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精华帖子 春台文集 会员列表
主题 : 《短寸集》(70首)
级别: 论坛版主

0楼  发表于: 05-22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2248912317

《短寸集》(70首)

管理提醒: 本帖被 陈律 执行加亮操作(2017-05-23)
《短寸集》:牧歌

不经意间,来到这儿。
离开前,她和所有人一样,
听见,远处,
传来悠扬的牧歌。


《短寸集》:当我老了

当我老了。我希望,
老屋的近处,会有几株巨大的老树。
栗树、核桃树,或是樟树。
我想,我需要___
一整片树荫将我照拂,
直到,天空和我恢复了友谊。


《短寸集》:拼图

其实,都不费什么事。
冬天替换了秋天。
余下的时间,
她只要完成一幅羽毛拼图。


《短寸集》:绝望

王小波说,绝望是好事。
而我,仅知,
去了嵌甲,才好走路。
只有起风,裙带而后缱绻。


《短寸集》:小鱼儿的灵魂

没犹豫的,她在画好的小鱼儿上方,
又画了条模样相同,体量更小,颜色薄淡的。
想着,这小鱼儿的灵魂。它飘起来了。


《短寸集》:金叶儿

待冬日过去,
我要在这窄小空地上栽一些蔬果。
喜长的番茄,黄瓜,
间种几株青椒。
它们日夜新长。
瓜熟蒂落前,
我要将金叶儿细细照看。


《短寸集》:发现

以前,她写小说。
穷尽笔墨,
写一些卑微的男女怎样交集,又怎样游离。
现在,她写诗。
只写数行。
却意外的,有了更明亮的眼睛。


《短寸集》:苦艾的气味

只是个电影镜头。
她看见,石榴树下,
一个披头巾的阿富汗妇女,
绕着丈夫、儿子、女儿的温热尸体歌舞。
为什么——
难道是魔幻的神,
又嗅到了苦艾的气味?


《短寸集》:雪

已经12点了。
她去阳台上站一会儿。想看看外面……
天气预报上说,今晚会有暴雪。
南方的暴雪带来节日。
她盼着——
它们,悄没声儿的,
落在早起的孤儿头发上,肩上……


《短寸集》:无题

今晚,
我想重新开始写诗。
我想赋予一首诗美、智力,还有时间意义。
我想贺拉斯来帮我。
在最后一夜,
来到那无人之地。

                 
《短寸集》:饮酒

不想再喝酒了。朋友。
别再往我杯子里倾倒红色的液体。
即便像你说的偶尔一次。
酒精能让我快乐。
但我,还是要放下手中的杯子。
因为呵,明天,
拂晓时分,
我将启程去往一座新城。

                               
《短寸集》:大雨

清晨,大雨阻挠去路。 
恍惚中,她觉得—— 
人们怎么注视大海, 
应该,就会怎么注视雨。


《短寸集》:农事

初夏。 
松软泥土里, 
一株孱弱瓜秧, 
听见萨图努斯①的指示。 
等着—— 
黎明,暖阳, 
照在新长出的茎叶上。 

注:①农神。在希腊神话中为宙斯之父,农业之神。


《短寸集》:幻灭

她觉得美。
当另一列地铁在近旁呼哨而过。
她看见,像她的女子,
站在屏蔽门一侧,
温习了爱的幻灭。


《短寸集》:瘾

冬日如此般冷下去——
他唯一的瘾,
和炙热的爱情相似。
但维纳斯之星,
却于寒夜,将它们一一区分。


《短寸集》:诗人之间要互相原谅

诗人之间要互相原谅。
相比一切让你自在的——
春风也无法教会的——
其实,它更值得一试。


《短寸集》:胜算

艰难的冬日。
人靠什么赢得——
一切神——所拥有的高贵天真,
无畏的简洁,和天赋的庄严。
事实上——
当爱的筹码逝去,
人类早已没了胜算。


《短寸集》:夏天,就没什么特别的

中午,她看套娃广场人头攒动
明白,除了酷热让人们出门前
有那么一两秒迟疑
夏天,就没什么特别的
注:“套娃广场”位于满洲里。 


《短寸集》:瘟疫

为什么人人都爱秋的丰盈?
即便粗鄙、简陋、胆怯……
如此的我——
也无力抗拒——
这浓郁桂香、肥美鱼群……
散播的瘟疫。


《短寸集》:无常

此刻,做什么都是徒劳,
那就安守等待吧!
“——因为呵,在这世间,
无论是喜悦或悲伤都会溜走”①
而你,也绝不想要挽留……
①(引自雪莱诗《无常》)


