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精华帖子 春台文集 会员列表
主题 : 克文专辑
级别: 一年级

0楼  发表于: 2016-01-01   主页:

克文专辑

管理提醒: 本帖被 陈律 从 月度人物:克文专辑 移动到本区(2016-03-01)



简介    克文,1967生于浙江,国内医学影像学专业。2005移居意大利。2003触网,带着粗糙的诗作在网上游荡至今。


目录
自选诗(悠悠三十首)
级别: 一年级

1楼  发表于: 2016-01-01   主页:
自选诗:悠悠三十首


你知道我早就病了

A
风都吹了这么多年
你早就该知道了
绿色墙上那些任意的涂鸦
总让人想起一些医院的味道
当然跟屠宰场无关
虽然我的隔壁是一个屠宰场
我认识那里的所有员工

但是我从来没有跟那些进去的
那些牛羊鸡猪鸭之类打过招呼

B
仿佛我的病是独立的
一般都是椭圆形上面
缀上几粒便宜的宝石

仿佛我的病是飞翔的
只能录像下来
才能让专家惊讶几下

仿佛我的病不是医院里的病
医生和护士只和我握了一下手
马上就抽身而去

C
你应该不会讨厌我的病吧
我从来没有用过消毒剂防腐剂
从来不会恶心或呕吐
大小便就像日出日落一样正常

甚至我还是一个小官僚
许多人把问题一个个呈上来
我才觉得地狱是那么的熟悉

我知道我该养病了
这么多年的病如果不痊愈,你知道的

2014.11.7



你躺在那里

a
在沙发在草地在沙滩
甚至在天空在梦幻
散发着忧郁的气息

我的胸在发胀
仿佛女人例假来临的前几天
随手就扔出几个石头
砸向你的遥远

你微微一笑
继续躺在所有艺术的形式里

b
睾丸解体了
卵巢解体了
宗教解体了
信仰解体了
我在食堂还能吃些什么

你依旧躺在那里
那里不是模特的地盘
你偶尔转身
黄瓜与南瓜马上就熟了

c
当我所有的傲慢都消耗在饥饿里
不知你已躺了几分几秒

谁懂胃的世界
俄罗斯方块玩着玩着就不耐烦了

决定选择一幅画
选择一幅画的时空
把自己像婴儿一样分娩出来

而你躺在那里
数着一二三四五六七

2014.6.7



一个伟大的医生让你吃惊

A

在离家很远的地方
谁告诉你
那些风景有血有肉

一个伟大的医生
把自己的白大褂
隐藏在一家淘宝服装店里

当全世界都是病人的时候
医生就是最好的病人
他自己从不吃药就会让你吃惊


B

我见过一个伟大的医生
他在忧郁的时候
正好搭住我的脉

不要总拍一些风景
强装入自己的血肉里
那样风就容易在墙壁里融化

我吃惊他量我鼻子高度的精确
他把手伸向我深邃的酸楚
可惜我的手机死机了

C

当我知道风景都在女人身上的时候
我知道需要一个伟大的医生
出现在像素最高的手机照片里

我的血肉被无耻与羞愧染色的时候
我的自尊无法测定PH值的时候
我只会在一首诗里才能睡去的时候

一个伟大的医生终于狂笑了
血压高了但可以风景飘渺
病毒阳性了但可以血肉招摇过市

2014.7.7



石头与乞丐

A
迷恋过的石头竟如此猥琐
完全在乞丐的想象之外

被意大利语翻译过的石头
更加让乞丐粗糙的手惊讶

好几个乞丐聚在一起
谈谈欢乐的廉价谈谈文明的衰老
夜在不知不觉的乞讨声中消失

而石头五百年内决不疯狂
只有偶尔的颤抖像尘埃偶尔落在乞丐的肩上

B
谁迷恋过石头的吆喝
那时还不是乞丐
那时有黄鹂停在树枝上

那时还不知道有意大利的面包
总在阴暗的餐桌上施舍

那时石头还有心跳
那时心脏病很少在舞台露面
那时的乞丐不是现在的乞丐

C
生命里总有包裹的石头裸露的石头
在撞击在粉碎在子宫里重新孕育
思想里总有白色的乞丐黑色的乞丐
一付对日月总不在乎的样子

几滴雨落在石头上,石头滑滑的
几个乞丐坐在石头上,屁股冷冷的

