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精华帖子 春台文集 会员列表
主题 : 姜海舟专辑
级别: 一年级

0楼  发表于: 2016-09-06   主页:

姜海舟专辑

管理提醒: 本帖被 陈律 从 月度人物:姜海舟专辑 移动到本区(2016-11-01)



简介  姜海舟  60年初生人,祖籍山东临沂,80年代开始发表诗歌,浙江师范大学英语专业和浙江外国语学院英语教育专业本科毕业。主要译作有萨福的诗全6册,扬尼斯的主要作品,和一些汉译英诗作。也创作英文诗歌。


目录

自选诗

翻译
1、外国诗人和哲人选译
2、 萨福的情诗
3、杨尼斯的诗






级别: 一年级

1楼  发表于: 2016-09-06   主页:
自选诗
注:按照创作时间先后排序,凡是双语皆是姜海舟的英文原创





姜海舟英语诗12首(附有中文)


WAITING FOR YOU

Waiting for you is so warm.
Even I see a stray bee flying
Only towards the winter.
Even now.

A small house at the top of a tree
And no one lives in.
But my heart is there waiting for you
That is so sweet.

Yes, very small, like an ant.
My heart is like the wings
In a season under the sun.

Waiting for you, drinking a liquor
Of the smile you left last night.

2003



等你

等你是如此温暖。
即使我看见一只迷途的蜜蜂飞翔
只向着冬天。
甚至是现在。

一栋小小的房子在树梢上
里面没有人居住。
但我的心在那里等你
那是如此美好。

是的,很小,像一只蚂蚁。
我的心像它的翅膀
在阳光下的某一个季节里。

等你,喝着酒
是你昨晚留下的微笑。

2003年



ORANGE

Freely, in fact, they sing only one song ---

They float on the water of songs,
On the dropped water of songs. And

Are they poems to me? And,
Seemingly, they
Haven't searched out another floating color.  

In both their hands holding an orange
On the surface;

They enjoy
Concealing themselves
From the edge
Of the water,
With the sun

They have things to say.


  



坦率地说实际上他们只唱一首歌 ——

他们漂浮在歌声的水面上,
在歌声的水滴上,那么

他们对我来说是诗歌吗?还有,
看上去他们没有找出另一种漂浮着的颜色。

表面上,
他们的双手都握着一只桔子;

他们满足于
从水的边缘
将他们自己隐藏起来,
带着阳光

他们其实有话要说。  



WHOSE MESSAGE IS THAT?

I nearly have nothing to fear
Except do a little for you
And for my own nights,
All is for a normal day.

What is the time we can go forth on true?
What is the time you and I can get back?

You have been there already;
You have been there already.  
  



那是谁的消息

我几乎没什么可以害怕的
除了为你做一点点事
也为我自己的夜晚,
所有这些只为了普通的一天。
  
何时我们可以真实地往前走?
何时你和我可以回来?
  
你已经在那里了;
你已经在那里了。



THE MOON

The most special quotations
Are always
In the sky,
Or it will be like ones of the visions─  

Which are shining?

Every moment,
Mystical lights
Are coming.


          

月亮

最为特别的引语
总是
在天上,
或者会象此景象中类似的一个——  
  
哪些在闪光?
  
每时每刻
神秘的光芒
正不断地过来。  



Smalls are missing.  



细小的在丧失。  



BUTTERFLIES  

Butterflies were once  
Looking for a beam of sunshine,  
A falling season  
And an existent swing of memories.  

Butterflies are usually  
Brought into a silent valley  
Of emergence  

By all patterns.  

Butterflies' eyes are  
A little like ours.



蝴蝶

蝴蝶曾经
寻求一束阳光,
一个转秋的季节
和一个现存的记忆的秋千。  

蝴蝶通常
被带进一个浮现出来的
寂静溪谷  

用所有的图案。  

蝴蝶的眼睛
有一点点像我们。  



When a day starts in the wonderful sky,
There is the golden thinking in it.

We are so happy,
We are in a simple life.
We have the best way of doing things.
Oh, the sun is over all of us, and
Suddenly, we fear    

We are in a beautiful loneliness.  

  

  
当一天开始在美妙的天空,
那是金色的思想。  

我们如此幸福,
我们朴素地生活。
我们有最好的做事方式。
哦,太阳在我们每个人的头顶,而
突然,我们害怕  

我们身处美丽的孤独中。



THE RINER

Every one is like a river
In the summer: who could be feeling that
Three levels of the water of the river?

Oh, the first level is hot.
Because it is just facing the sun directly, and
The second level is warm, why?
Oh, because it is under the hot of the beautiful surface! But
How about the last level of the water
Of the riverbed?

Oh --
May the ones they are really loving
Know that.  





每一个人就像夏天的
一条河:谁能感觉
这河水的三种层面?

哦,第一层是热的。
因为它直接面对太阳。
第二层是温暖的,为什么?
哦,因为它在这美丽水面的热度之下!可是
这河水的最后一层
会是怎样?

哦──
也许真正爱着的人们
才会知道。



IF

If we could be really heart to heart, we would get younger;
If we could really understand each other, we would not fear death any more;
And if my hands be in yours, that would be a miracle;
Yes, that was.  

Some of them are as easy as the sunshine’s getting to the dark;
But some are like the air that won’t be away.  

What is the air? To me, it is real life...



  如果

如果真诚,我们就会年轻;
如果理解,我们就不怕死亡;
如果携起手,就该是奇迹;
是的,应该是的。  
  
其中一些易如阳光抵达黑暗,
而有些如同空气不会离开。

这空气是什么?对于我,那是真实的生活…



9

What the most beautiful
Is like any memory
From the summer, and
From recollections
Of the land which we are living!

O, waiting for the next
There is also the beautiful thing,
My heart!
And come over.

“--Be in front of the singing of the
Cicadas over the small river.”
It has been telling the land itself that  
Love is not easy.



9

那最美的
是任何从
夏天而来的记忆,和
来自这片我们生活着的
土地的回想!

哦,等着下一个
同样是美好的事物,
我的心!
过来。

“——到这小河之上的
声声禅歌之前。”
它已在不断告诉这片土地本身
爱并不容易。



THE SUN

A day is just like the sun
From the sky,
With flying birds, and
Clouds in many uncanny ways.

Then the air told me it is from nature;
However it is actually from the heart itself.

It is hopefully
From  both......

The sun sometimes is reflexing
More lights.
In the most days,
The sun leads us to believe
That we know each other—

We do not understand it really,
But we need it.



太阳

一天恰如太阳
从天而降,
伴着飞鸟,
离奇的云朵。

于是空气告诉我它来自自然;
然而它其实来自感情自身。

但愿它
来自二者......

太阳不时地反射着
更多的光芒。
多数的日子里,
太阳使我们相信
我们彼此相识——

我们其实不了解它,
但我们需要它。



11

Who's that?
Why it comes to me?

It's the only colour of a cloudy afternoon,
There's no talking, no waving, even it forgets to fly,
It's so quiet, endless quietness.

Now, it's breathing, one thousand years before
It's happily flying.



11

他是谁?
来干嘛?

它是阴郁的下午唯一的色彩,
没有谈话,没有招手,甚至忘了飞翔,
多么安静,无穷无尽的寂静。

现在,它在呼吸,一千年以前
它在幸福地飞翔。



THE PLAIN WATER

Sometimes life is as sweet as honey,
Sometimes life is in mighty waves.
In the most of the time,
Life is hopeful.

But now,
With thinking,
Life is walking towards
The region of peace, and

Actually, life is like the plain water.



平淡如水

有时生活甜如蜜,
有时则大起大落。
多数的时候,
生活充满希望。

但是现在,
伴着思想,
生活正在迈向
平和的疆域,

其实,生活平淡如水。



****************************



今天

今天的太阳如同诗歌一样华丽,
堆砌着光辉,没有丝毫的内容;
今天的头脑如同我肩膀上的那个,
没有血液,只有思想;
今天才刚刚开始,却没有时间,
今天还没有开始怎么就已宣告结束?

2011年



逃跑

钟声总是随着微风,山坡躲过树丛,
那里一只幼虫正在爬;模糊的池塘上
高高地有一只北瓜,又有几只;霞光此时
悄悄地一闪而过;──其实谁也不愿意提及……
还是走吧。

很快,水流过,
那是另外一回事,那是从更高的地方
慢慢落下的谈话。

太多的瓜,太多的亮光,一直在那里。
……走吧,不然就晚了 ──而一条四通八达的道路上
幼稚的笑脸静静地贴在地皮上……

                     2011年12月8日



傍晚

门都关着,从细小的空隙闪现另一天。
这是云中的动静。
工作结束了,人们步行回来。云后面的
几个影子,低头不语。

他们在外面,不可能进来,
太阳还在下沉,云中的人们也在移动。

多么希望那是真实的,因为傍晚太长太长;
人们继续步行回来,无声无息。

                   2011年12月28日



邻居

即便毫无表情也使人安心。
这样的情景反复出现,
顺着外出的脚步声,
有时看见儿童在玩耍。
他们都来自乡村,每一次也都有鸟儿
从他们的头顶飞过,筑巢却在天上忙碌。
“不要一个人过日子了”,话音没落,空中的
痕迹清晰可见。

邻居消失在家里,
无论如何也不会告知你;
如果你执意要知道真相,
那么只有常见的背影……

除了所看到的,你还能做什么?你的知识其实
是空洞的,你所有的努力也没有结果。
那么,剩下的只有选择。

──邻居出没无常,
如同天空中美好的影像。
                
              2012年1月20日



美梦

那是真实的天堂,
绚烂笔直的
彩色云雾把惊恐的灵魂送上
空虚的幸福中,高不可攀,静谧,
些微的恐怖,因为正在离开大地,缓缓
上升──再也不能回来。
这是幸福啊!

那只是一个梦,是突然的昭示。
一种深入的幻象,潜在每一个人的心中。

可是梦者却为琐事烦恼,一大早
已经离开家。
是谁也无法阻挡的趋势:
黑压压的头发每一天都在
道路中浮动……
            
2012年2月2日



哀歌

行动吧,别总是思考。
行动会使思考更深刻。
其实思考也是一种行动。
那怎么办?
也许只能选择了。
这时,选择才是最深刻的。
可是选择又极易与思考混为一谈。
那又怎么办?
别想了,选择吧。
因为选择是以一点的形式
释放出的绝对的美。
          
    2012年2月9日



居所

来自相反的方向,只有风温暖地吹来。
那开始的地方就是源头,再向前也只是灰蒙蒙的光,
所有看到的一直在内心,在上方。
在平整的无数楼阁中,其中身躯始终支撑着空间。

他们穿着的每一件衣服甚至是旗帜,
是奇怪的重复显现的肉体。看上去也如此陌生,即使是同一片土地。
因为那时候还没有墙。只有想象的楼阁……

温暖的风一次次自由地进出每一扇窗户,
像歌唱。
最后也都同样融入湿润的尘土,
和死寂的大片绿草坪。

那是不是全部?周围那么虚无,
就连所有的草木也生长在根的边上,结了许多甜果。
年复一年。

2012年3月1日



支柱

隐约的烟上升。
在屋顶上,飘摇,轻快。

人们看了看,然后下到地窖,
关上门,半闭双眼,

已经忘记了正在发生的。一种神往不可阻挡,
一只白蚁悄悄爬上头顶。

2012年3月28日



鸭子

透明的羽毛弹奏四季之风尚
时急时缓
那只脚下
冰冷的清水
将忽略的动物引来

在土鸭色偶尔的乡间
眼睛是相同的琥珀
与身边河水相应
是生?是死?因为静止
而难以分辨
我们的教育让我们有了常识
那是一只鸭子一定呼吸
多年前的孤独
被无辜者又一次提及
一只脚被迫缩起,感受着微弱的温暖
脸插入怎样的翅膀……

2012年4月21日



水晶

下垂的叶子椭圆,浮动。色彩
慢慢地抵制更多的交流,它趋向自己,
满足,阳光下无性的喃喃自语。
就这么一瞬,夜从地下成长。
奇怪的声音也在水下流动,
这时很多人正在低下头,
并且说:看看根在哪里?其实
只是一个好天,四面八方野禽出没,
黑色的帽子越来越高,你
触摸一下自己,啊!
通亮就在四周
漫无边际。

2012年4月28日



墙角下的一首民歌

透过玻璃做着鬼脸
熟人在事后漂浮而过
一位接着一位

脸是干的
雨下个不停,土是干的
在水中到处乱飘

而且可以轻易闻到花香

那是一堵墙
它比铁要坚硬牢固
比薄薄的光要锋利
你可以伸手穿过它

但在墙角下,你什么也抓不住
只能听到一首民歌
一首说出歌词就让人崩溃的民歌

2012年5月26日



To The Poem “Next, Please”

Something is always approaching like the opening door,
the first breathing of the ocean,
an endless faked memory; a word every day we must say,
"thank you", we don't know what that means now.

Day and night both have gone, black and white are both meaningless
at the moment.

Actually, from that time, we have known each other; from now, we forget something.
What we forget is approaching, we don't know what that is; what we remember is
also approaching, but we don't know what that is……

Now, day is approaching like the sun,  we live well. Thank you!

Huzhou, May 30, 2012



和柏桦君的诗《下一个》

事物像开门一样逼近,
像海的初次呼吸,
像无尽的虚假记忆;我们每天都要说的一句话
“谢谢你”,我们现在不懂它的意思。

此刻,
昼夜已尽,黑白无意。

事实上,我们从那时起互相认知;而现在,我们忘记。
忘却逼近,我们真不知那是何物;我们记忆之物
也逼近,但我们不知那是何物……

既然日子像太阳一样逼近,我们活得不错。谢谢你!

2012年5月30日



“云”

自由的声音没有意义
一朵浮云  
一段优雅的话  
发出了
熟悉的速度  
就是一只可爱的鹳鸟
它的意思就在瓦上:
该倾心  
该看轻快的步伐?
诗歌的回答只是:
“年岁笼罩着”。

2012年7月17日



一大早听见狗叫

已经迷路了。
四周铁红色的家乡,
看不见人。
渐渐隆起的高地
广袤无际……

何来的私语,
只有语音,没有说话的人,
费力地思索也是如此,仍在原地,
仍是四周的目光。
朝着高高的空地,慢慢抬头。

干燥的气氛
把浑浊的旷野,无人的一切
当作爱人抱起,

请别放下,
那里什么也没有。

2012年8月18日,于湖州



死人记

回望来路,
清风习习,湿润的南国,是肤浅的。
刚赋予稻禾的土却显明去向。
那植物生生不息,
流不尽的水系,丘陵,打斗的人,皆是疑问。
贸贸然生长,而后不见踪影。
当为行者,脚步停留。

对看独星,对应一朵清凉的树花。
听吧听吧,悉苍穹——禽影泽中,鱼翔氤氲。
听吧听吧,艳阳高高,清凉之花已变为布道者。

还需挪前些,不然,转动便成释怀,虽面相不明。
五雷已隐隐退却,透过两块滤镜
见故人。相拥而泣,隐隐切切,被曲解的人。

那你,无名者,
做了一件什么事?

2012年8月30日,于湖州



ANOTHER DAY

It’s a smiling day, green light all over the air,
it’s a hungry day; a need with memory.

It’s a request only for a vaporized kid,
Which has lasted many years;
it’s a day everything is still,
or starts moving. Nothing is
telling the reason now.

This has prolonged
on the road along the riverside of the fake city.
Day lasts as a night thought.
The only small boat is real here, and wave shines.

Will all the real be real? It’s
a smiling appearance today.

October 24, 2012



改天*

是个好天,满天新鲜的光,
感到饿的一天,一种带有记忆的需要。

一个汽化小孩唯一的请求,
持续多年的请求;
万物静止的一天,
或动起来。现在,
毫无显明理由的迹象。

已经耽搁
在捏造的城市河岸的路上。
白天持续如夜晚的思想。
这里只有唯一的小船是真的,浪闪亮。

所有真实会是真实吗?那是
今天微笑的外表。
    
2012年10月24日


*注:此诗先写的英文。



POET

Cloud is like an iron barrel
By using characters, poet is digging the hole

November 14, 2012



诗人*

云如铁桶
诗人用文字挖洞

2012年11月13日


*注:此诗先写的英文。



THE ENVIRONMENT

Today, all of a sudden, a fish is in the bowl
of a meal,
so it’s absolutely free, almost like
a twilling spider, with shine, with sweet dew.

Inside of a spectacular gate, a baby’s life now
is already the adults’, 梬alking, spinning as a ring..
There the narrowest is in, a breath, a breeze, a light,
and say, not at all.

Today, one meal is finished, everyone is leaving,
and nice expressions are full of the air around the area,
and a word can be clearly heard: “Hi”.

November 8, 2012



外界*

眼下突如其来,鱼在
餐碗之中,
完全自由,很像
正在编织的蜘蛛,亮亮的,带着美好的露。

引人入胜的大门里,时下婴孩的生活
已是成人的,——行走着,转动如戒指。
最为狭窄的这样发生,一种呼吸,微风,光,
也说什么都不是。

现在,吃完一顿饭,所有的人都离开,
到处是和蔼的表达,
还有一句话可以清晰得听到:“喂”。

2012年11月18日


*注:此诗先写的英文。



苦难

一朵美丽无比的花
一段动人的告白
悠扬的旋律

海的风平浪静
偶尔在地面上反射
向着远处旋转
人影倚靠琴旁

还有流动的
红的好酒

你看
苦难中的一滴贱泪

2012年11月30日



举例

鸟飞过天空,
温暖的羽毛在心中飘动。
那只是一朵云。

等到一切成为吹来的风,
同样的决定是否如不测的命运?
其实内心是明白的,
真实的身份是虚构的。

2012年12月29日



单调是虚无的天性

一听它就是泪,
不是孩子,
那是老人。

心离开胸膛,
随从沙土和地面上的呼声。
唱现在,歌是过去。

苍凉,纯净,是远?是近?

2013年1月1日



食指

大家的生活有难以言说的快感
就连风扇都发出深奥的密码
厨房孤独的人也快乐无比
空气这时就是小调
弹拨的食指完好无损
可是肉呢?

2013年1月19日



喝水

明晃晃的白色
时隐时现,有人
出门就不见了。

其实,盒子里
还放着一杯水。

2013年3月3日



是否已经饿了

低沉的隆隆声像是无聊的乞丐,
偶尔嘟囔几句,你正要给钱,他却走开了。
你不得不仔细听,也忍不住这声音的诱惑,
你甚至有和地狱沟通的冲动。
喇叭把你唤回,只有吱吱叫的飞禽你最能懂。

那个杀鸡的妇女,满手是血却握着点心,
人们排着长队,焦急地等着自己的那份。
那种无法习惯的习惯,那种尴尬
迫使灵魂出窍。其实那是早上九点。

她的老爹咳嗽了几下,四周瓜果遍地,
他抱着的孙子看上去像儿子,
一家人一路过来简简单单。

内部的交流外人很难真正明白,
水和天又变得浑浊,
太阳这才落山,所有的微风,柳絮,
其他树叶好像自言自语:
现在是否已经饿了。

2013年4月14日



五一节笔记

没人注意的天空下
热闹的节日开始了,
陌生人突然成了亲戚。

灰色的微光里笑着
相互讨价还价,
一个孤独的背影渐远渐近。

城中心浮了起来,
纸片,红旗,战旗,
纷纷飘落。


市场情况和搬迁的事。
得到证实的人无数次脸上泛出光彩。

突然训斥声从阴森恐怖的灌木深处传来,
诚实的花草也像无数苍白的手
慢慢举起,天然的飘香
也有了怪味;
嘿,
可以完成的事就这样被放弃了。

2013年5月1日  



哭声

今天下雨,车刷地一下开过,
刺眼的白光突然变成了一张
难看的脸,太突然了,
粉红深处的游戏中
什么也没有,可是
影子一样,哭声传来。

如夏夜,如蛙声,梦中也有人唤醒
大路边的步行者,游来荡去,
与屋里熟睡者相呼应。
天窗外漆黑,向下,
一阵阵奇怪的哭声,别的一如往常;

很熟悉的女声,
浮出十六个月大的男孩,
在家门口慢慢走远。

2013年5月10日



院子

看见的
都很远,很空,仅有荒凉
太近。

不小心掉落的
院子
情怀依然,它的还原
狠狠地挤压一切。

2013年5月25日



早晨的对话和结局

对视很久看见无数双失明的眼睛,
在那里的孩子疯狂地逃跑,

这时真情水一样突然泻下,
装满两只茶杯;温暖而怡人,

性情激奋也恰如
水面黑压压的飞虫,翻越一座座空洞的山峦;

没日没夜地,传来喃喃自语。

2013年6月2



单纯的天空

玻璃一样缓慢的
流光一步步逼近,大得难以置信。

就算内心再怎样挣扎,也不可能
有自己的主见。

它的顶天立地,衣衫褴褛,
面对面地,越来越近,如此熟悉的亲人啊,
陌生的心灵,和蔼的幽灵,慢慢地压了下来。

那些孤独不说怎么知道?
单纯明亮的流动让人窒息。

2013年6月5日



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诗歌的理论
我不知道人性的弱点
我不知道夏天是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瑞典语
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

我只能在知道的领域
做疯狂的猜想

2013年6月6日



元宝树

绿色的流苏秘而不宣
后面的新村没人
却露出了暧昧的微笑
陌生和熟识都挂在虫网上

谁愿意离开一棵树
去过幸福的生活?

2013年6月11日



便宜货

浑浊的菜市场
厨房的气味和紫色的霞光混在一起
一下远去,一下带来鬼魂
漫无目的

看上去都是善男善女
人人都明白
共同的日子仅仅就是这些

“不能洗”
“不要想”
“不用谢”
反反复复,反反复复
五花八门,反反复复
紫光下只能听到这些

可是你要的在哪里?

你蹲下
从地摊上
挑一副眼镜

提起来,闪闪发光

2013年6月20日



知了

夏日沉闷——
阳光下一口盖紧的棺材
只有知了凄厉
想把故人唤回

2013年6月26日



白鳍豚

在谈论的事物已经不存在
所有的意义只是谈论本身
谈论的嘴巴也不再发出声音
被一团棉花堵住,慢慢变黄
不再存在的事物仿佛继续在
指明去向,仿佛噩梦里的烛光

而那支救命的蜡烛
黑影奇长,像是
唯一的方向

2013年7月18日



百无聊赖的念头

刚刚苏醒的
空气
已经忘了一切
漫无目的,到处飘荡,是如此清新

今天的事情也在心底
早已成了梦幻

那不是要死的爱恋吗
唉,黑暗里,险些进来
亮光

和她,飘忽的影子,慢慢起身
黑白交织的这个黎明
而她要的也答应了
可是他们的儿子在远处破坏了这一切

那么空气又成了陌生的空气
虚无又成了美丽的谈吐

彬彬有礼的挣扎到处蔓延

没有人敢
让黑暗进来,哪怕一丝
有谁敢
让光亮进来,和黑暗相会
算了

天刚刚亮
把窗户也开开吧
美丽的霞光白里透红

2013年8月3日





黎明的反面
无声的争论
或将
软弱无力的慰劝
慢慢化解

那是永远没有答案的情
没有答案的亲吻
如此之薄的惊魂的绯红
以至于纸开始发黄

一张纸可以是地狱
可以是天堂
可以融化,也可以凝结

黑白被太阳烧毁
最后的表情被覆盖

两个说话的人
没有声音
也没有内容


2013年8月24日



秋叶

秋叶自在而单纯
金光习习
那种神秘的希望
从婴儿的睡眼深处微微发出

现在那匆忙的黯然
被不假思索地回避。

唉,叶子那么浅显
交叉飘离……

忙乱
……男声中,女声听不了劝阻,无尽述说……
一个深沉小姑娘,又是一个女孩中的男声……

——无趣的故事也同样结束。

2013年9月15日



黑夜

重复的夜晚
后退,如此宁静。
突然,秋虫也轻轻发出响声。
如此绝望,独一;

我们求得生命,惊恐,
黑暗;我们不愿撩起虚无的空气。

因为不能那样做,我们就放弃了。

我们很忙,很快会老去,我们学习,
我们听我们听得懂的。

我们不浪费时间去想无用的东西,
我们的天性会回避这黑夜。

这样的夜晚,
还有谁在。

2013年9月25日



暴雨

一场徒劳的交流
天壤之间
其言诡谲

2013年10月8日



幻影

1
幻影每天袭来
而被轻易地忽略
无知的眼睛
茫然对视
就像孩子看着陌生人

2
到处聚集的人流在阳光下
没有丝毫阴影
内心的律动却成了想象

3
到了夜晚也成了奢侈
所有的动物都越来越近
有一只从那里逃了出来
依然是
披着阳光的铠甲
已不能动弹

2013年10月26日



令人窒息的花

窒息的花
跳跃,那小小的快乐
暂短,安详
说着话和走着路
柔弱而绵长

无数的
属于自己的事
已被成为习惯

神秘的突然仰视和平视
细微,透明
有烟黄色空中飘荡

那真实再也不会
探下身来

2013年11月9日



才收工

暖风穿透雨水
各种漩涡灵光闪现
昆虫护身符一般的
图案飘落

思绪游荡,对应了
各种用具
到处漆黑

进到居住的单元

墙角,那里冒烟的火苗
作为引导

隔开的家
母亲嘀咕,男孩子身影
往更低处
闪过

每天的对话几乎无声
恍若隔世

2013年11月18日



楼道中的意外

石灰落了下来,耀眼,
一大片惨白。

高处出现空洞,飞过来
一只雨燕,和无数的无名的飞行,
集中了的神灵。

别说出是楼上还是楼下,

飞,就是光,和树枝,
和刺鼻的人味。

仅仅那一小段历程
让梦命悬一线。

2013年12月3日



大雾

刺痛空气,
器皿打碎,叙事戛然而止。

珠子与观点也散开,
天扯住谁……

一场密谋在滑翔,
剩下欢愉,绿叶和灵中虚土。

2013年12月8日



爱经

少年到处领唱:龟背石不动……
草大片冒芽,云升腾裹起腐尸,
天一面旗,人一面。

晴天照样,
他们仍没穿过公园气墙,
无限居所,怎将情相连。

如居琉璃,雨却也成了墙,
上面,活生生,一双手成了脚。

── 密闭的风景和老者,又突然问:
你是谁?

