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精华帖子 春台文集 会员列表
主题 : 技艺的成熟标示一位诗人真正具有写作的主体性
级别: 总版主

0楼  发表于: 2015-02-18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ab56778

技艺的成熟标示一位诗人真正具有写作的主体性

 


     木朵

一位男士正在撕贴他的启事。
他有解决不了的问题而求助于人,
寻找合力——这正是社会分工造成的
个人能力的退化。
他贴的是一则寻母启事,
左腋下还夹着一撂传单。

失忆的母亲走失了,
从细密的网眼中丢失
本不可能,但已成事实。
老人的照片印在右上角,
不像患病的、已“毫无价值的”样子。

健康、喜悦、有尊严都写在脸上。
但那可能是一张尚未坠入晚年危机的脸孔。
此刻,这张脸消失了。
墙上的赏金富有象征意义。
严实地与墙合为一体,脸的儿子
打量着墙,却不知他前脚刚走,
又一则办证启事混淆了这请求。  

       在江西,值得我敬重的诗人为数不多,但木朵毫无疑问是我敬重的一位江西诗人。对木朵的诗歌我曾有着个人的批评:我一直认为他的诗歌由于过多运用正规又严肃的措辞而使他的表达显得有些学究气,显然,他一直也在寻找一种活生生的口语来表达他所生之地的体验与感觉,但他更似乎愿意做一位诗歌的辩护者,试图用他的诗学精神给诗歌开出一剂良方,以便汉语诗歌走上一条充满荣耀与光辉的道理。 
       我之所以敬重木朵,不在于他个人的对诗歌本身作为一种艺术形式所做的阐释,而是在于他的诗歌写作有时带给我的启示,这种启示告诉我,我一直想实现的写作理想总是让木朵抢先抵达了,而且他的技艺更为成熟。比如木朵最近写的这首《墙》,这首诗是通过对外在事件的观察与理解所产生的写作冲动,其实这种外在事件只是日常生活中最不起眼也最平常的事件:一位儿子在墙上张贴寻找失忆母亲的启示。正是如此的一个平凡无奇的事件如何在诗歌中焕发神奇的艺术魅力,这是我要深入探讨的。
       很显然,对观察者来说,就是要还原事件的真实面貌,但对诗人来说,要写一首诗,观察是不够的,还需要伴随观察所产生的理解的内心活动。木朵这首诗把平凡无奇的事件纳入一种历史境遇中加入理解,并准确又深刻地让事件在它的现实中呈现出来,而且让事件本身在理解的层面上成为一种喻体,折射出无穷的意义。这首诗是木朵发表在《春台》的“诗与诗论”栏目中的,我是第一位对这首诗做出肯定性评价的,当时我只是用来三个字来表达我阅读的喜悦:“我喜欢”。我之所以喜欢木朵这首诗是因为木朵躲在这首诗的后面,一直没露面,在描述中露面的是他所观察到的人与物,以及人与物在理解中所延伸出的一种存在关联,这种存在关联是让人与物在其中得到客观的塑造,我想说的是这种存在关联就是这首诗得以建立的一种时空结构,在时空结构中一个事件获得了它真实又丰富的形象与喻意。 
       我在这篇鉴赏文章的开头说道木朵的诗歌写作带给我的启示,这种启示我所指的就是木朵对一首诗进行制作的手艺,这种制作的手艺对我来说就是写作的技艺,是我可以从木朵这首诗中可以学到的东西:技艺就是写作者的到脑围绕一个字、一个意象或一个记忆的最初激动逐渐清晰显现的手段,这清晰显现不再于辩论与解释,对木朵来说,是描述的方式,是事件与它的时空结构在和谐的冷静中所产生的自我繁殖的潜能。所以技艺不是技巧,技巧写作行为所产生的一种经验的强化,而技艺是非经验性的,它代表一种创造的才能,技艺的成熟标示一位诗人真正具有写作的主体性。
级别: 管理员

1楼  发表于: 2015-02-22   主页:
所以技艺不是技巧,技巧写作行为所产生的一种经验的强化,而技艺是非经验性的,它代表一种创造的才能,技艺的成熟标示一位诗人真正具有写作的主体性。

——来读好文。
不变,应万变。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