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精华帖子 春台文集 会员列表
主题 : 索福克勒斯:《安提戈涅》
级别: 管理员

0楼  发表于: 2014-07-14   主页:

索福克勒斯:《安提戈涅》

管理提醒: 本帖被 陈律 执行置顶操作(2014-07-14)
罗念生 《古希腊罗马文学作品选》, 1988年12月第1版, 第79页


安提戈涅


人 物

安提戈涅——俄狄浦斯的长女。

伊斯墨涅——俄狄浦斯的次女。

歌队——由忒拜城长老十五人组成。

克瑞翁———忒拜城的国王.安提戈涅和伊斯墨涅的舅父。

守兵

仆人数人———克瑞翁的仆人。

海蒙——克瑞翁的儿子,安提戈涅的未婚夫。

忒瑞西阿斯——忒拜城的先知.

童子——忒瑞西阿斯的领路人。

报信人

欧律狄刻——克瑞翁的妻子。

侍女数人——欧律狄刻的少女

80页

开 场 [1]

安提戈涅和伊斯墨涅自宫中上。

安提戈涅 啊,伊斯墨涅,我的亲妹妹,你看俄狄浦斯传下来的诅咒中所包含的灾难②,还有哪一件宙斯没有在我们活着的时候使它实现?在我们的苦难中,没有一种痛苦、灾祸、羞耻和侮辱我没有亲眼见过。 听说我们的将军[3]刚才向全城的人颁布了一道命令。是什么命令?你听见没有?你是不是不知道敌人应受的灾难正落到我们的朋友们身上[4]?

伊斯墨涅 安提戈涅 自从两个哥哥同一天死在彼此手中,我们姐妹俩失去了骨肉以后,我还没有听见什么关于我们的

[1]神示说忒拜城国王拉伊俄斯会死在自己儿子手中。他后来生了俄蒂普斯,就叫一个牧羊人把婴儿扔在山上。这孩子却被波吕波斯收养作太子。俄蒂普斯成人後,因为有人骂他是养子,他便跑去向阿波罗求问。阿波罗没有回答他的父母是谁,只说他会杀父娶母。他听见了这话,不敢回家。便向忒拜走去。在路上同一个老年人因为争路而起口角。他竟把那人打死了。哪知道那人即是他的父亲。他到了忒拜城,制服了一个人面狮身的女妖,忒拜人因此立他为王。把王后也嫁给了他。那王后就是他的母亲。他生下了二男二女,终于发现他杀了父亲,娶了母亲。因此自己刺瞎双眼。俄蒂普斯退位后,因为两个王子,厄忒俄克勒斯和波吕涅刻斯尚在幼年,政事由克瑞翁摄行,后来两个王子长大,因为争夺王位,互相残杀而死。

[2] 俄蒂普斯的父亲拉伊俄斯曾经拐走珀洛普斯的儿子克律西波斯,那孩子一离家就自杀了。珀罗普斯因此诅咒拉伊俄斯没有好报。后来拉伊俄斯果然被自己的儿子俄蒂普斯杀死了。俄蒂普斯是个杀人犯,凡是他用过的器皿都得毁掉;因为古代人相信,杀人犯用过的东西是不洁净的。据说宫中的人不让他用金银器皿,另换铁制器皿给他用。他后来在疯狂中忘记了这习惯,认为是他儿子厄忒俄克勒斯和波吕涅刻斯虐待他。因此诅咒他们日后会用“铁器”(指兵器)来瓜分产业,双方都得到一块等量的土地。后来这两兄弟果然自相残杀而死。由那残杀而引起的灾难便是波吕涅刻斯的尸首不得埋葬。

[3] 将军指克瑞翁,他曾经率领军队追击阿耳戈斯人,这时他刚回来。

[4] 意指克瑞翁禁止任何人埋葬敌人的尸首,并用这种对付敌人的禁令对付波吕涅刻斯。

81页

朋友们的消息,不论是好是坏,自从昨夜阿耳戈斯军队退走以后,我还不知道白己的命运是好转还是恶化呢。

安提戈涅 我很清楚,因此把你叫到院门外面,讲给你一个人听。

伊斯墨涅 什么?看来是有什么坏消息使你感到苦恼。

安提戈涅 克瑞翁不是认为我们的一个哥哥应当享受葬礼。另一个不向当享受吗?据说他已经按照公道和习惯把厄忒俄克勒斯埋葬了,使他受到下界鬼魂的尊敬[1]、 我还听说克 瑞翁已经向全体市民宣布,不许人埋葬或哀悼那不幸的死者波吕涅刻斯.使他得不到眼泪和坟墓。他的尸体披猛禽望见的时候,那是块多么美妙的贮藏品,吃起来多么痛快啊! 听说这就是高贵的克瑞翁针对你和我一一特别是针对我——宣布的命令,他就要到这里来。向那些还不知道的人明白宣布。事情非同小可,谁要是违反禁令,谁就会在大街上被群众用石头砸死。你现在知道了这消息,立刻就得表示你不愧为一个出身高贵的人,要不然,就表示你是个贱人吧。

伊斯墨涅 不幸的姐姐,那么有什么结要我帮着系上,还是解开呢

安提戈涅 你愿不愿意同我合作,帮助我作这件事? 你考虑考虑吧。

伊斯墨涅 冒什么危险?你是什么意思?

