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精华帖子 春台文集 会员列表
主题 : 子梵梅专辑
级别: 一年级

100楼  发表于: 2011-03-04   主页:
回 96楼(木朵) 的帖子
汗啊,好希望有三头六臂,我打字慢,大家多担待,我会好好答的
级别: 总版主

101楼  发表于: 2011-03-04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ab56778
回到《正月帖》这首诗,我感觉它是一种寂静的生长,依赖写作者的身体的直觉,以及通过有限的外在景物的提示,来对直觉中的身体的一次发现,正是在这种发现中写作者找到自己信仰的所在。我想请梅姐谈谈写这首诗时你是如何把握这种缓慢又清晰生长的速度?
级别: 一年级

102楼  发表于: 2011-03-04   主页:
引用
引用第98楼海约于2011-03-04 21:29发表的 :
重读了《驯兽场》与《身份》。第一次把两首放在一块读,突然发现,两首的相似性,甚至是互为补充的关系,这是一次全新的发现。哈:)
该适时给些掌声了,啪,啪啪,啪啪啪……
继续坐回自己的地板,认真“听讲”


“甚至是互为补充的关系”?~~~~~~不认同耶!《驯兽场》“子梵梅”也许(最好)就“这一场”了,而《身份》一定会再“出现”


《驯兽场》是我特喜欢的作品!但,我又一直“有意”回避谈论它,因为我“不喜欢”我的好朋友们涉及此类写作!

ps:海约,星期天晚上你放空,我有约给你:)
级别: 一年级

103楼  发表于: 2011-03-04   主页:
回 81楼(陈言) 的帖子
“九湖”从一个生活地址,成为我诗歌的精神故乡,它在冥冥中替我找到了原乡,所以,我一直觉得我来之有处,去之有所。在诗歌里,我有扎根的结实感。我权且以这段文字来补充回答——

    我对瓦尔登湖的向往缘于我自己的九湖。
  梭罗在那里生活了一辈子,伐木,造船,记录草木的脉络、昆虫的鸣叫、四季鸟兽的踪迹,终老一生——这一切,成为未来我在九湖的走向。
  我常想,把一面湖水和它微微起伏的水波当作一生的明镜,用它洗净尘世的铅华,与坡上的蕨草、桃金娘、古井、枇杷树、山樱花和狐兽相濡与沫,居于之而享尽天年。
  所以,我对梭罗的选择与生存状态颇为习惯和自然,不会因之而有多少诧异。《瓦尔登湖》的阅读也随心所欲,有如提早观照到自己的明日:葱郁的森林,落日的夕晖,微熏的土地,出没的虫兽,静谧的湖水……全都是我所熟悉的,我很容易地就融入到梭罗的生活里,与梭罗同进同出,餐风露宿,共饮日月之露。随着阅读的行进,我只有更强烈地要遵循内心的催促与自然的召唤,把自己的行程一步一步地往瓦尔登湖挪移。
  但我发现我没有梭罗的孤胆与力量,追究到底,我没有他的境界。或者说,我有着更为世俗的一面,我不想隐瞒或伪饰:我希望有一个热爱这种生活同时热爱九湖的伴侣。当然,他必须有共享天年的愿望和信心,愿意携带他的沉思和激情,才华和默契,与我一起住进九湖。——摘自拙作《梭罗的瓦尔登湖和我的九湖》

这两年我对当下的介入还是主动,而且是觉醒中的介入。另外,从某个意义上讲,我认为个人史也是当代史,当然,这样说也听逛人的,另寻时机探讨。关于古典文化,这只是我乐意借用的一个外壳。太文化与太个人这一点有些不苟同。或者说,2009年以后,我正在努力做到不是这样。
级别: 一年级

104楼  发表于: 2011-03-04   主页: http://user.qzone.qq.com/55480125/infocenter
最初的总是最美。生活都睡了,小心打碎的不是梦。2007年的感觉相对高贵一些。高贵的灵魂,是自己尊重自己。
弋飞
级别: 一年级

105楼  发表于: 2011-03-04   主页: http://user.qzone.qq.com/55480125/infocenter
荔枝熟透的季节里,谁在秋风中掉落???
弋飞
级别: 一年级

106楼  发表于: 2011-03-04   主页:
问子梵梅一个问题:有没有想过写写小说或者剧本?~~~~为什么?
级别: 一年级

107楼  发表于: 2011-03-04   主页:
引用
引用第102楼威格于2011-03-04 21:53发表的 :


“甚至是互为补充的关系”?~~~~~~不认同耶!《驯兽场》“子梵梅”也许(最好)就“这一场”了,而《身份》一定会再“出现”


.......

