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精华帖子 春台文集 会员列表
主题 : 杀鹅计(四首)
级别: 一年级

0楼  发表于: 03-30   主页:

杀鹅计(四首)

管理提醒: 本帖被 三缘 设置为精华(2017-04-05)
.







◎杀鹅计,戏赠老木及阿峰


你一直都深怀着吃鹅的雄心,
但,杀鹅者是谁?
祂是披着圣光降临的,
亦或是趟过陷落在地底的沼泽而来?
这些,你都没有告诉我们。

所以你吃鹅的念头是不确定的,是恍惚的;
但春光正好,两只黄鼠狼在结伴游街。
阿峰说,两位大师在结伴同行,
老鸡站街上。太多了,两只黄鼠狼已经吃撑了肚子。
花白胡须。及依依垂柳,有不可撤销的忏悔。

那只皮球,人踩踏在脚下。又将滚向何方?
鸡蛋在沸水中裂开。肉包子蒸熟了,可盛入空盘中。
那么留下阿峰吧!我们再请三只野鸡,
守着阿峰。望着阿峰。蹲踞在山巅上哭嘴。

      2017年3月5日。

备注:

1、但春光正好,两只黄鼠狼在结伴游街。取自张建新《画春光》一诗:春光正好,两只黄鼠狼结伴游街。
2、花白胡须。及依依垂柳,有不可撤销的忏悔。取自阿峰《一只喜鹊不见了》一诗。
3、鸡蛋在沸水中裂开,肉包子蒸熟了,可盛入空盘中。取自张建新《晨读半篇曼德尔斯塔姆<论交谈者>》一诗:鸡蛋在沸水里裂开,肉包子已热可以盛入盘中。



◎明天的太阳
          ——致Z


这个春天,我活得颓唐,
无心为诗。也没有去读旁人的诗。
我吃饭。我睡觉。
我不明白:人为什么一定要吃饭。

人不吃饭会死的。
这是常识问题:我是想死了吗?
现在,我的房子
水泥瓦在咯噹咯噹响……

我疑惑,是几只燕子要在屋子外的泥墙上筑巢
如果燕子,筑巢在屋子外的泥墙上
我们今年的运气会好的
早晨,我们在东边的天空望到了灿烂朝阳

现在,天又阴霾着。要下雨的样子。
我回到园子,是准备做活路的,
但坐在屋子里我已经动不了啦。
我也不想去煮饭吃园中那么多活路谁人帮我做呢?

没有人帮我做活路。我不要人帮我做活路。
我去煮一碗面吃吧,
人是必须活着的。愿春日的阳光照彻明天的园林,
明天,我把十个土坑回填了。

      2017年3月8日。



◎穿过旷野


他走在旷野。这人世的、最后一片旷野
这唯一的,走在最后的人
长风浩荡,吹散他的影子,这是傍晚最后的警喻
夕光照着他的脸,这唯一的呈堂供证

现在,我们是坐在房子里的人
我坐着我的椅子,其他人坐着其他人的椅子
我们抽着烟。晚钟在屋子外滚荡
这最后一口气的吸入时刻。这终极处的静谧时分

他站立着,高昂着巨大的脑袋,渐缓地呼吸
这唯一的、站立着的人。这终极的沉默

      2017年3月23日。



◎洗脚水


早晨,在门口倒昨晚的洗脚水 
我遇到了春天的美 
晨风吹一片去秋的落叶,在花林间飘舞

园中,贴梗海棠已然完谢
生出新叶。茶花还在开着,我没有见过茶花叶落
喝一口白水,你扛着锄头走进林子深处

我望着晨光照亮你的肩背
我听着你在林子深处咳嗽
天暖了,园子里有太多的活路

等着你去做
你不敢歇息

      2017年3月30日。










.
[ 此帖被李敢在2017-04-01 22:54重新编辑 ]
在,或者不在,或从未存在。
级别: 总版主

1楼  发表于: 03-30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拜读李兄。
级别: 一年级

2楼  发表于: 03-30   主页:
读李兄好诗。尤喜第二首,写得真诚,简朴。
级别: 管理员

3楼  发表于: 04-02   主页:
他站立着,高昂着巨大的脑袋,渐缓地呼吸
这唯一的、站立着的人。这终极的沉默
不变,应万变。
描述
快速回复

认证码: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