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精华帖子 春台文集 会员列表
主题 : 山村辑一
级别: 一年级

0楼  发表于: 09-07   主页:

山村辑一

管理提醒: 本帖被 陈律 设置为精华(2017-09-08)
当……

现在我正在给你打麻药
打麻药有点痛

——一个粗暴的女医生


当针管刺入我的皮肤,麻醉药随之注入
脸上的毛细血管。布罩使我无法用眼睛
看见她的动作。
“你会痛吗?”只有一股热意
从我的颈部,蔓延到脚趾。魔力红乐队的主唱
有迷人的口音,当他在演唱会上说话
说那个我从未到过的国家的语言
当他唱“some people……”一块腐烂的肉
从我的脸上取了出来。早晨的报纸揉成一团
蘸水,擦玻璃,丟弃。女医生那么对待
浸润碘伏的纱布。她用新的纱布压着不断流血伤口
而我毫无感觉,也不能反抗

“我感到我是逐渐失明的”博尔赫斯
在手术室外,走廊上有两排椅子
博尔赫斯,就坐在那上面告诉我
“有一天我望向镜子,发现那里面已经没有了我”

一次撤退

其实窗帘后并没有窗纱,
母亲并未准备可口的晚餐。
新的珍珠发箍随意摆放
蚁群从桌脚旁的小洞里,
一只接一只爬出来
不可抵挡。伤口已凝结,
但是缝线更早脱落
你为什么揭开包扎伤口纱布?
又为什么爬上废弃堆积杂物未修葺的三楼
你陷入深睡的无知觉时
那人工所造成的芜乱
必定在顷刻间压垮你平躺的躯体

暮色四合

还因为我是我自己

——史蒂文斯

瓷砖墙上逐渐升起人的影子
是隔壁房间窗户流入的暮色
山村傍晚,人们左耳蛰伏蝉鸣
右耳潜藏蛙声。无法翻译的异域单词
使你走神,倾听来自旷野的双重鼓噪
你放下戒备
蜘蛛开始在窗的罅隙间结网
仿佛有一些你暂时搁置在
随意地方的人或事
于清凉中,被这筛出的霞和暗
捣碎、研磨,变成粉末、浆糊
而我多么希望门口那盏乡村路灯
在此刻像它们一样破碎,失去自己
不再发光。

级别: 总版主

1楼  发表于: 09-08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右耳潜藏蛙声。无法翻译的异域单词
级别: 管理员

2楼  发表于: 09-08   主页:
总的来说,写出了某种日常生活的残酷。
不变,应万变。
描述
快速回复

认证码: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