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精华帖子 春台文集 会员列表
主题 : 游金的诗
级别: 论坛版主

0楼  发表于: 2015-12-06   主页:

游金的诗

管理提醒: 本帖被 陈律 执行取消置顶操作(2016-01-04)
《妈妈,或母与女》

妈妈,虽然我们刚通过电话
但还不够
虽然电话里我听见你的咳嗽和父亲呛烟的声音
但还不够
妈妈,虽然我们不能同坐在土墙根的一条长凳上
给鸡子们撒玉米粒
虽然曾同坐着也没有交谈
但已经够了
妈妈,我清晰地看见
山墙下的一片蓖麻结了籽
蓖麻籽用粘稠的剌沾在我的头发上
妈妈,你生气地用剪刀剪掉我的头发
邻居婶婶站在院坝里看天
她说蓖麻丛可别去,藏着蛇
妈妈,婶婶说死就死了
你已白发苍苍,拿不动剪刀

妈妈,我想告诉你窗外下着蒙蒙细雨
虽然梅雨季节远未来到
这座城市已经含有过多水份
妈妈,这座城市擅长下雨
擅长运用沉默的帘幕
就像小时候你在我的小床前挂起的那样
使我害怕
妈妈,我害怕
我在今天早上收到一封协议
要把我遮在更厚的帘子后面

但我还得照常打一把雨伞去坐公共汽车
虽然我不想,妈妈
我一生做了很多不想做的事
我错了吗
我第一次打开帘幕逃出去
坐上轮船和汽车
错了吗
我试图穿过无穷无尽的大海
它大得令人不安
我已经在海的中央了,妈妈
我错了吗

妈妈,外面挂着节日的彩灯
唱片换了另一首音乐
请停下你手中的活计
妈妈,抱抱我
并且告诉我我没有错过


《兵役日》
——给Ahmed

今天是几月几号了?天气还很寒冷
隔着玻璃窗,可以看见风在城市的马路上吹
我这儿是:春天里的冬天
我在一座高楼上生病,吃药,得不到你的消息
输液管接进我的体内
我的体内就有雨水一样滴滴嗒嗒
绵绵不休的吵闹
我试图安静,入定,或试图再接进一根通向
体外的缆线。让那些
不肯休歇的念头相互消解
Ahmed,你的尼罗河是否像血液一样
永远不会结冻
风是不是也在军营的旗帜上吹响
我希望看到埃及上空的白云
一部分阳光被白云遮挡
一分部照在
闪光的肩章上
Ahmed,允许我合理地描述
我未见的人事。比如一个刚刚长大的
异国小士兵,把音符般滑动的喉结
半藏在制服的领口里
我想知道他
如何不让男子汉的骄傲过度明显
他带着孩子般的嗓子歌唱祖国
正步走过广场。或者在滚烫的沙丘上
……他看见了什么?以至于目光羞涩
他会在休息的间歇里唱那首阿拉伯情歌吗
一颗水珠在声线上滚动
关于这些,带着诗意的想象
像输液管里的氯化钠
不知不觉注入血管,缓解皮肤下的疼痛
Ahmed,我想知道
当他也像我:不再年轻,身体庸肿,命运灰暗
在寒冷的春天患上伤寒
他是否会有一支无法听懂的歌曲得以安慰
但愿他能得到更好的药方
哦,但愿他
既使最终变老,仍有一个
适合想念的地址




《树》

回想起树时,我才想到我们没有给它取名字
不像狗,我家三只,就分别叫大黑,二黑,小黑
树没有,于是只好说:旱水井那颗栗子树
花岩子的柿树。这样说是因为
树不走动。花岩子的柿树绝不会跑到后湾去
它就和后湾的那颗区分开了
树真有耐性,抗得住孤独寂寞
我外出三十年,五湖四海游荡
双脚如安着弹簧
终于回乡,树们居然还在那里,不曾挪动半步
也没有蹲下歇一歇,白天夜晚地站在那里
仿佛死了。对,树就是死了,还是站着不动
也不瘫痪在地,成软软的一堆
树如此孤独,沉默
仍会发生不可思议的事
后湾的银杏使前湾的一颗银杏挂果了
我坚信,它们并不是植物学家们说的
因风的外力授粉
它们一定有其它形式,暗渡陈仓
也许谈着忠贞的恋爱
因为前湾还有一颗银杏,并不曾结果
可别小看树,谁知它们的根须
在地下漫延时,发生了什么事!
我曾亲眼看见,盘根错节,纠缠不清
它们在用劲,发力,一天也没停过
三十年来,我自己种下的枇杷树苗
已结果多年,正是一位风韵的妇人
变得几不认识
它位于院子的一角,树杆弯曲,但苍劲有力
到这颗枇杷树
从一颗小苗长成现在的样子
肯定用过力,出过血
有虫子咬它,犯病
它一声不吭,挺过来了,它在黑夜里怎样挣扎?
土地轻轻盖住局烈的震动——
有时候,没有风
有一片叶子猛然一颤



