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精华帖子 春台文集 会员列表
主题 : 【张紫宸】专辑
级别: 一年级

100楼  发表于: 2010-11-27   主页:
山中  
  
山中有两块石头。一块上长着桃树。
小姑娘来到山中,开在另一块上。
用三个星期时间,她改变了
山雀和鹧鸪的飞行方向。
截断我眺望南山上炊烟的视线。  
  
2006年8月5日

经常可以看见紫宸诗歌里瞬闪而过的绚烂,如空中令人惊诧的闪电。在短短的几行诗里,有惊心动魄的安静,同时,又用山雀和鹧鸪,“炸”开了新的令人无望的空间。
从这首短诗,看见他与那些离世的,或在场的诗人,在意象里飞行的路线,是区别很大的。
有时我觉得,活着的人,写不出这种东西。这样的判断使我悲伤。
级别: 一年级

101楼  发表于: 2010-11-27   主页:
《山中》是一首不错的诗歌,部分同意子梵梅的看法,但我们还是回到他生活时候的场景,而不是死去的联想。紫宸经常把过程“悬”起来,他的短诗妙处也在这里。他在这首诗中写的内容似乎比较多,看起来有男女之情,也有某种山里山外的时空之感,更有对单纯生活的神往之情。一个“女子”改变了“山雀和鹧鸪的飞行方向”,说得真好,似乎就是这个女子让这坚硬的地方让偏远的山村重新获得光泽和飞翔。而“女子”在屈原那里就有了理想的化身的意思。因此,紫宸那里,幸福总是和理想相伴,他对世俗似乎有所拒绝。
级别: 一年级

102楼  发表于: 2010-11-27   主页:
回 90楼(陈律) 的帖子
我觉得这就是诗中最重要的地方。也是诗人应该内心关注的地方。
级别: 一年级

103楼  发表于: 2010-11-27   主页:
回 71楼(陈均) 的帖子
“……从追忆文章里,也能看到一个地方性的诗歌形态,和诗人的形象。”
莆田诗人常常放下世俗的活计,奔聚于某个安静僻壤的地方,热烈激越地探讨诗歌和阅读,或于星光下的天台彻夜谈诗,脸红耳赤地集中争论,这样的景象曾经让我羡慕和向往。据说,张紫宸更是经常骑车夜游于市镇、山岗、郊野,纵谈诗事和文学,此景象犹有诗歌盛世的幻觉。

级别: 一年级

104楼  发表于: 2010-11-27   主页:
回 101楼(陈言) 的帖子
紫宸强大的诗歌理想!!!
级别: 管理员

105楼  发表于: 2010-11-27   主页:
新生活

孩子们睡熟以后,她打开门,取出一片纸
贴在脸上。铁匠铺灰烬还在冒烟。所有器械
都从旧电影院里搬运一空。她吸口冷气,伸出舌头
朝空旷的四野大喊起来。

                                          2006年11月11日


     ——这首也很有意思。咋一看,此诗成立之处似乎在于构思了一个超现实幻觉。但其实构思一个荒诞的超现实场景并不稀奇。我觉得此诗的紧要处,是这个女人的幻觉是她“等孩子睡熟以后”才发生的。这就很有意味了。

不变,应万变。
级别: 一年级

106楼  发表于: 2010-11-27   主页:
子梵梅谈紫宸当年状态,让人感慨。
级别: 一年级

107楼  发表于: 2010-11-27   主页:
回 104楼(南木) 的帖子
我想起了紫宸在他的自我介绍中写道:“崇尚天才、自然与梦。。。。。诗作主题之一为表现朴素简洁的存在,不受约束的存在。”
级别: 一年级

108楼  发表于: 2010-11-27   主页:
紫宸的作品中常常有一种对现实的不信任,乃至耿耿于怀,以致有时看起来用力过猛之感,但这恰恰是因为他对黑暗的体察之深。他强调的是“摩罗力”,秉承鲁迅积极介入的精神,有时在介入无效时,他的荒诞和玩世不恭就尽显。
级别: 一年级

109楼  发表于: 2010-11-27   主页:
回 101楼(陈言) 的帖子
不能回避死亡对诗歌的干涉,这是命定,也是诗歌的命定,它确实冥冥中已经影响到作者的写作,并影响到后人的阅读。如果把他的“存在”隔离或讳莫如深,这不是诗歌的完整读法,也不是文学史的人学要义。
级别: 总版主

110楼  发表于: 2010-11-27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zhuomeihuifz
回 105楼(陈律) 的帖子
这也正是诗题《新生活》的意味,即便只发生在诗歌里。凡俗生命也变得生动,即便含有荒诞悲剧感
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余生。
级别: 一年级

111楼  发表于: 2010-11-27   主页:
死亡是不可避免,本来文学就是在探讨生与死。但是死亡不是全部,起码对紫宸来说,他当时还年轻,他拒绝死亡,他所谓笔下的“死亡”不过是在在无望中在无力反抗中用游戏人生的态度来表示他的玩世不恭,用颠倒生前和死后的状态来洞察荒诞的人世和无常的命运。
级别: 一年级

