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精华帖子 春台文集 会员列表
主题 : 三缘专辑
级别: 一年级

100楼  发表于: 2011-03-24   主页:
【注解一】佛学的八识
佛法唯识学中的“八识”是指眼、耳、鼻、舌、身、意、末那、阿赖耶。
1、眼识:我们的眼睛能看到各种各样的东西,就是眼识的功能。注意,眼睛只能看见,而不会分别;如果你在区别这个是书、那个是笔,这已经是意识在作用了。
2、耳识:耳朵具有听的功能,同样耳朵只是具有听见的功能,而不会区分这个是长笛的声音、那个是小号的声音。一区分,就是意识在作用了。
3、鼻识:鼻子具有嗅觉,但它也只是具有嗅觉功能,一区分香臭,就已经是意识在作用了。
4、舌识:舌头具有味觉,同样它也只是具有味觉的功能,一区分甜和咸,就已经是意识在作用了。
5、身识:身体具有触觉的功能。
前五识是感识,认识具体对象。
6、意识:意识是第六识,具有认识抽象概念的功能。前五识中有一识起作用,意识便同时俱起。
此外,意识对内外之境,不分有形无形,及过去现在未来三世,有比知、推测的作用。因此迷悟升沉之业,皆由意识而作。现在心理学上,研究到前六识为止。但是在佛法上的分析,还有第七、第八——末那识和阿赖耶识的存在。
7、末那识:末那是梵语译音,是意识的根本,其本质是恒审思量。因为它是执取第八识(阿赖耶识)的见分或其种子为我,使意识生起自我意识,所以末那识又称为“我识”。这基本上是一种我执的作用,由此而形成烦恼的根本。
这种我执的具体表现是,我的具体生命在过去现在未来所思想所经验的东西,有其余势,以种子的形式,摄藏于第八识的阿赖耶识中。末那识在下意识层面执取这些种子,以之为我。实际上,这些种子都是无始来前灭后生、非常非断的作用。
《金刚经》中最重要的三句话是:“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此中本来无常,末那识以这样虚妄的东西为我,因此生起贪、嗔、痴、、慢疑等种种烦恼。
末那识属于潜意识的范围,它本身并不造作善恶之业,但因它执着自我,所以成为一切众生自私自利的根源。
末那识所执着的我是什么呢?就是最后一个阿赖耶识。
8、阿赖耶识:阿赖耶是梵音,又称为藏识,含能藏、所藏、执藏三义,是一切善恶种子寄托的所在。

【注解二】阿赖耶识
阿赖耶识:大佛顶首楞严经第四曰:如果位中,菩提、涅盘、真如、佛性、庵摩罗识、空如来藏、大圆镜智,是七种名,称谓离别,清净圆满,体性坚凝,如金刚王常住不坏。前七识都有死亡、毁坏的时候,只有第八阿赖耶识的「我」,是人的真心本性,它可以随着我们流转五趣六道、轮回天上人间,是永恒而不会消灭的。
圆测之解深密经疏第三曰:第七阿陀那,此云执持,执持第八为我我所。唯烦恼障而无法执,定不成佛。第八阿梨耶识,自有三种:一者解性梨耶,成佛之义。二者果报梨耶,缘十八界。故中边分别偈云:尘根我及识,本识生似彼。依彼论等说,第八识,缘十八界。三者染污阿梨耶,缘真如境,起四种谤。即是法执,而非人执。依安慧宗,作如是说。
本识,指第八阿赖耶识,谓第八识为出生一切善恶诸法之根本。瑜伽师地论卷五十一以八义证第八识之相,即:(一)依止执受,指此识能为染净诸法之所依止,执持不失。(二)最初生起,指此识最初于母腹托胎之时,如磁石吸铁(磁石喻识,铁喻父精母血)。(三)有明了性,指此识于一切善、恶、无记三性诸法,皆悉明了分别,无有暗昧。(四)有种子性,指此识能任持世间出世间诸法种子,令不散失。(五)业用差别,指此识随染缘而造恶业,随净缘而造善业,差别不同。(六)身受差别,身以积聚为义。指此识能含藏一切诸法,故称为身。由能领受第七末那识染净之缘所熏,而于善恶诸法不相混滥,故称身受差别。(七)处无心定,指入无想定或灭尽定,虽灭受想心,断出入息,而此识不灭。(八)命终时识,指命将终时,冷触渐起,唯有此识,能执持身,此识若舍,则四大分散。(四大者,地大、水大、火大、风大也。)