乞丐死了,石头就像意大利的古迹
随时倒塌在夹竹桃的甜香里
而乞丐永远不死,总在夹竹桃的毒里

2014.4.10-11



女神

在路中有一块石头
就像在午夜的书房有一个女神
那是意外那是事故

那是有意无意的一个念头
不管是大是小
路中的石头很快就会搬走

搬走石头上的蚂蚁
搬走石头上的幽暗
搬走石头上未曾亲热过的女神

2014.7.5


如此

父亲没有画像
如此亲近,鸽子没有证据

信的文字如此虚幻
山茶花还是开了

红里面的无知白里面的悔恨
如此像破碎的钟声

哪里有夜晚没有伤寒过
如此的空瓶子
装水装酒还是装歇斯底里的江南

2014.3.8


会诊

五官科医生,说话了
内科医生,说话了
消化内科医生,抢着说话了
外科医生,说话了
骨科医生,说话了
血液科医生,说话了

只有精神科的医生不说话
用指头指着我的鼻子
露出了神秘的微笑

2014.2.8




从形式上打破一个鸡蛋
从韵律上打破一个鸭蛋
还是从内涵上打破一个蛇蛋
还是从意义上打破一个龟蛋

当你把一个个蛋打烂
你不是混蛋就是坏蛋
这个永远逃不出的惯性

有人试图打破一个个混蛋与坏蛋
结果自己还是被油热成了炒蛋

2014.4.9



兰钦寺之外

每次需要兰钦寺
兰钦寺的殿宇都在云霄之外
需要兰钦寺的什么夜色
那一群熟悉的蚂蚁
不知睡在哪个角落
反正它们又不在乎我的任何疼痛

每一次闭上眼睛去游弋
那都是城市里的睡眠在打折
在兰钦寺之外,我还能怎么消费





一条船是真的
看到的人都会喊出来
喊出来的一条船
不容易梦游

那些在同一屋顶时常留下脚步的人
他们都是沉默久了

你能喊出几条船
在落叶萧萧的半山腰
你经常看不到河、湖、江或海

2014.



构思

构思一句话远远不够
起码两句或三句
才不会惊动
倒影着白云的水洼

世界多么需要静寂
可是人们只会写下喧嚣写下沸腾

一个人轻易就枪杀了十三个
这时候不知道该构思一句或两句
我的诗就这样犹豫着粗浅着

2013.




大提琴

大提琴都失去方向了
你不拉回来
牛去哪里过夜

一生的演奏
哪有黎明的漫长

你起来
刮了胡子
吃了早餐
跟大提琴似乎无关

2013.12.6



吉他

吉他死了
手指的疼痛还在
科莫湖边的漫步者
看一架直升机
正把一行赛艇追逐

没必要再来一次彻夜长谈
苹果依旧挂在树上

谁能想到吉他也有癌症
癌细胞也会像沉睡的旋律弥散开

2013.9.17



判决

判三年不哭
判三十年谁还敢哭

鸡翅膀熟了
是谁的雾霾谁的罪

父亲早就不需要告别
母亲也肯定等不到
那一天有酒同醉

江山出来说几句话
社稷不一定能翻译成方言

2013.11.17




偶尔出现

老鼠偶尔出现
此刻,我不会再牵强了
不会再随意把它写进一首诗里
它与月光下的尖叫无关

老鼠只是偶尔傲慢地出现
却像一种独特的沉默气味
弥漫在阴影里,没有很快散去

我真的不是一个特别敏感的人
我见过很多老鼠,而且和它们一起祈祷过

2013.9.16



燕尾蝶

晚上爱过一次
早晨就再也爱不起来了
床旁的拖鞋
等了一个晚上
毫无怨言

燕尾蝶什么时候飞走了
就再也不要去追究
合适的时候总有合适的游戏
刺激琴键,发出叶子飘零的声音

2013.11.13




鱼头

鱼头已在路上
肉体的盛宴还在继续
鱼头已不会说话
肉体还在冰上
迷离着烟酒和暧昧的音乐

鱼头能去哪里
没有留下什么漩涡
没有留下什么文化

鱼头再也没有什么崩溃的腥味值得批判

2013.3




秘密

让所有的星星都亮起来
是一门艺术
不是所有的鸟都会啼出神的声音
所以总在梦里把你寻找

只是说说话而已
银杏树下为何一直那么空阔

沿着陡峭的山坡走下去
一块石头紧挨着一块石头
它们不会告诉你任何深渊与墓地

2013.