112楼  发表于: 2010-11-27   主页:
回 105楼(陈律) 的帖子

一首长诗应该具有小说的情节,引人入胜的功效。
1993.7.20

这是紫宸 在一张草稿纸写下的一句话。我觉得他的短诗也同样有着引人入胜的功效。
级别: 一年级

113楼  发表于: 2010-11-27   主页:
长诗在当下的写作中常常靠的就是小说般的情节,不过诗歌和小说或者说诗歌和散文体有别更重要在于它的语言,而且甚至一定程度上要拒绝情节,拒绝作为故事本身,诗歌可能重现的是一种状态,而非宏大的叙述。甚至苛刻起来,诗歌一定程度上和当下是有距离的,它奇怪地通过远离我们所见的“当下”来靠近“当下”,也就是诗歌是拒绝物质的。
级别: 一年级

114楼  发表于: 2010-11-27   主页:
不过我们的很多诗歌越来越走向自恋和物质化,它们奇怪地向黑暗投怀送抱。而真正的写作者似乎就是在垃圾堆中找到有用的材料,通过完成自己心灵的自传来完成对世界的观照。所以优秀的诗歌不在乎长短,而在乎它们的精神力量在哪里?
级别: 一年级

115楼  发表于: 2010-11-27   主页:
回 114楼(陈言) 的帖子
诗歌拒绝物质。
级别: 总版主

116楼  发表于: 2010-11-27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zhuomeihuifz
引用
引用第115楼陈言于2010-11-27 23:49发表的 :
不过我们的很多诗歌越来越走向自恋和物质化,它们奇怪地向黑暗投怀送抱。而真正的写作者似乎就是在垃圾堆中找到有用的材料,通过完成自己心灵的自传来完成对世界的观照。所以优秀的诗歌不在乎长短,而在乎它们的精神力量在哪里?


“优秀的诗歌不在乎长短,而在乎它们的精神力量在哪里?”~ 是这样的。
很感谢陈言的加入,让这个讨论份量加重,并留下一些很好的话题。
很希望明晚在这再见你:) 晚安~
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余生。
级别: 管理员

117楼  发表于: 2010-11-28   主页:
简单地说,《新生活》这首诗写了一种心理对比。即在孩子睡熟之前,她是位慈祥、安全的母亲。而在孩子睡熟之后,她发生了变异。并且这种变异并非是不可控的。恰恰相反,它可以被高度地控制。也就是只有在等孩子睡熟后,也就是不会对孩子造成伤害后才发生。以上是第一点。第二点则是,为何会发生这种变异?对孩子的爱与旷野的呼喊之间是否有某种关联?
不变,应万变。
级别: 总版主

118楼  发表于: 2010-11-28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zhuomeihuifz
引用
引用第116楼陈律于2010-11-27 23:54发表的 :
简单地说,《新生活》这首诗写了一种心理对比。即在孩子睡熟之前,她是位慈祥、安全的母亲。而在孩子睡熟之后,她发生了变异。并且这种变异并非是不可控的。恰恰相反,它可以被高度地控制。也就是只有在等孩子睡熟后,也就是不会对孩子造成伤害后才发生。以上是第一点。第二点则是,为何会发生这种变异?对孩子的爱与旷野的呼喊之间是否有某种关联?


关于第二点,我会根据自己的思维去臆断:是否所有的爱(包括在这里“对孩子的爱”)都需不停地从自然中吸取新的养分,“旷野的呼喊”让她的身心重新丰盈,爱不至于枯竭。
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余生。
级别: 管理员

119楼  发表于: 2010-11-28   主页:
回 119楼(卓美辉) 的帖子
嗯,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认识。即爱需要回归生命的本源。其实我觉得在当代,引入一种始终积极、正面的情感和心理力量是很重要的。或许这是唯一面对之道。

不变,应万变。
级别: 一年级

120楼  发表于: 2010-11-28   主页:
在整理紫宸的手稿当中发现下述这首诗,它写在《墓地》之前:



诗人之命

纯净的诗歌永难消灭
将我的心在一切时空中展示
另一世界的我的祖先  已在
时光的光圈中永逝不返
和我不同:他们赏花溅泪,望月伤情
觉得生命和天穹一样深不可测。

神秘的星空中我的忧郁的目光
仿佛晶莹的泪珠滴下,翻涌
驿动。一颗充满童真的心灵
就是整个宇宙的生命
一颗契合着时间和神话的心
只有在无数睡眠和失去的乐园中才得甦生

假于上苍存在而只渴求归达
我不能像那个化雪为帆的人,像所有
欢乐的天才,远离阴暗的都会和沉浮的川流
在逍遥城中高歌宴饮,安度
不管怎样的岁月,而只趋向未来
和冥冥中我的亲人交谈

