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精华帖子 春台文集 会员列表
主题 : 卓美辉专辑
级别: 总版主

100楼  发表于: 2011-02-16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zhuomeihuifz

[诗歌] “我不再试图向你们描述…… ”(a-f )

a.
我不再试图向你们
描述,它的模样  
已经不可能
还会深夜降临

我完全有理由怀疑
从现在开始

黎明的窗台,我再也不会
一转眼,就看见它
穿着去年的那件蓝睡衣

b.
有一回,在芍园楼道
我感觉与它迎面相遇
等用完洗手间归座
她在酒杯前谈笑风生

它不止一次说过
要来看我。带着它
独特的凄美面容

“只有你会认出  
——是我。”

c.
它已被告诫
学会掩饰酒量
掌握这年头的易容术
以便白天出门

然后在37路公车上
被一黑脸壮汉
狠狠踩中
右脚。它羞愧地
坐到后排,像逃票的乘客

d.
我习惯深夜浇花
当时明明看见它
端坐楼下的游泳池旁
戴一顶
与时令不符的帽子
转瞬无踪影

这么冷的天气
我没有勇气,入水
探个究竟

我想到的,多半
都做不到

e.
我和你们
其实,没有区别
即使执意保持时差
也显得可笑

它又不在纽约
也不会去巴黎
自小它就特别害怕
异腔别调

我感觉,它
就在不远处

f.
难得今天有
过路的风雨
进城。捎带些什么

给它?要换季了
我还无法推测
它明年春天的喜好

你们将看到,或
听说的
也不会是它
原本的模样

2011- 01- 18 午后 初稿 /  01- 29 晚 二稿
更多交流: http://geibook.com/read.php?tid=3750

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余生。
级别: 总版主

101楼  发表于: 2011-03-22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zhuomeihuifz

沈也山庄一日

1.
老胡在池塘边捞拾落叶
来自古田的园丁,戴一付
 
乡村教师模样的眼镜
反射出山间的凌乱春色

鹅棚窝着两粒蛋。我
放到连娜的手里时,还微温着  
 
沈也说冰箱里还有一粒。女人们
在厨房。这些都是今天最美好的

男人更热衷谈论养生瓷器
三天后去海钓。“等我们回到山里
 
鱼还活蹦乱跳。”说这话的是叶向高
拉丁舞教练。却与一位

祖籍福清的明朝宰相同名同姓
“他的女友叫爱卿?”我总是听不清

2.
我总是会走神,特别这几天
“我已经无法安然地度过黄昏

黄昏里,有多少事物在消逝……”
在人人称道的沈也山庄

主人不多语,反复以茶巾擦拭
刚淘到的一口灰罐子。他希望

拥有更光亮的脑门,不断冒出
与时势合拍的古怪灵感

拒绝听到有人抱怨那把
切不开萝卜的菜刀。另一位

穿着比腔调更像村干部
假装对一屋子的古玩腊梅及

后现代装置艺术熟视无睹
而在乒乓球室,他依然没有对手

3.
在一台老式打字机前,我
坐下。想起那部阿根廷电影

寻找“A " 键 
此后,我一心想要下楼

流连鹅塘边小竹林
我拍摄下女人们的愁容

男人的背影。貌似古人
留意水面还残留什么倒影

一路随我们上山的小狗
被取名大头。当我们关闭电闸

关闭山门。大头会被留下
连同山庄,归顺于这片幽谷深林

2011- 02- 10 初稿 
------------------------------------------------------
注释:   
     引自本人1991年的长诗《给海子》。
  ②  阿根廷电影《谜一样的双眼》中有一个出色的意象,即打字机损坏的“A”键。在阿根廷黑暗时局间,妻子被残杀的男主角时常从恶梦中惊醒,在本子上恐惧地写下“TEMO”(怕)。经过漫长的追索与查证,他解开了本以为无法解开的心结,终于找到答案:在“TEMO”中加入“A”,变成了“TEAMO”(爱)。

更多回复交流:http://geibook.com/read.php?tid=4166
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余生。
级别: 总版主

102楼  发表于: 2011-03-25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zhuomeihuifz



一位尊贵的夫人说……

“有时,远远望着我的先生,我会想…”
她换个话题,让我不由地转过身。暂且
冷落过往的运沙船。一座铁路桥
在不远处连夜施工。年底要跨过闽江。

那夜她看起来衣衫轻薄,楚楚动人
玉指上一枚尾戒,来自一次伤心的旅程。
“没想到你会见我。”她再度自言自语
“没想到快入夏了你的江边还这般清凉。”

