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精华帖子 春台文集 会员列表
主题 : 阿尔基洛科斯诗歌残篇
级别: 管理员

0楼  发表于: 2014-08-29   主页:

阿尔基洛科斯诗歌残篇

Hermes

帕罗斯岛的阿尔基洛科斯

阿尔基洛科斯是一位地位显赫的艺术家,也是一个引人入胜的历史谜团。他创作于前650年,生于帕罗斯岛,那是迈锡尼的希腊人定居的基克拉迪群岛中的一个。他的父亲是距色雷斯海岸四英里的萨索斯岛的北爱琴岛上一支帕罗斯岛侨民的领袖。古时候人们在萨索斯岛上挖掘金矿。在帕罗斯岛的殖民者到来之前,该岛为色雷斯和腓尼基的商人所占有。帕罗斯人经过一番斗争,在那里建了一座城并在色雷斯海岸建了若干前哨。他们与色雷斯人和自己的邻居发生龃龉,后者来自纳克索斯岛,也想在这个地区殖民。阿尔基洛科斯参加了这些斗争,它们是他的诗歌的一个主题。他把自己呈现为一个战士诗人(23),态度无礼,吹嘘把自己的盾牌丢弃给一个色雷斯人从而救了自己一命(12),嘲讽自命不凡的军事将领(6,14),自我吹嘘的伙伴(9),还有萨索斯的地貌(8)。

克劳狄乌斯•埃利阿努斯(公元1或2世纪)保存了一篇文章,其中柏拉图的舅舅克里提亚斯(他自己亦非圣人)开列了阿尔基洛科斯的自画像中的不讨好的成分。如果不是因为他自己的诗歌,他写道,

我们就不知道他是一个名叫Enipe【侮辱】的奴隶的儿子,他离开帕罗斯来到萨索斯是因为一贫如洗,他成了那里的人们的敌人,或者由于他既诽谤朋友,又诽谤敌手。此外,如果不是从他那里获悉,我们就不会留意到他是一个奸夫,也不会留意到他的放荡和狂暴,更糟的是他丢弃了自己的盾牌。(《轶闻杂录》10,13)

尽管如此,或者正因为如此,阿尔基洛科斯成为帕罗斯的一位传奇英雄,为了追忆他,人们建了一座神祠。在上面可以发现两篇长长的铭文,记录了被认为属于他的成就。在叙述了如何根据阿波罗的神谕建立了神祠之后,较早的那篇由一个叫墨涅西厄皮斯(约公元前250年)的人撰写的铭文,描述了年青的阿尔基洛科斯和缪斯之间不可思议的会晤;在阿尔基洛科斯的强烈要求下在帕罗斯创立的一种酒神仪式;阿尔基洛科斯让帕罗斯人重整旗鼓,在激烈的战争中战胜纳克索斯的诗句。这第三部分原来包括所引用的三十行诗;可惜的是只有每行的前大约前十二个字母幸存下来:“烟雾弥漫……/船上,但迅捷的……/敌人们,那是干燥的……”等等。

较晚的铭文出自某个叫索斯忒涅斯(约公元前100年)的人,讲到阿尔基洛科斯写诗纪念一位海上遇难的米利都人不可思议地被一只海豚救起,还给出对纳克索斯人的另一次作战的一段残缺的记叙(包括出自阿尔基洛克斯的引文)。1951年,人们在萨索斯岛上发现了一座前七世纪的纪念格劳库斯的纪念碑,阿尔基洛科斯在几个残篇中曾提到此人。1961年,在帕罗斯岛上发现一段前四世纪的碑铭,标明了阿尔基洛科斯本人的埋葬处。

尽管有这种种证据,但要绘出阿尔基洛科斯的生活画卷,仍困难重重。现代学术的自明之理是,哪怕是以第一人称出现,诗作和歌曲不能作为传记推断的可靠材料,因为诗人和歌曲作家随心所欲地采用虚构的身份。然而,古代的学者们却认为第一人称的诗歌是经验的直接反映,并在此前提之下撰写诗人的“传记”。克里提亚斯对阿尔基洛科斯的推断,便是此原则的示范运用,墨涅西厄皮斯的铭文亦复如是。古代那种似乎源自诗歌的的传记陈述普遍地被现代的学者所摒弃。