冥冥中两个世界的亲人
期待就是绝望。我的苍白
辉映整个天国,在梦寐的歌中
形消魂散。而就在那时呵-----
当我走到黑暗的尽头
便再也无法见到光明。

即使死神降临,我也茫然不觉
有谁曾像我如此深沉的爱过
如此贫困而又纯洁的生活过
在浩浩的天宇之间,仿佛
一颗流落在外的星宿,日夕经受
风雨的鞭挞和人间的逐放。

未来的女神,我的爱与你生死相连
与大自然一体相承
只有在梦之园的天界里
才能重温凄丽而圣洁的情缘
只有在诗歌里  
才存在纯净的语言、爱和幻想。
1993.2.28


他“深沉地爱过”!爱使一切成了可能!
级别: 一年级

121楼  发表于: 2010-11-28   主页:
回 117楼(陈律) 的帖子
这首值得多谈,也是解读作者的一个奇谲的入口。
一个混乱的当世,一个空置的旷野,“熟睡的孩子们”的外面,整个场景冷气萧飒,却又翻卷着一个人热烈的无望。
这个女人,在这首诗里,非常奇异


——我从“不积极”的一面来读读。
[ 此帖被子梵梅在2010-11-28 00:56重新编辑 ]
级别: 一年级

122楼  发表于: 2010-11-28   主页:
回 120楼(南木) 的帖子
当时作者18岁,已露天机。
级别: 总版主

123楼  发表于: 2010-11-28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zhuomeihuifz
Re:回 117楼(陈律) 的帖子
引用
引用第121楼子梵梅于2010-11-28 00:41发表的 回 117楼(陈律) 的帖子 :
这首值得多谈,也是解读作者的一个奇谲的入口。
一个混乱的当世,一个空置的旷野,“熟睡的孩子们”的外面,整个场景冷气萧飒,却又翻卷着一个人热烈的无望。
这个女人,在这首诗里,非常奇异


.......


如此不同地去读一首诗才好。紫宸与它一道,不断有了新生。
--------------------------------------------------------------------------------------

同时要感谢今晚来参与及默默围观的每一位朋友们。
晚安!明天见~
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余生。
级别: 一年级

124楼  发表于: 2010-11-28   主页:
诗人的语词品质,取决于这个诗人的精神品质。从整体上来考察,紫宸的诗所呈示的迹象表明,他是一位具有相当的人格品质的诗人。这种品质似乎是一种生命中本身带有的与生俱来的东西,此类诗人若在诗艺上稍加修炼就可以达臻一个相当的高度。而这类诗人也很容易不自觉在诗歌中将自身命运中隐秘的部分轻易泄露。这就是所谓的天机或者谶语,说出来的就会变成现实。也许他的诗歌中还有一些预言的东西未被我们考察。
级别: 一年级

125楼  发表于: 2010-11-28   主页:
另外,心灵品质的高下,精神气度大小,不是诗歌技术、技巧可以解决的问题。对于诗歌我是认命的,一个人的本体内蕴起着根本的作用。生命里有的它终究都在那儿,没有的你就是挖空心思也是徒劳。当然,这里也有一个早慧,或者大气晚成的现象。从感觉上我把紫宸看成李贺在当代的显形,若有机缘的话,也许我会将紫宸同李贺做一个比较,寻找出一些早慧并早亡的诗人端倪。
级别: 总版主

126楼  发表于: 2010-11-28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zhuomeihuifz
引用
引用第125楼孙谦于2010-11-28 16:44发表的 :
另外,心灵品质的高下,精神气度大小,不是诗歌技术、技巧可以解决的问题。对于诗歌我是认命的,一个人的本体内蕴起着根本的作用。生命里有的它终究都在那儿,没有的你就是挖空心思也是徒劳。当然,这里也有一个早慧,或者大气晚成的现象。从感觉上我把紫宸看成李贺在当代的显形,若有机缘的话,也许我会将紫宸同李贺做一个比较,寻找出一些早慧并早亡的诗人端倪。


很期待早日读到孙兄就此的深论。谢谢参与~
你要的《张紫宸诗选》过几天会寄予。
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余生。
级别: 一年级

127楼  发表于: 2010-11-28   主页: http://blog.edu11.net/space.php?uid=17
默默来看。仔细看。
赵赵
级别: 一年级

128楼  发表于: 2010-11-28   主页:
欢迎大家从不同的角度来谈论紫宸的诗歌。
级别: 总版主

129楼  发表于: 2010-11-28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zhuomeihuifz
Re:回 119楼(卓美辉) 的帖子
引用
引用第119楼陈律于2010-11-28 00:08发表的 回 119楼(卓美辉) 的帖子 :
嗯,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认识。即爱需要回归生命的本源。其实我觉得在当代,引入一种始终积极、正面的情感和心理力量是很重要的。或许这是唯一面对之道。




这似乎也是律兄近期诗歌的一个重要主题。律兄可以谈谈自己与紫宸诗歌的交集点。
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余生。
级别: 管理员

130楼  发表于: 2010-11-28   主页:
平沙落雁

两只灰大雁落在白沙上。
神情爽朗,有些倦怠。
沙丘上硕大的花朵开得正盛,色彩鲜艳。
除了潮汐、太阳的引力,除了不相类的爱情
能够让它们扭转躯体,相互凝神谛视的
还有什么?