我想要回去

回到蚊子产卵的地方
回到苍蝇出发的地方
回到野猪恣肆的地方
回到药箱空空的地方

一个呆子带我回去
他一点也不傻
他知道蛇出没的道路
不是我毁灭的方向
他知道我的瘙痒在哪一河上潾潾发光



我会告诉那个杀猪的

三十年前他爸杀猪他还没杀猪的时候
他就欺负了我
现在轮到他杀猪了
我也绝对藐视不到他的头上

他把反复挑选的猪肉称好递给我
我告诉他,你的老婆比我的年轻多了

杀猪的憨憨一笑
突然让我想起一首诗里的洗脚水
多么恶心而继续混沌




有人说写诗就是抓蝴蝶

老婆都没抓住
还抓什么蝴蝶
写诗只是洗脚前的味道

洗脚后就是袜子统领一切
抓老婆需要什么境界
抓蝴蝶有什么意义
兰钦寺的和尚向我招招手

真的想扑进一个空壳里
可以解掉身上所有的纽扣

2013.7.19




芦苇都知道自己是芦苇

不要等起风
不要等水浅了
不要等秋天挥霍完毕

野茫茫的芦苇
就像心脏
知道自己跳在宇宙里

就像梦边有个少女
用悲伤交换悲伤
她知道思想没有他妈的孤独

2013.7.20





从不讨厌鱼
自己轻轻朗诵
试图抵达
一条活鱼或一条死鱼的境界

或许是一条真鱼或一条假鱼的诱惑
自己滑滑地钻进水里
总散发着一些陌生词语的气息

亲了鱼,鱼也亲了我
上帝从来不管这些闲事

2012.12.15



图书馆

图书馆是一个永远羡慕的地方
很少把目光投向我庸碌的生活

许多精神高尚的人
死后要把图书馆做他们自己的坟墓
要把图书馆扛向温暖的虚无

图书馆始终离我很远
那古老的脾气与散漫的笑容无法领略

如果有一天图书馆能发给我一封私信
我的心肯定会怦怦跳着外星球的幸福




兰钦寺



兰钦寺并非虚幻
兰与钦两个字的组合
就像一对夫妻一样亲密
时而有酒飘香
我熟悉兰钦寺的每一个和尚
甚至熟悉他们头上的每一个毛孔

我曾在一棵大枫树下坐了五年之久
就为了观察兰钦寺的存在

兰钦寺并非是瞬间的冲动,是溪水流出世外




在兰钦寺,与一只蟋蟀一起醉过
也与一块苔痕厚厚的石头一起醉过

兰钦寺的和尚从来没有脾气
让我惭愧,就像惭愧不认识兰亭序里
许多潇洒飘逸的文字

与兰钦寺也不知是哪一世结的缘
每当寺周的枫叶要红的时候
就无缘无故地不省人事
只知道酒罐里才有蓝天白云



兰钦寺就真的在我眼皮底下
车流人流阻挡不了兰钦寺的存在

我跟好多从高山上下来的人
提起兰钦寺,他们都有力地拍拍我的肩

总统换了一个有一个,才让我想起
原来兰钦寺没有主持,可惜五百年后
我也不配

兰钦寺不会有沙发,那些在电视里侃侃而谈的
永远不会知道,兰钦寺里的一只蚂蚁有多少故事

2012.




这句话

相信若干年之后,还是这句话
让一对美好的乳房颤动吗

下半生,都会像鼹鼠一样低调
你把窗外看透了
我还在窗内摆弄着零落的月光

浅薄的时刻,或许你喜欢
秋天的堕落夹着些许肉体的湿润

难道是我真的不懂什么
无法在虚空的石头里揣摩永恒的脾气

2012.




疯人院

偶尔在一个安静的地方
发现一个疯人院
不免就激动起来

许多同样深奥或简单的想法
也在我的脑里不时流窜
只不过我很会掩饰

坐在疯人院外的一块石头上
把屁股坐成空荡荡的,再离开
一切都是显得那么正常

2012.