除了写战争,阿尔基洛科斯也写爱情,他对这个主题的处理引发了古代的另一个传记传统。据猜测,他和一个叫妮俄波勒的女子订婚,但是她的父亲吕康伯斯阻止他们的结合。从那以后,阿尔基洛科斯便狠狠地奚落这整个家庭,以致他们都自杀了。关于希波纳克斯辱骂的对象,人们也讲了相似的故事。两者皆不足信。

关于作者我们所知道的是,他因创作歌曲而声名大振,他在这些歌曲中以一个恶棍的角色来评论帕罗斯人在萨索斯的殖民和其他事情。和那时的任何歌手一样,我们不知道他的第一人称叙述是否建立在经验或想象之上,或者建立在两者之上,不过考古学的证据表明他和他的朋友们属于帕罗斯的领导阶层。因此他关于那些声名狼藉的冒险和见解的叙述可能是出于刻意的杜撰。但在我们的印象里,把这样一位歌手奉为英雄的那个社会,心胸必定十分开阔。



纸草残篇


从一具木乃伊身上复原的一片科隆的纸草(公元2世纪),保留了对一位诗人和一位少女之间的情色遭遇的描述。诗中对妮俄波勒的提及,以及纸草上的下一首诗确系阿尔基洛科斯的手笔这一事实,使大多数专家倾向于把这首诗也归于他的名下。当残篇逐渐显得可以理解的时候,那个女孩正在说话,试图挡住阿尔基洛科斯的进犯。


“如果你有这种冲动,渴求溪水
涌流不息,
有位姑娘和我们同住,

可爱、温柔,一心盼着结婚。
她的身材完美无暇。
让她做你的宝贝妻子。”

我逐一回答了她的话。
“安菲美朵,一位倩女
之子,如今被囚禁在

潮湿的地下,女神
为年青儿郎
提供众多的欢乐

不限于神圣之事。怎么
都行,我们
须从容考虑这个问题,

在今夜,你,女神呵,和我,
怎么做,你说了算,
可是我有迫切的需要。

只需放弃低处的围墙
和大门周边的地区。
抵达芳草萋萋的花园

我就不再向前。妮俄波勒?唉!
别的男人
可以跟她玩。她的果实熟烂。

少女时代的花朵已凋零。
她的魅力化作云烟。
年青时就从未满足过,

她如今是一个受激情支配的女人,
乌鸦可以搞掂她!
宙斯,万勿让我

沦为当地的笑柄——
因为娶了这么个
老婆。我更喜欢

像你这样单纯、老实的女孩。
妮俄波勒太放荡;
她的情人一大堆。

我怕我会生下‘瞎眼雏儿
和流产,’如果我
和她轻率从事。”

说完这番话,我抓住那女孩
把她按倒
在鲜花床上。我的大衣

提供遮掩。我把她的脖颈
搂在我的臂弯里。
她吓得呆住了,像一头小鹿。

我用手抚弄她的乳房,其温软
表明青春期
刚刚到来,又抚弄她

美丽的身体的其余部分,
然后射出白色的精力,
轻轻触摸她金黄的头发。【1】

同一个纸草残片包含另一首诗的开篇。前两行被赫淮斯提昂当作阿尔基洛科斯的诗加以引用:

你的玉肌芳菲不再;
     皴裂起皱。老年的疾病
向你逼来。甜蜜的渴望离开
     你一度渴望的脸。阵阵
狂飚把你蹂躏、摧毁。【2】

俄克绪伦库斯的一片纸草(公元2世纪)描述了一位诗人和一名女子之间的对话,这名女子似乎是一桩秘谋的参与者。将之归于阿尔基洛科斯的名下是因为残诗中的一句话,它经常被视为他的作品而为人们所引用:“不同的人以不同的方式取悦自己的心。”

             我回答说,
“*****,别怕人家说坏话。
我今晚自会小心。
请你对我好生相待。
你真的认为我已经如此
深陷泥潭?也许我出身微贱。
但这不是我或我的家族的本性。
我晓得如何做朋友的朋友,
如何憎恨敌人和伤害他们,
就像一只蚂蚁;我说的是实话。
……想想这座城,
从未被人劫掠过;可是你
用剑取得了它,获得荣誉。
做它的主人吧!执掌权力!
许多人会嫉妒你呢!【3】