【注解三】十八界及“六根”、“六尘”、“六识”
十八界:即“六根”、“六尘”、“六识”三者。十八界是以人的认识为中心,对世界一切现象和事物所作的分类。一人一身即具此十八界。其中的六根有认识功能;六尘作为认识对象;六识则为随生的感受与观念。总起来说,此十八界依次为:眼界、耳界、鼻界、舌界、身界、意界;色界、声界、香界、味界、触界、法界;眼识界、耳识界、鼻识界、舌识界、身识界、意识界。

【注解四】唯识
“唯识”之意义为:一切万法皆是因“识”的而成的变现,皆是依“识”的“自证分”——本体,所变现的“见分”及“相分”此外并无他物,故说“唯有识”易而言之,即华严经所说的“三界唯心,万法唯识”;华严经此语的一半,“唯心”的部分,即在“性宗”圣教中,广说开阐之;而此语的另一半,“唯识”的部分,则在“相宗”之圣教中,广说开阐之。“性宗”的“唯心”与“相宗”的“唯识”,在真实的内涵上,实无差别,只是所对的根机不同,所施的方便有别,如是而已;所以,性相二宗并非敌对,而是相辅相成。

【注解五】藻井
“藻井”是中国传统建筑中室内顶棚的独特装饰部分。一般做成向上隆起的井状,有方形、多边形或圆形凹面,周围饰以各种花纹、雕刻和彩绘。多用在宫殿、寺庙中的宝座、佛坛上方最重要部位。

【注解六】光音天人、众生、沙门、第五种性
有个古印度的故事很遥远,遥远得关系到此世人类的起源。佛陀讲,在上一大劫末,天地崩坏,所有有道德的生命都往生到第二禅之第三天即光音天上成为光音天人。此天的所有生命都不是父母所生而是自然化生的。他们也不吃五谷杂粮,而是以念为食。每一位光音天人的身体都发出清净殊胜的光明,代替语言进行交流。他们都有神足通,能够在空中自由地飞行。
当时的地球表面全部被海水所覆盖,没有陆地,没有日月星辰,没有白天和黑夜,没有年月日的更替,只有漫长而无边的黑暗。后来地球上开始出现了陆地,这时候光音天人的寿命终结,就降生到地球上。他们刚降生时仍然是以念为食,具有神足通,能够自由地在空中飞行,他们的身体仍然能够发出清净殊胜的光明。他们在地球上住了一段时间以后,就把自己称为“众生”,也就是此世最初的人类。
以后“众生”开始吃地球上的东西,有说是先喝地上如蜜的泉水,有说最早吃的是海面上的一种“泡沫”,所以佛说一切世间法,如梦幻泡影。但吃了地球上的东西,众生就逐渐失去了飞翔的能力和其他其它神通。后来,天空中开始出现日月星辰,有了“昼夜晦明,日月岁数”。世界有了光明以后,海水退去,人们开始种地,有了美丑的分别,有了男女之别,有情欲、性爱和生死。更有了一切贪欲,并随之产生了偷盗、抢掠和战争。
为制止诸恶,裁决纠纷,人们推选公正的人做为“大王”,用正法治理百姓,这就是“刹帝利”种性。有一些人舍离众恶,出家修遗,独处山林,禅定修道,要吃饭时就拿着钵到村落里去乞食。这就是“婆罗门”种性。有一些人好经营房屋,积聚财富,这种人就“吠舍”种性。一些人心灵手巧,善于制造,于是世间就有了“首陀罗”种性。
除此四种性之外,还有“第五种性”就是“沙门”种性。最初是刹帝利种姓中,有人厌烦了自己世间的生活,剃除须发,穿上法衣,出家修道,称沙门的。后来其他婆罗门、吠舍、首陀罗三种姓如此出家修道也称为沙门。

【注解七】一念无明、无始无明
一念无明:包括四种:“见、欲、色、有”四种住地烦恼。一念无明是阿赖耶识从无始劫以来累积留存下来的。一念无明无始有终,是众生轮回的原因,断尽一念无明,就断了轮回的种子,舍报后可以取涅盘。
无始无明:不是从众生的根尘识中来,这种无始无明从无量劫以来不与众生心相应,一直到菩萨第一次明心以后才第一次相应,所以说:“心不相应无始无明住地”。就是说在我们明心见性之后,想要修学成为究竟佛的心生起之时,才会产生。是在凡夫众生还没有明心见性之前,生起一切烦恼都属于起烦恼。在一念无明四种住地的烦恼之前没有任何一法能够生起,因此叫做无始无明住地。

















级别: 总版主

101楼  发表于: 2011-03-24   主页:
回 87楼(sy) 的帖子
三兄过奖,继续努力中。
http://www.poemlife.com/index.php?mod=showcols&str=1339&zid=0&page=2
级别: 一年级

