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精华帖子 春台文集 会员列表
主题 : 转型中的样板:弗罗斯特的意义
级别: 总版主

0楼  发表于: 2015-03-04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ab56778

转型中的样板:弗罗斯特的意义

转型中的样板:弗罗斯特的意义

《割草》
弗罗斯特
        李晖译

树林边静悄悄的,只有一种声音,
那是我的长镰对大地低语。
它说些什么呢?我也不太清楚,
或许,是有关于太阳的炎热,
或者,是在说周围的寂静——
那是它低语而不大声的原因。
它不梦想闲散时间的馈赠,
或神灵手中易得的金子。
比之对成排的湿地所付出的热爱,
任何大于真实的东西都显得脆弱。
不是没伤及尖弱的花穗(苍白的
红门兰),或惊动一条绿荧荧的蛇。
事实是最甜美的睡梦,只有劳动知道。
我的长镰沙沙作响,留下干草去晾晒。

  罗伯特·弗罗斯特是最受人喜爱的美国诗人之一,也是一位交替性诗人,他是美国从传统诗歌和现代派诗歌交替的一个时期写出了许多重要作品的诗人。我想弗罗斯特在中国如此所到欢迎,原因在于他的诗歌写得朴实无华又具有浓厚的乡村气息。读过弗罗斯特传纪的人,应该知道他在新罕布什尔州德里经营过农场,由于他对写诗的执迷,不太热心管理农场的具体事务,导致失败,最后不得不卖掉农场,离开不给他发表作品的美国,来到英国为了他的诗歌事业寻找出人头地的机会。
  这首《割草》,我想是弗罗斯特在他一名不文的青年时期在乡下经营农场时写的,诗中描述的是一个人在树林边割草的场景,以及置身场景中主人公对劳动行为所引发的一种具有自我辩护意味的理解,正是对劳动行为本身做出的理解与自我描述之间,语言成了记录的符号,收藏了一位诗人敏感又真挚的心灵。很显然,弗罗斯特从写作实质意义来说,还是一位抒情诗人,但他优秀的地方在于用旧得形式表达新的内容,旧的形式就是抒情诗一般所遵从的韵律形式,比如押韵的双行体、三行体、四行体、十四行体。弗罗斯特很少写自由诗,他曾说过,诗歌如不讲韵律,就像打网球不设拦网一样。他对抑扬格似乎情有独钟,他曾说:“对英语诗歌而言,抑扬格和稍加变化的抑扬格是唯一自然的韵律。”所谓新的内容,在于他打破传统抒情诗的做作与矫情,他采用通俗上口的语言、人们熟知的韵律、日常生活中常见的比喻和象征手法,使他的诗歌达到一种细致含蓄,耐人寻味的风格。
   我们从他的这首《割草》中可以看出,弗罗斯特作为自力更生的农场主,必须亲自去从事各种粗粝又辛苦的劳作,割草只是所有劳作中一件比较轻松的活儿,对农场主来说,所有的劳作都是为了农场赢得生存所付出的斗争,但对弗罗斯特来说,他首先是一位诗人,诗人从事劳动,往往会带着田园牧歌的浪漫来看待自己的行为,而不是作为农场主从谋生的盈利角度思考劳动的效率。对弗罗斯特来说,农场主只是一种临时角色,他正好借助这个角色的机会在大自然的接触中感受到自己敏感又细腻的内心所产生的一种形而上的愉悦,正是在一种形而上的愉悦中劳动变成了一种精神的自恋:“事实是最甜美的睡梦,只有劳动知道。”
而长镰对大地低语,成为弗罗斯特把劳动作为一种机械式的体力活动转变成一种内在的心理意识,这种心理意识是对坏境的一种亲近,也是对劳动行为进行辩护所做出的自我解释:“它不梦想闲散时间的馈赠,|或神灵手中易得的金子。”这首诗以描写开头“树林边静悄悄的”
用描写收尾“我的长镰沙沙作响,留下干草去晾晒。”中间夹杂着一大堆内心的独白,这种独白不是对劳动的一次真实的体验所做出的现实分析,而是在自我沉溺中为劳动本身进行一次诗意的化妆:劳动只是一块跳板,让弗罗斯特从现实农场主的焦虑跃进诗人用内心营造的形而上的国度。
  无疑,弗罗斯特在这首诗中把个人的体验与感受从自我描述中提升到形而上的意义,证实了他作为“交替性诗人”的主要艺术特征:他把现代诗歌的个人主义融入到传统抒情诗的韵律中,而不能通过揭示把个人的体验还原成一种处境的真实,在处境的真实中世界与人在符号中得到了澄清与显现,而这是现代派诗歌的实质。弗罗斯特的诗歌的意义在于为中国的汉语诗歌写作提供了一种转型中的样板,从这个样板中,我们可以看到美国诗歌是如何从传统价值体系中逐渐向现代意识的华丽转身。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