安提戈涅 你愿不愿意帮助我用双手把尸首抬起来?

伊斯墨涅 全城的人都不许埋他,你倒要埋他吗?

[1] 古希腊人把埋葬死者视为神圣的义务,死者得不到埋葬,便不能读过冥间,前往冥土。

82页

安提戈涅 我要对哥哥尽我的义务,也是替你尽你的义务,如果你不想尽的话;我不愿意人们看见我背弃他。

伊斯墨涅 你是这样大胆吗,在克端翁颁布禁令以后?

安提戈涅 他没有权利阻止我同我的亲人接近。

伊斯墨涅 哎呀!姐姐啊,你想想我们的父亲死得多么不光荣,多么可伯。他发现自己的罪过,亲手刺瞎了眼睛,他的母亲和妻子一一两个名称是一个人——也上吊了;最后我们两个哥哥在同一天自相残杀,不幸的人呀,彼此动手,造成了共同的命运。现在只剩下我俩了,你想想,如果我们触犯法律,反抗国王的命令或权力,就会死得更凄惨。首先,我们得记住我们生来是女人,斗不过男子, 其次,我们处在强者的控制下,只好服从这道命令,甚至更严厉的命令。因此我祈求下界鬼神原谅我,既然受压迫,我只好服从当权的人,不量力是不聪明的。

安提戈涅 我再也不求尔了,即使你以后愿意帮忙,我也不欢迎。你打算作什么人就作什么人吧,我却要埋葬哥哥。即使为此而死,也是件光荣的事。我遵守神圣的天条而犯 罪①,倒可以同他的在一起,亲爱的人陪伴着亲爱的人,我将永久日得地下鬼魂的欢心,胜似讨凡人欢喜,因为我将永久躺在那里。至于你,只要你愿意,你就藐视天神所重视的天条吧。

伊斯墨涅 我并不藐视天条,只是没有力量和城邦对抗。

安提戈涅 你可以这样推托,我现在要去为我最亲爱的哥哥起个坟墓。个坟墓。

伊斯墨涅 哎呀,不幸的人啊,我真为你担忧!

① 古希腊人认为在人间的法律之上还有天条,例如必须埋葬死者,安提戈涅为了遵守这天条,宁肯因违反克瑞翁的禁令而获罪。

83页

安提戈涅 不必为我担心,好好安排你自己的命运吧。

伊斯墨涅 无论如何.你得严守秘密,别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我自己也会保守秘密。

安提戈涅 顷尽管告发吧!你要是保持缄默,不向大众宣布,我就更加恨你。

伊斯墨涅 你是热心去作一件寒心的事。

安提戈涅 可是我知道我可以讨好我最应当讨好的人。

伊斯墨涅 只要你办得到,但你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安提戈涅 我要到力量耗尽时才住手。

伊斯墨涅 不可能的事不应当去尝试。

安提戈涅 你这样说,我会恨你,死者也会恨你,真是活该。让我和我的愚蠢担当这可伯的风险吧,充其量是光荣地死。

伊斯墨涅 你要去就去吧,你可以相信,你这一去虽是愚蠢,你的亲人却认为你是可爱的。

安提戈涅自观众左方下,伊斯墨涅进宫。

第 一 场

克瑞翁自宫中上

克瑞翁 长老们,我们城邦这只船经过多少波浪颠簸,又由众神使它平安地稳定下来,因此我派使者把你们召来,你们是我从市民中选出来的.我知道得很清楚.你们永远尊重拉伊俄斯的王权。此外,在俄狄浦斯执政时期和他死后.你们始终坏着坚贞的心效忠于他们的后人。既然两个王子同一天死于相互造成的命运一一彼此残杀.沾染着弟兄的血——我现在就接受了这王位,掌握着所有的权力,因为我是死者的至亲。

84页

一个人若是没有执过改,立过法.没有受过这种考验,我们就无法知道他的品德、魄力和智慧。任何一个掌握着全邦大权的人,倘若不坚持最好的政策,由于有所畏惧,把自己的嘴闭起来。我就认为他是最卑鄙不过的入。如果有人把他的朋友放在祖国之上,这种人我瞧不起。至于我自己,请无所不见的宙斯作证,要是我看见任何祸害一—一不是安乐——逼近了人民,我一定发出警告。我决不把城邦的敌人当作自己的朋友,我知道唯有城邦才能保证我们的安全,要等我们在这只船上平稳航行的时候,才有可能结交朋友。

我要遵守这样的原则,使城邦繁荣幸福。我已经向人民宣布了一道合乎这原则的命令,这命令和俄狄普斯两个儿子有关系:厄忒俄克勒斯作战十分英勇,为城邦牺牲性命,我们要把他埋送坟墓,在上面供献每一种随着最英勇的死者到下界的祭品;至于他弟弟,我是说波吕涅刻斯,他是个流亡者,回国来.想要放火把他祖先的都城和本族的神殿烧个精光,想要喝他族人的血,使剩下的人成为奴隶,这家伙,我已向全体市民宣布,不许人埋葬,也不许人哀悼, 比他的尸体暴露,给鸟和狗吞食,让大家看见他被作践得血肉模糊!

