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精华帖子 春台文集 会员列表
主题 : 绿意专辑
级别: 一年级

0楼  发表于: 2016-07-02   主页:

绿意专辑

管理提醒: 本帖被 陈律 从 月度人物:姜海舟专辑 移动到本区(2016-09-06)




简介:米绿意,又名波西,米粒。著自编诗集《字的修行》,译有部分查尔斯.西米克的诗和少量路易丝.格吕克的诗,现居上海。


目录
1、自选诗
2、我的诗观



级别: 一年级

1楼  发表于: 2016-07-02   主页:
自选诗




启程
          ——兼致友Linya

现在整个街道都成为我身处的地方
昏黄温暖的灯光正慢慢
把最后一点白昼的光辉倾盖
一簇墨绿的叶子
在三楼的露台微风中摇摆
刚才你的父亲
特意从不远的家来这里
给它们浇水
曲折的葡萄藤架上枯黄未落的叶子
整个下午,参与我们的交谈
从释迦摩尼到穆罕默德
从耶稣到伊玛目侯赛因
在共通的经验里
仿佛我们都已得到想要的对寂静
命运的应允
在交谈和沉默如镜的喜悦中
我们发现自身
并在其光亮中一起启程
步入神圣的新夜晚



宿命

抬头看在夜色的烘衬下
更显洁净的玉兰
才发现下起了零星的雨,

像命运如影随形。
它是一个判断:你永远不会爱上
做什么都对的人
而是愿意陪你犯错的人。

因为你不能摆脱
只有让你痛苦才能给你快乐
这个宿命。
——好比,接受了黑暗
才能让夜空给你更多安慰。



死的理想主义

如果说从苦难中我们
学会了乐观
那么从幸福中
我们得到的就是爱的教育
是在“我爱你”中
加入的
不仅有玫瑰,蜡烛和誓言
还有新鲜的生命
忍耐,等待,或一粒洞穿的子弹
也就是说
死是生绕不开的结果(我称之现象)
我们能做的是让死
变得有意义
让它成为爱的理想



练习

每天早晨,无一区别的
会(今天有大雨声)
被赞美主耶稣的铃声唤醒

起来洗漱,祷告,吃早餐
感觉和外界的关联又少了一些
仿佛一切和从前一样



幸福路

看完电影,附近的路上
一个拖着拉杆箱的中年女子
风尘仆仆的,问她
幸福路怎么走

我一直记得她年轻的
回答:“不太清楚”
和她俩都
酷似我的脸



响应春天

任何为获得快乐的方式
都在不断加深痛苦
你身处痛苦,并厌倦掩饰这些痛苦
以至它在无人之地
开出了灿烂的花



成熟

我最大的收获是,学会“用”时间
即:正确地停下来。

也许——
显然,任何举措都涉及痛苦。



水草

像泡沫浮于水面
微弱的阳光
照不到我

如果生长的喜悦
不能成为你的
你又如何深入我的悲伤?



风吹皱水面

风吹皱水面,在长久的注视里
变成木头结实的纹理
好像年轻的敏感长成智慧
幸运的是,世界大得
完全不受某个人的控制
自我也不可能像感觉得那么大
这个想法让我轻松
错误每天发生在人们身上
痛苦也是,它并不让我
看上去比任何人特殊



问花

我对小小不知名的花
有特别的怜惜
总想问它们
开花的时间够不够?

我每天都那么忙
只有当一天接近尾声
凉风吹到脸上
才获得快节奏里
呈现的舒缓的绽放
就像平静并非来自静止
而是另一种激动



石榴

在顶层的褐色木头表面
它像石头。周围
是摆放得设计感十足
精致的银质器具

不再有白天的突兀,近乎和谐
地存在异质比它大的物体
投下的阴影里
像一座小小的关闭的城堡

解释了一个梦的发生?
在没清醒的早晨,不是注释和
固执己见的结果,是灵感
——它来自神秘的潜意识

被眼睛打开。小小的籽,如同爱的
密集点,又突破视觉局限
在夜的底色反而显得清晰
每一个坚实的小部分

紧致相连, ——仿佛
在形成一个反对什么的
让人不由自主
产生希望和畏惧的情感整体




黑暗事故

你是说,真实是嵌入语言的
一道闪电?还是
语言如一道闪电照见了你,及你
被自己碾压的血肉之躯?

