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精华帖子 春台文集 会员列表
主题 : 下乡采风记
级别: 总版主

0楼  发表于: 2014-09-07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ab56778

下乡采风记

                   下乡采风记
     9月6日,大鄣山诗社的主要成员金宇迅、詹广健、胡锵、毕伟生,还有早年野山茶诗社的干将朱明辉一行从婺源县城出发,开始一天下乡采风的行程。这次行程按照事先计划好的路线走,先到长溪去看看那里的原始深林与徽派建筑,再到景德镇的弘烨陶瓷店参观,然后返回赋春到源头古村领略古村落的静谧与秀美。去长溪的公路又窄又弯,等我们爬山又下山,才发现长溪藏在古树环绕的峡谷中,这真是一个世外桃源。
   到了长溪,我们先在戴向阳家喝茶,由于戴向阳去镇里开会,他那贤惠又朴实的夫人忙着给我们泡茶又端来花生与瓜子,我在戴向阳家的院子里拍了一张我平生最得意的照片,这得感谢敦实的詹广健,他在敦实的躯体中潜伏着对美的深度敏感。在吃中饭之前,我们去村里感受过去与现代的交织所形成的一种变迁的长溪史,我总是迷失在这种变迁带来的阵痛与忧愁滋生的生存场景,一个人带着手机到处抓拍,抓拍的都是一些最陈旧的遗迹,抓拍的都是跟现代无关的正遭遇消失的过去,有时,我真怀疑我的这种冲动是不是出于逃避的脆弱?或者我本身就是一个复古的保守派?后来,还是金宇迅的电话把我唤回现实的境遇中,我要从下游赶到上游的老书记家吃饭,老书记是一位快言快语的直率人,我们在老书记家吃到了一种地道有丰盛的婺源土菜,好开心,这要感谢戴向阳的细心安排。
    离开长溪,我们直奔景德镇,景德镇的街道看上去陈旧又拥挤,但进入弘烨陶瓷店的二楼,我们看到了许多高仿的陶瓷精品,感受奢华与舒适的清闲,尤其是高挑又性感的老板娘,她的热情与细致让我们真想多一会儿呆在她的办公室里,我们都想呆在她的身边抓住机会表现一下男性的魅力,只是时间短暂,我们只能在她装修精美的办公室做一位礼貌的绅士,以图给她留下好印象,倒是广建兄跟老板娘有业务关系,左一个“李总”,右一个“李总”,显现他与老板娘的亲密与私交,令我们几个整日与书为伴的穷书生羡慕不已,好在广建兄用给我们定制的陶罐贿赂我们几个兄弟,才平息了嫉妒的风波。离开景德镇已是下午三点,因为我建议要早点到达源头古村,因为我上次是在一个下着大雨的春夜造访了源头古村,所以只能呆在会议室里跟上饶女子文学社的领导瞎聊天,无法目睹源头古村的真身,这次我要花上几个小时浪费在山水构建的静谧中,满足一下做不了隐士但喜欢图慕虚荣的雅心。
      我这个人一向不喜欢从地理学的角度来研究一个古村落的历史,我习惯从自身的游历中发现古村落与自我的参与在何种美学的感应中获得平静的融合,所以我一到源头古村,就催促伙伴进入峡谷去探幽寻静,源头古村是一个平民的村落,这里没有封建士大夫归隐的那种忘不掉权贵的虚伪与奢华,也没有徽商附庸风雅的做作与炫耀,这里有一种原生态的清爽:少数的几户原地居民拥有一大片风光秀丽的山水,他们的一生就在温柔又静谧的山水间过着早出晚归的农耕生活。我们沿着一条青石板铺就的小径进入峡谷,峡谷内竹林葱翠,树木茂盛,尤其是清澈的溪水以一种缓慢又从容的优雅向山外流淌,此时,已尽黄昏,山中显得更加幽深又寂静,我们一边相互留影,一边以游客的闲散让景物拥抱我们。我对婺源境内的峡谷也走过不少,但像源头古村这样平坦又纵深的峡谷倒是第一次领略到它的诱惑,这种诱惑对我来说,不是来自肉体的欲望,而是出自一种精神的喜悦,我一时说不清这种诱惑到底蕴含什么意义,但我心里非常清楚,它是多么的熟悉,一种我亲历其中的熟悉。沉稳又帅气的朱明辉在大自然的召唤下显现童年的真挚与兴奋,金宇迅关注河水中的石头,希望发现一块他日思夜想的黄龙玉;詹广健迷恋路边的野花,用手机拍个不停,并上传到微信上好让好友夸他是个好色之徒。
    走出峡谷,秋天的夜来得深沉又悄然无息。赋春小小已在茶楼等我们,赋春小小是大鄣山诗社的唯一女社员,这次来源头古村就是在她的召集下我们才汇聚在一起,赋春小小特别关心诗社的发展与开展活动的计划,她的热忱是那么的纯洁又真诚,就像她的文字透射出一种轻盈的灵动,贯注着一种充满宽恕与仁慈的激情。晚上,赋春小小在一个雅致的小会议室主持了关于如何宣传赋春的座谈会,金宇迅发表简洁又深刻的见解,我乘机朗诵了我最近写的一首诗。直到21点30分,我们才驱车回城,一天漫漫的行程,我们被太多的感受与体会所劳累,一时还无法从中理清这些复杂的经历对个人来说具有怎样的意义,不如学詹广健一边开车,一边嚎叫几声,这种豪放也是一种解脱,一种从据理穷究的徒劳中解脱来的自在。
级别: 总版主

1楼  发表于: 2014-09-07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好的活动。。羡慕。。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