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精华帖子 春台文集 会员列表
主题 : 表达的完整与独立才是诗人的桂冠
级别: 总版主

0楼  发表于: 2015-02-28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ab56778

表达的完整与独立才是诗人的桂冠

表达的完整与独立才是诗人的桂冠

奥登:巡游途中

范倍 译

混迹于那些远洋的游客中,
迷失在他们淫邪而虚妄的旅途
到马萨诸塞,密执安,
迈阿密或洛城,

我乘坐空运设备,
注定要每夜去履行
歌伦比亚—杰欣—管理机构
那莫名其妙的意图,

经由他们选定,
我把我关于缪斯的信念
带给原教旨主义者,修女,
异教徒和犹太人,

总之,一周七天,
在当地感得以形成前,
一个演讲地到另一个演讲地
总是喷气或螺旋式的推进。

尽管在哪里我都大受欢迎,
但移动得实在太频繁,太快
我简直搞不懂昨晚之前
到底呆在什么地方,

除非是一些特殊的情况
介入了某个场所的记忆,
一次愚笨如驴的言谈,
一张勾魂摄魄的面孔,

或者突遇神奇,充满欢乐,
完全不是杰欣计划预定,
譬如,这里一个托尔金崇拜者,
那里,一个查尔斯·威廉斯迷。

既然名利犹如粪土,
我也就无所顾忌登上讲台:
说实在的,千万不要问
给的报酬是不是太多。

精神乐意重复
陈腐话题而毫无不安,
肉体却思念我们那舒适的
纽约的公寓。

一个郁闷的五十六岁的人,发现
进餐时间的改变难以忍受,
渐渐厌烦了匪夷所思的
豪华酒店。

《圣经》是一本诱人的书
我总能满腔热情地阅读,
但我却不能同样对待
谢尔顿的《成为我的客人》。

也不能平静地忍受
学生汽车里的收音机,
早餐的米尤扎克,或者——天哪!——
酒吧里演奏手风琴的姑娘。

然而,最糟的是,每一次当我的飞机
开始下降,“请勿吸烟”的讯号打出
焦虑的念头又涌上心间:
那儿能喝到些啥?

“难道这是我必然的处境?”
多象格林的作品!多令人难堪!
“难道非我得从口袋里抓出
一瓶兴奋剂狂饮?”

另一个早晨来临:我看到,
在我的飞机下面越变越小的
是又一批听众的屋顶,
我将再不会见到它们。

上帝保佑这许多人,尽管
我不记得他们谁是谁:
上帝保佑美国,如此辽阔,
如此亲切,又如此富有。

译于2001年12月—2002年5月

  这首由范倍译奥登的诗《在巡游途中》,我个人认为是奥登写于晚年的一首杰出作品,当然,范倍的翻译我认为也传神地译出了奥登原作所特有的幽默又尖锐的风格。我喜欢奥登这首诗是因为他总是能在自我嘲解中不经意抓住外在的事物来显现深陷其中的复杂感受,外在事物是一种参照,内心在参照的逼迫下必须得出自我追问的真实。哦,奥登的内心真实是如此辽阔、细敏、精准、锐利、多情又充满戏剧性的快活,这是我读这首诗得出的个人体会。我之所以认为它是一首杰作,是因为奥登在这首诗中告诉我们,诗不仅是一种美的体现,也是一种启发自我认识与自我教育的场所。
  很显然,诗歌一种被抒情捆绑,成为一种意象的填充物,诗人们一直认为在诗歌中制造更多更奇异的意象,不仅是诗人想象力的一种体现,也是美的一种喻体,这种诗歌写作是对中世纪的浪漫主义所做出的一种积极响应。而奥登的诗歌是一种发现,对生活的发现,在对生活的发现中,奥登不仅是一位细致入微的观察家,也是用心体会的实践者,在观察家与生存的实践者之间建构出一位诗人的属性,我想这是奥登的伟大,诗人对奥登来说,不是一种身份,而是在写作行为中的一种自我创造。
  我们回到奥登这首诗《在巡游途中》,其实这首诗只是讲述了奥登作为一位被某管理机构所邀请的贵宾,在美国进行一次为期一周的诗歌交流的活动,活动地点的频繁更替给处于交流活动中不断上台表演的主角一种神奇的体验,这种体验是个人的,这首诗用个人的独白道出主人公在交流活动中所获得的印象与感受。可这首诗为什么这么富有深刻的内涵又读起来朗朗上口?为什么它是一首杰作,而没有流于平庸与碎屑?为什么它代表了诗歌一种新的写作方向,从而摆脱了抒情诗的虚伪与做作,达到了一种自然又简朴的准确与精致?这就是我所要在接下来的一段里所要解决的问题。
  对奥登来说,一个人置身历史其中的现实是没一个人都无法逃避的,逃避也只是把一个人从一种历史处境带入另一种历史处境,如果一个人对置身其中的历史处境缺乏分析的意识与自我认识的思考,那就意味一个人只能成为历史处境的奴隶,从而失去言说的主体性。奴隶永远只是逆来顺受的适应者,而诗人是在言说中恢复人的尊严与自由。逃避只是奴隶的心态,因为他不具备面对现实的勇气与智慧,他不具备维护自身权利与自由的知识手段,只能用逃避来作为盲目适宜的借口。对奥登来说,正视现实,才是打开诗歌的另一扇窗口,通过这个窗口,我们看见一个郁闷的五十六岁的老人,在被别人安排好的一次出国巡游途中的种种经历与感受,这些经历以个人的观察与实践中得到的体会经过一种语言的建构成为一首诗,而且这首诗是如此的丰富又辽阔,如此的亲切又真实,如此的明智又愉悦。很显然历史处境对奥登来说是得以内心观照的一种现实,这种现实是人与物,物与人,人与人之间形成一种关联的存在,存在就是生活在此时此刻,此时此刻的我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人与世界的关联。如何在一首诗中传达出一个人与世界进行交流的信息?这些信息如何在词与物的模式中转化为诗意的材料?无疑,奥登的这首诗给我们提供了学习的样板。
  一个人与世界的关联,在奥登的这首诗中就是他作为被邀请参与出国交流的艺术活动中,所要面对的管理机构与被访问的国家:美国。在诗歌中,物就是奥登在异国所见到的人与频繁更替的场所,这些场所与人对奥登来说,是他被迫接受的现实。词是让物显现的方式,也就是说,物在词的组构中获得一种被还原的本真。所以奥登的这首诗由两部分过程,一部分是一个人对世界的意识,第二部分是书写的意识,对世界的意识是一个人在世界中自我的形成,书写的意识是一个人在作品的建构中形成的创造精神,自我的形成与创造精神得以统一在言说中,从而形成表达的完整与独立,我想这是奥登想在这首诗中所要告诉我的东西。
级别: 总版主

1楼  发表于: 2015-02-28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好文,好诗。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