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精华帖子 春台文集 会员列表
主题 : 致远舰内发现北洋海军将士遗骸 多具骸骨不完整
级别: 一年级

0楼  发表于: 2015-10-06   主页:

致远舰内发现北洋海军将士遗骸 多具骸骨不完整




来源:新京报

  在黄海北部海底发现的甲午海战沉船致远舰中,一些重要文物近日陆续出水重见天日。引人关注的是,考古人员在沉船中还发现了北洋海军将士遗骸。
  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丹东一号”沉船发掘领队周春水告诉记者。除发现大量文物外,还在军官舱附近发现七八具骸骨,这些遗骨被发现时已不完整。
  1894年9月17日,在甲午黄海海战中,由舰长邓世昌指挥的致远舰在战斗中试图撞击敌舰,最终战沉,舰上252名官兵,除7人幸存外,其他全部殉难。考古中发现的这些遗骸应是致远舰中的官兵。
  周春水说,经过近两个月的水下考古调查,考古人员目前已经打捞出水的沉船相关文物种类有60余种,数量有100多件,致远舰的舷窗也于4日打捞上岸。

  考古人员介绍,随着水下抽沙工作的进行,他们从大量泥沙中,也发现了一些船体构件,其中一些还带有文字。在出水的大量文物中,同样包含了一些当时船员的生活用品,这将为研究当时船员的海上生活提供重要依据。
  周春水说,是否打捞致远舰尚未提上日程,需要建立在进一步考古调查的基础上。目前考古工作还没有正式进入文物大规模提取阶段,出水文物都是在抽沙过程中从泥沙中剥离出来的,为保护沉船船体结构,考古队并未对散落在海水中的大块船体甲片进行捞取,这些需等到将来船体打捞工作计划出台后,再着手进行。
  长眠于黄海海底的致远舰,被考古人员命名为“丹东一号”。包括印有“致远”字样的瓷盘碎片等诸多文物,相继被打捞出水。
  ■ 揭秘
  如何打捞起沉睡百年的战舰?
  负责配合考古人员进行水下文化遗产调查项目的丹东港集团一位负责人称,2013年,丹东港集团开发丹东海洋红港区时,在新港清淤过程中发现水下有异常磁力显示,可能存在沉船。丹东港迅即邀请文物部门介入调查。
  2014年,考古人员在水下打捞起这艘沉船的第一块残片,让这艘沉船的身份渐渐浮出水面。这是一块带有翻卷创伤的锻制钢板。由于长期埋藏于水下泥土之中,保存十分完好。残片上面的双排大型铆钉孔清晰可见,根据锻造的分层特点,初步断定这艘沉船距今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为中日甲午海战沉没战舰。考古人员将其命名为“丹东一号”。
  2015年8月,国家文物局开始对沉船进行重点调查和打捞,诸多文物被打捞出水。
  周春水告诉记者,从打捞起的文物可以断定,“丹东一号”沉船就是甲午海战致远舰。一组上面写有繁体“致远”字样的瓷器碎片是最直观证据。
  这艘沉船绝大部分深埋于沙下,从桅杆至艉部约50米,宽9-10米,体量在1600吨左右。整个船体外轮廓形态保存尚可,但舱中损伤较大,杂乱分布碎木板、铁板等物品,并发现多处火烧迹象,调查中还发现炮、子弹等武器弹药残件,伴出有大量铆钉铁甲板、木质船材等遗物。
级别: 一年级

1楼  发表于: 2015-10-06   主页:
致远舰疑似邓世昌房间被发现 舷窗闪闪发光
来源:华西都市报

  4日当天天气极好,下水后,眼前的一幕让考古队员倍感吃惊,一枚舷窗呈现出原本的黄铜颜色,甚至还闪烁着黄色的光芒。萨苏说,“我觉得这是一种感应,致远舰知道家里来人了,要把家里打扫干净,121年了,要用最初、最干净的容颜和我们相见。”