引文


在《优台谟伦理学》里,亚里士多德(公元前4世纪)列举了不同类型的友情。他说最常见的那类友情是建立在功利的基础上的。人们喜欢对方是因为他们彼此对对方有用,并且只要他们,如俗话说的:

格劳库斯,一个武装的伙伴永远是你的朋友——
直到战斗结束。【4】

学者们将这两行诗归于阿尔基洛科斯名下,因为它们对一个叫格劳库斯的人说话;参见残篇5和16。

在一篇讲荷马的寓言的文章的开篇,文学专家赫拉克利图斯(公元1世纪)提出了寓言的一般定义,即意指某种东西却说着(agoreuein)另外的东西(alla)。 比方说,当阿尔基洛科斯在色雷斯处于可怕的困厄中,他将战争比作大海,说:

看那不安地涌起的波浪,格劳库斯,
巨崃山峰顶的四周,重重乌云笼罩,
风暴的征兆。始料未及,恐惧顿生。【5】

狄奥•克里索斯通(公元1或2世纪)周游罗马帝国,进行道德教诲的演讲。在向塔尔苏斯人演说的时候,他告诉他们,他们城里的精神品质要比相当可观的物质利益重要得多。他以同样的方式说,

阿尔基洛科斯,阿波罗所喜爱的人,这样说一位军事将领:

我讨厌高个的将军,走路大摇大摆,
还要梳理他的卷发,修剪他的胡子。

相反,他说,

给我一个罗圈腿的,站得稳,还有
毛茸茸的小腿。【6】

参见残篇14,与这几句略有出入的一个版本。

普鲁塔克是下面七个残篇的来源。第一个出自一篇涉及德尔斐一段神秘铭文的文章。这段铭文含有字母艾普西龙,发音是ei 。有一种理论认为这个字母暗指向阿波罗说的许多愿望。普鲁塔克解释道,

祈愿的人以ei gar 【但愿】两个字开始;例如,阿尔基洛科斯说:

但愿我能碰一碰妮俄波勒的手!【7】

残篇35可能是这个愿望的继续。

在写到放逐这一话题的时候,普鲁塔克认为它有好处,譬如不受责任的约束,但是人们却漠视了这些好处:

我们就像阿尔基洛科斯远眺萨索斯的麦田和葡萄园,因为它崎岖的地势和不规则的形状,便蔑视这个岛,说:

此岛与驴背没有两样,
陡坡处处,荒木丛生。【8】

在描写公元69年皇帝伽尔巴在奥托的唆使下遇刺的时候,普鲁塔克说事后每个人都费尽心机想要巴结奥托,声称与此事有牵连。

正如阿尔基洛科斯说的,

我们追上并杀死了七个敌寇;
一千个弟兄都说自己杀了人。【9】

当时也是这样,许多没有卷入凶杀案的人在手上和剑上抹上血,展示给别人看,并索要报酬。论及如何写诗的问题,普鲁塔克说,甚至那些有鄙俗之嫌的诗,也能使受过良好教育的青年受益: 我们不赞成阿尔基洛科的做法,当他由于妹夫【或姐夫】在海上丧生而悲痛欲绝时,他决定以畅饮和作乐对抗悲伤,并且吟出这些该遭到斥责的话:

哭泣非良药;纵欢寻乐 
对谁都无害。【10】

在普鲁塔克看来,在读到这里的时候,我们应当反思:在悲伤时刻,健康的活动终究比自我放纵的害处要少些。 普鲁塔克引用了下一个残篇(但没有指出作者是谁),点明我们应该多想想那些不及我们幸运的人,而不是那些比我们幸运的人。这第一行也被亚里士多德所引用,并将之归在阿尔基洛科斯名下。

我无视黄金满屋的巨吉斯,
嫉妒也绝不能把我折磨。
不怨诸神之所为,也不渴望
执掌君权;我眼里无它。【11】

在一篇谈到斯巴达人的文章中,普鲁塔克声称阿尔基洛科斯曾拜访过他们的城邦,但是还不到一个时辰,斯巴达人就把他驱逐了,因为他们得知他写诗称一个人丢弃盾牌总比命丧黄泉好:

