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精华帖子 春台文集 会员列表
主题 : 工作的一天
级别: 二年级

0楼  发表于: 08-09   主页:

工作的一天


音乐喷泉骤然响起,
鲜艳的五星红旗升起来了。
自动玻璃门一开一合,
迎接他。

云母石雕刻的石狮子,
有多少人摸过?
他把目光投射在那长长的
又弯曲轰鸣的大街——

高峰车流刚过,
冷冷清清的不见行人。
这是一个江南小镇,人少
房多,燕子和乌鸦迭飞。

九点,送报纸的来了。
走廊上传来细小的交谈:
“九寨沟地震了。”“几级?”
“七级。”关门声响起。

清洁阿姨的拖地声
很沉闷,他需要侧耳细听。
两头各是书记镇长办公室,
东头有轻轻的敲门声,

轻轻的开门声,
主客从不站着说话。
而到他办公室来办事的人,
声音大到撞墙才弹回来。

同事以为有人在闹事,
问。“什么事吵翻天了。”
“有一个妇女去九寨沟了,
问能不能联系下。”

他说这话时递了一杯
矿泉水,村民接水
一饮而尽。气呼呼地说。
“遇难了能拿到多少?”

“咱们先不要谈这个,
你母亲应该没事,
政府一定会加大力度救人,
你先回去吧,等消息。”

陆陆续续又来了许多人,
一个个解释又一个个送出门。
他们中的多数人骂骂咧咧,
连陪个假笑脸都不会。

有同事过来催吃午饭,
他才如释重负,关门离开。
下午约了去看望贫困户,
车子没油,山路崎岖。

一个快退休的小干部,
他曾多次提交职务申请,
每一届领导都未批准。
都夸他是调解纠纷的能手。

途经一段爬山路时,
车子熄火,啥苗头也没有。
两边是连绵起伏的群山,
抬头天空,乌云深不见底。

一个疾病缠身的拐子,
下午三点仍不见他来。
此时,他正肩挑大米,
手提牛奶,冒雨前进。

他的手机恰巧没电,
加油人迟迟未来。
天大黑,一场雷雨才收兵。
贫困户以为他不会来了。

当他快要关门进屋,
他才现身。

2017-8-9





看云看海
级别: 管理员

1楼  发表于: 08-11   主页:
他说这话时递了一杯
矿泉水,村民接水
一饮而尽。气呼呼地说。
“遇难了能拿到多少?”
不变,应万变。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