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精华帖子 春台文集 会员列表
级别: 一年级

0楼  发表于: 08-09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wanyuanf

几个

管理提醒: 本帖被 陈律 设置为精华(2017-08-11)
《给某君》

给一个不存在的人写消息
正如某人向我苦闷地倾诉
有意思的人不多,喝白水
这平淡一路下延的日子
有的从额角,有的从膝盖

给闹钟带上胸罩,苗条女人
在石堆里挑大粒脂肪
她还想扶住比萨斜塔
这些闪电擦过你脑际

你托我做个封面
来十条红线,越来越粗
一定要横着,再来十条
黑线,一样渐变,但要竖着

我偷偷把红的立起
鲜血从一道道伤口渗出
黑的横叠
一层一层往下
像死亡,透不过气

《家》

五点钟,他和陌生的碎花裙
对望一眼,校门口的马拉马拉河
鳄鱼冲出来,咬断他的手臂

八点钟,日光使得气流
获得内心的温度
他想起春风,奔跑和汗
一只无形的手夺去他的表情
嘴还在不停流泪

十一点,黑夜吞噬到我们的脚趾
吞噬到她废弃的子宫
在缄默的体内制造一枚尖叫

他们走进一扇门
又合上


《醒目》

进校区接儿子,出来时
电瓶车已经倒地
右后视镜折断,还有些损伤
肇事者或许就立在人群中
若无其事,遮着雨伞

儿子给车起个新名字:独眼龙
一样骑行,接送儿子
跑街市卖场,我老是想
得去修修这扎眼的家伙

好几次,在超级市场门口
面对满目纵横的电瓶车
我有些眼花缭乱
爸爸,你看,独眼龙在那!
儿子身手矫捷已经先跑过去

捧着《漫漫自由路》的一年
我活得很平和
残缺的东西很醒目
让人们找到曼德拉
在悲伤压抑得无法呼吸的夜晚
可以一眼发现
那盏灯,一直都在


《今晚翻出儿子以前的照片》

那个神气的小瘦子
仅仅几年光阴
他的脸看不到笑容
大眼睛在镜片后面
疑惑,脸像皮球
他很少和我对视
就像我不太这样看他
在这万花筒的世界面前
我很久没落泪
只有今晚,翻到以前的照片
那个笑着两眼放光的小机灵鬼
一下抠动扳机
瞬间,我去了远方


《感觉》

一只夜鸟穿过那片敞开胸膛的田地
月光撒在方形的眼睛里
总得漂浮点什么,这空空的夜色
才有灵魂,总得爱上点什么吧

老约克选择去车站,等候一种叫做感觉的东西
似乎有谁会来,似乎真有那么一班车
似乎最后一个下来的女主角
属于他的臂膀,似乎他们交谈

没有谁出现,他慢慢退去
老了多少有点固执,把感觉当饭吃
老约克说,你懂拿破仑和德蕾茜吗
白瑞德和郝思嘉呢,梁祝抽得太高
你完全可以不懂,就像我
喜欢午夜独自练习拥抱

《食物链》

那个帅男经过
某种熟悉的味道
往左拐角去,落座
从挎包拿出餐布
小心地拿什么放上去
一个,两个,三个……
颜色各异,我很好奇
他拿起来慢慢塞进嘴里
一个,一个
我忍不住走过去
他正拿起一只屎壳郎
眯眼,嘴里轻轻哼着
“不知哪一个偷我的橄榄
我一个一个吃下去
碰到你,我的橄榄就会回去”
我碰翻了什么
他抬头,我尖叫
在沉默十年之后


《未来》

车站广场北角
那个老乞丐守着他的道具
一个木头箱子,挂着黑云的幕布
支在杉木腿架上

我丟下硬币,准备走开
他拉住我的肩
就一次
他说,声音干燥
我能看见什么
他说,你想见得见

我伸头进去
阳光很刺眼
在高铁上
跟着换乘公交
几分钟驶入华东路
一个女人
在路口张望

继续下去
一定会看到更多
我退出来,掏出手机
给她打电话
发现停机

周围空无一人
无法找到玻璃大楼
傻瓜雕塑
走了很久,我看见一座店铺
推开门,老乞丐在柜台里
打瞌睡,我推他喊他
他递来一张报纸:
谁将拯救……


《夜巡那点事》

像一枚幽游的水母,透明着,饱蘸夜色,在死海巡游。
三小时,四十五洞窟,五六百小妖。这里是kahb2453星。
我是指挥官小木头的秋天。
你是谁?那失眠的生物,雕花的手臂,
随时会跳出一只撕咬的鬼魅。
你是谁?参孙般的躯壳
包着小耗子的心。
你们是一张二十三个省的名片背面。
哦,“美丽的……欢迎您”,多么好看。
现在你们攥在我的手里。
我决定,小心翼翼,不捏碎你们。
给下一位指挥官递把钥匙。
学究恢宏
级别: 管理员

1楼  发表于: 08-11   主页:
来读。问好。
不变,应万变。
级别: 一年级

2楼  发表于: 08-11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wanyuanf
回 1楼(陈律) 的帖子
问好诗人
学究恢宏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