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精华帖子 春台文集 会员列表
主题 : 罗莎·奥斯兰德:诗二十八首
级别: 总版主

0楼  发表于: 2013-08-03   主页:

罗莎·奥斯兰德:诗二十八首

罗莎·奥斯兰德:诗二十八首

杨植钧 译 


  罗莎·奥斯兰德(Rose Ausländer,1901-1988),德国女诗人,德国20世纪流亡文学的代表人物之一。在德语文学史上,奥斯兰德的名字经常和埃尔莎·拉斯克-许勒(Else Lasker-Schüler)、奈丽·萨克斯(Nelly Sachs)、希尔德·多敏(Hilde Domin)和保罗·策兰(Paul Celan)等名字一起出现,这既佐证了女作家的流亡者身份,也显示出她是和多敏等人同样优秀的作家。和其他几位声名卓著的流亡诗人相比,奥斯兰德一直默默无名而且长期没有得到关注,属于书写黑暗年代的被遗忘的作家之一。她曾在德国、奥地利、乌克兰、罗马尼亚、奥匈帝国和美国生活过,用英、德双语写作,是一位真正意义上颠沛流离的无国界作家。 
  罗莎·奥斯兰德原名罗莎丽·比亚特丽丝·鲁特·舍尔策,1901年5月11日出生于奥匈帝国境内布科维纳地区的切尔诺夫策(今属乌克兰)。奥斯兰德成长在一个较为自由开放但同时也坚守重大犹太教教条的忠于皇权的家庭,父亲西格蒙德·舍尔策尽管出身于以严格的阶级主义和神秘主义而著称的东欧犹太教家族,自身却是以崇尚自由主义而广为人知。 在切尔诺夫策修了两年的文学与哲学课程后,罗莎于1921年与朋友伊格南兹·奥斯兰德共同移民美国,并在美国成婚。1930年两人因感情破裂而离婚,罗莎保留了前夫的姓氏。1931年,她返回故乡,并在友人鼓励下开始文学创作。1934年,由于长期在国外,奥斯兰德的美国国籍被取消。1939年,纳粹德国的势力蔓延至布科维纳,奥斯兰德再度移民美国,7年后却为了照顾病危的母亲而再次返回家乡,并被苏联军方诬蔑为美国间谍,因此坐了4个月的牢。1941年,与德国结盟的罗马尼亚军队入侵了布科维纳,并大肆迫害和屠杀犹太人,奥斯兰德是这次厄运的幸存者。 
  1939年,奥斯兰德出版了第一部诗集《虹》(Der Regenbogen),评论界对该诗集赞赏有加,读者则反应冷淡。二战结束后奥斯兰德再度赴美,并于1957年结识了诗人保罗·策兰。在策兰的影响下,奥斯兰德放弃了早期诗歌中的表现主义风格,而转向写具有密释学风格的短诗。美国女诗人玛丽安·摩尔对她的影响很大。1965年发表的诗集《盲夏》(Blinder Sommer)是奥斯兰德诗歌创作的里程碑之一,奠定了她在德语诗坛的地位。在1939-1987年间,奥斯兰德发表了近30部诗集,其中不乏脍炙人口的佳作,并为广大读者所熟知。她也是多项德语文学奖的得主,如德国著名的女性文学奖——罗斯维塔奖(Roswitha-Preis)。 
  奥斯兰德善写短诗,而且在诗中几乎不使用标点,因此她的诗也可以被看成是高度精炼的箴言,用语言碎片来折射自己对家乡、爱情、语言、死亡、宗教的幽冥思考。她的诗歌语言直白、纯净、干脆、不事雕琢,日常对话一般娓娓道来,内里蕴含着一个失去国籍与固定身份的流亡者那种风雨飘零的苦涩、对语言的爱与信任、对生死的超脱。高度浓缩的意象,寓言式的画面与梦呓般的片语使其貌似简朴的诗歌具有了不简单的思想内涵,许多诗歌要反复阅读才能领会其深刻用意。如果说保罗·策兰用封闭、晦涩的意象来构建生存与放逐的谜语,那么罗莎·奥斯兰德就意在用开放、透明的意象来塑造自己的谜。揭示在她而言是一种隐藏,一种秘密的和解。 
  这里节选的诗分别译自奥斯兰德的《盲夏》(Blinder Sommer,1965)、《尘雾之雨里你名字的踪迹》(Im Aschenregen die Spur deines Namens,1976)、《母土》(Mutterland,1978)、《我听见夹竹桃的心跳》(Ich höre das Herz des Oleanders,1977-1979)、《你嗓音的暗影》(Deiner Stimmer Schatten,2007)五部诗集。
 