2014年1月16日



一种还乡

看着群体散开;
头发移动
使得地面飘荡,
哈,空洞可爱,

没有选择,  
唯一能做的
是奔走,
是平行;

是加入。
人流动──流动的脸,
谁也没发现谁。

2014年2月1日



雨天

雨滴只从远处传来,
幻象湿的,
里面是取暖的影子。

……雨天笼罩的地方
一幕幕展开,
滑落了白布。
不知是一种揭示
还是一种掩盖,

雨相持
打击着虚无。

2014年2月16日



穿越过热水

那双眼睛早已飘忽,
不知去向。
徒劳最是温情,

冥冥中,球也已不成样子,
降下,落地,
看透了的水,

和水中央任性的皮肤,
变形的裤子

如柔软的大大的琥珀,
升腾,远远的
离开。

2014年3月4日



春天

话又来了,
结错了伴,是暖风,还是光晕,
还是河流密集
竖向更高处。

不能再远,
人再巨大无比不过,
虚无,
柔软。不为别的,

唯一的疑惑
是那最为熟悉的;

招来满身土,琐事
在雨中,可是水自动
离得很远,
且偷偷侵入

命定的黑芽。

2014年3月23日



墙壁

突然开始
又不断用奇怪提示某事
这本身已达成目的

——那种初始的不安
一切的木然

一个没壳的孙子
飞着——红蜻蜓的翅膀,蚊子的
叫声,那个铁家伙有好闻的油
和家乡连带,和紫的,别的花……
和动物知识……

不然哪来的判断——
什么是物件后的脚步和
比铅还要重的滴答声

其实除了所见,其他根本没有意义
因为天慢慢暗下来。

2014年5月1日



天赐

1.钥匙

那是一把再普通不过的黄铜钥匙
可是经常忘在孔里
后悔,焦虑的清晨突然被发现


2.门牌

只是数字,可是有些怪异
当人发出响声
它还是数字
这熟悉的事物总是慢慢变旧


3.主人

空洞的灯光如此幽暗
一切的一切只是晃动
两个人,三个人,和一个
鲁莽的孩子


4.幸福

先前的一家子搬走了
另外一家搬了进来
可那是他的女人和她的男人
生活得天衣无缝

2014年5月10日



蚊子

一端,
内心些微清楚起来,
那隐喻的生态,

除去神学,别的
什么也不该在此时回避,
然而,实际总归入空洞,就是

一头依照观念潜入个人的野兽。

他们夜里回来,
喝,过活。
他们起飞,不知去向,
剩下丝丝的反光,

呀,那仅存的晦色
是如此地相对,
紧盯的目标
也像是咚咚的
梦幻,
带着辛酸的愧疚。

2014年5月27日



“流年总无新意”

1
流年总无新意;
一枚神针高悬,
与光,与愚钝结伴;

2
这一光源爆裂,分开来看
和知识一样,在于态度。

3
观念没变,(也不会变)
飘忽,深植
不变的事件,

那只是唯一和唯心。

2014年6月10日





此刻,什么都是风;
伴有怪声的夜,水声...
各种念头火烫,煮出雾气;
唉,此刻什么都是寄托。

无疑开玩笑。
寄托,或所谓希望,或向往...
都有什好处。
没有。可有政客说
“有”。

哲学家也说“有”。

例如,没有风就没有恐惧;
没有恐惧就没有黑夜。

可是此刻,依赖什么。
当然在风。

风的力量,
风是智慧……

可是此刻,夜,
吝啬地,就在窗外。

2014年6月22日



“声音不期而至”

声音不期而至,
天空越发虚无,
改变似乎也毫无意义,
遵循道德,作为逻辑。

多年的坚持突然瓦解,
——这就是美,
不因思想改变行为。

啊,观念虚无,
每天,行为真实。
如此美妙的周遭!

可声音不期而至,
结实,也飘渺。

啊,一切都是理由
可声音不期而至,
拒绝了行为的改变。
——声音就是听,
听就是行为。

2014年6月28日



“集成了的 一颗心”

集成了的
一颗心,
气锤一样,

高高地,漫不经心
被羽毛
吹到天上。

后悔夹杂欣喜——

表情怕人,
告诉受体,现在位于
什么之间,

这样忘了那最为确切的
唯一的枯草。

2014年7月23日



启蒙辩证法

牺牲始终包含着集体,
欺诈连带出结果。

祭祀表现中的信仰
意味着
对那些个体的组成;

成长起来的自我说,
这是不真实的。

2014年7月根据霍克海默《奥德修斯或神话与启蒙》



雪景

天是白的
那一点点红
是我的棉袄,在茫茫人海
稍作停留

为了日子
想出各种可能,而每年
陌生的人消失在远处

鸟儿擦过
温暖空心且柔弱
这些季节的变化
把思绪
弄得这般逊色

2014年8月19日



启示

蓝天交叉
命数游离

于舞蹈和旷野之间
发现熟悉的走廊
进入就迷失了

和自己的位置同坐
一旦到了柔美的一刻
我才敢发誓

2014年8月28日



虚情

此刻仍然远去
且平和

前头
木条简陋漆黑
后来一小片林地

那只有水滴晶亮
无从辨认
也难以
抽象成形

嗨,其实
一些已经
变换了论述

2014年9月2日



第二首纯诗

来了,美降临,这一点
源于瞬间。

源于陌生,逻辑,
词汇;
和过程,和必然。

当然,纯美不能容,
这些都安静。

这些最终也是
一种平常而平淡的叙事;

常情(而非奇幻)
真出现了!

别讲得很坏,
这明了
是真和实在的。

2014年9月8日



现在你就坐着

每一次都重新结束,
一些物体清晰如初。

夜也是。确切说来,
只有一次,

都是以往
虚无飘渺的存在。

2014年9月13日



耳鸣

荧光闪烁
一种声音响起
告诉什么
怀疑来自何处
一种自己发出的声音

啊,温情而不可能的朋友
劝诫的医生
看漫长的人

多次往返
轮回如药
那声音依旧
还需要耐心打算它的消失

可又一年
一切又安静如初
猜着自己,熟悉的
鸟飞来飞去

2014年10月7日



开窗

窗户内外
看起来
太亮

一样的风俗
如此异样。

可自己必在那里

就是眼前的人
难有自信的姿势

何以在难处
建立起关系

这就是无解的生机
和晚间
毫无必要的举动
嘿,弧形坚硬
那只是厨房

2014年11月9日



修辞练习

1
瓶子大得失去了体积
景色薄而圆润

2
中午的色彩紧贴地面
如空中的野鸭

3
我说思想
每一个词都是干扰

4
一粒沙土是奇怪的思想

5
早上唐突的
壁虎在风中
那不是现实

6
仔细阅读虚伪的量子

7
我见过上帝
在出生之前
我记得非常清楚

8
修辞是如此无用
太空是文盲

2014年11月14日



铜和金

铜很香
邻里的器具
也很好听
危言的神情
和脸一模一样
也好看
宫殿也很亮

可那里金子不好
金子只会飞
到处都是天蓝

发出声响

嗡嗡地叫
越来越重,越来越重

原来
温馨的街区是这样湿漉漉的

2015年1月14日



河面的嘴唇

看上去又要下雪
树掉光了叶子
露出痛苦的虫子

平地上,只有稚嫩的吵闹
听起来虚幻

可是小河依然如旧
阴云下无力的律动挤压
向天空折返
一圈圈余光

2015年1月16日



新城

孩子玩着一座新城,天真,
奇思妙想,变换花样。

河流上各类玩具车,河没水了。
水流到了家家户户。透亮。

公园也白了,一点点红器具看着太红。

都说是好的,用好的
黑砖很快砌起了巨大无比
随意蹲下的虚拟城门。

不开的门,露珠无意地
转动。

2015年2月13日



晚脸

漆过的房子极小。
莫名其妙被感动的一幕刚刚发生,
没人听到那里面水开了,而且
在稀薄的空气里变响。

夜不情愿地单独暗下来
在噩梦的食堂拿着一只空碗。
悬着的锅和两个最小的脸形的亮光
萦绕四周——

回家的岸笔直如死亡。
这是众多被排斥的一员。

——两个汉子刚刚喝过的一点白酒
再也不会振作他们中的任何一个,
以至有关他们嘴唇的一切不再张开。

这(在它左角有一朵花
像肉体上的云,右角有一朵
像绸缎上的月亮)是
自耕,是长久为幽灵而跪在那里。

这无声的谈话来自透明的蒸汽;
一种突发的困扰。

——所有冒充的风景在钻石的
冷井里,从一个小孩那里切掉头发。
至于老者,
切断了他自己的某一记忆。

2015年3月21日于湖州



LATER FACE

The painted building was an extremely tiny one.
It had just finished an unknown touching action,
of which no one heard the boiling kettle in it, and
getting louder and louder under thinner air.

Night was unwillingly getting darker alone
in the nightmare restaurant with a large empty bowl.
A hanging pot and two smallest face-shaped lights
were haunting around—

The riversides to home are straight like death.
This is one of the exclusions.

—A little liqueur of which two men had sipped
was no longer to hearten any of them,
so that nothing of the lips opens.

This (with a flower on its left corner
like a cloud over the flesh, the right like moon
over a silk) was the self- farming and kneeling down
for the ghost for long there.

This soundless talking was from transparent vapour;
a sudden uttered bother.

—all the fake sceneries were in chilly wells
of the diamond which cut the hair from a child.
As for the old ,
cut a memery from oneself.

Huzhou, March 21, 2015



街道

回忆的空虚走进房顶上陈旧的框架;
随着屋子,旋转起轻快的人群。
灰色的老路,形成了几种习惯;
并非撑起频繁出现的,消极的门槛;
和共同支持光晕摇动中的顺序。

想要说出无足轻重的要点,寻思
全面的情景,这白天的鬼。这些工作日里的寻思
其实正好加倍地吻合;
是懒散的支撑,对强人进行嘲笑的超气候。
其实,现在足可以随机逃脱,其实也从未真正证明过什么。

对面的漏洞
穿过摩天大楼,似乎让随之飘来的头脑冷静,
当阴影伸展到一些喃喃自语的角落;
当那个亮着的注视着辉煌的变动,
这些却渐渐从一批批外墙上
和不再有彩色木质特点这一事实中间
消逝。
胡乱地对着飞翔的顶部,任何可能的空洞
发呆;
这群人几乎跳了起来!当他们看到一只蜻蜓无聊的形式,
而它,
蜻蜓正透过风景对面自己透明的翅膀,
不可思议地怒视他们;
和这里发生的任何事情。

2015年5月21日于湖州



树顶

暗绿自动,老妇人面孔无辜木然,
晚霞翻到地下,白灰房窗外,
到处都奇大软弱的:一阵阵,叶子自如飘动。

无知仅存,两种可能也快速衍生,
且无奈。

啊,越过险阻与其中之一对谈,
意志落下在灌木丛里,

那只是一片垃圾,

斜着下来,是一种宿命。
厚,不透气。

2015年6月21日,于湖州



夏天

声音隔离一座座房子
透亮,也嘈杂,也沉默

只有一双鞋在露天移动

犹豫着何时越过路障(都是旧织物)

而光脚的是小孩,满地跑

一株人造的树在对岸
相拥着天
固执地,不厌其烦地泛绿

2015年7月15日于湖州



黄瓜

这样就隔绝两个地域。雨中,石头上白灰包裹
分散开,大水泻下;白黑雨,砸向软石板。
由经日常,惊恐不止。

琐碎反映着陌生,也因为此般柔和滋生,泯灭
所有那些别的柔和;

通往无知的已知——彰显了一种空幻之美;
和声响,笑脸,气味。

时远时近,传来。
风中致意。

诡谲,

啊,那些思绪纷扰的群体沉默了,
清楚地,只有三个人从中出来,带着花。
幼小的掐着昆虫翅膀,年长的像是虚无的木偶,
听着叶子。

每年夏天都长,每年夏天触到的只是这。
慢慢地,雨飘来飘去,无意义的白门开了,
黑点内那个怪声推你
向往未知,向往边缘,前行。
见表面玻璃细碎东西掉落着
这种光华,太熟悉的陌生!
以及瞬间,必得承受。

多多少少,白天转而黑色,
隆隆声,莫名其妙;嘲笑怒人,说视觉是沼泽,还有
雨如此干燥,

落入那外相的困局吧。
这就是当下唯一可以不断回避的形式——

可是心的虚无是因为无法察觉,也就无法交流(无法察觉
并非不存在);独立的物件确实独立吗?

未能独立于心又何为独立?
啊,这无限来自何处?

2015年8月1日于湖州





灰暗作为虚空
不断移开

坚硬成为无字文
自己阅读

于众人面前
无解与答案同在

那只能是中午(重物)

几个人接住冰冷的乐器
过于蓝。很多
光滑的细细流星

在语之前,是积年和色彩
之后,就只有简单的音

和承受
密闭之气

物体闯入

               2015年9月21日于湖州




中秋和朋友们游浙北山区红旗村

地阴凉,却晴空万里
钩云奇高。

远远地,空中通道裂开,
鸟太近乎飞机,
重重地
滑落。

中途驻足庙宇,
是弧度,
一只佛眼,微微张开
不是螺旋。

一路都是绿荫,都是一种光逼迫,
盖住路,——光滑,有人
却感觉不真实。

大家来空气新鲜的山里,
照相,留影,望久违的山石溪流。
古迹有一排字,不完全认识。

不知不觉就已经晚了。一种窒息在天的美,
仅仅一轮月亮,
仅仅大,仅仅孤寂,
仅仅清冷,
仅仅闪现着,流过繁忙。

2015年10月9号于湖州



一天早晨

走回两扇大门
穿过小区,熟悉的水泥四周
雨天特别白,只有一条大狗
超上前
熟悉地闻一下每支路灯杆子

主人撑着大黑伞
在前面与它交谈几句

宽阔的前方
靠边有人另外也打着一把伞

可怎么是白的呢?
特别白,被雨冲化

2015年10月10日于湖州



2015年10月30:

黑夜树也说话,
星星撩动微微亮光,
慢慢围住屋顶,
看来今晚会到天明。



2015年11月3日:

睁开眼已经是天明,
射线通过胯下,
啊,光明迂回于夹角,
答案就在当前,为何徒劳地推算?



“The autumn insects chirping to the fake,”

The autumn insects chirping to the fake,
the mind prevaricated by the vast;
o, the air escaping nowhere,
everything still here.

Huzhou, November 3, 2015



“秋虫鸣叫着虚空,”

秋虫鸣叫着虚空,
浩瀚搪塞心智;
哦,空气无处可逃,
这里一切照旧。

2015年11月3号,于湖州



诗是什么

"黑","黑"
前一个是字
后一个是诗

2015年11月5日记



“Here Heart Beats:”

Here heart beats:
out of the imagination, the dark so close:
only sweet music within the rosy clouds:
how back to the reality, say.

Huzhou, November 11, 2015



“兴奋于此:”

兴奋于此:
想象以外,黑暗亲近:
唯有霞中美妙音乐:
说如何重返现实。

2015年11月11日,于湖州



2015年12月6日:

已经忘了刚刚捡起的,
只是想起一篇华章,
走出不远,侧过头:
下垂的山脊,风中乳黄液体:
重新排开一字。



更无

下午,总有两种莫名物
出现在窗台,一进,一慢慢向后。

原面目已经陌生,并且越来越陌生,
不为别的,正是因为
空中纪念。

隐秘的现象在肆无忌惮,
为何线条如此无用?
这里突兀,

一微观的平面;和小小的平面;
闩住的体系。

2016年2月5日



乌鸦

阴暗盘旋,
风在树枝摇动,
尖锐,锋利。
向上的分开餐具。

这些阴影还在漂浮
延伸杂乱的口子。
没有成分,
只有事实。

多年来
就这样从虚无转来,
事实也就这样转向虚无,

一根白毛飘起,
熟人一个个漂浮,
色彩唐突结束,
没有情节。

只有一点枝桠孤寂结果,
与一片相应物,
都是绝对的准则,
它们同时最好,
可互不相容。
如果相容,如何成长为复数,
少了复数,何为单数。

乌鸦把单数染成黑色,
把一根白毛变成黑毛。

2016年3月13日于湖州



初夏的湖州

泥沙下,白纱
飞扬乱草;软的,油乎乎,
当人人背影出现幼虫的一刻,
喳喳叫,迎面来的鸟鸣
没有来源。

这里初夏夸大气候,
熟悉不适合,似曾相识极为精确。

不详蠕动扩大到抽象(我们的语音),
我们脱口而出说宇宙,
说神,说死;
以至于说出的话都是自己不知道的;
一边继续蠕动抽象的脊梁。

在白纱后面,
确切地说,
只贴着布的一面。

2016年4月23日



"And Humming Drafts Keep Drawing"

And humming drafts keep drawing
dramatically from all directions
as the color red, no white,
no gray, no,no scarlet,

as the people flapping showing what they have left there
and trying to be in a very broad
air channel, with streaming through above
only a mind of the falling at the moment,

get to the face, to the deep, to be mid,
to be around, to be
spread, to be forced to get back to the mid, many times;

To the huge blue turning against the unknown,
against a tiny beaming room,
for the simple matter, days are faint
in a yellow transparency of the absolute;

To the smearing images from colorful verity where holy
hairs bringing a brown person just below
as a common into an outdoor fresh-air phenomenon
of graphically narrow white features;

so that there three shadows, one quite small,
the other even much smaller, are mostly seen
in a hollow gateway which leaks some waters
when the bigger keeps
a case containing melted heavy metal.

What scratchs and caves on the solid
extremely thin water film with subtle dark iron worms  
sounds just hummings
moving around with no appearance but jade-temperature characters,
with most baby's crying mostly
even with brightness. Brighter than some secret slogans
of the traditional.
Most of them are just true double images
and for this reason, they can continuously
seep heavy and deep breathing into the vast above.

And as the familiar is acting vesperal remembered puppet of dreams,
the day is to explain a kind of softness without shadow
which used to enjoy the dark, the feel of it on eyes,
and on faces, the smell has a smell, it could never quite explain
that has brought from the stepping sound, after a long blank motion;

and then as it looks persistently containing itself
for the invisibility of air and a pane of glass, and a color of smell;
from the near, a valley in a flourished wood,

and the big birds there, just one small, crow over the vanity of calling
on the way of the direction they fly on, of a short door on the height,
of a thin in the front, a time getting late, again a hint in the middle,
in a drop.

Huzhou, May 19, 2016



《“气息在嗡鸣”》

气息在嗡鸣
出乎意料自所有方向而来
作为红色,不白,
不灰,不,不是鲜红,

作为人们拍打着展示自己已经离开那儿
并设法处于很宽阔的
风道,流动在此刻
只从坠落着的心智之上通过,

触及脸,触及深渊,成为中间,
成为四周,得以
展开,只能回到其中,许多次;

对于背叛未知的庞大蓝色,
背叛喜气洋洋的微小空间,
因为事情简单,白昼虚弱
在一张绝对的黄幻灯里;

更对于来自各色各样真实性的重影涂像
那里神圣的毛发使一晒黑的人正好处于下方
正如一块置于室外新鲜空气的公有地
那活灵活现地狭隘的白色面貌;

结果成三个阴影,一个相当小,
其余甚至更小,通常被看见
于泄露海域的空洞通道
当那大的持有
一只箱子,装着融化了的重金属。

那个用微妙深色的钢蠕虫在固体上挠挖
极端稀薄之水膜的
正好嗡嗡作响
除了玉温的特征,四处游走而不见身影,
伴有婴儿通常的哭泣
还伴有愉快。比传统上一些秘密口号
更加快活。
它们多半刚好是真实的双重影像,
由于这个原因,它们能连续
渗出沉重和深深的呼吸入到巨大的上方。

随着常见的装作晚祷时分熟记的梦想木偶,
白天解释一种没有影子的温柔
其曾享受黑暗,对它在眼睛上的触摸,
和在脸上的,气味在发臭,一向无法完全解释
长久的无效动作之后,那从脚步声引起的;

而且这看起来固执地
不为风和玻璃窗的捉摸不定所动,以及一种气味的色彩;
从附近,茂密树林里的山谷,

和那里的大鸟,仅一只小的,得意于召唤的浮华
沿它们飞行方向前行,得意于巅峰的矮门,
得意于面对细微,迟到的时间,仍在中部暗示,
滴下。

2016年5月19日于湖州



《早晨》

仍然躺着呢
光明过于匆忙,鸟在自呜,暗水
在河里与底层污泥潜流
让花散发奇香,到处,语义简化为声音
却增强无意的亮度
这里,只有一点不老,女子
是的,就是影子,在虚弱的晨晖

2016年7月3日



《2016年7月16日记》


1、蝉

蝉啊,
懂的自然懂了,
不懂的,再叫也徒然。


2、风纠正了哲学

每一次风吹过身上都有不同感觉,
又一次风吹在身上,提醒,每一次不同
本身就是一种相同。


3、夏雨

滋润万物的雨啊,怎么浇黄了
心爱的树叶?


4、所见只是深色

边缘模糊的光明
恍惚;
那深色俊美。



"Clearly Blue, Unfamiliar"

Clearly blue, unfamiliar,
highly covers several quiet huge roundness,
with no vapour ahead.

But a song, whatever a dark singing bird,
a choking, a scary resplendence,
a swiftly weird magic,
is
beating impossibly at:
a sound from itself;
what this oracle means;
a sound without being heard.

O, a very flower-shaped brownness from nowhere
dashes out every direction beyond the singing
that over suspending clouds;

In such a breathing, five gray hoppers are
fading out in the far; many
go wrong, but wind blows all the way.

Huzhou, August 29, 2016



《“蓝色明确,生疏”》

蓝色明确,生疏,
高高地盖过数个安静的巨圆,
没有水汽在前。

而歌,无论是黑暗的鸣禽,
一种窒息,胆颤的辉煌,
还是敏捷的怪异魔法,
皆在
不可思议地拍击:
来自自身的声音;
这一神谕意味着什么;
某种无法听到的声音。

啊,乌有之乡极为花型的褐色
冲出远离悬挂着的
遍及云端之上歌唱的每一个方向;

这样的呼吸中,有五位灰白的跳跃者
正从远处渐隐;很多
错了,风吹却自始至终。

2016年8月29日,于湖州



级别: 管理员

2楼  发表于: 2016-09-06   主页:
翻译
1、外国诗人和哲人选译
2、 萨福的情诗
3、杨尼斯的诗







一、    外国优秀诗人和哲人选译


1,策兰的诗
2,菲利普•拉金的诗
3,奥登的诗
4,布里吉斯的诗
5,埃德温•摩根的诗
6,约翰•弗里曼的诗
7,安玛丽的诗
8,帕特里克•康纳斯的诗
9,迈克尔•朗利的诗
10,威廉•卡洛斯•威廉姆斯的诗
11,大卫•伊格内托的诗
12,兰斯顿•休斯的诗
13,米沃什的诗
14,扎加耶夫斯基的诗
15,特拉克尔的诗
16,叶胡达• 阿米亥的诗
17,莱斯•穆瑞的诗
18,姜海舟摘译维特根斯坦
19,我译伯特兰罗素






***********
策兰的诗2首(姜海舟翻译)


Crystal

Not on my lips look for your mouth,
not in front of the gate for the stranger,
not in the eye for the tear.

Seven nights higher red makes for red,
seven hearts deeper the hand knocks on the gate,
seven roses later the fountain begins to plash.



《水晶》

别在我的唇找你的嘴,
别在大门前找生人,
别在眼里找泪。

红促成高于七夜之红,
七颗心更深之处的手敲响大门,
七支玫瑰后,泉开始喷溅。



The Vintagers

They harvest the wine of their eyes,
they crush out all of the weeping, this also:
this willed by the night,
the night, which they’re leaning against, the wall,
thus forced by the stone,
the stone, over which their crook-stick speaks into
the silence of answers –
their crook-stick, which just once,
just once in fall,
when the year swells to death, swollen grapes,
which just once will speak right through muteness
down into the mineshaft of musings.

They harvest, they crush out the wine,
they press down on time like their eye,
they cellar the seepings, the weepings,
in a sun grave they make ready
with night-toughened hands:
so that a mouth might thirst for this, later –
a latemouth, like their own:
bent toward blindness and lamed –
a mouth to which the draught from the depth foams upward, meantime
heaven descends into waxen seas, and
far off, as a candle-end, glistens,
at last when the lip comes to moisten.



《琼浆酿制者》

他们收获自己眼睛的美酒,
他们驱散一切哀伤,这也是:
夜晚之境,
夜晚,他们倚靠着的墙,
石头因而相抵,
石头上,他们的拐杖探入
无声的回馈——
他们的拐杖,曾在,
曾在秋季,
在极度饱满的一年,葡萄丰腴,
曾欲打破沉默
直抵沉思的井筒。

他们收获,他们把酒榨出,
他们就像自己的眼睛一样按住时光,
他们将泪盈盈渗出的美酒窖藏,
在阳光葬身处他们准备就绪
用夜晚僵硬的双手:
所以嘴会为此渴望,接着——
新嘴,和他们自己的一样:
凑向无知和无能——
嘴从冒起泡沫深处吮吸,同时
天堂降入到惨白的海洋,
远远地,蜡炬成灰一样,闪着微光,
尽管最终嘴唇变湿。




**********
菲利普•拉金(Philip Larkin,1922-1985),英国诗人。1922年8月9日生于考文垂。1943年毕业于牛津大学圣约翰学院。曾先后工作于威灵顿(1943-1946)公共图书馆以及雷斯特(1946-1950)、贝尔法斯特(1950-1955)、赫尔(1955-1985)等大学图书馆。为诗集学会主席、大英文艺促进会文学委员会委员、美国文理科学院名誉院士。1985年12月2日因喉癌逝世于赫尔。著有诗集《北方船》、《少受欺骗者》、《降灵节婚礼》和《高高的窗户》。曾获女王诗歌金质奖章、美国艺术和文学学术院洛安尼斯奖、德国FVS基金会莎士比亚奖和W.H.史密斯文学奖等。拉金被公认为是继T.S.艾略特之后二十世纪最有影响力的英国诗人。



High Windows

When I see a couple of kids
And guess he’s fucking her and she’s  
Taking pills or wearing a diaphragm,  
I know this is paradise

Everyone old has dreamed of all their lives—  
Bonds and gestures pushed to one side
Like an outdated combine harvester,
And everyone young going down the long slide

To happiness, endlessly. I wonder if  
Anyone looked at me, forty years back,  
And thought, That’ll be the life;
No God any more, or sweating in the dark

About hell and that, or having to hide  
What you think of the priest. He
And his lot will all go down the long slide  
Like free bloody birds. And immediately

Rather than words comes the thought of high windows:  
The sun-comprehending glass,
And beyond it, the deep blue air, that shows
Nothing, and is nowhere, and is endless.