但是是时候关闭打开的心
如此幽深的黑洞,再多黑也填不满
而夜不断加深的交谈
使它多么尴尬

尤其在被审讯
之后:疲倦,是最残酷的审讯官
——相比悲伤和痛苦,失望和背叛
你尽管归咎一切吧悲惨命运

和未能逃出的最后疏忽,一场疲倦
导致的致命事故
如高速路上
被碾得模糊的白天的宠物




夜明珠

她的笑燃烧酒精
酒精燃烧愤怒
仿佛全身的脉搏都在应和
——伤痛是肤浅的

只有指尖跳动的爱,这血的凝露,这
夜的明珠——
她看上去那么小,那么小
却富有重建的激情
难道真的是我,在夜里
生出了她?




黑暗录

她的家具几乎都是深色
生活在其中好像会和这些物件
于某夜一起消失
仿佛关灯后她的世界
比外面的街道,她之外的
任何人更黑暗
这时候她通常觉得
绿意是个
小而敏感的悲观主义者
但她总有办法逃脱
每场对她的捕获
这么说吧,如果没有黑暗
光明就是极白的
“暗”世界。雅各说
她读的诗歌深沉而黑暗
朋友们说,求求你
写一些积极的欢快的开朗的文字吧
可我一直在这么做,她回答
并拿格吕克的野鸢尾
来说服他们,你看,她说
那儿有一扇门
这就是人们忽视的地方
看不到那扇门只看到黑暗
不,也不是所有人
能看到黑暗,除非你是
(像我这样)天赋
在暗中发光的人



空中的墓地

在死者面前,好像最深的痛苦
也是稚嫩的
她需要一块墓地
她尚没有一个屋顶——也许
一个真正的“屋顶”才能让她安静
她这么小的身子 
不需要火化
就能平躺在下面:不会像活着
感到寒冷,无助,委屈
弯身抱着膝
好像生前得不到的尊重在这里
人们将如实地肯定和偿还,她要得不多
曾经只是需要一个长者
指出一条正确的道路,她不在乎是什么路
水路,陆地,天空
她多喜欢天空,隐隐感到那里才有自由
这么说也许不对
想想她没人管束的童年,那是
多么不想要的“自由”
小小的心胸装下对爱的秩序的渴望
急切地成长,急切地
犯下所有错误
还能怎么爱?
这个感觉是如此真实得不可信:一个循爱的人
她的心,却是得不到
爱的满足的黑洞
她来到空中的墓地,向长者们呈上
旅行的经验,战斗的经验,妥协的经验,老的经验
——然后返回
因为缺少被深深爱着的经验
她回到了日常




黑白画

松开蝴蝶结。一个演员
终于,让虚伪的热情冷却。

灯光从身后照过来,
在前方投下白天巨大的影子。
以及零落之星,提醒

从普遍性里取回身体。
她感到肉体结实的自我,感到
那个自我咽下了
想说的什么。

时光继续造花朵,流水
食害虫的鸟,
在黑色庞大的海和宇宙。
“小松鼠头发里藏着浓郁的果香。”

她写道。后来,她趴在书桌上睡着了。
我就这么站在一旁
看她:从妹妹,成为姐姐,母亲。



望江

我也喜欢老房子,碎石路,带点土气的名字。
树林草丛中夹杂的
不仔细辨认,看不出来龙去脉的小路;
我喜欢用略微发黄的信笺
写诗,就像在写一封信
揣摩更亲近的字词。
我不安于现在的表达,怕它们太过娴熟
礼貌化公式化,我怕内容不够准确
完全,过于唠叨,也像不达目的
不罢休的母亲。
当我把信笺塞进没有地址和收信人的瓶子
我怕冰天雪地水路迢迢,
怕它不够顺畅地
被那一边的人领会。



总结

她适应了潜心生活
端坐在夜里即将结束的一天
刷了牙和洗完澡,像从前那样心血来潮地
对镜子做鬼脸
她观察玻璃器皿和银制器具
在拉开的窗帘前反射冷光
并爱这种对比:与她木质粗糙的表面
除了吸纳还是吸纳
她紧闭的双唇也不打算说出
哪怕最小的一个秘密
只在心里
一颗茂盛的树正将果实递到她的舌上



遗址

桌角,桌子的细缝,台灯周围…
散落着细碎的面包屑
她一定是个对生活有点懒散的人
但的确,吃粮食。她的确也睡
小小的卧室,一张床占据半个屋子
与床相连,是个可移动的长条桌
——现代感的设计,却容易让人想到
医院病床上的饭桌
那么,假设,她的健康真的出了问题
你就会在厨房的灶台上找到
一只褐色的小罐:它在一首诗里出现过
缘由是她的母亲

