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精华帖子 春台文集 会员列表
主题 : 陈律2016年诗选(四十五首)
级别: 管理员

0楼  发表于: 02-12   主页:

陈律2016年诗选(四十五首)

管理提醒: 本帖被 陈律 执行取消置顶操作(2017-04-15)

《写诗》

写诗是救赎吗?
是的。
但更多时候,
写诗是绝望,
或伪善。

2016年1月20日



《知识的命运》

浮士德得到救赎,
是因为他确乎求真。
即便他最终看到的那个瞬间来自魔法。
但愿歌德真这么认为。
因为浮士德还有另一种可能——
因为求真,进入了更深的黑暗。

2016年1月20日



《偶感》

临终时,如果有人问,
“这一生,你究竟知道了什么?”
你会说:“我对欲望略知一二。”

2016年1月20日



《宜兰听雨》

夜,你在屋檐下听雨。
身心如绽放、凋落的茶花。
远方,黑暗的远方是无尽海洋。
你些许凝聚的精神不由想起,
大地上无助的自己,
曾是宇宙深处一个轻盈、金色的圆。

2016年2月16日



《晨读者》

天微亮。
一夜无眠的你望着窗台,想起一幅画——
一个瘦削、苍白的青年,
倚着窗台,在晨光中阅读。
一直,你喜欢这个青年的形象,
觉得他像僧侣,
或者,僧侣喜欢的白色花朵。
而这次,你感到透过他,
正升起更久远晨光——
寂静的,大洪水后第一次晨光。
一个骑龙少年从中飞来,
俯瞰大地。
他看到了你,明白你为何爱上这画。
“这是你的灵魂,爱上更沉静。
而宇宙的起源并不在我,
在他读的那本书里。”

2016年2月25日



《每天》

每天,我都在赚钱、性欲、虚荣……
这些欲望里打滚,
每天,都精疲力尽。
但上帝,只有你知道,
每天,孤独的我都想念你。

2016年4月1日



《黎明两首》

(一)

春雨下了一夜。
天微亮时,停了会。
这时,传来鸟鸣。
孤单的鸟鸣,
传递转折、起伏的欢乐,
安慰我。

我的神,你知道,
我仍在工作,
仍在等待。

2016年4月3日


(二)

很早就醒来了。
因而,黑暗虚空中,
有幸又与你们——
神秘的鸟鸣相遇。
这并非奇迹,
而是平常一天的开始。
你们用一种我未知的语言吟唱,
而我在听。
因感动忘记了学习。
这是一个堕落者的黎明。

2016年4月9日



《勉力吧》

勉力吧,
即便永无宁日,
命运尽头还是叵测。
即便如此,
这个瞎子,这个罪人,
这个焦骸,
仍然跨上病马,
举起旗帜。

大道崎岖,
惟奉上意志、灼热。

2016年4月20日



《春天看树》

才一个月,院子里的树已茂盛,
接下来,它们会持续生长,
来到新一轮命运的顶端。
距阳台咫尺的天空,
又会出现那些伟大、轻柔的悬垂……
你觉得,接下来,再接下来,
你还会目睹、来到
更多“我们共同的本性”,
与它们一同起伏,无所谓表达。

2016年4月26日



《偶感》

我的很多诗没什么深意。
我写它们,
只是为了更好地下意识生活。
其实,很早我就已经厌倦了。
爱需要力量,
而我的力量不够。

2016年4月27日



《我们时代的爱》

或许,我们已经来到了这样一个时代——
在这个时代,爱是两个人互相折磨;
是彼此无法全然信任,
却莫名地仍待在一起。
感觉即便如此,也好过那可怕的空虚——
那种与任何人都没一丝真实关系。
然后,即便这样的爱最终也会熄灭,
我们只靠我们强悍又可怜的自我活着。
这就是我们这个时代。