高高的窗户

当我看到一对青年
就会猜测他在肏她,她
服了避孕药,要么已上了环,
我知道这是仙境

每一个上了年纪的都梦着这样生活──
责任和姿态抛到一边
如同一台过时的收割机,
每一个年轻人却探向那条长长的滑槽

肆无忌惮地获得幸福。我在想
四十年前是否有人看上我,
并且认为要的就是这样的生活;
从此不用担心上帝,也不用在黑暗中

为地狱之类的事担惊受怕,也不用隐瞒
对牧师的看法。他
还有他们那些人都会伸到那条长长的滑槽
像放出的该死的鸟。立马

高高的窗户出现了思想而非话语:
领悟日光的玻璃,
以及它的远处,是深蓝的天空,这显示
什么也没有,哪里也不是,且没有尽头。



This Is the First Thing

This is the first thing
I have understood:
Time is the echo of an axe
With in a wood.



这是最初的事情

这是我最初
明白的事情:
时间是一把斧头的回声,
回荡在林子里。



Library Ode

New eyes each year
Find old books here,
And new books,too,
Old eyes renew;
So youth and age
Like ink and page
In this house join,
Minting new coin.



书斋颂

翻新的见解年年
从这旧书里发现,
新书也行,
成见换新颜;
那么青年与成年
恰似纸墨相间
斋中会合,
造着新词语。



Take One Home For the Kiddies

On shallow straw, in shadeless glass,
Huddled by empty bowls, they sleep:
No dark, no dam, no earth, no grass -
Mam, get us one of them to keep.

Living toys are something novel,
But it soon wears off somehow.
Fetch the shoebox, fetch the shovel -
Mam, we're playing funerals now.



拿一个回去给孩子

浅浅草秸上,透亮玻璃内,
他们簇拥着空碗睡觉:
不黑,没有堤拦,没土,没草──
妈妈,从那里拿一个送给我们。

活生生的玩物总是新奇,
可很快就莫名其妙地玩腻。
鞋盒拿过来,铁锨拿过来──
妈,我们现在正扮演葬礼。



To Put One Brick Upon Another

To put one brick upon another,
Add a third and then a forth,
Leaves no time to wonder whether
What you do has any worth.

But to sit with bricks around you
While the winds of heaven bawl
Weighing what you should or can do
Leaves no doubt of it at all.



叠砖

把一块砖放在另一块上,
加上第三块然后第四块,
来不及考虑你这么干
是否值得。

然而坐下,砖头围绕
当天堂之风呼啸
权衡着该做什么,能做什么
一切乃豁然开朗。



Wires

The widest prairies have electric fences,
For though old cattle know they must not stray
Young steers are always scenting purer water
Not here but anywhere. Beyond the wires

Leads them to blunder up against the wires
Whose muscle-shredding violence gives no quarter.
Young steers become old cattle from that day,
Electric limits to their widest senses.



电线

无垠草场有了电栅栏,
虽说老牛知道决不能到处游荡
可小阉牛总是循着清水
不囿现状。电网另一端

引牠们一头撞在了电网上
那撕心裂肺的暴力毫不留情。
小阉牛从此成了老牛,
电限制了牠们无穷的判断力。



A Study of Reading Habits

When getting my nose in a book
Cured most things short of school,
It was worth ruining my eyes
To know I could still keep cool,
And deal out the old right hook
To dirty dogs twice my size.

Later, with inch-thick specs,
Evil was just my lark:
Me and my coat and fangs
Had ripping times in the dark.
The women I clubbed with sex!
I broke them up like meringues.

Don't read much now: the dude
Who lets the girl down before
The hero arrives, the chap
Who's yellow and keeps the store
Seem far too familiar. Get stewed:
Books are a load of crap.



《阅读习惯研究》

当把我的鼻子顶进书本
弥补绝大部分学校的不足,
得知我仍然可以保持得很酷
就是坏了眼睛也在所不惜,
还可以使出惯用的右勾拳
揍身材大过我一倍的卑鄙小人。

后来,戴上了寸把厚镜片的眼镜,
邪恶只是我的欢乐:
是我带着外衣和拥有毒牙
在暗地里过得极为快活。
女人们被我用性制服了!
我掰开她们如同糖松饼。

现在用不着多读了:那个花花公子
在那位英雄来到之前
让姑娘放弃并失望,这小子
㞞人成了店主
这些看起来太司空见惯。去喝个烂醉吧:
书是一堆废物。



***************
奥登的诗6首(姜海舟译)

威斯坦•休•奥登 Wystan Hugh Auden,1907年2月21日-1973年9月29日,英国-美国诗人,20世纪重要的文学家之一,他的诗集,如 死亡之舞(1933年)和 双重人(1941年)中的诗篇,奠定了他在20世纪文坛上的重要地位。


At Last the Secret is Out

At last the secret is out,
as it always must come in the end,
the delicious story is ripe to tell
to tell to the intimate friend;
over the tea-cups and into the square
the tongues has its desire;
still waters run deep, my dear,
there's never smoke without fire.

Behind the corpse in the reservoir,
behind the ghost on the links,
behind the lady who dances
and the man who madly drinks,
under the look of fatigue
the attack of migraine and the sigh
there is always another story,
there is more than meets the eye.

For the clear voice suddenly singing,
high up in the convent wall,
the scent of the elder bushes,
the sporting prints in the hall,
the croquet matches in summer,
the handshake, the cough, the kiss,
there is always a wicked secret,
a private reason for this.



还是露了天机

还是露了天机,
正如通常的结局,
美妙的故事可以
告知密友;
从茶叙到广场
舌头有它的欲望;
静水流深,亲爱的,
无风不起浪啊。

水库浮尸的背后,
沙丘鬼魂的背后,
跳舞的女士背后,
和狂饮的丈夫背后,
在疲乏的外表下
偏头痛发作,叹息
是总有另一番解释,
比看上去要复杂。

为突如其来的清澈歌声,
庵墙的高处,
年长的灌木丛的气味,
门厅里的体育印刷物,
夏季槌球赛,
握手,咳嗽,接吻,
那里总有缺德的秘密,
理由是隐私。



August 1968

The Ogre does what ogres can,
Deeds quite impossible for Man,
But one prize is beyond his reach,
The Ogre cannot master Speech:
About a subjugated plain,
Among its desperate and slain,
The Ogre stalks with hands on hips,
While drivel gushes from his lips.



1968年8月

食人魔尽其职,
履行着人的灾难,
可有一样它无法捕获,
食人魔不会演说:
关于一片征服的平原,
在绝望和屠杀中,
食人魔用它屁股上的手说话,
它的口水从嘴唇涌出。



Base Words Are Uttered

Base words are uttered only by the base
And can for such at once be understood,
But noble platitudes:--ah, there's a case
Where the most careful scrutiny is needed
To tell a voice that's genuinely good
From one that's base but merely has succeeded.



基本意思已经说出

基本意思只能用基本的方法说出
这样能马上被听懂,
但高贵的陈词:──嗯,这是个问题
需要最仔细的审视
一个确实好的声音
由某个基本的但刚刚够格的人讲出。



Nocturne

Now through night's caressing grip
Earth and all her oceans slip,
Capes of China slide away
From her fingers into day
And th'Americas incline
Coasts towards her shadow line.

Now the ragged vagrants creep
Into crooked holes to sleep:
Just and unjust, worst and best,
Change their places as they rest:
Awkward lovers like in fields
Where disdainful beauty yields:

While the splendid and the proud
Naked stand before the crowd
And the losing gambler gains
And the beggar entertains:
May sleep's healing power extend
Through these hours to our friend.
Unpursued by hostile force,
Traction engine, bull or horse
Or revolting succubus;
Calmly till the morning break
Let him lie, then gently wake.



夜曲

此刻穿过夜的爱抚的倾握
地球和她全部的海洋滑动,
中国的海角从她的手指
溜进白天,
美洲将海岸倾斜
向着她的明暗分界线。

此刻衣衫褴褛的游民潜行
进入扭曲的洞里睡觉:
正义和非正义,最坏和最好,
在他们睡眠时改变:
拙劣的情人喜欢在旷野
那里生长轻贱的美:

当华贵者与自傲者
裸站于众人前,
输了的赌徒赢了,
乞丐受款待:
或许沉睡的恢复着的力量
通过这几个钟头扩充给我们的朋友。
未被敌意的力量纠缠,
被牵引车,牛或马
或讨厌的妖精;
让他去睡
安静地直到破晓,然后温柔地醒来。



This Lunar Beauty

This lunar beauty
Has no history
Is complete and early,
If beauty later
Bear any feature
It had a lover
And is another.

This like a dream
Keeps other time
And daytime is
The loss of this,
For time is inches
And the heart's changes
Where ghost has haunted
Lost and wanted.

But this was never
A ghost's endeavor
Nor finished this,
Was ghost at ease,
And till it pass
Love shall not near
The sweetness here
Nor sorrow take
His endless look.



这月亮美人

这月亮美人
没有来历
完满且情窦初开,
设想美人随后
带有了某些特征
有了情人
就成了另一个人。

这像是梦
在不同的时间延续,
于此,白天
是失去,
因为光阴苦短
并且在鬼出没
消失和需求的地方
人心多变。

但这决不是
鬼的企图
它也不去结束,
也未放弃,
等到这些过去
爱将无缘
此时的甜蜜
魔鬼也不再进行
他无止境的注视。



Three Short Poems

"The underground roads
Are, as the dead prefer them,
Always tortuous."

"When he looked the cave in the eye,
Hercules
Had a moment of doubt."

"Leaning out over
The dreadful precipice,
One contemptuous tree."



三首短诗

“地下的道路
正如死人喜欢的,
总是曲折的。”

“直视洞穴,
大力士
犹豫了片刻。”

“从可怕的悬崖上
探出身去,
一棵轻贱的树。”





*************
布里吉斯(Robert Bridges,1844-1930) 英国诗人。毕业于牛津大学。曾在伦敦行医。1884年后专事诗歌创作和韵律学研究。1913年被封为桂冠诗人。在《新诗集》中以音节而非重音为基础,尝试新的音步,而后应用于长诗《美的契约》。擅长抒情诗,诗作多收入《短歌集》中。



I Love all Beauteous Things
BY ROBERT BRIDGES

I love all beauteous things,
      I seek and adore them;
God hath no better praise,
And man in his hasty days
      Is honoured for them.

I too will something make
      And joy in the making;
Altho’ to-morrow it seem
Like the empty words of a dream
      Remembered on waking.


我爱一切之美

我爱一切之美,
  我搜寻,赏识她们;
上天给予了最高的赞美,
整天忙碌的人类
  为此而荣光。

我也来创造一些
  并且乐在其中;
尽管明天,这些
看上去如同空洞的梦话
  在醒来时想起。



***********
《灰色》姜海舟翻译

                               作者:埃德温•摩根


如此灰蒙蒙平静的一天,什么是它的症结?
果真有吗?还是得有一个?
是否小既美,即灰色,即平静?
更精确地说,我们感觉到逃避,遮掩,
一小片遮掩物,一片薄膜,一张不喜欢光亮的眼皮?
天气确实用一些老议题来愚弄
动向之爱,愚弄颜色,和差别——
并不华丽地枯萎和死亡的基本体(我们大家)
跳起舞或下起毛毛细雨。

坐下别动,把这静止带入你。
如果你愿意怎么说,思忖着这些缺失——
太阳,月亮,星星,雨,风,雾,还有雪。
然后什么也不想,将它们一扫而尽。
看着灰蒙蒙的天,沉重的房子,
不黑也不亮一条条的路,不是洗过
也不是没洗过的汽车,这里的
和那里的人,体面的,平淡无奇的,
世间所能显示的
一种何等平常的事务,如同某种程度的杠杆
压制着艺术与敬畏和差异与爱
在此时,此刻,此日
是如此灰色,如此平淡,如此以它的立场讨人喜欢!

让我们离开窗户,去写作。
不必等待湛蓝
破云而出。我们必须生活,对付。





Grey
             Written by Edwin Morgan


What is the nub of such a plain grey day?
Does it have one? Does it have to have one?
If small is beautiful, is grey, is plain?
Or rather do we sense withdrawal, veiling,
a patch, a membrane, an eyelid hating light?
Does weather have some old remit to mock
the love of movement, colour, contrast –
primitives, all of us, that wilt and die
without some gorgeous dance or drizzle-dazzle.

Sit still, and take the stillness into you.
Think, if you will, about the absences –
sun, moon, stars, rain, wind, fog and snow.
Think nothing then, sweep them all away.
Look at the grey sky, houses of lead,
roads neither dark nor light, cars
neither washed nor unwashed, people
there, and there, decent, featureless,
what an ordinariness of business
the world can show, as if some level lever
had kept down art and fear and difference and love
this while, this moment, this day
so grey, so plain, so pleasing in its way!

Let’s leave the window, and write.
No need to wait for a fine blue
to break through. We must live, make do.



**************
约翰•弗里曼 John Freeman(1880—1929)英国诗人。发表过几本优美独特的诗集。
其中最为特别的是:《石头树》(1916)和《童年记忆》(1919)。



石头树

昨晚天空一道剑光
瞬间的恐怖照亮黄昏。
刀光里旷野展开
裸露,石头一般;树各自矗立
像发呆的女人束手无策。
远离森林
黑暗隆起这劈裂的黄昏。

牛惊恐地注视,
羊爬到牛的膝旁,
兔子溜进洞穴,
乌鸦定在粗硬的树杈上,
其他的一切寂静或躲藏。
整个树林
只有猫头鹰可怕而清晰的啸叫。

大地充满冷漠的恍惚里
似乎是一个时代,或光阴虚无。
决非从那石头般的原野,也非从那些冰凉
灰白的花岗岩树,突然冒出的金色玉米
是精制的音乐
在整个树林中
尽管高高的白杨静悬着石头。

似乎是一个时代,要么时间毫无疑意义…
缓缓地,大地从睡眠中升起,
颤动,石头树
在阵风中弯曲,叹息,
雨像群鸟一样扫过。
远离森林
闷雷乘风滚动。

整座森林没有一只勇敢的鸟,
没有歌声穿过将临的夜,
懦怯的牧群也毫无声息:
当苍白的光泻入窗子
只有某只狗的长而孤独的嚎叫。
森林里
猫头鹰发出可怕的唿叫声。



STONE TREES

Last night a sword-light in the sky
Flashed a swift terror on the dark.
In that sharp light the fields did lie
Naked and stone-like; each tree stood
Like a tranced woman, bound and stark.
Far off the wood
With darkness ridged the riven dark.

And cows astonished stared with fear,
And sheep crept to the knees of cows,
And conies to their burrows slid,
And rooks were still in rigid boughs,
And all things else were still or hid.
From all the wood
Came but the owl’s hoot, ghostly, clear.

In that cold trance the earth was held
It seemed an age, or time was nought.
Sure never from that stone-like field
Sprang golden corn, nor from those chill
Grey granite trees was music wrought.
In all the wood
Even the tall poplar hung stone still.

It seemed an age, or time was none …
Slowly the earth heaved out of sleep
And shivered, and the trees of stone
Bent and sighed in the gusty wind,
And rain swept as birds flocking sweep.
Far off the wood
Rolled the slow thunders on the wind.

From all the wood came no brave bird,
No song broke through the close-fall’n night,
Nor any sound from cowering herd:
Only a dog’s long lonely howl
When from the window poured pale light.
And from the wood
The hoot came ghostly of the owl.




***********
安玛丽

《港堤上燃烧的小船》
                    作者:安玛丽,姜海舟翻译

她现在不知道自己再也无法知道



A Small Boat is Burning on the Banks of the Port
                                         by Anne-Marie Albiach

Her being unaware that she would never know that again




**************
帕特里克•康纳斯的诗


《可以》

诗是日出,经历了最为黑暗的夜晚;
是对至诚的祷告出乎意料的回答。

它出自被忽略的冥想,
只求得分享,领会,听到和感知。

诗是灵感
在消失前迅速记录下来,

删节,组合,再删节,
直到可以阅读。



Ready
By Patrick Connors

A poem is the sunrise after darkest night;
an unexpected answer to much fervent prayer.

It is grace extended from a neglected muse,
only asking to be shared and seen, heard and felt.

A poem is inspiration
quickly recorded before lost,

cut down, built up, cut down again,
until it’s ready to be read.





*************
迈克尔•朗利

《样式》

有时白色的被子为婚礼而备,样式
由针脚构成,针脚铸就阴影。
被子为葬礼?你怎么缝就夜晚?



MICHAEL LONGLEY  

THE DESIGN

Sometimes the quilts were white for weddings, the design
Made up of stitches and the shadows cast by stitches.
And the quilts for funerals? How do you sew the night?  





***********
威廉•卡洛斯•威廉姆斯

《伟大的数字》,


和灯光中
我看到数字5
金光闪闪
乘着红色的
救火车
紧张
前行
没被理睬
而哐哐作响
警报哀嚎
车轮隆隆
穿过黑暗的城市。


The Great Figure
by Williams Carlos Williams

Among the rain
and lights
I saw the figure 5
in gold
on a red
Firetruck
Moving
Tense
Unheeded
to gong clangs
siren howls
and wheels rumbling
through the dark city.





*************
大卫•伊格内托 David Ignatow诗


《然后踩》

我知道自己
与石头有关,
骨肉相连。
我应屈服于
石头?我采纳
我听到的
声音。我会
勇敢面对石头,
我会自豪
和多情,我会
风度翩翩
然后踩在
石头上。



AND STEP

I understand myself  
in relation to a stone,
flesh and bone.
Shall I bow down
to stone? Mine
is the voice
I hear.I will
stand up to stone,
I will be proud
and fragile, I will
be personable
and step over
stone.





***************
兰斯顿•休斯的诗16首(姜海舟译)


Winter Moon

How thin and sharp is the moon tonight!
How thin and sharp and ghostly white
Is the slim curved crook of the moon tonight!



冬月

今晚的月亮多么瘦多么锐利!
那瘦而锐利,鬼魅般煞白
是今夜月亮纤细的弯钩!



My Beloved

Shall I make a record of your beauty?
Shall I write words about you?
Shall I make a poem that will live a thousand
   years and paint you in the poem?



我的爱人

要不要我把你的美记录下来?
要不要把关于你的话语写下来?
要不要为你作一首诗活着千万年
  且把你画在那里面?



Mammy

I'm waiting for ma mammy,—
   She is Death.

Say it very softly.
Say it very slowly if you choose.

I'm waiting for ma mammy,—
   Death.



妈妈

我等着我的妈妈,——
  她死了。

非常温柔地说出。
非常缓慢地如果你愿意这样。

我等着我的妈妈,——
  死了。



Suicide's Note

The calm,
Cool face of the river
Asked me for a kiss.



自杀留言

平静的,
淡漠的河面
向我索一个吻。



New Year

The years
Fall like dry leaves
From the top-less tree
Of eternity.
Does it matter
That another leaf has fallen?



新年

年岁
如片片枯叶
从望不到顶的永恒之树
飘落。
这重要吗
只是又落下了一枚树叶?



Caribbean Sunset

God having a hemorrhage,
Blood coughed across the sky,
Staining the dark sea red,
That is sunset in the Caribbean.



加勒比海落日

出血的神,
咳出穿过天空的血液,
正把黑暗的海染成红色,
这就是加勒比海的落日。



Shout

Listen to yo' prophets,
Little Jesus!
Listen to yo' saints



叫喊

听你先知的,
小杰西!
听你圣贤的



Anne Spencer's Table

On Anne Spencer's table
There lies an unsharpened pencil —
As though she has left unwritten
Many things she knows to write.



安妮斯宾塞的桌子

在安妮斯宾塞的桌子上
躺着一支没有削过的铅笔——
仿佛她忘了写下
很多她知道去写的事情。



Tower

Death is a tower
To which the soul ascends
To spend a meditative hour—
That never ends.





死亡是一座塔
灵魂向上攀登
跨过冥想的时光——
这样永不终止。



A Christian Country

God slumbers in a back alley
With a gin bottle in His hand.
Come on, God, get up and fight
Like a man.



一个基督教国家

上帝在小胡同里睡觉
手握一只杜松子酒瓶。
醒一醒,上帝,起床
像男人一样去拼搏。



Garden

Strange
Distorted blades of grass,
Strange
Distorted trees,
Strange
Distorted tulips
On their knees.



花园

奇怪地
扭曲的草皮,
奇怪地
扭曲的树,
奇怪地
扭曲的
下跪的郁金香。



History

The past has been a mint
Of blood and sorrow.
That must not be
True of tomorrow.



历史

过去已经成了大堆的
血和悲哀。
决不能成为
明天的现实。



Today

This is earthquake
Weather!
Honor and Hunger
Walk lean
Together.



如今

这是动荡的
处境!
权贵和挨饿者
挨着
行走。



Beauty

They give to beauty here —
The same as everywhere —
Adulation, but no care.





他们把美送到这里——
同样送到任何地方——
谄媚,且不在乎。



Funeral

Carried lonely up the aisle
In a box without a smile,
Resting near the altar where
Folks pass by and stare —



葬礼

被孤独地抬上廊道
在一只箱子里没有微笑,
安放在圣坛旁
亲属们从边上经过,凝视——



What happens to a dream deferred?

Does it dry up
Like a raisin in the sun?

Or fester like a sore--
And then run?

Does it stink like rotten meat?
Or crust and sugar over--
like a syrupy sweet?

Maybe it just sags
like a heavy load.

Or does it explode?



什么发生在延续的梦中?

它是否干得
像一粒晒着的葡萄干?

或像一个化脓的疮——
然后脓流出?

它是否臭如腐肉?
或者结痂铺上糖——
像一颗糖浆似的糖果?

也许它只是下垂
如沉重的担子。

或者是否爆发?








兰斯顿•休斯 Langston Hughes(1902—1967),最杰出的现当代美国黑人诗人,
1923在一艘商船上作为水手到过非洲之后来到法国,在巴黎做过各种各样的临
时工。后回到美国。被公认为“哈莱姆的桂冠诗人”。





**********
米沃什的诗3首(姜海舟译 )


In Black Despair

In grayish doubt and black despair,
I drafted hymns to the earth and the air,
pretending to joy, although I lacked it.
The age had made lament redundant.

So here's the question -- who can answer it--
Was he a brave man or a hypocrite?



在黑色的绝望中

在灰暗的怀疑和漆黑的绝望中,
我为大地和天空起草赞美诗,
假装快乐,尽管我没有它。
年岁使悲伤变得多余。

所以问题产生了——谁能回答——
他是一个勇敢的人还是一个伪君子?



Window

I looked out the window at dawn and saw a young apple tree
translucent in brightness.

And when I looked out at dawn once again, an apple tree laden with
fruit stood there.

Many years had probably gone by but I remember nothing of what
happened in my sleep.





清晨我向窗外打量,看见一棵透着光亮的
幼小的苹果树。

当我在清晨再一次向窗外看,是一棵挂满
果实的苹果树站在那里。

也许已经过去很多年,我再也记不起
在我的睡眠中发生了什么。



The Gift

A day so happy.
Fog lifted early. I worked in the garden.
Hummingbirds were stopping over the honeysuckle flowers.
There was no thing on earth I wanted to possess.
I knew no one worth my envying him.
Whatever evil I had suffered, I forgot.
To think that once I was the same man did not embarrass me.
In my body I felt no pain.
When straightening up, I saw blue sea and sails.



礼物

如此快乐的一天。
雾早早散去,我在花园里劳作。
蜂鸟们流连于金银花上。
在这个世上我不想再拥有什么。
我知道没有谁值得我嫉妒。
我忘掉了所遭受的任何不幸。
想想我曾是以前的我也不尴尬。
我内心没有痛苦。
当直起身,我看见蓝色的海和风帆。





切斯拉夫•米沃什 Czesiaw Miiosz(1911-2004),波兰当代最伟大的诗人和翻译家!1980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主要作品有诗集《冰封的日子》、《三个季节》、
《冬日钟声》、《白昼之光》、《日出日落之处》;日记《猎人的一年》;论著《被奴役的心灵》;小说《夺权》等。1980年作品《拆散的笔记簿》获诺贝尔文学奖

13:33 2016/9/5





*************
扎加耶夫斯基的诗

尝试赞美这残损的世界(姜海舟译)

尝试赞美这残损的世界。
记得六月长长的日子,
和野草莓、滴滴红酒、露水。
烦恼照样长满
被遗弃的,放逐者的家园。
你必须赞美这残损的世界。
你守侯那时髦的游艇和航船;
其中的一艘将远航,
而咸涩的湮没等待着剩下的。
你已目睹了走投无路的难民,
你听见了刽子手高兴地唱着。
你应该赞美这残损的世界。
记得我们相聚的每时每刻
在一间白色的屋子里,幕帘掀动。
回想那场乐曲激昂音乐会。
秋天,你在公园拾橡子,
而叶子在大地的伤疤上打转。
赞美这残损的世界,
和一只画眉掉落的暗淡的羽毛,
那迷失,不见,又回来了的
柔光。



Try To Praise The Mutilated World

by Adam Zagajewski
Translated by Renata Gorczynski

Try to praise the mutilated world.
Remember June's long days,
and wild strawberries, drops of wine, the dew.
The nettles that methodically overgrow
the abandoned homesteads of exiles.
You must praise the mutilated world.
You watched the stylish yachts and ships;
one of them had a long trip ahead of it,
while salty oblivion awaited others.
You've seen the refugees heading nowhere,
you've heard the executioners sing joyfully.
You should praise the mutilated world.
Remember the moments when we were together
in a white room and the curtain fluttered.
Return in thought to the concert where music flared.
You gathered acorns in the park in autumn
and leaves eddied over the earth's scars.
Praise the mutilated world
and the grey feather a thrush lost,
and the gentle light that strays and vanishes
and returns.




***********
特拉克尔的诗(姜海舟译)


格奥尔格•特拉克尔(Georg Trakl ,1887年2月3日-1914年11月3日),20世纪奥地利著名诗人。德国表现主义诗歌的代表。是完成从十九世纪浪漫主义诗歌向二十世纪表现主义诗歌过渡的一个代言人,对表现主义诗歌的发展起到了决定性的影响。在世界文坛上产生了非常重大的影响。这位让维特根斯坦捧卷终生的人是诗人中的维特根斯坦。



Ballad

A fool wrote three signs in the sand,
A pale maiden stood there before him.
Loudly the sea sang, o it sang.
She held a cup in the hand,
Which gleamed up to the edge,
Like blood so red and heavy .
No word was spoken - the sun faded away,
Then the fool took the cup
Out of her hand and drank it empty.
Then its light extinguished in her hand,
The wind blew away the three signs in the sand -
Loudly the sea sang, o it sang.



民谣

一个傻瓜在沙地里做了三个记号,
一位苍白的少女在他的面前站着。
大海大声地唱着歌,哦,唱着歌。
姑娘抠住把手端着一只酒杯,
光在杯口隐约闪烁,
像血液一样鲜红深沉。
什么也没说——太阳渐渐退去,
这时傻瓜从姑娘手中
拿过酒杯一饮而尽。
它的光芒在姑娘的手中熄灭,
风吹走了沙地里的那三个记号——
大海大声地唱着歌,哦,唱着歌。



Silence

Over the forests the moon
Gleams pale, makes us dream,
The willow by the dark pond
Weeps soundlessly in the night.
A heart extinguishes - and placidly
The fogs flood and rise -
Silence, silence!