  121年了,致远舰舷窗竟闪闪发光历史学者萨苏:“致远舰知道家里来人了,要把家里打扫干净”   
  “不仅发现了疑似邓世昌的私人印章,根据目前发现的文物,我们甲午历史研究者认为实际上我们发现了疑似管带邓世昌的舰长房间。”5日,参与致远舰考古行动的知名历史学者萨苏接受华西都市报记者采访时说。
  随着辽宁丹东港沉船被确认为致远舰,有更多文物陆续出水。萨苏说,从这些文物中不仅可以发现致远舰作战的惨烈,更可以发现当时不仅邓世昌,整个致远舰上的官兵忠于职守,战斗到军舰沉没。
  “他们在自己的岗位上战斗到致远舰沉没。”萨苏说,作为中国第一代现代化军人,邓世昌和船员们忠于了自己的文化和职业。
  “云中白鹤”
  印章为石质 刻字有缺笔
  随着辽宁丹东港沉船被确认为致远舰,有更多文物陆续出水,比如发现了一枚印章,上面刻有“云中白鹤”四个字,萨苏说,他分析该印章疑似邓世昌的私人物品。
  据萨苏介绍,这枚印章为石质,其中“鹤”字在雕刻时使用了缺笔。
  这枚印章为何疑似是邓世昌的物品,萨苏给了两个理由。
  第一个是,邓世昌常驻辽东,多次在俄国远东地区乃至日本海巡航,也曾在多次朝鲜半岛出现危机的时刻前往当地稳定局势。“云中白鹤”成语出处:《三国志·魏志·邴原传》裴松之注引《原别传》:“邴君所谓云中白鹤,非鹑鷃之网所能罗矣。”
  而邴原是三国时著名的学者与名士,曾住辽东,为“辽东三杰”之一。“云中白鹤,比喻志行高洁的人,以此形容邓世昌并不为过。”萨苏说。第二,这枚印章的发现地点疑似为致远舰舰尾的军官舱。
  不过,另一甲午史专家陈悦,则认为不排除是致远舰上其他高级军官所有。
  众多证据
  疑似邓世昌房间被发现
  萨苏说,他和陈悦等人均认为,目前这些出水文物属于致远舰的船尾区域。在这个区域里发现的军官舱,萨苏等学者认为很有可能是管带邓世昌的舰长房间。
  “首先这里发现了四枚方形舷窗,致远舰上方形舷窗的位置就在邓世昌舰长套间的外面。”萨苏说,其中三枚舷窗在船舷的一侧,另外一个在另一侧。
  其次这里发现了浴缸等盥洗设备的碎片。萨苏说,致远舰是在英国订造,根据西方惯例舰长房间里有浴缸、餐厅等空间和配备。
  第三就是这些物品在致远舰上所处的位置。“致远舰的舰长船舱横向位置位于舰尾,纵向位置位于舰体的上部,具体来说就是尾炮所在甲板的下面,轻武器弹药库的上面。”萨苏说,同样就在这一区域发现很多子弹等轻武器文物。
  “另外,在舰长房间外,左右各有一门格林机关炮,这次也发掘出一门,成为判定为致远舰的关键文物之一。”萨苏说,这些间接证据都指向这里是邓世昌舰长房间的位置。
  神奇巧合
  表面附着物被冲掉
  一枚舷窗呈现黄铜颜色
  萨苏说,在此次对致远舰的考古调查和发掘中充满了巧合,似乎冥冥中有一股神奇的力量。
  在4日水下考古队在确认致远舰身份后第一次水下发掘前,今年久旱的丹东地区曾下了一天的雨,海风和海浪都很大,当时还在船上的工作人员不得不退到岸上。
  “而4日当天天气极好,下水后,眼前的一幕让考古队员倍感吃惊,一枚舷窗呈现出原本的黄铜颜色,甚至还闪烁着黄色的光芒。”萨苏说,“这枚舷窗此前已经发现,但尚未打捞出水,当时这枚舷窗上布满海洋生物已经看不出原样。”对于这神奇的一幕,萨苏说:“可能是因为考古抽沙工作改变了周边的水文情况,在加上大风和海浪,使上面附着的海洋生物摩擦掉了。”“但为什么之前经历过那么多风浪这些附着物都没有掉,而在考古队员准备把他打捞上来的时候掉了?”萨苏说,“我觉得这是一种感应,致远舰知道家里来人了,要把家里打扫干净,121年了,要用最初、最干净的容颜和我们相见。”