2006年8月3日


——这首诗写得也好的。确实,“除了潮汐、太阳的引力,除了不相类的爱情 /  能够让它们扭转躯体,相互凝神谛视的 / 还有什么?”应该说,这是一个非常纯粹的提问。它不是质疑,事实上似乎也不需要回答,就是提问本身。我觉得它有一种很轻微的忧伤。正是这种忧伤本身已回答了这个问题。我觉得这个问题非常接近于另一个问题: 我们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不变,应万变。
级别: 管理员

131楼  发表于: 2010-11-28   主页:
卓兄能否也简谈一下对紫宸诗作的印象。
不变,应万变。
级别: 一年级

132楼  发表于: 2010-11-28   主页:
感谢美辉一直在关注紫宸的诗歌并为紫宸诗歌的传播做出可敬的贡献。
级别: 一年级

133楼  发表于: 2010-11-28   主页:
因为大家的关注,我不断接近紫宸,或者在偏离紫宸,但总的来说在接近诗歌。
紫宸,已不仅是一个人和对他的怀念。也许,更是个体对某种人文理想的挽歌。
级别: 总版主

134楼  发表于: 2010-11-28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zhuomeihuifz
回 131楼(陈律) 的帖子
律兄知道我一向不善谈论诗歌。就我个人而言,一直希望能在这技术时代实现抒情诗的可能性。记得我刚到春台与你帖上交流时,说到“指望语言形式的可能性也会产生于逆行中”?可能这“逆行”便是纯粹抒情的 可能 。
我觉得在紫宸的某类型诗歌里,已部分实现了。这是我与他的交集点。当然他更宽阔丰富,走得更远。
重要的是他具备我缺乏的激烈,锐利与批判性,是我最赞赏的。                                                 
[ 此帖被卓美辉在2010-11-28 21:42重新编辑 ]
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余生。
级别: 一年级

135楼  发表于: 2010-11-28   主页:
重读紫宸的诗歌,往事历历在目。我乃至偏激地认为用命去“拼”诗歌的人,唯张一人了。他的“世俗身”和“诗歌身”,我几乎只看到他的“诗歌身”,他的务实求利的成分,何其少。
级别: 一年级

136楼  发表于: 2010-11-28   主页:
小谢说得真好。是“挽歌”,因为我们不断地沦陷于功利的生活,而不是精神的自在。
级别: 管理员

137楼  发表于: 2010-11-28   主页:
回 134楼(卓美辉) 的帖子
就我个人而言,一直希望能在这技术时代实现抒情诗的可能性。记得我刚到春台与你帖上交流时,说到“指望语言形式的可能性也会产生于逆行中”?可能这“逆行”便是纯粹抒情的 可能 。


——很赞同卓兄的这个观点。在资本和消费时代抒情确实是一种逆行。但正因为这种逆行的存在,反而证明了抒情的价值。
不变,应万变。
级别: 一年级

138楼  发表于: 2010-11-28   主页:
应该不是抒情和不抒情的问题,而是要抒什么情?
级别: 一年级

139楼  发表于: 2010-11-28   主页:
回 133楼(小谢) 的帖子
从近期整理的目前紫宸所留下来的所有文稿看,我觉得对紫宸来说,不应该是一种“挽歌”,而是一种实实在在的精神存在。
级别: 一年级

140楼  发表于: 2010-11-28   主页:

  在一个女人妖冶放荡的心中

在一个女人妖冶放荡的心中
她会疼爱:我
我灵魂,和孱弱的躯体。
她轻轻抚恤,用自己的方式
怜悯,慰藉;
一如轻轻打理业已下坠的乳房。
一个女人妖冶放荡的心中,这
这全是欲望——
被黑色的现世之火烤熟的一个番薯。  
  
再读这首诗歌,我觉得紫宸是清醒的,他深陷于妖冶女人的心脏,他是清醒而颓废的,进而是无言的悲哀。作为一个圣徒,他只能深陷滚滚红尘,接受欲望女人的怜悯和慰籍。他作为世界唯一的乳房,也已是黑色番薯.......
再联系他的《黑色的草莓》令人感叹紫宸对现实的把握何其清醒。
级别: 一年级

141楼  发表于: 2010-11-28   主页:
小谢和南木说的不同角度。都有意思。
级别: 总版主

142楼  发表于: 2010-11-28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zhuomeihuifz
回 133楼(小谢) 的帖子
欢迎小谢参与。冒昧问句,是否就是之前来过的慕朓?
记得你有篇《春日的夜晚》读感,可贴来共赏~
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余生。
级别: 一年级

143楼  发表于: 2010-11-28   主页:
回 137楼(陈律) 的帖子
任何一种写作方式其实都不是问题,问题是我们的写作究竟在面对着什么,是什么常常让我们不得不说,不得不抒情?我愿意把话题缩小到个体对真实的理解,准确的理解,离开个体简单的得失,这样的写作自然对我们自身提出更高的要求,而不是技术上的问题?
级别: 一年级

