:
“这一生人来人往,可真漫长啊”

喜欢!
微信:jiuhangshi
级别: 总版主

16楼  发表于: 2012-10-27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xinghuangtian


她把手伸到窗外
确信外面下雨了
我问她
“下雨了,你想些什么”
她说
“我想起了父亲,当年
他也是这样把手伸出窗外
唉,整整十年了……”


喜欢这个!握!
描述
快速回复

认证码: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