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精华帖子 春台文集 会员列表
主题 : 品达《奥林匹亚颂》第四首
级别: 管理员

0楼  发表于: 2014-09-30   主页:

品达《奥林匹亚颂》第四首

Hermes 编译

最强大的驭者,乘闪电之足不知疲倦地飞驰——
宙斯呵:你那循环不息的时季,
引领我前去见证
缔造至高无上之功绩的壮阔力量,
凭借诗歌和纷杂的竖琴之音。
高贵的人将起身迎接美好的消息——
报道友人的好运气。
克洛诺斯之子呵,百首巨兽提丰的鼓风炉[①]——
埃特纳的神主呵,
以美惠女神之名
接受这首颂诗吧,歌唱奥林匹亚的胜利——

久经等待从源自勇气的壮阔力量中迸发出来的光明。
为此普骚米斯的车轮辚辚驶来——
前额受着庇萨的橄榄树的荫蔽,[②]
他返回故乡,为喀玛利纳带来荣誉。
愿神从此对他的祷告多加悦纳;我要对他加以颂扬。
他热衷于驯养马匹,
怀着喜悦,殷勤款待他的朋友;
他的脸,意向清晰了然,朝着和平;他也热爱城邦。
我不会让我的说辞沉浸在谎言里;
行动是对我们每个人的考验。

克吕墨诺斯之子就是这般
逃过利姆诺斯岛妇女之手,
免除了不名誉对他的中伤。
当他穿着青铜铠甲赢得赛跑
到希普西匹勒身边接受花冠,[③]他说:
“这就是飞奔起来的我。
我的双手像我的心一样好使。
很多时候,甚至在青年的春季,
灰白的华发就爬到他们的头上。”

--------------------------------------------------------------------------------

[①] 宙斯打败百头怪兽提丰后,将其压在埃特纳火山之下,所以称埃特纳火山为提丰的鼓风炉。

[②] 赢得胜利的普骚米斯戴着橄榄花冠。

[③] 克吕墨斯之子指埃吉诺斯,利姆诺斯岛的妇女嘲笑他的白发。在希普西匹勒为纪念其父亲而举行的葬礼竞赛上,埃吉诺斯参加了武装赛跑(这种赛跑要求参赛者全副武装)并赢得胜利,因此有力地回击了对他的嘲笑。



【导读】

奥林匹克赛会是古希腊四大赛会之一,每四年举行一次,旨在纪念宙斯,奖品是一顶橄榄花冠。

喀玛利纳是叙拉古人于公元前599年建立的,比叙拉古本身晚了135年。在一场叛乱中叙拉古人毁了它,后来由希波克拉忒斯重建。盖伦又再次剥夺了它的居民,后由盖拉人再次重建,时值第79届奥运会(公元前461年)。

关于普骚米斯,除了品达在这首和第五首颂歌中告诉我们的,我们完全一无所知。这两首颂歌都涉及同一场骡车竞赛的胜利。布克将普骚米斯的胜利定在第82届奥运会(公元前452年),并且认为这位胜利者在驷马车赛和单马赛中落败。因此骡车赛的胜利是一种安慰,而诗中似乎有某种失望的调子。

布克认为这首颂歌是在奥林匹亚唱的;利奥波德·施米特则认为是在喀玛利纳。第二个看法似乎可能性更大。第四首颂歌是在节庆的队列中唱的,也许就在获胜的当晚,朋友们簇拥着胜利者,在月下唱着颂歌前往宙斯祭坛酬祭神明;真实性仍有争议的第五首是在宴会上唱的。

这首短诗的要旨是:最后的考验才是真的考验。成功也许姗姗来迟,但它一旦来临,就尽显人的本色。宙斯的雷车是一辆不知疲倦的车子。他的时季女神在领人们看见崇高的竞赛之前就循环不息,这又有什么关系?幸运的曙光初现,于是立刻迎来庆祝。光明来得很迟,但这是从一个急于为喀玛利纳带去荣光的人的车子上放射出来的光。我们也许会祈祷,“神呵,达成他的其他愿望。”我们也许会赞扬这个人——自由、好客、心地纯洁,爱好和平,热爱祖国。没有什么错缪玷污对他这高贵生活的记录。最后的考验是对凡人的检验。

因此,通过考验,埃吉诺斯,克吕墨诺斯之子,参加阿尔戈号远征的英雄之一,免受利姆诺斯岛妇女的奚落。先前虽然失败了,这次他却赢得武装赛跑的胜利,并且去领取桂冠的时候对女王希普西匹勒说:“这就是飞奔起来的我。我的手和心与我的脚完全匹配。这赛跑是为青年而设的,但我却比我看起来要年青。灰白的头发常常提前爬到青年的头上。最后的考验是对凡人的检验。”