寂静

森林之上,月亮
闪烁着苍白的光,促使我们梦想,
黑暗的池塘边,柳树
在夜里无声地哭泣。
一颗心在熄灭——平和地
雾霾泛滥,升起——
寂静,寂静!



Before Sunrise

In the dark many bird voices call,
The trees and the springs murmur noisily,
In the clouds a rose-colored glow sounds
Like early love's distress. The night blues away -
With shy hands the twilight softly polishes
The love lair, feverishly stirred up,
And lets the drunkenness of languished kisses end
In dreams, smiling and felt half-awake.



日出之前

众多的鸟鸣在黑暗中召唤,
树木和泉水吵闹地低语,
阴云中一朵涂满玫瑰的光辉听上去
如同早爱的忧伤。夜已被蓝色驱散——
黎明用羞涩的双手温柔地擦亮
这爱的巢穴,兴奋地搅动,
让苦思之吻的放荡结束
在梦中,微笑着,感受似醒未醒。



Autumnal Homecoming

Memory, buried hope
Is preserved by this brown timber,
Dahlias hang over it
Ever more silent homecoming,
The dark reflection of childish years
By the decayed garden,
That tears fall from blue eyelids
Irresistibly;
Gloom's crystalline minutes
Gleam over
To the night.



秋归

记忆,埋葬了的希望
被发黄的树木保藏,
而有大丽花悬挂在上
再无更缄默地回家,
朽烂的花园映射着
稚幼年代模糊的景象,
泪水从忧郁的眼皮落下
无法抗拒;
阴沉的水晶似的时分
向着夜晚
溢出微光。



In the Evening

The grass is still yellow, the forest gray and black
But in the evening verdancy dawns,
The river comes from the mountains cold and clear,
Sounds in the rock hiding place; so it sounds,
When you drunkenly move the legs; wild walk
In the blue; and the ecstatic cries of the small birds.
The forehead, which is already very dark,
Inclines deeper over bluish waters, feminine;
Declining again in green evening branches.
Step and gloom sound harmoniously in the purple sun.



在傍晚

草仍然枯黄,树林灰黑
但是傍晚新绿开始萌生,
河流清澈冷冽引自山脉,
在藏有岩石处发出响声;就这样发出响声,
在你沉迷地挪动双脚时;轻狂的走动
于忧郁之中;小鸟们狂喜的哭喊。
已经很黑的前额
深深地倾向于微蓝的水上,阴柔之水;
又一次衰退于绿色傍晚的枝杈之中。
步入,阴郁的声音和谐地在紫色的太阳里。



THE RAVENS

Across the black nook the ravens hasten
At noonday with harsh cry.
Their shadow sweeps past the hind
And sometimes one sees them in sullen repose.

O how they disturb the brown silence
Wherein a tilled field is enrapt
Like a woman by heavy foreboding entranced,
And sometimes one can hear them bickering

Over some carrion scented out somewhere;
Of a sudden they direct their flight northwards
And dwindle away like a funeral procession
In airs which shudder with rapture.



老鸹

穿过黑暗的旮旯老鸹加快速度,
在正午发出刺耳的叫声。
它们的影子随后掠过,
不时有人看见它们怒气冲冲地停下休息。

唉,它们打破了褐色的宁静,
那里的一片亚麻田没了魂,
像感到不祥之兆的女人,
听到它们不断争吵,

为了某一块嗅到的腐肉;
突然它们径直朝北飞去,
缩成像送葬的队伍,
进入神魂颠倒地颤抖的臂膀。



AMID RED FOLIAGE FULL OF GUITARS...

Amid red foliage full of guitars
The girls' yellow hair streams
Beside the fence where sunflowers stand.
Through clouds a golden cart passes.

In the repose of brown shadows, old folk
Grow silent in foolish embraces.
Orphans sweetly sing at vespers.
Flies buzz in the yellow vapours.

Along the brook women are washing still.
The hung-out linen gently flutters.
The young girl whom I long have fancied
Returns again through dusk at evening.

Out of the mellow sky plunge sparrows
Into green holes full of corruption.
The hungry man's full restoration is gulled by
A waft of bread and pungent herbs.



红叶丛中满是吉他...

红叶丛中满是吉他
姑娘的黄发涌动在篱笆旁,
那里立着向日葵。
穿越烟云,金色的马车驶过。

深褐阴影的静态中,古人
已无语,傻乎乎相拥。
孤弃者甜美地唱着在晚祷。
黄黄的雾霾里苍蝇嗡嗡叫。

沿着小溪,女人们仍在洗涤。
晾晒的被单轻轻飘动。
我朝思暮想的小姑娘
经由暮色苍茫中回来。

从柔美的天空,麻雀飞入
绿色充满腐败的洞中。
饥饿的男人已被面包
与刺鼻香草的飘荡填饱。




*************
叶胡达• 阿米亥的诗7首(姜海舟译)


A Dog After Love

After you left me
I let a dog smell at
My chest and my belly.
It will fill its nose
And set out to find you.  

I hope it will tear the
Testicles of your lover and bite off his penis
Or at least
Will bring me your stockings between his teeth.

                                    

爱情之狗

你甩了我之后
我让一条狗来闻
我的胸脯和我的小肚子。这会塞满牠的鼻子
再放牠去找你。

我希望牠会扯掉
你情人的睾丸,咬断他的阴茎
或者至少
会把你的长筒袜叼给我。



I Have Become Very Hairy  

I have become very hairy all over my body.
I'm afraid they'll start hunting me because of my fur.

My multicolored shirt has no meaning of love --
it looks like an air photo of a railway station.

At night my body is open and awake under the blanket,
like eyes under the blindfold of someone to be shot.  

Restless I shall wander about;
hungry for life I'll die.  

Yet I wanted to be calm, like a mound with all its cities destroyed,
and tranquil, like a full cemetery.  



我变得多毛

我全身长了很多毛。
我担心他们开始猎杀我因为我的毛皮。

我彩色的衬衫已无爱意——
像一座火车站的空中摄影。

晚上我身体敞开在毯子下醒着,
像被处决的人眼罩下的双眼。

我不安的徘徊:
渴望我会死的生活。

我更想冷静下来,像一堆土和它所有摧毁的城市,
寂静,如鼓鼓的坟墓。



Forgetting Someone

Forgetting someone is like forgetting to turn off the light
in the backyard so it stays lit all the next day

But then it is the light that makes you remember.



忘记某人

忘记某人就像忘了关掉
后院的灯以至第二天一整天都亮着

而它正是促使你记忆的光。



Before

Before the gate has been closed,
before the last question is posed,
before I am transposed.
Before the weeds fill the gardens,
before there are no pardons,
before the concrete hardens.
Before all the flute-holes are covered,
before things are locked in the cupboard,
before the rules are discovered.
Before the conclusion is planned,
before God closes his hand,
before we have nowhere to stand.



之前

在大门关好之前,
在最后的审问形成之前,
在我被调换顺序之前。
在杂草长满园圃之前,
在不被宽恕之前,
在混凝土凝固之前。
在长笛孔被全部按住之前,
在东西被锁进橱子之前,
在规则被发现之前。
在结论已被预先安排之前,
在上帝收回他的双手之前,
在我们无处立足之前。



I Know A Man

I know a man
who photographed the view he saw
from the window of the room where he made love
and not the face of the woman he loved there.



我认识一个男人

我认知一个男人
从他做过爱的房间的窗子
把他看见的风景拍成相片
并非他在那里爱过的那个女人的脸。



My Father

The memory of my father is wrapped up in
white paper, like sandwiches taken for a day at work.

Just as a magician takes towers and rabbits
out of his hat, he drew love from his small body,

and the rivers of his hands
overflowed with good deeds.



我父亲

对我父亲的记忆被包裹进
白纸,像工作日带上的三明治。

恰似魔术师从他的帽子里变出
塔和兔子,他从他小小身体提取爱,

他双手的河流
充满善行。



Near The Wall Of A House

Near the wall of a house painted
to look like stone,
I saw visions of God.

A sleepless night that gives others a headache
gave me flowers
opening beautifully inside my brain.



在一座房子的墙壁附近

在一座漆得像石头一样的
房子的墙壁附近,
我看见神的影像。

给别人头痛的不眠之夜
给我花朵
美丽地在我脑海中绽放。






耶胡达•阿米亥(Yehuda Amichai,1924-2000)是公认的以色列当代最伟大的诗人,也是二十世纪最重要的国际诗人之一。生于德国的乌尔兹堡,十二岁时随家迁居以色列,二战期间他在盟军犹太军队中服役,目击了以色列独立战争和西奈战役,战后他当过多年的中学教师,先后出版了诗集《诗:1948-1962》、《现在风暴之中,诗:1963-1968》、《时间》等十余部,在欧美诗坛上具有较大的影响,被译成数十种文字。他曾经多次获得国际国内文学奖,2000年逝世。
  阿米亥的诗透明而睿智,善于使用圣经和犹太历史作为诗歌意象,把日常与神圣、爱情与战争、个人与民族等因素糅合起来,因此他的诗多涉人类的生存环境和普遍命运,其想象力丰富得惊人,具有深远的哲学意味和语言渗透力。




*************
莱斯•穆瑞的诗


釉面
                          作者:莱斯•穆瑞,姜海舟翻译

瓷砖大都抽象:
瓷砖来自伊斯兰:
瓷砖经过火烧:
瓷砖有神圣的魅力:

在不能承受的
点燃的空白瓷砖之平行轨迹后,
图形瓷砖重塑着复数,
图纹再获其真实的脉络。

伤害淡出心灵当瓷砖
以超越时光的节奏重复其谜语,
工整的诗节,韵律来自中间
小花的风格,和轻柔须蔓。

散沫花以及桑椹的马赛克
争论着空间:
格子上的格子退去
经由自身进入天堂

抑或学舌者使星光闪烁的固定主题
光芒四射,直至他们向圣名问安
用短枝条装饰的摩擦音
交叉着边饰如威尔士格律。

连接的,府邸之府的
无限廊道惊诧
于脚下清冷的法庭,而太阳的光辉
漂浮在硬邦邦的釉面之水上。

古老的液体下,乌尔大陆形成
无尽倾斜的坐坐通灵塔;
十字形在马爵利卡彩陶上
使真实的藤蔓兴旺。

诙谐曲别墅连接格栅上
郁金香瓷砖,用伟大的阿拉伯式花纹,
涂饰维也纳闺房,然后
伴着左撇子韵律,忧郁的代尔夫特酒馆

和悉尼东区豪华公寓形成一个圈
降落到向上攀升的中心:
哦,模仿被自己的击败:
循环圈起不详的比例代表制。

融化的罗尔沙赫里清冷的米煞,
来自超越伊斯兰的古老,
瓷砖到过天堂,
炼成幽灵般沉着的熔块。




GLAZE

Tiles are mostly abstract:
tiles come from Islam:
tiles have been through fire:
tiles are a sacred charm:

After the unbearable parallel
trajectories of lit blank tile,
figure-tiles restore the plural,
figuring resumes its true vein.

Harm fades from the spirit as tiles
repeat time beyond time their riddle,
neat stanzas that rhyme from the middle
styles with florets with tendrils of balm.

Henna and mulberry mos-
aics controvert space:
lattice on lattice recedes
through itself into Paradise

or parrot starbursts framing themes
of stars bursting, until they salaam
the Holy Name in sprigged consonants
crosslaced as Welsh metrical schemes.

Conjunct, the infinite doorways
of the mansions of mansions amaze
underfoot in a cool court, with sun-blaze
afloat on the hard water of glaze.

Ur shapes under old liquor
ziggurats of endless incline;
cruciform on maiolica
flourishes the true vine.

Tulip tiles on the grate of Humoresque
Villa join, by a great arabesque,
cream boudoirs of Vienna, then by left-
handed rhyme, the blue pubs of Delft

and prominence stands in a circle
falling to the centre of climb:
O miming is defeated by mine:
circles circle the PR of ominence.

Cool Mesach in fused Rorschach,
old from beyond Islam,
tiles have been to Paradise,
clinkers of ghostly calm.





政治与艺术
              作者:莱斯•穆瑞,姜海舟翻译
          
残酷的政策,
如同拙劣的艺术,知晓
这一切都是谁的过错。





POLITICS AND ART

Brutal policy,
like inferior art, knows
whose fault it all is.




***************
姜海舟摘译维特根斯坦:

Philosophy is not a theory but an activity.
哲学不是理论,而是活动。


The theory of knowledge is the philosophy of psychology.
认识论是心理的哲学。


Logical operation signs are punctuations.
逻辑运作的迹象是停顿。


We could say: if there were a logic, even if there were no world, how then could there be a logic, since there is a world?
我们可以说:只要合乎逻辑,哪怕世界不存在,那么既然世界是存在的,当时又怎么符合逻辑呢?


Logic fills the world: the limits of the world are also its limits.
逻辑满足世界:世界的极限同是它的极限。


What we cannot think, that we cannot think: we cannot therefore say what we cannot think.
我们无法思考那些我们不能思考的:那么我们也说不出那些我们无法思考的。


The subject does not belong to the world but it is a limit of the world.
题材不归世界,只是世界的限制。


The proposition is a picture of reality.
命题是一幅现实的图画。


Mathematical propositions express no thoughts.
数学命题不表达思想。


The law of causality is not a law but the form of a law.
因果关系的规律不是规律,是规律的形式。




路德维希 约瑟夫 约翰 维根斯坦(Ludwig Josef Johann Wittgenstein,公元1889年4月26日—公元1951年4月29日),犹太裔奥地利裔英国作家、哲学家,著名的维特根斯坦家族的成员。

维特根斯坦是20世纪最有影响力的哲学家之一,其研究领域主要在数学哲学、精神哲学和语言哲学等方面,曾经师从英国著名作家、哲学家罗素。他在生前出版的著作不多,包括有1篇书评,1本儿童辞典,和1本75页的《逻辑哲学论》(1921年)。






***********
我译伯特兰罗素(Bertrand Russell):

Do not fear to be eccentric in opinion, for every opinion now accepted was once eccentric.
别害怕古怪的观点,因为现在被接纳的每个观点都曾是古怪的。

There are two motives for reading a book: one, that you enjoy it; the other, that you can boast about it.
读书有两种动机:一种是享受;另一种是为了吹牛。

Patriots always talk of dying for their country and never of killing for their country.
爱国者常谈论为国而死,从不谈论为国杀戮。

Every living thing is a sort of imperialist, seeking to transform as much as possible of its environment into itself.
每一种生物都类似帝国主义,力图尽可能多的把外界变成自己的。

Man is a credulous animal, and must believe something; in the absence of good grounds for belief, he will be satisfied with bad ones.
人是轻信的动物,非得相信什么;在没有确凿根据的情况下,他会相信那些不正确的而感到满足。

There is much pleasure to be gained from useless knowledge.
大量的快乐来自无用的知识。

Many people would rather die than think; in fact, most do.
很多人宁可死也不愿思考;事实上大部分人如此。

The only thing that will redeem mankind is cooperation.
唯一能拯救人类的是合作。

Freedom of opinion can only exist when the government thinks itself secure.
意见自由只存在于政府认为它自身安全时。

Change is scientific, progress is ethical; change is indubitable, whereas progress is a matter of controversy.
改变属于科学,进步属于道德;改变毫无疑问,而进步总是争议的重点。

I think we ought always to entertain our opinions with some measure of doubt. I shouldn't wish people dogmatically to believe any philosophy, not even mine.
我想我们应该总是对我们的观点抱有某种程度的怀疑。我不希望人们武断地相信任何哲理,即使是我的。

Patriotism is the willingness to kill and be killed for trivial reasons.
爱国主义是为了琐事去杀戮和被杀戮的愿望。
不变,应万变。
级别: 管理员

3楼  发表于: 2016-09-06   主页:
二、萨福的情诗


“风吹的话语”

风吹的话语
话语只是空气
我开始了
但是一定好听的


              


我保证

我今天会
优美地
唱这些歌
让你高兴
我真心的伙伴



              

在我睁开眼睛时

罕遇逸奥斯
黎明女神
在金色的流光中
使我感动



          

“我的淑女晨曦”

我的淑女晨曦





我昨晚对他说

梦神,欧奈若斯,
漆黑夜之子,
晨光一样最后的徘徊者
把睡眠从我们的眼中拿开——你宽慰之神
告诫我强烈的愿望会引起不安与挣扎
并且让我行为与众不同:
我不认为自己应该藐视
你所表示的真实。
因为带着有福者的鼓励
我绝不该失去
我所苦苦诉求的。
在我还是一个小孩的时候
我从未如此愚笨
如同我抛弃小玩具时
我可爱的母亲帮我拾起。
所以让有福者,我现在就恳求,
提供给我机会去拥有
我所渴望的:
鉴于我一向
以诗歌和舞蹈敬重他们。



        

我们叹息

哦因为爱恋!
    


                      

并非每个人都想要爱情

年轻的月亮女神阿特密斯郑重誓言:
“我会永远是一个处子,
纯洁得像在众山之巅上一样。
上苍看在我的份上也同意。”
神圣不朽的上苍
点头赞成。在奥林匹斯天堂
诸神知道她是射鹿手,
是荒野女神:享有
显赫声名。而那位
她永远无法企及的神是爱情。



                  
  

我在倾听

春天的泄密者:
这制造美妙旋律的夜莺


                                        


那么等着爱神艾若斯

最可爱的
现世与天堂的幼子


                  

在春天

充满花冠的大地
授予她繁华的锦缎




                
可是我浪费了我的时光

试图倾注于
一颗固执的心
是徒劳的




                
“我护着的”

我护着的
伤我最深



                    

又是阿芙罗狄蒂,爱与美之女神

我心慌意乱地跑向你
象一个小女孩跑向她的妈妈



                          

是你的甜蜜的麻醉剂

男人哄骗者说:你是爱和美的女神阿芙罗狄蒂的女儿


                        


我是说

萨福
你为什么轻视
爱和美的女神阿芙罗狄蒂的美妙祝福?
  



                        
“我该走了——释放了,松开了”

我该走了——释放了,松开了


                          
                                      

那么,我呼唤爱与美之女神阿芙罗狄蒂

你华裹的王位上不死的爱与美之女神阿芙罗狄蒂,
主神宙斯的女儿和诡计编织者——
现在我对你说:

我的女王,别伤我的心,别折磨它
只是跟从前一样当你在远方听到及倾听时
就过来,

离开你父亲的房子,
备上金色的战车有你那美丽的
天鹅驾的翅膀,

快马加鞭穿越天空,
把你带到昏暗的现实——
如此唐突地到了那里:

情人,你永恒容貌上的微笑
询问我,是什么又使我烦恼?
什么又使我

呼唤你?我绝望的心缺少什么?
还有你的:“我又应该让谁来顺从你的爱?
那是谁萨福

这对你错了吗?因为如果她避开
很快她会追赶;如果她拒绝
你的礼物,她应该献出。

还有如果她现在不钟情,很快她应该就会爱你,
无论喜欢与否。”——唉,现在重新回来:
从这残酷的渴求中让我放纵。
做我渴望做的:做自己的
救兵。



                    
  
过来无论你在哪

不管是在塞浦路斯以及帕福斯
还是在帕诺马斯




    
“我饥饿”

我饥饿
我渴望得消瘦
  



    
“痛苦渗出”

痛苦渗出  
  




“你煎熬我”

你煎熬我



              

她变得容光焕发

穿着吕底亚图案的
闪烁饰袍
相当美丽
向下伸展
到她的脚趾
    


  
  
当我见到她的那一刻


象一阵突如其来的微风
在橡树叶上翻动
让我的心
颤抖
  



                        
“而他们嘲笑——这不朽的神”

而他们嘲笑——这不朽的神  
  
  



“你为何如此容易受伤?”

你为何如此容易受伤?
  

  
    
                        
“唱给我们听赞美的词”

唱给我们听赞美的词
颂扬这位有着紫罗兰芳香的乳房的姑娘





我不光是妒嫉他

他在我眼里是神,那个男人,
惯于面对你而坐
优雅地让你靠近他自己,倾听
你诉说着的声音

你不可思议的笑声——我敢发誓——
拍击着我的心——我胸掀动——
看着你,我的嗓音突然堵住
说不出话。

我的舌头不听使唤,一朵病弱的火苗
穿过我的肉身;我睁着眼没看见任何东西
我贴耳所听到的一切
只是嗯哼之声

汗水淌下,一阵抖动占有了
我的全身,然后如枯草
一样苍白,此时,我以为自己
快要死了



            

我怎么了

我真不知道
该干什么
我的心事
分成了两半





这太高了

我并不指望
用我的双臂
去触摸天空


  
                            



我应该安排你休息
在最软的垫子上
是啊,你应该躺在
新换的枕头上





我要

抱你,亲爱的



                

满怀敬意

群星围绕美丽的月亮
遮起它们自身的闪烁
在月亮用她的银器的光芒
完满地充满大地的时候





可以这样说

我想,看到阳光的姑娘
任何一位
在技巧上,都永远配不上你



          

你在

忘掉我吗?



  

坦率地告诉我

是否还有任何男人
在世间的任何地方
你爱他甚于爱我?





“你的眼睛将会说些什么?”

你的眼睛将会说些什么?





因为我们爱你们

所以
你们
哦 美惠格雷斯三女神啊
个个无可挑剔
都有着玫瑰花一样的臂膀!
主神宙斯的
童贞的女儿们
真的
走近我们



      

我没法写

心,别动!
没有迷惑的歌喷涌,
没有爱与美之女神阿多尼斯的赞美诗
从你那里优美地流出,去取悦
众女神:
渴望捣乱者,
感情的独裁
爱与美之女神阿芙罗狄蒂,使你发呆;
还有劝诱之女神珀伊托
来自她的金酒壶
把你的清醒之魂
用神酒淹没





“这对于我们来说没那么容易”

这对于我们来说没那么容易
用纯粹的美
去与女神们对抗
除了你 ...





我太容易动感情

昨天,神的儿女们,我委琐地与你们
在魁伟的月桂树下擦肩而过。
那情景是一剂魔药――我一饮而尽;
一阵突然迸发的幸福占据了我。
与我同行的女子们以为
我忧郁沉默和心不在焉。
时常我听不见她们:
我所听到的一切是我双耳的鼓动声;
我的心灵,我可怜的心爱,已经逃走。
这样看来这些都是我命中注定的。
我已打定主意,温柔的尤物,
去看你们,不过你们已经走掉——
(早已远远地在你们的半途中);
虽然我瞥见的景象使我兴奋得颤栗:
你们背上的衣服。





我们需要你的帮助

快到我们这里来,各位缪斯们:
对你们的金色殿堂说再见





致天后赫拉

在梦中构成的形象,我的淑女天后赫拉,
最甜美的体形,哦过来到我面前来:
她是那安丘迪亚荣誉之王们
恳求和念想的人

在他们的特洛伊屠城结束时。
从门德雷斯涡流的河上出发,
在第一次出航寻家路上
他们受阻

直到他们求你和伟大的
主神宙斯;还有狂暴女神堤俄涅心爱的孩子。
那么我也恳求你淑女:
带我回到过去

我与米蒂利尼岛的少女们
分享纯洁与可爱:
歌唱,舞蹈,曾经我教授她们
在你的那些盛大的日子里。

正如伊利斯国国王阿特柔斯与孪生兄弟
带着你的帮助和你的神圣可爱
驶离特洛伊―――那么也帮助我
再一次回家,赫拉
                




别让这在我身上发生

在暴风雨最猛烈的时候惊恐的水手抛弃
他们的船货并把船搁浅在海滩。

我的天啊!我希望我永远不必去
寒冬之海的任何地方远航,

以至于被强迫从船的峭缘上扔掉我的货物
和家当:何等的羞辱!要么我这样认为

真发生在我身上我所拥有的一切
是掉进了波涛汹涌的大海和海仙女涅瑞伊得斯的
圣歌中...





我梦见爱与美之女神阿佛洛狄忒

一块深红的手帕垂下在
你的双颊, 这是
爱奥尼亚人的提莫斯从福凯亚送给你的:
上面满是你的崇拜和爱慕



                  

那场所在召唤你,爱与美之女神阿佛洛狄忒

从克里特岛到我们这里来——到这神圣的
庙宇:你自己最为愉悦的
苹果小树林和众祭坛
熏香缭绕之地。

这里的地方水自若地滴淌
流过苹果树的枝干,地上满是
成荫的玫瑰,在那花瓣下面颤悠悠的
睡眠慢慢降临。

这里有一片草地,马吃着草;
丰沛之春伴着花,微风
温柔地湿湿地渗过来。

这里塞浦路斯女神还会带来你的
可爱的人儿;开始用金色的
高脚杯激起你的甘露,加入
我们的盛宴





“我梦见和爱与美的女神”

我梦见和爱与美的女神
阿佛洛狄忒说话





我对她说

爱与美之女神阿佛洛狄忒,戴着金冠的
我的淑女,
求你
把那份幸运成为我的





做个纪念

我该贡你
一只白山羊的
肥美烤肉
没错,我应该把它留给你。





终于

你已经来了
你来得真好
我等你等得憔悴。
现在你是我心中的火炬
爱的闪耀 ——
哦 保重保重再保重:
你回来了 …
我们曾经被分开





张开你的双臂

宝贝,我又是你的了:
分开得太久了


              


我对你的美丽充满敬畏

因为当我面对面看你
觉得美人海伦之女,赫尔迈厄尼
绝不如你:
我必须说你比那辞世的任何一位圣女
更像淡发海伦。
你温柔的美(哦 我应该承认)
我要把所有的思绪来燔祭她,
所有对你的感知都充满崇敬





我不能再等

昨天你
来到我家
对我歌唱。
现在我来到你这里。
和我说话。说呀。
在我身上挥霍你的美丽。
因为我们快要举行婚典,
你也知道这些。
请让你的女仆们
离开。哦 也许
天堂就要呈现给我
整个以前不属于我的天堂。





宽慰和振作你自己,年轻的姑娘阿提斯

正因为在萨迪斯我们亲爱的阿那克托利亚
将她的挂念不断传送到这里:

思考我们共同的生活,那时
对她而言你是女神的传人,
你的一切是她爱慕的歌曲。

现在远在吕底亚国的淑女们之上,
象一轮日落时分升起的露一般的月亮——
环指群星

把她的光芒洒落在咸咸的海面
在长满花朵的原野上
躺着可爱的露珠和玫瑰耸起

带花边的雪维菜繁茂地
和着草木犀花——所以她迷失于
一次次回忆起她温柔年轻的姑娘

阿提斯,直到她纤弱的心
悬在她抱有沉重渴望的胸怀;
直到她朝我们呼喊:“过来!”,我们

听见它了,装饰了光的花瓣的夜晚用耳朵
捕捉到它,是私语在海上
在所有这一切之间



    

因此我再也不该见她!

