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精华帖子 春台文集 会员列表
主题 : 姜海舟专辑
级别: 一年级

0楼  发表于: 2012-09-30   主页:

姜海舟专辑

管理提醒: 本帖被 陈律 从 月度人物:姜海舟专辑 移动到本区(2012-11-01)


姜海舟,1960年初生,祖籍临沂,现居湖州。

专辑目录
1、相片与简介;
2、自选诗;
3、评论;
4、访谈。  

级别: 一年级

1楼  发表于: 2012-09-30   主页:
自选诗
*姜海舟早期诗选一首

有关计算定向爆破所需炸药用量的一首诗

裂痕。
闷雷骤然滚动于仅有的晴空。
一亿道闪电猛烈攻击地面
巨大的伤口
裸出红色砖格格的牙齿

这是定向爆破
砖块与砖块之间的距离在这一瞬间改动
傍晚的钟声滚过
强有力的归宿暗呈指向
昨天轰隆隆开始下榻

横竖生锈的钢铁神经
死死挣脱粉末般的往事
现实从来就是这等严峻
你不必用这巨响遮掩

这黑色大楼
这都市的钝剑锈迹斑斑
继续下陷
太阳锵然出鞘
高高地,穿越所有的道路
人类的憧憬就在那尽头

现在,
请计算
这定向爆破所需炸药的用量吧!

1988年6月号《星星》诗刊



*姜海舟早期英语诗(填出的中文)选六首 


  

坦率地说实际上他们只唱一首歌 ——

他们漂浮在歌声的水面上,
在歌声的水滴上,那么

他们对我来说是诗歌吗?还有,
看上去他们没有找出另一种漂浮着的颜色。

表面上,
他们的双手都握着一只桔子;

他们满足于
从水的边缘
将他们自己隐藏起来,
带着阳光

他们其实有话要说。  



那是谁的消息

我几乎没什么可以害怕的
除了为你做一点点事
也为我自己的夜晚,
所有这些只为了普通的一天。
  
何时我们可以真实地往前走?
何时你和我可以回来?
  
你已经在那里了;
你已经在那里了。



月 亮

最为特别的引语
总是
在天上,
或者会象此景象中类似的一个——  
  
哪些在闪光?
  
每时每刻
神秘的光芒
正不断地过来。  



“当一天开始在美妙的天空”

当一天开始在美妙的天空,
那是金色的思想。  

我们如此幸福,
我们朴素地生活。
我们有最好的做事方式。
哦,太阳在我们每个人的头顶,而
突然,我们害怕  

我们身处美丽的孤独中。



夏天的河

每一个人就像夏天的
一条河:谁能感觉
这河水的三种层面?

哦,第一层是热的。
因为它直接面对太阳。
第二层是温暖的,为什么?
哦,因为它在这美丽水面的热度之下!可是
这河水的最后一层
会是怎样?

哦——
也许真正爱着的人们
才会知道。



太 阳

一天恰如太阳
从天而降,
伴着飞鸟,
离奇的云朵。

于是空气告诉我它来自自然;
然而它其实来自感情自身。

但愿它
来自二者......

太阳不时地反射着
更多的光芒。
多数的日子里,
太阳使我们相信
我们彼此相识——

我们其实不了解它,
但我们需要它。




*姜海舟现在的诗11首


逃 跑

钟声总是随着微风,山坡躲过树丛,
那里一只幼虫正在爬;模糊的池塘上
高高地有一只北瓜,又有几只;霞光此时
悄悄地一闪而过;──其实谁也不愿意提及……
还是走吧。

很快,水流过,
那是另外一回事,那是从更高的地方
慢慢落下的谈话。

太多的瓜,太多的亮光,一直在那里。
……走吧,不然就晚了 ──而一条四通八达的道路上
幼稚的笑脸静静地贴在地皮上…… 

2011.12.8



傍 晚

门都关着,从细小的空隙闪现另一天。
这是云中的动静。
工作结束了,人们步行回来。云后面的
几个影子,低头不语。

他们在外面,不可能进来,
太阳还在下沉,云中的人们也在移动。

多么希望那是真实的,因为傍晚太长太长;
人们继续步行回来,无声无息。 

2011.12.28



邻 居

即便毫无表情也使人安心。
这样的情景反复出现,
顺着外出的脚步声,
有时看见儿童在玩耍。
他们都来自乡村,每一次也都有鸟儿
从他们的头顶飞过,筑巢却在天上忙碌。
“不要一个人过日子了”,话音没落,空中的
痕迹清晰可见。

邻居消失在家里,
无论如何也不会告知你;
如果你执意要知道真相,
那么只有常见的背影……

除了所看到的,你还能做什么?你的知识其实
是空洞的,你所有的努力也没有结果。
那么,剩下的只有选择。

──邻居出没无常,
如同天空中美好的影像。 
                 
2012年1月20日



美 梦

那是真实的天堂,
绚烂笔直的
彩色云雾把惊恐的灵魂送上
空虚的幸福中,高不可攀,静谧,
些微的恐怖,因为正在离开大地,缓缓
上升──再也不能回来。
这是幸福啊!

那只是一个梦,是突然的昭示。
一种深入的幻象,潜在每一个人的心中。

可是梦者却为琐事烦恼,一大早
已经离开家。
是谁也无法阻挡的趋势:
黑压压的头发每一天都在
道路中浮动……
            
2012年2月2日



哀 歌

行动吧,别总是思考。
行动会使思考更深刻。
其实思考也是一种行动。
那怎么办?
也许只能选择了。
这时,选择才是最深刻的。
可是选择又极易与思考混为一谈。
那又怎么办?
别想了,选择吧。
因为选择是以一点的形式
释放出的绝对的美。 
           
2012年2月9日



居 所

来自相反的方向,只有风温暖地吹来。
那开始的地方就是源头,再向前也只是灰蒙蒙的光,
所有看到的一直在内心,在上方。
在平整的无数楼阁中,其中身躯始终支撑着空间。

他们穿着的每一件衣服甚至是旗帜,
是奇怪的重复显现的肉体。看上去也如此陌生,即使是同一片土地。
因为那时候还没有墙。只有想象的楼阁……

温暖的风一次次自由地进出每一扇窗户,
像歌唱。
最后也都同样融入湿润的尘土,
和死寂的大片绿草坪。

那是不是全部?周围那么虚无,
就连所有的草木也生长在根的边上,结了许多甜果。
年复一年。

2012年3月1日



支 柱

隐约的烟上升。
在屋顶上,飘摇,轻快。

人们看了看,然后下到地窖,
关上门,半闭双眼,

已经忘记了正在发生的。一种神往不可阻挡,
一只白蚁悄悄爬上头顶。

2012年3月28日



鸭 子

透明的羽毛弹奏四季之风
时急时缓
一只脚下
冰冷的清水将忽略的动物引来
在土鸭色偶尔的乡间
眼睛是相同的琥珀
与身边河水相应
是生?是死?因为静止
而难以分辨
我们的教育让我们有了常识
那是一只鸭子一定呼吸
多年前的孤独
被无辜者又一次提及
一只脚缩起,感受微弱的温暖
脸插入翅膀

