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精华帖子 春台文集 会员列表
主题 : 古槐之心
级别: 一年级

0楼  发表于: 2017-11-30   主页:

古槐之心

管理提醒: 本帖被 陈律 执行置顶操作(2017-12-18)
古槐之心

我的身体内沉积着无数个我。
新生的绿芽,绽开的白花,都让我欣喜
而我知道,它们迟早会成为一蓬黑刺,成为
黑色的树干本身,直至成为最后的一段根,一抔泥土。

沉默之树永不死亡

旷野上一株黑色孤树。
它不是山谷蜿蜒的字迹,不是伯牙摔碎的琴,
而是那写字、弹琴的手的本身,是那具温热的肉体本身,
是那肉体中坚固而虚无的精魄之本身。

万物皆为庙宇

雨滴经过苍翠的松稍,
汇成一注注灰亮的泉水浇注下来。
我终于相信了,无论松树,还是松树下
这具依然炙热的肉身,皆是庙宇
皆是敞开的,清凉的,烟火不息的大地庙宇。

黑夜的油墨

夜雨中有人踱步吟诵……他以痛楚的吟诵消耗自身
让自己变为一株摇曳的烛火,一只垂翼的鸥鹭
而最终,他成为一滩黑夜的油墨
他的吟咏成为触手的黑暗,成为涌动不息的辽远沉默


面孔

追随故人足迹,将他的书翻烂
深夜与之对话,饮泣。大理石的册页中
灾难,篝火,城春草木,明镜青丝
他的面孔在黑暗中,像一颗恒星

坏月亮

明月高悬

明月是我童年蛀掉的一颗坏牙
虫儿还留在我的身体内
它不停地咬
要把我蛀空

幼儿林

背着沉重的包袱返回家乡
黄月亮又圆又大,自那片生着嫩叶的树林升起
依旧听到窸窸窣窣的啼哭,多年前失踪的孩子
仍在一棵棵树身后面,捉着迷藏,不长大

风吹柏

女儿出嫁的前一晚
小婶从原野折下柏枝
捆扎在红亮的一箱箱嫁妆上
小叔当年的棺材,由一株
完整的柏木打制而成
柏树浓郁,没有一点声响
小叔坟边的这一株,也已经七年了

六柿图


他们低下
苍老头颅
胸前木牌
墨书其名
打一黑叉
小操场上
跪成半圆
老树漆黑
槎牙如鬼
霜叶脱尽
六柿如烛
高悬枝头

星座

前一个冬夜。我和历史老师谈起
我们这个民族。孔庙,裂缝,经书……松柏
深夜独卧床头,听檐溜一滴滴,滴落
我们用悲伤建造了一个坚固屋顶,以盛载那些冰雪。

后来我醉了。脚步踉跄,大地倾斜
仿佛一个婴儿重新诞生。头顶
星群相连,被黑暗填充
而我们,从来也说不清楚母亲的模样

面孔之诗

佩索阿有七十二个分身
他们流寓在各地,通信,赠诗
也相互驳责,哀悼
陌生的街角擦肩而过,裹着一粒不安之心
最终躺于一口口书箱的棺材

曼德尔施塔姆只有
一个身体和思想
一个希腊般不朽的记忆与故乡
仿佛大理石柱石
拆掉他,就意味着冰封中
一座音乐圣殿的
彻底倒塌

我看到自己的一张张面孔
熟悉而陌生。蒙在另一个的脸上
如此熨帖,有了血色生机
随时也都能揭掉。

我们在面孔中指认面孔
短暂停留,又
迅疾远离。那么多雪片、废纸
在黄昏的烟尘里纷纷坠下


级别: 总版主

1楼  发表于: 2017-11-30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是那肉体中坚固而虚无的精魄之本身。
级别: 一年级

2楼  发表于: 2017-12-15   主页:
来读松爽。
我今默然如墓柳,俯身叹息无人声
级别: 一年级

3楼  发表于: 2017-12-15   主页:
怀念老家的杨树和柳树。
我今默然如墓柳,俯身叹息无人声
级别: 一年级

4楼  发表于: 2017-12-16   主页:
最喜第一个-----------问候
级别: 管理员

5楼  发表于: 2017-12-18   主页:
读,觉得有种沉郁和激烈的情感。问好松爽。
不变,应万变。
描述
快速回复

认证码: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