一对猫

公猫和母猫来到沙发
没有裸体的戏
可以在报纸上跟踪

公猫跳下去了
母猫跳下去了
没有什么悬念和隐秘可以探讨

一对不曾糜烂的猫
小心翼翼读过圣经
他们真的读懂了好几个上帝




池塘

眼前的池塘,只剩一杯水了
一杯水留住了池塘最后的隐私

到底还有什么疾病
还不愿露出孤寂,如死掉的鱼

天渐渐黑了,池塘仿佛也渐渐满起来
许多梦随风荡漾起来
仿佛真的不必去怀念几只青蛙的乱叫

无意推开二十年前的人生
父亲正是这眼前未干的池塘





活下去
  
一切都可以活下去的
坐在一棵大树下
树叶在风里陶醉
偶尔漏下一些无关紧要的呓语

决定在一片草地上活下去
那些不知名的小虫就是最好的榜样

活下去的火车有着完整的躯体
穿过隧道穿过黑暗
前面就是一个果园,那苹果原谅了一切

2012.



无题二十首

*无题119

反复说路中有一块石头
路中有一块石头
你还是坚定走过去
你不想被石头绊倒
其实石头也不想把你绊倒

路中有一块石头
路中有一块石头
只是一个玩弄者的呓语
那么虚幻那么飘渺


*无题120

现在流行漂洋过海来睡你
那就买飞机票
飞机票该涨的时候就涨
该跌的时候就跌
反正那不是睡你的价钱

为了挽留冬的萧条才去睡你
为了救赎春的嫣然才去睡你
你虔诚的胡子硬硬的
能够刺痛所有羞耻的灯盏


*无题121

不该忘却的就这么容易忘却
把你的鼻子丢在哪里了
把你的嘴唇丢在哪里了
这些曾经最亲热的真理与谬误
已不知在哪一棵树上绽放绿叶了

忘却的就彻彻底底忘却了
睾丸在哪里卵巢在哪里
那是他们自己纠缠的永恒

重要的是你一直还在盯着我的猥琐


*无题122

一直渴望薄暮能够先锋起来
可是我胆小
总不敢把绿宝石变成红宝石
可是我固执
抓住两只蝴蝶
就以为抓住了梁山伯与祝英台

也许是潜伏在一条鱼里太久
把我蒸了把我煎了把我麻辣了
似乎思考还是无所谓


*无题123

干脆还是伸出手
紧紧抓住遥远的脚步
任路慢慢去消遣

难道这是躲避时代吗
我的内裤淘宝了
我的手指密码了

墓碑只会扫描死亡
天空只会关注失联
我只是吞咽不下一块忽略的空旷


*无题124

僵化已久了
可怜我的脑袋
我脑袋上几根疏发的打扮

为什么就不能变态一下
让酒偶尔吃惊
让夜偶尔有喜

一切都是闭门造车的结果
我没有自己躺进浑水里
我只会自己在自己的哲学里淫荡


*无题125

这段时间胃总在饱胀
肯定是思想又出了问题

出了问题的思想
如果是一箱葡萄那该多好

如果思想是一碗疙瘩汤
那该多好
抑郁只是一些点缀的葱末

思想摸不着看不见
只是难为了胃的天空


*无题126

很久没去精神病院了
里面住院的熟人全都出院了
今天进去转转
发现很多医生和护士也出院了

多么寂寥的精神病院
我都不想再在里面练练八段锦了

精神病院的地址要彻底忘了
以前想在精神病院里养老的念头
是那么的虚无和脆弱



*无题127

既然下雨了既然下雪了
既然雨夹雪了
既然喝水了既然喝酒了
既然水酒交融了

孩子们都不喝奶了
孩子们都自己烧饭了
孩子们都有了自己的遇见

既然你放过了我
既然我也放过了你


*无题128

我再熬一夜
冬天就要过去了
你再睡一会儿
春天马上就到了

童话在跳舞
肥皂泡色彩斑斓

我再说一句雪花
你很快就会翻译成蝴蝶了
那时鱼缸里的两条鱼游出了水的深邃


*无题129

雪来得气势汹汹
可很快就被雨水代替
两个人变成三个人了
琴声失去了方向

当你被音符窒息
黑暗已经没有力量哭喊

打开窗打开窗再打开窗
我唯一还能做的就是模仿一片叶子
静静呆在树枝上


*无题130

一个人默默地站在大地
左边一个跳楼的
右边一个卧轨的
可他们都不是诗人

一个人默默地走在大地
前面一个沉闷的
后面一个滑稽的
可他们都不是诗人

大地不可能承担一个诗人打包的费用


*无题131

A

女人喜欢,鸟也喜欢
喜欢的女人不在美国
喜欢的鸟不在洛杉矶

女人讨厌,鸟也讨厌
女人抽空了自己的气息
鸟抽空了自己的飞翔

女人和鸟相聚的时候
是在精神病院
不知哪一个是医生哪一个是护士

B

医生喜欢鸟也喜欢女人
与鸟谈谈衷肠与女人摸摸脊梁
医生的药散发着迷人的符号

护士喜欢鸟也喜欢女人
给鸟打针给女人输液
护士增添了许多吉祥的气氛

精神病院不在美国
精神病院不在洛杉矶
精神病院不在一个可以想象的地方

C

似乎还有一个我的存在
我坐飞机到了美国
我又坐飞机到了洛杉矶

我一个人漫步街头
不带上一个女人
不带上一只鸟

在人群里随波流动
我仿佛又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呻吟
仿佛又听到了一只鸟的哀鸣