《短寸集》:秋日

秋日,阿克苏的红苹果闪出金色。
几个学生和妇人,还有一个年迈者,
掏出干瘪灰暗的纸币。
等着收银机如常发出“咔哒”的声响。


《短寸集》:墨猴

提笔作诗,无需爱人亲密左右 
檀香、珍馐实为多余 
只消铁制笔筒间一只墨猴轻睡 
静谧中,传奇于是前来……


《短寸集》:犒赏

今夜,读完《兔子四部曲》终结篇。
她发现,厄普代克三十年写就的巨著,
总计1248000个汉字。
无非是为了让读到的人们相信:
他多么执着于成为“慢”的忠粉,
而事实上,却提前得到了犒赏。


《短寸集》:等待

夜风焦寒!
她从超级市场出来。
买了几条龙利鱼,
足够一周的鸡蛋,红肉和牛奶。
这些……其实,
已经缓解不了她的无力症。
但, 一个奇迹,
她相信——
总是要经历如此这般漫长的等待。


《短寸集》:冬

此刻,多么高兴!
我越过了溪流,
来到了对岸。
但,夕阳灼灼花了我的眼,
让我看不清——
你们身后那棵巨大的楝树了。


《短寸集》:青庭

路过。青庭①的门微敞着。
靠着柜台的——
来得最早的客人,
仍在浮动的夜的气味中,打着瞌睡。

注:①杭州青芝坞青年旅馆名。


《短寸集》:节日

在空气中枯坐的你,
沉默的你。
突然被大粒雨滴惊到。
我猜,那定是欧佛洛绪涅,
亘古的欢乐女神,
送来迟到的节日。


《短寸集》:雨后

不,那不是微白的晨光,
而是入夜之后,
雨的忧伤,顺着道路两旁的树木,
渗进温热泥土里。


《短寸集》:太迟了吗?

当她在雨中,匆匆经过路口。
却安静想起——
这些年,
那些不必要的胜利,
怎样蛊惑了她,一次,又一次。


《短寸集》之:荒原

呵,一个清雅贤淑的女子,
是不会像她那般走路,说话,和抽烟的……

如此,也就几乎没人会留意——
她是怎样小心的——
把房子建在荒原的边上。


《短寸集》之:曾经

是的。一直以来,她不太会想念什么人。
或者,对一个人保持一种热切的想念。

她只是——会时常想起一两个曾经的住处。
想起房间里一些雨天的光阴。

比如,一起沉默,一起做酸辣鱼。


《短寸集》之:原谅

阿赫玛托娃说:缺席,是治疗遗忘的最佳药物;
而永远忘掉的最好方式,则是每天都看见。

如此,那么,
生命、自然和爱……
如何原谅她们这些愚痴的孩子?


《短寸集》之:朋友

盛夏。树影沉默着。
她从汤包店买了午饭回来。
觉得有一段时间了,
她爱上了自己——这唯一的真挚自由的朋友。


《短寸集》之:酷暑

还只是七月。
却有梧桐树叶落进了店里。
焦黄,蜷曲——在木墩的旁边。
告诉你——
秋天,已做好了准备。


《短寸集》之:无题

从不赞美。也不祈祷。

她写诗,只是一个妻子、母亲和女儿,
在一天的某个时刻,
不得不,
单独的,向自己低语。

像一个盲人,又像个聋子那样。


《短寸集》之:够了,够了

秋天时,口袋里已所剩无多。
但还好,他想,
余下的……
不够买一场爱情,
但买除此以外的……总还是够的。


《短寸集》之:游泳

正午——
当灼日骄阳照着,
她和衣跃入水中。

让桥的身体,
瞬间——
通过了果实和风雨。


《短寸集》之:在广场上

唉,朋友,
和你一样,
我也只是一个乞丐。
从小到大,
没人教我怎样成一个君主。
分享——
满溢的喜悦,
丝绸的质地。
我们,只是——
会争吵不休。
像刚才,
在广场上,
没完没了地打斗……


《短寸集》之:轻蔑

是的。到现在,
我还不曾真正经验过爱、静心,和祈祷。
我被生下来,继而,
又在一条赴死的道路上,独行。
如果,到死,
我还不曾学会爱,静心和祈祷。
那,请蔑视我吧,
持续你的轻蔑,直到,
有一天,我从楼梯上下来。