2016年4月27日



《春天》

春天的户外充满芳香,
那是喜悦的生命味道。
像一条蛇,
我于其中安静呼吸,
永恒抽搐的螺旋暂时有些松动。
心中火焰呵,也不再炙烈,
又泛起那种久违的年轻时的忧伤。

2016年4月27日



《幻觉》

一束来自宇宙之上的纯白色的光,
似乎没有任何背景,
但肯定有某种室内氛围,
非常安静……

2015年5月5日



《自省》

我是个病人,
我也是医生。
我观察自己,
试图治愈自己。
这是我想要的,
也确实就是我的命运。

2016年5月5日



《黄昏》

黄昏,天空像一扇幽镜,
吸纳春天云霞。
茶园里的你,望着一座青山。
觉得这个黄昏适合怀念一个年轻人。
虽然,许久寂静后,
他会说:“请您忘了我。”

2016年5月10日



《夜空》

夜晚,从公司出来,
你在街角停下,看了会夜空。
所有的星都在那里,
宣示彼此光荣的等级。
如此,为何如今的诗人不再仰望你?

2016年5月16日



《西湖观鱼》

五月幽蓝的黄昏,石榴花盛开。
新柳下,初长成的细鱼触碰着水面。
冷血、淡漠的它们,
世代悠游西湖的它们,
知道你为何恐惧。

2016年5月19日



《自诉》

长期以来,我很少关注时代,
我只感受自我和星空。
同时,我也是
我和星空的冷漠的观察者。
研究这个孤独、清澈的坐标系,
研究其中相对的运动,
一个个水晶般旋转的谜,
我都想解开。
直到,看见我和星空之上的一束白光,
非常安静,有着某种室内氛围,
而之前的一切程序般瓦解。
我想,或许这是我想要的命运。

2016年5月25日



《爱情现象学》

当一个人是男人,亦是女人,
且不止于,既是男人亦是女人,
这个人是真正,本来意义上的人。
这个人是圆的。
其实,这亦是人对爱情
迷恋、绝望的原因。
在爱情的某一瞬间,
人似乎成为了那个本源的,完美的人,
感觉到了圆。
可那只是依稀一瞬间。
很快,他们就遗忘了,
回到彼此自噬的螺旋。

2016年5月28日



《有感》

人的意识大于人的语言。
意识是最大的自然之谜。

我相信语言可以说清任何事情,
只要真的感受到。
重要的不是语言的边界,
而是意识的边界、意识的能力。
通过意识认识意识——
这人认识自己和万物的尺度,
不仅是科学家的任务,更是诗人的任务。
因为诗人是人性——
这种似乎莫测运动的敏感者,
也是语言运动的可能和局限的敏感者。
而诗是对这两种运动的勉力超越。

恢复对各种具体的整体运动的感受能力!
这尤为重要!
是现代人最应该向古人学的!
自由源于对各种有限性整体的超越,
而不是成为绝对个体。

我想,佛教所谓的放下执念,
首先是指摆脱、清空
诸种个别意识的局限,
使意识来到意识的整体运动本身,
洞察此运动的诸种形式,
从而使得意识超越意识成为可能。

2016年5月28日



《戏剧性》

是一个人与自己,
而非与他人构成最根本冲突。
而只有当这人,
同时又是这冲突
冷静的观众,
戏剧性才会生成。

2016年6月4日



《对话》

“诗人,你何以知道你是对的?”
“因为,我看到了那些图像,
以及图像消失后的……那束白光。”

“那都是些什么?”
“爱。一直洞察和引导我的爱。”

2016年6月10日



《最终,诗人没有阴影》

没人对我说这句话。
虽然,我一直盼望有人
(他是我的朋友)
握住我的手对我说,
“相信我,最终,诗人没有阴影,
他甚至不仅仅是纯粹的灵魂。”