谁 

倘若我死去 
谁会记得我 

不是那些我曾喂养过的 
麻雀 
不是我窗前的 
白杨 
不是那北方的公园 
——我那绿色的邻居 

我的朋友 
会伤心片刻 
然后把我忘掉 

我将会 
在大地的躯体里安息 
它会将我改变 
把我遗忘 


盲夏 

玫瑰的红色散发着腐臭 
这是世间一个酸涩的夏 

浆果中装满了墨水 
羊羔的皮肤上褪下了羊皮纸 

覆盘子的火焰已经熄灭 
这是世间一个灰炱之夏 

人们眼帘低垂 
沿着生锈的玫瑰海岸徘徊 

他们在等待白鸽捎来的信 
来自世间一个陌生夏季的信 

那座用迂腐的金属砌成的桥 
只允许迈着军步的人通过 

燕子不再寻觅南方 
这是世间一个盲目的夏 


雨语 

雨的话语 
将我淹没 
我被雨点吮吸 
被冲进云雾里 
然后像雨一样落下 
落在张开的 
罂粟 
那猩红色的嘴里 


孤独 

成真了 
那个吉普赛女人的预言 
你的国家将会 
把你遗弃 
你会失去 
亲人与睡眠 
将会用 
抿住的双唇说话 
对着那些陌生的嘴唇 
爱与孤独 
会拥你入怀 


你依然在此 

你依然在此 
把你的恐惧 
扔向空中吧 

不久之后 
你的大限将至 
不久之后 
天空会 
在草下生长 
你的梦幻 
坠入虚无 

一如既往 
石竹花散发馨香 
鸫鸟唱着自己的歌 
你依旧可以去爱 
去寄赠词语 
你依然在此 

做你自己 
倾你所有 


我的呼吸 

在我那深沉的梦里 
世界哭泣着 
淌着鲜血 

我的眼眸里 
繁星在微笑 

如果人们 
带着多彩的问题来到我这 
我会回答 
去找苏格拉底吧 

往昔 
写就了我 
而我 
继承了未来 

我的呼吸有一个名字: 
现在 


显赫的贫瘠 

淌血的口中 
那些词汇 
君王般显赫,却无比贫瘠 

倒下的人 
我们将其扶起 
把泪幕 
盖在他们身上 

我们反抗 
那些旷野上的步兵 
他们无所不在 

渴念着家乡 

日常的死亡 
我们把它埋葬在这个词里: 
复活 


一起 

别忘了 
朋友 
我们要一起旅行 

攀登重重山峦 
采摘覆盘子 
让自己 
被四面的风托起 

别忘了 
这是我们 
共有的世界—— 
这个完整的 
啊这个被割裂的世界 

它让我们花一般盛开 
它也让我们步入灭亡 
这个分崩离析的 
被割裂的世界 
我们在其上一起旅行的世界 


盘旋 

又一个流年 
在树的内部长成年轮 
大树静静矗立 
没有察觉自己在和地球 
一起盘旋 

世间的造物 
没察觉自己在随大地盘旋 
也没察觉围绕自己盘旋的流年 
它们呼吸粗重 
正如那株大树 


幸福(之二) 

梦中的幸福 
开始抵抗我 
自从我渴望梦见它们 

我总是梦到 
那些晦暗的事物 

偶或会有一颗星 
挂在我梦境的天穹上 
只消一瞬间 
它便坠毁 
苍白地 
落在我的发丝里 


北方 

在北方的公园里 
白杨树笔直地 
一起保持 
单音节序列 

人们感觉异乡 
在生长 
长得高过了头颅 

喷泉的语言 
正在冬眠 
而且不是莱茵地区的式样 

这种对故乡的追寻 
不可救药 
拜访 
在门与它的转轴之间 
词语 
在喉咙里窒息 


冠冕 

生命 
正在扮演我的角色 
它赠予我 
一顶王冠 
为了这顶冠冕我购买了 
一个由话语组成的 
王国—— 
这些词语 
统治着我的呼吸 


时间的唇 

时间的唇 
亲吻 
你的双唇 

用转瞬即逝的词语 
用永不湮灭的话语 

它 
与你攀谈 


变形 

我的头发生长 
并从菩提树间穿过 

我用自己的蓝 
绘出星辰 

胸怀爱意 
我对世间万物以“你”相称 

万物 
均由同一元素构成 
它们轻声细语的 
身躯 

会把灵魂 
变成黑暗中的光 


眼泪 

它们会熄灭你体内 
熊熊燃烧的火焰 

令人震惊的时刻 
一声令下 
它们就顺着你脸颊上的道路 
向下滚落 

不受阻挡 

泪水从不事先 
征求你的允许 

可靠的咸涩的水滴 
藏身于你体内的大海 


林荫道 

我听见 
夹竹桃的心跳 
我穿过绿色的林荫道 
带着花朵与 
荆棘 
兜里揣着 
一束时光 


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 
白昼 
如何流逝 
流进虚无 
流进黑夜 
流进虚无 