“驯兽场”解决了诸多“身份”问题,当然不止于此。我也严重认同“驯”更好,这是不能重重蹈的。拿之与“身份”相比,用“甚至是互为补充的关系”确也不准确。哈
就是感觉,梅姐是在写完“驯”意犹未尽后,又给安了个“身份”

PASS:蟹哥,我周日晚有空
级别: 一年级

108楼  发表于: 2011-03-04   主页:
回 97楼(陈律) 的帖子
大部分时候,诗歌对女性造成伤害。
但为什么有人愿意终身服用?这涉及到它的“高端疗效”的诱惑力。
这两者很难获得平衡,也许“国家不幸诗家幸”,此中“不幸”也可用于你提出的这个问题中的尴尬和致命。但是,在整个行程中,当世俗生活的粗劣难以鼓舞活下去的信念时,诗歌可能就是那只挡住命运黑暗的手。
一言难尽,只能浅尝辄止、隔靴搔痒地回答,这是网络临屏给我的不适症。

级别: 一年级

109楼  发表于: 2011-03-04   主页:
回 106楼(威格) 的帖子
印象里,貌似这个问题,子梵梅在厦门卫视“沟通”栏目中有过解答:)
级别: 一年级

110楼  发表于: 2011-03-04   主页:
回 102楼(威格) 的帖子
莫非这乃一捧哏遇见一逗哏?

这三者什么关系,我决定听你们的,你们说了算哈。
级别: 一年级

111楼  发表于: 2011-03-04   主页:
回 104楼(弋飞) 的帖子
看来是去过荔枝林的人。生活睡到半夜不小心跌下床来,先爬起来要紧。
2007年及之前,那些形而上的东西,总是有很高超的欺骗性,我对那阶段的写作不是否定,但于今也仅仅是一段历史。关于高贵、尊重等等,似乎不是这么一回事。
级别: 管理员

112楼  发表于: 2011-03-04   主页:
每一个诗人都有他/她诗歌的秘密锁眼。在我看来,子梵梅的锁眼,就是她诗歌中或隐或显的“痛感”。打开这个锁眼,就会透过文本看到她内心深处的伤口及其自我修复过程中的深刻绝望与孤独。这成为她诗歌的底色。从她的诗歌可以看出,她是一个经受过不寻常内心历练的人。她开朗明快的性格表面下,承受了太多心灵重负。因此她的诗歌,在貌似平静的语态下搏动着紧张的情绪,差不多无一例外地暗藏着一股“收紧的暴发力”(秦池语)。

——石成的这段话讲得很好,我以为是对梵梅诗歌的准确把握。这涉及到诗人情感和命运的某些秘密。不过还是要请梵梅来谈一下对这段话的感触。
不变,应万变。
级别: 一年级

113楼  发表于: 2011-03-04   主页:
回 20楼(子梵梅) 的帖子
嘿嘿,恍惚着恍惚着。小梅这种恍惚真是好:)
俺来晚了,刚回来,见谅
级别: 一年级

114楼  发表于: 2011-03-04   主页:
Re:回 102楼(威格) 的帖子
引用
引用第110楼子梵梅于2011-03-04 22:14发表的 回 102楼(威格) 的帖子 :
莫非这乃一捧哏遇见一逗哏?

这三者什么关系,我决定听你们的,你们说了算哈。

嘿!我忘了你访谈时是怎么说的,但我有预设你的答案:"not considered“:),因为你对“故事性情节”和“戏剧性冲突”不大感冒,而且你有“隐瞒说”......呵呵!
级别: 一年级

115楼  发表于: 2011-03-04   主页:
小梅,今天你一个人单挑108将呀:)很久没见论坛有这么热闹开心呀
级别: 一年级

116楼  发表于: 2011-03-04   主页:
回 101楼(龙安) 的帖子
与心境有关。当时我母亲病重在床让我深深隐忧,心情沉重,所以,就缓慢下来。另外,那段时间也正好在一个调整期,什么都放慢下来,甚至觉得什么都可以放弃,只需要父母健在。
寂静的生长,身体的直觉,这都是很准确的。这首里,有人提到古典一词,我还是要说,这只是个壳子。当然,这个壳子我以为还是很重要的,也许这里面的色彩是我擅长的。
级别: 一年级

117楼  发表于: 2011-03-04   主页:
Re:Re:回 102楼(威格) 的帖子
引用
引用第114楼威格于2011-03-04 22:31发表的 Re:回 102楼(威格) 的帖子 :

嘿!我忘了你访谈时是怎么说的,但我有预设你的答案:"not considered“:),因为你对“故事性情节”和“戏剧性冲突”不大感冒,而且你有“隐瞒说”......呵呵!