真的,我还是死了好 …
她泪流满面地诉说着离开我:

“如此沉重的打击——太伤心了!
萨福,我发誓我离开你
绝对与我的愿望相悖。”
而我回答说:
“走吧,愿你幸福,再见。
记住我——因为你知道我曾多么爱你。

“或者如果你不愿意这么做我将告诉你
你忘了这么多使得我们一起的生活
成为欢乐的事情:

“所有芬芳的紫罗兰的花珠
和玫瑰花蕾编织的花串
被你放在靠我这边的你的头发上。

“所有的花环编挂
在你纤巧的脖子上,
用成千上百种花做成。

“所有的只配王后的
没药香薄薄地
擦在我身边你鲜嫩的肌肤上,

“当躺在最软的床上
从轻柔的女仆之手铺就床上
没有一个爱奥尼亚人受过如此盛大的招待。

“那里没有一个山岗,
圣地,溪流
只与你我中单独的一人有关。

“也永远也找不到一个
被夜莺密集的歌焦心的
春天的树林
你和我未曾在那里漫步”





给一位萨迪斯军人的妻子:阿那托利亚

一个骑兵团,一个纵队的兵,
一排舰艇,是最美好的事物
在这富庶的世间可以领略——这只对某些人而言…可是对于我
只想见我爱的那个人。
没有比这个更容易明白:
海伦,美丽远超出男人选择的所有美女
离弃了男人们中
最好的那位:

欣然启航去了特洛伊;
毫不考虑孩子和慈祥的
父母,只顾用一个遥远的爱
将她自己引向迷途;

(因为女人总是容易屈服
在她屈服于内心欲望的那一刻。)
现在阿那托利亚在我的脑海中,
离我们这里很远。

她走路的样子,她惹人爱的风度,
她鲜活的面部表情——
我宁愿看她而不是吕底亚战马
也不是闪闪发光的盔甲。

我也知道,我们无法圆满,
然而渴望一份曾经分享过的
对于人来说至少
比我们忘掉它要好





我记得的映像

我曾经看见一位非常温雅
很娇小的
采着花朵的姑娘





金色的金雀花

沿着海岸生长





“然后成熟的,适宜婚嫁的姑娘们佩戴了花冠”

然后成熟的,适宜婚嫁的姑娘们佩戴了花冠





“发出声音的姑娘们象蜜糖”

发出声音的姑娘们象蜜糖





“那花冠都是野欧芹”

那花冠都是野欧芹





午时

蟋蟀
从它的羽翼下
弹奏出它轻闪甜美的歌
如同神灵,太阳把自己炽热的溪流
倾泻在世间





带给我欢欣的思绪

我有一位雅致美丽的小姑娘
可爱得象一朵金色的花;
克莱斯,我如此爱慕的人
我不会让别人用整个吕底亚
或莱斯博斯岛(甚至更可爱的)
来交换她





我没错

恋童者甚至比夭童女神盖洛
更加有吸血鬼般的热望





“摩西迪卡拥有的身材”

摩西迪卡拥有的身材
比温柔的吉利诺的更加雅致漂亮





给摩西迪卡

迪卡,你应该在你精致的手指上戴上花环
在你美丽的头发里喷洒上草茴香
无疑,就是神佑的格雷西斯的一瞥
只要她饰以花朵,不是比那没戴花环的
更加出众吗?



        

不过说实话,亲爱的

不能那样,米卡,
我不应该听而不闻:
你不断向彭提洛斯家
提出的请求 …
哦,那甜美的声音是什么——
那看不见的蜜蜂声?…
一阵迸发的夜莺的歌唱:
如同滴滴露珠。





你也许会笑但是

勒达,她们说,
曾经发现一枚风情蛋
隐藏在风信子下





我们去跳舞

那么过来
你,令人愉快的格雷西斯
你,一头辉煌长发的缪斯





是的

我教她教得不错——
那位英雄:
从荒岛加拉
疾奔而来的姑娘





什么

比七弦琴的曲调
更甜美
比金子更加金子一般
比天鹅丝绒更加柔软
比一枚蛋
更白?





爱与美之女神阿芙罗狄蒂是说

“…性爱之神伊洛斯,我的奴隶
当然还有你
萨福”





“如此看来我不是那唯一的女人”

如此看来我不是那唯一的女人
幽灵般出没于拉特蒙岗洞穴





“我告诉你,她们对我很慷慨,”

我告诉你,她们对我很慷慨,
那紫罗兰编织着的缪斯女神们





“他(她)们用自己作品的礼物”

他(她)们用自己作品的礼物
使我有名





晚星

所有星辰中最宁静的





傍晚的星辰

黄昏星
你把
日光撒到的一切
带回家:
把棉羊群带回家
把那只山羊带回家
把妈妈心爱的人
带回家





我对自己的的乐器说

我哑了的玳瑁琴箱啊
变成说话的圣物吧





欲睡的鸽子

头越来越昏
它们的翅膀收起
心变冷





“从 夜 空 穿 过”

从 夜 空 穿 过
我听见春天
仙女微弱的涓流







今晚回到我这里,冈吉拉,
你,我的玫瑰,带上你的吕底亚拉雅琴。
欢乐永远在你周围游荡:
那是对美的欲望。

就连你的衣着都劫掠了我的目光。
我被迷惑:我曾经
对塞浦路斯出生的女神抱怨,
现在我向她恳求

这会使我失去优雅
除非重新把你带回给我:
那一位在人类所有的女人中间
我最想见的





你也是王后

含金的富饶女神赫卡蒂们
是爱与美之女神阿芙罗狄蒂的宫女





勇士赫克托偕妻子安德洛玛克回家

带着双腿力量和速度,信使
伊代俄斯宣布这奇妙的消息
(遍及整个亚洲的消息
变成了永远的传奇):
“赫克托和他所有的同伴们
驾船越过咸味浓重的大海,
从神圣的塞柏,普拉启亚平原
带来一位精致的黑眼睛姑娘:安德洛玛刻。
携带着众多的金镯子
一卷卷的紫色织品
装饰以闪闪发光的金片;
还有无数的银杯和象牙雕件。”

当信使告知这一消息,赫克托亲爱的父亲
迅速起身将这一消息
以更快的速度转告这座富足城市的他们的朋友们。
于是伊里昂的人们
把车套上他们的骡马,缓缓移动;
所有的女人一起
和脚踝优美的姑娘们
攀上车来——特洛伊王普里阿摩斯争奇斗艳的女儿们。
男人们也已把马套上
战车;每一个年轻人
都在那里:一直到声势浩大的人们
浩浩荡荡地向前移动。
战车的御者们驾起了
他们叮当作响的战马。

这时勇士赫克托和安德洛玛刻
象神一样乘着他们的车,
巨大的队伍出发
汹涌的人潮之城
回到伊里昂,
笛声如蜜,拉雅琴和着
响板的嘀哒声。
哦,姑娘们的高音——
如此圣洁和空旷!
愉悦的回声从天空中提炼出来
使庄严的奥林匹亚发出笑声:
顺着所有街道满是欢乐;
因为杯盏交错碗交错,
每一座圣地,缭绕
肉桂,没药,和乳香。
还有年长的女人们
呼喊着她们欢乐。
男人们唱着光荣的赞歌
向太阳神阿波罗呼啸——
那远啸的神和可爱的竖琴手
为庄严的这一对夫妻大声歌唱:
赫克托和安德洛玛克





新郎出发我们歌唱

在那里
站立着
那搅拌美味盛着仙食的碗。
书吏之神赫尔墨斯
举起
长柄勺舀给众神。
于是
全体
手持他们的高脚杯斟上贡神酒:
这样
祝愿
新郎吉星高照





“这杯子是金子的”

这杯子是金子的
有一个小把手





我暗自想

你象什么,温柔的新郎,什么?
象一颗嫩树苗,新郎,那 种嫩树苗。





我们一路歌唱伴送这对新人回家

高举轭缘,
为婚礼欢呼!
造车匠:举高点再高点,
为婚礼欢呼!
新郎等同于战神阿瑞斯,
为婚礼欢呼!
比任何一个高个子男人还高出很多,
为婚礼欢呼!
与莱斯博斯岛的那位歌手一样高,
为婚礼欢呼!
盖过别处的所有歌手,
为婚礼欢呼!





我们把新娘备好了

我们把她裹在最软的薄纱里





“哦 迷人,哦 是个迷人可爱的!”

哦 迷人,哦 是个迷人可爱的!
你的新娘和用玫瑰花装饰脚踝的格雷斯一起玩耍:
你的新娘和金子般的阿芙罗狄蒂一起玩耍





“何等美丽的风尚,新娘!”

何等美丽的风尚,新娘!
你眼中充满甜蜜!
你的面庞白皙,洒满爱 …
阿佛洛狄忒毫无疑问
选中了你





幸运的

新郎
再也没有
另一位这样的姑娘





“...... 父亲说。”

“我们可以交托了,” 父亲说。



                      

奖赏

小伙之声:象最后的红苹果
又甜又高:
高如最顶端枝头,
那苹果采摘者错过的——
哦 不,不是错过
是无法够到

奖赏

姑娘之声:象那山中的风信子
牧羊人踩踏的风信子
铺满大地盛开着
紫色的血液





我想

我应该永远做他的处女





“听着,亲爱的,”

听着,亲爱的,
对着女神本人我发誓
我(象你一样)
只有一次
童贞可以提供
也不曾害怕
去经历新婚的程序
天后赫拉祝愿我时
将它从我剥离;
所以我鼓励你
并大声宣告:
“我拥有的夜晚决不
糟糕
我的姑娘
没什么好怕的,
根本不用怕。”





女傧相们的颂歌

所有的少女们,准备好你们自己
在他们的门外彻夜歌唱:
歌颂你们的爱,歌颂新郎,为你们的
穿着她紫罗兰裙的新娘。

同样激励你们自己,姑娘们,赶快行动去接取
那未婚的男人,象你们自己一样年轻的男人。
让我们大家今晚领略同等的睡眠
领略有里拉琴声的鸟儿——夜莺。



                  

我们在卧房外面歌唱

过来,充溢着
爱的玫瑰的新娘,
装饰着
宝石的新娘,
可爱的帕福斯女神:

走,新娘,
到那床上
在那里你将和你的新郎
香郁而轻慢地玩耍:

那么,新娘,
赫斯珀勒斯领你到
那幸福进行的
傍晚的星星中——
在那里你会惊奇,
在那里天后赫拉在银具上
安坐婚嫁的女神





我们在门外喊叫

门卫的双脚
长七寻:
他的凉鞋是以
双倍于五位鞋匠,耗费五张牛皮
制成的!





我为何悲伤?

是因为我仍然在想
我失去的童贞?





干得好!

最幸福的新郎
因为它已完成:
你寻求的结合,
你要的新娘





“现在去睡吧”

现在去睡吧
在你甜心的乳房上





我们通过钥匙孔呼喊

干三杯为新娘!
好啊!你这精神蓬勃的新郎!





他筋疲力尽,加之

夜晚黑色的恍惚
淹没了他们的眼睛





哦!

童贞!童贞!你把我留在哪里?
永远没了,新娘!永远成为过去!





而现在

让我们走吧亲爱的姑娘们
我们的颂歌已结束,
因为天快亮了





过你自己的生活

至于吹毛求疵者——
让轻率的意见和坏话将他扫去!





我的好友高葛

经历的无疆福寿
成众多列王之独女!





我俩之间

我们完全受够了高葛





虽然

我完全不是那种怀恨在心的人
只是有着孩子般的心灵





那么

爱人,总是松开肢体,搅惹我:
无法抵挡,苦乐参半的小恶魔。
可是,阿缇斯,你变得厌恶我
(甚至一丁点儿的我)
而象鸟一样投向安德罗米达





安德罗米达!

她燃起了你的奇思?
那个女呆子
甚至没有
在她双踝之上
撩起她的裙缘的诀窍





那就走吧

对我来说,你什么也不是!





谁要

爱:
那个纺线的
呈上痛苦的礼物?





虽然他们说

爱能把一个粗鄙的人变为诗人





这让你睁大眼睛

看见飞燕草清晰得惊艳





象詹森的斗篷

混杂而斑驳





就连那时

我曾爱你,阿缇斯,很久以前
我仍然是盛开如花的少女 … 而你
我想是一个又小又丑的女孩





我看见爱

从天堂降落
甩掉他紫色的披风





我是想被刺,所以

留着你的蜜蜂
留着你的蜜





于是爱与美之女神阿佛洛狄忒说

一切都没有失去
当她把你忘记
逃到埃塞俄比亚公主安德罗米达那里。
哦 萨福,你谁都不信任!
我太有理由责骂你:
因为你应该记着
无论我在哪里我都爱着你
一如既往会从远方回来:
从帕福斯,巴勒莫或塞浦路斯——
那里我是女王是人类的
强大力量,也是你的:
如太阳的光芒一样的力量
用光荣照亮世界。
所以记住即使在阴间
我,爱的释怀者,
也能驱散阴郁……
是,我能与你在一起。





我很高兴说出来

安德罗米达公主得到了相当好的回报




            
指责

(诗人阿乐凯奥斯对萨福)
戴着紫罗兰,贞洁的,甜蜜微笑着的萨福,
我有话对你说但是----呃啊!---我羞于启齿。

(萨福对阿乐凯奥斯)
你要是善良正直,先生,
你的舌头就不会编造作孽的是非,
你的双眼就不会充斥着无耻,先生,
只是像一个诚实的人说你要说的。




          
箴言

公平自在,年轻人,不仅仅是给人看。
善也是公平的,有时只是一步步到来。





瞧,你美好的青春

站起来面对我
朋友对朋友
向我显现
你双眼之中的魅力





不!这样不行

如果你喜爱我选择较自己年轻的
伴侣和你一起吃住:
我不能忍受这样的爱,一个年长的
女人同一个较自己年轻的老爷





瘦八月

节欲四个月——
美少年阿多尼斯难以自制!





拥有它们两者

财产离开价值
不是一个好伙伴:
将两者加在一起
你就到达了财富的顶端





不要诋毁它

金子是宙斯之子
金子不生锈
没有蠕虫也没有甲虫的咬食
金子
它能击败
最强大的人类才智




            
然而,为你全部的财产

死了你会躺在那里,女人,没人会注意你:
从此以后没有人回忆你
没有分享到皮埃里亚玫瑰的你
衰灭在死神地窖里,
那里甚至昏暗模糊,
你将在无名的死亡中掠来掠去





“忘掉——”

忘掉——
给比埃里亚古缪斯们的
讨厌的不适宜的话





流放中

哦 和平!
至今我从未发现你如此彻底的无聊





在她们下崽之前

勒托和尼俄伯
是最亲的亲信





一个漂亮东西

需要你
为一枚戒子
如此骄傲吗?





你的头发什么也不需要,我的姑娘

我母亲会说当她年轻时
没有什么可以加配在环起头发的

深红发带上——并非拒绝——
只是一个有着激情瀑布般头发的姑娘

没有什么比戴上花冠更好….
总之,克莱斯,现在我没有一件东西

象萨底斯的灿烂头饰
也丝毫没有这样的念头到哪里

(和在克里那克斯部族控制的镇子)
能找到华丽的发带….

当然我们密塔来巷铺子残留的
都已烂掉





我的确为兄长卡拉克索斯祈祷

金色的海仙女涅瑞伊得斯,请允许我的哥哥安全地
回到这里;请允许所有他心中的渴望都能
充分地达成。

并且,允许他先前的罪责全部被
赎清;他变成了我们(他亲爱的人们)的
快乐、敌人们的痛苦——而非
我们中任何一位的。哦

让他去荣耀他的妹妹。让我
不要记着那些他试图伤害我的
苦涩的话语——哦,我的责难惹生了积怨——
在他离开之前。

啊,在他终于回到这里的时候,
让他从飘忽不定的生活中与他放纵的伙伴了断。
之后如果他真的要,领给他一位正派的姑娘
并体面地与她结婚





那好吧,兄长卡拉克索斯

如果你一定要为伟大的步骤折腾
不是高贵和真诚,和你所有的朋友
说再见,得意忘形地,
你使我痛心还说

我只是讨厌的东西——好吧,彻彻底底
享受你的作为;我可没那么软心肠
去在意你幼稚的怒气。

别犯错,这点小伎俩怎能盖过一个
根据事实推测的老手,她了解
你过去是个无赖
和现在她正面对的。

还是听从意见改邪归正为好,因为我知道
我很好相处,所以天使
在我这边
      




吹牛者

战神阿瑞斯, 理所当然地,
说他纯粹用武力就能
把锻造之神赫菲斯托斯
拖走





他们说

没人能数清
你喝干了多少酒杯





我希望交际花多莉查吸取教训

塞浦里斯爱与美之女神,让她察觉
就连你都已变得有一点不受欢迎
现在人们在讥笑:
“我的,如此卓越的迷情
是多莉查的次等品”





我不该提及那人,卡拉克索斯

和她一起你被锁在了浪荡的爱情中,
你想,她的美丽
是公共财产





“哦 没错, 所有这些对我都很简单。”

哦 没错, 所有这些对我都很简单。





哦,如果谁能

当狂怒时在内心爆发
锁住毫无价值咆哮的舌头





海滩的味道?

不要在这些卵石中探拨





“是这样”

是这样
他们给了我实实在在的成就
就是这金色的缪斯女神们
我一旦死去
将不会被遗忘





“很多人被遗忘愚弄”

很多人被遗忘愚弄
但好好想想
绝非这样:
接着,我说,
我理所当然地
将被一些人记住





她们要走

我对她们说“甜美的女人们
一直到你老
你们将如何总是记住
辉煌的青春岁月
那些我们一起做过的事
因为,当时我们所做的很多事情
天真和美好
而现在你们从这里离开
我心都碎了



            

我爱这样

当克里特岛姑娘们的柔足
和着曲子围绕某个私密的神龛跳舞
踏着草地柔滑茂盛的嫩芽





“圆满明亮的月亮升起”

圆满明亮的月亮升起
照着祭坛周围聚集的姑娘们





我记得

我们的那一夜。
哦,我可以告诉你
我当时乞求那次能加倍





我仍然感受亲历:这

…激情, 是这样
…绝对地
…我能。
…我该这样
…对着一张脸
…光芒反射给我
…美丽
…永不泯灭


                  


你是否记得那封曾经寄给我的
           早晨的信:

“萨福,我发誓你如果不出来我会恨你!
起床吧为了我们大家的爱,把你
美丽的活力从床上抖落;美如
清晨池旁的百合从希俄斯岛
滑落你的睡袍,沐在水中;女儿珂雷丝
会帮你从木箱中取出你的鸢尾红花袍
和你的尊紫色衣裙,把你周身裹起浴衣,
头发围扎上片片盛开的花作你的冠冕。
过来,心爱的人,所有这些你的美
使我疯狂!我该叫帕克西娜姑娘烤一些栗子,
我应该为姑娘们准备更加丰盛的早餐。
众神之一我亲爱的乖宝宝已保佑我们。
今天是萨福——最可爱的淑女——允诺
把自己带回米蒂利尼(最友好之城)的日子
——和我们一起回去,那里
一位母亲在她自己的孩子中间。”…亲爱的姑娘阿缇斯,
哦,告诉我,你难道忘记了很多年前所发生的一切?
你是不是还记得?





我曾经大声喊叫

长寿健康——为我——
没有皱纹,孩子们… 青春!




            
“哈,如果我的乳房仍能让人吸吮”

哈,如果我的乳房仍能让人吸吮
我的子宫仍能怀孕孩子,我会
毫不犹豫迅速再到一位
新郎那里和他的床上!

现在数不清的皱纹随着年龄
布满我的肉身,爱情
的确不扑向我,追逐我,不再给我
他的美丽的疼痛





内心的呼唤

姑娘们的声音:
他快死了,爱之女神库塞西拉,快死了,
那脆弱的小白脸阿多尼斯:
我们怎么办?
小伙们的声音:
哦 击捣你们的乳房,年轻的姑娘们,
撕碎你们的衣裙





我曾经确实会大叫

妈妈,亲爱的,我不能照看我的织布机
爱之女神阿佛洛狄忒应该负责:
我几乎要死了
为了渴望爱一位小伙子





而在这个季节

为什么雅典王潘迪恩之女
被变成这高飞的燕子
要来戏弄我?





我瘫软如

一块潮湿的破抹布





我曾经

照料生于塞浦路斯的
诡计多端的爱与美之女神阿佛洛狄忒





让我们别假装

别,孩子们,别迷惑我。
当你们说“亲爱的萨福我们将
冠你,激发共鸣的演奏者
以弹奏清晰甜美拉雅琴的冠军之冕 …”
你们嘲弄了缪斯们的美好礼物,
你们没有看见我的变化吗?:
我的皮肤已变老,
我的黑发也变白,
我的双腿几乎不能支撑
自己,她曾经去跳比小鹿更轻巧舞蹈
(生灵中最轻巧的)?
不,没有人能补救它;不让美离去,
我无法做到这个。
上帝自己也无法做到那些不能被做到的。
这就是年龄追赶
任何活物。
就连玫瑰武装的逸奥斯,这位黎明女神
引领早晨去向大地的尽头,
也不能将她的爱人永恒的蒂索诺斯王子
从衰老的攫取中解救出来。
我也是,知道我必然日渐衰弱。
那么对于我——听好了——
我的快乐是这优雅。
没错,对于我,
魅力,阳光,爱
是一个整体。
所以我不应该在黑暗中
窝囊地死去:
我应该继续和你生活在一起,
爱和被爱。





相信我

死是罪恶:
众神这样认为
不然,要死的话——
哦 早就死了!





放心吧

对于个个漂亮的你们
我的这个想法
永远不会改





“只要你愿意”

只要你愿意





塑像底座上的话

“只是一个女婴,还不会说话,
可以问我,我会用来自大地的声音
告诉你:‘给月亮女神炽热的
伊瑟毗雅的礼物,宙斯之妻勒托的孩子,
来自亚里斯多,贺莫克莱忒
(颂娜达之子)的女儿,你的女主持,
哦 淑女中的主人!仁慈地感激我们,
赐予我们家族名望’”    





我们和这些骨灰瓮上的话一起送她回家

“这是不幸的小缇玛丝的骨灰
死在她婚嫁之前
冥后普西芬尼把她带到阴森的房间:
为了那些离家如此遥远的逝去
所有她脆弱的同伴们用锋利的新刀片
从她们的头上剪下
可爱的头发”





“诸神中,只有阎王”

诸神中,只有阎王
不会允许任何形式的
美好愿望。





我在海边的墓碑上看到

“至钓者福基斯国王皮腊基恩
他的父亲残月
把这副鱼篓和划桨
放妥
在艰辛一生的记忆之中”





我想念阿喀琉斯勇士

他最终躺在
黑色的泥土中
在他的困境的结尾。
哦痛苦的是被迫使从迈锡尼王
阿特柔斯的孩子们身边经过!