这就是我的魄力。在我的政令之下,坏人不会比正直的人更受人尊敬,但是任何一个对城邦怀好意的人,不论生前死后,都同样受到我的曾敬。

歌队长 啊,克瑞翁,墨诺叩斯的儿子,这样对待城邦的敌人和朋友是很合乎你的意思的。你有权力用任何法令来约束死者和我们这些活着的人。

克瑞翁 那么你们就监督这道命令的执行。

85页

歌队长 请把责任交给比我们年轻的人。

克瑞翁 看守尸首的人已经派好了。

歌队长 你还有什么别的吩咐?

克瑞翁 你们不得袒护抗命的人。

歌队长 谁也没有这样愚蠢.自寻死路,

克瑞翁 那就是惩罚。但是,常有人为了贪图利益,弄得性命难保。

守兵自观众左方上。

守兵 啊,主上,我不能说我是用轻捷的脚步,跑得连气都喘不过来,因为我的忧虑曾经多少次叫我停下来,转身往回走, 我心里发出声音,同我谈了许多活,它说:“你真是个 可怜的傻瓜,为什么到那里去受罪?你真是胆大,又停下来了么?倘若克瑞翁从别入那里知道了这件事, 你怎能不受惩罚”我反复思量, 这样懒懒地,慢慢地走, 一段短路就变长了。最后,我决定到你这里来,尽管我的消息没有什么内容,我还是要讲出来。因为我抱着这样一个希望跑来,那就是除了命中注定的遭遇而外,我不至于受到别的惩罚。

克瑞翁 什么事使你这样丧气?

守兵 首先,我要向你谈谈我自己,事情不是我作的,我也没有看见作这件事的人,这样受到惩罚,未免太冤枉。

克瑞翁 你既瞄得很准 对于攻击又会四面提防,显然,你有奇怪的消息要报告。

守兵 是的,一个人带君可怕的消息,心思就害伯。

克瑞翁 还不快把你的话说出来,然后马上给我族开!

守兵 那我就告诉你,那尸首刚才有人埋了。他把干沙撒在尸体上.举行了应有的仪式就跑了。

86页

克瑞翁 你说什么?哪一个汉子敢做这件事?

守兵 我不知道,那地点没有被鹤嘴锄挖掘,泥土也没有被双齿铲翻起来.土地又干又硬 没有破绽没有被车轮滚过 作这件事的人没有留下一点痕迹。当第一个值日班的看守人捐结我们看的时候,大家又称奇, 又叫苦,尸体已经盖上了不是埋下了,而是像被一个避污染的人撒上了一层很细的沙子[1]。也没有野兽或狗子咬过他,看不出什么痕迹来。

我们随即互相埋怨 守兵质问守兵,我们几乎打起来、也没有人来阻拦。每个人都像是罪犯,可是谁也没有被判明有罪,大家都说不知道这件事。我们准备手举红铁.身穿火焰.凭天神起誓,我们没有作过这件事.也没有参预过这计划和行动。这样追问下去也是枉然、最后.有人提出一个建议,大家才战战兢兢地点头同意了,因为我们不知道怎么反驳他,也不知道照他的话去作是否会走运。他说这件事非告诉你不可,隐瞒不得,大家同意之后,命运罚我这不幸的人中了这个好签。所以我来了,既不愿意 也不受欢迎,这个我很明白.因为谁也不喜欢报告坏消息的人。

歌队长 啊,主上,我考虑了很久,这件事莫非是天神作出来的?

克瑞翁 趁你的话还没有叫我十分冒火,赶快住嘴吧,免得我发现你又老又糊涂。你这话叫我难以容忍,说什么天神照应这尸首,是不是天神把他当作恩人特别看重他把他

[1] 古希腊人经过尸首的时候,须撒一点沙子在死者身上,以避免污染。

87页

掩盖起来?他本是回来烧毁他们的有石柱环绕的神殿、祭器和他门的土地的,他本是回来破环法律的。你几时看见过天神重视坏人?没有那回事。这城里早就有人对我口出怨言,不能忍受这禁令.偷偷地摇头,不肯老老实实引颈受?,服从我的权力。

我看得很清楚,这些人是被他们出钱收买来干这勾当的。人间再没有像金钱这样坏的东曲到处流通,这东西可以使城邦毁灭,使人被赶出家乡,把善良的人教坏,使他们走上邪路, 作些可耻的事,甚至叫人为非作歹,干出种种罪行。

那些被人收买来干这勾当的人迟早要受惩罚。(向守兵)既然我依然祟奉宙斯,你就要好好注意一一我凭宙斯发誓告诉你一——如果你们找不着那亲手埋葬的人 , 不把他 送到我面前,你们死还不够.我还要先把你们活活吊起来,要你们招供称们的罪行,叫你们知道什么利益是应当行的日后好去争取。叫你们懂得事事唯利是图 是不行的。你会发现不义之财使多数人受害,少数人享福。

守兵 你让我再说两句,还是让我就这样走开?

克瑞翁 难道你还不知道你现在说的话都在刺痛我吗?

守兵 刚伤了你的耳朵.还是你的心?

克瑞翁 为什么要弄清楚我的痛苦在什么地方?