2012年4月21日



水 晶

下垂的叶子椭圆,浮动。色彩
慢慢地抵制更多的交流,它趋向自己,
满足,阳光下无性的喃喃自语。
就这么一瞬,夜从地下成长。
奇怪的声音也在水下流动,
这时很多人正在低下头,
并且说:看看根在哪里?其实
只是一个好天,四面八方野禽出没,
黑色的帽子越来越高,你
触摸一下自己,啊!
通亮就在四周
漫无边际。

2012年4月28日



墙角下的一首民歌

透过玻璃做着鬼脸
熟人在事后漂浮而过
一位接着一位

脸是干的
雨下个不停,土是干的
在水中到处乱飘

而且可以轻易闻到花香

那是一堵墙
它比铁要坚硬牢固
比薄薄的光要锋利
你可以伸手穿过它

但在墙角下,你什么也抓不住
只能听到一首民歌
一首说出歌词就让人崩溃的民歌

2012年5月26日



“云”

自由的声音没有意义
一朵浮云  
一段优雅的话  
发出了
熟悉的速度  
就是一只可爱的鹳鸟
它的意思就在瓦上:
该倾心  
该看轻快的步伐?
诗歌的回答只是:
“年岁笼罩着”。

2012年7月17日



*姜海舟翻译的诗


——对萨福的翻译选7首——


我太容易动感情

昨天,神的儿女们,我委琐地与你们
在魁伟的月桂树下擦肩而过。
那情景是一剂魔药——我一饮而尽;
一阵突然迸发的幸福抓住了我。
与我同行的女子们以为
我忧郁沉默和心不在焉。
时常我听不见她们:
我所听到的一切是我双耳的鼓动声;
我的心灵,我可怜的心爱,已经逃走。
这样看来这些都是我命中注定的。
我已打定主意,温柔的尤物,
去看你们,不过你们已经走掉——
(太快了只是在你们的半途中);
虽然我瞥见的景象使我兴奋得颤栗:
你们背上的衣服。



当我见到她的那一刻


像一阵突如其来的微风
在橡树叶上翻动
让我的心
颤抖



终 于

你已经来了
你来得真好
我等你等得憔悴。
现在你是我心中的火炬
爱的闪耀——
哦 保重保重再保重:
你回来了……
我们曾经分开



在中午

蟋蟀
从它的羽翼下
弹出它轻闪甜美的歌
如同神灵太阳把自己炽热的
溪流倾泻在世间



是什么

比七弦琴的曲调
更甜美
比金子更加金子一般
比天鹅丝绒更加柔软
比一枚蛋
更白?



欲睡的鸽子

头越来越昏
它们的翅膀收起
心变冷



生命流逝

月亮已经消失了
逝去的星辰
在夜的死寂中
时光继续向前
我独卧




——对特拉克尔的翻译选2首——


寂 静

森林之上,月亮
闪烁着苍白的光,促使我们梦想,
黑暗的池塘边,柳树
在夜里无声地哭泣。
一颗心在熄灭——平和地
雾霾泛滥,升起——
寂静,寂静!



在傍晚

草仍然枯黄,树林灰黑
但是傍晚新绿开始萌生,
河流清澈冷冽引自山脉,
在藏有岩石处发出响声;就这样发出响声,
在你沉迷地挪动双脚时;轻狂的走动
于忧郁之中;小鸟们狂喜的哭喊。
已经很黑的前额
深深地倾向于微蓝的水上,阴柔之水;
又一次衰退于绿色傍晚的枝杈之中。
步入,阴郁的声音和谐地在紫色的太阳里。




——对扬尼斯的翻译选9首——

城中的夏天

在这个地方光明使我们绝望。无情的月份
不允许你成为一,或变成两个。你不够格。
单调的“咣咣”声,拐角处转弯的街车,
在炽烈的正午劈着石头的大理石匠。

在墙的上方,可以看见同样古老的纪念馆廊柱,
大理石花,大理石缎带,
银行家的半身雕像,
投有天使翅膀阴影的孩子的脸。

在专业的雕塑上面,雅典的太阳盖上它的图章,
它们的阴影不可思议地扩充──
因此昨天下午并没有什么特别
当你拎着装有面包和番茄的购物袋
从办公室回家──
这根本没什么特别:昨天的太阳
落在灌木林,那里你认识了冷酷的
有气无力地徘徊着的青春,在他微笑时。

你坐在公园池塘边的长椅上,把你的面包撒给金鱼,
整个晚上,尽管你没有吃饭,
你一点也不饿。

1939年8月,于雅典



协 助

风在窗前交谈
像那些快要分手的人。
家具变得像穷困的姑娘,她们搜拣
掉落的橄榄。橄榄树覆盖的下面,傍晚
孤零零地行走,而且,收获了小麦的田野
是一种否定。蜕下的蝉壳
看上去像干巴巴的草地里小小的、倒下的钟塔。

细雨随后到来──它纠缠着麻雀,
月亮慢慢地躺到柏树底下
像是被丢弃的犁。那耕田者
睡在土地之下──
他的妻子孤独地与狗和牛在一起。

她用静默冰冷的手
把她的黑头巾系在她的下巴上。
但是犁把上留下的他手的痕迹比他的手更有力,
另外,椅背上保持了他宽大的肩胛骨的温暖。

牵扯到这些无关紧要的小事──我不知道──
我要写一首小小的歌,它会让你知道,所有那些
我什么也不知道──只是它们依旧是它们,
仅此而已,绝对地仅此而已,双方没人要求我在他们
和其他任何人之间调停。

1938-1941



雕 像

他在门中转动钥匙
进入宅子,躺下。
突然他想起忘了什么东西。
已经晚了,他不能回去。

如此独处黑夜,
他的手在钥匙上,
远离这条街道,远离他的门,
面对命运,纯粹的人
转变成大理石,如同雕像。

没错,雕像冷淡地微笑着。

1953-1954



月光奏鸣曲 
                            
(春天的黄昏。老宅的大屋。一位身着黑衣的中年女子在和一位
年轻男子讲话。他们没有开灯。月光通过双方的窗户残酷地照着。
我差一点忘了告诉你这位黑衣女曾经发表过两三本有趣的带有神性
意味的诗集。这样,黑衣女正在对这位年轻男人说道):

让我和你一起走。啊,今晚的月亮!
月亮真仁慈──你看不出
我的头发已经变白。月亮
将我的头发又变成金子。你分不清有何不同。
让我和你一起走。

有月亮时,屋内的阴影渐渐增长,
无形的双手拖拽窗帘,
鬼魂般的手指把被遗忘的话语写入钢琴上的
尘土中──别说这些。嘘,别出声。

让我和你一起走
再往前一点点,直到那砖瓦场的院墙,
直到道路的转折处,而城市显得
有形且虚幻,被月光清洗,
如此漠然且不实在
如此肯定,像是空谈,
最终你可以认为你存在,同时你并不存在,
你从未存在,时间与毁灭一起从未存在。
让我和你一起走。

