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精华帖子 春台文集 会员列表
主题 : 饭否?我的八年网络诗歌生活
级别: 一年级

0楼  发表于: 04-13   主页:

饭否?我的八年网络诗歌生活




        2008年春天,我第一次踏上巴蜀的土地,来到成都工作。 川菜川人川音,仿佛身在异国他乡,一切都是那么陌生新鲜。甚至连桃花也是复瓣的,空气中弥漫着一丝安逸舒适的甜味。
       我居住在狮子山麓李吉人故居菱窠对面的一个小区。菱窠,顾名思义就是菱堰边上做个“窠”,抗日战争期间,李人躲避日本飞机轰炸,在成都市郊的狮子山结庐隐居。这里在民国时期应该是郊外有水堰的地方,长满菱蔓荷花,结庐于此人迹不到的地方,也是作隐士的姿态。据说,李人自从八世祖入川以来,都是医农传家,从来没有过房产田地,当年于此泥篱茅顶筑“菱窠”,是家族定居四川的创举。李人后来一直生活于此,直到1962年逝世。这里现在是李人故居文物管理所,原来那种很原始的竹木篱门,已经改建为砖瓦建筑,也有些年头了,自然陈旧,还是有些古色古香的仿古建筑味道。
      人在他乡,没有什么熟人朋友,我又幸喜僻静,隔三差五就要来这里喝茶,碧桃轩回廊前,一桌一椅,木桌竹椅,一杯茶,一瓶开水,连门票七元。每次都直接进门坐定,然后服务员端茶倒水,收钱给门票。李人有“中国的左拉”之盛誉,《死水微谰》《暴风雨前》和《大波》,大河三部曲反映的是从鸦片战争到辛亥革命的一段大历史风云,可以与《战争与和平》相提并论的巨著。他本来应该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唯一的大师,却莫名其妙地在当代文学史上默默无闻,只是近年来才在四川文学界人士努力下出版全集。
      碧桃轩是个半悬水面的建筑,有副对联:冷眼看空游侠传,热情涌出性情诗。横匾:碧桃轩。这一汪眼前的死水,映着几株桃花。靠门口的那株,花事已盛,快要凋谢的样子,对岸那株还刚刚含苞,时不时黄叶哗哗被风吹落,抬头仰望,我发现在春天大自然新陈代谢分外地旺盛,新叶在驱逐枯叶离开枝头,唱最后的欢歌。
      那时候,我刚学会电脑,于是,开始在诗选刊论坛写作和发诗。

      诗歌论坛,在2008年的时候,正处巅峰状态,官方的有诗选刊绿风诗歌报等,民间的论坛也如雨后春笋,蓬勃发展,几个诗人搞个论坛,有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出版刊物任命版主,煞有介事,不亦乐乎。
      那时候,诗选刊绿风这些大论坛,每天都有上千的帖子,被版主推荐精华那是诗人们梦寐以求的事情。过来人都知道,精华置顶当时是多么风光荣耀!
       那段诗歌生活的记忆,青涩甜美,大家都沉浸在一种朦胧诗情的梦里,精神亢奋,乐此不疲。我混迹论坛,发诗回帖,也交了不少网络诗友。当时,有位诗选刊的诗友与我投缘相契,听我说不写诗了,竟然伤心得哭了。其实,那时候我们年纪也不小,只是遇到诗歌便返老还童,成为赤子。当然,所谓赤子是在诗歌领域,是与现实隔离的一种虚拟网络生活。这份初心初恋,其实像窖藏的红酒,一直珍藏在内心深处。
       我来到成都,赶到了这个机遇,便想圆自己断断续续10多年的诗歌心愿。





       在电脑上,写了两个月诗歌,正在酣热时分,却遭遇512大地震。我清楚记得,那天下午在川师办公室里看稿,忽然一声巨响,地动山摇,我以为是炸弹爆炸,接着楼房开始剧烈抖动。我随着学生人流跑出教学楼,只见平房屋顶颤抖撕裂,人人都满面惊恐,仿佛世界末日。
       亲身经历过512大地震,也是我人生一个刻骨铭心的事情。512地震后,其实四川地震没有停息过,后来大点的有雅安地震,大大小小的地震一直持续到我2015年回到长江边的故乡。

      我的6年四川诗歌生活,既有巴蜀的安逸也烙印下地震的焦虑,这两种元素纠结这个特殊的时代,构成了我的诗歌风貌。
       地震之后,不能回家,我长时间流落街头,睡防空洞,偶尔在网吧上网。网吧嘈杂,不能写作。于是,我便躺在街边旷野,用手机在饭否写作,然后,在网吧打开饭否,将诗歌整理发到论坛。
       手机写作容量比较小,需要语言精炼,另外,手机写作状态轻松,似乎比电脑写作更私密,更贴近自我心灵。久而久之,手机写作习惯了,反而练就一手绝活。

       以下2008年用手机发饭否写作的一首诗歌,当时是在火车上。

[原创]