《短寸集》之:门徒

正如你看到的,我,只是个新手。

但,靠着——
一种天启产生的神秘联系。
我知道,就是这个人,
会教我抓住那条大蛇。


《短寸集》之:又有人死了

天,微亮时,
队伍里——
又有人死了。

没有缘由,
只是这最后时刻,
让他完成生的悬念。
托身尘土。

如果,是我。
轮到我——

尽管忐忑,
仍然希望——

在一个肃杀激烈的清晨,
能重新做回古老的阿开亚人。


《短寸集》之:故人

鲍勃·迪伦,
托马斯·品钦,
亦或是伍迪·艾伦,
无论他们谁获得诺奖,
我都觉得好。
至少,他们得奖的消息,
会让我觉得亲切。
就像,秋夜在小酒馆,
偶然碰见了一位故人。


《短寸集》之:我很好

让我一个人呆着吧。

不用靠近我,拉我,拽我。
如果我原本就无法溶解、渗透,化合。
我倒希望就这么呆着。
数一数,夜晚沉闷、郁结的心跳。

真的,我并不觉得难受。
我很好!


《短寸集》之:小把戏

坐下来时,已是夜深十一点半了。
一个人,喝点酒,吃几颗牛肉粒。

由着——老迈的柯罗诺斯(时间之神),
又一次,玩起天真的小把戏。


《短寸集》:向往

他的身影在大理石地面移动。
红色冲锋衣,皮靴,黑色无檐帽下——
一张疲倦、冷静,追求实际的中年人脸庞。
他用傲游浏览器购买便宜机票横跨欧亚大陆,
陪胆小幼仔看《荒野猎人》……
却,怎么也抓不住——他发现,
帕提亚之箭从双曲弓射出瞬间,
成就了多么神秘、闪耀的一击——


《短寸集》:最要紧的事

她很清楚这点。

出发前,
无需再想什么。
再说什么。
除了——变卖乌木盒子里那对金丝玉耳坠,
是眼下,
最要紧的事。


《短寸集》:合约生效后

和约生效后,
持续了六年的战争,整个儿停下来。
他们从对方的领地撤回来,
像古老的斯巴达人,或高卢人。
藉着夜色,
填埋最后一批死亡士兵的尸体。
听河水叮咚,温柔地喘息。


《短寸集》:圆

春日,去认识一株草,一头野兽,一条河流,
也比认识一个人来得有趣。

不用去认识更多人,
人是世上最相似的。

他们只是一个个挤坏了形状的圆。


《短寸集》:我也要选一个

告诉你吧。我不是特意站进这队伍里的。
我只是,独自在大太阳下走了太久,
才不知不觉向人群靠拢。

老实说,和人们呆在一起,静静等待,
看前面的队伍一点点缩短。一点点往前移。
我会莫名的高兴。
心里想——或许是时候了,我也要选一个。


《短寸集》:赢

那个出生比我早的人啊,
那个出生比我晚的人啊。
暮年的你呀,
年少的你呀。
你们中,谁是那个优胜者,
是赢我的人呢?


《短寸集》:夏天,无比漫长

一直以来,
她不曾拥有一块属于她的自由土地。
她也不懂,
怎样在长满铺地黍和狗尾草的地方,
栽上洋芋和玫瑰。
她只知道,
属于她的春天照旧寒冷,
夏天,又无比漫长。


《短寸集》:夏夜

入夜。

我祈求,美丽的修普诺斯①,
您怎样让古老的克罗马农人②安睡,
就用同样的方法也让我安睡。
您让他们睡在草窠之中,土砾之上。
我也当睡在草窠之中,土砾之上。

直到,翌日,
太阳从东山升起,早早的,又被我看见。


《短寸集》:我更想你知道

饭后,和女儿散步时,有那么一会儿,
她想起小时候在院子里种下一株枣树,
在枣树下撒下一些不知名的蔬菜种子,
还挖过蚯蚓。
但事实是,她认识的花草始终太少。
斑鸠,喜鹊,还有画眉……她也不懂得区分。

“我应该更用心些。”她承认。
“因为,除了爱,这座神秘花园的所有知识,我更想让你知道。”


《短寸集》:北极星

初秋的夜,仰望苍穹,
很容易的,你找到那颗“北极星”,
看她在天宇闪烁,
承载浩渺宇宙的神秘和美丽。
但,事实上,
她已经死了。熄灭了。
这人类亲密的伙伴,
临别时,发出的道道光束,
300年,一路飞驰,
终于来到我赤脚站立的院子上空,
射向我的脸,我的眼睛,
让我看了这无声华美的葬礼。


