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精华帖子 春台文集 会员列表
主题 : 合作者(外几首)
级别: 论坛版主

0楼  发表于: 04-24   主页:

合作者(外几首)

管理提醒: 本帖被 陈律 执行置顶操作(2017-04-27)
姜笋

那是很久没煮姜汤
或缺乏腥臊的星期天,甚至它都长出了透明的根。
但是仍然可以看见原本完美的皮表
被一个小芽扎破,并长出嫩笋。
处于封闭的塑料薄膜、
几乎窒息的世界之中,它那无助的眼神
注视玻璃室之外近来并不怎么忙碌的我,
我甚至还要依赖烹饪书,
才能弄好一顿像样的晚餐。
(所以,别指望我了)
是的,我们谁都不会理会谁,
在各自的空间力求生存。
如果我高兴,今天可能会清蒸一尾鱼,
那么,它就变成煮熟的姜片。
但是这不会发生的,
至少,目前还没有什么事情能达到庆贺、
非要弄上一顿体面的饭菜。
所以,我们的担心都是多余的。
但我仍要将其移植到土壤,
因为这是视野上唯一的绿色,既自我又自私的
——在它的身体只允许长出我的意志。



非线性的雨

当你从诗意寻找哪怕就算是变得迟钝的感性,
手指头伸向火焰,啊——疼痛,总让人记住
——某些事物的柔软,如电影,画册,狗叫声
充斥耳朵的一切,包括底噪——

好了——今天干燥的空气,都完全消失了
——只剩下落下的水气,
散失的蒲公英花瓣啦。
入睡的屋檐。

现在应该夜了,“嘀嗒嘀嗒”还在响。
该安静下来了,呜呜,呜呜,贝多芬离开了琴房。

当他走入湿漉漉小巷,烛光照在墙角的青苔。

可是雨声从未间断!
此时,我的心脏需要一点点尼古丁,
我的膀胱正在膨胀,
甚至有点彷徨,伤神。

随着雨声,一些地点在脑海浮现……随着火车,
又开始启程,谁知道我要去哪里?
是的,我又在想象力能及的土地上旅行。



北方的问候

如果再讨论雪?
可是夏天将至。

是的,我们还可以讨论身体(关于病),
只要未死亡就能找到无数话题,
即使死了,也可以讨论死亡。
(我也会记住活着时语气)

当讨论慢慢变为无趣,
不得不直视并非观点出现了问题,
而是空气和水,甚至土壤的碱性也正在消退。
要知道,这些都是不重要的。

因为我未曾离开过这片土地。
你说惯性也好,
或者习性。
不过是物理与性格的关联。
于是,总会有人偷偷告诉我关于你
曾经坐飞机到了另一个国家。
要知道,都是不关要紧的。

有时,只是出于旅行往事的好奇。
也是关于书本(知识的来源)
是否与事实如出一辙?
谁知道你在境外遭遇了什么?
是否有空在别的国家的田野走上一趟,
还有蒙蔽的河流、酒屋,
和他们的政治热情,都让人向往。

但有时候,关于向往的事物都懒得提起了,
除了每年的降雪,世界将变得越来越无趣
——并消融于沙子的缝隙。



合作者

人们并不热衷或者推崇于此的
只留在心底和阴影之下的真善美
在“我们”之间只允许存在纯粹的合作关系
从而失去个人色彩——而个人?
是的,在今天个人
必须服从组织:
一股形而上的
以各种形态存在的暗能量(事实上,
比阳光之下还要光亮)。

摆脱者无异于奔向荒山野岭。
你必须合作!
除了合作之外别无他物。

那时,还不能将就于弯曲。
在诗人的聚会说了些话,
就像鸟儿在树上唱歌那样的自然而然。
我从来都不怀疑
且在讨论艺术的时候应该多么坦诚,
但是,“个人己死,”
“我们,只在乎我们的声音。”

我怎么会惊讶于此呢?!
“我们己经习以为然,”

在荒野,我看见自然顺应自然的风景
每棵树、每片叶子都独一无二,
当我判断独特的价值
于这片土地的衍生物“我们”的位置?
并没有发现什么比生存更为可贵
(应该如此,悲哀也如此。)

“我们己经习以为然。”
人,择而居之
趋于默契,从而形成社会契约。




遗弃的自然

所有努力无非就是为了远离自然
而接近文明——那该如何诠释文明?
群居?!