哈哈被俺捉到了这个了,俺却是对故事情节与戏剧性感兴趣的。是站在梅姐的对立面:(
级别: 一年级

118楼  发表于: 2011-03-04   主页:
回 117楼(颜非) 的帖子
是啊!我一直期待你的小说呢!
级别: 一年级

119楼  发表于: 2011-03-04   主页:
回 102楼(威格) 的帖子
《驯兽场》是我特喜欢的作品!但,我又一直“有意”回避谈论它,因为我“不喜欢”我的好朋友们涉及此类写作!——

这很自私嘛~怎么回事?在这若不好说,私下愿闻其详。。《驯兽场》确实解决了多个身份。任何一首诗,都不可重复,否则基本就是失败。

级别: 一年级

120楼  发表于: 2011-03-04   主页:
Re:回 104楼(弋飞) 的帖子
引用
引用第111楼子梵梅于2011-03-04 22:24发表的 回 104楼(弋飞) 的帖子 :
看来是去过荔枝林的人。生活睡到半夜不小心跌下床来,先爬起来要紧。
2007年及之前,那些形而上的东西,总是有很高超的欺骗性,我对那阶段的写作不是否定,但于今也仅仅是一段历史。关于高贵、尊重等等,似乎不是这么一回事。



呵呵这个说得好,其实现在梅姐的诗也有形而上的东西,当这已是在文字背后了,现在的更在落到实处,落到低处的背后,再引发出来对形而上的思考。
我一直记得那首流鼻血那首诗,那么你就沿着血路杀过来吧。。。。很是精彩
级别: 一年级

121楼  发表于: 2011-03-04   主页:
回 115楼(颜非) 的帖子
基本是上气不接下气了,春台就有这个能耐。

晚到罚你多说话。
级别: 一年级

122楼  发表于: 2011-03-04   主页:
回 121楼(子梵梅) 的帖子
嘿嘿看你还是很厉害,写了很多那么长的回帖,又句句精彩的。
俺还要从第一个帖子看起。。。陈律兄可是《碎银》的陈律,该是吧:)久未见也
级别: 一年级

123楼  发表于: 2011-03-04   主页:
回 106楼(威格) 的帖子
我没有架构小说的能力,恐怕今生难以有勇气涉猎这个领域。不过,我的多个不写作的朋友非常纳闷,为什么不写小说,写诗又不能挣钱。这个问题曾经让我很恼火,也很尴尬。
剧本,其实正在尝试(不小心给透露了)。我期待你把《狼毒花》谱曲打拍。
级别: 一年级

124楼  发表于: 2011-03-04   主页:
引用
引用第112楼陈律于2011-03-04 22:25发表的 :
每一个诗人都有他/她诗歌的秘密锁眼。在我看来,子梵梅的锁眼,就是她诗歌中或隐或显的“痛感”。打开这个锁眼,就会透过文本看到她内心深处的伤口及其自我修复过程中的深刻绝望与孤独。这成为她诗歌的底色。从她的诗歌可以看出,她是一个经受过不寻常内心历练的人。她开朗明快的性格表面下,承受了太多心灵重负。因此她的诗歌,在貌似平静的语态下搏动着紧张的情绪,差不多无一例外地暗藏着一股“收紧的暴发力”(秦池语)。

——石成的这段话讲得很好,我以为是对梵梅诗歌的准确把握。这涉及到诗人情感和命运的某些秘密。不过还是要请梵梅来谈一下对这段话的感触。


“搏动着紧张的情绪”——认可!“深刻绝望与孤独”——不大认可,或者说不准确!因为,如果“深刻绝望”了是不会“紧张”的。至于“孤独”,我认为是个人修行和享受,我就挺享受“孤独”的!

