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精华帖子 春台文集 会员列表
主题 : 证据成为一种理解自己的范畴——我读江离的《回忆录》
级别: 总版主

0楼  发表于: 2015-01-28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ab56778

证据成为一种理解自己的范畴——我读江离的《回忆录》

回忆录
     江离

父亲死了,在墓旁我们种下柏树
这似乎不是真的。每天晚上
我都出去,和一大群人在一起
哦,柏油马路在镇南,春天清爽的气息
漫过了街道,镇北的石桥上,蔡骏又一次
说起他的女孩,这也不是真的。
我照样学会了逃课,喜欢上了公园里
一个人的僻静,照样爱上了早死的帕斯卡尔
他说人是一根苇草。是的,苇草
那么多苇草一起喝酒,打牌
有时为了谈论的夸张程度而争吵
有时我们烂醉如泥,而在半夜里当我回来
就会感到那种寂寥,那种支撑着我
又将我抛得更远的寂寥
像降落在身体内部的一场大雪,冻结了
鸟兽们的活动,尽管这仍然不是真的。  

我喜欢江离的这首诗,我之所以喜欢是因为这首诗在一种描述中让过去在低沉又带有半怀疑的轻柔语调中浮现出来,浮现出一位轻狂又具有叛逆性的少年所经历的逃课、喝酒、争吵、打牌,半夜独自回到家中体会的寂寥。过去在语言中的再现,不仅是场景的再现,而是场景作为参照物让自我在审视中的框架内获得真实的形态:我喜欢上了公园里一个人的僻静,爱上了早死的帕斯卡尔。正是个体获得审视的时间,才有了进一步贴近自身的内心,才能进一步体会自己的身体所产生的感觉,内在的辨析来自对身体的感觉的体会。这首诗用第一人称的独白讲述了自身在过去的时态中所发生的经历与体验,这些经历与体验尽管已消逝在过去,但它们重新被身体的记忆所打捞出来,写作者知道过去的永远不再回来,回来的也只是通过回忆的方式让自我有了一次审视的机会,显然,写作者并不想放弃这次机会,而是试图抓住这次机会让过去成为一种理解现在的证据。
    值得注意的是,江离并没有像一位法官在向记忆提取过去的时候只是作为一种判断的证词,也没有像一位传纪作家,紧紧追逐可以证明自己观念的正确性而不放过任何的蛛丝马迹。江离只是从诗意的角度让过去在追问的梳理中成为一个人得以自我理解的契机,也就是说过去在成为一种理解现在的证据,可江离对待证据的意图不是要进行一种自我的拷问,而是让这些证据成为一种理解自己的范畴,一种产生内在辨析的形而上的思维:
          那种支撑着我
          又将我抛得更远的寂寥
          像降落在身体内部的一场大雪,冻结了
          鸟兽们的活动,尽管这仍然不是真的。
   我喜欢这首诗还有一个理由:那就是这首诗让汉语回归到一个生活在身体里的而拥有的真实体验与揭示。体验意味着一个人对他遭遇的时代与生活的进行的一种生存实践,揭示就是让事物显现自身的一种途径,描述就是揭示的手段。正是体验与揭示在语言中还原了一个人身体的感觉,汉语诗歌才找回了自身表达的独立与尊严。
[ 此帖被龙安在2015-01-28 11:42重新编辑 ]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