普骚米斯具有每种美德,惟独缺少成功;如今这也添上了。因此埃吉诺斯是一个有力量、有勇气的人;现在他展现了他的速度。

诗中混合格律的使用产生了一种特殊的效果。不时会出现延长,结果是一种半是埋怨、半是嘲笑的调子。欢快的埃奥利亚调得到悲怆的吕底亚调的调节。毕竟,普骚米斯只是一半满意,他的敌人并没有被完全挫败。

颂歌的三节恰如其分地分为祈祷、赞美和故事。







不变,应万变。
级别: 管理员

1楼  发表于: 2014-09-30   主页:
品达《奥林匹亚颂之一》
Hermes 译

《奥林匹亚颂之一》旨在庆祝希耶隆(Hieron)在公元前476年(由P.Oxy.222证实)取得单马赛(keles)的胜利。声誉更高的驷马车赛(tethrippon)的获胜者是阿克拉加的忒隆(Theron of Akraga),品达在《奥林匹亚颂之二》和《之三》里对此加以庆祝。根据亚历山大城的编者所确立的正常次序,献给忒隆的颂歌紧随其后,但依《托马斯生平》(Vita Thomana)的记载(1.7Dr),拜占庭的阿里斯托芬之所以把《奥林匹亚颂之一》置于诗集之首,是因为它“含有对奥林匹克赛会的赞扬,并且讲述了第一个到埃利斯(Elis)进行比赛的佩洛普斯(Pelops)的故事。”

这阕颂歌以一个比衬(priamel)开始,用属于各自领域内最好的水和黄金衬托出最伟大的赛会——奥林匹克(1-7)。希耶隆的财富、好客、政治权力、受歌颂的成就(8-17),尤其是他的马斐斓霓柯(Pherenikos)所取得的奥林匹克的胜利,受到简短的赞扬。

诗歌的中心部分是品达对佩洛普斯故事的重塑。在品达之前,我们对这个神话知之甚少,但较早的一个版本(较36)似乎认为坦塔罗斯(Tantalus)在筵席上拿被肢解的儿子佩洛普斯招待诸神,诸神发现这一情况后,使他从鼎里复活,用象牙代替他的一部分肩膀
(据说是被德墨特尔吃掉),并在冥府里惩罚了坦塔罗斯。品达将这个故事的吸引力归之于夸张叙事的魅力(28-32),并将其细节归之于一个嫉妒的邻人的流言(46-51)。在品达的版本中,佩洛普斯生就一个象牙肩膀(26-27),坦塔罗斯提供了最得体的筵席(38),在这筵席上波塞冬爱上了佩洛普斯并将他带到奥林波斯山,与后来宙斯对伽尼墨德(Ganymede)所做的如出一辙(37-45)。坦塔罗斯由于从诸神那里偷窃仙饮和神食并与人类朋友分享而受到惩罚(65-66)。佩洛普斯成为青年后,渴望在希波达迈雅(Hippodameia)的父亲俄诺卯斯(Oinomaos)策划的竞赛中赢得希波达迈雅。在车赛中,那些不能取胜的求婚人都被俄诺卯斯杀死了。佩洛普斯请求他的旧情人波塞冬帮助自己,那位神明给了他一辆金色的战车和若干带翅膀的马,他靠它们击败了俄诺卯斯,赢得希波达迈雅,和她生了六个儿子(67-89)。佩洛普斯的坟墓如今坐落在奥林匹亚的宙斯祭坛旁(90-93)。


品达提到属于奥林匹克胜利者的名声和满足(93-99),赞美希耶隆是他那个时代学识最渊博、权力最大的主人(100-108),并希望自己将来能够庆祝一场赛车的胜利(108-111)。在一个简短的比衬(priamel)中,他声称诸国王处于伟大的顶峰,在结尾,他祈祷让希耶隆在余生继续享有他的高位,而自己将作为全希腊诗人之翘楚为胜利者祝捷(111-116)。


奥林匹亚颂 一

水是万物中最好的;但是黄金,犹如夜里闪烁的火焰,使旁边的一切财富的荣光黯然失色。但是,我的心呵,愿你歌颂赛会的荣耀,不要在白天于那荒凉的空中寻找比太阳更加耀眼夺目的星辰,也不要以为有什么比奥林匹亚更伟大的竞技足资歌唱。前来参加克罗诺斯之子的庆典的高人 ,心头萦绕着那里响起的歌声。他们要来希耶隆丰盛的餐桌边就座。

希耶隆手执多羊的西西里的法杖,尽收一切卓越美好事物的英华。那里辉煌的音乐传颂着他的名声,那里我们常在友好的桌边尽兴取乐。取下多利亚竖琴吧,如果庇萨或斐斓霓珂 的荣耀使你的心沉浸在欢愉里,当他疾驰在奥菲斯河旁,无须扬鞭驱赶,载着主人投进胜利的怀抱中。

