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精华帖子 春台文集 会员列表
主题 : 自吟集
级别: 一年级

0楼  发表于: 04-06   主页:

自吟集

管理提醒: 本帖被 陈律 设置为精华(2017-04-09)


下午,我去花园采撷光阴,
这些花瓣识别了我的体温。
一朵初绽的雪花银似的樱花,
有些害羞,它的绒毛卷曲又舒展。

光阴是柔软的,我也是有刚性的,
我们血液贯通,嗜好彼此。
那一刻,我们拥有相同的美妙,
即便死去,也是幸福的。



当我们聚在一起
噙满忧伤而放纵自己,
受到约束和节制的贞操
就像泄洪入侵江山社稷。

我们浅吟低唱,工于花园,
拿起刻刀只雕刻自己的完美。
那些需要我们去雕琢的
朽木与残缺,正义与非正义,
我们视而不见。

当我的诗篇腐蚀自己又摧毁他人,
泄愤不专一,爱国不坚定。
恰如此诗片面又自负。
阅读它的人需要勇气和毅力,
不阅读它的人寄情山水。

当一个民族完全摈弃于诗
而利用口号来主导它的地位,
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这更加
是一个精神崩溃的前兆。



比如我与大地的关系,
是共生的关系还是客卿的关系。
我读庄子不考虑仁义?
孔子、老子、墨子不是大地?

生命的本体是什么,
我们衍生于它又凌驾于它?

我们从《周易》中习得了什么?
那边缘政治的分歧在哪?
有时,我孤独得揪心割肉,
还好有新东西,重燃希望之火。

那些西方艺术来到我身边,
我分辨它们的真伪,渴求和平。

我们把复杂世界简单化,
单纯生活复杂化,利用超级
大脑吸纳若干知识,而这些知识
抽丝剥茧于人,痛苦不请自来。



四月,我们需要培育美德。

我坐在垂柳编织的河畔,
一只墨燕三番五次来打扰。
我看见湍流正催促它的倩影离去。

这两岸纷至沓来的深蓝、
粉红、浅绿、寡白互有追逐,
水草成为河流的勇士。
那些被深埋的、有画面的
神秘奇石发出邀请,洁白的云
又手把手教会了我什么?



你需要什么,而不是我,
天空需要什么,而不是大地。



清明哀思莫过于哭春风,
十里百里都不嫌累。它替代你
辩识乡音,挑选墓标,
又用力击打沉睡的棺椁。

披麻戴孝的春风或跪、或舔,
或以其他祭拜的方式亲近
亡灵,每一序曲都是金石之音。
我没任何理由不悼念父亲!



小燕雀在竹林深处扑闪,
让人无法见识它的美。
乌鸦蹲在刚上新妆的枝上,
像一个熟练的老巫婆在占卜。
两只黑蝴一前一后嬉玩,
石榴树的嫩芽浅红。一群
白鸡仔东奔西突,盲目觅食。
枇杷子挂满了枝头,春风
格外恩典芙蓉花,碧玉般的
雏叶透着光泽。几座老房子
有序而静寂,一个老人
倚仗着其独特的构造魅力,
洞察着这白色的春天。

他坐在妈妈搬的竹椅上
想打磕睡。一只巨大的玉盘
从高空垂挂下来,
无人接住!



我以我的方式
接受自然(名利场),
而寺院以另一种方式拒绝它。
北方,那里的广袤并不友善。
当南方的候鸟到达雪山
又不得不笼络现世,我唯有
把弃之如草绳的金银沉入湖泊
(那种叫淫欲的神鸟
出使边塞)。

傍晚,窗外小泥孩的嬉闹,
他这是否向世人宣言。
“我在,我茫然。”
当死者游离花草树木间,
又不接受上帝招安,我明白
我是怎么回事?我于他们是孤魂,
是代替他们来受罪的。
那些神鸟也是。



与其让人叫出你的大名,
不如沉寂如零碎的石砾。

乌云好多年邀我赏月,
其实那一块白石头并不发光。

恰如此夜,小鬼潜伏黑暗中,
小鬼的子孙四处招摇撞骗。

镜子更衣时,影子活灵活现。
那些隐隐约约的光未吐真言。

“死神,死神,快离开。”
我与面目慈善的死神对话。

死神数次哽咽。用三丈白绸
把自己吊死在那棵歪脖子树上。

不要轻视对手,那怕他有仇于你。
更不要去蔑视你的恩人。

常挂在嘴边说你好的人,
未必是真心。



我不是一个有文学才华的青年,
许多人问我为谁写作。我说
我不为谁写作,甚至也不为自己。
快乐写作是我的日常。有时,
郁闷或事务繁多。有时,兴奋或
为了获得存在感,我就会写作。
通过写作这个窗口了解世界的
苦难与自我的生存状况。同时
也明白自己的处境艰难和不幸。
我又有什么不幸哩。或者说
这不幸的根源在哪?与同龄人比,
我懒惰又不锋芒,是个失败的人。
大多数人已取得了瞩目的成就。
从他们身上知道自己的不足。
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
写作不是我施展才华的唯一通道。
我为自己的秉性和气质而写作,
这就是我勤勉的原因之一。

十一

去分界农业园看樱花,一路赏去,
见许多美人儿也在那儿欣赏。
心情不免低落和阴郁,何故?
也许是这人间美景实在大多,
实在是让人留连忘返又不得不
回到残酷的现实争斗去中。
花朵较小的桃花倚靠在樱花的
通衡大道上,也有了些许的光彩。
远眺是一片片郁郁葱葱的菜畦,
一些劳动者点缀其间。待到达
省级龙头企业《星火科技园》时,
那成片的茶花红彤彤的,一朵朵
大如玉盘。与刚才小朵的樱花
比起来,反而更喜庆。桃花的色泽
与樱花的色泽本都是淡雅粉红,
给懂它的人一种安逸和静思。
那些大红大红的茶花恰好融洽了
中国人的个性,好喜功,求富贵,
多炫丽。或许,我的个性
迥异于他们,是求闹中取静的。
可是,在这样的人世,那里
有我的濯足之处?

2017-4-6
看云看海
级别: 总版主

1楼  发表于: 04-07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倚仗着其独特的构造魅力,
洞察着这白色的春天。
级别: 管理员

2楼  发表于: 04-09   主页:


我不是一个有文学才华的青年,
许多人问我为谁写作。我说
我不为谁写作,甚至也不为自己。
快乐写作是我的日常。有时,
郁闷或事务繁多。有时,兴奋或
为了获得存在感,我就会写作。
通过写作这个窗口了解世界的
苦难与自我的生存状况。同时
也明白自己的处境艰难和不幸。
我又有什么不幸哩。或者说
这不幸的根源在哪?与同龄人比,
我懒惰又不锋芒,是个失败的人。
大多数人已取得了瞩目的成就。
从他们身上知道自己的不足。
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
写作不是我施展才华的唯一通道。
我为自己的秉性和气质而写作,
这就是我勤勉的原因之一。

——这首特别好。问好老唐。
不变,应万变。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