我们将在这矮墙上坐一会儿,然后登上山岗,
微微的春风在我们周围吹拂
也许我们还会想象我们在飞翔,
因为,经常,尤其现在,我听到自己裙子的响声
像是强有力的双翼扇动,
当你把自己关进飞行的声音
你感到你的喉咙,肋骨,你的肉体紧压的陷阱,
收缩在碧蓝天空的威力当中,
天堂的胆量当中,
这使得你来去无异
使得我的头发变得苍白但无关紧要
(这不是我的忧愁──我的忧愁是
我的心没有变得苍白)。
让我和你一起走。

我知道我们各自孤独地为爱旅行,
孤独地为欢乐和荣光,为死亡。
我知道的。我努力了。但是没用。
让我和你一起走。

这所房子闹鬼,它折磨我──
我是说,它非常老了,钉子也松了,
悬挂的肖像落下如撞入空虚之中,
灰泥垮下没有声息
如死人的帽子从黑暗走廊的挂帽栓上掉落
如旧的毛手套从膝盖静默地滑下
又如一束月光落在陈旧的,裂开的扶椅上。

甚至连它也曾经是新的──不,不是那些你如此怀疑地盯着的照片──
我说的是扶椅,非常舒服,你可以长时间坐在上面
闭上眼梦见任何来到你头脑中的
── 平滑,湿润,在月光中闪烁的海滨沙滩,
比我每月到街角擦鞋铺上光的黑漆旧皮鞋还亮,
要么一次在自己呼吸中摇晃着沉入海底的渔船的航行,
三角帆恰似斜角对折的手帕
仿佛无从合拢也无从紧握,
或为道别而鼓起。我总为手帕如痴如醉,
不把任何东西包在里面系起来,
比如花种,或日落的旷野簇拥的柑菊,
也不是打上四个结像街对面建筑工地上工人们戴的帽子,
或者用它轻拭我的双眼──我把自己的视力保持得很好;
我从不戴眼镜。一种奇怪念头,那些手帕。

现在我把它们叠成四分之一,八分之一,十六分之一
让我的手指有事做。现在我回忆起当我去音乐厅
和一条蓝围裙,白衣领,两条金发辫子一起
──八分之一,十六分之一,32,64, ──
和我的一个小朋友手牵手,桃色,通亮,如采摘的花朵,
(请原谅,我离题太远了──是坏习惯)──32,64──我的家人
对我的音乐才能寄予厚望。但是我在告诉你有关这把扶椅的事──
裂开的──露出生锈的弹簧,还有填塞物──
我考虑着送到隔壁的家具店,
但是何时,花多少钱,还有做这事的感觉──先修哪里?
我想扔一条被单盖在上面──我担心
一条在如此充沛的月光里的白被单。人们坐在这里
做着美梦,如同你也如同我。
现在他们修生养息于土地之下,那里雨和月光都不能打扰他们。
让我和你一起走。

我们会在圣尼古拉斯教堂的大理石台阶上稍作停留,
然后你应该走下来我也应该往回走,
像是不经意的触碰,你的温情在我的左边存留,
甚至是一些方形晃动的光,来自穷邻居们的小窗,
从月亮而来的纯白薄雾像一大队银色的天鹅──
我并不担心用这种表现方式,因为
好几次在春天傍晚,我曾经与现身的神交谈
他披着雾霾和这样的月光之荣耀;
很多个年轻男人英俊甚至胜过你,使我为神做出了牺牲──
我溶化了,如此洁白,在如此无法企及的白色火焰之中,在月光的洁白中,
被男人们贪婪的目光燃烧,被青春踌躇的痴迷,
被非常棒的晒黑的身体围绕,被游泳、划船、田径和足球
(还有我假装不注意之事)中锻炼的旺盛的四肢,
前额嘴唇还有喉咙,双膝手指以及眼睛,胸,臂膀和大腿(我的确没看它们)
──如你所知,有时赞美时,你忘了你在赞美什么,你的赞美已足够──
我的神,星光闪烁的眼睛啊,我已上升为被迫远离星辰的神尊
因为,围绕,由内也由外,
除了向上走或向下,已无路可供我走。──不,这还不够。
让我和你一起走。

我知道现在已经很晚了。让我来,
因为这么多年,这么多日日夜夜和绯红的正午,我都独自一人,
固执,孤独,保持纯洁,
甚至我的婚床完美如初,孤寂,
书写着显赫的诗篇呈到神的膝下,
我向你保证诗篇将永存犹如凿入这无暇的大理石
超越你我的生命,完全超越,这还不够。
让我和你一起走。

我再也不能忍受这所房子了。
我不能忍受总是背负着它。
你必须始终小心,很小心,
用巨大的冲击支撑墙
用雕花的古董桌子支撑冲击
用椅子支撑桌子
用你的手支撑这些椅子
把你的肩膀放在悬着的房梁下。
还有钢琴,像盖着的棺木。你不敢打开它。
你得如此小心,非常小心,不然它们会倒下,不然你会倒下。我不能忍受。
让我和你一起走。

这所房子,除了它死去的部分,已没有去死的意图。
它坚持和它死去的一起活着
离开它死去的部分活着
离开它死去的部分的必然活着
坚持留着它为它的死,为腐烂的床以及架子。
让我和你一起走。

此时无论我多么轻柔地走在傍晚的薄雾中,
不管是赤脚还是穿着拖鞋,
总会有些声音:一块窗玻璃咔咔作响要么一面镜子,
还可以听见一些脚步声──不是我自己的。
外面,在街上,这些脚步声也许听不见──
据说,悔改是穿木鞋的──
如果你照这面镜子或那面镜子,
在灰尘和咔咔的响声后面,
你会洞悉你的脸更加黑暗和破碎,
你的脸,虽然你认为你生活的全部是去保持它的干净和完整。

水杯的边缘在月光下发着微光
像环形的剃刀──我怎能将它放到我的嘴唇?
无论我多么渴,我怎么放它?你明白吗?
我还沉浸在比喻的情绪中──至少它仍然留在我这里,
使我安心地认为我的才智还没用丧失。
让我和你一起走。

有时,傍晚降临,我有这样的感觉,
驯熊人带着他笨重的老雌熊经过窗外,
牠的皮毛盖满荆棘,
拖起邻街的尘土
一种焚香似的黄昏尘埃,如荒凉的烟云;
回家晚餐的孩童们不被允许再次出门,
尽管在墙后面他们仍然惦记着这头老熊沉重的步伐,
疲惫的熊在牠独居的智慧中穿行,不知去哪,不知为何──
牠长得沉重,再也不能用牠的后腿跳舞了,
不能戴着花边帽子去逗乐孩子们,懒汉和胡搅蛮缠的人,
牠能做的一切就是躺在地上
让人们踩踏牠的肚子,如此进行牠最后的游戏,
显示牠可怕的放弃的力量,
和牠对别人的兴趣、 对箍住她拱嘴的环套、对牠牙齿控制的漠不关心,
牠的对痛苦和生活的漠不关心
带着与死亡确信的共谋──甚至是缓慢的死亡──
牠最终的对死亡的漠然因为继续生活和认知生活
那些行动和认知超越了牠的奴役。