我不知道 
日日夜夜 
何去何从 

从虚无中 
我创造了 
浮世 
运动 
与静默 


母土 

我的祖国已经死去 
他们将它埋葬 
在烈火里 

我现在活在 
我的母土里 
在词语里 


星体 

你看到 
苍穹中的那辆车 
在喷洒繁星的话语 

在这儿的大地上 
有着理智 
和细小的符号 

深渊与巅峰 

回忆过去 
也回忆未来 

还有我们的艺术家 
他们是大地上的星体 


发烧(之一) 

就这样洪水与恐惧涨涌 
生死攸关的时刻 
我们与诺亚角斗 
然而他却不想 
与上帝搏斗 
于是任由我们坠落 

水银的光束 
摩西在玻璃上叩击 
然后它把自己染成了紫红 

这是一个充满敌意的国度 
每一次呼吸都面临威胁 
在洪水与烈火的 
分界线上 
站着先知 
他的鬓胡间驻扎着云朵 

明天,他说 
谁若听见明天的声音 
谁就相信奇迹的来临 

它们昨天来过了——那些暗影 
黑色的鸦群 
在织就炽热床单的 
白雪上空 


告别 

你想着 
那匆匆流过的日子 
筋疲力尽地 
在由小时组成的河水中游曳 

黑夜 
想念着你 
从星星到星星 

酣睡中,你轻轻换气 
没有察觉 
自己已经作了告别 


天空 

他摘下了自己的面具 
黑夜的云幕 
禁止繁星 
注视 
它们的姐妹大地 

他梦到 
自己那无边的黑色 
在哀悼阳光 
他梦到大地上的人们 
他们做着一个关于他的蓝色的梦 

在密不透风的黑暗中 
他数着自己的房屋 
应该有七间 
然而不对 
它们的数目无穷无尽 

他仍在数着,无穷无尽 


和解 

又一个没有幽影的 
早晨 
彩虹在晨露中闪烁 
作为和解的印记 

你可以为四处盛放的玫瑰 
感到喜悦 
你可以任由自己在绿色的迷宫里 
迷失。然后在明晰的形象中 
把其找回 

你可以做个凡人 
天真烂漫 

清晨的梦向你讲述 
它的童话。你可以 
重新编排万物 
为其配色 
并且赞叹 
它们的美 

在这个清晨 
你,既是造物也是造物主 


我的财产 

这座陌生的城市 
是我的财产 

我听见 
啁啾的鸟儿 
看见 
手指繁多的树叶 
还有喷泉 
和玩耍的孩子 

我已在这儿生活了 
数千年的时光 
大地与不朽的天空 
轮流统治 
并且和时间 
紧紧相连 


布拉格 

我总是梦回布拉格 
期间总是发生意想不到的事 
急迫 疾病 战争 

卡夫卡站在 
城堡区*前面 
一个迷惘的天使 

在圣弗兰茨*跟前 
我发誓 
我无法击破 
那堵城墙 
魔法正在酣睡 

在那儿诗人们 
梦想奇迹 
并把它们伴着樱桃 
一起咽下 

布拉格 
在哀悼我的梦吗? 
我的梦 
在哀悼布拉格 

*城堡区(捷克语:Hradčany,德语:Hradschin)是捷克首都布拉格的一个区,环绕着著名的布拉格城堡。 
*在此指弗兰茨·卡夫卡(Franz Kafka)。
 


无一存留 

时光倏忽而逝 
一切依然如故 

却又面目全非 
如瓷器一般破碎 

你竭尽全力 
把碎片拼凑成 
原先的容器 
尔后你哭泣 
因为一切无济于事 


独自一人 

我独自生活 
并带着自己的歌 

我的问题 
没有穷尽 

天空回答 
是 
或否 

我不知道 
终点在哪里开始 
起点在哪里终结 


语言 

让我听命于你吧 
终其一生 
我都愿意在你的体内呼吸 

我渴望着你 
逐字逐句啜饮你 
我的源泉 

你狂怒的闪烁 
那是隆冬的词语 

如丁香一般温柔 
你在我体内盛开 
那是初春的词语 

我跟随你 
进入睡眠 
用单词拼出你的梦境 

我们理解对方的所有话语 
我们彼此相爱
级别: 总版主

1楼  发表于: 2013-08-03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拜读好诗。
谢谢楷兄贴来。
描述
快速回复

认证码: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