*无题133

A

十六元送给你
似乎形象许多
似乎找到了甜蜜的钥匙

打开你的鸡蛋
你只是一个鸡蛋
不如打开一个迟钝的石头

一个夜晚需要你
那不是等待一个生命的发酵
只是红桃八与草花八的碰撞


B

两个夜晚需要你
仿佛开始的舞蹈有了点异样
仿佛那是方块八与黑桃八的交错

夜莺怎么说唱了
云雀怎么沉吟了
从你的酮体滑冰而过
再也没有酒的花样

你是燃烧着的
一簇簇欲望里隐藏着雷的轰鸣


C

让墙壁上的风更加生动
让腐朽的黑暗更加溃散
有过猫之后
忧郁一直在分泌着灵魂的粘液

不只是精液之后
需要你的第三个夜晚
锁孔才露出游戏的面目

如果芬芳都不死掉
如果黎明都不死掉


*无题135

异乡的黑暗
换老家的黑暗
不知比例是多少

上网搜索一下
只有异乡与老家的阳光
在抖露价格

有异乡的大腿两条
老家的汗毛三根
我不知道想要干嘛


*无题136

盯一条鱼很久了
似乎已盯出了腥味

寂寞久了
骷髅爱上了骷髅

表演结束了
扫一扫二维码
下辈子不知谁先找谁

只有喝啤酒的人还在
好像要让大海空一会儿


*无题137

窗帘拉拢,拉链
就要等她拉下

似乎只有拉链拉下去
窗外的长江才会泛滥

她真的来了
只是像一个玻璃球
令黄昏彻底失望

还是蚊子好
不只痒痒的,还吸你的血


*无题138

二十四个鸡蛋放进冰箱
二十四个鸡蛋放进冰箱
两个裂了
两个裂了

这种歌谁都无法唱下去
除非鸡蛋又裂了一个

鸡蛋往往控制不住自己
从头顶上滚下来
总有生命的意外


*无题139

能选几个的
都是自信的人
几个都选不出的人
你可以说他是白烟

就像我冒了一会儿
看懂了
又得冒一会儿
弄明白了

一个个的,都那么美


*无题140

扔过去的
不一定都在纸篓里
你在纸篓里等着
或许也有冬天的花朵

什么东方的滴血
西方的宝藏
都是带着廉价的高傲

我躺在棕色的地板上
任尘土飞扬



*阿克诗十首

1.鹦鹉

阿克在鹦鹉的笼前站了许久
倒是鹦鹉耐不住寂寞
先古怪地叫了几声
其实阿克也早想喊上几句
只是周围都是来来去去的游人

心里有多少阴暗
可以话语般简单地复制
喝了几口矿泉水人凉了许多

动物园里阿克听够了鹦鹉的金玉良言

2.变化

连续观察阿克三个小时以上
就会发现阿克许多微妙的变化

阿克也会开玩笑了
他随便举起一只杯子
就说女人的橙汁真酸

当然阿克也会说谎了
他说伊拉克的炮火炸亮了额头
他说美国的总统大选
选出了他身上的一个皮下囊肿

3.信箱

铜锁拧走了
就换一把铁锁
铁锁拧走了
就换一把最小的铁锁

最小的铁锁实在值不了多少钱
可是还是被人拧走
阿克的信箱从此就敞亮胸膛

其实阿克重要的信件都寄到了单位
信箱里除了广告还是广告

4.光荣与骄傲

阿克喜欢活着
活着就有阿克的光荣与骄傲

活着。一边做梦一边看月的圆圆缺缺