但是怎样能把这场游戏做到最后?
熊再次爬了起来继续进行
顺服于牠的拴脖带、牠的箍嘴环套、牠的牙齿,
用撕裂的嘴唇向美丽天真的孩童扔来分币微笑
(美丽正是因为天真)
并说谢谢你。因为熊到老
唯一学到的只是:谢谢你;谢谢你。
让我和你一起走。

这所房子让我窒息。尤其厨房
像海底。悬吊的咖啡杯隐约闪现
像不可能之鱼圆而大的眼睛,
餐具缓慢起伏如水母,
海藻和贝壳附着在我的头发里──之后我可以把它们拽下,
我不能再次回到水面,
盘子从我的手上默默地滑落──我沉下
看见我呼出的泡沫上升,上升,
看着它们我试图变换自己方向,
我在想,要是有人碰巧在上面看见这些泡沫会说什么──
也许有人溺水,或潜水员在探测海底?

事实上我已经不止一次地在那里,在溺水的深处发现
海难沉船的珊瑚、珍珠和财宝,
始料未及的遭遇,过去、现在、以及将来,
几乎永恒的确认,
呼吸的轮换,不朽的微笑,如人们所说,
一种幸福,陶醉,灵感甚至,
珊瑚、珍珠和蓝宝石;
只有我不知道如何去给予他们──不,我确实给了他们,
只有我不知道他们是否收到──可是仍然,我给了他们。
让我和你一起走。

等一会儿,让我带上我的外套。
在这种多变的天气下,我必须小心。
傍晚潮湿,是不是月亮
对你而言好像加重了寒冷?
让我把你的衬衣扣好──你的胸膛多么强壮!
──月亮多么强壮...我是说扶椅...当我把杯子从桌上拿开
一个寂静的洞被剩在下面。我马上用手掌盖住
免得看穿它。我把杯子放回它的原位;
月亮就是世界头盖骨上的一个洞──别往里看,
它的磁场会把你吸进去──别看,千万别看,
听我的──你会掉进去的。这种轻佻、
美丽、虚空──你会掉进去的──
月亮是大理石的井,
阴影和无声的翅膀搅动,神秘的表述──你听见了吗?

向深处,深处是跌落,
深处,深处是攀升,
空气的雕像绊在它向外伸展的翅膀中,
深处,深处是不为所动的沉默之仁──
战栗的光照在海滨对岸如同你晃动在自己的波浪中,
海洋的呼吸,晕眩是美丽
和轻飘──小心,你会倒下。别看着我,
对于我,我的职责就是摇晃──这壮丽的晕眩。因此每个傍晚
我都有些微的头疼,有些昏昏欲睡。

我经常溜出去到街对面的药店买几片阿司匹林,
但有时我太累了就呆在这里忍受着头疼
听墙内的水管发出空洞的声音,
要么喝点咖啡而且,总是心不在焉,
忘了,我倒了两杯──谁会喝这另一杯?
真有趣;我把它放到窗前让它冷掉
要么经常把两杯都喝了,盯着窗外药店的绿灯罩,
像一盏放行无声列车的绿色信号灯,将我带走
和我的手帕一起,我侧歪的鞋子、我的黑色钱包、我的诗篇,
根本没有行李──那会有何用?
让我和你一起走。

哦,你要动身走吗?晚安。不,我不去。晚安。
我要自己出去一会儿。谢谢你。因为最终我必须
走出这所破败的房子。
我必须看看这座城市──不,不,不是月亮──
这座带着它无情僵硬之手的城市,为了挣钱工作的城市,
以生计和它的武力发誓的城市,
把我们大家扛在它的背上的城市
带着我们的琐碎、卑微,罪过,和憎恨,
我们的野心,我们的无知和我们的老迈。
我需要听到城市伟大的步伐,
而不再听你的脚步
也不是神的脚步,甚至不是我自己的脚步。晚安。

(月亮慢慢变暗。看上去像是云藏起了月亮。突然,临近的
酒吧好像有人把收音机调响,一段极为熟悉的音乐响起。我
这时意识到整个场景非常轻柔地伴着刚刚开始的“月光奏鸣
曲”。带着一种释放的感觉,年轻男子现在必须走下坡去,他
精细雕琢的嘴唇挂着一丝讽刺的,也许是同情的微笑。正因为
他抵达了圣尼古拉斯教堂——在他走下大理石台阶之前——他会笑,
大声地,无法控制地笑。月光下他的笑声听上去绝不会不和谐。
也许不和谐根本就不是不和谐。很快男子会陷入沉思,变得严
肃,说:“时代的衰败”。这样,再一次彻底冷静下来,他会再次
解开衬衣继续他自己的方式。作为黑衣女,我不知道她是否最终
走出这所房子。月亮又一次闪闪发光。屋子的角落里阴影带着悔
恨越来越重,接近发狂,并非因为生活,更多是因为琐碎无用的
忏悔。你听到了吗?收音机还在播放): 

1956年6月,雅典



总是这样

每天晚上,万物在黑暗里被摔成碎片,
可是被摔碎时的喧响幸存下来。这种喧响
似乎将一切重建一新。
                   事实上,
第二天,太阳初升,在新建的
房子里,在反射巨大白色和黄色公共广场的光中,生活站在
还没刮胡子的时间前面,如同女人站在男人面前,
默默地等着被亲吻和赞美
然后生育,然后孤独地歌唱。

1958年,1月—2月



空 获

高大的悬铃树,冷静的强壮躯干。
荫影不想隐藏什么。大胆的光,大胆的阴暗──
无用的大胆──抗争什么?──
只求在空中呼吸。

人们坐在树下,
他们在小桌子就餐,他们谈话,
他们没有察觉那巨大之物覆盖着他们,巨大之物
控制他们的无辜举动。接近黄昏
有人唱了起来(多半是醉了)。那悬铃树
静悄悄地列队向地平线移动。
那地方空了,服务员穿着白围裙
远远地出现了一会儿,落日猩红处,
以僧侣的方式托着空杯的盘子。

1958年8—9月



通常的奇迹

他们把枝状大烛台搬到树丛下的空地上
然后擦洗教堂。从大门
昏暗的潮气蔓延到台阶上,
到太阳洗礼的瓦片上。教区助理
踢一条牵到附近
从桶里喝水的瘸狗。当时,从漂亮的祭坛通道,
长着巨大红翅膀的天使出来了,
向那只狗弯下身,双手捧起水给狗喝。
因此第二天,五个瘫痪的人能走路了。

1972年10月23日,于雅典



惰 性

卧房里,女人和黑狗在一起。
老仆人提灯经过走廊。
没带起一丝的风,窗帘却移动。
我们不再等他们回来。他们的衣服
挂在衣柜里慢慢变旧。夜间
我们听见信使在门前停留。
他没按门铃。他没说话。第二天
我们在花园发现了他贴着金邮票的烟蒂。