石城兄的大作涵盖及专究功力了得,佩服!他甚至想写成“子梵梅诗歌简史”,我一开始蛮赞同的,但后来一想,石城兄亦是我相当敬重的诗友,不能害他啊,因为这活蛮重的!哈!:)

级别: 一年级

125楼  发表于: 2011-03-04   主页:
回 118楼(威格) 的帖子
伟哥,俺写不写小说是另一回事呀,诗歌里的“故事性情节”和“戏剧性冲突”从《诗经》里就有,到,《陌上桑》《孔雀东南飞》《长恨歌》等到处都是,但他们也不写小说呀:)
级别: 一年级

126楼  发表于: 2011-03-04   主页:
回 117楼(颜非) 的帖子
故事情节与戏剧性是我短诗中惯用的手法,怎么成了你的对立面:)颜非这个问题其实也可以谈谈。
级别: 总版主

127楼  发表于: 2011-03-04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ab56778
诗歌的无用,我想无用是针对物质社会而言的,因为它强调价值与功能,而诗歌就是对价值的消解,删除功能,走向自身的纯粹性,也就是你说的“美”。这种美对写作来说,是不是一种精神的立场?还是一种追求客观化的快感?
级别: 一年级

128楼  发表于: 2011-03-04   主页:
回 125楼(颜非) 的帖子
蛮认同的。不过,也想读你的小说,哈:)
级别: 一年级

129楼  发表于: 2011-03-04   主页:
回 126楼(子梵梅) 的帖子
关于“故事情节”我认为是细节性的叙述,“戏剧性”其实是某种冲突和文字张力背后的因素,梅姐的诗有有用到这些,譬如《驯兽场》较为明显。或者说你不像我全是叙事,我都怀疑我都不会抒情了:)
级别: 一年级

130楼  发表于: 2011-03-04   主页:
回 128楼(海约) 的帖子
晕,,,俺没写小说呀,其实我的观点是,为什么一定要写小说呢,嘿嘿,俺就是不喜欢和小说家在一起,不如和诗人在一起痛快:)
级别: 一年级

131楼  发表于: 2011-03-04   主页:
Re:回 128楼(海约) 的帖子
引用
引用第130楼颜非于2011-03-04 23:09发表的 回 128楼(海约) 的帖子 :
晕,,,俺没写小说呀,其实我的观点是,为什么一定要写小说呢,嘿嘿,俺就是不喜欢和小说家在一起,不如和诗人在一起痛快:)

如果是小说家又是诗人又是女的呢?~~哈!:)
级别: 一年级

132楼  发表于: 2011-03-04   主页:
回 112楼(陈律) 的帖子
这是一个锁眼,读的人从外往里看,写的人从里往外看,看的可能不是同一个镜像。但确实都是镜像。石城这一段话,当时我读到后曾给我以再次的触痛。回头看,一个成熟的人,她要擅于化解这样的沉痛,她要能在文本中获取平复和开阔、从容的和解。很惭愧,在这点上,我给自己以重负。至少在他写我的这篇万言书之时,我是这样的。
级别: 一年级

133楼  发表于: 2011-03-04   主页:
回 127楼(龙安) 的帖子
准确说,这是诗歌的属性。
“追求客观化的快感”是指?
级别: 一年级

134楼  发表于: 2011-03-04   主页:
Re:Re:回 82楼(陈律) 的帖子
引用
引用第91楼威格于2011-03-04 21:01发表的 Re:回 82楼(陈律) 的帖子 :

正因为你的“比较警惕”才有你的“风格趋向”。我也不认同所谓“女性写作”和“男性写作”的划分。但,不可否认的,一个作者的“性别心理”一定会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而潜入作者的“写作心理”的。所以,“警惕”有时会伤及笔力。


这个俺同意,所谓批评家提出的“女性写作”,我认为这提法是不尊重女性的,写作看文本,并不是说这文本的好坏是在于是性别的取向是好坏。
我认为最近某些人提出“新红颜写作”也是无聊之说,有肤浅之嫌疑,没有必要。而且一个内心强大的女诗人,她并不喜欢被人归类为什么什么写作。
级别: 管理员

135楼  发表于: 2011-03-04   主页:
Re:回 121楼(子梵梅) 的帖子
引用
引用第122楼颜非于2011-03-04 22:46发表的 回 121楼(子梵梅) 的帖子 :
嘿嘿看你还是很厉害,写了很多那么长的回帖,又句句精彩的。
俺还要从第一个帖子看起。。。陈律兄可是《碎银》的陈律,该是吧:)久未见也