144楼  发表于: 2010-11-28   主页:
紫宸的作品中,我会认为是:激情造就意象的繁复;思辨推动情感的幻觉。并尽可能的在可见的生活中质疑,他是拒绝小我的。
级别: 一年级

145楼  发表于: 2010-11-28   主页:
回 144楼(黄披星) 的帖子
披星可以就此深入谈谈
级别: 一年级

146楼  发表于: 2010-11-28   主页:
回 142楼卓兄的帖子
我“慕朓”的忘记,只得再注册一个。《春日的夜晚》属于粗浅解读,这里还请各位方家,多解解张的诗歌吧。
级别: 管理员

147楼  发表于: 2010-11-28   主页:
回 143楼(陈言) 的帖子
嗯,其实,我并不愿意把对真的领悟与对诗歌技艺的追求对立起来。在我看来恰恰相反,这两者是相辅相成的。因为诗歌技艺的获得过程肯定是一个漫长、艰苦的劳动过程。此劳动至少是一种为了赢得美的劳动。而美与真是不可能对立的。至于对真的理解,就如同对技艺的领悟,也存在着一个艰苦认知的过程。我觉得一个好诗人必须具备在这两点上同时展开的能力,而不是顾此失彼。
不变,应万变。
级别: 一年级

148楼  发表于: 2010-11-28   主页:
回 143楼(陈言) 的帖子
问好美辉、陈律、木朵及其他各位楼主,感谢“春台”为紫宸的诗歌提供这样的讨论!
级别: 一年级

149楼  发表于: 2010-11-28   主页:
其实紫宸的意象繁杂是有来源的,因为他的阅读面广,对社会和艺术有积极地介入,一个人的雄心往往会直接促成他对诗歌内涵的深挖,于是他时常在不同时间中不同地域中不同文化中自由地出入,因为这一切都很好地成为他的内心宇宙。
级别: 一年级

150楼  发表于: 2010-11-28   主页:
回 146楼(陈律) 的帖子
艺术自然要从技艺上考验,但每次技艺的变化首先肯定是来自哪激动不安的灵魂,而不是不视现实的书斋生活。因为我们的内心究竟是什么?否则只是涂鸦,只是所谓的修饰。
级别: 一年级

151楼  发表于: 2010-11-28   主页:
不应该强化紫宸对死亡的意识;死亡对他而言也是不可预见的。他对生活的热爱到了极端;在我看来几乎是挥霍了。当年我们俩站在山脚下,他读他的《绝唱》,各自也是内心温情的,那不是极端;是内心的预言,但不绝望。
级别: 一年级

152楼  发表于: 2010-11-28   主页:
回 150楼(黄披星) 的帖子
同意披星的看法,读诗应该在文本上进行,要减少对事件兴趣。紫宸在我们身边曾经那么真实那么实在地生活过,他从不是以厌世者自居的,这恰恰是他可贵的地方,因为他的反抗是基于热爱基于生机勃勃的一生。
级别: 一年级

153楼  发表于: 2010-11-28   主页:
回 147楼(陈北) 的帖子
欢迎陈北。
级别: 一年级

154楼  发表于: 2010-11-28   主页:
我同意陈律的看法:“至于对真的理解,就如同对技艺的领悟,也存在着一个艰苦认知的过程。”
我想重要的不仅仅是要了解什么是真实,真实的真相是什么,更要强调诗人的个体(或主体)意识的觉醒、清醒、警醒。
级别: 一年级

155楼  发表于: 2010-11-28   主页:
回 140楼(小谢) 的帖子
而。屈原笔下的“香草美人”的意象到了紫宸笔下忽然转变成了“妖冶放荡”和日益衰败的“女人”,这种写作暗示其实紫宸是清醒地认识到的。
级别: 一年级

156楼  发表于: 2010-11-28   主页:
回 154楼(陈北) 的帖子
所谓的自觉意识,首先基于对真实的勇气,因为大多数人连这一点都没有跨过去,怎么谈清醒呢?我们读到多少诗歌不是在莫名其妙地抒情,莫名其妙地哲思?
级别: 总版主

157楼  发表于: 2010-11-28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zhuomeihuifz
Re:回 143楼(陈言) 的帖子
引用
引用第147楼陈律于2010-11-28 22:04发表的 回 143楼(陈言) 的帖子 :
嗯,其实,我并愿意把对真的领悟与对诗歌技艺的追求对立起来。在我看来恰恰相反,这两者是相辅相成的。因为诗歌技艺的获得过程肯定是一个漫长、艰苦的劳动过程。此劳动至少是一种为了赢得美的劳动。而美与真是不可能对立的。至于对真的理解,就如同对技艺的领悟,也存在着一个艰苦认知的过程。我觉得一个好诗人必须具备在这两点上同时展开的能力,而不是顾此失彼。

是会彼此转化促进的。我甚至时常难分开它们,我的认知能力(或该说方式,特点)较朦胧。
[ 此帖被卓美辉在2010-11-28 23:37重新编辑 ]
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余生。
级别: 总版主