她以为我到过很多地方,见过很多人
“你看上去,是比相片里老了一些
最近怎么了?”这位尊贵的夫人
有太多的“想不到”,我必须打断

把话题重新引到她先生身上。她猛然
喝下一杯。“我会想,即便他不是我先生
我依然会爱他。可惜…”那是前年?
她独自往更南方旅行,刚回没几天

留言想见我。“给你带了一磅咖啡豆
一小袋热带干果。”想喝几杯,但不去酒吧。
后来她加重了语气,“我就是想知道我
出门这十几天里,他会不会更无端猜疑。”

或是三年前?我早已模糊了她的美貌
她放弃傲慢后依然不俗的言辞。只记得
高桥上不断有电焊的火花坠落江面
运沙船一声汽笛将她从微醺中唤醒。

她的嗓音如此迷人,值得那些诗人去赞美
她欲言又止的神情我必须视而不见;
必须阻止她再去车上取酒;我还必须让她相信
他们彼此是相爱的。“可惜他是我的先生。”

2011- 02- 15  午后

更多回复交流: http://geibook.com/read.php?tid=4264


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余生。
级别: 总版主

103楼  发表于: 2011-04-12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zhuomeihuifz



在路上
----诗赠吾友陈媛,生日快乐!


在步行道,追随
一对松散的鞋带

夜班餐车。咖啡
恒温,瓷杯冰凉

公园长椅上,被
遗忘的吉他鸣响

所有寄身过旅馆
墙面沿枝末裂开

当你放下心中的背囊
坐到我面前
午夜的榕城,也静如
你的小佛堂

还有什么?
“能改变这一切”


2011- 02- 01 上午





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余生。
级别: 一年级

104楼  发表于: 2011-04-13   主页:
当你放下心中的背囊
坐到我面前
午夜的榕城,也静如
你的小佛堂


这个表达很温暖,又充满爱意!
级别: 总版主

105楼  发表于: 2011-04-16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zhuomeihuifz
回 104楼(wt) 的帖子

谢谢三缘兄:)
--------------------------

无论你是否相信
这一夜不会过去…

他们燃起壁炉
红唇映照灰墙。让人相信
这个冬天不愿离去

夜宴九仙客。即使面对
一张空空的圆桌。我相信
他们依然会推杯换盏,彻夜尽欢

还有谁会相信明天?
他们正热烈谈论一位
不存在的宾客,推开

厚重的红门。唯有我
没听到,那一声吱响
我的耳朵向右,左边坐着阿咪

几乎第一回,在朋友们中间
我和妹妹坐到一起喝酒
几乎不必多说话

你不必相信。而你身旁那一位
几天后,又远涉重洋
今夜——他们要以

色香味俱全的祝福
将他自以为空虚的背包
(还是心灵?)填满

多开心,难得大家都在
你要相信,越是快乐时光
我越会感觉害怕

2011- 02- 22 凌晨。酒醒诗成
----------------------------------------
注:诗赠昨夜共赴“红门夜宴”的诸友:伟胜,小丰,成曦,小胡,凤姐,峰涛,chenyuan ;及我的妹妹阿咪。

更多回复交流: http://geibook.com/read.php?tid=4415


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余生。
级别: 总版主

106楼  发表于: 2011-04-24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zhuomeihuifz


2月27日黄昏,在泛船浦教堂

与他们告别。我说
要坐上85路车
一路向东。我还是想
去拍那座教堂。

同你们约好晚饭。我说
会提早到附近。难得好天气
我一心想,拍到那座教堂
钟楼的尖顶。

因为那年夏天。我说
(对谁说?)挑个好日子
一起去拍照。就在江边
有一座古旧发青的天主堂。

又是近黄昏,我却只想
收起相机,关闭手机
一个人,坐到教堂看门人
那张倾斜的藤椅上。看

堤岸上五颜六色的主妇
同鱼贩子讨价还价。看泛船浦
教堂在骤热的城市边缘不显声色;
且不去臆想,这春风沉醉的夜晚。

2011- 02- 28 凌晨

更多回复交流:http://geibook.com/read.php?tid=4508



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余生。
级别: 总版主

107楼  发表于: 2011-05-12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zhuomeihuifz


