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精华帖子 春台文集 会员列表
主题 : 加尔洛斯·加斯特里隆:诗歌与反诗歌
级别: 管理员

0楼  发表于: 2016-04-20   主页:

加尔洛斯·加斯特里隆:诗歌与反诗歌

贺金凌 译



  所谓反诗歌,理所当然就是完全反对诗歌的意思。换言之,反诗歌就是,根据你的认为,不论怎样也不该是诗的那一切,却要求人们称它为诗。
  文学的发展常常是平行于对其自身在形式与内容上的认识的发展。有意识或无意识地,现代拉丁美洲诗人们,否定并拒绝接受自己不很长、但却沉重的传统。诗人们已不继续在大文豪的影响、引导下建立自己的抒情风格;他们嘲笑那些小心翼翼裁剪着漂亮、完美之诗的人。
  反诗歌借日常生活中毫无装饰的语言,幽默以及强烈的反差、对比等手法写作。反诗歌表现出来的却不是简单的机智、风趣与诙谐。因为它停留在单一的内心感受上面,每一个反诗人都触及社会,并批评地指出:在不义的行为之间庄严是可笑的。那么,反诗人摘取回来的是那种存在于社会中的幽默,而不是人为地去创造它,这样发掘出来的幽默往往是黑色的、带讽刺性的。如下面萨尔瓦多诗人罗克·达尔同的诗:

  马丁内斯将军

  人们说,他是一个善良的独裁者
  因为他把便宜的房子
  分给活了下来的萨尔瓦多人……

  另一方面,反诗歌摧毁了作诗的众多规则,并且使诗的形式近于简朴的散文。只有勉强从随意的分行或仔细的阅读才能辨别出这类散文式的诗歌,这类诗大多没有标点。反诗人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讲话,不以一个声嘶力竭的演讲者的姿态站在讲台上。他说诗不是什么神秘的东西,仅仅是我们每个人天性的表露。故反诗人用大家都固有的言辞同读者交谈、聊天。反诗歌与我们共同生活在日常生活中,在具体的世界,在肮脏的街道,在宣传之中,在两个醉汉间的讨论中。在反诗歌中,诗人不发言,发言的是我们自己。
  反诗人否定了人们阅读时的愉快,每个诗句都像拳击,或刺痛我们最珍贵的信物的牛虻。完美的世界是不存在的,只存在着各具其美的世界。反诗人说,这个世界已经不再美好,被污染窒息的花不继续在厅堂内含笑。水不继续在河流——不是河流,而是“垃圾坑”中微波荡漾。痛苦围绕着我们,人变成机器,战争威胁着我们生存的权力。因此,人们怎么写得出美好的诗歌呢?倘若这个世界在美好的时候,我们用诗歌唱它,而现在请用恰恰作为我们人性丧失的不讨人喜欢的证物——反诗歌去“歌唱”它吧。这个由反诗人给我们的奇怪的幻想目的是使我们更好地理解我们的社会,真理不在星空而在泥坑——稍不留神我们就会失足跌入泥坑之中。下列诗行中爱德华•爱斯科巴尔使天空跌落了下来:

  我真诚地,耐心地,
  在电话号码簿里寻找上帝……

  为了更容易对他诉说苦衷,上帝确实应该安装电话了。现在,上帝就像一个无能地看着自己的创造物,显得神情悲哀的父亲。反诗人十分同情他。
  最大的拉丁美洲反诗人之一是天主教神父欧内斯托·加德纳尔,他也是尼加拉瓜现任文化部长。加德纳尔在诗中发表意见、批评、祷告、辩驳、传教。从他的书中,他摈弃了陈旧的写作规则和比喻手法,他直截了当地讲话,圣诗第一章开头部分是他风格的一个好典型:

  不读宣传材料,
  不听电台广播,
  不相信标语口号的人

  智利的尼加诺尔·帕拉也是著名的反诗人,帕拉敏感地注意到,我们文化的伟岸,是使人在具体生产过程中千篇一律化的真实趋向的漂亮面具。他嘲笑诗本身,嘲笑把美归于自身的诗人的那种态度。那些完美地装配成行的诗不可触犯的诗人们,不能写出下面的自白诗:

  读自己的诗,我老想困觉,
  但它们却是我蘸着血写出来的。

  在我们时代,只有少数人懂诗,反诗人的宗旨是:诗属于那些在诗中认出他们的日常生活以及真正问题的所有人。故诗应该如电视一样普及。诗要广泛地被接受、被理解,那么,就有必要改变它含混不清的法典。例如,今天的人不大可能再写过去希腊人生活中的而现在已经不太被市民所理解的众神灵。实际上已经出现了另外一些神灵,他们是技术,集成传输工具,对金钱的贪婪等等。反诗歌要指出这些现代神灵怎样毁灭人类。
  必要的话,反诗歌也能以逗人乐,使人发笑而取得更佳的效果。下面加维兰的反俳句与日本俳句没有任何联系:

  玻璃杯
  在床头柜上嘲笑我。
  我将选另外一个位置
  安放假牙。

  最后,反诗歌很重要的一个方面是它不停地更新,反诗人谈到新电影,时髦的服饰,来访的彗星,炉子里冒烟的馅饼,磨脚的鞋。反诗歌不是叫你劳作后去幻想,而是让你懂得,可能你的工作因为你既没有足够好地意识到它也没有足够好地意识到影响你的行为与思想状况的力量从而没有目的。反诗歌对世界的关注意味着,人类将袒露自己的缺陷和肮脏的东西,而不是继续把它们隐藏在其内部。
不变,应万变。
描述
快速回复

认证码: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