你再不能找到其他了——
生活中最后的亮色,除了绿色方格子窗帘
(没有窗纱,没有保证安全的铁栅栏)
好吧,你坐回到书桌旁
她的中心,并在这里度过一夜
你就会感受到生前
她是个多么痛苦的,不肯放弃敏感的人



除非她行动

从人群中走过,像一根线穿过针眼。
我看到时间细细磨损她的方式,
如同一双粗燥的手反复抚过一块布,
直至内露的纤维也被磨损。

我在她身侧记录闪电的思想,
打点世俗之物,为其缝补和熨烫。
我不能决定她成为哪一种人,
只因不能与现在的她相处。

地上有裂缝的地方堆积着更多灰尘,
好像聚积在一起等一个反应。
好像我是其中一粒,如果沉默是一种,
我已等到。如果冬天的空寂也是一种。

但我知道我是在等她,
发一个信息一个号令,那是一定的:
因为她身负使命,因为她终究会行动,
因为除非她行动,她的沉默毫不起眼。




普鲁托①

你也曾生活
在花蕊,甜点的赞美上
似乎
一个微笑
就是对自己的友善

但太多指向
离别的
追随,你不仅怀疑蓝色的星球
是一场引力的陷阱

带着心形烙印
你像一颗
逆逃的尘埃,来到信仰的盲岛
漫游
自由亡灵

普鲁托,在柯伊伯带
没有第二次
死亡
你会遇到我,在时间神秘
缓慢的力量里重获
爱的视野
(注:普鲁托,罗马名字Pluto,冥界之神)





原力

当我们痛苦时,我们是无用的。
如果不再依赖伤害记忆,
当痛苦的经历
在某一刻不用抹去而获得平静。

我走动,像在远离这个世界的某处飘移。
但被一种(无声的)声音唤回,
这个声音
“像穿过水到达我的耳朵”。

直至重新爱上这个世界
我的故土,
我眼内的每样事物
并燃起重新描述它们的欲望。

我知道,那是我将我
加入它们。我赞许,和感谢它们让我
可以被看到摸到,被更
细致入微
原始地呈现和表达。

于是我用一首诗的欢欣宣布
新一轮的生命开始了——
对爱的需求,家的归属,
对物的信任
它们出现在新一轮的认识中。




书签

1
蹲在一棵树旁边说话
只比面前一丛丛草高一些
像她们的姐姐
你问为什么,天那么热
仿佛春天只是一扇
匆忙经过的门
只是这一次你推开了它
风送来的清爽
陌生又熟悉
吹在湿的脖颈和发根
因为疲惫,你没有拒绝

2
那么是因为发生了这些你走进我
还是没有发生这些你也会走进我
如果是前者,你爱上伤痛产生的诗意
如果是后者,你爱上的是一种可能
然而爱情没有好坏
没有正确和错误
只有准确
准确的爱情带来健康




衣橱

你一定也有这样的经验
使劲在脑子里找
一件印象中的衣服
它可能是贴身的小衣
棉质的,色彩艳丽
被遗落在橱角
或是一条白色低胸的长裙
在某个特殊的日子
你穿过它

总之是被埋没久远的事
相比翻箱倒柜地寻找
你更愿意重新购买
任由旧时它们被堆积挤压
褶皱加深,这些
忙碌的你不会花时间验证
只偶尔出现在想象中

你在深夜打开衣橱
当然,你不会承认是
因为听说他要回来
记忆之门发出的咿呀声
更像是小声的呻吟
那挂着的,装过旧时身体的衣物
如一座座飘荡的空坟
怎么这么多?