1988年1月6日,于卡拉玛




黑 船

老人坐在门槛上。黄昏。孤零零。
他握着一只苹果。其他的人
在星星的赞助下生活。
你能对他们说什么?夜晚就是夜晚。
我们也不知道接下来会是怎样。看上去
月亮有点玩世不恭。
没完没了地在海面微微闪亮。这还不够,
在这闪烁的光线里,可以清楚地看见
黑色双桨船带着昏暗的船夫,正在慢慢靠近。

1988年5月4日,于雅典






级别: 一年级

2楼  发表于: 2012-09-30   主页:
评论
                                                                              一个从凡俗的境遇中诞生的抒情诗人 
                                                                                                                                                                               龙 安

        姜海舟从实质上说是一位抒情诗人,值得注意的是他没有一般抒情诗人的那种只凭主观的想象来取代现实的存在或用虚拟的激情来掩饰自己枯燥的内心。我从姜海舟的写作中看见了一种谦卑和真挚,这种优秀的品质使他不屑玩弄技巧来显示自己对词语的掌控能力,也不喜欢从辉煌的虚构中提取形而上的意象,更不会用逻辑的精确使自己的抒情接近纯粹的空洞。正是他的品质确保他的写作从凡俗的境遇出发抵达对物的直观性的描述,并在直观性的描述中让情感获得平静的释放。无疑他所象征主义的影响很深,他喜欢在隐喻与象征中让情感接近自己内心的期待,如果说更喜欢用形象的变化推进诗的进度来调节情感的起伏,其实他并不想破坏这种形象在修辞中获得审美的效果,有时更喜欢在形象在修辞中造成的意义的模糊与多义性来通向诗歌的途径。或许他在艺术形式上受到象征主义的影响,但我感觉他是一个更习惯让自己在凡俗的境遇中获得生命的感觉,这种生命的感觉就是依据自己做人的谦卑和真挚而发出由衷的赞美和感叹,他只是借用了象征主义的形式来转换他的生命的感觉,使它成为自己写作发生的一种途径。我说姜海舟是一位抒情诗人,意思是说他的本质就是具备一位抒情诗人的所有特征:他的谦卑、真挚、他对凡俗的热爱、他对自己的写作保持无比纯洁又充满宽容的风度。
级别: 一年级

3楼  发表于: 2012-09-30   主页:
访谈:凡物的感召(姜海舟、龙安)
龙安:我发现你的写作总是在隐喻与象征中让情感获得平静的释放,也就是说你更喜欢用形象的变化推进诗的进度来调节情感的起伏,你并不想破坏这种形象在修辞中获得审美的效果,有时更喜欢在形象在修辞中造成的意义的模糊与多义性来通向诗歌的途径。

姜海舟:是的。这个问题好,你的观察也极为准确。我在此只能大体复述一下龙兄的精确观察:  清晰固然是大美,但就我个体而言,这与我的心灵历程有关,在我内心被诗触动时往往是多角度的,模糊的,如一整风,一束光,甚至只是陌生的无关紧要的事物。其实,形象以及现象的变化对于我的诗歌往往起到更抽象的效果,我侧重这种抽象的描述是为了开阔语言的范围,也就是为了能够更加借助其他的手段,比如音乐,美术,建筑等。我的诗趋向平静,是因为我认为诗歌总体应该是平静的,或平稳的。理由是,诗歌是巨大的。不过手法,和阶段上当然是灵活的。

龙安:我想知道的是你在青春期的写作中所过哪些人的影响,你现在对他们有什么不同的看法?

姜海舟:说实话,看起来毫不相干,起初是受叶芝,拜伦,叶赛宁,莎士比亚的诗;后来李商隐,艾青;顾城,海子。再后来欧阳江河,伊蕾;还有于坚,韩东等。现在不同的看法是,拜伦他们太激进,叶赛宁对老婆太坏,艾青写得和法国人的诗几乎一模一样。顾城犯了大恶,诗歌方面格局有限。海子不该自杀,他的诗歌现在读来也不够成熟。欧阳江河,伊蕾;还有于坚,韩东他们,要么不写了,要么写得没有期望的好,所以,也就不读他们的诗了。

龙安:你在《邻居》这首诗中,站在一个置身事外的旁观者的角度作出观察,但你并不想对邻居作出实质性的认识与分析,而只是从个人的预测和直觉出发强调邻居作为他人与你的某种心理上的距离,显然你想保持这种心理上的距离以便对他们作出礼貌的描述和祝福的客套。我想请你谈一谈你是怎样创造这首诗的?

姜海舟:龙兄极是,我正是借助形而上的客套等一系列活动揭示某种心理距离。侧重于自我心灵的审视──与现世的生疏,所谓距离;更宽泛内在相互平复,所谓焦虑的平衡。 其实,《邻居》与邻居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它只是一个载体,或有点像音乐通过乐器。 比如第一节: 

即便毫无表情也使人安心。
这样的情景反复出现,è(两行)始于本真,即“生存可能性的无蔽展开”。 
顺着外出的脚步声,è离开本体(哲学意义)。 
有时看见儿童在玩耍。è也是哲学意义的初始展开于现世。  
他们都来自乡村,每一次也都有鸟儿 
从他们的头顶飞过,筑巢却在天上忙碌。è(两行)借助经验游离现世,做哲学思辨。 
“不要一个人过日子了”,话音没落,空中的 
痕迹清晰可见。è形而上的信仰的忏悔借助美学的张力呈现。
 

我想,作了第一节的创作解释,接下的两节也顺理成章可以进入了。创作中,我的耳朵仿佛始终嗡嗡作响,各种能量聚集把我变成传声筒,所以,诗是天赐的。

龙安:你深受英国抒情诗人的影响,其实抒情诗人只是把个人的情感提升到一种强烈的程度,这种强烈的程度是为了超越自身遭遇的现实和改变事物的形态来实现对价值的呼吁,所以抒情诗的主观性是情感本身转化成一种创造形式的动力。你诗歌中的平静感显然是通过描述来达到的,也就是说描述是让事物显现它们客观的细微与真实,也就是说你在描述性的对世界的深入与主观的抒发之间保持何种的对立与呼应?

姜海舟:是这样的,(先简略说说喜欢英国诗的理由)比较了其他西方诗歌,我更容易接受相对“中庸”的英国诗歌。也于自己个性和信仰有关。我认为,太浓烈的就不易恒久,就像我们经常喝水,而非其他我们钟爱的饮品。 对立也是一种呼应,只要建立起某种联系就行。这种对立正是通过“平静”来实现的。也就是对世界的深入与主观的抒发之间保持“平静”的对立与呼应。 “平静”如冰山之角,也较为容易包容。“平静”也能做到“无文化”,从我们的最为琐碎的事物中,照见价值和提升灵魂。

龙安:我喜欢你这种平静也能做到无文化的说法,在现实的体验中我们不能带着特定的价值观来看待我们身边的人与物,而是从人与物的关联中获得我们存在的感觉,我发现你的抒情都是把这种存在的感觉提升到抒情的强烈(或高度),这不由让我想起现代主义的诗歌鼻祖波德莱尔,你喜欢波德莱尔吗?从你的诗歌写作角度出发,你是怎样看待他的?