158楼  发表于: 2010-11-28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zhuomeihuifz
欢迎黄披星,陈北来参与。
我觉得昨晚后面的讨论留下了不少好“话头”,你们可以看看再去深谈。
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余生。
级别: 一年级

159楼  发表于: 2010-11-28   主页:
回 154楼(陈北) 的帖子
另外真实不仅仅是真相,从这个角度上布罗茨基否定了当下所见的所谓现实,他认为那不是文学,而是物质。
级别: 一年级

160楼  发表于: 2010-11-28   主页:
   我不敢说我读懂了他的多数诗歌,但是他的人和诗在我的回想中都十分真实,也是热烈和真挚的。紫宸走到了他个人的极端,而在我看来,正是因为极端的爱恋,才使他的一切现在看来,如此珍贵。他的这种极端,就是对现实的反驳和嘲笑。
级别: 管理员

161楼  发表于: 2010-11-28   主页:
回 159楼(陈言) 的帖子
另外真实不仅仅是真相,从这个角度上布罗茨基否定了当下所见的所谓现实,他认为那不是文学,而是物质。

——这个说法很精彩的。只是我们所说的真相,肯定不是指物质或所谓的现实。
不变,应万变。
级别: 一年级

162楼  发表于: 2010-11-28   主页:
回 150楼(黄披星) 的帖子
是的。紫宸对生活充满了无限地爱。
级别: 总版主

163楼  发表于: 2010-11-28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zhuomeihuifz
引用
引用第138楼陈言于2010-11-28 21:42发表的 :
应该不是抒情和不抒情的问题,而是要抒什么情?



是这样的。“伪抒情”,特别是个人俗世欲望的改头换面,破碎情感语言游戏,更要警惕。
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余生。
级别: 一年级

164楼  发表于: 2010-11-28   主页:
回 159楼(陈言) 的帖子
真实必须建立在对真相了解和理解的基础上。布罗茨基所反映的就是他一直耿耿于怀的现实。
级别: 一年级

165楼  发表于: 2010-11-28   主页:
回 160楼(黄披星) 的帖子
嘲笑也许不太准确,他用的是黑色幽默。昆德拉说,体制怕的不是对抗,而是幽默,因为幽默刚好消解了它伪装出来的神圣。
级别: 一年级

166楼  发表于: 2010-11-28   主页:
回 163楼(卓美辉) 的帖子
同意美辉的看法。其实不仅仅是伪抒情,更是对他人的不关切,何谈情怀与诗意。
级别: 一年级

167楼  发表于: 2010-11-28   主页:
      紫宸的诗,在我看来,明显已成一家之言,而且他的诗和人互为一体的。这已经十分可贵。有时候我会觉得,过度的激情会损失敏感度;太多的思辨会降低语言本体指向。但是,很快他的作品已经在这些方面取得平衡。想来,那时的激辩也是历历在目。
级别: 一年级

168楼  发表于: 2010-11-28   主页:
回 162楼(南木) 的帖子
热爱。在紫宸那里是真实。
级别: 一年级

169楼  发表于: 2010-11-28   主页:
回 164楼(陈北) 的帖子
也许,布罗茨基去了美国后,他依然关注这种乌托邦境遇中的人们,不只是耿耿于怀,是揪心,是辗转,是对残暴有足够清醒的认识,在这个意义上他一直在呼吁重视茨维塔耶娃和曼德尔斯塔姆。
级别: 一年级

170楼  发表于: 2010-11-28   主页:
茨维塔耶娃和曼德尔斯塔姆在文化层面和介入日常上达到平衡。
级别: 一年级

171楼  发表于: 2010-11-28   主页:
回 167楼(黄披星) 的帖子
披星所云,他的诗和人互为一体,真准确。
级别: 管理员

172楼  发表于: 2010-11-28   主页:
回 173楼(陈北) 的帖子
我觉得在这个时代写作,反省是很重要的。
不变,应万变。
级别: 一年级

173楼  发表于: 2010-11-28   主页:
回 161楼(陈律) 的帖子
呵呵。也许我们说的都是一个问题。
级别: 一年级

174楼  发表于: 2010-11-28   主页:
紫宸性格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真诚,他对一切假、大、空的东西都十分警惕、拒绝,都进行了比较彻底的批判
级别: 一年级

175楼  发表于: 2010-11-28   主页:
回 173楼(陈北) 的帖子
他有一段时间专门谈到真诚。
级别: 一年级

176楼  发表于: 2010-11-28   主页:
回 172楼(陈律) 的帖子
同意,当反省元素进来的时候,我们的身份就尴尬了,而不是空洞的无知般的写作。
级别: 一年级

177楼  发表于: 2010-11-28   主页:
对死者的怀念,是因为我们活着,而且被注视。
级别: 一年级

178楼  发表于: 2010-11-28   主页:
回 177楼(黄披星) 的帖子
同时专注。
级别: 一年级

179楼  发表于: 2010-11-28   主页:
紫宸,我的好兄弟!