你决定走进去
使它们重新饱满,变得完整
带着今日的气息:痛苦的,或幸福的
你不会如此简单和武断地定义
而是把她们一个个放出来
让她们告诉你




送别

在我心中有一座大房子,
我住在许多房间的其中一个。
在搬进去之前
它被刷成白色,白色的墙上,我想

画一些草,枯谢的树木在漫长的冬天后
其粗糙表面显示
清晰的爱的质地和纹理;
黑木耳和萌芽必然是另一些符号。

画人字形飞行的雁群,它们天赋有
方向和磁场的灵敏度;
一些花,忙碌的蜜蜂在光荣地工作,
即使有一天它们因保护自己而死。

画一条小径,沿着它走得时间越长
来自痛苦和死亡的恐惧及干扰
就会越少。当离别在这里减缓速度,
就能感觉微妙相通的喜悦。

最后我要画一个人,
我要这个人
一直不离开。因为他的离开
会让墙上所有的东西消失。




梦中的婚礼

虽然没有看到她的脸,但我确定
她就在那里,并非惯常的想象
因我的敏感丢失的友谊
也回到了身边

白色和蓝色哪种适合我?
一双柔软的手
替我梳理头发,安慰我,长辫子不会用去很长
时间。好时辰更是需要等候

我开始想他:他的脸
和妈妈的脸一样模糊。他善良宽容的品性
足以使我相信将一直爱着
我们身体内的,和领养的孩子

大厅里人头攒动。 我看到人们
相互问候,友好地交谈,真诚表示
对爱的信念
这跟理想多么相似。我突然有些怯场

除了葬礼后的相聚
没有比在婚礼上见到亲人更欣慰
我死去的母亲复活了——她正在帮我梳理长发
以及父亲,我们终于冰释前嫌




怀念母亲

看得出,她已熟稔于乞讨生涯
懂得察言观色和判断
从何人处可获得同情和可能的善举
她的眼神忐忑,我看不出
里面是否也有一丝狡猾或——
智慧。她对我致谢时
又显出一份适当的真诚

我发现每次,对陌生人动恻隐之心
都是因为想到出走的母亲
尤其是,她早逝于青春年华
我不记得她有过多少幸福的日子
尤其来自也命途多舛的女儿
她若活着,恰是这位陌生人的年纪




我是你一本滞销的书

或许你也想留下
可以超越
自己死亡的东西:

一首诗,一本
流传的书
成为你移动的坟墓

书页封面,是
不止一次改过的墓志铭——
向世界循环播放的声音

你多么怕遗忘,就多么
急切地留下疤痕
经时间愈合的深色表面

看上去就像
石碑上
你黑色的名字。




雪的造访

有一天我将是老妇,沉浸在音乐
对过去情意的缅怀中——
关于离去,像预先设计地避开
与你熟识的人:是的。当然,你向他们问好

你知道,我不懂你的语言
但这不妨碍它无声的旋律,如一条
幽深僻静的小道——直达隔离带的荒凉
不妨碍突然而至的热泪

“你笑的时候像另一个人”
那是深夜,硕大的飞蛾在黑中撞向玻璃
我的心跟着收紧:那嘭嘭的声响
那低空的羽翅,簌簌落下的粉尘

或者并非说给你听?只是多年
后,我不断回顾数不清的离别,重返
与你的不期而遇:那暗地里的足迹
我明白,才是感动的原因




流浪歌手

风很大。更让我觉得
生命的冬天看不到尽头。
风把在街边刚摆下地摊的长头发
老外的歌声吹得七零八落,
他在弹唱些什么?
到底重不重要。
他的琴盒里有一枚孤零零的硬币,
琴盒旁放着一叠名片,红色封面的圣经
夹有“25元”字样的白纸片。
我在琴盒里放下五元(现在他有六元,
礼貌地拿了张名片)。
他笑着说:很高兴认识你。
我笑着回答:愿上帝保佑我们。
不知他有没有听清我的话,
毕竟风这么大。

不远处有几家卖点心的店铺,
每个工作日早晨,店前
会有耐心的白领们排着长队
等待新一日的早餐。我在其中一家店里
慢吞吞吃完一只热烧卖
想到在唱歌和卖圣经的老外
又买了一只——总共“六元”,
我把它放进背包
加入已经多起来的朝地铁口涌去的人群。

我也有一把吉他,虽然并不会弹。
很久前就觉得在街边弹唱会是
我以后谋生的一个办法,
看了<爱在黎明前>和<爱在日落黄昏后>
觉得卖诗也可能是一个选择。
那时不知有朝一日
我的生活成本会比预想的高出许多
以及情感成本。

这些危险的想法
让我一次又一次错过
应该下去和转乘的车站,
而我必须回到那个地方。(我不禁想到
今天的车费超出了25元,一本圣经的价格)
这多么让人懊恼
为不断多出来的悔恨成本。