姜海舟:龙兄的观察使我感动。进入诗歌时的我是泛神论者,每一颗草,每一片叶子,任何细小的事物都有神性。我很难断言有什么细小的事物不能使心灵升华。关键如你所说,诗歌就是建立或发现一种联系。波特莱尔的叛逆和开拓是我欣赏的。我未能更好地接受他的伟大诗篇,是因为,我理解他的诗篇更多的是以告知的方式(即使是灵魂的律动),而我往往难以进入。我能接受的,多数不是知识和智力的指引。当然,他诗的无比绮丽是多数人无法企及的。

龙安:你说诗歌就是天赐的,也就是说你把诗歌的写作等同于对灵感的呼吁,而我一直认为诗歌是可以通过自我的认识到达的,我想问的是诗歌如果是天赐的,它通过怎样的方式让我们拥有它或得到启示的?

姜海舟:龙兄问得好,其实,你也已经提到了,两者是互补的。诗人是“接受器”。所以在自我完善中也是自我认识的过程。另一方面,诗人如同乐器,诗歌如同音乐,比如笛子完成不了和弦,只有完善成芦笙后可以。至于具体方式,我想应该因人而异。

龙安:你说到诗人是“接受器”,的确诗人在生存实践的体验中的确不断接受各种信息与元素,并把这些信息与元素变成构建一首诗的材料,但我认为诗人的接受是所自身的思想与美学观念所引导的,也就是说诗人在更多时候是被处于写作中的主体所创造的一个形象。“接受器”把诗人置于被动的状态,变成一种物。“接受器”作为一个中介,它是如何让写作在诗人身上发生的?

姜海舟:又问到要害。我也认为诗人是创作的主体,是主动的,不是被动的。我们可以选择写什么,不写什么。我们可以加强自己。这些都是主要的。我想说,当创作中,诗歌出现时,我们自己也被感召,升华,这时我们自己也在受体的位置。这就不得不涉及类似哲学的,谁是第一性的问题了。既简单,又复杂。所以,无论正确与否,我自己也不得不如实忏悔:我多数是被感应的。我创作中无法应用太多的智力和知识。

龙安:我想请你谈谈翻译与写作对你来说存在一种怎样的关系?

姜海舟:好的。大家以前都说过的普遍道理,比如“翻译其实就是一种创作”等等,我就不重复了。翻译对于我来说,如果用一句话来描述,就是:“原来如此”。最为宝贵的是自己有机会获得人们心灵在较大范围的与诗歌的呼应。简言之,翻译对于创作是一种“拓展”的关系。最后,我要特别谢谢龙安兄切中要害的提问,和真诚的,精辟的阐述。也使得我有机会自省。



[ 此帖被陈-律在2012-09-30 11:21重新编辑 ]
级别: 总版主

4楼  发表于: 2012-10-01   主页:
祝贺姜兄,问好~
级别: 管理员

5楼  发表于: 2012-10-01   主页:
老姜的诗细腻、敏感、隐微,写得高级。此组大作通读后会再感言的。节日快乐!
不变,应万变。
级别: 一年级

6楼  发表于: 2012-10-01   主页:
姜兄的诗有瓷的坚硬、温润,更有瓷的锋利。
级别: 总版主

7楼  发表于: 2012-10-01   主页: http://t.163.com/0772383818?f=blogme
严重祝贺!慢慢细品后感言。问好海兄!
级别: 总版主

8楼  发表于: 2012-10-01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回 4楼(苏楷) 的帖子
谢谢苏兄来看。多批。
祝中秋快乐!
级别: 总版主

9楼  发表于: 2012-10-01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回 5楼(陈律) 的帖子
再一次对陈兄所做工作不是钦佩和感谢!
也请多批。
级别: 总版主

10楼  发表于: 2012-10-01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回 6楼(还叫悟空) 的帖子
也很欣赏悟空的诗。也请不吝指教。
顺祝节日快乐!
级别: 总版主

11楼  发表于: 2012-10-01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回 7楼(三缘) 的帖子
谢谢三缘兄!节日好!
级别: 一年级

12楼  发表于: 2012-10-01   主页:
祝贺姜兄。
级别: 总版主

13楼  发表于: 2012-10-01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回 12楼(上接冰天) 的帖子
冰天好!谢谢来看。
顺祝节日好!
级别: 总版主

14楼  发表于: 2012-10-02   主页: http://t.163.com/0772383818?f=blogme
有关计算定向爆破所需炸药用量的一首诗


这是一首内劲道十足的诗!第一次看到。也可见姜兄早年能量之大!
级别: 总版主

15楼  发表于: 2012-10-02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回 14楼(三缘) 的帖子
早年比较放得开。
祝好!
级别: 一年级

16楼  发表于: 2012-10-02   主页:
先祝贺,然后慢慢学习。
级别: 总版主

17楼  发表于: 2012-10-02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回 16楼(李景云属) 的帖子
谢谢!多批评。
级别: 总版主

18楼  发表于: 2012-10-02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xinghuangtian
问好姜兄!“平静”与“宽容”应当是诗歌与人走到一定程度后的重要品质之一。因为看到你诗歌写作的时间也够久的了,顺便问一个问题:你开始为什么写诗,现在为什么还在写诗?
级别: 总版主

19楼  发表于: 2012-10-02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回 18楼(雅克) 的帖子
谢谢雅克兄反馈。也祝节日好!
是的,我初中就开始写诗,是因为当时就觉得诗能传达一种奇妙的东西,其他任何方法无法办到。现在还在写,也还是这个原因。
级别: 论坛版主

20楼  发表于: 2012-10-02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2248912317
祝贺姜兄。国庆快乐!
慢慢品如上好诗,慢慢学习!
级别: 总版主

21楼  发表于: 2012-10-02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回 20楼(野苏子) 的帖子
也祝苏子国庆好!还请多提意见。
级别: 一年级

22楼  发表于: 2012-10-03   主页:
祝贺海舟。第一首就让我振奋。拜读中。
级别: 总版主

23楼  发表于: 2012-10-03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回 22楼(阿米) 的帖子
很高兴潘兄喜欢。
节日快乐!
级别: 一年级

24楼  发表于: 2012-10-04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ybawh
令人心神激荡,姜兄写的确是高级之诗。
另外,湖州的确是个神奇的地方,出来的都是高人。呵。
问候姜兄!
新的十年,相持阶段。
级别: 总版主

25楼  发表于: 2012-10-04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回 24楼(云中狗) 的帖子
谢谢云兄美言。有机会来湖州,我们一起包饺子怎么样。。。
级别: 一年级