    ■一个日子带走了一位诗人
    
    一个日子带走了一位诗人,
    带上驰往高原的列车。
    他来不及谢绝,
    也来不及跟我们告别,
    而是顺手抛洒下一叠诗稿。
    那些纸片,穿着洁白的衣裳,
    在车窗外翻飞飘卷。
    
    我们一路捡拾,捡起
    他的指纹和脚印,
    捡起他夜间掉落的头发,
    一副透明的眼镜。
    捡起他的脊骨,
    捡起他被带上车前留下的
    恍惚迷惑的快乐。
    
    一个日子带走了一位诗人,
    带上驰往高原的列车,
    而把剩下的日子留给了我们。
    我们抬起头来,
    看见满天空旷的阳光
    正在一遍又一遍地捡拾
    我们所捡起的东西,以及,
    诗人所留下的
    我们却没有看见的东西。
    
    2008.9.12.紫宸,我的好兄弟!
级别: 一年级

180楼  发表于: 2010-11-28   主页:
回 179楼(林落木) 的帖子
欢迎落木。
级别: 总版主

181楼  发表于: 2010-11-28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zhuomeihuifz
回 130楼(陈律) 的帖子
“——这首诗写得也好的。确实,“除了潮汐、太阳的引力,除了不相类的爱情 /  能够让它们扭转躯体,相互凝神谛视的 / 还有什么?”应该说,这是一个非常纯粹的提问。它不是质疑,事实上似乎也不需要回答,就是提问本身。我觉得它有一种很轻微的忧伤。正是这种忧伤本身已回答了这个问题。我觉得这个问题非常接近于另一个问题: 我们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嗯。律兄敏锐。是否可以说,这类的完成得好的诗歌,不仅是能启发哲学式的问,甚至本身构成哲思路径。
大处去理解,也证明了诗歌自有不可替代性,不会消亡。

[ 此帖被卓美辉在2010-11-28 23:09重新编辑 ]
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余生。
级别: 一年级

182楼  发表于: 2010-11-28   主页:
回 172楼(陈律) 的帖子
紫宸说过“诗人应毫无矫饰地揭示出其天然或“虚幻”的存在本身,让读者于无意识的情况下共享这一自然的高级美感。”
我想这这就是真实。真诚。
级别: 一年级

183楼  发表于: 2010-11-28   主页:
回 177楼(黄披星) 的帖子
昨天我、老土、中荣和春海到山上走了一趟,就有这种感觉。
级别: 管理员

184楼  发表于: 2010-11-28   主页:
回 181楼(卓美辉) 的帖子
嗯,这么说吧,如果说哲学是一种质疑,那么诗肯定是高于质疑的。至少,诗除了质疑,也应该是一种回答。
不变,应万变。
级别: 一年级

185楼  发表于: 2010-11-28   主页:
回 184楼(陈律) 的帖子
可有意思的是在最高层面上诗和哲学是一致的。诗或者说文学不回答什么,但是它呈现的状态就是在回应。哲学用它的系统,诗用它的枝叶和日月循环中的生息。
级别: 一年级

186楼  发表于: 2010-11-28   主页:
回 183楼(陈北) 的帖子
前阵听中荣讲,原来旧县委的那个小屋被拆除了,我仿佛内心被针刺了。以前的那里是个多彩的世界。

快乐的小屋
-----与紫宸相关的片断

老式砖房结构  暗红的颜色
沉淀午后或午夜自由的言说
我们像一群自在的鱼儿
出出入入  一棵藤式绿色植物
在窗台上吸收欢笑 激动 争论
爱与朗诵  圆润的叶子是
丰满跳动的心  白墙上钉着
许多图钉  白纸糊在玻璃上
防止疑惑的目光  像拾破烂者
偷窥是否存有有价值的物什
发黄的旧书从四处收购而来
犹如另一堵高大的城墙
珍藏无数燃烧的火
思想的火焰沉  醉于诗篇的狂疯
惊醒躲身夹层楼板中的老鼠
我们饮啜瓶中的酒  诗句
流水般而至  美丽的女人
伟大的杰作  简易的床铺混淆
白昼与黑夜的域界  歌声有力
击穿喧嚣的尘世与虚假的面具
紫宸率先走入阴暗走廊
打开一方光亮的庄园
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坚强
101112,12:20
级别: 一年级

187楼  发表于: 2010-11-28   主页:
回 183楼(陈北) 的帖子
山中

1、

对于永生的话题,你又能知道多少?
想想看吧,我们有个朋友住在山中
假定是在石头房子里,白色的蜡烛照明了山上的路
但此刻,他关闭了你拜访的可能,此刻,你又能知道多少
关于山中,那雾霭环绕的日子,鸟群停止远行,丛林拾掇沉默
你又能知道多少?想想看吧,一边是增长,一边是减少
一个朝阳,一个朝阴,当日出与日落不再是常事
我们身体的某些地方因此而改变了纬度
这完整的缺憾,你又能知道多少?明天的地平线又会在哪里?