呵呵,颜非兄好,确实很久没见了。今天能再次邂逅,很高兴。老兄以后有空常来玩哦,也欢迎再来杭州玩。
不变,应万变。
级别: 一年级

136楼  发表于: 2011-03-04   主页:
Re:Re:回 128楼(海约) 的帖子
引用
引用第131楼威格于2011-03-04 23:12发表的 Re:回 128楼(海约) 的帖子 :

如果是小说家又是诗人又是女的呢?~~哈!:)


嘿嘿女的就了不起了吗?俺是喜欢美人,但也不至于是女的,俺就喜欢了,别搞得俺像花痴一般

哦,对不起,这里不是QQ,不说这闲话了:)

级别: 一年级

137楼  发表于: 2011-03-04   主页:
子梵梅(或者其他童鞋)对陈老师“苔”的解读以为如何呢?我个人认为陈老师有点停留于表征了,是这样吗?
级别: 一年级

138楼  发表于: 2011-03-04   主页:
回 124楼(威格) 的帖子
看来绝望得还不够深刻呵呵
简史,就是罄竹难书。
石城说万言书,其实对简史来说还不够长,但已经让我难以消化了。
级别: 一年级

139楼  发表于: 2011-03-04   主页:
回 137楼(威格) 的帖子
我其实习惯陈仲义老师的批评文本特征。至于读得如何,这里不能预设青苔哈。
级别: 管理员

140楼  发表于: 2011-03-04   主页:
嗯,今天梵梅作品讨论会的时间已经到了,很热闹,也很成功,梵梅的朋友很多哦。在此感谢朋友们的热情参与和关注。
不变,应万变。
级别: 一年级

141楼  发表于: 2011-03-04   主页:
手酸了。鸣鼓了。感谢大家!
级别: 一年级

142楼  发表于: 2011-03-04   主页:
Re:回 137楼(威格) 的帖子
引用
引用第139楼子梵梅于2011-03-04 23:38发表的 回 137楼(威格) 的帖子 :
我其实习惯陈仲义老师的批评文本特征。至于读得如何,这里不能预设青苔哈。

嘿嘿!~~我是不甘心只让“李白”一个人滑到!~~~这样的话,“苔的面积”也太小块了:)
级别: 一年级

143楼  发表于: 2011-03-04   主页:
引用
引用第13楼阿玖于2011-02-20 00:17发表的 :
此女头戴花冠,该是赤足举手扬首而笑,花裙长舞;可她不,端坐木桌侧,不笑,且神情尖锐。曾经有过短暂的文字之遇,奇怪,怎样的文字女子,会在那样的境遇里迎面而来?对话是温雅的,诗句是长长的水车叹息,搅和你月下的梦。好,春来了,但是书写春天的人去了远方,她不笑;岂止不笑,她甚至如男子般眺望远方,尖锐地看着你,毫不温柔的。你看懂了那之后的沧桑和丰富么?——第一次来春台,为此女留下文字如许。此后,或来,或不再来。


能遇这文字,如艳遇也。
级别: 一年级

144楼  发表于: 2011-03-04   主页:
鼓掌鼓掌!~~~在线好像一直保持在140人左右!~~~~再见哦!
级别: 一年级

145楼  发表于: 2011-03-04   主页:
倾听24节如天籁,晚上俺也倾听了:)梅姐说收兵了,咱们就回到窝里吧
级别: 一年级

146楼  发表于: 2011-03-04   主页:
回 135楼(陈律) 的帖子
问候陈律兄。兄的碎银,俺还藏着,偶尔翻翻,但见白花花的月色下,有女鬼幽幽。
青山不老,绿水长流,后会有期哦
级别: 管理员

147楼  发表于: 2011-03-05   主页:
回 146楼(颜非) 的帖子
呵呵,好的,颜非兄。后会有期。
不变,应万变。
级别: 一年级

148楼  发表于: 2011-03-05   主页:
回 129楼(颜非) 的帖子
我以为,不能把叙事和抒情做一分为二的区分和对待。诗言志言情,无情不抒,无抒不诗。一首诗所仰仗的,也并非是孤独的某种手法。
级别: 一年级

149楼  发表于: 2011-03-05   主页:
回 107楼(海约) 的帖子
海约好。这二首写作间隔时间很长,前者2008,后者2010,各方面相异很大。
级别: 一年级

150楼  发表于: 2011-03-05   主页:
回 114楼(威格) 的帖子
小心滑倒在你这预设的“青苔”上:)
故事情节和戏剧性,是十分好用的东西,它可以扩张整个界面,同时使一首短诗看上去看上去像一幕短剧,有写实里的夸张,有夸张里的落实。它将可能是我以后屡试不爽的投机。
级别: 一年级

