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精华帖子 春台文集 会员列表
主题 : 陪老德在婺源游历的一天
级别: 总版主

0楼  发表于: 2014-10-03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ab56778

陪老德在婺源游历的一天

陪老德在婺源游历的一天
  
     与老德算认识许多年了,我每年去参加省里举办的谷雨诗会,总会遇见老德,他总是出现在南昌诗人当中,显得平静中带有点颓废的厌倦。他们南昌诗人总是热情地抱成一团,但在诗会上很少发言,习惯当沉默的倾听者,可是在晚宴上或私密性的聚会上他们的酒性在我看来显得有些过分豪情与做作,因为我不胜酒力,自觉地跟这般南昌诗人保持距离为自己的胆怯找个洁身自好的理由来打发自己的孤独。我知道这班南昌诗人很活跃也有创造力,他们占有地域性的优势到处发表作品与结交外省诗人,活得洒脱又独立,享受着我这位来自小县城的不具备的文化平台与艺术资源的好处,好在我早已习惯于自己内心的强大,总是从他人的缺陷中找到自己存在的伟大,我的固执有着多么疯狂的想象。
   前两天,金宇迅打电话给我,叫我10月1号晚上到长城大酒店聚餐,他告诉老德要来婺源。说实话,我很少读老德的诗,也许是诗会上我对他们形成主观性的判断,也许是他们不知道如何用一种恰当的方式跟我这位孤立又自傲的来自小地方的诗人打交道,总之,南昌诗人在我的印象中就是经常以诗歌的名义到处搞活动,到处炒作自己并流露从时代的便利中赢得甜头的喜悦。当晚,我赶到酒店,才发现自己是被大家认定为的姗姗来迟者,老德坐在我的右上方,中间隔着两位女士,她们是同老德一起来婺源的游伴。老德戴着一顶灰色的旅行帽,一头黑色的长发披在肩上,一张刀削过的脸庞有一双大眼睛,闪烁着充满怀疑又急于自我纠正的目光。老德的酒量我是清楚的,也正是老德的海量让聚会的气氛增添了不少的激情与喜悦,在我朗诵了一首我的诗歌之后,老德给予了肯定性的好评,他说我的诗是从细节的发现中让一首诗拥有了自身的温度与力度。显然聚会从一种礼节性的客套进入诗歌交流的坦诚,老德也朗诵了自己的两首诗,我从他那沉稳又徐缓的男低音中听出了他的诗歌在一种内审的平静中充满倾听的渴望,这种倾听的渴望不是对世界作出某种阐释,而是渴望在倾听中获得自己所在的位置。正是老德的直率与真挚把交流提升到一种心灵碰撞的高度,正是在碰撞中心灵获得新的启发,在启发的静穆中晚宴走向了它完美的结局。
   第二天,胡新开一大早给我打来电话,说开车过来接我陪老德下乡玩。7点从县城出发,老德和我坐胡新开的车,两位女士坐另一辆车,景白公路两边的田野弥漫一片收割后的沉静,群山蜿蜒起伏显露并不急于向外扩展的焦虑,而是趋于一种向内围绕的聚集,好像有什么心事需要好好安静下来沉思一番,溪水在狭窄的堤岸内流淌,流淌在一种蓝色中,在一种放任又不得不接受局限的痛苦中流淌,显然,这种痛苦已不再是一种负担,而是一种亲近自己的本性所创造的色泽:蓝得像翡翠中的一种通透与圆润。老德沉浸在回忆中,跟我们聊起他曾在诗歌江湖中的闯荡与阅历,我感觉他就是一部活生生的现代汉语诗歌发展的历史,在这部历史中他耗尽了太多的激情与忧患,如今他更想安静下来,好好对这部历史给以回顾性的审视。在严田的进士村,老德畅游在徽派建筑的遗迹与古朴的民间气息中显露一种少有的谦虚与温柔,他在女友频频给他拍照时还显得有些不自然,但和我们大鄣山诗社成员合影时表现得特别的平静又坦然。胡新开到了每一个新的景点,总是要关注路边的石头和沿街古董店里的木制工艺品,他总用一双淘宝的眼睛及时抓住让他心动的每一样东西,生怕它们从他的身边溜走而不能原谅自己的粗心大意。赋春小小穿着一身雅致的粉红色的套裙,她的娴静与善良最上镜头,镜头里的她流露一种现代女性的坚强,这种坚强是不是一种强悍,而是让温柔的流露显得更加自然与感人。
   下午,詹广健开车载着洪忠佩加入我们继续陪老德游历婺源的行程,詹广健带领我们来到他的老家:段莘的庆源村。我们大彰山诗社在今年的四月在此采风,我当时写下了一首诗《庆源村的立夏》,我至今还没从这首诗的意境中走出来,这次重游我还是停留在那首诗在创作时的情绪中,对庆源村的秋天失去了敏锐的感受力,我不想让这种无奈感染他人,所以采取一种封闭的态度,让自我在以梦游般的恍惚中经历一个下午的时光。好在忠佩兄的热情挽救了对我来说是一次溃败的旅程,显然,老德在忠佩的指引与讲解中对一个发生在地域性的过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我记得他深情地说:庆源是他老了以后可以归隐的好地方。离开庆源已是黄昏,等我们赶到给老德预订的农家乐,天已经彻底黑了。在上晓起的一家农家乐的院子里,我们吃上了一顿丰富又地道的徽州风味的大餐,忠佩兄的酒量跟老德有得一拼,我只能在羡慕两位大哥的豪情时,难免不能为自己的不胜酒力而开脱,只是我多年来在一种日常的理性中习惯一种享乐的清醒,憎恶意识的迷失造成肉体的狂热,因为这种狂热让我感觉自己更接近一种原始的兽性,而不是从文明的学习中获得的一种对意识的运用。老德一喝酒就特别能说会道,这种能说会道不是出于应酬的牵强,也不是虚张声势的计谋,而是出于对真理的表达,对一位诗人如何在满足自身人性需求的同时确立自己与世界的关系,真理对诗人来说是如何组织词语来安放自己的心灵。多年来,我已很少听到有人用这种真挚又准确的方式来谈论自己与时事,大家都在一种自欺中祈求内心的满足,可内心必须在一种自省的责问中才能获得解脱,内心在虚幻与自私的折磨下只有滋生慌乱与紧张,诗人通过写作来释放内在的能量达到对自我的一种认识,从而获得精神的平静,我从老德的身上看到了这种精神的平静。
   啤酒已喝了两箱,话语也已接近它燃烧的灰烬,这时,一弯明月挂在天空,挂在马头墙上的天空,挂在沉默的群山之上的天空,挂在我们仰望的一片广阔又漆黑的天空,它孤独地发亮,这种发亮不是月球对太阳光的反射,而是一种物体在宇宙的深邃中接近自身的一种途径,正是这种途径我们在洞察世事的同时用一种自娱的方式回归人性的本身:我想诗人就是今夜的月光:明澈又纯净。
    
[ 此帖被龙安在2014-10-03 22:33重新编辑 ]
级别: 管理员

1楼  发表于: 2014-10-05   主页:
喜欢龙兄这篇。
不变,应万变。
级别: 总版主

2楼  发表于: 2014-10-05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ab56778
回 1楼(陈律) 的帖子
问好陈兄!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