“善解人意的诸神让人掉泪”

善解人意的诸神让人掉泪





看来死亡在召唤

冈吉拉讲:“… 你不能肯定——
要么你的双眼已经看到征兆了?”“它们看到了,”
我说,“信使之神赫耳墨斯来到梦中。
‘主人,’我说,‘我迷失了。
以神圣婚姻女神朱诺的名义,我发誓
我再也不在乎
成功与否:
我希望
我可以死…我希望,
我能看见那露水
在阴间的莲花堤岸’”





那么幸运神赫耳墨斯回复说

可是伟大的荣誉
会加在你的身上
在太阳神之子法厄同照耀的每一个地方——
即使在那阴间的
廊道厅堂





不过,好女儿克丽斯

这哀悼的声音并不适宜于
一座侍奉的缪斯女神的房子:
这里不需要它们





生命流逝

月亮已经消失
星辰逝去
在夜的死寂中
时光流逝
我独卧





“天堂的山峰”

天堂的山峰
正在降下





累斯博斯岛上的第十位缪斯——萨福

萨福(Sappho,约前630或者612~约前592或者560),古希腊著名的女抒情诗人,一生写过不少情诗、婚歌、颂神诗、铭辞等。一般认为她出生于莱斯沃斯岛一贵族家庭。丰盛的财富使她能自由地决定自己的生活方式,而她选择了在当时的文化中心勒斯博(Lesbos)岛上专攻艺术。她的父亲喜好诗歌,在父亲的熏陶下,萨福也迷上了吟诗写作。她是第一人描述个人的爱情和失恋的诗人。青年时期曾被逐出故乡,原因可能同当地的政治斗争有关。被允许返回后,曾开设女子学堂。古代流传过不少有损于她的声誉的说法,但从一些材料看,她实际上很受乡人敬重。
当时的希腊女性没有婚姻自主权,尤其是贵族妇女。现在无从考证萨福是否愿意,只知道她在成年后嫁给了一位贵族,还生了一个女儿,但是没有过多久,她选择了离开丈夫和家庭。她先是在西西里岛住了一段时间,又返回故乡,并在那里度过了余生。在罗德斯岛,萨福建立了一所女子学校,专门教导女孩子们写作诗歌。当时有不少少女慕名而来,拜在她门下。萨福以护花者的爱恋心情培育她们,同时也像母亲一样呵护她们成长,为这些花一般清新美丽的少女写下了许多动人的情诗和婚歌。古希腊人对同性之间的爱情抱有很大的宽容之心,所以这些带有强烈同性恋情感的诗歌不但没有遭禁,反而广为传颂。萨福的诗打动了许多人,罗德斯岛上的居民也因出了如此才华横溢的诗人而感到自豪。为了表示他们的爱戴和骄傲,在萨福还活着的时候,他们就在银币上铸上了她的头像。萨福是古希腊的著名诗人,也是世界古代为数极少的几位女诗人之一。从奥维德的传说来看,诗人因为一名年轻水手法翁(Phaon),而心碎跳崖自尽,丧命英年。别的史学家则认为诗人一直活到公元前550年左右才寿终正寝。

有关诗人诗歌的史料同诗人的传记一样扑朔迷离。人们只知道她是上古时代的一位伟大的诗人:古希腊人十分称赞她,说男诗人有荷马,女诗人有萨福,柏拉图曾誉之为“第十位缪斯”。她的诗对古罗马抒情诗人卡图卢斯、贺拉斯的创作产生过不小影响,后来在欧洲一直受到推崇。诗人的肖像曾上过硬币。诗人的诗作大约于公元前3世纪首次辑成9卷行,但流传至今的极少,仅有一首28行的诗作保存完好,到19世纪为止,人们主要是通过其他作者的引用得以了解诗人的。1898年学者们出土了一批含有诗人诗作残片的纸草。现代的各种版本中,诗人诗作的残片累计已达264片,但仅有63块残片包含完整的诗行,只有21块含有完整的诗节,而迄今能让我们作为文学作品来欣赏的近乎完整的诗作仅有4首。第4首是2004年新发现的,这首12行的诗作是在一具埃及木乃伊上面的纸草上发现的。该诗连同牛津大学学者马丁•韦斯特的英文译文发表在2005年6月第3周出版的《泰晤士报文学增刊》上。

流传作品
萨福被冠以“抒情诗人”之名,是因为在那个时代,诗歌是由七弦琴伴唱的。萨福在技术和体裁上改进了抒情诗,成就了希腊抒情诗的转向:从以诸神和缪斯的名义写诗转向以个人的声音吟唱。 
  萨福留有诗歌九卷之多,但目前仅存一首完整的诗章,其余均为残篇断简。从公元前三世纪起,萨福的名字就开始出现在诗歌、戏剧和各种著述中,她逐渐被神化或丑化,按时代的需求——或被喻为第十位缪斯;或被描绘为皮肤黝黑、长相丑陋的女人。中世纪时,因她诗篇歌咏同性之爱而被教会视为异端,将她的诗歌全部焚毁。若不是在十九世纪末一位埃及农民在尼罗河水域偶然发现纸莎草本上记载萨福的诗歌,被淹没的诗歌会更多。但萨福的传奇始终流传着,尤其是在各代诗人们心中成为一座灯塔。

作品风格
  萨福的诗温婉典雅,真情率性,大多以人的爱和欲望为主题——不同于她以前的诗歌是以神作为歌吟的对象——诗中充满了爱的劝喻、爱中的甜美与痛苦或两者相互交织的情愫,以及弥漫着怜悯和嫉妒的悲鸣之声。读她的诗歌,犹如冒险去远航。
  萨福的诗艺很高,在目前仅存的诗篇中已经能够看出她娴熟运用暗喻(不像荷马时代多用明喻)这种现代诗歌的技巧,使诗歌形象和内在涵义更为丰富和饱满,如她描写鸽子,意象优美而凄婉,镶嵌着她难以述说的某种落寞情怀;又如上述引文中的“战车和骁骑”,除了具体所指外还暗喻着男人。 此外,有时她的诗歌又像浪漫主义时期的抒情诗,将大自然的风物山川用来象征自己微妙心绪。

诗体特点
  萨福的诗体是独创的。西方诗歌史上把这种诗体称之为“萨福体”。它们是独唱形式的——荷马时代和古希腊悲剧中有许多是歌队的集体合唱——诗体短小,以抒情和倾述内心情怀为主,音节更为单纯、明澈。在“萨福体”的格律中,每一节分为四行,每一行中长短音节在相对固定中略有变化,前三行有点像荷马时代的六韵步诗体,第四行则音节简短,显得干脆明快。相传,与萨福同时代的雅典统治者梭伦也是一位诗人,当他偶然听到萨福的诗篇时说“如果我学会了她的音律,可以死而无憾了”。
  萨福的诗体类似于中国古代的词,目的在于供人弹琴咏唱,但她往往自己谱曲。萨福不仅在技巧上创立了“萨福体”,改革了当时诗歌创作的韵律,而且与其他诗人一起,在风格上把咏唱的对象从神转移到人,并用第一人称来抒发个人的哀乐,在当时相当革新。

作品内容
  萨福的作品多为柔美婉约的渴求爱恋的情诗,并且常常为她的女弟子所作。当时很多年轻女子慕名来到勒斯博岛,拜学在她门下。萨福不仅教与她们艺术,而且写给她们表达强烈爱慕的情笺。当弟子学成离岛,嫁为人妇时,萨福还为她们赠写婚诗。古希腊盛行师生间的同性恋情,师者授业解惑,弟子以情相报,所以这些带有强烈同性恋情感的诗歌在当时不但没有遭禁,而且还广为传颂,甚至连Lesbos岛上用的货币都以萨福的头像为图案。在萨福由于家庭原因流亡于西西里岛时,那里的居民为她竖起了雕像以表爱戴。柏拉图称萨福为“第十谬斯”,视其地位与雅典众神相当。雅典统治者梭伦本人也是位出色的诗人,但有一回听到萨福的诗时,坚持要求学唱,并说: “只要我能学会这一首,那么死也无憾了。”

保留情况
  虽然萨福在当时久负盛名,据说共有九卷作品,但由于保藏不当和后来宗教压制的原因,毁损无数,流传至今的完整诗作只有一首,其它的只留下零碎的片段。十九世纪后期,人们在尼罗河谷发掘出早至公元前八世纪的手稿,其中有一些被证实为萨福的作品。后来人们又在埃及废墟的一些包裹木乃伊与棺材的纸草中发现了萨福的诗歌。

翻译困难
  萨福诗歌的翻译难度很高。因为很多片段已遗失,所以翻译者需要根据上下文的意思和韵律用古希腊语先进行“补缺”。这种“补缺”不免带有揣测成份,在技巧与风格上可能会与原诗有所出入,而译者添加的表达也可能有别于萨福的原意。但是对于许多读者来说,如果没有这些努力,萨福的诗歌也许永远会被埋没。






不变,应万变。
级别: 管理员

4楼  发表于: 2016-09-06   主页:
三、姜海舟翻译的扬尼斯•里索斯


颂辞

他远远地站在街尾
像一棵裸树、布满尘土
像一棵被太阳燃烧的树
在颂扬烧不掉的太阳。

1938—1941






歌唱的时间

围着酒壶
傍着果篓
我们忘了歌唱。

在我们离别的黄昏
有了晚星的许可
我们各自引吭。

1938—1941






小小的邀请

来到发亮的海滩──他自言自语
这里,色彩缤纷之地──瞧──
这里,王室从未走过之地,
带着他们严密的马车和使节。

来,这跟是否被人看见没关系──他常说──
我从夜晚逃脱
我是背弃黑暗的人
我的衬衣和口袋塞满阳光。

来──它炙烤着我的双手和胸膛。
来,让我把它给你。

我还有话对你说
是那些连我都没听说过的。

1938,于雅典






连续

太阳不顾你有怎么样的犹豫──
赤裸裸地要你,赤裸裸地占有你,
直到夜晚降临,给你穿上衣服。

阳光过后,剩下懊悔。
懊悔之后,太阳又一次升起。

1938年9月,于雅典






季风

船跟着船跟着船 . . .
推着小车的贩子紧盯着下坡,
松树猛烈地把自己投入大海。
海攀上山脉,
现在,推小车的贩子骑上了
太阳,飞溅起白色泡沫。

1939年7月,于波罗斯






城里的夏天

这里光明使我们绝望。无情的月份
不会允许你不成为二。你不够格。
单调的“咣咣”声,拐角处转弯的街车,
在炽烈的正午劈着石头的大理石匠。

在墙的上方,可以看见同等年份的纪念馆廊柱,
大理石花,大理石缎带,
银行家的半身雕像,
投有天使翅膀阴影的孩子脸。

雅典的太阳在这些专业的雕塑上盖上图章,
它们的阴影不可思议地扩张──
这样昨天下午并没有什么特别
你拎着装有面包和番茄的购物袋
从办公室回家──
这毫不奇怪:昨天当太阳
在灌木林落下,你认遇见冷酷的青年
吊儿郎当地闲逛。

你坐在公园池塘边的长椅上,把你的面包撒给金鱼,
整个晚上,尽管你没有吃饭,
你一点也不饿。

1939年8月,于雅典






协助

风在窗前交谈
像那些快要分手的人。
家具变得像贫瘠的姑娘,她们搜拣
掉落的橄榄。橄榄树覆盖的下面,傍晚
独自行走,而收获了小麦的田野
是一种拒绝。蝉壳
看上去像小钟塔倒在干草里。

细雨随后到来──它纠缠着麻雀,
月亮慢慢地躺到柏树底下
像是被丢弃的犁。那耕田者
睡在地底下──
他的妻子孤独地与狗和牛在一起。

她用静默冰冷的手
把她的黑头巾系在她的下巴上。
但是犁把上留下的他的掌印比他的手更有力,
椅背上也保留了他宽大肩胛骨的温暖。

牵扯到这些无关紧要的小事──我不确定──
我要写一首小小的歌,来表示对所有这些
我一无所知──只是它们依旧是他们自己,
仅此而已,绝对地仅此而已,没有哪一方要求在他们
和其他任何人之间调停。

1938-1941






征服者

他犹豫地打开他黑暗的房间
再一次提炼他白天在洁白的人行道上
会发出的脚步声。

所有的一切等待着他步出太阳之门。

他戴上一副光之金牙
努力默记下几片绿叶
可是感觉他的嘴巴看起来更加空洞
以至于他不说也不笑。

别人一直听着他们的欢呼。
他们从未注意到他保持沉默。
于是他弯下身子,捡起一块石头追击
最后一条跟随他的,忠实的狗。

阳光下人们把他抬到肩上。
如此,被高举过他们的头顶,
没人看见他哭泣。

1941年7月,于雅典







希腊人魂


I
这些树不适合有限的天空,
这些岩石不适合陌生人的鞋跟,
这些面孔只适合太阳,
这些心只适合正义。

这个地方严酷如同沉默,
把它火一样的石头抱到怀里,
把它孤儿般的橄榄树和葡萄园投入光中,
紧紧咬住。没有水——只有光。
道路消失在光里,连墙的影子都是铁一样的。

树木,河流和声音历经太阳的粉饰都成了大理石。
绊在大理石上的根。满是尘土的乳香树。
骡子和岩石。它们气喘吁吁。没有水。
他们都渴了。好多年了。为了吞下痛苦,他们大口咀嚼天空。

他们的眼睛因为熬夜是红的
一道沟深楔在眉毛之间
像落日下两山之间的一棵柏树。

他们手不离枪
枪支是他们手臂的延伸
手臂是他们灵魂的延伸——
他们把怒气置于嘴唇
而把伤痛深深地置入眼睛
仿佛盐坑里的星星。

当他们握紧拳头,世界无疑充满阳光
当他们微笑,一只小燕子从它们凶猛的胡须深处逃出
当他们熟睡,十二颗星星从他们空空的囊中掉落
当他们被杀,生命举着旗子和着鼓点迈向高处。

这么多年他们全都饿了,全都渴了,全都被杀了
被陆地和大海包围着,
似火的高温吞噬了他们的田地,海水浸泡了他们的房子
风推倒了他们的门,空地里只有几株丁香树
死亡从他们外套的破洞进进出出
他们的舌头苦涩如柏树果
他们死去的狗裹在牠们自己的影子里
雨水击打在牠们的骨头上。

石头一样寂静,他们在瞭望台上把牛粪和夜晚当烟抽
守望着狂暴的大海
那里折断的月亮的桅杆已经沉没。

面包没有了,子弹没有了
此刻只能把他们的心装进大炮。

这么多年被陆地和海洋包围
他们全都遭受饥荒,全都被杀,可没有一个已经消亡——
他们在瞭望台上目光炯炯
如一面巨大无比的旗帜,一团巨大无比的红色烈焰
而每当黎明来临,成千上万的鸽子从他们的手中腾飞
飞向那四扇地平线的大门。

II
每一次夜幕降临,麝香草都已经烤焦在岩石的胸膛
那是一滴水长年累月地钻入到沉默的骨髓
那是一口钟挂在老悬铃木上呼喊岁月。

火花放松地睡在废墟的灰烬上
屋顶掂量着七月上唇镀金的绒毛
——黄色的绒毛像是被落日的悲哀熏过的玉米须。

圣母躺在桃金娘中,穿着被葡萄弄上污渍的宽大裙子。
有个孩子在路上哭喊,而平地上失去孩子的母羊回应着。

阴影笼罩泉水。桶里的水冰冷。
浸湿双脚的铁匠的女儿。
面包和橄榄已上桌,
葡萄架下是晚星的灯盏
更高处,银河打开它的烤肉架,释放出
咝咝作响的脂肪,大蒜和胡椒的香味。

哦,还需什么丝线般的星光
为松针把“这一定会过去的”绣到夏天火烫的墙上
那位母亲才不再为她七个被屠杀的儿子而心碎
在光明从她陡峭的灵魂之路上找到方向之前?

这根从地下冒出的骨头
一尺尺丈量大地和鲁特琴弦
从傍晚直至破晓,鲁特琴伴随着小提琴
向薄荷与松树述说它们的悲痛
船只上,帆索琴弦般颤动
水手从奥德修斯的杯中喝着苦涩的海水。

呵,此时谁会阻挡这关口,哪一把剑能阻断勇气
什么钥匙会把心锁住——它敞开的百叶窗
在它注视繁星点点的神之花园时?

钟点真棒,像是在水手的酒馆度过五月星期六的夜晚
夜真棒,恰似挂在补锅匠墙上的平底锅
民谣真棒,如同面包,被捕捞海绵的渔夫当作晚餐。


看那里,克里特岛的月亮从小圆石上冲下
踢踏,踢踏,和着靴底的二十道楔子
看,他们上下于纳夫普利翁城的阶梯
把黑暗当作粗切的烟叶填充着烟斗,
他们的八字须——星星一样撒开的努美利镇的百里香
他们的牙齿像松树根,在岩石和爱琴海的盐里。

他们赴汤蹈火,他们与石头谈话
在祖先的头盖骨里,他们用葡萄酒款待死神;
在那些类似的打谷场,他们与英雄狄吉尼斯会面且共进晚餐
把他们的痛苦各切一半,就像用膝盖折断面包条。

来吧,睫毛上泪盈盈的淑女,带着熏黑的手
因为关照穷人,因为年积月累——
你匆忙中,爱等待着
在它的洞穴海鸥悬挂起你的肖像
心有怨恨的海胆也亲吻起你的脚趾甲。

葡萄园的黑葡萄内汁液冒着鲜红的泡泡
浆果在烧毁的冬青树上沸腾
在土里,死亡之根为了展示杉树而寻找水
母亲却在自己皱纹的掩饰下紧握着一把刀。

来吧淑女,孵着雷声的金蛋,
当海蓝色的一天到来,你将揭掉头巾再次拿起武器
好让五月的冰雹击打你的额头
好让太阳在你自制围裙上像石榴一样绽放
好让你独自把它一粒一粒分给你的十二个孤儿
好让大海能到处闪闪发光,就像剑刃和四月的雪,
好让螃蟹出现在卵石上,朝着太阳架起牠的钳子。

III
这里,天空不消耗我们眼中的燃油,哪怕只是一会儿
这里,太阳分担我们背负岩石的一半重量
正午的膝盖下,房瓦破裂,连喘息的声音都没发出
在自己的影子前行走的人们像斯基亚索斯轻舟前的海豚
随后他们的影子成为一只鹰,把翅膀画在落日上
再后来,停到他们的头上想着星星
这时他们躺在黑葡萄干环绕的阳光廊道上。

这里每扇门都刻有一个名字,一个大约三千岁的名字
每一块岩石上都画有一位眼睛狂野头发像绳的圣人
每一个汉子左臂都纹有一幅红色鱼美人,一针一针的
每一位姑娘裙下都有一把海盐的光亮
而孩子们有五六个金色的小十字架在他们的心上
像午后沙滩上海鸥的足迹。

你用不着纪念。我们知道。
所有小径都通往更高的打谷场。那上面空气猛烈。

随着描述落日的米诺安壁画在远处脱落
海岸草棚的火褪去
老太太们爬到了岩石凿出的阶梯上
她们坐在伟大之石上用眼睛编织大海
她们坐下数星星就像数着家传的银器
天晚了她们就下来,去喂孙儿们米索隆的火药。

确实,那监禁的王子被铐的双手如此悲哀
但是他的眉毛在严厉的眼睛之上搅动,如欲坠的岩石。
波浪不理会如何去乞求,从深处升起
从更远的高处,带着它血管里的树脂和肺里的香草,空气翻滚下来。

啊,它一阵风就能扫去记忆的橘树
啊,它吹过两次,坚硬的岩石就会如引信般打出火花
啊,它吹过三次,帕纳塞斯山的枞树林就会汹涌
就会一拳砸碎专横
就会拽住夜晚之熊的鼻环在堡垒上为我们跳恰米卡舞
月亮也会打起手鼓直至岛屿的阳台挤满了半醒的孩子和苏利奥公社的母亲们。

每个早晨,那伟大的山谷的信使都会到来,
脸上汗涔涔阳光闪烁
他的臂膀紧紧夹住希腊人魂
就像在教堂里,工人握住帽子。
时机已经到来了,他说,做好准备。
每一个小时都属于我们。

IV
汉子们不屑饥饿,他们直接迈向黎明,
不动声色的眼中凝固着一颗星星
肩上扛着受伤的夏天。

队伍经过这里,旗帜贴着他们的皮肤
倔强咬在嘴里像咬住酸涩的野梨
他们军靴里有月光的沙子
鼻孔和耳朵塞满夜的煤屑。

一颗颗树,一块块石,他们经历世界
他们经受荆棘当枕的睡眠。
承载的生活在他们晒焦的双手中如河流注入。

每前进一步他们就赢得几尺天空——去赠与。
在瞭望台里,他们寂静如烧焦的树
而当他们在广场上跳舞
屋子里天花板抖动,架子上玻璃器具碰撞发出响声。

啊,什么歌声地动山摇——
他们把月亮的大盘放在膝上用餐
他们会从心底发出一声叹息
当他们要用厚厚的指甲掐碎虱子时。

谁会在夜里及时送上温暖的面包让你可延续美梦?
谁会橄榄树荫下陪伴知了以免它陷入沉寂
既然中午的石灰水涂满了地平线的石墙
正在擦去他们伟大雄壮的名字?

这片土地破晓时分喷香
这片土地是他们的也是我们的——他们的血液——何等芬芳自大地散发!——
那么现在我们的葡萄园怎么对我们关上了门
光亮怎么在根和树上已褪去
谁愿意承认一半人生在地下,
另一半在牢狱?

阳光和这么多树叶向你问候美好一天
飘扬这么多旗帜的天空发着光
可是这些汉子在狱中,那些已在地下。

肃静——现在钟随时都会敲响。
这片土地是他们的也是我们的。
地面下,在他们握在一起的双手中
他们握住钟绳等待着时辰到来,他们不睡,他们永不死亡
等待宣告重生。这片土地
是他们的也是我们的——谁也不能拿走。

v
下午他们坐在橄榄树下
用粗大的手指筛着灰蒙蒙的光
他们脱下弹夹袋,估量着还需跋涉多少夜路
还需经受野锦葵丛中的多少苦痛
多少勇气在那个举着旗子光着脚的孩子眼中。

最后的燕子在平原上徘徊太久,
好像秋天袖子上的黑带子盘旋在空中。
没剩下别的什么。只有烧毁的房屋仍有暗火。

那些躺在石头下的不久前离开了我们,
他们的衬衣撕开,他们的誓言写在坍塌的门道。
没人哭泣。我们没有时间。但是沉寂迅速扩散
光亮落在海滩上干净利落,如同被杀女子的管家。

当雨水渗入带有悬铃木腐叶的地面,他们会怎样
当太阳晒干云的床单如同农夫床上掐瘪的臭虫,
当傍晚不朽的雪鹳站在烟囱上,又会发生什么?
年迈的母亲们把盐抛到火里,把土撒在他们的头发上
她们把莫奈姆瓦夏的葡萄园连根拔起,生怕还有一粒黑葡萄甜了敌人的嘴
她们把祖上的尸骨和银器一起装进麻袋
徘徊在夜晚故乡的城墙外寻找着扎根之地。

现在相比樱桃树的表达再没有更加无力,冷酷的词语——
别忘记那些留在战场上或山岗上和海底下的手——
我们不会忘记他们的手
那些在枪机上磨出老茧的手难以去要一枝雏菊
去跪着说谢谢,在书上,在星光的胸膛。

这样太费时。我们就必须大声说。
直到他们获得面包和公正。

黎明,双桨陷在暴风骤雨的沙滩上。船在哪?
一副犁插入地面,风刮起。
地面烧焦了。耕地的农夫在哪?
橄榄树,葡萄园和房屋——成了灰烬。
吝啬的夜晚和她的星星藏在一只袜子里。
干燥的月桂叶和牛至草藏在壁橱里。火无法企及。
一只漆黑的水壶在壁炉里——只有水在锁着的屋子里沸腾。
他们来不及吃饭。

烧毁的门页上是森林的静脉——血在里面流动。
而且那里有熟悉的脚步声。是谁?
熟悉的脚步声带有鞋钉,在攀登。
岩石中根在爬行。有人正过来。
口令,回口令。是兄弟。晚上好。

原来是这样,光会找到它的树,树总有一天会找到它的果实。
死去男人的火药桶仍然有水和光。
晚上好,我的兄弟。你知道这个。晚上好。
在她的木屋,落日老太卖着香料和线。
没人在买。他们身处高地。
很难下来。
他们甚至不知道自己的高度。

勇敢的年轻人夜间就餐过的打谷场上,
剩下橄榄窖和月亮的血迹
连同他们武器中民谣的节奏。

第二天麻雀吃了他们军队配给的面包屑,
用他们点烟的火柴与星星的刺,孩子们制造玩具。

下午他们在橄榄树下坐着的那块岩石,面向大海,
明天将在炉中成为石灰,
后天我们将用来粉刷房子和救世主的门阶
那之后我们将把种子播在他们长眠的地方
一枚石榴花蕾将会盛开,像吮吸着阳光乳汁的婴儿发出第一声笑。

再后来我们仍然会坐在那岩石上阅读他们全部的心
犹如我们第一次在阅读世界历史。

VI
因此伴随着拥向大海的,粉饰着对面时下海滩的太阳
门闩和干渴的折磨两倍三倍地增加着
从一开始就积累的老伤复发了
炎热下烤焦的心也像门前的阿尔戈斯洋葱。

他们的手越来越像大地
他们的眼睛越来越类似天空。

土油罐空了。底下有沉积物。是死耗子。
母亲的勇气随同这油罐和贮水池一起流失了。
荒凉的桉树散发着刺鼻的火药味。

现在哪里你能为圣芭芭拉的灯找来灯油
为熏香黄昏的镀金偶像找来薄荷
为乞丐的夜找来一口面包,可以让她用里拉琴弹奏星辰之歌。

仙人掌和水仙在岛屿高高的堡垒里已变成了阴魂。
大地被炮火和坟墓翻了个底朝天。
炸开的司令部被天空打上补丁。再没有一点空隙
给更多的死者。那里没有地方供悲伤站立和梳辫子。

烧毁的房子透过空洞的眼窝看见远处大理石纹的海洋
子弹契入在墙壁里
像刀子刺进那捆在柏树上的圣人的肋骨。

一整天死人都在躺着晒太阳。
只有当夜晚降临,将士们用肚子在熏黑的岩石上拖行,
他们用鼻孔搜索死亡之外的气息,
他们嚼着一块靴底寻找月亮的鞋子,
他们用拳头击打岩石希望有水滴流动
但是对面的墙已经塌陷
他们又听见旋转的炮弹落入海里
他们再一次听见大门前伤员的惨叫。

你能去哪里?你的兄弟在召唤你。
夜晚到处都由外国船只的阴影筑成。
道路被残垣断壁堵塞。
只有通往高地的路仍然畅通。
他们诅咒这些船,咬自己的舌头
在还未变成白骨之前用来确认自己的努力。

被屠杀的军官们在女墙上站着,仍然守护着要塞。
他们的肉体在衣服底下腐烂。嗨,兄弟,你不累吗?
子弹在你的心脏已经含苞欲放,
五朵风信子从干燥的岩石的腋下发芽,
一次一次地呼吸,芬芳的气味讲述那个童话——你忘了吗?
一口一口地咬,伤口告诉你生活的奥秘,
甘菊从你脚趾甲的污垢长出
告诉你有关世界的美。

你握住手。这是你自己的,带着海水的湿咸。
海是你自己的。当你从沉默的头上拔除一根头发
无花果树就滴下苦涩的汁液。无论你在哪里,天空看着你。

如同手指间的香烟,黄昏星滚动着你的灵魂
因此你躺着吸着你灵魂的烟卷
在清澈,满是星星的夜晚里弄湿你的左手,
你的右手不离来福枪,像是许配与你的人
记得天空从未忘却你
当你从口袋深处拿出你的旧信
用烧焦的手指展开月亮,阅读勇气和光荣。

不一会儿,你将登顶在你岛屿的了望台上
把星星当作引信,向空中开一枪
越过墙垣和桅杆
越过如中弹的士兵一样弯腰的山峦
只为了吓跑鬼魂,把它们赶进阴影的盖子——
你将直接一枪打向天空的胸膛击中天蓝的目标
仿佛透过宽松的上衣你会发现女人的乳头
她明天会给你的孩子吃奶
仿佛过了多年后,你将找到自己祖屋的门把。

VII
房屋,道路,仙人掌,院子里正在啄太阳外壳的雏鸡。
我们熟知它们,它们也熟知我们。来到这里,在黑莓丛中
树蛇蜕去了她黄色的皮。

往里是蚂蚁的小屋,黄蜂的筑有众多城垛的堡垒;
在同一棵橄榄树上,是去年的蝉壳,今年的蝉鸣
乳香树上你的影子像沉默的狗一样跟着你,经受着苦难,
是一条忠实的狗——下午他坐在你泥土里的睡眠旁,闻着夹竹桃,
傍晚蜷缩在你的脚上望着星星。

这儿有长在夏天腿上的,梨的静止
角豆树根旁游荡的,水的困意——
春天有三个熟睡的孤儿在她的围裙上
一只半死的老鹰在她的眼睛里
在那高处,松林背后
乡间圣约翰隐士礼拜堂像白色的麻雀粪
在宽大的桑树上叶烘烤的太阳下干透。

这裹着羊皮的牧羊人
每根毛发里都有一条河流
他的每一个笛孔里都有一个橡树林
他的牧杖有着和那只桨同样的树结,它率先在赫勒斯蓬特海峡的蓝色里划行。

无需纪念。悬铃木树的叶脉里
有你的血液。也有海岛水仙和刺山柑。

在正午,无言的井升起了
黑玻璃和白色的风的,圆圆的声响
圆得像土罐——古代同样地声响。

每晚,月亮把死者反转过来让他们躺好
查看他们的面孔,用冰冷的手指寻找她的儿子
依据下巴上的伤口和他石头般的眉毛;
她摸他们的口袋。她总会找到一些东西。我们总是发现一些东西。
一小片十字架吊坠。一个掐灭的烟蒂。
一把钥匙,一封信,一只停在七点钟的表。我们把表重新上好发条。时间向前行进。

