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精华帖子 春台文集 会员列表
主题 : 模式的生成就是艺术获得自身的形式
级别: 总版主

0楼  发表于: 2015-03-10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ab56778

模式的生成就是艺术获得自身的形式

模式的生成就是艺术获得自身的形式

图书馆前
    康城

他不会像其他人
顺着下山的坡度轻快回家
他先在台阶上站立

傍晚最后的血红
马上就会消失
明天,不再是这云、光线

下了台阶,他也不急着骑车
凤凰树叶子失去光鲜
塔松还是那副愚蠢的柱状
那么多叶子焦灼

而后,车子在广场绕了两圈
重新支起在馆前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
点燃,吸了一口,呼出
片刻的停顿
仅是因为人迹将散
渐渐显出空旷的广场

  这是一首写景的诗,当然写的是现代城市的风景,现代城市作为一种景观进入现代汉语诗歌写作的视野,一直是具有探索精神的诗人们所要完成的一种美学追求。现代城市作为地域性的一种人工景物,有着自身的社会功能与符号特征,它们进入写作的视野在何种叙述结构中获得自身的美学效应,是当代诗人面临的一种写作难题。
  康城这首诗《图书馆前》作为一首写景诗,尤其是写现代城市的风景,无疑给我们提供了一种解决难题的方法。这首诗以第三人称“他”在图书馆出来,准备回家的时候,却站在台阶上看傍晚的天空、树木、回家的行人,以及人迹将散渐渐显出空旷的广场。从内容上来看,这首诗其实很简单,它没有告诉读者什么东西,只是向读者呈现他的一些行为,以及这些行为的产生源于的并不是太明确的情绪,但诗歌作为一种艺术的形式,并不是靠内容来说话的,而是形式本身作为一种关注现实的模式,靠的是这种形式的模式让我们理解艺术与它的世界的关系在表现的水平上进行的。
  现在我们回到康城这首诗中,我们发现,写作者把观察的对象“他”置身于一种现实的场景中,“他”作为写作者的人物,出现在傍晚的图书馆前,置身于现实的场景中他开始了他的行动,值得注意的是写作者只是忠实地按照他的人物的行动进行如实的描写(站在台阶上、下了台阶、车子在广场绕了两圈),按照场景自身的形成的方式之内去描写(傍晚最后的血红、凤凰树、塔松、广场),描写他的关系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不急着骑车、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描写他的行动缺乏准则(愚蠢的、焦灼),也就说,写作者以一种出于危机之中的描写准则去进行描写。从康城的这首诗中可以看出,现代写景诗是把人与物、物与人、人与人之间得以形成的关联纳入一种审视的局势, 以所处的局势作为出发点,缩小为一种形式结构,让人与物进行分离,物被还原成自身的真实,人只是自身行为的一种具体的显现,在人在行为中的显现与物在还原中的回归自身的分离中,人与物都用自己的方式表现出自身,从而化为一种成型的模式,模式的生产就是艺术获得自身的形式,艺术通过自身的形式从局势中摆脱出来,控制局势,这样就可以从局势中异化出来,赢得真正的自由。
   很显然,现代的写景诗与传统的写景诗有着巨大的区别。从艺术层面来说,现代的写景诗是让人与物在分离中获得自身的存在形态,传统的写景诗是人与物的聚合,在聚合中物成为人的一种表现形态。从创造观念来说,现代的写景诗是一种开放性的写作,它是要求我们同我们认知中的客观世界的关系得到表现,传统的写景诗是描绘内心思想和周围坏境的统一,在统一中,物是人用来体现自身的主观感受的。
[ 此帖被龙安在2015-03-19 09:50重新编辑 ]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