  文物还原致远舰最后十分钟战斗
  船身已经倾斜
  船员在烈火中坚守岗位
  萨苏说,邓世昌与此前的封建式军人有着极大的区别,在他的身上有着爱国与军人荣誉的统一,他不再是忠于一个王朝,而是忠于一个国家,更忠于自己的职业。他以及致远舰的全体官兵甘愿以身殉职,这便是当时世界所谓近代化职业军人的特点,同时身上又有中国传统的忠义文化,可以说“邓世昌们忠于了自己的文化和职业”。
  萨苏说,海底文物让致远舰的更多秘密将被揭开。
  “在海底还发现了步枪子弹,其中一些是使用过的弹壳,当时在船上为什么会使用步抢?”萨苏说,据他分析有两个可能,一是在致远舰向日舰冲锋的时候,船上的陆战队员拿起步枪向敌舰射击,第二个是当时船上可能有神枪手充当了狙击手的功能,在韩国电影《鸣梁海战》中当时日舰有手持火铳的狙击手。“这说明在海战中,船上的陆战队员们一直是以这种方式表达自己不屈的斗志。”萨苏说。
  另外,在目前发现的北洋将士的遗骸上面都有烈火焚烧的痕迹。萨苏说,从这些遗骸上能看到他们经历怎样惨烈的战斗。
  “甲午海战中,来远舰中了日军使用的下濑火药炮弹,船上燃起大火。当时冰心的父亲在船上担任驾驶二副,他把轮机舱的舱门关闭,防止火势蔓延下来。战后来远舰开回港口,打开舱门后,发现这些船员都有不同程度的烧伤。”萨苏说,致远舰比来远舰中弹要多,特别是在冲锋的时候,遭到了难以想象的炮击,“这些船员都是在烈火中坚守岗位。”
  萨苏说,当时一名英军的下级军官记载他看到的致远舰最后航程,他表示致远舰在冲向日本舰队的时候舰身已经倾斜,从它的舰身两侧排水口中不断排出白色的泡沫。这艘战舰舰身倾斜,却以最高的时速勇往直前,它的火炮已经停止射击,只有桅盘中的机关炮开火。随着与日本舰队的距离逐渐缩短,致远舰中弹也越来越多,舰体倾斜益甚。
  “所谓白色的泡沫在军舰两侧排水口中喷出,说明军舰里的损管队员正在使用抽水机拼命排水,以使自己的战舰得到撞击敌舰的机会,同时为了获得高速,船员也使用了强风加压,这也使得整个锅炉处于沸腾的状态遇水即炸,这一点船员不可能不知道,但为了能够接近敌舰他们放弃了活下来的机会,将生死置之度外,奋力一战。”萨苏说,海底发现的一枚鱼雷引信已经插上雷管,这说明当时的鱼雷已经处于待发状态,“在致远舰最后的关头,船员们各司其事,他们可能要做的就是一件事,接近敌舰,要么撞沉它,要么发射鱼雷击沉它。”
  但最终一声巨大的爆炸声使得战场沉寂下来,致远舰是在距离日本舰队约一公里处走完了自己的航程。致远舰的体内发生剧烈爆炸,军舰的船头先行下沉,舰尾高高竖立到空中,但螺旋桨仍然在不停地旋转。不到十分钟,这艘巡洋舰就彻底消失在了大海之中。
  这声大爆炸很可能就来自致远舰的锅炉,这或许可以解释锅炉的构件之间为何如此远离、分散。
  萨苏说:“英军的描述再加上海底的文物的相互印证,使我们知道在这场决定命运的大海战中邓世昌不是一个孤独的英雄,他和他的战友们都无愧于中国第一代职业海军军人的称号。”
  
级别: 一年级

2楼  发表于: 2015-10-06   主页:
哀悼英灵。
级别: 总版主

3楼  发表于: 2015-10-06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悼念!
描述
快速回复

认证码: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