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精华帖子 春台文集 会员列表
主题 : 乐观者(几首)
级别: 论坛版主

0楼  发表于: 04-09   主页:

乐观者(几首)

管理提醒: 本帖被 陈律 设置为精华(2017-04-09)
乐观者

摆在面前的,将近夏季
且浸泡过乙烯的芒果、果皮的斑点,
以及傀儡党派、生活
——而现在——确实如此的存在。
是什么让人如此确信?!
并非是个遭遇悲剧的人,
那并不算什么,连同窗前的树也能理解。
大海那么消沉,让大脑
潜入沟壑——沉迷另一个知幻的世界,
可以称之为啥?

没有足够的储蓄(生命所需的)
和有所的空间,并非非要十分舒适。
乐观者——作为生存的妥协方式之一,
而喜剧却是暂缓痛苦的药片,
栖居水边的人大多恐惧风暴。

时间再与时钟勾结——
就要玩完了,这个亚洲胀气的胃。
在这个寂静的夜晚,背向月亮的螺蛳
——深刻的——零星的岛屿和苍蝇、
关闭的海关,和船的倒影在荡漾,
一个称之为魔幻现实的国家正在崛起。



堕落的诗

并非不赞同另一种风格的写作,
正如,阶段性的促成——每个季节的漂亮嬗变,
艺术,极容易让人产生错觉。
除非使用逻辑,否则就是一场抒情的灾难。
正如,我们多么容易原谅自己啊!

如果诗人与使命(某个时刻的需要)并行,
我们应该像火焰——请警惕看待艺术的一致性。
于现代汉语的语言尤其如此,
我看见同行写下的词语,
如粉刷墙上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也许应该有人告诉我们,我们并不能预见未来,
因为,我们真的不能预见未来。

更不能让未来代替了现实。

作为同行——博贺港并非仙人掌的发源地,
但这方水土并不缺乏刺猬式植物,
并非非要每个人都要成为铜士兵,
甚至,多余的如尖锐的事物也会遭受嘲笑,
金属和人——都应当拒绝腐蚀。



写作

近来写得少,少得可怜、且焦虑
甚至遗失作品,是的,它从我的记忆永远消失了。
那是一首诗关于初春的诗,
广州市城中村的某个水塘。

——只是一些记忆的碎片而已。
却那么深刻——关于平静的水,
安详,和谐,似乎永远都不会产生抗争。

仿佛整个世界都在自以为的睡眠之中,
今年,我只是被倒春寒惊醒了。

疼痛让我想起一场剧烈的运动,
其中必定存在摩擦和火,那么也应当暖和。

有时候觉得,那只是个乌托邦式的实验罢了,
也许是个极好的隐义,
前为人性,
后为所谓的同志者,
不过是千万潜伏水底的塘鲺,
只要向水面扔些面包屑,准有好看的。

——因生命,在于思想运动。



长城

它竟然还存在!
还好,只是成了文物遗迹。
是的,它还存在,
在地图上成为荣耀和夸张的羞耻曲线,
足够坚固,又足够古老。
当然,它是封闭的。
如我居住的海洋,也存在边界,如水墙。
它的人民处于圈养的幸福。
赤裸裸的,
暴露阳光下的戈壁如此,
另一个国家如此,
天,所有人亦知道如此。
——请祖先保佑这片土地上的居民吧。



平水仪

不知道只要在人类存在的地方
置放一架平水仪
会不会因为道德伦理
而违背引力
而向某边倾斜?

——我从来都没有离开过这个国家,
因地理经验的匮乏,只能从逻辑
或资讯获得某种据点。
但有时,你会发现真他妈的混水摸鱼
更像歌颂作为某个物种生存之伟大。
世界,从来都超出想象力的阐释。
但关于倾斜部分,
也曾经困惑牛顿和爱因斯坦
没有人比之更能理解真理,或失重的水。

现在,我仍然想走遍世界的每一寸土地,
但这是不可能的,也是没必要的。
只要手中的平水仪还能保持理性
和物理上的精准,谁也剥夺不了我写下的
每个词语原本的意愿和属性,
包括时间与座标如天生豹纹。
级别: 管理员

1楼  发表于: 04-09   主页:
喜欢振周的这组。虽驳杂,但诗意盎然。
不变,应万变。
级别: 论坛版主

2楼  发表于: 04-19   主页:
问好陈兄。。。。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