三月六日,春咏

那个怀春少年
踏过的草地
开始返青。暖风吹拂
万物舒展秘密的怀抱

他的眉目如此年轻
以至于很快会淡忘,去年
在这棵树下
伤情的一幕

春水流过,他就觉得
想对她诉说的话语
比这条长河,还要
无穷无竭

他甚至暗下决心
要以日月之盟
打造一枚指环,献给他
心目中的新娘

然而这一切
在一位过路老者的眼里
是多么虚
妄而危险

2011- 03- 07  清晨

更多回复交流:http://geibook.com/read.php?tid=4647


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余生。
级别: 一年级

108楼  发表于: 2011-05-17   主页:
静读一回老卓,品这语言里的老房子,老街道在时光里散发的光芒。
级别: 总版主

109楼  发表于: 2011-05-20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zhuomeihuifz
回 108楼(草树) 的帖子
愿此光芒不灭,至少在人心中。
谢谢草树兄来细读。夏安~
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余生。
级别: 总版主

110楼  发表于: 2011-05-26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zhuomeihuifz

三月十日,春幻

晨雾苦涩不是幻觉
床头灯羞怯也不是幻觉
我听到春风在责问一个人不是幻觉
有谁飘过窗坠落绿袜子黑羽毛同样不是幻觉

2011- 03- 10  清晨

更多交流回复:http://geibook.com/read.php?tid=4716
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余生。
级别: 总版主

111楼  发表于: 2011-06-16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zhuomeihuifz


四月二日,春光

比多出的那只手,还
令人惊奇。一个人

旧疾病,也通体透亮
阳光照在凌乱的床上

会多出一片嘴唇,说
“春天来了,你还是

没找到我。”如找不着
那面镜子,来收藏——

我们的末日。今天
是多出来的。可有个人

再也听不见。还在问
“春天了,为何不相爱?”

2011- 04- 04 上午


更多交流回复: http://geibook.com/read.php?tid=5280

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余生。
级别: 总版主

112楼  发表于: 2011-07-03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zhuomeihuifz


[诗歌] 在龙泉山庄,看到孤独

不会游泳。我从小
不知如何能在水中
安置好苍白的身躯

摄氏五十度;富含
矿物质的温泉池间
露出被滋润的脑门

我看到你,在下方
第四泳道。清晰的
曲线;模糊的性别

同样无法溶于水的
孤独。但我钦羡你
还坚持着与其纠缠

2011- 04- 10 下午

更多交流回复:http://geibook.com/read.php?tid=5473

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余生。
级别: 总版主

113楼  发表于: 2011-07-04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诗歌很美,个人觉得诗意浓烈。
问好卓兄。
[ 此帖被姜海舟在2011-07-05 08:45重新编辑 ]
级别: 总版主

114楼  发表于: 2011-07-05   主页: http://t.163.com/0772383818?f=blogme
喜欢三月六日,春咏

问好!
级别: 总版主

115楼  发表于: 2011-08-18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zhuomeihuifz
回 113楼(姜海舟) 的帖子
回礼 :)
------------------------

当年的河边

1.
他们之间,许久
不说话

神色相似的脸
朝对岸,热切地

要在那一片空濛中
望见什么

寒风弃舟
渚清沙白,却没有

一只鸟飞回
及时应景

2.
如果当年,有人
看到他们的手

紧握,那只是因为
年轻的痛苦

总是如此相似
没有秘密,也必须

以彼此握紧的手
护住,以免坠落

黄昏的泥滩
沾染不义的腥味

3.
寒风弃舟。今天
他们已不再年轻

共同的疲惫
及各自的欢娱

令他们及时放手
唯有当初的痛苦

依然纯洁,且化作
一支夜曲——

在空洞的生命间隙
流传着,无休无止

2011- 04- 15 清晨~午后

更多交流回复:http://geibook.com/read.php?tid=5600
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余生。
级别: 总版主

116楼  发表于: 2011-08-18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回 115楼(卓美辉) 的帖子
又一次享受。
[ 此帖被姜海舟在2011-08-19 14:37重新编辑 ]
级别: 总版主

117楼  发表于: 2011-08-25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当你挨着我
    肌肤便融化
    比那些薄雪
    消失得更快
再读
级别: 总版主

118楼  发表于: 2011-09-09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zhuomeihuifz
回 114楼(三缘) 的帖子
秋安~
---------