2016年6月17日



《愚蠢》

人最大的特质是愚蠢。
必定愚蠢里有诗意,
否则不可能有诗人。

2016年6月22日



《夏夜》

这是夏夜。
豪雨无心,
雷声不绝。
金蝉脱壳,
飞向意识深寂的内海。
那缥缈、空濛的金色呵,
这次不再回来。

2016年7月5日



《有感》

窗外的树越发茂盛、粗壮,
夏风中,它们在生长。
我也是。或许,
我一生的努力只是为了抹去自己。

2016年7月9日



《时间已经到了》

人呵,别再掩饰你们彼此的憎恶。
露出早就来到地狱的脸,
时间已经到了。

2016年7月27日



《承认》

这些天,从黎明到夜晚,
夜晚到黎明,
欲望控制着我。
很可能,
欲望会一直控制我,
直到我死。
今天早晨,
我听见一个声音说,
你要承认这一点。

2016年7月27日



《关于善恶的思考》

(一)

人如果无法消除恶,
那么至少应该保持善恶平衡。
这种平衡如果是可能的,
必然彼此自在,
又彼此转化。
这是悖论。
仅就自身而言,
这种平衡稳定,又不可能总是稳定,
存在着崩溃的必然。


(二)

如此,人或会沦入
一种恶的循环,恶的平衡,
被恶奴役。
甚至来到恶的极端——
某种恶的超稳定状态。


(三)

而全然的善对于人必然是个别。
那种全然的善的循环,
善的平衡,
几乎不曾存在于人的历史。


(四)

我倾向于认为,善恶是自然力,
善恶平等。
但无论如何,善恶都是有限。
承认这种平衡,
并非对恶的妥协,
而是人的真相就是如此。
维持其实已是难的。
但以极端的方式,
以创造或者毁灭来维持更宏大的平衡——
使一种平衡来到是它的另一种平衡;
或者,使一种平衡,
勉力来到上,或者坠落,
成为不是它的另一种平衡,
无疑更难。
非人力能为。
这是大自在天之主湿婆的事业。
究其根本,他又是不动。

2016年8月16日



《伊利亚特》

《伊利亚特》意义上的古典意味着
古希腊人首先承认天地人神的多元。
这多元彼此充满矛盾,
每个元的自身充满矛盾,
但这多元同时更是一个运动的整体。
古希腊人愿意整体地看待运动,
把各种运动形式的自身和彼此作用
看作一个运动的体系。
而战争是运动的最戏剧性所在,
《伊利亚特》歌颂的是一群热爱战争的人神。
他们并不觉得冲突会导致整个体系——
神圣的“一”的崩溃。
相反,他们认为冲突是“一”的显明。
异于现代人,他们确有这来自“一”的,
处于一个文明开端的生命的能力。
他们认为,人神各有命运,
人神必须接受各自的命运。
信神的古希腊人并不认为人会因为信神永生,
他们接受人的有限,人的必死。
那时只有冥府,还没有地狱。
为了靠拢神,
为了成为一个真正的人,
人努力追求必死者的不朽和荣誉。
阿基琉斯大战河神;
赫克托耳被众神抛弃,仍勇敢面对死亡,
同为《伊利亚特》光辉的拱顶。
这一时刻,人神同列。
尽管如此狂欢和喧嚣,
对人而言,死亡仍是《伊利亚特》的主题。
需要指出,赫克托耳并未因为被众神抛弃
而不信神;
胜利者阿基琉斯在远征特洛伊之前
已经知道众神规定了他会死在那里。
那种深切、自然的悲伤与蓬勃、迅捷的
生命元气并存,
实在好过枯燥的约伯太多。
无论如何,
《伊利亚特》中的一切行动都是正面的。
这种正面意味着其中的矛盾
并非文明晚期上帝与魔鬼的矛盾。
这正是“一”的精髓。
这是《伊利亚特》独有的高贵。

