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精华帖子 春台文集 会员列表
主题 : 现在禁止呼吸:菲利普·雅科泰诗选
级别: 管理员

0楼  发表于: 2013-07-27   主页:

现在禁止呼吸:菲利普·雅科泰诗选

管理提醒: 本帖被 陈律 执行取消置顶操作(2013-10-06)
冷霜  译  

菲利普•雅科泰(Philippe Jaccottet),1925年生,原籍瑞士,二战后到法国,是法国当代著名诗人,从50年代至今一直偕妻隐居于法国东南部一小城,以翻译为生,是荷马、荷尔德林、里尔克、穆齐尔、翁加雷蒂等在法语世界中的重要译者。著有诗集《苍鹄》、《无知者》、《风》、《功课》及随笔集《具象缺席的风景》、《朝圣者的碗》等30余部。

他的诗,就我已经读到的,似乎倾力于书写昼夜更替之际光影变化的无穷奥妙,以及由此引起的对世界、对自我、对人类的沉思,或许可以说,他醉心于捕捉事物的黎明状态(他也的确有“黎明诗人”之称),而这种特别的关注,从他一些谈艺术的文字来看,也是帕斯卡尔以来一支隐现的心智传统的延伸。

而由于他诗的某种经验性的外表,他也是法国当代诗人中少有受到英语世界同行较多注意的一位,乃至给予美国当代大诗人W.S.默温以直接的影响。其诗在英语世界中较有名的一个译本是爱尔兰诗人Derek Mahon的英译诗选,这里选译的几首短诗就是从这个英译本转译的。



“六月的夜像一座死人的城……”

六月的夜像一座死人的城
那里风叹息,风自长途
来到我们床的庇护所。
它摇动一棵榛树,当你睡着
而我漂向一个梦的边缘;
于是我听见哭喊,时近,时远,
仿佛森林中瞬逝的光线
或地狱里摇曳的阴影。
(要说的太多了,那些哭喊
要说的太多了,你的双眼!)
那只是一只鸟,枭的嘶叫,
在这城市丛林的密集之地;
但我们的气味已是黎明中
腐烂的东西的气味;骨头
已经刺穿鲜活的皮肤
而群星在街的尽头隐没。



“作为这生命中一个陌生人……”

作为这生命中一个陌生人,我只
对你诉说,以陌生的句子,
因为你也许就是我寻觅的熟习的土地,
我的春天,我枝条间露湿的麦秸的巢,

我颤抖在初光里的水的涌溢,
我正在萌芽的黑甜;但此刻
当奋力的身体潜入它们的欣喜
带着爱的哭喊,一个孤独的少女低声呜咽

在寒冷的庭院。而你呢?你无法触及,
不曾在今夜前来面对这城。
独自躺在这里,用我浅易的言语

我想象你真实的嘴……哦欲熟的果实,
常春藤覆盖的花园,金色小路的深处,
我只对你诉说,我乌有的根。



意料之外

我不太关心魔鬼。
我工作,有时仰望,
晨光初现之前我看见月亮。

是什么映亮冬天?
当我在破晓前走出去
雪一望无际
草向它安静的问候躬身,
显出那些一个人已不再期望的事物。



黎明的月亮

透过更明澈的空气
窗内一枝烛焰
有泪水静静闪出微光,
当群山的睡眠中
蒸腾起一道金色水汽

保持你的平衡
在夏日的黎明,
一半是应许的灰烬,
一半是被忽视的珍珠



冬天的月亮

在走出去进入黑暗之前
带上这面镜子,一枝
冰冷的火焰死在其中:

一旦位于夜的心脏
你会发现,它映出的只是
一场羔羊的洗礼



“不用进入你就能捕捉到……”

不用进入你就能捕捉到
幽闭在冬天树林里
那独一无二的光:
没有篝火,
没有灯挂在枝杈间

只是黎明之爱
在树皮上播撒,
也许,这神圣的光
是斧刃豁然一闪



“正当夜的终了……”

正当夜的终了
风起
烛火熄灭

谁在那里守望
在第一片鸟群之前?
河水般清冷的风知道

一枝火焰,一滴翻转的泪:
一枚硬币,付与摆渡人



“我的眼睛正要记下……”

我的眼睛正要记下
一朵不可见的遗憾的玫瑰
恰时,一片鸟影
飘过湖面



“现在禁止呼吸……”

现在禁止呼吸。

正当拂晓的风
做了最糟的事
对最后的蜡烛。

在我们中间寂静如此巨大
我们能听见一颗彗星
在它的路上,奔向
我们女儿的女儿的夜。



      





不变,应万变。
级别: 总版主

1楼  发表于: 2013-07-28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也挂起。也需研究。
谢谢!
级别: 总版主

2楼  发表于: 2013-07-28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研究。受益。
描述
快速回复

认证码: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