当明天,他们的衣服烂掉,他们裸露在军装的纽扣下
像夏天星星环绕的一片天空,
像月桂树林间的一条河,
像早春柠檬树间的小径,
然后我们会找到他们的名字并大声呼喊:我爱。

然后。但再次,那些事物看来也许有点远,
又有点太近,在你正抓住黑暗中的手说晚上好
他带着流放者苦涩的恩惠回到故乡
甚至自己的亲人也不接受他,因为他熟知死亡
因为他知晓前世后生
他却接受他们。他不怨恨。明天他一定会说。他确信
这最长的道路是通往上帝心灵最短的路。

在这样的时刻,当月光带着悲痛在他脖子上亲吻
在阳台栏杆上弹落烟灰,他会哭泣,因为他的确信
他会哭泣,因为树、星星、以及他的兄弟们的确信。

1945——1947于雅典







雕像

他把钥匙在门里一转
进入宅子,躺下。
突然他想起忘了什么东西。
已经晚了,他不能回去。

夜晚如此独处,
手在钥匙上,
远离这条街道,远离他的门,
面对命运,纯粹的人
转变成大理石,如同雕像。

没错,雕像冷冷地微笑着。

1953-1954







月光奏鸣曲

(1956年此诗获希腊国家诗奖。)



(春天的黄昏。老宅的大屋。一位身着黑衣的中年女子正在对一
位小伙子说话。他们没有开灯。月光通过两边的窗户无情地照着。
我差一点忘了告诉你,这位黑衣女曾发表过两三本有趣的,带
有宗教意味的诗集。哦,黑衣女正在对这位小伙子说道):

让我和你一起走。啊,今晚的月亮!
月亮真仁慈──你看不出
我的头发已经变白。月亮
将我的头发又变成金子。你看不出真假。
让我和你一起走。

只要有月亮,屋内的阴影渐渐增长,
无形的双手拽着窗帘,
鬼魂般的手指把被遗忘的话写在钢琴上的
尘土中──别说这些。嘘,别出声。

让我和你一起走
一小段路,直到那砖瓦场的院墙,
直到道路的转折处,城市显现得
有形而虚幻,被月光清洗,
如此漠然和不实在
如此积极,像是空谈,
以至于最终你可以认为自己存在,又不存在,
以至于你从未存在,以至于带有毁灭的时间从未存在。
让我和你一起走。

我们将在这矮墙上坐一会儿,然后登上山岗,
微微的春风在我们周围吹拂
或许我们还会想象自己在飞翔,
因为,经常,尤其现在,我听到自己裙子的响声
像是强有力的双翼扇动,
当你把自己封闭在飞行的声音里
你感到你的喉咙,肋骨,你的肉体被紧紧网住,
收缩在蓝天的肌肉里,
和天堂紧张的神经中,
这使人来去无异
使我的头发变得苍白但无关紧要
(这不是我的忧愁──我的忧愁是
我的心并没有变得苍白)。
让我和你一起走。

我知道我们各自孤独地为爱旅行,
孤独地为欢乐和荣光,为死亡。
我知道的。我努力了。但是没用。
让我和你一起走。

这所房子闹鬼,它捕食我──
我是说,它非常老了,钉子也松了,
悬挂的肖像落下如陷入空虚之中,
墙灰剥落无声无息
如死人的帽子从黑暗走廊的挂帽栓上掉落
如破羊毛手套从膝盖静悄悄地滑下
又如一束月光落在陈旧的,裂开的扶椅上。

它曾经也是新的──不,不是你满腹狐疑盯着的那些照片──
我说的是扶椅,非常舒服,你可以长时间坐在上面
闭上眼梦见任何来到你头脑中的
── 平滑,湿润,在月光中闪烁的海滨沙滩,
比我每月到街角鞋铺上光的,旧的黑皮鞋还亮,
或是一次渔船出海,和着自己的呼吸,摇晃着消失在远方,
三角帆恰似斜角对折的手帕
仿佛无从合拢也无从紧握,
或为道别而鼓起。我总为手帕如痴如醉,
不把任何东西和它们联系在一起,
不是花种,或日落下旷野簇拥的柑菊,
也不是打上四个结像街对面建筑工地上工人们戴的帽子,
也不用它轻拭我的双眼──我的视力保持得很好;
我从不戴眼镜。一种无足轻重的念头,那些手帕。

现在我把它们叠成四分之一,八分之一,十六分之一
让我的手指有事做。现在我回忆起当我去音乐厅时怎么打拍子
穿着一条蓝工装,白衣领,留着两条金发辫子
──八分之一,十六分之一,32,64, ──
和我的一个小朋友手牵手,桃色,通亮,如采摘的花朵,
(请原谅,我离题太远了──是坏习惯)──32,64──我的家人
对我的音乐才能寄予厚望。但是我在告诉你有关这把扶椅的事──
裂开的──露出生锈的弹簧,还有填塞物──
我考虑着送到隔壁的家具店,
但是何时,花多少钱,人家是否情愿──先修哪里?
我琢磨着扔一条被单盖在上面──我害怕
一条白被单置身于如此充沛的月光里。那些人曾坐在这里
做着美梦,如同你也如同我。
现在他们修生养息于土地之下,那里雨和月光都不能打扰他们。
让我和你一起走。

我们会在圣尼古拉斯教堂的大理石台阶上稍作停留,
然后你应该走下来我也应该往回走,
被你的外套不经意的触碰到,你的温情在我的左边存留,
一些方形晃动的光也是,来自穷邻居们的小窗,
和从月亮而来的纯白薄雾像一大排银色的天鹅──
我并不担心用这种表现方式,因为
好几次在春天傍晚,我曾经与现身的神交谈
他披着烟雾和这般月光的壮观──
很多个小伙子英俊甚至胜过你,使我为他做出了牺牲──
我溶化了,如此洁白,在如此无法企及的白色火焰之中,在月光的洁白中,
被男人们贪婪的目光燃烧,被青春踌躇的痴迷,
被非常棒的晒黑的身体围绕,被游泳、划船、田径和足球
(还有我假装不注意之事)中锻炼的旺盛的四肢,
前额嘴唇还有喉咙,双膝手指以及眼睛,胸,臂膀和大腿(我的确没看它们)
──如你所知,有时正在赞美,你却忘了在赞美什么,你的赞美已足够──
我的神,星光闪烁的眼睛啊,我已上升为被迫远离星辰的神尊
因为,这么里应外合,
除了向上走或向下,已无路可供我走。──不,这还不够。
让我和你一起走。

我知道现在已经很晚了。让我走,
因为这么多年,这么多日日夜夜和深红的正午,我都独自一人,
固执,孤独,保持纯洁,
就连我在婚床上同样纯洁如初,孤寂,
书写着显赫的诗篇呈到神的膝下,
我向你保证诗篇将永存犹如凿入这无暇的大理石
超越你我的生命,完全超越,这还不够。
让我和你一起走。

我再也不能忍受这所房子了。
我不能忍受总是背负着它。
你必须始终小心,很小心,
用巨大的餐食台支撑墙
用雕花的古董桌子支撑餐食台
用椅子支撑桌子
用你的手支撑这些椅子
把你的肩膀放在悬着的房梁下。
还有钢琴,像盖着的棺木。你不敢打开它。
你得非常小心,非常小心,不然它们会倒下,不然你会倒下。我不能忍受。
让我和你一起走。

这所房子,除了它死去的部分,已没有去死的意图。
它坚持和它死去的一起活着
离开它死去的部分活着
离开它死去的部分的必然活着
坚持留着它为它的死,为腐烂的床以及书架。
让我和你一起走。

此时无论我多么轻柔地走在傍晚的薄雾中,
不管是赤脚还是穿着拖鞋,
总会有些声音:一块窗玻璃咔咔作响要么一面镜子,
一些脚步声──不是我自己的。
外面,在街上,或许这些脚步声不会被听见──
据说,忏悔穿着木鞋──
于是,如果你照这面镜子或那面镜子,
在灰尘和咔咔的响声后面,
你会看清你的脸,更加黑暗和破碎,
你的脸,你认为你生活的全部是去保持它的干净和完整。

水杯的边缘在月光下发着微光
像环形的剃刀──我怎能将它放到我的嘴唇?
无论我多么渴,我怎么放它?你明白吗?
我还沉浸在比喻的情绪中──至少它仍然留在我这里,
使我心安理得地认为我的才智还没丧失。
让我和你一起走。

有时,傍晚降临,我有这样的感觉,
驯熊人带着他笨重的老母熊从窗外经过,
牠的皮毛盖满荆棘,
拖起邻街的尘土
一种焚香似的黄昏尘埃,如荒凉的烟云;
回家晚餐的孩童们不允许再出门,
尽管隔着墙他们仍然惦记着这头老熊沉重的步伐,
疲惫的熊在牠孤独的智慧中经过,不知去哪,不知为何──
牠开始发胖,再也不能用牠的后腿跳舞了,
不能戴着花边帽子去逗乐孩子们,懒汉和胡搅蛮缠的人,
牠能做的一切就是躺在地上
让人们踩踏牠的肚子,就这样进行牠最后的游戏,
显示牠可怕的放弃的力量,
和牠对他人的利害、 对穿过牠鼻子的环、对控制牠牙齿的箍的漠不关心,
牠的对痛苦和生活的漠不关心
带着和死亡确定的共谋──哪怕是缓慢的死亡──
因为继续生活和认知生活,显示牠最终对死亡的漠然,
那些行动和认知超越了对牠的奴役。

但是怎样能把这场游戏做到最后?
熊再次爬了起来继续进行
顺服于牠的拴脖带、牠的箍嘴环套、牠的牙齿,
用撕裂的嘴唇向美丽天真的孩童扔来分币微笑
(美丽正是因为天真)
并说谢谢你。因为熊到老
唯一学到的只是:谢谢你;谢谢你。
让我和你一起走。

这所房子让我窒息。尤其厨房
像海一样深不可测。悬吊的咖啡杯隐约闪现
像不可能之鱼圆而大的眼睛,
餐具缓慢起伏如水母,
海藻和贝壳附着在我的头发里──之后我可以把它们拽下,
我不能再次回到水面,
盘子从我的手上默默地滑落──我沉下
看见我呼出的泡沫上升,上升,
看着它们我试图变换自己方向,
我在想,要是有人碰巧在上面看见这些泡沫会说什么──
也许是有人溺水,或是潜水员在探测海底?

事实上我已经不止一次地在那里,在溺水的深处发现
海难沉船的珊瑚、珍珠和财宝,
始料未及的遭遇,过去、现在、以及将来,
几乎永恒的确信,
呼吸的轮换,不朽的微笑,如人们所说,
一种幸福,陶醉,甚至灵感,
珊瑚、珍珠和蓝宝石;
我只是不知道如何去给予他们──不,我确实给了他们,
我只是不知道他们是否收到──仍然是,我给了他们。
让我和你一起走。

等一会儿,让我带上我的外套。
在这种多变的天气下,我必须小心。
傍晚潮湿,是不是月亮
对你而言像是更加寒冷?
让我把你的衬衣扣好──你的胸膛多么强壮!
──月亮多么强壮...我是说扶椅...当我把杯子从桌上拿开
一个寂静的洞被剩在下面。我马上用手掌盖住
免得看穿它。我把杯子放回它的原位;
月亮就是世界头盖骨上的一个洞──别往里看,
它的磁场会把你吸进去──别看,千万别看,
听我的──你会掉进去的。这种轻佻、
美丽、虚空的──你会掉进去的──
月亮的大理石井,
阴影和无声的翅膀搅动,神秘的表述──你听见了吗?

向深处,向深处跌落,
深处,向深处攀升,
空洞的雕像绊在它向外伸展的翅膀中,
深处,深处是不为所动的默默的善举──
对岸海滩上颤抖的光,如同你自己挥手时的晃动,
是海洋的呼吸。太美了,仙境般
轻盈──小心,你会倒下。别看着我,
对于我,我的职责就是摇晃──这壮丽的晕眩。因此每天傍晚
我都有些微的头疼,有一小会儿昏沉。

我经常溜出去到街对面的药店买几片阿司匹林,
但有时我太累了就呆在这里忍受着头疼
听墙壁内水管发出空洞的声音,
要么喝点咖啡,而且总是心不在焉,
一不留神,我倒了两杯──谁会喝这另一杯?
真有趣;我把它放到窗前让它冷掉
有时也把两杯都喝了,一边看着窗外药店明亮的绿灯罩,
如一盏放行无声列车的绿色信号灯,将我带走
和我的手帕一起,我侧歪的鞋子、我的黑色钱包、我的诗篇,
就是没有行李──那有何用?
让我和你一起走。

哦,你要动身走吗?晚安。不,我不去。晚安。
我要自己出去一会儿。谢谢你。因为我最终必须
走出这所破败的房子。
我必须看看这座城市──不,不,不是月亮──
这座双手长满老茧的城市,为了挣钱而工作的城市,
以面包和拳头名义发誓的城市,
把我们大家都扛在它的背上的城市
连同我们的琐碎、卑微,罪过,和憎恨,
我们的野心,我们的无知和我们的老迈。
我需要听到这座城市伟大的步伐,
而不再听你的脚步
也不是神的脚步,甚至不是我自己的脚步。晚安。

(月亮慢慢变暗。看上去像是云藏起了月亮。突然,临近的酒
吧好像有人把收音机调响,一段极为熟悉的音乐响起。我这时
意识到整个现场非常轻柔地伴着刚刚开始的“月光奏鸣曲”。
带着一种释放的感觉,小伙子现在必须走下坡去,他精雕细琢
的嘴唇挂着一丝讽刺的,抑或是同情的微笑。正如他抵达了圣
尼古拉斯教堂——在他走下大理石台阶之前——他会笑,大声
地,无法控制地笑。月光下他的笑声听上去绝不会不和谐。要
不就是这唯一的不和谐根本就不是什么不和谐。很快小伙子会
陷入沉思,变得严肃,说:“时代的衰败”。这样,再一次彻
底冷静下来,他会再次解开衬衣继续他自己的方式。作为黑衣
女,我不知道她最终是否走出这所房子。月亮又一次闪闪发光。
月光的拐角,阴影带着无尽的悔恨越来越浓,近乎发狂,这和
生命没多大关系,更多是因为琐碎无用的忏悔。你听到了吗?
收音机还在播放):
                                  

1956年6月,雅典







该死的胜利

独处夜晚,她悄悄起床,
蹑手蹑脚。
她下到地窖去查找那些响声
──从一群耗子,一只蜘蛛,从时间,从她的头脑──
弄得她不能入睡。

正当她走下地窖,风吹灭了灯,
在她的两颊,她感到了汗毛悄悄竖起。
第二天早上,人们发现她在楼梯下打盹。她微笑着。
她没有发现任何可以证实的事情。她胜利了。

1955-1956






火灾之后

黎明时分,冒着烟的废墟深沉、寂静。
与火搏斗了一整夜的人们
正在熟睡,疲倦而宁静,他们的放弃可以被接受,
别人笑容含混,盲目地凯旋。
只有他醒着。事实上他不愿意去睡,
除非弄清他是胜利者还是失败者,
只能茫然地推测着,也许──也许
唯一的胜利者正是:他要问个究竟的决定。

1955─1956








赤身裸体──她拿起红手帕
遮住她的眼睛生怕被看见,
免得敬畏会迫使他们不去看。沉默,难忍──可能还有担心。
被遮住眼睛的黑暗里
她也许摸到或融入了光;所以她没有醒来。
花园的柳条椅下,她的鞋子保持着
她双脚的形状。树枝上
她的白裙飘荡,解开了她的整个裸体。

她希望死后能这样。花园的光
悸动──我不知道为何──像是嘲笑,又像是鼓掌。

1955─1956






近视的孩子

别的小孩在操场到处嬉戏玩耍;他们的球
蹦到宿舍的屋顶,而且他们球的斑记(被说成“燔祭”)
像球形的世界,充满欢乐和莽撞。

但是他一直在阅读,在那春天的窗户里,
在长方形痛苦的沉寂中,
一直到下午他最终他在窗台上睡着,
忘却了那些他自己年龄的声音,
和他自己高傲的早熟的焦虑。

他鼻子上的眼镜看上去像
靠在树上的小小的自行车,
遗弃在偏远的,有一点点被淹的乡下,
一辆某个死去的孩子的自行车。

1956─1957






一生

他一辈子都很死板,不让步。
最终他对这种僵化产生了恐惧,
认识到这不是美德,只是姿态,
是对他人,当然也是对自己的惩罚。

于是他安静地躺下,懈怠而僵硬,
像一行后悔的句子。像一口长棺材
躺在那里,横跨两把公用椅子,
成了一座狭窄的桥,连接起他的恐惧和怀疑。

1956─1957






总是那样

每晚,黑暗里一切被摔成碎片,
但摔打时的喧闹幸存了下来。这种喧闹
似乎将一切改造一新。
                   事实上,
第二天,当太阳初升,新建的
房子群里,广场巨大的白黄反光中,生命站在
胡子拉碴的时间前,如同女人,站在男人面前,
静静地等候被亲吻和赞美
然后生育,然后独自歌唱。

1958年,1月—2月






矛盾

有一天晚上,他醉醺醺,怪里怪气地说:
“我经常通过光线的这一端把星星握在手里
像连着成千上万的一串串的风筝,
我的每一条神经感受着它们运动时的拽动,
它们的倾斜,距离之间产生的拉力,
那种冷漠的平静位于黑夜最高层,
以及强烈的氧化黑斑和它们拖着流苏的悸动。”

随即他停了下来,仿佛在紧要关头止住。
说实话,当时我们查看到他裸露的手臂,星星的斑记,
一枚火烫的针疯狂震动,刺出的奇怪痕迹,
像三层桨战船,像数字,又像美人鱼,
我们明白他被关了好几年
也许现在仍然被关。
                 但,不是啊,
你不能说我们是他监狱的铁栅栏,
也不能说我们已经预见他自由的本质。

1958,1月─2月






空获

高大的悬铃树,冷静的强壮躯干。
荫影不想隐藏什么。大胆的光,大胆的荫影──
无用的大胆──跟什么较劲?──
简单在空气中呼吸。

大家坐在树下,
他们在小木桌上就餐,他们交谈,
他们没有察觉那巨大之物覆盖着他们,那巨大之物
控制他们的无辜举动。黄昏时分
有人唱了起来(多半是醉了)。那些悬铃树
移入了接近地平线的,悄无声息的过程里面。
这个区域腾出来了,服务员穿着白围裙
远远地出现了一会儿,落日猩红处,
以僧侣的方式,端着放着空杯子的盘子。

1958年8—9月






中午

一匹被柏树的蓝影一分为二的白马。
有人拉开嗓门喊叫。(那是谁?)
我不知道──他喊道──我不知道,生活的力量如腹绞痛。

一裸男叼金刀路过。

在公牛相斗的犄角后面,一团火,像玫瑰丛,冒着烟。

1958年,8—9月






好奇

睡前,他把手表放到枕头下。
然后他睡去。外面刮着风。你,
熟知最小运动的奇妙系列,
你会明白的。一男人,他的表,风。就这些。

1958年,8—9月于萨摩斯岛






心不在焉的画家

有一天下午,画家画了一列火车。
最后一节车厢从纸上脱了下来
完全靠着自己返回到了车库。

正好在那节车厢里,画家坐着。

1959年6月








手常常像脸
要么就像所有的身体。这些手
在早春无精打采,
阳光下用他们疲软的生殖器
打喷嚏,咳嗽,抱怨,变得不吭气。

在对面,一女人正给她的婴儿喂奶。
她的双手(即使不动)是
两个裸奔者,在巨大的大理石竞技场里。






夜间的

夜把你脱光。她双手颤抖。
一丝不挂了,你的躯体在暗处发光。

那个曾经挤压我们脖子的,高明的零
忽然被切成了两半
像一枚用刀切开的煮鸡蛋。






摊牌

一整夜他们交谈,动怒,争吵,
激动和诚心诚意地力求和解
要么只有分居;贱啊,实在是贱;惋惜
时间的失去──都他妈傻;最终他们脱掉衣服
站在那里,美,裸,耻,不防备。黎明来临。
从对面屋顶,一群鸟展翅高飞
好像赌徒最后扔到空中的,一副做了手脚的牌。
就这样,没了争论,辩解,或信誓旦旦,
白天从山坡升起,伴随着不择手段的无情的傲慢。

1960年5月于雅典






伤残军人的一天

一整天都是潮湿的气味,腐烂的地板,
在太阳下晒干,蒸发。鸟
看了看屋顶,离开。
夜晚相邻的客栈里,掘墓人都坐着
吃油炸小鱼,喝酒,哼唱
一首有很多黑窟窿的歌——
来自一个平静的风开始吹的地方,
那里树叶,灯光,架起的文件微微颤抖。

1961年6月于雅典






一棵树

这棵树扎根于花园的那一边,
高高地,修长而孤单──也许它的高度
泄露了秘密的实施闯入的念头。它从未
开花或结果,只拥有把花园劈成两半的长影,
而被压弯的树没有这种度量。  
每天傍晚,辉煌的落日褪去,
一只奇怪的,橙色的鸟,悄悄栖息在树叶后
如同唯一的果实──一口小小的金色的钟
在庞大的绿色钟楼里。当树被砍倒,
这只鸟带着微弱的原始的叫声,在上面飞翔,
在空中画出圆圈,落日中描写着
这棵树的,无穷无尽的形状,这口小钟
在高处无形地敲响,甚至高过了这棵树原有的高度。

1963年6月于萨摩斯岛






中心

海,太阳,树。再来一次:
树,太阳,海。
            
           注意到
反向的重复中
太阳仍然在中间
像身体中间肉体的愉悦。

1953—1964于雅典,季米尼,卡尔洛韦茨,
普拉特內启亚,圣君士坦丁






重彩

山是红的。海是绿的。
天空是黄的。大地蓝色。

死亡处在独鸟和某片叶子之间。

1953—1964于
雅典,季米尼,卡尔洛韦茨,
普拉特內启亚,圣君士坦丁






温和

话更像是石头。可以建造
安宁的住宅,配有白色的家具,几张白色的床,
要是还能找到什么人住在那里的话,或者最起码
现在透过花园围栏站在那里看
当玻璃窗正值火热的褐红色,山岗上
晚钟声声,于是不一会儿
松开的钟绳自己击打着墙。

1967年11月—1968年1月






结语

生活,——非实在中的一道伤口。

             1968年7月27日








裸播者之美——
不是答案,自是,
一种疑问在终结。

粉刷的墙发亮。
凳子上一把老虎钳,
一些拔出的钉子,榔头。
内裤和凉鞋
在桌上。

1970年2月22日于阿克华






预报

这手要再让他持续一星期,一个月,
甚至一年,观察着
它的毛发,它的静脉,雀斑,
它松开的进程向窗外扩展,
当进入街道,健壮的店员们漫不经心地
把晒了一整天装着劣质弹簧的玻璃柜台收起
搬进店里,锁上,离开,
他们把外套甩上肩膀。这砰地一声
多年来在他们身后不会使他们停下,
仿佛他们不在乎,以至仿佛他们已经预料到,
和着远方正在开启的老街灯。

1970年3月4日于雅典






院子

院子安宁,沉寂。树木忧郁,萎靡,
来自远古。泥土味,
蜥蜴,枯井,轱辘车。傍晚
从这里出来一个瘸小伙。另一扇门前,
少了一只手的少年站在路对面遥望。
他们彼此不打招呼。他们咬紧牙关。他们想忘掉
那天傍晚他俩一起埋葬的那只被杀的鸟,那时
一个仍然有腿,另一个有手,
还有玫瑰花丛旁边,麦秸椅
被晒得暖暖的,空在那里,
什么都失去了意义,悲哀,静止,
因此在悠久城市,永恒
天真地钉在未来上。

1971年3—10月






出席

高高的山脉,更高的云,会合
于树和神话之中,陡峭的坡上,
强健的全能圣子在那里
高傲地复述着重点,而再往下,
在庄稼黄色的云雾中,
两种面对面的行列中,偶像已悄然倒下,
全裸于死亡之上,竖着双乳。

1971年3—10月






嘲笑

他看见公园长椅上飘来的云。
他扯下衣服里子,
拆了帽沿,
裹好拐来的婴儿
扔到井里。他站着双脚分开,
嬉皮笑脸地在你面前撒尿。
我是说微笑,说夜景,
说观月。婴儿,
不,没有被拐。井还是婴儿
也都不存在。只有云。

1971年12月19日于萨摩斯岛






民族学

大鲨鱼到我们的海滩闲逛──他说。
夜间它们红得像火。我们孩子的牙
从闭着嘴里也能显露。这时
老太太拿起桨,她把它扔到圣像底下;
她没祈祷,直溜溜站着。可以听见
男人们正在外面磨刀。
那四位女人呆在窗下昏昏欲睡;
她们打着哈欠。啊──她们说道──
看着银河里的信使。

1972年1月3日于雅典






此刻没有镜子

她的头发披到眼前,嘴前,
她嚼着头发,口水变白。
一个巨大的影子出现在帘子上。是地板上的水杯。
为此惊呼不断,把它挪走,藏起来。
藏什么?你自己藏在哪?“死!”她喊道。
“衰老,死!”她喊道,我会逃脱。保住我。
一座撒满碎贝壳的山冈。那里,
在尸骨中,有一把梳子,一段红绳,
正为你自己梳妆,此刻没有镜子,挽起头发
可以不落到你眼前,也可能不会对你隐瞒蛆正在
黏糊糊地,安详地,懒散地爬上桌子。

1972年9月29日于雅典






素脸

切开柠檬让两股落下的液体注入杯子;
看那里,桌子上,刀子在的鱼旁边──
鱼是红的,刀是黑的。
所有的人都咬着刀或卷起袖子,把刀插进靴子或后臀。
两女人发疯了,她们要吃男人,
她们长着大大的黑指甲,把她们的脏头发
高高梳起。高高挽起像塔一样,五个男孩就从那里
一个个跳下。然后他们下楼,
从井里打水,清洗他们自己,岔开大腿,
插进松果,塞进石头。而我们
点着头,一声接一声地说“好”,“好”──我们俯视
一只蚂蚁,一只蚂蚱,或胜利女神像──
松毛虫漫不经心地在她的翅膀上爬行。
不敬──有人说──就是结局,这最糟的实情;
这种确切的实情现在仍被称作神圣。

1972年9月30日,于雅典






智慧

其实是山,然后空气,最后是星星;
说“谢谢”的他──说得轻柔
以致那俩和第三个都听不见,由于他们非常生气;
他们把鞋扔出窗外,把花盆,
把唱片,水杯和餐巾,
这样我们也会生气,我们也会对他们喊道“别!”
因此他们认为自己的行为起到了效果。
隔壁房间,配有它的大铁床,
我们听到老人在咳嗽,在床单上
他放了一只小青蛙,这样整天整夜,
冷静,寝食不安,狂喜,他瞪大眼睛研究
青蛙跳跃的柔软机制。
然后他止住咳嗽。我们听到他跳上床。
第三天我们用石膏把他完全封住,
只是露出他咧着嘴没有牙齿的笑。