2016年8月31日



《明白》

人生即是如何摆脱囚禁。
这点,柏拉图告诉过我,
佛陀告诉过我。
只是,直到这个明亮、感伤的秋天,
我才迟迟明白。

2016年9月8日



《休息》

一切都准备好了,
我的诗人。
当你的时间终于“啪”的断裂,
你要的只是休息。

2016年9月14日



《下棋》

就像之前很多年,
近来,他几乎每天都去棋馆下棋。
简陋屋子里,
那种总是烟雾缭绕,欢乐、沮丧的沉溺,
让他暂时忘掉一些事情。
更重要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
而他已经四十七岁,
命运要求他完成的,还没完成。
但也许,他并没有什么命运。

2016年9月21日



《玫瑰》

玫瑰。何种玫瑰?
那经劫累世,无人知晓,
在殿中凝视你的玫瑰。
生命树尽头,
永不转动,
亦不寂灭的玫瑰。
必于你的末日,
慰藉你的玫瑰。
那钟。
蓝色深处,金字塔闪耀的美。

2016年10月12日



《处境》

写这首长诗时,他遭遇了这种处境——
解决了一个问题,会带来另一个
之前全然没料到的问题。
而这个问题的解决,
又是对此前答案的修正,
得回头,再解决此前的问题。
它们彼此缠绕着往前,
如同打开一扇门,
发觉里面还有一扇门。
而当他打开里面这扇门,
会发觉又一次回到此前的门。
但每次,又确实来到更里面的一扇门前。
如此周而复始,令他精疲力尽。
可每次,当他恢复了体力,
他会隐约觉得,越来越觉得,
他能澄清所有这些问题,
解开所有这些缠绕。
直至,精疲力尽地,
来到宇宙最后一个房间。

2016年10月19日



《关于写作的基本功》

一首诗,要表现出语言的效率,
有一击即中的能力。
一首诗,应该清晰而微妙。

写作时,不应扩写一些作者
其实无甚真实感受的体验。
我们可以允许自己浅陋,
这是成长过程中必然会发生的。
但绝不能撒谎,
用所谓的修辞和大词
去僭越必然艰难困苦的认识,
这是自毁前程之举。
应该有一说一,有二说二 。
如此,一棵小树才可能成为大树,
一棵大树才可能成为森林。

对于一个写作者,
无论他的风格是简洁还是繁复,
行文的准确和清晰都是最基本,
也是最重要的原则和能力。
不要认为,
任何一个字、词、句都是自明的,
可以想当然的,泛泛地,不假思索地使用。
每个字、词、句都必须是确凿的。
要做到这点,
取决于他对题材的认识深度和语言能力。
而所谓认识深度和语言能力
也有一个相对、渐进的过程。
一个写作者,
对自己的写作必须有高度的狐疑。

有时,为了简洁,我们应该去尝试繁复。
有时,为了繁复,我们应该去尝试简洁。
有时,应该既简洁又繁复。
正如杜甫说的,清词丽句必为邻。
一个写作者应该自觉尝试各种不同的,
甚至是对立的风格、文体,
试图对这些差异有一个整体的把握。
如此,他的语言才可能自然、得体。

如同光线经过大质量的天体会发生弯曲,
当一个写作者的心智的质量足够大,
他的语言自然会发生弯曲,
甚至成为一个圆。
圆对时间中和大地上的存在者而言,
永远是意外。
很多时候,他甚至会对圆产生敌意。
但这还不是最糟糕的,
最糟糕的是,
圆并不是即便在我们对圆的正向认识中,
所认为的那样的存在。

总之,我不相信写诗靠天赋这种鬼话,
写诗的基本功是最重要的,
还有坚忍的意志。
其实,我们的写作如同我们的工业,
迫切需要升级转型,
从粗糙制造,山寨模仿,
来到一个高级的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时代。