荒芜的街道

1.
我敢打赌这是再平常不过的夜晚
这个灯下读书的女孩
刚完成一首西米克的诗并不感觉
悲伤多了一些 

诗里的他经由罗马的某条街
在烈日炎炎的夏日正午
独自走在街上为他
所见的落着百叶窗的房子伤心

“赭色的墙壁,破旧的门”
他写道。她花了很长时间想这条街的名字
也许上海也有类似的街道
要不了多久也会进入这样的时节

在那有“不可思议高的天空板”的阴暗
房间,他被无所不在的水镜和自己
“扭曲的脸”“一次次迎接和惊吓”
他期待有人对他说:你找到了你在寻找的①

她为这首诗的结尾感到满意:
街道在巨大的,诞生出错误记忆
和名字的炎热中荒芜②
她承认“悲剧”也能带来安慰

2.
如在故事中飞行的他们
男孩读着<一种庄严的忧伤>,女孩则是
金斯堡的<嚎叫>,她说诗中的家伙
服用甚至比她更多的药

“不适合朗诵”她这么跟男孩说
那么还有其他的吗:
当夜晚铺展到天空,像一个病人被麻醉在桌上
我们走吧,穿过这半荒芜的街③

女孩继续读着。平静的天空
不能帮他们摆脱即到的死亡,他们的爱
也不能。但什么能呢?
这感同身受痛苦的快乐,何尝不是庄严的忧伤

注:引号部分及①②引自西米克的诗; ③引自JOHN GREEN 的小说《THE FAULT IN OUR STARS》 




自己的宗教

二十多年前,女孩从神父
手里接过黑巧克力时,
并不知道,那双洗得发白的手
和从巧克力里散发出来的浓浓药味
究竟意味着什么。

而她从不喜欢“多么可怜”
这样的话。在她看来
同情是最初级的爱,显示一种优越,
对他人弱小的臆测。
那么她究意想要什么?

格吕克说,“爱都是寒冷的。”
是说爱终会变冷,还是说爱的艰难,
或可能是,达成过程中的
自我修订?一种护卫或承载,

如同,一切取决于滚动的双轮,
取决于宇宙这个观察者。

也取决于你有没有让山
成为你的部分,你的心是否装得下
沟壑,那些桥下的水
有没有流经你?

你有没有不再惧怕黑 ,有没有
在黑中找到,如神父的双手那样的白?
有没有让无法克服的痛充满你,
而你已成为巨大阴影中的阴影?
——那才是最可怕的。

因为经过磨难的获得才是真正的奖赏,
对经验来说才不是浪费。
因为当痛苦是神——当它像神一样降临
它就开始塑造你,
它还会完善你,直到你
建立起自己不倒的宗教。




晚餐

这里,总有许多皮
需要去除:番茄土豆苦瓜茄子…
在生命的供给中心
油腻污垢,细菌繁殖,沾着泥土的果蔬
不几日就
长出细细的绒毛
黑色虫子来自红豆白豆,很快
褪去稚嫩
它们不会得到我的垂怜

我真的以为,明白一些暗示,感观上的斗争
她很可能死于胸腔积水
哦,海的诅咒
锅里的水咕咕沸腾,冒着幻想的热气
不久就会干涸
切成块的胡萝卜土豆也会
慢慢酥软
——都是她能预知的结果

红酒斜倚着壁橱
酿着蹒跚的她,疲惫,也像成熟
有种微醉
鱼在油里慢慢煎炸
水与油交锋后,消失或沉默
都使喧嚣归于平静

一边打扫,操作台,地砖上
散落的食屑
劳动中的女人最美,这是一位朋友
对女友说的
写诗是不是一种劳动?做梦算不算
思念一个人呢
是不是最美的时候

“不是所有生物需要相同程度的光”
我轻声对她说,那么
松口气,放下铲子锅盖抹布
我们有时间继续
这场漫长的与自己的对话
不着急收拾人生滋味,翻得起皱的
菜谱或
——不断修改的爱情教条

现在,跟我一起祈祷:
好口味和幸福感都不如想象得
那么重要
这是可能的——忍受痛苦地活
你,我,她,我们
迟早会为自己端上一顿
丰盛的
最后的晚餐

注:引号部分出自格吕克的诗。




晚祷

“智慧没有激情”,相比之下
“信仰却如克尔凯戈尔所说,是一种激情”

