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精华帖子 春台文集 会员列表
主题 : 鸣鸟集
级别: 二年级

0楼  发表于: 04-05   主页:

鸣鸟集

管理提醒: 本帖被 陈律 执行加亮操作(2017-04-06)
鸣鸟集:多余的思考

看啊,他一坐下来,
就遇到了刚才那个难题。
死神秘地等着他。
这四围散布珍珠般的黑夜,
有些树叶需要春风重新梳妆出行。
有些檐房换了新颜。
那一座散发红宝石光芒的山峰,
此时也归于寂静。整个
城市等着宣判。明明灭灭的
灯火在幽暗中探戈。他视诗为己出,
诗却从不犒赏他。即便是这样的黑夜,
阴沉的途中,同样把他推入深渊。
一座无人捕获的礁岛,矿石烁烁。
这些多余的身怀绝技的火光,
陪着他走向腐朽!

鸣鸟集:山行

转了一个弯,一个山坡,
白雾折返林中,
灰云沉重地堆放山岭。
一处白瓦房呈现,低矮又幽居。
人与车子隐隐其坳,
野兔的短腿扑向洞穴。
山鸡取悦浓密的春草。他想。
他始终处于一个危险的关系中。

他无法把自己摆正
又做到一个相对平衡的位置。
他见一棵云杉耸入暮色,冷静又激扬。
同时,他又看见一架架梯田登天,
是否有人留下脚印已成仙。
他心中的秘密多如牛毛,
一块突兀的岩石挡住了
他的所思?

鸣鸟集:人子

这么难。神说。做为人子
你应该死去。死又何惧?
他愤世嫉俗的样子很难看。
但又怎样,大师的手
从来都不是空着的,他需要
抓住那根救命稻草,那根金黄色的
救命稻草喂养了人的脾性。
神几度哽咽,不敢掬泪,
神是光鲜的。他做为人子来到人间,
人间这个蛇鼠一窝的集散地,
为何还要有诗,有绿色,
有金色的演奏!

鸣鸟集:诗风
——与木朵、牧斯、陈腾、刘义
在宜春味道谈诗

谈到个人诗风(即诗性),
木朵说不要过早地形成,
这样反而会抑制诗人的成长。
我说。那些成熟诗人的诗
每一首都具备深深的烙印。
他们笔遒,思想纯粹,个性鲜明,
啜饮同一口文学深泉。
牧斯也赞成我的说法。
如聂广友和陈律,他们的诗
无不浸透了自己的血性,
有创造性和探索性,兼备开拓性
和批评性。而木朵反复告诫我们,
即便是要形成自己的诗性,
也要缓慢地、有条不紊地、
不要刻意地让它留下自己的痕迹。
诗风本是个人修为、气质、
内涵和阅历相揉合的果实。
那些大师们的杰作,往往能成为
他们那个年代的风向标。

2017-4-2


[ 此帖被唐颖在2017-04-05 20:11重新编辑 ]
看云看海
级别: 管理员

1楼  发表于: 04-06   主页:
喜欢老唐的这组。笔力称得上遒劲、简明。细节丰富,却不芜杂。
不变,应万变。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