2、

不久,他从山中开了窗
花朵凋谢,但时令因此走到四月
因此会有另一种美扎根,另一种眺望
这个清晨,他把自己加入必死的行列
他把存在当作通往山上的路,那里蓝色的风鼓满了帆
溪流般汇入海洋,他汇入那透明的星辰,岁月的屋子
当你站在至高点,整个人生如同海上的房子漂浮在渔火里

3、

但从不悲观,这意味着日子重新回来
某个离去的人再次回到他身边
用另一种看不见的方式进入他可见的屋子
那人继续收拾庭院,撒下唠叨
仿佛从未隔离,从未话别
生前与生后不过是幻象的区分
几乎是在同一个地方枯萎的花再次绽放
倒下的树再次站立,并复原
像一觉醒来,山中的太阳在伸腰
我的朋友,想想看吧,事物依旧完整
你从未缺失,正如你从未获得
有的不过是安宁的时辰
有的不过是泰然的预言
且让它们一起穿上鞋子,登上你山中的眼帘

 090327凌晨
级别: 一年级

188楼  发表于: 2010-11-28   主页:
回 186楼(南木) 的帖子
那里有着怎样生机的日子呢
级别: 总版主

189楼  发表于: 2010-11-28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zhuomeihuifz
Re:回 181楼(卓美辉) 的帖子
引用
引用第184楼陈律于2010-11-28 23:08发表的 回 181楼(卓美辉) 的帖子 :
嗯,这么说吧,如果说哲学是一种质疑,那么诗肯定是高于质疑的。至少,诗除了质疑,也应该是一种回答。


更多的是在寻找答案的路上。即便一直在路上,诗人的品质与形象也应该会是独特的。
我觉得张紫宸就具备这个,他走得太快了呀。
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余生。
级别: 一年级

190楼  发表于: 2010-11-28   主页:
回 188楼(陈言) 的帖子
它提供了个爱的世界、诗歌的世界。
级别: 一年级

191楼  发表于: 2010-11-28   主页:
回 189楼(卓美辉) 的帖子
对当下的现实,紫宸的认识是很清醒的,他的回应也是很坚决的,体现在诗歌中则是一种强大的力量和冲击。可对形而上的东西,紫宸也一直在探求,在摸索,他研究东西方哲学特别是东方智慧,尤其是佛学(他自以为出路就在其中)——因为求而不得,因为在路上,也使他时常陷入迷惘
级别: 管理员

192楼  发表于: 2010-11-28   主页:
说真的,我觉得紫宸有诸位这样的兄弟应该很幸福。
不变,应万变。
级别: 一年级

193楼  发表于: 2010-11-28   主页:
Re:回 189楼(卓美辉) 的帖子
引用
引用第191楼陈北于2010-11-28 23:43发表的 回 189楼(卓美辉) 的帖子 :
对当下的现实,紫宸的认识是很清醒的,他的回应也是很坚决的,体现在诗歌中则是一种强大的力量和冲击。可对形而上的东西,紫宸也一直在探求,在摸索,他研究东西方哲学特别是东方智慧,尤其是佛学(他自以为出路就在其中)——因为求而不得,因为在路上,也使他时常陷入迷惘

他不断内省,以构建自己的诗歌哲学世界。是“为艺术而负痛和负痛的艺术形成的过程!”
级别: 总版主

194楼  发表于: 2010-11-29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zhuomeihuifz
该为紫宸欣慰。
很高兴今晚黄披星,陈北,林落木也来参与,加上先前的陈言,南木,小谢。似乎我们都没见过?(包括很遗憾未在紫宸生前与其相识)。但重要的是大家已相识在诗歌里。 也由于早年与南日岛杨雪帆的诗缘,等等。。。我们早已是诗歌兄弟了。
很希望你们继续来交流。谈紫宸,也谈与文学,与精神理想有关的一切。
更期待日后在这也读到你们的作品。
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余生。
级别: 管理员

195楼  发表于: 2010-11-30   主页:
又看了一遍,这个访谈的品质还是很好的,见解和人情味都有。
不变,应万变。
级别: 一年级

196楼  发表于: 2010-11-30   主页:
莆田诗人是一群精于阅读和思考、安静低调的诗人,他们延续着古时的风雅习俗,常常聚集在一起,畅谈写作与阅读到晨星稀落还不舍离去。这次网谈可见一斑。
陈律说的是,见解和人情味都有,这也是莆田诗人的特征。
级别: 管理员

197楼  发表于: 2010-12-01   主页:
一百年过去了。当初的爱情
现在依然鲜艳如初。
不变,应万变。
级别: 管理员

198楼  发表于: 2010-12-03   主页:
畅饮金牛山的冰淇淋
整个夏夜浸泡在海水中洗濯
姑娘们多像吉普赛女郎
黑玻璃球饱含麋鹿的热情
风沙从山上匿迹,这是
星辰闪烁的时辰

——写得纯澈、热烈。
不变,应万变。
级别: 一年级

199楼  发表于: 2011-04-24   主页:
惭愧,我对这个诗人关注的不够,可能只是在诗生活网上读到过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