2016年10月16日



《秋雨》

秋雨连绵,
安慰我的灵魂。
我不奢望去有太阳的地方。
足够了,这音乐,
这无尽的,阴沉之美的来临。

2016年10月25日



《秋夜》

我须静。
在这萧朗秋夜,
我须温柔。
生命的金球无善无恶,
告知我,这是德。

2016年11月6日



《冬夜》

那是谁?
如此近,凝视着你。
如此近,
或许,是来到这里的你。
噢,古老又青春的冬夜,
一只巨大、高贵的凤凰,
沉静。

2016年11月9日



《白茶花》

已然冬天,白茶花绽放。
既然纵情欢乐已无可能,
我准备睡上一千年。
呵,我的朋友,
我幽寂的灵魂,
我马上就会离开你,
比你更快,回归大地。

2016年11月25日



《冬日》

如果已完成的,
并未使你幸福;
如果写诗却从未目睹诗神;
那么,老去的你至少感到,
那正来到的蓝色冬日,
闪耀着爱的寒冰。

2016年11月29日



《这样的日子已经到来》

如果这个世界只剩下毁灭,
那么就毁灭。
我们可以寄望下一代人,
亦可以不寄望。
不要自恋。
不要心存妄想。
勇敢面对自己,
承认我们是魔鬼。
承担所有因果。
这样的日子已经到来。

2016年12月13日



《歌(六十六)》

这个寒夜,
宇宙中,黑暗有差异,
不同的光明照亮骑龙者。
上升、下降,皆本真。
孩童的他,看见,
那个至纯之象,
惟一的不动,
身心是金字塔的冥想者,已敞开。

这个寒夜,是喜悦的春天。

2016-12-31



《我们时代的自然》之:桂圆

虽然,你最先寻着的只是一枚18世纪欧洲人贩到非洲的蓝色琉璃球(这如今也就值10元人民币的赝品小宇宙!),但太上老君和他的同心圆毕竟已不在。如此,究竟是谁在陈厌,仅仅适合《杂诗集》的春夜,决心重新追寻大熊星座之上蛮荒、森严的光?

渴望承受住上天分派的任务,骨子里的你模仿古代中国皇帝春分时节的祭日仪式。但一个更骨子里的想法是:“无法无天的暗夜应该更高!”

于是,这个孤独的孩子首先吹熄了音乐厅微弱、纯净的烛火,觉得这样的文明甚至不是一时的闪光。这般举止,是从今夜回到实在谈不上是前夜的前夜!而沿途鼓瑟声吹、龙腾虎跃仅是你事后随便写写的散文。毕竟你最大的禀赋是比光还快的不动!

噢,孩子呵,你是你的祖先,你是你的子孙。像我这样的穷人无法向你献上一枚来自西域的红糖般甜美的唐球(这浓稠的生命之血岂是那枚蓝色小琉璃可比。),却可乘着美好春风,比你更早来到属于你的夏天,向你献上一粒产自南海的晶莹、肥美的桂圆。这是你的可以被吾辈凡人目睹的白天。

如此,把墨研得更黑、更润、更芬芳,这才是你的唯美。噢,宇宙是多么黑!黑是宇宙的新鲜空气!而我必定为你喝彩,你也必觉我就是春夜里那座为你盛开的寂静百花园。

如此,太上老君和他的同心圆其实一直在。他就是您。


注:唐球是一种唐代玛瑙,以浓稠的棕红为佳,也叫糖球。

2016年3月21日
不变,应万变。
级别: 总版主

1楼  发表于: 02-13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大丰收!祝贺!






都是高质量的!
级别: 一年级

2楼  发表于: 02-15   主页:
学习。
blog.sina.com.cn/u/1171986795
级别: 一年级

3楼  发表于: 02-19   主页:
读陈律兄好诗。问好!
级别: 总版主

4楼  发表于: 02-22   主页: http://t.163.com/0772383818?f=blogme
看了一半,好的

因为简洁才深刻,因为真诚才有力,因为自觉才有把控语言的信心与高度,因为有神性才有诗歌通灵的直觉而率性的表达。
级别: 一年级

5楼  发表于: 02-24   主页:
来学习大作
级别: 一年级

6楼  发表于: 04-02   主页:
《春天看树》

才一个月,院子里的树已茂盛,
接下来,它们会持续生长,
来到新一轮命运的顶端。
距阳台咫尺的天空,
又会出现那些伟大、轻柔的悬垂……
你觉得,接下来,再接下来,
你还会目睹、来到
更多“我们共同的本性”,
与它们一同起伏,无所谓表达。

