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精华帖子 春台文集 会员列表
主题 : 在一种自我揭示的坦白中获得思辨的清晰
级别: 总版主

0楼  发表于: 2015-03-16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ab56778

在一种自我揭示的坦白中获得思辨的清晰

在一种自我揭示的坦白中获得思辨的清晰

龙塘诗

生者为过客
——李白
          阿翔

早晨首先会到来,谈不上
新鲜的光,然后晚醒。霜降里的
一个夏日,暂居的龙塘,时而像打上了
我的烙印,它允许我融入;
时而又像寂静的别处,辨认出
我对生活的厌倦,其实它的辨认
兼顾了黑暗记忆。即便这样,
也不意味着我会懂得风水。
如果你来过,就知道龙塘本身没有
任何一个池塘,从来就不是它的问题,
这是没法解释的事。接下来,
有关绕几圈的漫步,它的蔚蓝,
又意味着什么?或者,有关流逝,
它本身的空寂,碾磨着实体的风声,
加深了我的失眠,然后是早晨首先会到来。
出于需要,在那偏僻的里面,稍微
提高到我身后的一个试探,但从未
低于尺度:作为过客,隐含着
对厌倦的习惯,甚至习惯了地铁从高架桥
孤零零驶过龙塘。但早晨首先会到来,
这一点毫无争议。有时,它不因
时间的另一面而显得陌生。
也有时,它不因陌生而对众多面孔
显得拥挤。除了少数树木,我只凭晚醒
确认身置建筑的方位,即使延误了
早晨,也不妨碍最终会到来。

2014年10月28日
  这是一首采用叙述的方法写成的诗,叙述的基本特点是在于陈述“过程”(人物活动的过程,事物发生发展变化的过程,前因后果,来龙去脉)构成叙述交代和介绍的主要内容。而且这是用第一人称展开叙述的,这意味着是以"我"的视角来观察和感受,并以"我"的口吻来叙述其所见所闻所思所感。它是一种单向视角。其中的"我"可以是作者,也可以是文章中的人物。第一人称叙述容易形成真实,亲切的格调,带有鲜明的主体特征和主观抒情意味。它既适合于内心独白式地呈现人物的内心世界,又适合于讲故事式地叙述事件,从而在组织篇章结构时显得自由洒脱,无所拘束。
    采用插叙的方法来让“我”得以深入对往事的回忆,并对某些情况加以诠释说明,还同时是对人物,事件,背景进行简单扼要的介绍。这首诗的主线是晚醒,在一个不明确的早晨,阳光看起来也不新鲜,也就是说在诗的开头,写作者就确立叙述(一种不确定的、忧郁中带有漫不经心的质疑的语气)和时间的一种密切关系,只有在时间中无论是人物内心活动的过程,还是事物发生发展变化的过程,都会表现出一定的顺序性与持续性,即是“过程”在一定时间条件下进行。一旦叙述的语调与时间达成一致的默契,那么接下来出场的就是地点:龙塘。有了地点,人物就顺利登场,人物一登场就表明内心的感受:此在的亲近与别处的辨认。为了进一步对人物拥有矛盾心理的原因加以说明,地点变成被观察的对象与作为置身其中的场景带给“我”的几种模糊又具形而上的内在体验:龙塘不仅是外部的实体也是我得以进入内心对此在进行观照而产生的一种意识。正是在意识的产生与实体的描述中时间成为虚实彼此交融又分散开来的形成疏密有致的管理者,时间管理被插进来的事件与需要解释的原因,也是被插进来的事件与需要被解释的原因所打断的承载者,使时间不断调整自己的策略与秩序,以便接受新的挑战。时间在这首诗中不仅是一条主线,也是参与这首诗得以建构的密码,只有对时间的解读,才能理解这首诗为何有着如此的回肠荡气又意味深长的旋律。
    叙述是口语化写作的一种主要表现方法,在生活中,所谓的叙述就是将事情的前后经过说出来,说出来,必须要一种能让人听得懂的日常话语把事情说得明明白白,叙述就是打破书面语的僵硬与词语的组织秩序与规则,用鲜活又生动的语气把事情说明白,也就是说口语是用一种地方性的说话习惯与表达需求临时组织词语来达到一种明白无误的陈述。口语不是对书面语的抵制,而是从书面语中借来表达所形成的逻辑思维与组织结构,这也是口语化写作在保持地方语种的日常特征并赋予说明事物与揭示体验所需的一种工具。从阿翔的这首诗可以看出,叙述的运用使一首诗不仅保持了口语的灵活与亲切,而且使所要表达的内容与语境在一种自我揭示的坦白中获得思辨的清晰,从而使汉语的口语化写作脱离了地方性的土气与匪气,在保持写作的独立与尊严的品格中把口语的表达提升到一种自然、清晰、透彻、准确与朴素所形成的风格。
   很显然,阿翔的这首诗是最大的优点在写作中形成的自我陈述的语感,语感通俗地讲就是运用词语表达自身感知的能力。语感的突出特征是快速感受,将复杂的心理感悟浓缩于一瞬间,颇类似于高集成电路,从表面看已消失了条分缕析的中间步骤。但语感并不是不可捉摸的虚无飘渺的东西,也不是天生的资质,与其他语文能力一样,是靠长期反复实践得来的。对阿翔来说,语感就是自我陈述的一种透彻与准确,只有在透彻与准确中语言才能抓住事物的本质,才能对语言文字分析、理解、体会、吸收全过程的高度浓缩,才能调到自身的理解力、判断力、联想力使经验呈现出它丰富多彩的层面,把第一人称的单向视角在诗中扩展成一种多维度的空间,从而给汉语的口语化写作提供了一种实验的新方向。
    
[ 此帖被龙安在2015-03-16 16:08重新编辑 ]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