26楼  发表于: 2012-10-04   主页: http://site.douban.com/212372/
好的翻译家一定是个好诗人
级别: 总版主

27楼  发表于: 2012-10-04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回 26楼(九生) 的帖子
很高兴九生来看。多批。
级别: 总版主

28楼  发表于: 2012-10-05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hz77895
祝贺海舟兄!
看了才知道,海舟兄原来与我同岁!原创有力,译作亦好!待细读后再评!问好!
夏汉:蛰伏,或游离于诗坛
级别: 总版主

29楼  发表于: 2012-10-06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回 28楼(夏汉) 的帖子
很高兴夏兄来看。多多批评。
级别: 一年级

30楼  发表于: 2012-10-06   主页:
来学习!
微信:jiuhangshi
级别: 总版主

31楼  发表于: 2012-10-06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回 30楼(克文) 的帖子
谢谢克文来看。多多批评。
级别: 管理员

32楼  发表于: 2012-10-07   主页:
水 晶

下垂的叶子椭圆,浮动。色彩
慢慢地抵制更多的交流,它趋向自己,
满足,阳光下无性的喃喃自语。
就这么一瞬,夜从地下成长。
奇怪的声音也在水下流动,
这时很多人正在低下头,
并且说:看看根在哪里?其实
只是一个好天,四面八方野禽出没,
黑色的帽子越来越高,你
触摸一下自己,啊!
通亮就在四周
漫无边际。 


——这首写出了一个谜,最后出现了更神秘的光线。很喜欢。海舟兄弟节日快乐!另一直想说,觉得那种相片很帅气呵,呵呵。
不变,应万变。
级别: 总版主

33楼  发表于: 2012-10-08   主页: http://t.163.com/0772383818?f=blogme
太 阳

一天恰如太阳
从天而降,
伴着飞鸟,
离奇的云朵。

于是空气告诉我它来自自然;
然而它其实来自感情自身。

但愿它
来自二者......

太阳不时地反射着
更多的光芒。
多数的日子里,
太阳使我们相信
我们彼此相识——

我们其实不了解它,
但我们需要它。

放松  大气  从容不迫的好诗歌!
级别: 总版主

34楼  发表于: 2012-10-08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回 32楼(陈律) 的帖子
非常高兴陈兄喜欢这首,还请批评。
也谢谢陈兄美言,可是女人大都看不上我。  
级别: 总版主

35楼  发表于: 2012-10-08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回 33楼(三缘) 的帖子
谢谢三缘兄!三缘兄也是我的一面镜子,可以常常审视我自己。
级别: 一年级

36楼  发表于: 2012-10-10   主页:
深入学习姜老师的好作品.
级别: 总版主

37楼  发表于: 2012-10-10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回 36楼(沈野) 的帖子
谢谢沈野来看,多提意见。
祝好!
级别: 总版主

38楼  发表于: 2012-10-10   主页: http://t.163.com/0772383818?f=blogme
回 11楼(姜海舟) 的帖子
祝姜兄身体健康,杭州之行圆满顺利!
级别: 总版主

39楼  发表于: 2012-10-10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回 38楼(三缘) 的帖子
谢谢三缘兄!也祝你秋天有所收获!
级别: 一年级

40楼  发表于: 2012-10-10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xlm
祝贺海舟兄,学习:)
寂静新浪:http://blog.sina.com.cn/xlm
级别: 总版主

41楼  发表于: 2012-10-11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回 40楼(项丽敏) 的帖子
很高兴丽敏来看。真诚希望多提意见。
问好!
级别: 一年级

42楼  发表于: 2012-10-14   主页:
海舟兄的诗写的很好啊             收存复制下来慢慢读  学习
在,或者不在,或从未存在。
级别: 总版主

43楼  发表于: 2012-10-14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很高兴李敢兄来看。李兄一向多有真知灼见,还请多批。
顺祝安好!
级别: 总版主

44楼  发表于: 2012-10-16   主页: http://t.163.com/0772383818?f=blogme
傍 晚

门都关着,从细小的空隙闪现另一天。
这是云中的动静。
工作结束了,人们步行回来。云后面的
几个影子,低头不语。

他们在外面,不可能进来,
太阳还在下沉,云中的人们也在移动。

多么希望那是真实的,因为傍晚太长太长;
人们继续步行回来,无声无息。  

2011.12.28


潜意识与显能量的完美结合与出色表达!
级别: 总版主

45楼  发表于: 2012-10-16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回 44楼(三缘) 的帖子
缘兄的反馈很重要。谢谢!
级别: 一年级

46楼  发表于: 2012-10-17   主页:
姜兄的饕餮盛宴,要存读的。问好:)
别无他途
级别: 一年级

47楼  发表于: 2012-10-17   主页:
那是谁的消息

我几乎没什么可以害怕的
除了为你做一点点事
也为我自己的夜晚,
所有这些只为了普通的一天。
  
何时我们可以真实地往前走?
何时你和我可以回来?
  
你已经在那里了;
你已经在那里了。

——完美好诗。
级别: 总版主

48楼  发表于: 2012-10-17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回 46楼(窦凤晓) 的帖子
非常高兴凤晓来看!多多批评。
问好!祝秋安!
级别: 总版主

49楼  发表于: 2012-10-17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回 47楼(沈春) 的帖子
谢谢沈春肯定。握手!
级别: 一年级

50楼  发表于: 2012-10-18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rongzhu456
来好好学习。收藏。祝贺姜兄收获颇丰。诗歌越发精进。
凌空舞蹈 满地伤城
级别: 总版主

51楼  发表于: 2012-10-18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回 50楼(魅俪) 的帖子
谢谢魅俪妹!祝快乐!
级别: 总版主

52楼  发表于: 2012-10-18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zhuomeihuifz
才看到。
迟到的祝贺:)
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余生。
级别: 一年级

53楼  发表于: 2012-10-18   主页:
学习  
级别: 总版主

54楼  发表于: 2012-10-18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回 52楼(卓美辉) 的帖子
问好卓兄!希望提提建议和批评。
级别: 总版主

55楼  发表于: 2012-10-18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回 53楼(窗户) 的帖子
谢谢来看。握手!
级别: 三年级

56楼  发表于: 2012-10-19   主页: http://lwdokok.blog.163.com
顶一下
以无制有 器用者空 空有不二 无非自然卍
级别: 总版主

57楼  发表于: 2012-10-19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回 56楼(海客) 的帖子
谢谢海客兄!握手!
级别: 一年级

58楼  发表于: 2012-10-21   主页:
特来祝贺姜兄. 姜兄一首<傍晚>,已在当代诗人史上留名.
级别: 总版主

59楼  发表于: 2012-10-21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回 58楼(黑骆驼) 的帖子
骆驼兄为诗歌做了大量工作,功德无量!
级别: 总版主

60楼  发表于: 2012-10-22   主页: http://t.163.com/0772383818?f=blogme
美 梦

那是真实的天堂,
绚烂笔直的
彩色云雾把惊恐的灵魂送上
空虚的幸福中,高不可攀,静谧,
些微的恐怖,因为正在离开大地,缓缓
上升──再也不能回来。
这是幸福啊!

