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精华帖子 春台文集 会员列表
主题 : 刻石铭誓:仁心仁政造就宋朝的富庶繁荣
级别: 管理员

0楼  发表于: 2016-10-11   主页:

刻石铭誓:仁心仁政造就宋朝的富庶繁荣


萧家老大  文

宋太祖的刻石铭誓,在中国历史上是一件足以使后人刻骨铭心的事;也是一项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举措。透过这一举措,赵匡胤温厚的个性表现在了整个赵宋王朝的政治上。而这一举措,也恰恰给后来的执政者足以受用的启示。赵宋肇始时,宋太祖赵匡胤曾在一石碑上(一说为铁块上),刻下留给子孙的遗训誓言,作为子孙必守的规矩。此碑藏于皇宫太庙的密室中。誓碑规定,宋朝的历任储君,在即位之前,都必须到密室中,拜读背诵这份遗训誓言。不过,这份遗训誓言为绝对机密,除了特定宫中人士之外,甚至连宰相都不知道。只至后来金人打败宋朝,占领皇宫时,才在太庙的密室中发现这尊石碑的存在,宋太祖的刻石铭誓也才由此流传开来。也由此证明,宋太祖的刻石铭誓,决不是为了收买民心而作秀的。

南宋陆游在《避暑漫抄》一书中,是这样记载刻石铭誓之来历的:“艺祖(宋人对赵匡胤的尊称)受命之三年,密镌一碑,立于太庙寝殿之夹室,谓之‘誓碑’。用销金黄幔蔽之,门钥封闭甚严。因敕有司,自后时享及新天子即位,谒庙礼毕,奏请恭读誓词。是年秋享,礼官奏请如敕。上诣室前,再拜升阶,独小黄门不识字者一人从之,余皆远立庭中。黄门验封启钥,先入焚香、明烛、揭幔,亟走出阶下,不敢仰视。上至碑前,再拜,跪瞻默诵讫,复再拜而出,群臣及近侍皆不知所誓何事。自后列圣相承,皆踵故事,岁时伏谒,恭读如仪,不敢漏泄。虽腹心大臣如赵韩王、王魏公、韩魏公、富郑公、王荆公、文潞公、司马温公、吕许公、(吕)申公,皆天下重望,累朝最所倚任,亦不知也。靖康之变,犬戎入庙,悉取礼乐祭祀诸法物而去,门皆洞开,人得纵观。碑止高七八尺,阔四尺余,誓词三行。一云:‘柴氏子孙有罪不得加刑,纵犯谋逆,止于狱中赐尽,不得市曹刑戮,亦不得连坐支属。’一云:‘不得杀士大夫及上书言事人。’一云:‘子孙有渝此誓者,天必殛之。’后建炎中曹勋自虏中回,太上寄语云:‘祖宗誓碑在太庙,恐今天子不及知云云。’”

也就是说,誓碑记载的内容除了有对拜读誓碑的要求外,主要为下列三条:

(一)柴氏子孙有罪,不得加刑,纵犯谋逆,止于狱中赐尽,不得市曹刑戮,亦不得连坐支属。

(二)不得杀士大夫及上书言事人。

(三)子孙有渝此誓者,天必殛之。

仅从柴家子孙与南宋共存亡,以及在新旧党争当中失势的官员并没有被杀,还可能会随着政局的演变由罢黜而回到中央这两点,就可以证明誓碑的真实性以及宋朝皇帝基本上都遵守了誓碑遗训。

按照以往的惯例,一个新王朝建立后,为了增加自己的安全系数,不管这个王朝是拼杀出来的,还是流血政变得到的,亦或是和平演变得到的,都恨不得把前朝的皇族一律斩尽杀绝。但赵匡胤没有这样做,他对拱手相让的后周柴氏母子及其家族给予长期特别优待,对柴宗训封以爵位,长期养起来,而且言而有信,长期认真执行。《水浒传》中说到的柴大官人小旋风柴进,就是后周柴氏皇族子孙,因为持有“丹书铁券”,所以还享受某些特权。这比历史上许多失国皇帝的后代被杀得断子绝孙,就要幸运得多了。

赵匡胤给后周柴氏留后路的作法,赢得了朝野上下一致的好感,都认为他为人宽厚,这对他以后解决别的问题,起了极大的推动作用。

由此可见,一个新生的政权,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而把前朝的重要人物,当成“反革命”来镇压,决不是什么好办法。

     “不得杀士大夫及上书言事人。”“子孙有渝此誓者,天必殛之。”这个誓言,给文臣以最大的保障,你做错了事,说错了话,绝对不会搞被杀头的“文字狱”,最多被贬官,流放了事。这是赵匡胤在“杯酒释兵权”,解除了武将的兵权后,给文臣治国创造的最宽松的内外环境。除了南宋的赵构破了戒外,赵匡胤的子孙确实也遵守这个誓碑遗训,真的没有杀过一个政见不同的文臣。赵匡胤真正做到了“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闻者足戒。”在一个皇帝至上的封建专制王朝,赵匡胤能做到这一点,不得不承认他是中国历史上屈指可数的一代明君。在中国的历史上,宋代的礼遇文臣最为突出。

     除了不杀士大夫及上书言事人之外,大宋朝廷还给文官以优厚的待遇,即如今所说的“高薪养廉”。在职时,不用为生活发愁;致仕(退休)后,也有妥善安排。正因为宋代鼓励读书人讲气节、重人品;也正因为宋代一贯严惩贪污,屡次大赦都不赦贪官。所以,比较而言,宋代的大贪官就比别的朝代少得多。

     由于战争停止,社会安定,政策宽松,生产发展,全国老百姓的生产积极性就会大大提高。因此,中国的四大发明,除了造纸术以外,印刷术、火药、指南针都是在宋代才得到普遍应用的。

     两宋三百多年间,还有一个比较奇特的现象,就是没有出现过大规模流寇性的农民造反。一些小规模的起事,居然可以用“招安”这样的特殊办法来解决。《水浒传》虽然是小说,但此书确也反映了宋代历史的一个侧面。那些被“逼上梁山”的弟兄们之中,居然有很多是“只反贪官,不反皇帝”的。这是不是说明,赵匡胤温厚的个性表现在整个赵宋王朝的政治上了。这也正是赵匡胤的刻石铭誓给后来执政者的启示。
不变,应万变。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