1972年10月2日,于雅典






缺乏意志力

就好像睡着了一样,他笔直地站在花园里背靠在一棵树上,
(在自己内心,他已经能够听见远方阳光的吼叫)
此刻他手指几乎触到了平静,
他们用一根长长橡皮管把它浇透湿。
  他觉得
他应该微笑,要么生气。但他不能。他再次闭上眼睛。
他们抓住他的腋窝和脚把他抬起。他们重重地把他扔到井里。他
听到了下面撞击在水上的声音,同时从上面扔下来一块石头。

1972年10月4日,于雅典






常见的神迹

他们把枝形大烛台搬到树丛下的空地上
然后擦洗教堂。从大门
一股昏暗的潮气蔓延到台阶上,
到太阳洗礼的瓦片上。教区助理
踢开一条牵到附近
从桶里喝水的瘸狗。当时,从漂亮的祭坛通道,
长着巨大红翅膀的天使出来了,
向那只狗弯下身,双手捧起水给狗喝。
因此第二天,五个瘫痪的人能走路了。

1972年10月23日,于雅典






暗示

墙面上灯光有规律地折射
像病女人颈部主动脉的律动。然而
某些浮在空气中物体模糊的温暖感,
非常坚定,非常强烈,几乎彼此一致,
和姘夫的鞋一起藏在行军床下。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如此紧张地看商店点亮的橱窗里
完全黄色中的两头黑狮子。也许这就是为什么
面具的嘴巴总是咧开,
它们里面的另一张嘴巴也许说话更加直率。

1972年11月4日于雅典






内讧

他一直保持着赶苍蝇的姿势,
大苍蝇固执地回到原地,回到他的太阳穴,
回到他的脸颊,鼻子。最后他站着不动了。苍蝇
也一动不动停在他脸颊上。它在那里吸血,变大。
他这里只剩苍蝇,它也被
蜘蛛网裹住,那里潮湿水珠闪着光。

1972, 12月,于雅典








桉树高,月光宽。
星星水中晃悠悠。
天空白,银一般。
石头,擦亮的石头一直到高处。
海涂上,鱼发出响声,
第二条,第三条。
入迷的,华丽的孤儿期——自由。

1973年9—10月






微不足道的对话

天空荒凉地在屋后燃烧。
你为何哭泣?──他一边系皮带一边问。
人间真好──她回答道──
好得令人头痛;而且床
是正在悄悄准备逃离的野兽。






展示

女人仍然躺在床上。他
取出玻璃假眼,放在桌上,
走了一步,停下。你现在相信我了吧?──他问她。
她拾起玻璃假眼,放到自己的眼睛前并看着他。






距离

哦 距离,距离;多么难以接近;迎接的总是
一个个沉默的缺席者,以及当危险来自亲近的人,
和亲近本身时,是别人的缺席,是忧伤和烦恼
在花园斑斓灯光的许诺之夜,
当笼子里狮子和老虎半闭的眼睛迸发出
闪烁的绿茵茵的的无视,
在昏暗的镜子前,年迈的小丑角
洗去化妆上去的眼泪,这样他可以哭泣──
哦 不被承认的安静中,无形的安静中,
没有欠和还,没有义务,你用长长的湿手
向空中钉着钉子,支撑着极度无为的世界,
在那里,音乐四起。

1975年1-2月






《摘自3 × 111三部曲(1982)》



摘自第一系列


3.周日一轮月亮。
  耗尽
  在忧郁的杯中。


5.诸门通往左边和通往右边。过道里一位女子出现,
  赤身露体。她没看到那只大钟。她的头发包裹
  在巨大的,松软的白毛巾里。


6.雾中,柠檬树挂起灯笼。
  两匹马(一白,一红)挡在门前。
  那白的给你。那红的会要了我的命。


9.星期一,星期二:荆棘。星期四:铁。
  星期六:桌面上杯子的阴影。
  星期天:一面不起眼的破旗。


10.你一拳把纸砸出一个洞;
   风吹进来,
   也带来了诗。


12.桔子掉到地上。
   老太太们拾起了它们。
   而我拾起了太阳。


17.一枚细月
   坐上膝
   梳理着我的八字须。


26.夏夜难熬。
   伐木工与砍倒的树
   做爱。

  
37.检阅,英雄,花圈 ——
   哀悼:再一次提醒我们
   死者是多么容易被忘却。


64.黑暗多雨的夜晚。
   老人寻找
   握在他手中的火柴。


80.赤着脚。一双大脚。
   他可以行走
   在海上。


84.出自一张漂亮的嘴
   甚至恶咒
   成了赞美诗。


92.亲吻和诗歌你都忍受了;
   死亡就没有什么  
   能从你这里带走。





摘自第二系列


14.在白色的蛋里,
   一只黄色的雏鸡
   和一支忧郁的歌。


26.新月
   在它的袖子里(你看不是那样吗?)
   藏着一把刀。


52.裸体的,像一头迈开腿的大象,
   月亮跨过河去。
   脚边露珠闪烁着。


61.危地马拉,尼加拉瓜,萨尔瓦多。
   身体全都去了哪里?树上风刮过,
   挂着破旧的裤子。


63.到哪里可以点一支烟,
   可以看星星,和海龟说话,
   可以挖鼻子,放屁?


80.无所求,无所需,无所为。
   我啃着(他说)苦涩的苹果。
   是自由。


104.他们把你贴上文盲的标签,那些无所事事的官僚。
    殊不知你在荒芜的岛屿熟记
    十二抗争福音书。





摘自第三系列


101.尸体在木十字架下。夜晚
    我们听见他们的,被当作翅膀插上的十字架
    飞翔在这座遭天谴的城市之上。







迟钝

卧房里,女人和黑狗在一起。
老仆人提灯经过走廊。
没带起一丝的风,窗帘拉上。
我们不再等他们回来。他们的衣服
挂在衣柜里慢慢变旧。夜间
我们听见邮差在门前停留。
他没按门铃。他没说话。第二天
我们在花园发现了他盖有金戳的烟蒂。

1988年1月6日,于卡拉玛






不公平地

疲倦的面孔,疲倦的手。
一段疲倦的记忆。这
茫然的沉默。暮色笼罩。
孩子们都已成人了。他们离开了。
你不再等待回答。除此之外
你没有要求。不公平地,
那么多年你为之而奋斗,
去把一个满意的笑容
放置在这个纸面具上。闭上你的眼睛。

1988年1月16日,于雅典






变更

一个个离去的是我们的成员。我们深感损失。
一个个归来的全然是陌生人。
之前,他们不戴眼镜。现在他们戴了。
没人能断定眼睛是否在他们眼镜后面。
我们还得去察看熟睡的他们,
当他们打开的手提箱在门厅里
还得吸入新裤衩的异域空气,
在这期间,外面街道的大灯被点亮,
照亮着所有紧闭的店门,
这种无动于衷变得可以接受,因为你不再
有任何东西要买卖。

1988年1月23日,于雅典






黑船

老人坐在门槛上。黄昏。孤零零。
他拿着一只苹果。其他人
让自己在星星的支持下生活。
你能对他们说什么?夜晚就是夜晚。
我们也不知道接下来会是怎样。月亮
看上去有点玩世不恭,
没完没了地在海面闪烁。尽管如此,
在这闪烁的光线里,可以清楚地看见
黑色双桨船,载着黑蒙蒙的船夫划过来。

1988年5月4日,于雅典






同一晚

当打开房间的灯,他立马知道
这是他自己,在自己的空间,隔开
夜的无穷和它长长的分支。他站在
镜子前证实是自己。但脖子上挂着的
串在脏线上的这些钥匙怎么办?






又一个假日

一切都好。云在天上。
婴儿在摇篮里。窗户
在洗过的玻璃水杯里。树在房间里。
女主人的围裙在椅子上。
诺言在诗歌里。只有一片
非常闪亮的叶子除外,
于是钥匙穿过羽毛的锁链。






犹豫

双手裸露,喉咙敞开,秀发
披到嘴上。屋里还有什么正可以期待?
当床像马一样用两只后腿突然站立,
床单,枕头,红毯子向地板滑落,
它下面露出来一只脏瓶,几片绒毛,火柴,
和两只有年头的,刚被擦亮的,痛苦的鞋子。




清单

夜间,一堵墙也许受神谕于另一堵之后。鹿
不会来到喷泉喝水。它们呆在森林。
当那儿有月亮,第一堵墙坍塌,接着第二堵,
然后第三。野兔们下来,它们在山谷吃草。
一切照常,柔软,不明确,银色,
月光中有公牛角,猫头鹰在屋顶
以及河上漂着密封的板条箱,一路自行,顺流而下。




不加选择地

古墙后面,
从城堞,
从落石形成的孔,
死者,
疯狂地睁大眼睛,
看着
青年猎手
往破三角墙上撒尿。

既然这样,生命在欺骗,
死亡也在欺骗。




刺耳的和弦

于是,一遍遍地,这一和弦,这一时间也许变得严实的和弦,
这一黑暗也许停止的和弦,这一也许不再扩展的和弦。那打破
珠宝店亮窗的秃子,留在了那里,紧紧地箍着,戴着扎人的碎水晶花环;
在它的宽泛处,弯颈背出现血,当它攀升,肿胀,抽痛
并且勾勒出古代创伤的白色伤疤。




第三个

他们三个坐在窗前看海。
一个谈论海。第二个听。第三个
不说也不听;他在海的深处;他漂浮。
在窗格后面,他的活动缓慢,清晰地
在这薄薄的淡蓝中。他探索着一艘沉船。
他为执勤的水手敲响丧钟;细小的泡沫
伴着温柔的声音充溢上来——突然,
“他淹死了吗?”一个问道;另一个说:“他淹死了。”第三个
从海底无助地看着他们,以看溺亡者的方式。






瞬间
1988-1989




1
夜里,瞎老头
往街道里走。
他握着一支雏菊——
我最后的事业。




2
然而土罐,有时,
当灰尘掉落,
照着镜子里的自己,
脸开始红润。




3
一张大桌
在房间中央,
上面,空的
大提琴箱。
你想起来了吗?




4
当她正走下
楼梯,
一朵玫瑰从她发间掉落。
我没能把它捡起来。




5
还是最好
保持沉默。
要是你说“明天”
那你是在撒谎。
夜晚不能把你隐藏。

1988年8月20日于卡洛瓦西




6
船的汽笛声夹杂
教堂的种声。船
上了陆地。教堂
移到了海里。只有一只狗,
孤零零地,对着月亮大叫。




7
今年向日葵
没有朝着太阳转,
弯腰,它们看着干旱的土地。




8
鸟到底究竟怎么想,
在立秋,
当花园里,独轮手推车
装着空花盆
顾影自怜,
那些裸露的石头
首先发言?




9
一只过鸟的
白色的羽毛
掉到蓟草上——
一个虚幻的世界,
这完整的世界。




10
一些人被留在船上,
另一些被留在列车上。
老太太被留下了,
和她的纺线杆和大水罐一起。
墙上的地图一直空着。




11
他们带着油灯彻夜搜寻,
他们把溺水者留在港口。
他们把马匹装上船。
海关的大钟
没有时针。




12
昔日的士兵已经变老。
一点一点地,话也在死去。
在桌上
一枚独处的鸡蛋。




13
涂白的石头。
漂亮的面庞,极好的身躯。
你没有被打动。
只有一支烟缸里燃烧的烟——
在失去的伊萨卡岛顶端冒烟,
忠贞的彭妮洛佩在她的织机前
死去。




14
大部分你的金币
你把它们藏在墙缝里了。
也许他们会发现这些,
如果房子倒塌。




15
缤纷的玫瑰又一次开放。
洁白的蝴蝶正在造访它们。
那么为什么,我们必死?




16
被他们放在码头溺水者,
年轻,英俊,赤裸。
在他左腕,表
还在嘀嗒作响。




17
有时,即使现在,
夜间一只夜莺邀我
再说一次“是的”。




18
如果死亡不存在,
雕塑家怎么,诗人怎么
会致力于不朽。




19
一成不变的,苦行的黑暗
强调着星星。
“啊!你,我狡猾的东西。”




20
如果我对你撒了谎,
我不是要欺骗你,
那是要保护你
摆脱自己的阴影。




21
所有他的金质奖章
挂满四壁。
而他在地下
只带着一副光秃秃的
金牙。




22
谁把这支花剩在
我的香烟旁?
也许,这样我能再次相信。




23
门自己开了。
那里面没人。
那么应该去认识,
不是去期待。




24
他把一块石头放在另一块石头的上边,
他不是在造房子。
话语。独立的话语。
不是一首诗。




25
他记住了(差点感动了
吃土豆者)
上升着的蒸汽
从热土豆冒出。
但是
在雾蒙蒙窗玻璃上
他用手指写下
一个0。




26
对面的房屋是白色的。
房屋的后面
山是蓝色的。
此时,没有一种颜色告诉你:“我爱”。




27
那些言词,曾经的骄傲,
我想知道,它们现在是否悲伤?
因为你正在抛弃它们。
它们是否也会变老?




28
你有过一匹纯白马。
如今它的缰绳
缠绕你的脖子。
谁在牵引,要把你带到哪里?




29
这些私密的,单纯的物件
成了他的朋友,它们信赖他。
他闷头坐着与它们为伴,
他点燃一支烟——
他仅有的星星。

1988年9月28日于雅典




30
还有什么好说?什么好做?
骨头,骨头,骨头。
在它们中间
这最小的黄花。




31
那些夜晚很冷,
他们生火取暖。
他们别的什么也没有。
他们向徒劳祈求。




32
一切都一点一点抛弃你,
每个早晨,在你的门下面,你都会发现
一位老朋友
悲哀的死亡通知。




33
可是,给书页着色的落日
再次升起,
因此你的手指全都金黄。




34
一只蓝蝴蝶
在一朵白菊上。
这使我信服。




35
他用手抓住了风。
他们中的两个可以去任何想去的地方,
他们哪里也没去。
他们静静地坐着,毫无表情,
各自隐瞒着对方。




36
你看见那只
停在牛额头上的鸟吗?
这就是为什么我不放弃。




37
词语随着年月消失,
这句“妈妈”留了下来,
带着她神秘的微笑
和她的黑方巾。




38
他的翅膀长得太大。
他要在临近的
小理发店里
把它剪掉,
用不着照镜子。




39
无论你到哪里,死亡
跟着你。
你回头片刻,给它看
一朵小花,一首诗,
然后死亡离开。
但是多久?




40
蜡烛慢慢融化,慢慢地,
蜡滴弄脏了我的纸张——
但愿它们可以熄灭
我的黑字。




41
他没有放下武器。
他设法抵抗夜晚,
伴随着美好一起来临的夜晚。
只是每一种美好显而易见,而且
它后面,出现长着百合的
草地。

1988年10月4日




42
等到把自己的手指头
数到十,
已是夜晚。
我们已遭遗弃,没有梦想
没有面包。




43
他试图再一次登上
巨大的楼梯。
他没能继续。
他再一次掉了下来屈身于
自己的疲惫。




44
隐瞒的时间,
暧昧的微笑。
十一个杯子里红酒变老,
第十二个空着。




45
缴械了。是的。
只用一根羽毛,
来自他大大的翅膀,
他还在写,悲哀的花一株。




46
那个曾经像天使一样
跳出窗户的舞者
现在跪着
向上帝乞讨
一只橘子。

1988年10月5日于雅典




47
他没有伸手
向一只鸟,一朵云,一棵树
再打招呼。
可是你瞧,一朵花开放,
催促他
再说一次“谢谢”。
说呀。




48
他独自坐在公园长凳上
带着一只桶和一把刷子,
好像累了的漆匠
等待某个工单(不知来自谁?)
去粉刷这古老,
黑暗的邮局。




49
鸟逝去了,以及树叶,星星。
那么,
在一滴水里
你能承受怎样的经历。




50
用三张花纸,
白的,红的和黑的,
他折叠了一朵假花,
别在自己的翻领上——
不出门。




51
起初,月亮保护你
远离她自己的忧郁。
如今她毫不留意,
漠然地经过,
骄傲地沉默,
独处。




52
前面无路可走。
如果你还能
折返,
也许一只麻雀
会在以前的花园
等待你。




53
如果顺序没有打断,
如果窗前的孩子
在月亮的玻璃杯中
弄湿了自己的小手指——
如果,如果——没什么。




54
这个安静的人
他是怎样使世界充实,
用露天咖啡馆的小桌
用树叶,鸟,和雨伞。




55
一只母鸡在黄色的田里,
一只开屏的孔雀在公园里,
一片玫瑰花瓣在烂泥里,
一首诗在虚无中。




56
你试图用抒情的把戏来逃避。
你看着水中的自己感到陌生。
啊!是的,你依然英俊。
你宽额上的这些皱纹
是水的反光
在激动地颤抖。




57
带着确定无疑的绝望
他用微笑掩盖自己,
他给孩子棒棒糖
给老人气球。




58
电话簿里
号码一个个出来,
朋友们的名字不见了,
但你仍然在这里
紧紧咬住
月亮的金币。




59
为什么你要展望远处?
三个非常狡猾的女人
把她们的半个脸藏在
她们的扇子后面。




60
已经老了,非常厌倦了,
他仍然寻求依靠
在一朵玫瑰的肩上。




61
那些时间都去哪了?
只是和麻雀聊了一小会儿,
要不就是和一点点月光,
它在流水上追踪
你的名字,千百次地,
而你知道实情,你就是实情。




62
你从山上看海,
一条白色小帆船
仿佛一页纸,
上面可写一首孩子气的诗。
噢,难道你不来写一首?




63
即使当今,偶尔
你能解锁世界,
用最小的三叶草。




64
你是否注意到雕像的微笑?
我最后的硬币落到
白卵石上。
我不捡。

1988年10月15日




65
炉子的小管锈掉了。
镜子碎掉了。
谁这样在我们床上睡觉?
在他的额头
停着一只黑鸟。




66
在那里,你攀爬到何处
(难道你不知道?)
现在你到哪里去找同伴。




67
瞎子在博物馆里
用他的手杖
轻轻敲击地砖。
塑像都注视着他,
充满悔恨。




68
也许一只鸟的声音
仍将保卫我们,
一颗星星,向我们显露了它的偏爱,
金色黄昏里,山峦的蓝色线条
和沉默最深处,成熟的世界。




69
对面房子外的表在发光。
孩子们正在学校操场玩耍。
一架飞机飞得很低,
一下盖住两只亲吻的鸽子。
而你独自拿着没字的报纸。

1988年10月20日




70
漂亮女鬼经过的地方
镜子视而不见。
走廊里,银白的蜡烛
躺在地上,已熄灭。




71
晨景不再
从窗户进来,星夜也不。
来的只有黑暗,全身裹着
宽大的,白色的绷带。




72
他不愿在离开时
穿得正儿八经,
而是穿一件轻快的衬衫,解开领口,
带着无忧无虑的微笑,
从孩子们节日的
许许多多纸彩旗中离开。

1988年10月21日




73
白是空。
我在白纸上写下一个字,
我把空挖了一个洞,
从那里我看见汽车的移动
以及一位卖花姑娘
在每一家热门饭馆的桌上
剩下一束茉莉花。




74
病了的杂技演员努力
保持自己的平衡,数着
摆动的秋千,一下一下,准确无误。
无论如何,有四扇窗户
靠近天窗。




75
一只稍纵即逝的小蝴蝶
又教了我怎样看懂蓝色。
对面阳台上两个姑娘,
她们唱得何等美妙。




76
夜马踏疾声。
我打开窗子。
星星,多一些星星。
要是我吹口哨召唤,你肯定会来。

1988年10月22日




77
雨下了一整天。
孩子们湿漉漉等在车站。
而你
在窗玻璃后面
努力
把一滴雨转变
成为一粒钻石。




78
这几天真冷。
不烤火不抽烟。
划一根火柴,他们点燃自己的手稿
和他们的死亡——发出光芒。




79
屋子充满卫生球
和秋天的气味。
雨打在出租车顶。
旧风向标在诗中死去,
大理石姑娘们泪流满面
在柏树下等待。

1988年11月27日




80
他不再被事件和梦想
感动。
他脱掉一只鞋
但是没脱另一只。
他躺在他的床上。
他假装睡着,
叼着一根烧完的烟。

1988年12月20日




81
一点一点地,名不再
副实。香烟的烟雾
充满屋子。尼古丁
使沉默的嘴唇痛苦。
明天,我必须要买一把伞。

1988年12月20日




82
我们回到被我们抛弃的事物,
回到抛弃我们的事物。
很多钥匙在我们手中无法
开门,也无法开抽屉,和衣箱——
我们微笑着使它们互相撞击
我们再也不必欺骗任何人
甚至我们自己。

1989年1月一日于雅典




*扬尼斯•里索斯自注:开头五首1988年8月20日写于萨摩斯岛的卡洛瓦西,其余1988年9月28日至1989年1月1日写于雅典。所有都于1989年1月在卡洛瓦西重新修订。

* 这一组82首短诗在扬尼斯•里索斯死后的1991年由雅典老哥老姐出版社发表,书名为《晚了,很晚了,进入夜晚》。





扬尼斯•里索斯(Yannis Ritsos 1909-1990),二十世纪希腊著名诗人、现代希腊诗歌的创始人之一,生于莫涅瓦西亚,早年来到雅典读书,当过文书和演员,三十年代开始发表作品,1934年出版第一本诗集《拖拉机》。他的诗也深得大诗人帕拉马斯的高度评价。二战期间,他投身于抵抗运动,二战结束后,他先后两度被囚禁、著作被禁,直到七十年代初才获释,作品才得以出版。里索斯一生创作勤奋而多产,迄今已出版了诗歌及其他文学作品近百卷,成为二十世纪希腊最为人所广泛阅读的大诗人,其《希腊人魂》等诗作被谱成曲广为传唱,产生了世界性影响。他获得过列宁和平奖(1977)等多种国际文学大奖,并五次成为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聂鲁达在他自己被提名诺贝尔奖时就说:“我知道,另外一个人比我更有资格获得这个奖——扬尼斯•里索斯”。阿拉贡在1971年公开发表《当今最伟大的诗人名叫扬尼斯•里索斯》一文来推崇其作品。
不变,应万变。
级别: 管理员

5楼  发表于: 2016-09-06   主页:
一直觉得老姜是一位内敛、细微、敏感,技艺精湛的诗人。过几日会写上一个评。问好老姜!
不变,应万变。
级别: 管理员

6楼  发表于: 2016-09-06   主页:
老姜,翻译部分已经重发。
不变,应万变。
级别: 总版主

7楼  发表于: 2016-09-06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回 6楼(陈律) 的帖子
感激陈兄!
级别: 论坛版主

8楼  发表于: 2016-09-06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2248912317
嗯,今天只读了姜兄的12首双语诗,太喜欢了。先赞一个。
级别: 总版主

9楼  发表于: 2016-09-06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回 8楼(野苏子) 的帖子
谢谢苏子! 多提意见。
级别: 一年级

10楼  发表于: 2016-09-08   主页: http://miniyuan.com
蔚为壮观
级别: 总版主

11楼  发表于: 2016-09-08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回 10楼(木朵) 的帖子
木兄好! 除了中译英的其他诗人的作品,和无依的一篇小说英译,基本上作品都在这里了。多批。
级别: 一年级

12楼  发表于: 2016-09-08   主页:
很喜欢,也是先读双语诗,也非常信得过海舟的译诗
级别: 总版主

13楼  发表于: 2016-09-09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回 12楼(绿意) 的帖子
谢谢绿意! 多提意见
级别: 一年级

14楼  发表于: 2016-09-09   主页:
拜读,学些大作
级别: 总版主

15楼  发表于: 2016-09-09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马兄多批。祝好!
级别: 二年级

16楼  发表于: 2016-09-09   主页:
读海舟佳作,祝贺!部分短诗意义深远。
看云看海
级别: 总版主

17楼  发表于: 2016-09-09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回 16楼(唐颖) 的帖子
谢谢唐兄来看! 遥祝!   也在读唐兄的诗。
级别: 总版主

18楼  发表于: 2016-09-10   主页: http://t.163.com/0772383818?f=blogme
高度祝贺姜兄
级别: 总版主

19楼  发表于: 2016-09-16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回 18楼(三缘) 的帖子
谢谢三兄!   多批!
级别: 总版主

20楼  发表于: 2016-09-18   主页: http://t.163.com/0772383818?f=blogme
记得《傍晚》,《太阳》,,,,,,这些妙诗,我经常与人谈起,津津有味,回味无穷。姜兄的诗穿越了太多东西,高明通天,,,,,,
级别: 总版主

21楼  发表于: 2016-09-19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回 20楼(三缘) 的帖子
谢谢三元兄关注拙作,美评!  也谢谢支持!

祝福!
级别: 总版主

22楼  发表于: 2016-09-20   主页:
祝贺,海舟兄!
级别: 总版主

23楼  发表于: 2016-09-20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回 22楼(苏楷) 的帖子
苏楷兄好!  谢谢!
级别: 总版主

24楼  发表于: 2016-09-26   主页: http://t.163.com/0772383818?f=blogme
萨福诗的翻译精彩之极
级别: 总版主

25楼  发表于: 2016-09-26   主页: http://t.163.com/0772383818?f=blogme
也特别感恩姜兄对我诗集《神珠在手》精到妙译

三远合十
级别: 总版主

26楼  发表于: 2016-09-26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回 24楼(三缘) 的帖子
三兄好! 兄喜欢,我深感欣慰!
级别: 一年级

27楼  发表于: 2016-09-26   主页:
问好海舟。
祝贺。慢慢读,学习。
blog.sina.com.cn/u/1171986795
级别: 总版主

28楼  发表于: 2016-09-28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回 27楼(徐立峰) 的帖子
立峰好! 谢谢来看!
级别: 一年级

29楼  发表于: 2016-10-23   主页: http://miniyuan.com
蔚为壮观,要分门别类,慢慢阅读!
级别: 总版主

30楼  发表于: 2016-10-23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回 29楼(木朵) 的帖子
谢谢木朵兄! 多批。
级别: 总版主

31楼  发表于: 2016-10-24   主页: http://t.163.com/0772383818?f=blogme
姜兄的翻译特色越来越鲜明品味也越高级!祝贺!
级别: 总版主

32楼  发表于: 2016-10-24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回 31楼(三缘) 的帖子

级别: 总版主

33楼  发表于: 2016-11-08   主页: http://t.163.com/0772383818?f=blogme
我对姜兄翻译尼采的诗与哲学有信心!
描述
快速回复

认证码: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