那只是一个梦,是突然的昭示。
一种深入的幻象,潜在每一个人的心中。

可是梦者却为琐事烦恼,一大早
已经离开家。
是谁也无法阻挡的趋势:
黑压压的头发每一天都在
道路中浮动……
            
2012年2月2日


由此诗歌可见姜兄是曾经感知过天堂信息的诗人!多么难得啊!
级别: 总版主

61楼  发表于: 2012-10-23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回 60楼(三缘) 的帖子
谢谢三缘兄评语。希望更有能力吸收神秘的力量。
级别: 一年级

62楼  发表于: 2012-10-24   主页:
姜兄的诗歌一如他的人,高级、严谨、纯粹。
级别: 总版主

63楼  发表于: 2012-10-24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回 62楼(彬彬) 的帖子
问好彬彬。谢谢美言。
级别: 管理员

64楼  发表于: 2012-10-25   主页:
傍 晚

门都关着,从细小的空隙闪现另一天。
这是云中的动静。
工作结束了,人们步行回来。云后面的
几个影子,低头不语。

他们在外面,不可能进来,
太阳还在下沉,云中的人们也在移动。

多么希望那是真实的,因为傍晚太长太长;
人们继续步行回来,无声无息。  

2011.12.28

——来读海舟精微、优雅的诗。秋天好!
不变,应万变。
级别: 总版主

65楼  发表于: 2012-10-25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回 64楼(陈律) 的帖子
谢谢陈兄来读。也祝陈兄秋天安康!
级别: 总版主

66楼  发表于: 2012-10-26   主页: http://t.163.com/0772383818?f=blogme
月 亮

最为特别的引语
总是
在天上,
或者会象此景象中类似的一个——  
  
哪些在闪光?
  
每时每刻
神秘的光芒
正不断地过来。  


这个诗就有很强的神秘性与潜在暗物质能量!感谢姜兄!
级别: 总版主

67楼  发表于: 2012-10-26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谢谢三缘的反馈和点评。
级别: 一年级

68楼  发表于: 2012-10-27   主页:
久没来 才发现有海舟兄专辑  祝贺! 学习中~~~
级别: 总版主

69楼  发表于: 2012-10-27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回 68楼(潘以默) 的帖子
谢谢潘兄来看。多多批点。
级别: 总版主

70楼  发表于: 2012-10-27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xinghuangtian
傍 晚

门都关着,从细小的空隙闪现另一天。
这是云中的动静。
工作结束了,人们步行回来。云后面的
几个影子,低头不语。

他们在外面,不可能进来,
太阳还在下沉,云中的人们也在移动。

多么希望那是真实的,因为傍晚太长太长;
人们继续步行回来,无声无息。  



这个的确好!
级别: 一年级

71楼  发表于: 2012-10-27   主页:
先祝贺海舟兄,细读中!
级别: 总版主

72楼  发表于: 2012-10-28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回 70楼(雅克) 的帖子
谢谢雅克兄来看。多批。
问好!
级别: 论坛版主

73楼  发表于: 2012-10-30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2248912317
再次祝贺姜兄。好诗读来多受益。学习……
级别: 总版主

74楼  发表于: 2012-10-30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回 71楼(不著四相) 的帖子
问好四相兄!多批评。
级别: 总版主

75楼  发表于: 2012-10-30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回 73楼(野苏子) 的帖子
问好苏子。祝快乐!
级别: 总版主

76楼  发表于: 2012-10-31   主页: http://t.163.com/0772383818?f=blogme
——对萨福的翻译选7首——


我太容易动感情

昨天,神的儿女们,我委琐地与你们
在魁伟的月桂树下擦肩而过。
那情景是一剂魔药——我一饮而尽;
一阵突然迸发的幸福抓住了我。
与我同行的女子们以为
我忧郁沉默和心不在焉。
时常我听不见她们:
我所听到的一切是我双耳的鼓动声;
我的心灵,我可怜的心爱,已经逃走。
这样看来这些都是我命中注定的。
我已打定主意,温柔的尤物,
去看你们,不过你们已经走掉——
(太快了只是在你们的半途中);
虽然我瞥见的景象使我兴奋得颤栗:
你们背上的衣服。



当我见到她的那一刻


像一阵突如其来的微风
在橡树叶上翻动
让我的心
颤抖



终 于

你已经来了
你来得真好
我等你等得憔悴。
现在你是我心中的火炬
爱的闪耀——
哦 保重保重再保重:
你回来了……
我们曾经分开



在中午

蟋蟀
从它的羽翼下
弹出它轻闪甜美的歌
如同神灵太阳把自己炽热的
溪流倾泻在世间



是什么

比七弦琴的曲调
更甜美
比金子更加金子一般
比天鹅丝绒更加柔软
比一枚蛋
更白?



欲睡的鸽子

头越来越昏
它们的翅膀收起
心变冷



生命流逝

月亮已经消失了
逝去的星辰
在夜的死寂中
时光继续向前
我独卧



美轮美奂的诗译!收藏。
级别: 总版主

77楼  发表于: 2012-11-01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回 76楼(三缘) 的帖子
谢谢三缘兄的持续关注!
级别: 总版主

78楼  发表于: 2012-11-27   主页: http://t.163.com/0772383818?f=blogme
夏天的河

每一个人就像夏天的
一条河:谁能感觉
这河水的三种层面?

哦,第一层是热的。
因为它直接面对太阳。
第二层是温暖的,为什么?
哦,因为它在这美丽水面的热度之下!可是
这河水的最后一层
会是怎样?

哦——
也许真正爱着的人们
才会知道。


层层深入,智慧又含蓄的早期好诗!
级别: 总版主

79楼  发表于: 2012-12-12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回 78楼(三缘) 的帖子
谢谢美评!
再附上此诗的英文:


Every one is like a river
In the summer: who could be feeling that
Three levels of the water of the river?

Oh, the first level is hot.
Because it is just facing the sun directly, and
The second level is warm, why?
Oh, because it is under the hot of the beautiful surface! But
How about the last level of the water
Of the riverbed?

Oh --
May the ones they are really loving
Know that.  
级别: 总版主

80楼  发表于: 2012-12-30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xinghuangtian
呵呵,仔细对比了一下老兄的汉语原文与英语翻译,确实是注意到了两种语言的区别的。好!!!
握!
级别: 总版主

81楼  发表于: 2012-12-30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回 80楼(雅克) 的帖子
谢谢还来看!新年好!
级别: 总版主

82楼  发表于: 2013-01-02   主页:
每时每刻
神秘的光芒
正不断地过来。

才看见,祝贺!早年已多好诗,不容易。文斌上
http://www.poemlife.com/index.php?mod=showcols&str=1339&zid=0&page=2
级别: 总版主

83楼  发表于: 2013-11-14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回 82楼(郑文斌) 的帖子
谢谢文斌!多多指点。
描述
快速回复

认证码: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