《中国姐姐》


头发努力顺从的姐姐
带着油污的味道等在村道边
像一块突兀在水墨画卷上的铁锈
她的第三个新家房檐低矮
她的第四个儿子牙未长齐

“郑长寿五年前意外身亡。”
“哦。”
姐姐,你不伤悲?
你不准备爬上阁楼的窗户
再往下跳一次?
你不撕破衣服
祼露上身在麦地里奔跑?
你不准备未婚先孕了?
你已不能再未婚
自从嫁给村办教师
开明的村办教师多么爱你
性感丰富的肉体
所以他鞭鞑
所以他带着酒后的快感在你头上撒尿
姐姐,你要不要再死一次给大伙儿看?
哦,你不了,你少年的野性
被连绵群山驯服
只消等一等,总有一个奸污女学生的师尊会遭到审判
然后,你紧裹头巾
拉着一个私生子和一个遗腹子
在乡镇上卖油炸面饼
端着托盘跟着启动的长途客车奔跑

姐姐,眼看你年过三十
私生子的爷爷带走了他,遗腹子的爷爷也带走了他
你坐上追赶了数年的长途客车
去了珠海,去了上海,去了青海
比我们乡党委书记旅游的地方都多
你还去了西藏
你在铁路上走,你在铁路上结党另一个男人
你在铁路上产子,你在铁路上结婚
还是在铁路上,你把婚离了
听说你,追求过爱情
洗碗,唱歌,坠胎,砸啤酒瓶,割腕
追火车,被女人揍
更多时候,你成了一个传说
姐姐,你还活着吗?

多少道路重铺了
多少车辆报废了
多少男人死去了
姐姐像洪水过后的草一样立起来
让我的排行又回到第二
就像此时,她站在我的眼前
伸长腰去抓墙上的一把筛子时
楔子一样插在墙角边
她鞋子沾满草屑
她小腹高过乳房
我多想她,还跳一次窗户
还追一次火车
但已经不可能
她就在昨天绝经了



《旅行》

就是登上一列火车
同一群陌生人坐在一起
火车咔嚓咔嚓地响着
我们一起向前,没有人询问站名
和时刻。仿佛,旅行是理所当然地
在火车上安居
窗外是无休无止的长在平原上的甘蔗林
一个靠窗的女人无声饮啜
但不是伤感。她在读玛丽.奥利弗的诗集
诗中提到的甘蔗林和眼前的一模一样
因为好奇,一个忧郁的男青年偏过头去看她的书
(但愿他能得到相同的感动)
对面坐着的一个农民也在看着窗外的甘蔗林
他掏出小瓶散装白酒
像刚刚从甘蔗地里回来那样咪上一口
火车咔嚓咔嚓地响着
我们一起向前,没有人询问站名和时刻
仿佛,旅行是理所当然地
在火车上安居

火车藏身在无穷无尽的甘蔗林
我们藏身在火车中
窗外的光线像五线谱那样流动在
两者之间,北方的旅者在光线之中看见
甘蔗林就是高梁地,以此类推,或者别的
如果细看,林中的生命悲悲喜喜
虫蚁今日也在痛哭或感慨命运
像邻座这次愤而离家,无非因为妻子爱上了别人
还有左边的那位忧郁的青年,失去了母亲
但他得到了一个有名奖项
至于“玛丽.奥利弗”
她常常坐着,几乎不为什么
就内心翻涌,如曾经在无人的海岸,如此时在窗边
如果只是看着窗外
窗外还是甘蔗林
火车咔嚓咔嚓响着
我们一起向前,没有人询问
站名和时刻
仿佛,旅行理所当然地
就是在火车上安居

如果我们在别的地方
发现火车永远在这片甘蔗林里
旅行就是原地不动
--------------------------

级别: 总版主

1楼  发表于: 2015-12-07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拜读。祝好!
级别: 一年级

2楼  发表于: 2015-12-08   主页:
读了N遍。喜欢  尤其中国姐姐和旅行
级别: 管理员

3楼  发表于: 2015-12-09   主页:
喜欢游金的这组。厚重的生命感,厚重的诗意。也感谢振周。迟复了几日,抱歉。
不变,应万变。
级别: 论坛版主

4楼  发表于: 2015-12-09   主页:
欣赏陈兄无论生活上和审美的宽容!
级别: 一年级

5楼  发表于: 2015-12-10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xishe107
生存之痛
blog.sina.com.cn/xishe107
级别: 论坛版主

6楼  发表于: 2015-12-10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2248912317
几年前读了《妈妈》和《中国姐姐》,如今再读,依旧很赞。
级别: 一年级

7楼  发表于: 2015-12-11   主页:
谢谢振周帮我发贴,感谢大家的回复,受益,请各位多多批评。见过各位朋友,问好。
级别: 一年级

8楼  发表于: 2015-12-13   主页:
姐姐好~~~
级别: 三年级

9楼  发表于: 01-13   主页: http://lwdokok.blog.163.com
再读!
以无制有 器用者空 空有不二 无非自然卍
级别: 三年级

10楼  发表于: 01-13   主页: http://lwdokok.blog.163.com
再读!
以无制有 器用者空 空有不二 无非自然卍
描述
快速回复

认证码: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