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精华帖子 春台文集 会员列表
主题 : 保罗·奥斯特:为卡夫卡而作
级别: 管理员

0楼  发表于: 2016-06-03   主页:

保罗·奥斯特:为卡夫卡而作

linnom 译


  他向着应许之地游荡。换言之:他从一个地方移向另一个地方,不断地梦想着停下。因为这个停下的欲望萦绕着他,是对他而言最重要的东西,他并不停下。他游荡。换言之:没有走到任何一个地方的最最渺小的希望。
  他从不走到任何一个地方。但他总在走着。对他自己,这是无形的,他把他自己弃给了自己身体的漂泊,仿佛他能够追随那拒绝引领他的事物留下的踪迹。由于他违背自己,不顾自己而选择的道路的盲目,连同它的转折、迂回、绕退,他的脚步,总是在无何有之乡面前的一个脚步,发明了他采取的道路。正是他的道路,还有他的独自一人。但在这条路上,他从不自由。因为他留在身后的一切东西都把他锚定在他开始的地方,让他后悔迈出了第一步,劫夺了他对起点之正确的一切自信。而他的漫游离起点越远,他的疑虑就变得越大。他的疑虑与他同行,如同呼吸,如同他每一个步伐之间的呼吸——断断续续的,压抑的——如此,没有什么真正的韵律,没有什么节拍,可以保持。而他的疑虑随他走得越远,他离那一疑虑的源头就感觉越近,如此,正是他和他留在身后的东西之间的绝对距离最终允许他看见他身后的东西:他所不是但曾有可能所是者。但这样的思想既没有给他带来慰藉,也没有给他带来希望。因为事实仍是:他已把这一切留在了身后,而在这一切如今被交给了缺席,被交给了那诞生缺席的渴望中,他或许发现过自己,满足过自己,靠的是遵循一个被给予他去保留,但如今又通过离开而违背了的律令。
  这一切的共谋反对着他,因此,在每一个时刻,甚至当他继续他的道路时,他也感到自己必须把目光从他面前如一个诱惑一样横亘着的距离上移开,转到他身下显现又消失的双脚运动上,转到道路本身,及其尘埃上,转到扰乱路途的石头,还有他的双脚敲击石头的声音上,他遵守这种感受,仿佛这是一种苦行,而他,已经嫁给了他面前的距离,违背自己,不顾自己地,变成了一切临近之物的知己。不论他触摸到什么,他都时刻耐心地拖延着,审视着,描述着那让他精疲力竭的东西,那压倒了他的东西,如此,甚至当他继续的时候,他也把这样的行进唤入问题,并追问他将要采取的每一个脚步。他,为一次同不可见者的相遇而活的人,成为了可见者的工具:他,掘出土地的人,成为了其表层的代言人,其阴影的测量员。
  那么,不论他做什么,他都是为了一个唯一的目的:颠覆自己,消解自己的精力。如果这是一个走下去的问题,那么,他会用他的力量来做一切事情,以便走不下去。但他会走下去。因为即便他踌躇着,他也无法让自己扎根。没有什么停顿幻变出一个位置。但这,他也知道。因为他想要的正是他不想要的。如果这个旅程还有任何的终点,那么,通过发现自己,这只会是他开始的地方。
  他游荡着。在一条不是条路的路上,在一片不是他土地的土地上,他自己身体当中的一次流放。无论给他什么,他都会拒绝。无论在他面前传播什么,他都会转过身去。他会拒绝,这要好于渴求他自己否认了的东西。因为进入应许之地就是对走近它感到绝望。所以,他让一切都离自己远远的,隔着一臂的长度,生命的长 度,并且,在离目的地最远的时候,离抵达最近。但他继续。一步又一步,他什么也没有发现,除了他自己。甚至不是他自己,而是他即将成为的东西的影子。因为至少,在他触及的石头中,他认出了应许之地的一块碎片。甚至不是应许之地,而是它的影子。在影子和影子之间,有光活着。不是任意一道光,而是他沿着他的路 子走着的时候,在他体内不断生长的光。
不变,应万变。
描述
快速回复

认证码: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