2016年4月26日



《偶感》

我的很多诗没什么深意。
我写它们,
只是为了更好地下意识生活。
其实,很早我就已经厌倦了。
爱需要力量,
而我的力量不够。

2016年4月27日



《我们时代的爱》

或许,我们已经来到了这样一个时代——
在这个时代,爱是两个人互相折磨;
是彼此无法全然信任,
却莫名地仍待在一起。
感觉即便如此,也好过那可怕的空虚——
那种与任何人都没一丝真实关系。
然后,即便这样的爱最终也会熄灭,
我们只靠我们强悍又可怜的自我活着。
这就是我们这个时代。

2016年4月27日




《冬日》

如果已完成的,
并未使你幸福;
如果写诗却从未目睹诗神;
那么,老去的你至少感到,
那正来到的蓝色冬日,
闪耀着爱的寒冰。

2016年11月29日


--------------------------------------

读到的这几首我发自内心地觉得好。
为你骄傲。

级别: 一年级

7楼  发表于: 04-02   主页:
刚看了注册时间,居然是2010-8-20.  那么多年。。。
级别: 管理员

8楼  发表于: 04-02   主页:
引用
引用第6楼阿波于2017-04-02 15:43发表的  :
《春天看树》

才一个月,院子里的树已茂盛,
接下来,它们会持续生长,
来到新一轮命运的顶端。
.......
谢谢阿波老朋友。春天好!
不变,应万变。
级别: 一年级

9楼  发表于: 04-08   主页:
这些诗章很好,闪耀着一种思辨性的、自省的光芒,语言简劲、高迈
在,或者不在,或从未存在。
级别: 论坛版主

10楼  发表于: 04-09   主页:
令人艳羡的丰收啊。陈兄令我羞愧。

去年坐高铁是经过杭州。关于杭州,我只想起:这里有个诗人叫陈律。又过宜春,又只知道:这里有个诗人叫木朵。近年虽常归国,但双亲垂老,不忍把和他们相聚的时间剥削,所以每一次都未能如愿到处访访心仪的诗友。
级别: 论坛版主

11楼  发表于: 04-19   主页:
《冬夜》

那是谁?
如此近,凝视着你。
如此近,
或许,是来到这里的你。
噢,古老又青春的冬夜,
一只巨大、高贵的凤凰,
沉静。

2016年11月9日
级别: 三年级

12楼  发表于: 04-21   主页: http://lwdokok.blog.163.com
佳作多多,至今读来常得新意

比如:

晨读者》

天微亮。
一夜无眠的你望着窗台,想起一幅画——
一个瘦削、苍白的青年,
倚着窗台,在晨光中阅读。
一直,你喜欢这个青年的形象,
觉得他像僧侣,
或者,僧侣喜欢的白色花朵。
而这次,你感到透过他,
正升起更久远晨光——
寂静的,大洪水后第一次晨光。
一个骑龙少年从中飞来,
俯瞰大地。
他看到了你,明白你为何爱上这画。
“这是你的灵魂,爱上更沉静。
而宇宙的起源并不在我,
在他读的那本书里。”

2016年2月25日



《每天》

每天,我都在赚钱、性欲、虚荣……
这些欲望里打滚,
每天,都精疲力尽。
但上帝,只有你知道,
每天,孤独的我都想念你。

2016年4月1日
以无制有 器用者空 空有不二 无非自然卍
级别: 三年级

13楼  发表于: 04-22   主页: http://lwdokok.blog.163.com
当整个民族集体无意识,缺失自我反省的文化基因之时代,以个体展开的反省与救赎就难能可贵了。

我在陈律兄的许多文本里看到了这种可贵

个见
以无制有 器用者空 空有不二 无非自然卍
级别: 论坛版主

14楼  发表于: 04-22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2248912317
首首都好!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