守兵 伤了你心的是罪犯.伤了你耳朵的是我。

克端翁 呸! 显然.你天生是个多嘴的人。

守兵 也许是,但是我决不是作这件事的人。

克瑞翁 你不但是,而且为了金钱出卖自己的灵魂。

守兵 唉!一个人怀疑而又怀疑错了 太可怕了。

克瑞翁 你尽管巧妙地谈论“怀疑”.你若是不把那些罪犯给我

88页

找出来,你就得承认肮脏的钱会惹涡。

克瑞翁进宫。

守兵 最好是找得到啊!不管捉得到捉不到一—那要命运来决定——反正你以后不会看见我再到这里来[1].这次出乎我的希望和意料之外居然平安无事我得深深感谢神明。

《安提戈涅》续二 <网址>

[ 回复本贴 ] [ 跟从标题 ] [ 关闭本窗口 ] [首页] 本贴内容为转载作品,版权为原转载处所有,内容观点不代表乐趣园立场。

第 四 场

安提戈涅由二仆人自宫中押上场。

安提戈涅 (哀歌第一曲首节)啊,祖国的市民们,请看我踏上这最后的路程,这是我最后一次看看阳光,今后再也看不见了,那使众生安息的冥王把我活生生带到冥河边上,我还没有享受过迎亲歌,也没有人为我唱过洞房歌,就这样嫁给冥河之神。 (本节完)

歌队长 不,你这样去到死者的地下是很光荣,很受人称赞的。那使人消瘦的疾病没有伤害你,刀创的杀戮也没有轮到你身上,这人间就只有你一个人由尔自己作主, 活着到冥间。

安提戈涅 (第一曲次节)可是我曾听说坦塔罗斯的女儿,那

[1] 指北郊平原上的石窟,那是王室预先掘就的坟墓。

[2] 克瑞翁曾宣布要把罪犯用石头砸死,后来他要把安提戈涅立刻杀死,这时候也觉得不能把一个亲属杀死,只好改变方法,把她饿死。同时又给她少许食物。表示罪犯的死不是人为的,而是天然的。氏族社会的人认为若杀死亲属,便会引起神的愤怒。若是安提戈涅是天然饿死的,忒拜城便不会有灾祸。在这种惩罚下,被囚禁的人往往自杀。那也可以使城邦避免杀人的污染。

100页

弗利甚亚客人.在西皮罗斯岭上也死得很凄惨[1],那石头像缠绕的常春藤似的把她包围,雨和雪,象人们所说的,不断地落到她消瘦的身上。泪珠从她泪汪汪的眼里滴下来,打湿了她的胸脯。天神这次催我入睡,这情形和她的相似。 (本节完)

歌队长 但是他是神,是神所生,我们却是人,是人所生。好在你死后,人们会说你生前和死时都与天神同命,那也是莫大的光荣!

安提戈涅 (第二曲首节)哎呀,你是在讥笑我!凭我祖先的神明,请你告诉我,你为什么不等我不在了再说,却要趁我还活着的时候控苦我?城邦呀,城邦里富贵的人呀,狄耳刻水泉呀,有美好战车的忒拜的圣林呀,请你们证明我没有明友哀悼,证明我受了什么法律处分,去到那石牢, 我的奇怪的坟墓里。哎呀,我既不是住在人世,也不是住在冥间,既不是同活人在一起,也不是同死者在一起。(本节完)

歌队长 孩儿呀,你到了鲁莽的极端,猛撞着法律的最高宝座,倒在地上,这样赎你祖先传下来的罪孽。

安提戈涅 (第二曲次节)你使我多么愁苦,你唤醒了我为我父亲,为我们这些闻名的拉布达喀代的厄运而时常发出的悲叹。我母亲的婚姻所引起的灾难呀!我那不幸的母亲和她亲生儿子的结合呀!我的父亲呀!我这不幸的人是什

① 塔坦罗斯是弗利基亚西皮罗斯凵中的国王。弗利基亚在小亚细亚。“女儿”指尼俄柏。是忒拜国王安菲翁之妻,因为是外国人,故被称为“客人”。她大概生了14个儿女。她曾经向那只生了两个女儿的勒托表示骄傲,说自己生育得更多。勒托便仍自己的儿子阿波罗和女儿阿尔忒弥斯把尼俄柏的儿女全部射死。尼俄柏最后变成石头。歌队曾说只有安提戈涅才遭受这样苦的命运。安提戈涅因此提起尼俄柏,说那位女神也遭受过同样的命运。

101页

么样的父母生的呀!我如今被人诅咒,还没有结婚就到他们那里居住。哥哥呀,你的婚姻也很不幸①.你这一死害死了你的还活着的抹抹。 (本节完)歌队长 度敬的行为虽然算是虔敬,但是权力,在当权的人看来,是不容冒犯的。这是你倔强的性格害了你。

安提戈涅 (末节)没有哀乐,没有朋友,没有婚歌,我将不幸地定上眼前的道路。我再也看不见太阳的神圣光辉,我的命运没有人哀悼,也没有朋友怜惜。

克瑞翁谐众仆人自宫中上。

克瑞翁 (向众仆人)如果哭哭唱唱有什么好处,一个人临死前决不会停止他的悲叹和歌声——难道你们连这个都不知道?还不快快把她带走?你们按照我的吩咐把她关在那拱 形坟墓里之后,随便她去死,或者在那样的家里过坟墓生活。不管怎么样,我们在这女子的事情上是没有罪的。总之,她在世上居住的权利是被剥夺了。