一边在玉手上吻出带刺的玫瑰
一边在舞厅里静坐成冰冷的石头
活着。感情在锅里煮烂又飘香
电话用青春的口吻泄漏着爱的秘密
可以让理解以呼吸的姿态
登上塔顶仰望天空的颜色

阿克喜欢活着
活着就有阿克的光荣与骄傲

活着。关怀亲密理想抚摸钢笔诗歌
就会温馨躯体中每一寸带泥的黄纱巾
灵魂也会愉悦地扭着钢琴的臀部
露出一对天真的大门牙
喜欢活着。活着
阿克就能紧跟流水的脚步
去探觅洞的幽深海的浩淼欲望的膨大


阿克喜欢活着
活着就有阿克的光荣与骄傲

活着。就有孤独的夜亮起灯盏
就有太阳照得表皮细胞发狂
就有糊涂的经验让智慧没入泥塘
那飘扬的尘土不时缀上眼瞳而世界纷繁
那蚊子的弹奏又多么高雅多么令人振奋
与精心打扮的苍蝇共进美妙的晚餐
那高楼的阴影储存着一切废话与累赘

阿克喜欢活着
活着。冷漠仇恨麻将赌博落叶绝望
就会高级保健品般感动阿克瘦弱而贫血的脸
阿克喜欢活着
活着。就能科研出梦幻的大鸟
就像拥有锐利的爪柔轻的羽毛
阿克拥有并不满意的花朵并不诗意的现在
阿克喜欢活着
活着。一个陀螺就把风纠缠得花天酒地

大海与群山吞没不了阿克
沙漠与绿洲也不敢为阿克的葬所
数也数不尽的栏杆挡去一切不想活的因素
阿克喜欢活着。活着
阿克与神之间那一段神秘的距离
充满着诱惑的快感让世界生机无限

阿克喜欢活着
活着就有阿克空虚的光荣
活着就有阿克混沌的骄傲

5.苍蝇

苍蝇刚从厕所留学回来
它并不想喝茶
只是停在杯沿传播一下而已

阿克正好去接一个电话了
没有看到这个激动的场面
不然早就倒了那杯茶

苍蝇躲在暗处观察着
它觉得阿克喝光那杯茶后
比以前文化了许多

6.土豆

不是土豆翻滚在阿克的胃里
是阿克在土豆的王国
生儿育女

一窝土豆迷住阿克的心

每当阿克被泥土的芳香晕倒
阿克都能梦到自己的父亲
父亲的锄头一挖下去
总能让土豆脱胎换骨

一窝土豆围筑起阿克的宫殿


7.地震

医生和护士都到安全的地方
值夜班去了
留下阿克坚守着病房

惊恐已经弥漫到空气里
小镇今夜空前流行一个词
----快逃

当阿克在黎明中醒了过来
发现床头柜上的那个苹果
真的震落到地板上

8.杯子

注入阿克的液体
杯子注定不能安宁

阿克是清晨的露水
一次次冷湿青春的裤脚
阿克是中午的祸水
一次次浇灭太阳的火热

注入阿克的梦魇
纵然杯子要彻底粉碎
也已听不到令人怦然心动的声音

9.深渊

无声地跳下去
阿克便成你的深渊
仿佛只有阿克的虚空与情柔
才能容纳你肉体的自由
与灵魂的沉重

不是浮云
不是落雁
你降落的呼吸里
还没有阿克脚下那地狱的气息

10.最后的抒情

谁说阿克不会抒情?
在这冰冷的冬天
阿克的抒情就从叙事开始
当然是在很久很久以前
阿克每天还是靠走路上班
(其实现在也是走路去上班)
寂静的早晨总能碰到一个年轻的少妇
每一次双眼意料中碰撞
总是阿克先胆怯地转过头去