又是星期一,天空灰暗。
听说家里遭遇暴雨,我只联想到水,和溺者。

以及清镇的雨。

仿佛只剩下寒冷和夜晚、漆黑的枝桠,
小路通向乡间公路旁零散的房子,
窗口透出枯黄温暖的灯火。
我正睡在田野中央。
周围一片片被征收的庄稼①,枯萎的马铃薯。
溪水声从沾满雨雾的草丛传入耳朵,
除了安静,此时,猛兽是不会再拜访我了。

每天,渴望夜幕降临。
就能进入自然的心脏,倾听彼此的声息。

哦,那雨水——
以千变万化的形态呈现,我从未
如此靠近水的灵魂,甚至我的身体也充满水。
再以不断的幻化从山上的雾气到雨中炊烟、
屋檐水滴,蒸腾的汤。
我如此渴望被水包含。

还有漆黑。水在漆黑之中穿梭,
出于淤泥而不染,是自然原本的品格。

①作者工作的公司征收了农民的土地,并对其未收获的农作物进行适当的经济补偿。此时,作者居住正在开工的工地。




三部电影原声和一首主题曲

Rambo①年轻时曾骑摩托车旅行,
遭遇了一些事情,“贫穷!”
一个声音在他的头脑盘旋,此时,马尔克斯②
正在小旅馆写小说。“那是美洲的三分之一,”
首先,得学会赞颂古老的战争(人们如此
正确的对待历史——美化,审美成了什么?)
不,到底他看见了些什么?!
于是,他③毅然参加革命——1937年,奥登
与之赴马徳里反法西斯斗争,
“他被使用在远离文化中心的地方,
又被他的将军和他的虱子所遗弃,” ④
战争结束后,Rambo回国受到人民的唾弃。
奥登从英国搬到纽约,
艾略特再从圣路易斯搬到伦敦。
他们都在躲避一个警长,或二十世纪的立场。
但是不止于Rambo一个人的愤怒,
那又怎样呢,除了大西洋的远航客机在夜空呼啸——
他⑤选择了原野。
一个白人对印第安人的和善和谢罪,
以及他的孤独,在河里漂流的笔记本。
——当回忆这些电影,大多以大自然为拍摄背景
我只在乎闪过银幕的树,和一个流浪歌手⑥的歌喉。

①Rambo,电影《第一滴血》的人物,隐义格瓦拉。
②马尔克斯,《百年孤独》的作者。
③电影《摩托车日记》的主角格瓦拉。
④摘自奥登的作品《战争时期》。
⑤电影《与狼共舞》的人物邓巴。
⑥《第一滴血》主题曲it's a long road的演唱者Dan Hill。




给自己叮嘱

用不着相信全部,只需
相信世界的某部分——虽然无迹可循,
虽然,最终连逻辑也证明不了什么。
要包容世界的荒谬,并非要之消亡。
存在既合理,也是写作的必要性。

坚信艺术,但艺术并不能撬动现实,
更不能期望以此撼动哪怕一只蚂蚁的意愿。
这东西原本就公平,“生命只为自己而负责,”
我知道,“在于自己。”

“你的敌人只剩下时间,
且不可战胜。”

那又怎样?!
我只能尽力完成一件事,也许是部小说。
如果感到这是幻象——不要期望某种兑现,
很多东西既不相称也不对称,请学会理解。

如果还存在阴影?
“那也该偿还够了,”
时间不允许如此呢,哥们,“去完成它——”

相信想象力。相信未来的星际飞行。

2017/4/24
级别: 总版主

1楼  发表于: 04-25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即使死了,也可以讨论死亡。
级别: 管理员

2楼  发表于: 04-27   主页:
振周这组,诗质之不同凡响,读来令人喜悦。
不变,应万变。
级别: 论坛版主

3楼  发表于: 05-20   主页:
问好陈兄,姜兄好。
级别: 一年级

4楼  发表于: 05-21   主页:
在荒野,我看见自然顺应自然的风景
每棵树、每片叶子都独一无二,
当我判断独特的价值
于这片土地的衍生物“我们”的位置?

——很出色的思考 赞
级别: 一年级

5楼  发表于: 05-21   主页:
也喜遗弃的自然 喜欢里面浑厚的意念。以后读其他~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