151楼  发表于: 2011-03-05   主页:
回 81楼(陈言) 的帖子
陈言,不好意思,仓促中未及意,遗漏最后一个问题。
这个问题有些迷糊。揣摩着说,
我想只要是个人经验,都要看重。一首诗的能量,就是在去除公共经验之外,留下的那部分。至于个人经验是否独特,个人可能都不清楚,所在意也不能大化个人经验的作用。
级别: 一年级

152楼  发表于: 2011-03-05   主页:
回 90楼(陈律) 的帖子
陈律,抱歉得很,回头浏览方看见你提的这个有意思的问题。
《倾听24节》不归于“家庭”,而若说“海洋般的家庭和爱人”,我很喜欢你这么看。
关于长诗主题,那往往随巧应,也就是遇见,你说的阶段性就是。没有特别的规划,没有先题后作。我迷信每首长诗都是寻上它的作者而来,我不知道它在哪里,是什么。但我会等待。我还欠自己的诗歌史一首“从此可以放弃”的长诗。
级别: 一年级

153楼  发表于: 2011-03-05   主页:
回 140楼(陈律) 的帖子
昨天让你太辛苦了。我多有词不达意,很多问题来不及细想,有虚与委蛇之嫌。朋友们热诚,所提问题我都珍视之,容我日后慢慢琢磨思量。
级别: 一年级

154楼  发表于: 2011-03-05   主页:
来晚了,顶上。
级别: 总版主

155楼  发表于: 2011-03-05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zhuomeihuifz
昨夜在外活动,未及参与,当时我不必想象亦感知网谈之盛烈。。。
上午先用手机览过,最大的感慨是厦门诗兄酒弟很“给力:)
借此宝地同威格,颜非,海约握手~ 欢迎继续来春台交流。

关于子梵梅的诗歌,昨网谈出不少,补习也受益。
而我想知~ 从“一个人的诗歌史”角度~ 阿梅心目中的厦门(在厦两三年?你写出了极重要的几部诗作);目前尚寄身的京城;还有其间短暂工作过的福州。
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余生。
级别: 一年级

156楼  发表于: 2011-03-06   主页:
回 155楼(卓美辉) 的帖子
厦门这座城市缓慢、慵懒的特点吻合我的性格。它地处亚热带,草木繁茂之地,气场契合我。这就像说,我的写作犹如草木生长。当然,那里有一群诗歌兄弟,他们给我生活和写作的力量和情谊。以此推开来看,福州次之,北京基本荒芜。所以我才说“胡不归”。多谢美辉关心!
级别: 一年级

157楼  发表于: 2011-03-06   主页:
回 154楼(河南琳子) 的帖子
久不见琳子,喜不自禁。你应多谈谈。
级别: 一年级

158楼  发表于: 2011-03-06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yelai888
最近少上诗歌论坛,今日才知此等盛事,惭愧,来迟了。抱歉。
blog.sina.com.cn/yelai888
级别: 管理员

159楼  发表于: 2011-03-07   主页:
Re:回 140楼(陈律) 的帖子
引用
引用第153楼子梵梅于2011-03-05 09:57发表的 回 140楼(陈律) 的帖子 :
昨天让你太辛苦了。我多有词不达意,很多问题来不及细想,有虚与委蛇之嫌。朋友们热诚,所提问题我都珍视之,容我日后慢慢琢磨思量。

梵梅好,都是朋友,应该的。
不变,应万变。
级别: 一年级

160楼  发表于: 2011-03-08   主页:
来看梅姐:)
先问好,回头细看:)
挺!!!
级别: 一年级

161楼  发表于: 2011-03-08   主页:
快乐!收藏了!
级别: 一年级

162楼  发表于: 2011-03-21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yelai888
《子梅暗香,宛若梵花》



夜静,无所思,却想来想去,打几个字。前些日病于床前,逢子梵梅在春台论坛做其个人诗歌网络讨论,没有及时的参加,心中惭愧。读子梵梅的诗也多年了,却不敢留字,皆因其诗读来有敬畏,不敢随意下笔。

也罢。夜深人静便去子梵梅博翻看。记得当年曾因子梵梅写完《倾听》和《狼毒花》后与威格等在陆论坛关于子梵梅的《短歌·狼毒花》进行过讨论。当时我个人的观点是:

1、《短歌·狼毒花》沿续了《倾听》中的写作倾向,似无却有,有中若无之境,子梵梅诗中过去的“重”渐趋于现在“轻重”的平衡。

2、关于倾向性问题,这是基于子梵梅近一两年来的方向。她曾说:写作难度在提升,阅读难度在降低。内力作用于外在,明澈通畅,绵长坚韧,饱满弹性。这一点我相当认同。

  在《倾听》中可以看出,看似飘渺的,却是有形的,可以弹得出去的,又可以收得回来的,在写作的过程中尽量地减少阅读的障碍,这种障碍指的是她使用语言的方式开放了,加入叙述元素,以往的大量的修辞也少了很多。这些,相当不仅仅是这些,使提这首诗就有了前面所提到的她的写作方向。其实,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她说她向往顾城式的纯粹的、单纯的无污染式的写作。我想《倾听》里有她所固有的内心很纯粹的写作思维,即为:绵长坚韧,饱满弹性。

  基于上述,我们再来看《短歌·狼毒花》,大家一定初一看,好读。可是我相信很多人读一遍后会觉得,这到底在写什么呢?当然这样的长诗是很考验读者的耐心的。这难道是作者去了一趟云南回来后写的随想吗?肯定是有想法的。但想法是什么?子梵梅没有直接去说,而她大量地运用呈现的方式叙述捕捉在滇的所见所闻。同样是像《倾听》中的写作一样,写到哪就诗意就发生到哪,有点让人捉摸不定(这就是《倾听》中我所读到的感受),但表现的方式却是更具体到某事某物上,看似乎是很平淡的事,但流露的却是作者内心保持的澄明的人性本真及对外力的判断。因此同前面所提到的她的:内力作用于外在,明澈通畅。基本是一致的。此诗的每个章节都是有形的,但总体读下来,它是飘渺的。这就又回到了她所指倡的绵长弹性中来。

  至于子梵梅所指的:写作难度在提升,阅读难度在降低。从这两首诗表现得相当明显,相信大家是可以读出来的。前后者刚好是一种递进关系。可喜可贺子梵梅。

  所以我认为,后者是前者的延续性写作,是一脉的。

3、两个不认同威格的观点:第一、不认同《倾听》有收紧之说。认为倾听是一组从内心打开去的写作,许多寓意有相当有趣。如:
 
   我的倾听者,他在睡去
    眉毛和胡子沉静
    你听,海洋骑在机翼上
    你听。让我爱你
    那拥有的。那将要失去的
  
  看上去是把所听到的收入耳中,但实质上是打开来去,让诗意在广阔中发生。放得出去又收得回来,好诗应是如此,
  
  第二、不认同《狼毒花》有“舒展”之说。认为《狼毒花》的各个章节让人看到一半,怎么就断了。这认为这是子梵梅似乎在控制诗意的充分暴露和延伸,这是一种收敛,而非“舒展”开去,这样才让我们有读下去的可能。如:

  守时的报钟花开口说话了,
  莫非是叫我快点回家去。
  有多晚了,一封信寄出去多久了,
  为了被风雪和群山所收读。
  
  读。好诗啊,过瘾啊,怎么没了停了,但子梵梅就给我们这几句,后面呢,自己去想吧,诗意空间给了读者。没有随意地去展开。反而这就成为这首诗的最大特色,几乎个章节中发生。而正是这样的组合成就此诗的与众不同。看似展得很开,但却收的恰当。

以上几个观点,都是当时的照抄,在此文中就算留字吧。

几年过去了,子梵梅在这几年当中也写出了许多短诗。我是比较喜读短诗的。或许会有人感觉子梵梅的诗不好读,但我认为她的短诗却是好读的。她写短诗也是一组一组写,如《秋风转》六首,《下棋者》五首,《绮园记》六首 ,《此前李花哪里去》五首,等等。量大质齐。

记得她一首《良宵》让人神伤不已。

  零点四十分,永红电子厂的加班女工从厂区鱼贯而出,唧唧喳喳之后不知所终。
  七星路两排“密西西比树”永不落叶。“密西西比树”是我对未知事物的强行命名。
  (我爱怎么命名就怎么命名,就像今天,伍尔芙把她的墙上斑点强行塞给了我这个读者。)
  在他们眼里,我在高处因此获得了迷魂,
  在我眼里,我获得恩惠。
  我在六楼的阳台,只欠夜色一次
  纵身一跳。
  我叹息,我获得赦免。
  “我消失
  你也既无声音可听”(北村《周渔的火车》)
  我叹息。这无人的良宵