一首诗,一个父亲的祷告
都可能重现我们相似的面容

然而我看到的星星死了
我收到它们赠与的光阴:死亡

深情地笼罩——我是爱这
真实的照耀的

——从不惧怕。你知道
为获得你的好感而受着苦难

因为一切如你所见,周遭
生活的声音,也予我以此刻平静




晚祷
1
你没有在两个世界迅速转换
突然内心脆弱,对周围模糊的事物,你没有说
不是你的错

你需要完成一次精神的远足
一次醍醐灌顶的挫折
需要冥想,恢复性睡眠

夜是,不怎么茂密的树林
迟缓的光和鸟鸣到达
透明城市,构成音乐和空气的枝叶

轮廓互相挤压,弯曲成疑问;姓名是
待破译的密码
银色雨,来自天空,你要吸取它,存储它

把它变成黄金的汗水
在打开局限的全新世界,你是
曾经的孩童,将来的智者

2.
遥不可及的父亲,你知道这样称呼你的原因
如同我知道你
给的所有教训,你的初衷
绝不是让我的悲伤
成为你快乐的方式

你是如何让崇拜变成恨意
而又指引我阅读他们——明显的痛苦,隐藏的安慰?
你计划了多久
在冰冷高森的墙壁建造花园
而不给我一部梯子?

我已领受您的旨意,父亲
您的教训
是让我成为一个明智的人
在溃败的土地不失理想
让我接近秋天,暮色,让我的内心充满
活着的同情
而非暴力或诗人的忧伤
级别: 一年级

2楼  发表于: 2016-07-02   主页:
我的诗观
                                                                                                       我的诗观

        是说要写一篇创作感想(怎么写呢?)…
        当朋友问我为什么写诗,我通常会说:喜欢。这是最简单直接和真实的话,但总有另一些、很多的一些是没有说的,像起重机把心中的什么吊起来,又摔下去。
        我能说是因为…爱情吗(那不再能顺畅地说出的字)?我能说是因为…我自己的死亡吗?
        我能说,但不想说。

         至于我的“诗观”,我完全可以归入写诗的人中少数没有“诗观”的群里。我就简单说说(主要是说不长)对诗歌的一点认识吧。

1. 诗的大小观

        我觉得诗应为“我”而写。有人说诗不该拘于个人的小情感。我不明白什么是小什么是大……是说,个人是小,祖国是大?情爱是小,亲情是大?此处是小,远方是大?
        我觉得小是大的基石和产生“大”的根本存在和性质;我觉得小情怀能生出大大的思想。

2. 诗的孤独性

        诗的孤独性来自每个孤独的“我”性;诗总是从个人的体验出发。它的孤独,情怀,喜悦,悲伤,痛苦,它引起的修为和救赎产生了人类的共性。诗的孤独使诗闪光。

3. 诗的品德

        诗歌的动机是什么?在我看来,诗不该拿来讨好人,不该为虚荣而作,这是诗的“清高”,也是诗的“品德”。
对我来说,诗是正在走着的路,一颗明珠,一盏黑夜的灯,一把向上的梯子,会将我带到灵魂的清池,精神的高处;诗是我的镜子,我的信仰,是牧羊人。
        诗带我认知自己,让我满足和喜悦。

4. 好诗的标准

       我不谈技巧,那是必需的基础。那什么是好诗呢?就是读到它的时候油然而生一种幸福感,它可以来自喜悦,也可以来自(相通的)痛苦,会特别想知道作者是谁,会特别想爱上这个人。
        流传的并不都是好的。我很幸运,认识一些默默写诗的朋友和伙伴,他们是我的良师益友,学习的榜样。我不求写出一首“大作”,但求写出一首比已经写出来的都要好一点的诗。因为只要我在写,我就永远缺一首更好的诗。
        而我要一直写下去。
级别: 管理员

3楼  发表于: 2016-07-02   主页:
不好意思,迟了一日才发上绿意的专辑。初读了一遍,觉得绿意已经获得了深沉的对真实生命的体验。
不变,应万变。
级别: 总版主

4楼  发表于: 2016-07-02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祝贺! 关注。
级别: 一年级

5楼  发表于: 2016-07-03   主页:
引用
引用第3楼陈律于2016-07-02 13:26发表的  :
不好意思,迟了一日才发上绿意的专辑。初读了一遍,觉得绿意已经获得了深沉的对真实生命的体验。




陈律辛苦了!首先得谢谢你们这些良师益友!
级别: 一年级

6楼  发表于: 2016-07-03   主页:
引用
引用第4楼姜海舟于2016-07-02 15:31发表的  :
祝贺! 关注。




谢谢海舟,自我认识你始你始终像兄长般给我鼓励,特别感谢!
级别: 一年级

7楼  发表于: 2016-07-04   主页:

很喜欢绿意这些诗,耐读,其作品的深度,正是由穿透作者内心痛苦(痛苦本身存在)所抵达的深度,并在作者向内的探索中逐渐呈现。很期待绿意写出更好的诗。  
[ 此帖被他类在2016-07-04 00:14重新编辑 ]
级别: 一年级

8楼  发表于: 2016-07-04   主页:
读了几遍,该睡咯。   :》
级别: 论坛版主

9楼  发表于: 2016-07-04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2248912317
祝贺绿意,收获大,👍🏼
级别: 一年级

10楼  发表于: 2016-07-04   主页:
生与死,绿意盎然。祝贺!
级别: 一年级

11楼  发表于: 2016-07-04   主页:
引用
引用第7楼他类于2016-07-04 00:01发表的  :

很喜欢绿意这些诗,耐读,其作品的深度,正是由穿透作者内心痛苦(痛苦本身存在)所抵达的深度,并在作者向内的探索中逐渐呈现。很期待绿意写出更好的诗。  




谢谢他类诗友。选出的诗歌有些多,不过都在春台发过,但愿读起来不累~   :)
级别: 一年级

12楼  发表于: 2016-07-04   主页:
引用
引用第8楼他类于2016-07-04 00:21发表的  :
读了几遍,该睡咯。   :》


再谢!


级别: 一年级

13楼  发表于: 2016-07-04   主页:
引用
引用第9楼野苏子于2016-07-04 14:50发表的  :
祝贺绿意,收获大,👍🏼


谢谢苏子,么么哒 ;)  有你们一路陪伴真好!


级别: 一年级

14楼  发表于: 2016-07-04   主页:
引用
引用第10楼黑天于2016-07-04 15:31发表的  :
生与死,绿意盎然。祝贺!


黑天好!特别感谢,多提意见哦!
级别: 三年级

15楼  发表于: 2016-07-04   主页: http://lwdokok.blog.163.com
祝贺,拜读!^O^
以无制有 器用者空 空有不二 无非自然卍
级别: 一年级

16楼  发表于: 2016-07-05   主页:
向米粒学习!
级别: 一年级

17楼  发表于: 2016-07-06   主页:
引用
引用第15楼海客于2016-07-04 23:08发表的  :
祝贺,拜读!^O^




谢谢海客兄,意见已在微信收到!:))
级别: 一年级

18楼  发表于: 2016-07-06   主页:
引用
引用第16楼还叫悟空于2016-07-05 19:19发表的  :
向米粒学习!


大师兄好!我们互相学习吧~~  ;)
级别: 一年级

19楼  发表于: 2016-07-06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zhangxq91
米粒是一个十分真诚、十分严肃地面对诗和自己内心的人,十分难得的品质,也一直十分勤奋,并不断地提升她的技艺。她的诗中能够读到她对待事物和生活的虔诚。赞赏并喜爱她的诗。
不顺,不逆;不昌,不亡。
级别: 一年级

20楼  发表于: 2016-07-07   主页:
引用
引用第19楼张小七于2016-07-06 23:27发表的  :
米粒是一个十分真诚、十分严肃地面对诗和自己内心的人,十分难得的品质,也一直十分勤奋,并不断地提升她的技艺。她的诗中能够读到她对待事物和生活的虔诚。赞赏并喜爱她的诗。




被表扬得十分不好意思。。。    不过,我会十分努力的! :)


级别: 一年级

21楼  发表于: 2016-07-14   主页:
来报到  慢慢读
在,或者不在,或从未存在。
级别: 一年级

22楼  发表于: 2016-07-15   主页:
引用
引用第21楼李敢于2016-07-14 22:28发表的  :
来报到  慢慢读


特别感谢敢兄与我的交流,很鼓励!问好敢兄,祝夏安!
级别: 一年级

23楼  发表于: 2016-08-18   主页:
来学习大作
级别: 一年级

24楼  发表于: 2016-09-08   主页:
引用
引用第23楼马乙于2016-08-18 13:52发表的  :
来学习大作


谢谢来读, :)
级别: 总版主

25楼  发表于: 2016-09-26   主页: http://t.163.com/0772383818?f=blogme
清风穿过绿色而来
松兰发出琴瑟之音


问好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