102楼  发表于: 2011-03-24   主页:
西西弗斯神话的暂时毁灭

               作者:三缘




无数被风暴强奸的小草  石头  烧剩的力量
在晨露中清醒过来  泥沙全面流动
覆盖了潜在的希望  残忍而同情
令皇家的马车大哭而返





谁能逃避自己的周围
盐和水  阿拉伯数字
白日最低阈限的空气
不曾遇见的花朵和多种哲学的逐渐交响
然而  这一切
包括那个在高处描述过风景的窗户
统统卷入了世纪大灾难  尖锐而肯定
有如开动无数齿轮的机器
复杂的暄闹中发出金属的鸣叫  会拐弯的花生米
追赶着羊群  鞭辟入里





消息传到了午夜
身边  交谈中的朋友突然消失不见
这使房内的每一件小事紧张起来
蜡烛闭上眼睫
死亡舞台在默默旋转
等待中的一切都蒙上灰尘  耻辱而安全





打开古籍  一线弱光进入
廊柱上忧郁的死神  雾气蒸腾
沉睡的钟  倾斜的钟  倒着行走的钟
弥撒开始  卑微而崇高
噍类把腰倾向中世纪水平  接受洗礼





一张张不同的脸  丑陋而生动
事先被反复化妆整容  直到满意
我知道这个形式一直很危险
那么做一枝小麦怎么样
它们互相依靠  样子十分亲昵
在田野的秋光中  摇晃得更加谨慎
甚至听不清彼此最小的音





如此黑暗的高度  必定有一个膨胀的表象
其内核在燃烧中日趋缩小
巨石滚落谷底
没有引起轰动
西西弗斯在今朝坐下来  等待夕阳
时间伤逝  雪提前降临
空中回家的鸟  矜持而从容
收敛起羽毛  冬之梦不再声响
1985.8.26



注:噍类们:指剩下的还活着的人。



梦靥中的异语

高热。不起的病人在病榻上眼皮沉重,是的沉重得像“石头”。装着“盐和水”的瓶子挂在那里,上面有用“阿拉伯数字”标明的计量,这是生命量化的生物解读。这样的解读很可怕哦!因为“盐和水”并未表明生命的存在,而只是生命的一种组成,更可能的是生命的一种分解。我还活着?

活着或者死亡?病人实在有点惊诧,曾经的“黑暗”那样“高度”地降临,与他的高热相比,那个“黑暗”“必定有一个膨胀的表象”,而中间尽是温度和虚空。病人深居其内,以至于已经无法感受任何光亮。他甚至以为自己就是那个“内核”,或是天体物理中的黑洞,他“在燃烧中日趋缩小”。

为了证明自己的存在,或者说还活着。病人用“烧剩的力量”把眼睛张开一条缝隙。他渴望水,所以在他模糊的视力范围内,他辨认出瓶子上0.9%的生理数字。然后,他用眼皮强吊着“石头”的沉重,透过“在高处”的“窗户”,看到了“晨露”。这样的露水或许就是他所渴望的水源。而“描述过风景的窗户”此时正描述着风景。

风是一个发了狂的暴君,“无数”的“小草”,就这样在无可逃避和不容反抗中被一再“强奸”着。呵,这样的风景真他妈的好看,跟高热对我的强暴没什么区别。吊我眼皮的“石头”你也好不到哪里去,你终究化作“泥沙”,被“风暴”驱赶得“全面流动”。你唯一的本事就是“覆盖了潜在的希望”。石头突然加了力,病人闭上了眼睛。

就在那一刻,病人闭上眼睛的那一刻,一只“钟”,在一闪即逝的缝隙里溜进他的眼帘。钟摆定格在那一刻,倒让病人的思维发生了幻象,以为“沉睡”的是“钟”,而不是自己。继而眩晕骤至,不知道是病人还是“钟”发生了“倾斜”,然后是“钟”开始“倒走”。

对,我拜谒过死神了,病人的记忆在时光中倒流。这让他终于回想起了“西西弗斯”,想到了关于“西西弗斯”的“神话”。这个神话包含两个关键的组成部分,一是在人间,西西弗斯绑架了死神,让世间没有了死亡的威胁,但最终遭到惩罚;一是在冥界,他需要接受推动巨石上山而不达的惩罚,永远做着一种不可能完成的工作,却从不停歇。

第一个组成部分让“谁能逃避自己的周围”这样的难题迎刃而解。死亡的威胁被迫停止,不用再“逃避”会让“阈限”大大降低。(阈限是一个心理学名词,表明外界引起有机体感觉的最小刺激量。)于是,“白日最低阈限的空气”都可以让高热中的病人产生机体反应。视觉中的眼翳开成空花,那当然是“不曾遇见的花朵”,听觉中在“逐渐交响”,“多种哲学的逐渐交响”。是的,没有忌口,我和我的朋友们可随意谈论任何问题,“多种哲学”相互交流取阅,组成乐章。而我视一切都如花朵的开放。病人唱着“弥撒”,经历那“卑微和崇高”。