---子梵梅《良宵》

子梵梅,连同她的诗歌,都藏着暗香。我一直在想梵花是什么花?梵,意为“清净”、“寂静” ,我想“梵花”,意为寂静之花,清静之花吧。个人以为,这都很暗合她本人的习性。她内心本清静,故诗心生梵意。

有一年春,受莆田诸诗友相邀于莆田广化寺游历,她看到一块牌匾上书:永持梵行,四字,深感喜爱。看得出子梵梅的操行如文如字。与子梵梅相识是在06夏天,我们同时迁居于厦门这座城市,当时的厦门诗人就觉得她将会是厦门自舒婷后又一位具有代表性的优秀女诗人,许多年过去了,大家的看法还是不变。她虽然这两年离开厦门,但她的诗她的人无疑常已溶入在这座美丽的城市当中。前些日子,发来喜人短信告知,她已辞去北京的职务重新回到厦门任教及生活。甚是欣喜。欣喜之余,又惭愧一番,皆因此前,众厦门诗友曾以《小梅》为题,为她写过多首诗,我却几半点笔墨,暗自责备。

于是,随手记下一些有关她的人,她的诗,她的事,也为她的一部诗集《一个人的草木诗经》的出版而感到高兴。并祝福她。梵花开,此地有福,诗歌之大幸。


2011。3。21 夜于厦门和光里

blog.sina.com.cn/yelai888
级别: 一年级

163楼  发表于: 2011-03-22   主页:
回 160楼(关子) 的帖子
问好关子,谢谢来读。
级别: 一年级

164楼  发表于: 2011-03-22   主页:
回 162楼(叶来) 的帖子
大概是晚上比较晚的时候才读到此文。多年来,厦门兄弟们既在诗歌里特立独行,又几乎是相濡以沫着走过来,即便没开口,心里都息息相应。
《狼毒花》和《倾听》在陆上的讨论我都存留着。回望当时,你说的有道理。
《良宵》一首,也许正合你的神伤。刚写出来时,奇怪就有过这一闪念。
回来有半月了,还没时间一晤。收到威格一短信如下:子非冬虫夏草,梅本当归熟地。
我回复:当归熟地,我是杏仁(幸人)。
顺问安。
级别: 一年级

165楼  发表于: 2011-03-22   主页:
守时的报钟花开口说话了,
  莫非是叫我快点回家去。
  有多晚了,一封信寄出去多久了,
  为了被风雪和群山所收读。
,,,,,,,,,,,,,,,

再读梅君,耐人寻味的诗很多,能否寄给我一本你的大作?问好

地址:浙江湖州师范学院教科院   三缘   邮编:313000
级别: 一年级

166楼  发表于: 2011-03-23   主页:
回 165楼(sy) 的帖子
三缘兄,手头集子年久粗糙拿不出手。草木经过几个月才出来,地址记下,到时捧寄请教。问安。
级别: 一年级

167楼  发表于: 2011-03-23   主页:
梅君好,期待你的诗集,到时我也寄给你一本。望多多批评交流!
级别: 一年级

168楼  发表于: 2011-05-12   主页:
梵梅好诗!
级别: 总版主

169楼  发表于: 2011-09-09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都是好诗!—— 常来读读。问好。
级别: 总版主

170楼  发表于: 2011-11-25   主页: http://t.163.com/0772383818?f=blogme
子君好,你的草木诗经已收到,无论封面形式还是里面的内容都很棒,我正在细细的拜读!感谢!
级别: 一年级

171楼  发表于: 2011-11-26   主页:
先探探头。。。。。。。
级别: 一年级

172楼  发表于: 2011-11-26   主页:
敢于面对自己敢于面对世界做最真实的和完全扎实的解读,子梵梅真是了不起。
级别: 一年级

173楼  发表于: 2011-11-26   主页:
回 170楼(三缘) 的帖子
请三缘雅正。
级别: 一年级

174楼  发表于: 2011-11-26   主页:
回 172楼(名号一狼) 的帖子
惭愧。过誉了。
级别: 总版主

175楼  发表于: 2012-12-21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xinghuangtian
索尔仁尼琴是一个特例。
他备好了一生的流亡。终究断裂一环,献给普京帝国
现在他终于死了,使很多人松了一口气
这就是大地始料未及的仁慈和人的虚弱所需求的释怀

好!握!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