安提戈涅 坟墓呀,新房呀,那将永久关住我的石窟呀!我就要到那里去找我的亲人,他们许多人早巳死了,被冥后接到死人那里去了,我是最后一个,命运也最悲惨,在我的 寿命未尽之前就要下去。很希望我这次前去,受我父亲欢迎,母亲呀,受你欢迎,哥哥呀,也受你欢迎。你们死后,我曾亲手结你们净洗装扮,在你们坟前奠下酒水。波吕涅刻斯呀,只因为埋葬尔的尸首,我现在受到这样的惩罚。

可是在聪明人看来我这样尊敬你是很对的。如果是我自己的孩子死了,或者我的丈夫死了,尸首腐烂了,我

[1]“哥哥”指波吕涅刻斯,他娶了阿德剌斯托斯的女儿阿耳革亚,借岳父的力量回来攻打祖国。

102页

也不至于和城邦对抗,作这件事。我根据什么原则这样说呢?丈夫死了,我可以再找一个;孩子丢了,我可以靠别的男人再生一个;但如今,我的父母已埋葬在地下,再也 不能有一个弟弟生出来。我就是根据这个原则向你致敬礼。可是,哥哥呀,克瑞翁却认为我犯了罪,胆敢作出可伯的事。他现在捉住我,要把我带走,我还没有听过婚歌,没有上过新床,没有享受过婚姻的幸福和养育儿女的快乐,我这样孤孤单单,无亲无友,多么不幸呀,人还活着就到死者的石窟中去。

我究竟犯了哪一条神律呢……我这不幸的人为什么要仰仗神明?为什么要求神保佑,既然我这虔敬的行为得到了不虔敬之名?即使在神们看来,这死罪是应得的,我也要死后才认罪,如果他们是有罪的,愿他们所吃的苦头,恰等于他们加在我身上的不公正的惩罚。

歌队长 那同一个风暴依然在她心里呼啸。

克瑞翁 那些押送她的人作事太缓慢,他们要后悔的。

安提戈涅 哎呀,这句话表示死期到了。

克瑞翁 我不能鼓励你,使你相信这判决不是这样批准的。

安提戈涅 式拜境内我先人的都城呀,众神明,我的祖先呀, 他们要把我带走,再也不拖延时候了!式拜长老们呀,请看你们王室剩下的唯一后裔,请看我因为重视虔敬的行为,在什么人手中受到什么样的迫害啊!

103页

安提戈涅由二仆人自观众左方押下场。

第 五 场

式瑞西阿斯由童子带领, 自观众右方上。

忒瑞西阿斯 啊,忒拜长老们,我们一路来了,两个人靠一双眼睛看路,因为要有人带领,瞎子才能行走。

克瑞翁 啊,年高的式端西阿斯,有什么消息见告?

忒瑞西阿斯 我就告诉你,你必须听先知的话。

克瑞翁 我先前并没有违背过你的意思。

忒瑞西阿斯 因此那时候你平稳地驾驶着这城邦。

克瑞翁 我能够证实我曾经得到你的帮助。

忒瑞西阿斯 要当心,你现在又处在厄运的刀口上了。

克瑞翁 你是什么意思?我听了尔的话吓得发抖!

忒瑞西阿斯 你听了我的法术所发现的预兆,就会明白。我一坐上那古老的占卜座位——那是各种飞鸟聚集的地方,——就听见鸟儿的难以理解的叫声,听见它们发出不祥的忿怒 声、奇怪的叫噪。我知道它们是在凶恶地用爪子互抓,听它们鼓翼的声音就明白了。

我因此害怕起来,立即在火焰高烧的祭坛上试试燔祭,可是祭肉并没有燃烧①,从腿骨里流出的液汁滴在火炭上,冒冒烟就爆炸了,胆汁溅到了空中,那滴油的大腿骨露了出来,那罩在上面的网油已经融化了②。

[1] 焚献的祭肉通常是带一点肉的牛羊大腿骨,上面裹着网油。看着内脏和胆囊,如果祭肉立刻着火,火焰清明,算是吉运;如果只冒烟或火焰不旺,不曾把肉烧化,算是凶兆。

[2] 通常是网油着火,骨肉就燃烧。但这次柴火熄灭了,只剩火炭,这火炭的热力使网油和肉流出油水。滴在火炭上,水汽化成了“烟”,油一着火便爆炸了。腿骨上放着的胆囊本来会烧化,但这次却因发热而膨胀,以至爆炸,把胆汁溅入空中。

104页

这祭礼没有显示出计么预兆①,我靠它来占卜,就是这样失败了,告诉我达件事的是这个孩子,他指示我,就像我指示别人一样。只因为你的意见不对,城邦才有了污染。我们的祭坛和炉灶全都被猛禽和狗于用它们从俄狄浦斯儿子可怜的尸体上撕下来的肉弄脏了,因此众神不肯从我们这里接受献祭的祈祷和大腿骨上发出的火焰,连鸟儿也不肯发出表示吉兆的叫声,因为它们吞食了被杀者的血肉。

孩子,你想想看,过错人人有,一个人即使犯了过错,只要能痛改前非,不再固执,这种人并不失为聪明而有福的人。顽固的性情会招惹愚愚蠢的恶名。你对死者让步吧,不 要刺杀那已经被杀死的人。再杀那个死者算得什么英勇呢?我对你怀着好意,为你好而劝你;假使忠言有益,听信忠言是件极大的乐事。

