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精华帖子 春台文集 会员列表
主题 : 南宋第一明君宋孝宗的卡拉OK家宴
级别: 管理员

0楼  发表于: 2016-07-07   主页:

南宋第一明君宋孝宗的卡拉OK家宴

凯风文史

  南宋时期,宋孝宗隆兴元年五月初三,也就是公元1163年6月6日的那天晚上,宋孝宗在他家里——他家里当然就是皇宫里了,举办了一个小型家宴,还带卡拉OK助兴。

  (宋孝宗赵昚,1127年11月27日―1194年6月28日,南宋第二位皇帝,宋朝第十一位皇帝,普遍被认为是南宋最有作为的皇帝。)
  你要问,咋就记得那么清楚,一定是那年那月那天?嘿嘿,我要告诉你,这就是中国人的毛病了。就像见到一片空地就想在上面种它一堆白菜、几架葫芦瓜一样,中国人还有一个毛病,就是刚过上几天日子就想把喜怒哀乐记下来,并且让子孙保存着、继续记着,家里有人修家谱,国家有史官记大事。因此,中国人的历史很早就有据可查。这跟那些高鼻子的洋人不一样——15世纪以前西方国家的历史,如果他说是某年某月某日他老婆跟他妈干了一架,十有八九不可信,许多事都是后来的所谓“历史学家”们瞎编的,他们甚至把《伊利亚特》和《奥德赛》这样的文学作品都当作历史了。
  所以,就是那天晚上,宋孝宗请客,客人就一个。是谁?他叫胡铨。
  胡铨这人,今天的我们基本上都没听说过。不过,他在他的那个时代可是相当有名。这顿饭之前的25年前,也就是宋高宗绍兴八年(公元1138年),宋高宗和宰相秦桧在军事上已经占据了战略主动的情况下,竟苟且偷安,不惜卑躬屈膝与北方的金国议和。后来,就是这个胡铨,上书朝廷,痛斥秦桧卖国,请求高宗将秦桧等一干卖国贼斩首。
  胡铨的义举不光让秦桧吓了一大跳,也传遍了宋、金两国,据说金国的君臣看了胡铨的奏章后说:南朝还是有人的,不可小看。
  可是胡铨因此就大大得罪了秦桧,当然实际上也得罪了高宗。于是,他被一贬再贬,最后到海南等死——海南那时候的风光也许跟现在一样美,可是生活条件堪比难民营,被贬到海南的人都是抱着必死之心的。
  这样一直熬到宋高宗退位当了太上皇,宋孝宗继位。孝宗继位后,立马做了几个大快人心的事。
  第一件,就是把几位主战派的元老召回来主持朝政;
  第二件,就是为岳飞平反;
  第三件,就是把被秦桧迫害的官员都陆续解放了,胡铨就是其中之一。
  胡铨回来后,就不断升官,如今是翰林侍读学士,就是陪皇帝读书——有一点当皇帝老师的意思,还兼做些出谋划策、撰写重大文件的工作。

  (胡铨,1102年—1180年,字邦衡,号澹庵,吉州庐陵芗城人。南宋文学家,爱国名臣,庐陵“五忠一节”之一,与李纲、赵鼎、李光并称为“南宋四名臣”。)
  那天晚上,孝宗本意是让胡铨陪自己改稿子的。前些天,金国来了一个信函,语气傲慢,孝宗看了十分不爽。但是如今南宋对金国没有什么军事优势,因此在如何回复这封信函上,他颇费思考。
  本来,这类重大文件都是让翰林学士写的,但是孝宗决定亲自动手,要把握好不卑不亢的分寸。写完后,孝宗就想让胡铨帮着修改修改。这时都已经快到下班时间了。
  叫来胡铨,君臣二人挨着坐在席子上——古人都是席地而坐嘛。胡铨认真地改了一遍,孝宗又反复读了几遍,觉得可以了。一抬头,华灯初上,到饭点了,肚子也早饿了。孝宗一想,胡老先生这么辛苦,赶紧叫厨师、侍女上饭上菜,请胡铨一块吃饭。虽然是临时起意留胡铨吃饭,但孝宗还特意叮嘱上一些酒。不仅如此,又让一位美女陪酒,就是潘贵妃。
  菜不多,就几道。叫得出名字的有:八宝羹,用蚌肉做的;鼎煮羊羔,应该就是用鲜嫩的小羊做的;胡椒醋子鱼,那时就时兴吃胡椒。
  聊的话,话题就多了。
  先是孝宗问胡铨在海南受苦的经历,胡铨说着说着就掉眼泪了,孝宗也跟着掉眼泪。
  又聊起书法。胡铨说自己的书法学的是颜真卿,孝宗夸胡铨的字好,说太上皇还收藏了胡铨的一个奏章,自己还与太上皇一起欣赏过。孝宗说自己的书法主要学的是徽宗和太上皇——宋徽宗的瘦金体在中国书法史上是有地位的,而太上皇宋高宗的书法也自成一体。
  又说起节俭的作风,孝宗指着桌上的胡椒醋子鱼说:“这道子鱼味道很好,平时够朕配两顿饭。”这让胡铨有些惊讶。孝宗又翘起一只脚说:“这双鞋,是皇后亲手做的,本来想孝敬给太上皇穿,可是太上皇穿了后觉得短了些,就给朕穿了,如今穿了三个月了。”又说:“太上皇有一件穿了十八年的汗衫,前几天赐给朕,朕每到大朝会和觐见太上皇时就穿上它。”
  就这样,边吃边聊,边喝边唱。对了,喝的、唱的还没说呢。
  喝酒,孝宗用的玉荷杯,胡铨用的金鸭杯。荷、鸭,应该都是说的酒杯的形状或者装饰。
  第一杯酒,是孝宗先敬胡铨。侍女兰香捧杯,孝宗亲自斟酒,先没让胡铨喝。为什么?卡拉OK开唱了,唱完再喝。是潘贵妃唱,唱的是《贺新郎》。卡拉OK,那该有伴奏的。平时伴奏一般都有个小乐队,今天是临时安排,应该就是一到两位侍女用笛或箫加上琵琶或筝之类的乐器伴奏,也显得清幽。
  唱完了,孝宗说:“《贺新郎》,贺的是朕得到你这位忠臣,因此朕斟了一个满杯。”胡铨接过杯,一饮而尽,想拜谢——就是跪拜,被孝宗拦住道:“你我是老君臣,不要这些虚礼了。”然后各自吃了一盏八宝羹。