  杨桃院子
          
  月光会继续
  把他晒得更冷
  你们别后,落叶委身
  杯盏零乱。依然有
  酒香在其间浮动
  
  今夜,这个院落
  是他的。杨桃树投下的阴影
  在他梦里,会
  越来越盛大。直至
  将从前的日子覆盖
  
  他渐老,厌生倦旅
        不愿再忍受钥匙
        磨擦背包的声响
  一杯浊酒,便足以
  把他引向更远的地方
  不会再有杨桃院子
  
  树荫下欢歌笑语
        已渐远。从此
        他会低首匐近地面
  合掌掬饮。然后
  脱下那只动情的鞋子
  敲打着:你们醒醒

    更多交流回复:http://geibook.com/read.php?tid=6270
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余生。
级别: 总版主

119楼  发表于: 2011-10-16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zhuomeihuifz

漂流木

躺在时间的河流上    我曾经
以为我愿意    剔除繁杂多变

的枝叶    不再屈从季候安排    
我曾经多么希望    一路纵情

漂流    南方六月温润的江面
水源丰沛    沙洲在形成支流

一路弃绝    沿岸的桃红柳绿
矢口隐瞒飞鸟的去向    直至

入海口    深水静流    你把我
捞起    朝我呵气    反复叩击

你觉得我是    一条鱼么?你
忘了自己也曾经是一根木头

没有来源    没有潮汐    到来
将我们一起带走    也许眼前

这片海域    同样是没有出口
2011年5月20日清晨于马尾
更多交流回复:http://geibook.com/read.php?tid=6470
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余生。
级别: 总版主

120楼  发表于: 2011-11-03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zhuomeihuifz


[诗歌]会呼吸的枕头

晨曦微露时,你要
把它推开。落到地面
一团雪白的无辜的
往事。渐渐失去知觉 

上个月初
在杨桃院子的露台上
我遇见过它

那时你
在北方。一个人
一团会呼吸的枕头
我们醒于同一场梦

窗外,有更多鸟鸣
加入,似乎在配合
你的来临

当彼此的呼吸
春雨般密集。我要
恳求你,暂且
把它推开


2011-05-28  晨稿
2011-06-11  再稿

更多交流回复:http://geibook.com/read.php?tid=7455

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余生。
级别: 总版主

121楼  发表于: 2011-11-22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zhuomeihuifz

【挽歌】

向往之地    再也没有
哪一趟车
可承载    你我前去

船舶云端    雷霆降世
依然无动于衷
厌倦    东渡或西征

被重重掩埋的
终将显露?
幽蓝色的秘密在微笑

在那里    只有你我
早已不在乎
城头的旗帜

是否变色    是否
会为芸芸子民
降低它的骄傲

2011-07-29  凌晨

更多交流回复:http://geibook.com/read.php?tid=10306

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余生。
级别: 总版主

122楼  发表于: 2011-12-16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zhuomeihuifz

[诗歌] “清晨,不过是一壶水……”

清晨,不过是一壶水
由谁把它烧开?

这季节,来得不缓不急
我要笑脸相迎

作息正常。赶
在日头落山前

收拾晾晒已久的衣衫
还有纸张。坐到你们

餐桌前,我的感恩
恰似那个小碟子

破裂了,也不声不响
我还必须?赶

在衰老来临前
于秋风中,舒展身体

拒绝做一枚
季节的“曲别针”

2011. 10. 30 清晨,初稿。

原帖:http://geibook.com/read.php?tid=13095
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余生。
级别: 总版主

123楼  发表于: 2012-01-10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zhuomeihuifz

[诗歌] 一扇倒向冬天的门

1.
已经来不及,在寒风中
在你失声惊叫的间歇

换一种身姿。它倒向
我习惯称之为季节的

不过是,一座废弃的院子
正在减肥的房地产商

不可能看上它。
多少年以后,虫鸣依旧

一扇腐败的门后。我刻意
回避,不再由此路过。

2.
从哪一天起,落叶覆盖
隐秘的通道变窄,消失

被辜负的时光,向明天
悄悄运送一批又一批

单薄如纸鸢的门窗。
(庭院深深,终有尽头)

其中有一扇,会被封存
而那些,被雨打风吹去的

将一一回到我梦里
辗转,叹息。除了你……

2011.12.16  初稿

更多交流回复:http://geibook.com/read.php?tid=15670
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余生。
级别: 一年级