爱慕

1,
我遥遥的望着
美丽变幻的云天  海市和蜃楼
折光的禅机  钝化的箭头

水域和河流
漂浮尸骨和血
野鸭栖息的灯火里
战争的帽檐   滴水

如果  流淌是一种生存方式
我要流到你温暖的身体里
在那精神翻滚的床榻
安放一个定时的装置

我看见渴望  
而不是屈服的呻吟
我已经举起屠刀
将花魂追赶进死巷

遥远爱摹的哀叹
长出了一芽   新鲜的异闻
在我的生活领地传播
为了这个  从东部折到西部
跟踪马戏团的训虎女郎

2,
纤巧的棋路  挑开灯花
让黑暗尽量光明一些

你的努力  会得到奖赏
在青山背后的竹亭
挂着另一盏宫灯

如果  爱摹的轨道并列过
旧创新伤  总有恢复的时候

那是芙蓉闪烁的秋色
时间压榨的血汁  
也是我的补品和阿胶

只有  在南天门的那次离别被记住
我喜欢画坠地的尖叫
一直画着



      地震渐渐平息,回到家里上网,我依然使用手机在饭否写作,大多靠着床头在被窝里写,或者是在喝茶的公园茶馆。感觉很惬意。
      但是,好景不长,大约一年后的2009年,饭否被封,我又不得不重新回到电脑写作。开始的时候,很别扭,慢慢习惯了很长时间。电脑写作,有个好处就是体量比手机大,可以写繁复的文字,于是,我的诗歌呈现出极其旖旎繁琐的胖句子风貌。
      繁复和简约,不一定哪个风格好,但是,能繁复必能简约,能简约却不一定能繁复。想起来,我是被逼从手机到电脑,现在想起来幸亏饭否被封,否则,我到现在还是靠手机写作的人,这是一种有些残缺畸形的写作状态。

       我在2009年的下半年,为了方便手机写作,花费2000大洋买了个当时比较高档的手机,这个手机可以直接打开论坛,只是话费消耗比较大,偶然也会用手机上论坛写作。以下是我在成都塔子山公园九天楼僻静悠闲的茶馆用手机直接发到论坛的一首诗歌,估计需要耗费几十元话费,可谓代价高昂。


川中无雪 也无蝗虫
1,
除了天色阴沉   一丝薄凉之外
川中无雪  也无蝗虫
我走不出富庶的景象    闯荡江湖
偏安  偏安  

整日蒙头大睡  与太阳一起消失
傍晚醒来   摘诗树上的酱紫
酒葫芦常常有空的遗憾
锅里的狗肉  一会儿就凉

那部老残读了半个世纪
读得胃隔肌强劲无比
一朵紫花夜间嚎叫  开核开核
让自由伏地而起

2,
成都平原一马平川  黑土地黑到气质里去了
城东有座塔子山  乃大城唯一高地
山上建一楼   名九天楼
登十三层  可以上天揽月摘星
俯瞰万家灯火   一览无余

薛涛墓在西边一座大学里
有友人来欲去拜祭 
我心想:有什么好玩的?
名女人的风流
经历了那么多年风雨也已成灰 
何必空劳心伤脉动

我常一人逍遥于九天楼下的茶馆
一盏一枣  秘密的甜意流芳齿间
只应为耽搁太久  白牙满脑
见人间森森然   恍惚梦里


【以下几节省略】

       2015年,我离开成都回到故乡,有大约半年时间没有网线。在这半年时间里,我重操旧业,在群里用手机写作斗诗,真是一段难忘的艰苦岁月。如今,没有谁在群里写作,更别说斗诗玩耍,想起来那段温情时光,也是惊险的偶遇,可遇而不渴求。

      以下是与小友君晓的一首即兴手机斗诗:

《君晓》 手机斗诗

文 木芙蓉花下

清晨 风中的紫色铃铛
我晓得啦 她精灵般
喃喃自语 晓得夜晚将会过去
朝阳明天升起
晓得人世有个我
半睡半醒  影子迷离

在一朵野花的脸庞
有个声音 喃喃自语
我晓得了  晓得孤独是根刺
从肉里长到灵魂的墙壁
墙壁之外 皮肤的鼓
我弹奏比星辰和谐的音

我晓得了 晓得天下
混混沌沌  郎君走在花布里
那只土蝉明年上树
有只青蛙 暗自伤情

天哪  把你脏手挪开
挪到儿时的被窝里



君晓

文 君晓

天色已晚,酒已醒
还有人在黄花树下
羞无情,小扇留萤

任她吧,
有多乖巧,就有多扭曲
骄骢嘶,犟驴啼
细长竹竿进城去

打两斤酒
长安重醉一宿
看官且听小人言
头可破,血可流
造型不能丢




微信公号助手

      我是在回家前,才换的智能手机,装微信。
      近两年来,网络生活已经从新浪和论坛,逐步转型到微信和app,进入到一个电脑和手机联通并重的全新时代,手机和电脑的链接,已经是畅通的,这种链接路线方式很多,不存在一丝障碍。回忆起八年前的饭否,已经换了人间。

       


美篇【手机app】

    
       现在,我可以在任何地方,在被窝野外,躺着用手机写作,随时保存在电脑里,再也不担心饭否被封杀。
        一机在手,能知天下。智能手机的飞速发展,正在改变着我的生活,也在急速改变着世界。
       我们正在进入一个信息共享的时代,几十年前,我们曾经憧憬未来,称呼这个时代为信息时代。


       回忆起这八年诗歌生活的历程,可谓坎坷泥泞,与网络信息技术的发展和政治社会环境密切纠葛在一起。我相信,信息技术的突飞猛进,正在一点点拆除隔离帷幕,如同饭否被封在今天看来,根本无关痛痒。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