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精华帖子 春台文集 会员列表
主题 : 我的古典
级别: 总版主

0楼  发表于: 2014-11-26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ab56778

我的古典

          我的古典
    
    对我来说,尤其是对我的诗歌写作来说,我受西方的文学艺术影响很深,因为在当初的我来说,从西方学习认识世界的方法与表达人性所遵循的艺术形式,是对汉语诗歌写作的一种拓展,同时也是让汉语诗歌具有对自身所遭遇的时代与生活的描述能力与批判的精神。所以,我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显得非常叛逆,情愫也很激愤,沉迷对西方的自我想象中,逐渐从自身的时代中疏离出来,我当时认为我所遭遇的时代只是一种暂时的、不确定、过渡性的阶段,它早晚会被一种更理性又民主的体制所取代,所以,我不如早一点接受西方的文明,从全球化的视野看待我们所处的现实。
    就在我结婚的第二年,我认识了当地的一位业余画家,他对家乡(婺源)的山水与徽派建筑有着一种奇异的热爱,他认为婺源的山水与徽派建筑之间存在着一种已消逝的存在形态,这种存在形态是他想用画笔还原古徽州的真实。他认为我需要在一种古典的熏陶下学会放松,学会宽容,学会对大自然的敬畏,学会对本土文化的理解。他用他下乡搞工程机械维修的摩托车载着我开始了对本土的自然与人文景观的游历,开始了对婺源的每个古村落与山水在迂回的静谧中构建的适合人类居住的空间的游历,在游历中我逐渐爱上了我的家乡:婺源。通过多年与安飞在对本土自然风光的领略与文化资源的考察中,我发现婺源保存了一个完整又独特的古徽州,在古徽州的婺源,人们不仅有一种积极与外界保持商业联系的经济观念,还有一种早已消失的耕读的质朴与执着。古徽州的婺源人从事艰苦的农业劳动的同时,还有着一种求知的欲望,他们知道要与外界保持商业的联系,必须要有学习的意识不断丰富与提升自己,才能在残酷的封建时代保持竞争的优势。
     尤其令我惊异的是古徽州的婺源人不仅成功吸纳了外界的文明,还根据婺源山水的独特创造了一种隐逸又坚强的生活方式,在我看来,古徽州的婺源人在自己的地理学上创造了一种古典,这种古典就算是对精细的热爱,对知识的尊重,对劳动的辛勤,对秩序的渴望,对希望过上一种悠长又太平无事生活的想象。对我来说,我的古典不是对一种文化概念的阐释,也不是对过去形成的一种意识形态的回忆,而是一种对本土的回归,在回归中我找到了一种地域性的界限与自豪,这种地域性的界限就是对古徽州的发现,这种自豪是我终于赢得一种内心的宁静,通过内心的平静把世界吸纳进创造的意志中从而获得自身的一种艺术的表达形式。
    所以,对我来说,我应该感谢陈安飞,是他在我处于一种糟乱的青春期给予了一次机会,让我认识本土的历史与文化符号,从而让我对西方狂热的崇拜中冷静下来。通过对家乡的发现与理解中找到自我的回归,正是这种自我的回归,使我在写作上成熟起来,也正是这种自我的回归,使我有了比较学的宽容来理解与认识事物的多元化与多样性;我把这种自我回归称为我的古典,我的古典是一种地域性的认同与深入,正是在认同与深入中自我被地域性所包容,才形成我的一种新的创造:龙安的写作。
级别: 总版主

1楼  发表于: 2014-11-27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来读龙兄。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