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精华帖子 春台文集 会员列表
主题 : 史蒂文斯:圣亚摩尔教堂外部廊壁
级别: 管理员

0楼  发表于: 2015-08-26   主页:

史蒂文斯:圣亚摩尔教堂外部廊壁

管理提醒: 本帖被 姜海舟 执行加亮操作(2015-08-26)
李景冰 译



科尔特枪制造业曾辉煌一时,
它傲然兴起,庞然而立;展现在
教堂的廊壁,圣亚摩尔区
永远凝定为天竺葵色的日子。

所遗留的是异质的石膏味,
密闭其中的干草味。一棵漆树
在祭坛上,向光生长,在内里。
回声泄出并被孔洞吸收……

其礼拜堂从沉埋中升起,
一星“是”的余烬在“否”的灰里,
其自身:一个呼吸的礼拜堂,
一种无意义之意义痕迹的显现,

不是死火焰的辉光,而是神秘之眼
看到的某物,不是生命的痕迹
而是生命,其自我:可理解的在场
其中它的象征被创造。

它就像古老事物的一种新描述,
马蒂斯在旺斯,远超出于此,
一个新色彩的太阳,比如说,不久它将改变形态
并在每片叶子上铺上幻觉。

礼拜堂升起,其自我,其时代,
一个由空茫构成的文明,
一个被尘封的话语中升起的神圣音节,
这旅程的隧道里出现的第一辆汽车

驶入红宝石的水果之乡,获得的
不只是渴望的买卖,一个农民世界
压迫强壮的农民,通向其
最终严肃性之目的的市场……

最终于他,就是如此散文化的接受,
时代所给予的完满似乎
少于每代人成其自身的要求,
化为现实并如其所是的要求。

科尔特枪制造业与当下无关,
这感染因子,这新的在场
眩目的可塑性,在于礼拜堂
散发着其生动元素的本原,

在那元素的氛围里,
新鲜,清透,嫩绿,
永远起始,因为它是
永远起始的部分。

礼拜堂在圣摩尔教堂的墙下
立着,在一种光中,它的自然,
日子,起源,健康和自我。
他走动就像他活着和喜欢的。

(译注:圣亚摩尔教堂源起于科尔特枪制造业,教堂廊壁的雕刻留下了某些当年科特枪制造业的兴盛场景。如今这一切都消失了,只有教堂还在。)
不变,应万变。
级别: 总版主

1楼  发表于: 2015-08-26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学习。谢谢陈兄!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