克瑞翁 老头儿,你们全体向着我射来,保弓箭手射耙子一样;我并不是没有被你们的预言术陷害过,而是早就被你们那一族预言者贩卖,装上货船。②你们尽管赚钱吧,只要你们愿意,你们就去贩卖撤狄白金,印度黄金,但是你们不能把那人埋进坟墓.不,即使宙斯的鹰把那人的肉抓着带到他的宝座上,不,即使那样,我也决不因为害怕污染,就允许弥们埋葬,因为我知道,没方一个凡人能使天神受到污染。啊,老头儿忒瑞西阿斯,即使是最聪明的人,只要他

[1] 献祭的人由火的颜色和形状预卜吉凶。但这次献祭因为祭肉没有着火,所以看不出什么预兆。

[2] 克瑞翁的意思是说,忒拜人曾收买先知来吓唬他,先知受了贿赂,得把他这被卖的人送到买主手中,他就像货物一样被人运到船上。

105页

人们为了贪图利益,说出一些漂亮而又可耻的话来,也会很可耻地摔倒。

忒瑞西阿斯 唉! 有谁知道,有谁考虑过一一

克瑞翁 什么?你要发表什么老生常谈?

忒瑞西阿斯 谨慎比财富贵重多少?

克端翁 我认为像愚蠢一样,是最有害的东西。

忒瑞西阿斯 你正是害了愚蠢的传染病。

克瑞翁 我不愿意回骂先知。

忒瑞西阿斯 可是你已经骂了,说我的预言是骗人的。

克瑞翁 你们那一族预言者都爱钱财。

式瑞西阿斯 暴君所生的一族人却爱卑鄙的利益。

克瑞翁 你知道不知道你是在对国王说话?

忒瑞西阿斯 我知道,因为你是靠了我才挽救了这城邦,作了国王的。

克瑞翁 你足个聪明的先知,只是爱作个正派的事。

忒瑞西阿斯 你会使我说出我藏在心里的秘密。

克瑞翁 尽管说出来,只要不是为利益而说话。

忒瑞西阿斯 我也不为你的利益而说话。

克瑞翁 我告诉你,你不能拿我的决心去卖钱。

忒瑞西阿斯 我告诉你,你看不见多少天太阳的迅速奔驰了, 在这些日子之内、你将拿你的亲生儿子作为赔偿,拿尸首赔偿尸首,因为你曾经把一个世上的人扔到下界,用卑鄙办法使一个活着的人住在坟墓里,还因为你曾把一个属于下界神的尸体,一个没有埋葬,没有祭奠,完全不洁净的尸体扣留在人间,这件事你个能干涉,上界的神明也不能过问,你这样作,反而冒犯他们。为此,冥王和众神于下的报仇神们,那三位迟迟而来的毁灭之神,正在暗中等你,

106页

要把你陷在同样的灾难中。你想想,我是不是因为受了贿赂而这样说。等不了。许久,你家里就会发出男男女女的哭声,所有的邻邦都会由于憎恨你而激动起来,①因为他们的战士的破碎尸体被狗子、野兽或飞鸟埋进肚子了,那些鸟儿还把不洁净的臭气带到他们城邦里的炉灶上。既然你刺激我,我就像一个弓箭手忿怒地向你的心射出这样的箭,你一定逃不了箭伤啊!孩子,带我回家吧,让他向比我年轻的人发泄他的怒气,让他懂得怎样使他的舌头变温和一点,怎样使他胸中有一颗比他现在这颗更好的心。

忒瑞西阿斯由童子带领, 自观众右方下。

歌队长 啊,主人,这人说了些可伯的预言就走了。自从我的头发由黑变白以及我一直知道他从来没有对城邦说过一句假话。

克瑞翁 这个我也知道得很清楚,所以心里乱得很。要我让步自然是为难的事,可是再同命运对抗,使我的精神因为闯着祸事而受到打击,也是件可伯的事啊!

歌队长 啊,墨诺叩斯的儿子,你应当采纳我的忠告。

克瑞翁 我应当怎样办呢?你说呀,我一定听从。

歌队长 快去把那女孩子从石窟里放出来,还要结那暴露的尸体起个坟基。

克瑞翁 你是这样劝我吗?你认为我应当让步吗?

歌队长 啊,主上,尽量快些,因为众神的迅速的报应会追上坏人。

[1] 指各城邦战死的将领的亲属听见他们的战死的亲人的尸首没有埋葬,会起来报仇。那些死者的母亲和妻子曾把雅典国王忒修斯请来攻打忒拜,埋葬死者。后来这些死者的后人又兴师报仇,打败了忒拜。

107页

克瑞翁 哎呀,多么为难啊!可是我仍然得回心转意——我答应让步。我们和能和命运对抗。

歌队长 你亲自去作这些事吧,不要委托别人。

克瑞翁 我这就去。喂,喂,全体仆人啊,快拿着斧头赶到那遥遥在望的地方!既然我回心转意,我亲自把她捆起来,就得亲自把她释放。我现在相信,一个人最好是一生遵守众神制定的律条。

