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精华帖子 春台文集 会员列表
主题 : 读《卡瓦菲斯诗集》诗注
级别: 二年级

0楼  发表于: 07-17   主页:

读《卡瓦菲斯诗集》诗注



《墙》

来自世人之光这堵墙,
他拆了又筑,筑了又拆。

他不满这些构件,有些遗憾,
至今未赋予它别称?



《一个老人》

“明天你还有很多时间。”
他连问一声的力气也视作白费。

即使,他有心欺骗,或真疯,那也是神,
让他拥有一个“小鬼”的名分。

老人实孩童。睹物思新。
在那旋转小桌,何其闪光!

2017-5-13



《阿喀琉斯的马》

他难过是因为这
“命运的玩偶中间,
你们是不会死,也不会衰老的。”
这话一万年也不倒!

阿喀琉斯,是马的主人。
但他拥有这件死亡作品,不朽又可怜?

“然而短暂的灾难却折磨着你们,
人把你们拖入他们的痛苦。”

马的阿喀琉斯?



《祈祷》

这里所蕴藏的神性——
完全不是心平气和那么简单。

竖起耳朵,这是担心的耳朵。
有风的声音很静。

圣母是水手。他为了保护母亲,
而母亲为了见到他——

就这样,他们
在一根高蜡烛的火焰中遇见?

2017-5-14



《萨尔珀冬的葬礼》

《萨尔珀冬的葬礼》
用“非简”语述,讲悲伤之事。

这首诗由父亲来平叙儿子被杀,
然交由国家厚葬,

这是高贵,宽容,豁达的典范。
虽借宙斯之手,实为人的憧憬!

阿波罗,睡神和死神,
他们更加敬佩宙斯和他的儿子!

诗中虽未交代因何事被杀,
但一定是死得其所。



《蜡烛》

是否有一个新谎言,
可以真实,可以陪着地老天荒。

那么,人为什么要掩饰,
或一而再地打破?为了什么?

是自我觉醒,还是渺小太重?
唯做一些技巧和无谓的抗争。

蜡烛(当之无愧借来的),
光的明灭,暖融,还会弯,等等,

完事之后,余烬长留。
晦恨长留,烛泪不见?

2017-5-15

七  

《第一级》

我写诗二十八年了,
我仍未到达诗的第一级。

青年诗人尤梅尼斯,
写诗二年就站在第一级。
——还只写了一首田园诗。
他唯一完成的作品!

忒奥克里托斯夸了他。
并告诉尤梅尼斯。
“你已成为理想城中
当之无愧的一员了。”

“你已经做了一件光荣的事。”
而我,还差一大截!



《老人的灵魂》

女人的丈夫因穷,窘
返回家中,其目的修复。

拥有“灵魂”时,
在别的女人怀抱拱,蹭。

当他老了,失了“灵魂”,
只剩下臭皮襄,他糊涂了,

他想
重返“灵魂的洁净之所”?



《就是那个人》

人性这东西,价值不菲,
又一文不值。名这东西,
有了便是无,无便有。
我们反反复复念叨和卑视的,
一定有它可爱的温床,有它的腥味,
有它不可估量的废名?

“一切都向他压了下来。”
这就是自我觉醒。
看云看海
级别: 总版主

1楼  发表于: 07-17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是否有一个新谎言,
可以真实,可以陪着地老天荒。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