124楼  发表于: 2012-01-17   主页:
美辉久违了!
我现在成都做杂志,并做着一份澳洲《国际汉语诗坛》的编辑工作。因为与春台的缘分和个人的喜好{当然这首先取决于诗人自身的品质},我已下载了张紫宸的诗和你的诗作为备用,以向主编推荐,也就此向你郑重约稿。你若同意的话,可将自己心仪的诗稿30首,并一张照片、一个简历一同发到我的邮箱。张紫宸的作品、照片和简洁,你也发一份给我。
我的邮箱:1547241787@qq.com
级别: 总版主

125楼  发表于: 2012-01-20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zhuomeihuifz
回 124楼(孙谦) 的帖子
谢谢孙兄仍记得我与紫宸,对你久前发于此的两组诗也印象深刻。
新春快乐!多联系~
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余生。
级别: 总版主

126楼  发表于: 2012-02-23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zhuomeihuifz
冬日记梦:登高

甲壳虫缓慢
爬过树叶背面。闽江
又出现在眼前

缘径登高
草木漫山遍野
随风,摇荡

而一条长河
就在我远眺指点间
停止了流动

一群人,正忙着
把东边的石头
搬往西边

或试图于
波涛汹涌的屋顶
树一面旗帜

谁说流不尽?
这季冬河水
江山如画已褪色

你们还不快——
放下手头的活,为它
再上一遍新漆

2012.01.10 清晨,初稿

更多交流回复:http://geibook.com/read.php?tid=17274

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余生。
级别: 总版主

127楼  发表于: 2012-03-30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zhuomeihuifz


渡口

迷雾散去
水面如镜。他凝望
对岸树木的倒影
仿佛,那就是一个人
一生痛苦的渊源

白茫茫的清晨
他独自穿过老街
走向渡口。一路上
试图从脑海中抽出
一张湿冷的面孔

昨夜的梦
如影随形。一条
嗅觉敏锐的记忆犬
已先登船。他认出
那正是他的前世

今生更多时候
在昏睡。一封
无人认读的家书
从他身后飘落,混入
早春铅色的河流

2012.02.29 清晨

更多交流回复:http://geibook.com/read.php?tid=18077

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余生。
级别: 总版主

128楼  发表于: 2012-05-02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zhuomeihuifz
《春天里1:雷锋》

我看到,春天里的雷锋
扛着一袋过冬的粮食。他要
翻过的那个山岗
在本地地图中,早已不存在


更多交流回复:http://geibook.com/read.php?tid=18113
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余生。
级别: 总版主

129楼  发表于: 2012-06-08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zhuomeihuifz


《春天里2:惊蛰》

惊蛰

今天惊蛰,我只愿卧床
昏睡终日——

绘制山水画的间歇,你会
来抚摸一下反季节的头颅

窗外,春雨也不停在绘制
依据我们的日常行迹

这辽阔帝国的版图上
又有一处秘境想独立出去

——《春天里2》2012.03.05

原帖:http://geibook.com/read.php?tid=18156
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余生。
级别: 总版主

130楼  发表于: 2012-07-22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zhuomeihuifz


[诗歌] 来自北太平洋的风

来自北太平洋的风
带来的抚慰
一如既往。这小小的灾难
令人猜不透

为什么?她
必须连夜赶到
探究一个人
身体的危机和奥秘

今夜,一个人
忍不住要敞开
终年紧闭的北窗;敞开
群山不再潜伏

她摸索着,南方的脊背
仿佛几千里的奔赴
只为了,制造一场
超标的援助

“时而炽热,时而
冰凉。”她同样猜不透
这岛屿般的身体
还能被灌入,多少的海水

2011- 03- 15 深夜

原帖:http://geibook.com/read.php?tid=4812

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余生。
级别: 总版主

131楼  发表于: 2012-10-06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xinghuangtian
这一句“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余生。”恰可作为老兄诗歌的写照。握!
级别: 总版主

132楼  发表于: 2013-01-02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zhuomeihuifz
回 131楼(雅克) 的帖子
雅克君新年好。祝贺专辑发布!
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余生。
级别: 总版主

133楼  发表于: 2013-07-03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zhuomeihuifz


倒春寒

倒退几天,就可以
在森林公园的暖阳中
孔雀开屏,天鹅自恋
驼鸟也心甘情愿
驮着红孩儿去送信

倒退多少天,怎么可
能再回到?你没有我
我也没有你的日子
当时四季不分明,阴晴
圆缺,也不关我的事

而我习惯向前,看
凋蔽乡野也亲近
与凄风苦雨相慰籍
却忽略,你在车后座
生气的身体。倒数春寒

2012.03.10 清晨

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余生。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