克瑞翁传众仆人自观众左方急下。

退 场

报信人自观众左方上。

报信人 卡德摩斯和安菲翁①宫旁的邻居阿,人的生活不管哪一种,我都不能赞美它或咒骂它是固定不变的,因为运气时常抬举,又时常压制那些幸福的和不幸的人,没有人能向人们预言生活的现状能维持多久。克瑞翁,在我看来,曾经享受一时的幸福,他击退了敌人,拯救了卡德摩斯的国土,取得了这地方最高的权力,归他掌握,他并且有福气生出一些高贵的儿子,但如今全都失去了。一个人若是由于自己的过失而断送了他的快乐,我就认为他不再是个活着的人而是个还有气息的尸首。只要你高兴,尽管在家里累积财富,摆着帝王的排场生活下去。但是,如果其中没有快乐可以享受,我就不愿意用烟子下面的荫凉②向

① 忒拜地卫城卡德墨亚是卡德摩死建筑的,后来宙斯和安提俄柏的卵生儿子安菲翁和仄托斯又建筑外城的城垣。据说安菲翁弹着神使赫尔墨斯送给他的弦琴,石头受到音乐的感动,便自动滚来建筑城垣。

② 比喻无价值之物,这种荫凉不如树荫有用。

108页

你交换那种富贵生活,那和快乐生活比起来太没有价值了。

欧律狄刻自内稍启宫门。

歌队长 你来报告什么?我们的王室又有了什么灾难?

报信人 他们都死了!那活着的人对死者应当负责任。

歌队长 谁是凶手?谁是被杀音?快说呀!

报信人 海蒙死了,他不是被外人杀死的。

歌队长 到底是他父亲的手,还是他自己的手杀死的?

报信人 他为那杀人的事生他父亲的气,因此自杀了。

歌队长 先知呀,你的话多么灵验啊!

报信人 既然如此,你应当想想其余的事!

歌队长 我看见不幸的欧律狄刻,克瑞翁的妻子来了:她是偶然从家里出来的;要不然,就是因为她听见了她儿子的消息。

欧律狄刻由众侍女扶着自宫中上。

欧律狄刻 啊,全体市民们,我正要到雅典娜女神庙上去祈祷, 刚走到大门口.就听见你们的谈话。在我取下门杠开门的时候:家庭灾难的消息就传到我的耳中,我心里一害伯,就向后跌倒在女仆们怀中,昏过去了。不管是什么消息,请你再说一通,我并不是个没有经历过苦难的人,我要听听。

报信人 亲爱的主母,我既然到过那里,一定向你报告,不漏掉一句真实话。我为什么要安慰你,使我后来被发现是说假话呢?真实的话永远是最好的。我给尔丈夫指路,跟着他走到平原边上,波吕涅刻斯肋尸体依然躺在那里,被狗于撕破,没有人怜悯。我们祈求道路之神①和冥王息怒,大发慈悲;我们随即用清洁的

[1]“道路之神”指赫卡忒,她时常在道路交叉处流连。

109页

水把他的尸体清洗,用一些新采集的树枝把残尸火化,还用他的家乡泥土垒了一个高坟。然后我们走向那嫁结死神的女子的新房,用石头垫底的洞穴。有人远远听见那还没有举行丧礼的洞房里发出很大的哭声,特别跑来告诉我们的主人克瑞翁。

国王走近一点,那听不清楚的凄惨手声就飘到他的耳边。他叫喊一声,说出这悲惨的话:“哎呀,难道我的预朝成了真事吗?难道我走上最不幸的道路了吗?是我儿子的声音传到了报的耳中,要我认识!仆人们,赶快上前!你们到了坟前,从坟墓石壁被人弄破的地方钻进去,走到墓室门口,朝里望望,告诉我是我认出了海蒙的声音,还是我被众神欺骗了。”

我们奉了这懊丧的主人的命令,前去察看,看见那女子吊在墓室尽里边,脖子套在细纱绾成的活套里,那年轻人抱仕她的腰,悲叹他未婚妻的死亡、他父亲的罪行和他的不幸的婚姻。

他父亲一望见他就发出凄惨的声音,他跟着进去,大声痛哭,呼唤他的儿子,“不幸的儿呀,你作的是什么事?你打算怎么样?什么事使你发疯?儿呀,快出来,我求你,我求你!”那孩子却用凶恶的眼睛瞪着他,脸上显出憎恨的神情。他一句话不回答,随手把那把十字柄短剑拔了出来。他父亲回头就跑,没有被他刺中。那不幸的人对自己生起气来,立即向剑上一扑,右手把创的半截刺在胁

110页

里。当他还有知觉的时候,他把那女子抱在他那无力的手臂中。他一喘气,一股急涌的血流到她那惨白的脸上。他躺在那里,尸体抱住尸体。这不幸的人终于在死神屋里完成了他的婚礼。他这样向世人证明,人们最大的灾祸来自愚蠢的行为。[1]