  唱了一曲、喝了一杯、吃了一盏,胡铨怕影响孝宗休息,就觉得该赶紧告退了。可是孝宗不让走:“今天趁便,多聊聊。”
  于是,胡铨也回敬了孝宗一杯。敬酒之前,胡铨坚持要先大拜三拜,孝宗不让却没拦住,于是回了个揖,就是拱手回礼,可见孝宗对胡铨有多敬重。且慢,喝之前,照例是潘贵妃演唱,这回唱的是一曲《万年欢》,歌词是一百年前老祖宗宋仁宗写的。胡铨敬酒,为什么胡铨自己不唱却是贵妃唱?看来孝宗知道胡铨是五音不全吧。
  孝宗饮罢,说:“来而不往非礼也。”也回敬了胡铨一杯。这回不是潘贵妃助兴了,是孝宗亲自高歌,唱的是一首《喜迁莺》。前面唱的《万年欢》和这首《喜迁莺》名字都好听,想来是宫中常唱的调。唱完了,孝宗解释道:“朕平时不常唱歌,以前侍奉太上皇时,太上皇偶尔让朕唱一两首助兴。”胡铨趁机提醒道:“陛下如今亲自当政,歌乐确实要节制。”孝宗点头称是。
  下一杯酒,孝宗是让潘贵妃敬。孝宗对贵妃说:“胡侍读是有酒量的,可以斟个满杯。”贵妃又唱了一首《聚明良》,正好应了明君良臣之景,孝宗拍手大笑。胡铨从贵妃手中接过酒,又是一饮而尽。
  孝宗喝高兴了,一时有些糊涂。他对胡铨说:“你也回敬贵妃一杯。”这可把胡铨吓着了,赶紧说道:“陛下关爱,臣当舍生报答。可是臣不敢回敬贵妃,否则明天朝廷上各位官员要批评臣的。”孝宗也醒悟了,忙拱了拱手说:“是朕失言了。”
  再喝了一杯,夜已三更。胡铨提醒说:“半夜了,陛下该休息了。”孝宗说:“还能多聊一会儿。”于是又聊起作诗的事。胡铨说起在海南写的诗,提到老母亲去世时自己不能回家送葬,又掉了眼泪,孝宗听着也掉眼泪。胡铨又提醒:“四更了,陛下疲倦了。”孝宗答:“还没呢还没呢。”内侍也在一旁说:“雄鸡打鸣了。”孝宗说道:“朕如果是与宦官或者后宫吃喝玩乐到深夜,那是不行的。今天朕是与胡侍读畅谈,那有什么关系呢?”
  于是,二人又到水池边,倚着栏杆说话。孝宗望着天际,感慨道:“月白风清,河明云淡,这样的夜色,只有朕与胡侍读共享呀。”

  说着说着,池边柳树上小鸟也开始叽叽喳喳的叫了。孝宗笑道:“真是天亮了。”胡铨再次拜谢,然后告退。孝宗拉着胡铨的手道:“昨夜的知心与欢乐,你一定不会忘记的。”这场温情家宴就此结束了。
  如今许多人都说向往宋朝那个时代。向往什么?仁爱,温情,理性,宽容,安宁,风骨,爱国,等等,这些都是重要的元素吧?对了,还有潘贵妃和孝宗唱的那些歌,听起来那么熟悉,歌曲的名字不都是宋词的词牌名吗?是的,宋词就是那时的流行歌曲,只是它的词句比现在更优美些。
不变,应万变。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