这位主人是叙拉古国王,嗜好驯马;他扬名于强悍的人民中间,从前吕底亚人佩洛普斯 去那里定居。当时刻洛托 将他从一口干净的鼎里举出,但见他的肩上有象牙熠熠,以强力挟裹大地的波塞东便对佩洛普斯一见钟情。这些诚然是伟大的奇迹,但那些用精心设计的谎言修饰过的传说排斥了真实的言辞,蒙蔽了人的心智。为让人类高兴,美悦女神成就万事,多少次使不可思议的事情成真,如今她又赐予光荣。将临的日子是最有智慧的见证人。人当多称赞诸神,如此他就少遭人指责。坦塔罗斯之子,先人的说法我不敢苟同,依我之见,你父亲邀请诸神到可爱的西普洛斯赴那最堂皇的筵席,招待他们吃喝,又受了他们的款待,就在那时手持闪亮三叉戟的神将你抓走,他的心被欲望制服,驾着金色的马车将你带到荣名广播的宙斯的宫殿,后来宙斯出于同样的欲望,又把伽尼墨德带到那里。但在你离去后,你母亲派人四处寻你,却再也找不回了。你的某个邻人心怀恶意,暗中散布谣言,说他们如何将你劫走,用刀剁碎你的四肢,投进冒泡的开水中,他们就在桌上切开你的身体,啖食你的肉,半点不剩。

我不明白一位神明怎会这般饕餮;我却要退避三舍。灾难时常降到那些谈论邪恶的人身上。如果说在奥林波斯山上监察凡间的神祗曾赐给哪个人荣耀,那人就是坦塔罗斯;但他不能吞下那笔巨大的财富,由于他的傲气,招致深重的灾难:天父将一巨石悬在他头上。他恒常想着头部会遭到痛击,从此与欢乐无缘。

他的力量无法承受这沉重的生活;痛苦紧紧拘束着他,在三样痛楚之中还有第四样,因为他偷了诸神用以赐他不死的神食和仙饮,送给自己的同伴。若有人存心要欺骗神,那他就想错了。他们因这事就将他的儿子遣回,归到那些注定要朝生暮死的人类当中。当他正值青春年华,胡须初次令双颊变暗时,便思忖着为自己争取一个近在眼前的新娘:

希波达迈雅,庇萨一位国王的光辉女儿。黑暗中他独自行走在灰色的大海边,吁求手持沉重三叉戟的神,他确实就在他脚边现身了。他说:“波塞东哟,你听我说,如果你从我的爱和库普里斯人的美好礼物得到过些许快乐,截住俄诺卯斯的铜矛,在埃利斯河边给我更快的战车,给我周身覆上力量。目前他已经杀死了十三个求婚人,一再延宕他女儿的婚礼。

巨大的危险从不会无力地落在人身上;但若我们注定终有一死,为什么要蜷坐在黑暗中,不知何为,寂寂无名地老去,分享不到半点荣耀?如今凶险就在眼前;你来助我实现目标吧。”
他这样说,他的话一点不差。神明使他名声愈增,给了他一辆金色的战车和几匹翅膀永不知疲倦的骏马。

粉碎了俄诺卯斯的力量,他带走少女,与她同床。她为他生下六个儿子,皆是民众的领袖,燃烧着勇猛的精神。如今他躺在奥菲斯河的交叉处,混在那些强大的死者当中。许多外来人从祭坛边经过,麇集在他的坟墓的周围。但佩洛普斯的荣耀看来距离奥林匹亚甚为遥远,在那里,跑道上是速度与速度的比拼,一个人的力气至于苛刻的高度 。胜利者在余生中始终与比蜜还甜的幸福相伴,

只要赛会不绝;逐日递增并与他同在的那种善是一个人所能拥有的至善。我的工作是用骑手的韵律与埃奥利斯的曲调为那王者加冕。在这两方面无人能出其右:我们应永远用演唱纷繁之歌的技巧来荣耀的美好事物所显露的智慧和重大的权力。希耶隆哟,你的身边永远站着某个神明,心里沉思着你的所作所为。愿他不会很快舍你而去。我则希望再次发现

一条更美好的言辞之路来歌颂和帮助那飞驰的战车,当我再次光临克罗诺斯那座沐浴着阳光的山。缪斯用大力为我铸造了迄今最为强劲的箭矢。各人臻于卓越的方式各不相同;至高的卓越乃是成为王者。呵,不要想望更多。愿你在属于你的高处行走。愿我站在你这位胜利者的身边,因为我的技巧在希腊人中首屈一指。


注释:


  the skilled,或作“智慧的人”、“诗人”。
   参赛马匹的名字的音译,这个名字的意思是“带来胜利者”。
   品达叙述的佩洛普斯和坦塔罗斯的传说有别于传统版本。
   命运女神之一。
   即挑战极限。




不变,应万变。
级别: 总版主

2楼  发表于: 2014-09-30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研读。。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