欧棒狄刻进宫,众侍女随入。

歌队长 你猜这是什么意思?我们的主母没有说一句好话没有说一句坏话就走了。

报信人 我也大吃一惊,我只希望她认为听见了孩子的灾难,不好在大众面前痛哭悲伤,但是在家里,她可以领着侍女们哀悼家庭的不幸。她为人很谨慎,不会作错什么事。

歌队长 也许是的,可是在我看来,这种勉强的沉默和哭哭啼啼都是不祥之兆。

报信人 我进宫去打所她忿怒的心里是不是隐藏着什么不肯泄露的决心。你说得对:勉强的沉默是不祥之兆。

报信人进宫。

歌队长 看呀,国王回来了,他手边还有一件表示他的行为的纪念品——如果我们可以这样说,——这件祸事不是别人惹出来的,只经他自己作错了事。

众仆人抬海蒙尸体从左方上,克瑞翁随上。

克瑞翁 (哀歌第一曲首节)哎呀,这邪恶心灵的罪过啊,这顽固性情的罪过啊,害死人呀!唉,你们看见这杀人者和被杀者是一家人!唉,我的决心惹出来的祸事 啊!儿啊, 你年纪轻轻就夭折了,哎呀呀,你死了,去了,只怪我太不谨慎,怪不着你啊!(本节完)

[1] 此处责备海蒙鲁莽,企图杀父亲(海蒙随即后悔,因此自杀),同时责备克瑞翁做事太轻率。

111页

歌队长 唉,你好像看清了是非,只可借太晚了。

克瑞翁 (第二由首节)唉,我这不幸的人已经懂得了.仿佛有一位神在我头上重重地打了一下,把我赶到残忍行为的道路上,哎呀,推翻了,践踏了我的幸福!唉!唉!人们的命多么苦啊!(本节完)

报信人自宫中上

报信人 啊,主人,你来了,你手里已经有了东西,此外你还有别的呢。这一个你用手抬着,那一个在家里,你立刻就可以看见。

克瑞翁 除了这些而外.还会有什么更大的灾难呢?

报信人 你的妻子,死者的真正母亲,已经死了,哎呀,那致命的创伤还是新的呢!

克瑞翁 (第一曲次节)哎呀,死神的填不满的收容所阿.你为什么,为什么害我?你这个向我报告灾难的坏消息的人间,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呢?哎呀,你把我这已死了的人又杀了一次!年轻人,你说什么?你带来的是什么消息?哎呀呀,是不是关于我妻子的死亡,尸首上堆尸首的消息?(本节完)

活动台自景后推出来, 上面停放鲁欧律狄刻的尸首。

歌队长 你看见了,不再是停在里面的了。

克瑞翁 (第二曲次节)哎呀,我看见了另一件祸事!还有什么,什么命运在等待我呢?刚才我把儿子抱在手里, 哎呀,现在又看见这眼前的尸首!唉,不幸的母亲呀!唉,我的儿呀!(本节完)

报信人 她首先哀悼那先前死去的墨伽柔斯的光荣命运,①再

① 据说阿尔戈斯人攻城的时候,先知忒瑞西阿斯曾说,战神阿瑞斯很生气,因为卡德摩斯曾经杀死战神的龙,战神便要求杀一个人来赔偿这笔血债。先知建议杀克瑞翁的儿子墨伽柔斯来祭献,墨伽柔斯假意说要逃到得尔福去,他趁克瑞翁回家给他准备旅费的时候,从望楼上跳下自杀,赔偿了血债。

112页

哀悼这孩子的命运,最后念咒,请厄运落到你这杀子的人头上,她随即站在祭坛前面,用锋利的祭刀自杀,闭上了昏暗的服晴。

克瑞翁 (第三曲首节)哎呀呀,吓得我发抖啊!怎么没有人用双刃剑当胸刺我一下?唉,唉,我多么不幸,深深陷入不幸的苦难! (本节完)

克瑞翁 她是怎样自杀的?

报信人 她听见我们大声哀悼她儿子的死亡,就亲手刺穿了自己的心。

克瑞翁 (第四曲首节)哎呀呀,这罪过不能从我肩上转嫁给别人!是我,哎呀,是我杀了你,我说的是事实。啊,仆人们,赶快把我这等于死人的人带走吧!带走吧! (本节完)

歌队长 如果灾难中还有什么好事,你吩咐的倒也是件好事,大难临头,时间越短越好。

克瑞翁 (第三曲次节)快来呀,快来呀,最美最好的命运, 快出现啊,给我把末日带来!来呀! 来呀,别让我看见明朝的太阳!

歌队长 那是未来的事,眼前这些事得赶快办,其余的自有那些应当照管的神来照管。

克瑞翁 我所希望的一切都包含在这句话里,我同你一起祈祷。

歌队长 不必祈祷了,是凡人都逃不了注定的灾难。

克瑞翁 (第四曲次节)把我这不谨慎的人带走吧!儿呀,我不知不觉就把你杀死了, (向欧律狄刻的尸首)还把你也

113页

杀死了,哎呀呀!我不知看他们哪一个好,不知此后倚靠谁,我手中的一切都弄糟了,还有一种难以忍受的命运①落到了我头上。 (本节完)

众仆人把海蒙尸首抬进宫,克瑞翁和报信人随入,活动台推到景后。

歌队长 谨慎的人最有福,千万不要犯不敬神的罪,傲慢的人的狂言妄语会招惹严重惩罚,这个教训使人老来时小心谨慎。

歌队自观众右方退场。

参考文献:

[1] 罗念生,根据希腊文译出,摘自《索福克勒斯悲剧二种》人民文学出版社,1961年。

不变,应万变。
级别: 总版主

1楼  发表于: 2014-07-14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这个重要。 谢谢分享!
描述
快速回复

认证码: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