《短寸集》:妆扮

今夜,
她细细描绘,
轻轻涂抹。
为了让——
一部分明亮,
一部分沉入梦境。
她需要,
低廉的热情,
将自己精心妆扮。


《短寸集》:暴雨过后

下午,暴雨过后,
乡间老宅和木床上熟睡的她,
都未能从过早的昏黑重回明亮,
而是,由着一种非故意的含混,
进入明确的夜和无边寂静。


《短寸集》:无题

怎样将讯息传递你?
寡默,疲倦的人儿,
孔雀的传人。
怎样才让你想起,
你曾经过的岸边,
“在无知中缓慢生长”
就刻在一块玄黄的石上。


《短寸集》:万年历

唉,你呀,
请不要又被夜的诗意吸引,
要停止回忆、揣测,克服遐想。

如果想纠正,就要尽量诚实,
像泛黄的万年历般准确、幽深,又一点点古板。 


《短寸集》:见面

人群中,他们还没能见面。

一个正走上圆形天桥,
一个等在广场入口。

多久了?十年?五十年?
不,还要久。更久。
久得——仅剩下了虚空。


《短寸集》:赞美

接下去该做什么呢?

既然日子像一条四脚板凳,夯在泥地上。
既然院子里没有树木结出果实,没有鸡雏行走。

既然墙根那边,命运女神只是多嘴的长舌妇。
那小声传递的预言,既然只想愚弄贪婪的心。

那么,不如在板凳上端坐,
写一两行短小诗句,实现从无到有的赞美。


《短寸集》:戏谑

看吧,夜晚,美色宫廷般高贵、肃穆。
……
除了小丑戏谑逗趣,
只用衣袖遮住了嘴角,就将实情透漏:
尽管她美得如此,却分不清慷慨称颂,
对美色的情欲总要多过对诗神的敬慕。


《短寸集》:独饮

今晚,难得独自一人。

她坐在客厅地板上。
喝一点。一听啤酒的量。
不会让她醉过去。

她喝酒时,不需要伴,
不需要音乐,也不抽烟。
有一会儿,她看窗外。
并不透黑的城里的夜。

隐约,落地窗的一边。
她相信,是有一只蝙蝠飞过。


《短寸集》:无名花

这是江南的秋天。
也是江南的春天。

那些开放的花儿。
你看见,你闻见,你知道它们的名字。
菊花、桂花、海棠花,
荷花、蜀葵、蝴蝶兰……

它们是花。是自己。
它们也是无名花朵无尽地遥望。


《短寸集》:爱之梦

晚饭后,她陪女儿练琴。
半拍、一拍、升F("fa"音)、降B("xi"音),
她不时缺乏耐心,苛刻,
小家伙泪眼婆娑,忍耐。

但,这没什么,她知道,李斯特的《爱之梦》①,
总要在练完琴后一分钟,
从冰箱各自拿到喜欢的冰激凌,才开始真正呈现。


《短寸集》:浑圆的卷边

看吧,打翻后的水,并没立马渗进土里,
而是和细小的浮尘一道,无规则地铺展,
形成扭动浑圆的卷边。
它是不锋利的。你看见了,
甚至被踩在脚底下,它也保持了安静。


《短寸集》:尾声
         ——给Jude

一切都明了了。
尤其,当事件已近尾声。
她发现, 重新无知,是不可能的,
重新勇敢,也不可能。
信任不可能,爱更不可能。


《短寸集》:美杜莎

哎,美杜莎①,
我知道您一直就在附近。
但我还需要一点点时间,
讲完这一节《骑鹅旅行记》②,
哄我幼小的女儿安睡。

注:①美杜莎,是希腊神话中的一个女妖。相传任何直望美杜莎双眼的人都会瞬间石化,成为石像。
②系《尼尔斯骑鹅旅行记》,由瑞典女作家塞尔玛•拉格洛芙所作。是世界文学史上第一部,也是唯一一部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童话作品。


《短寸集》:新手

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反正,春天时没能结束,
又到了夏天,
又到了秋天。

直到,她发现,
还可以靠着沉默生活。

尽管,这唯一可亲的伴侣,
确信她还是个新手。


《短寸集》:练武

大冷早晨。大地灰而洁净。

她想起小时,独自去上学。
总看见拱桥下的河滩上, 
有一小伙儿赤膊上身练武。

每次,她都攀住桥栏看很久,
看得久了,她就相信那个会武功的人,有一日,
能脚尖儿点地,轻轻落到桥面上……
级别: 总版主

1楼  发表于: 05-22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级别: 管理员

2楼  发表于: 05-23   主页:
很了不起的一组。应该恭喜野苏子。
不变,应万变。
级别: 论坛版主

3楼  发表于: 06-19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2248912317
回 1楼(姜海舟) 的帖子
谢姜兄鼓励。问好
级别: 论坛版主

4楼  发表于: 08-16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2248912317
引用
引用第2楼陈律于2017-05-23 19:10发表的  :
很了不起的一组。应该恭喜野苏子。

谢老律鼓励!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