弱不禁风的阿克摇曳红尘中
那个开过私人诊所的胡医师
每次见到阿克都会大声地叫起来
“你的脸色怎么还是这样苍白!”
阿克自己也明确地感到了早衰
不知已经多少年没有作爱了
阿克已经不能精确地算出
一次痛快的射精需要耗费多少能量
阿克的头皮屑正一片片剥落在风中

还有什么能让阿克感到骄傲?
只有一脸旺盛的胡须看起来还像男人
阿克的郁闷是天上的云朵
即使你实在不愿意抬头
它还是讨厌地把影子投在你身上
难道天意也要把阿克逼上抒情的路?
啊!阳光是金色的丝线
啊!梦幻是银色的花针
阿克的生活正一寸寸绣出美丽的篇章

这真是一个歌唱的时代
不管阿克的心胸是多么狭隘
不管阿克的份量是多么轻飘
阿克总能随时买到亲爱的麦克风
三次感冒坏不了阿克的喉咙
两次肺炎伤不了阿克的气息
那些心目中崇拜的大师
一个个从网络里钻出头来
正虔诚地等待阿克气沉丹田的回帖

可惜阿克从来没有勇敢地骂过人
可惜阿克始终扛不动主义的大旗
可是阿克还是会心地笑了
那是一个典型的老年人品牌的笑
阿克从来不会轻易透露给别人
阿克喜欢把自己十年前的照片印到书上
总期望有几个女人能多看上几眼
阿克的潇洒是阿克的竹林
阿克的风流是阿克的黄酒

阿克终于接到一个电话
里面流出一个女人动人的声音
“我喝醉了,其他没事”
阿克顺口而出的回答是“幸福”
这两个字绝对不是阿克抒情的核心
每次阿克关掉媒体播放器后
总是先要看看壁虎怎样漫步在墙上
有些哲理确实需要阿克去参透
于是阿克的天花板挂满了一筐筐问号

戒毒是戒毒者的铜钥匙
自杀是自杀者的金招牌
阿克说为什么人醉酒不醉
阿克说为什么泪流哭不流
阿克喜欢把自己关在假设的笼中
阿克喜欢在有限的空间内
叫喊出无限意蕴的声音
可怜的阿克啊   你想感动谁?
假如那一万个稻草人会走路该多好

为什么阿克的眼眶常饱含泪水?
那是因为阿克的结膜炎又患了
这么多值得尊敬的人啊
你们还忍心让阿克继续抒情?
如果你们里面有几个大款
那就捐献给阿克一面魔镜吧
阿克需要看清的是自己的虚幻
在丁香花与狗尾草之间
阿克注定作不出什么惊人的抉择

一次次被失眠的猫牵着去散步
一次次被希望的药丸隐藏起病痛
阿克还未呢喃出一声累
外面的天空已是大雪纷飞
几个孩子聪明地把阿克叫了过去
阿克仿佛一下年轻了三十岁
孩子们喊着:“阿克阿克你真棒!”
一朵朵雪花濡湿了阿克兴奋的双唇
就像阿克自己湿掉了抒情的尿布



[ 此帖被陈-律在2016-01-01 11:33重新编辑 ]
级别: 管理员

2楼  发表于: 2016-01-01   主页:
克文兄的诗气质独异,一直很喜欢。
不变,应万变。
级别: 管理员

3楼  发表于: 2016-01-06   主页:
读。觉得克文兄的诗有种优雅、孤独的虚无。
不变,应万变。
级别: 一年级

4楼  发表于: 2016-01-07   主页:
看了前面几首,还没读完,随后继续欣赏。
级别: 一年级

5楼  发表于: 2016-01-11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qisu
喜欢他幽幽的语感与医学背景入诗。
级别: 总版主

6楼  发表于: 2016-01-11   主页:
有解剖刀和消毒水的气味,问好克文~
级别: 一年级

7楼  发表于: 2016-01-15   主页: http://site.douban.com/212372/
问候克文
级别: 一年级

8楼  发表于: 2016-02-06   主页:
多谢各位! 祝大家过年好!
微信:jiuhangshi
级别: 总版主

9楼  发表于: 2016-02-25   主页: http://t.163.com/0772383818?f=blogme
祝贺!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