某个色雷斯人正挥舞着盾牌,我虽不情愿,
仍把它丢在灌木边,一面无暇的盾牌。
那又怎样呢?我救了自己一命。忘掉这盾牌吧。
         我会搞到另一面,不比原来的逊色。【12】

在《忒修斯传》中,普鲁塔克称忒修斯剃掉前额的头发,不给敌人留下可以抓住的东西。他这样做是在模仿阿班特人,荷马提到的一个欧波厄阿部族:

这是些好战的人,持矛的战士,他们擅长从敌军中突围,阿尔基洛科斯的这几行诗便是见证:

不再有万弓齐张,投石如雨,
当阿瑞斯的厮杀撼动平原。
无数刀剑将进行惨痛的肉搏;
那里是擅长白刃战的大师,
欧波厄阿闻名的持矛圣手。【13】

医生盖伦(公元2世纪)在探讨人体四肢时,援引阿尔基洛科斯的权威。他回忆起的这些诗句和狄奥•克里索斯通说的有所不同(残篇6)。那些所谓的罗圈腿或外八字腿,比直肢站得更稳,不容易折回。这点可以从阿尔基洛科斯的诗里清楚看出来:

我讨厌高个的将军,走路大摇大摆。
给我一个长着罗圈腿的矮子吧,
双腿稳稳站立,胸中充满勇气。【14】

出自赫淮斯提昂的《手册》:

可是我的朋友呵,我屈从于
放松四肢的渴望。【15】

基督教作家,安条克的忒奥菲鲁斯(公元2世纪)引用阿尔基洛科斯来表明甚至异教徒也相信报应的罪恶:

我的一大才能,在于令那些
亏待我的人忍受可怕的痛苦。【16】

阿忒纳尤斯是下面九个残篇的来源。第一个是诗人们在讨论酒的时候提到的:

阿尔基洛科斯在某处将纳克索斯美酒比作玉液琼浆:

长矛为我挣得面包和伊斯玛洛斯美酒,
         我倚着我的长矛,开怀痛饮。【17】

在讨论水果的时候,我们得知

帕罗斯岛生长极好的无花果。帕罗斯人把它们叫做“血色无花果”,不过它们跟“吕底亚无花果”是一样的。它们的名字来自其红色外表。阿尔基洛科斯这话说的就是它们:

别了,帕罗斯岛和无花果,还有海上生涯。【18】

在论及水兵生活时,它们援引阿尔基洛科斯的权威来纠正“鳗鱼”复数宾格的写法。原文的语境肯定跟性有关:

你放进许多瞎眼鳗鱼。【19】

关于醉酒的讨论的要点是口渴是人最强烈的渴望。

是故阿尔基洛科斯说:

与你对战就是水,
我口渴难耐。【20】

他们引用亚里士多德说,在其他种迷醉中,人们朝各个方向倒下,但是那些喝了大麦酒或pinon(啤酒)而不胜酒力的人,只朝后面倒。我们被告知,某些权威人士把啤酒叫作bryton,如阿尔基洛科斯下面的诗行:

犹如一个色雷斯或弗里吉亚的驼子
她吃力地通过麦杆吮吸啤酒。【21】

阿忒那尤斯接着罗列在诗歌里发现的酒杯名字的名单。

阿尔基洛科斯使用kothon【带柄大酒杯】来称呼一个酒杯,见他的哀歌体诗如下几行:

手举大杯,走到每位船员的凳旁
记住停下来。打开酒桶吧。
只让酒糟沉桶底。像这样的放哨,
不可能保持节制清醒。【22】

稍后我们被告知惯于认为勇气和爱国心比诗人的名声更光荣。譬如,

尽管阿尔基洛科斯是一名优秀诗人,他却先夸耀自己参与了城邦的事务,此后才提到他的诗技,说:

我侍奉战神,也侍奉缪斯女神;
我晓得她们美丽的才艺。【23】

最后,阿忒纳尤斯提到,在过去,不仅设宴款待者,宴会上的所有客人都加入歌唱——这有助于维持一种尊贵的气氛。

例如,阿尔基洛科斯说:

我知道如何领唱狄奥尼索斯王的美妙酒神颂
当我的神智被酒给轰得无影无踪。【24】

忒拜的俄里翁(公元5世纪)在他的词典中用阿尔基洛科斯的两行诗来说明epirrhesis(诽谤)一词的用法。

没有哪个担心诽谤的人,埃西米德斯,
         能够拥有许多欢乐。【25】

斯托巴欧斯的文选是下面八个残篇的来源。

雷普提纳斯之子,格劳库斯呵,
品性取决于宙斯给予何种日子。【26】

听哟,被悲伤弄得晕头转向,不知
该干什么,站定作战!向敌军阵线
发起猛攻!守住埋伏,静待敌人逼近。
胜利之时,要掩饰自己的欢乐心情;
吃了败仗,不要呆在家里颓然恸哭。
享受美好时光,嗟叹失意的日子不可
过度。要学会生命变化多端的韵律。【27】

被心灵搅起,爱的渴望
迷了我的眼,脆弱的神志
随着逃遁无踪。【28】

我备受欲念折磨,躺在那里
半死不活,出于众神的意志,
剧痛锥心刺骨。【29】

众神之前无难事。在尘土里
爬行的人,他们常将之扶起,
又时常在中途把成功者绊倒,
于是罪恶蜂拥而至。人成为
流浪者,毫无必要地发了疯。【30】

不要说有什么出乎意料或不可思议的东西,
不要誓言旦旦说此事不会发生,因为宙斯,
奥林波斯之父,藏起太阳的明晖,从正午
造出夜晚,使令人不安的恐惧降到人身上。
如今一切都可以信赖。没有什么突兀新奇。
哪怕你见到海豚和狮子对换它们水底的家,
从前喜欢在林莽森森的山间生活的野兽,
突然觉得海里激荡的浪涛比陆地更加可亲。【31】

镇里没哪个醉汉会嘲笑我们惨痛的损失,
伯里克利,城里也不会有。
这就是那些被啸吼的大海溺死的人,
我们泣涕,直到把肺都哭肿。
可是朋友呵,众神赐给我们耐力
以医治无法治愈的罪恶。
从这人到那人,如今它们终于来
击打我们;我们对着流血的伤口
呵欠连天。不久别人就会感觉到它。
抛开软弱的悲伤。忍耐吧。【32】

城里无人尊敬死者,甚至对他们
提都不提。活着的我们总爱向活人献媚。
死去的东西绝没有人说它是好的。【33】

大约在公元1100年编成的一部词典用阿尔基洛科斯一句粗野的诗来说明词根tryge(谷物)的含义:

他有一根和啃谷粒的种驴一样的话儿。【34】

为了治好国王埃勾斯的不育之症,欧里庇得斯的美狄亚建议他松开酒囊(askon)的一脚,直到回到家里。一位注释家解释说这意为弃绝性交,因为

这里askon表示胃旁的下身。阿尔基洛科斯写道:

向她的酒囊猛攻,肚子贴着
肚子,大腿贴着大腿。【35】

这可能就是接着残篇4的两行诗,在那里阿尔基洛科斯希望触摸妮俄波勒。

一位注释家在评论赫尔谟格纳斯(公元2世纪)写的一本颇有影响的论修辞学的文章时,用阿尔基洛科斯的诗句来举例说明他的错误看法,即一首“长短句抒情曲(epode)[后一行诗]总是比前一行诗短四个音节。”诗中提到吕康伯斯,传统上认为是妮俄波勒的父亲的名字,故将此诗归于阿尔基洛科斯。

吕康伯斯爸爸,你在说什么呀?
         是谁弄得你没头没脑?
从前你神智正常,如今却沦为
         镇里诸人的头号笑料。【36】

不变,应万变。
级别: 总版主

1楼  发表于: 2014-08-29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研读。。
级别: 三年级

2楼  发表于: 2015-01-29   主页: http://lwdokok.blog.163.com
说完这番话,我抓住那女孩
把她按倒
在鲜花床上。我的大衣

提供遮掩。我把她的脖颈
搂在我的臂弯里。
她吓得呆住了,像一头小鹿。

我用手抚弄她的乳房,其温软
表明青春期
刚刚到来,又抚弄她

美丽的身体的其余部分,
然后射出白色的精力,
轻轻触摸她金黄的头发。

————————


鲜活的自然,洁净而热烈的性爱
闻到草香……
以无制有 器用者空 空有不二 无非自然卍
描述
快速回复

认证码: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