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精华帖子 春台文集 会员列表
主题 : 巴别尔:二旅旅长
级别: 管理员

0楼  发表于: 2016-07-19   主页:

巴别尔:二旅旅长

        布琼尼穿着镶银饰边的红马裤站在一棵树旁。二旅旅长刚刚阵亡。军长任命科列斯尼科夫接替他的位子。
  一个小时前科列斯尼科夫还是个团长,一个星期前科列斯尼科夫只是一名骑兵连长。
  布琼尼要召见新任旅长。这位军长站在树旁等他。科列斯尼科夫同他的政委阿尔玛佐夫 一起来了。
  “那帮恶棍正在挤压我们,”军长带着他特有的灿烂的微笑,说。“我们不是赢就是死。绝对没有第三条路可走。明白吗?”
  “明白,”科列斯尼科夫鼓出眼睛,回答说。
  “要是临阵脱逃,我就毙了你,”军长含笑说道,并转过脸来看着一旁的特务处长。
  “是的,”特务处长应声说。
  “科列索,滚开!”有个哥萨克在一旁神气地朝匹马喝道。
  布琼尼麻利地用脚后跟转过身来,向新任旅长行了个礼。旅长张开五根年轻的红彤彤的手指举向帽檐回了个礼,随即满头大汗,沿着满是弹坑的田埂走了。战马在一百俄丈外等他。他垂着脑袋,慢得叫人难受地挪动着两条长长的罗圈腿向前走去。残照如炽,其色火红而又离奇,泼洒在他头上,好似逼近来的死神。
  蓦地里,在伸展开去的原野上,在毁于战火的光秃秃的焦黄的田野上,我们看到了科列斯尼科夫孤零零的瘦长的背脊,以及与此相连的晃动着的手臂和戴着顶灰军帽的耷拉着的脑袋。
  通信员把马牵到他跟前。
  他翻身上马,头也不回地朝他的骑兵旅飞驰而去。各骑兵连在大路旁,在布罗德大路旁等候他。
  呜咽的“乌拉”声虽被风撕碎了,还是传到了我们的耳朵里。
  我举着望远镜,看到旅长在一根根浓密的烟柱间东奔西突。
  “科列斯尼科夫已经率领骑兵旅出击,”趴在大树上的瞭望哨在我们头顶上说道。
  “好,”布琼尼回答说,他点一支烟,阖上了眼睛。
  “乌拉”声停息了。炮击声给压了下去。一颗多余的榴弹炮在树林上空炸了开来。于是我们听到了马刀没有一息声音的默默的砍杀。
  “好样的小伙子,”军长一边站起来一边说,“在尽力建功。应该认为,他能不辱使命。”
  布琼尼吩咐牵过马来,向战场驰去,骑兵军军部紧随他向前推进。
  我在当天晚上歼灭波兰人后一个小时,得有机会见到科列斯尼科夫。他骑着一匹浅黄色的牡马,独自一个在他骑兵旅前头一边走,一边打盹。他的右手吊着绷带。在他身后十步远,一名哥萨克骑兵举着打开来的军旗。打头阵的骑兵连懒洋洋地唱着下流的小曲。整个骑兵旅扬起弥天尘土,队伍拉长得望不到头,活像去赶集的庄稼汉的大车队。殿后的军乐队累得筋疲力尽,气不打一处出地奏着军乐。
  那天晚上,在科列斯尼科夫身上,在他举手投足之间,我看到了鞑靼可汗镇定自若的凛然之气,见识了威名赫赫的克尼加刚愎自用的巴甫利钦科和富有魅力的萨维茨基的能耐


【注:据巴别尔的日记记载,克尼加(华西里·伊凡诺维奇)是第六师一旅旅长。】 



不变,应万变。
级别: 总版主

1楼  发表于: 2016-07-20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谢谢陈兄分享!
描述
快速回复

认证码: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