如果在此间,神话能及时地“暂时的毁灭”。小草、石头、生命、肉体、哲学、日光、空气,乃至那个“窗户”,就不会“统统卷入了世纪大灾难”。可惜不是,继续的“神话”没有展现可以令死亡完结的“希望”,“泥沙全面流动”又“覆盖”了可寻的辙迹。这样的结局迫使“皇家的马车大哭而返”。“残忍”和“同情”在皇家强权中的相遇,只能产生无路可走的哭泣。病人耳鼓的交响“尖锐”起来,“有如开动无数齿轮的机器,复杂的喧闹中发出金属的鸣叫。”这样刺耳的金属声如此“肯定”,让病人忽然想到了“羊群”,它们曾经自由的生存,现在被什么“追赶着”,是“花生米”?为什么是“花生米”呢?好像还“会拐弯”?病人的思路暂时被迫顿了一下。没有答案。而可怜的“羊群”却要被迫减去羊毛,在“机器”的“喧闹”声中纺织成人形的衣衫。而鞭子丝毫不留情面地落在它们的裸体上,这才他妈是真正的“鞭辟入里”。“残忍”吧!“同情”吧!陀螺一样的“花生米”,找抽。

第二个组成部分也没什么不好!西西弗斯不厌其烦地推石头,等同于病人不厌其烦地冥想。“一张张不同的脸”“丑陋而生动”。装腔作势就装腔作势,反正没有人厌倦“事先被反复化妆整容”,要的是自我的“满意”。脸是越化越脏,依然不厌其烦,屁股一定要擦干净,还是不厌其烦,可“这个形式一直很危险”,因为太容易被戳穿。特别是怎么偏偏在此时,“西西弗斯神话”“暂时的毁灭”了?

“午夜”,“消息传到了午夜”。“世纪大灾难”终于“尖锐”地来临了。“死亡舞台在默默旋转”,“交谈中的朋友突然消失不见”了,“身边”只有人形的毛衫,。没有一个“化妆整容”到“满意为止”的演员甘愿做死亡演出吗?“安全”啦!“耻辱”的“安全”。病人有些愤怒。你们装独头的蒜好不好?为什么要装“小麦”?还“互相依靠”,没有彼此见过真颜,却摆出“十分亲昵”的“样子”。“田野的秋光”那么虚假地粉饰你们“更加谨慎”的“摇晃”。真他妈恶心!刚刚还朗声高诵,而现在你们“依靠”在一起,都“听不清彼此最小的音”。

此时,“西西弗斯”正“暂时”停下不辍的工作,“等待夕阳”。这样“神话”的“暂时的毁灭”让世间骇然。那夜晚的“蜡烛闭上眼睫”,而“西西弗斯”则是在“今朝”才“坐下来”的。如果他需要思考了,那世界的未来又会产生怎样的变异?“巨石滚落谷底”,悄无声息的世间“没有引起轰动”。那非常不像一块“巨石”应该产生的效果,而更像一粒“花生米”的滚落。自“花生米”从麻屋中被释放出来,它一直是蹦跳着生活。它不规则身体的滚动一定会“拐弯”。但分量太轻,它还不足以让死神作为惩罚“西西弗斯”的工具。

病人继续高热,咒骂,让“时间伤逝”。或者是在悲伤中回头,因为“雪提前降临”在早晨,“西西弗斯”“坐下来”的“今朝”,也许他在玄想宙斯的暴行该不该被揭露的哲学。归鸟也“收敛起羽毛”。可是,我怎么能看见“晨露”啊?病人思水之心不绝。

奇异发生在病人“打开古籍”的那一刻,“等待”中的“灰尘”飘飞得“雾气蒸腾”,“这使房内的每一件小事紧张起来”。那一页刚好翻倒“西西弗斯”推动的“巨石”,“滚落谷底”, 他居然让“一线弱光进入”。前页的黑暗里,有被绑缚在“廊柱上”“忧郁的死神”。此刻病人开始高热,他走向死神,并做了拜谒。病人那时就站在“死亡舞台”的中心引吭高歌。

“噍类们”,就是“剩下的还活着的人”,“把腰倾向中世纪水平”,四处响起的都是“弥撒”,而“冬之梦不再声响”。病人倒回去活着,一个人的舞台,他扮演了全部角色。起初的他只是跟那些“噍类”一样,口焦、舌燥,舔舔嘴唇,上面起了一个大泡,有花生米那么大。该死的花生米,怎么就会拐弯呢?暂时和永久之间的病人还在纠缠不休。

2010-12-14于北京


后记:

很难想象《西西弗斯神话的暂时毁灭》这样的诗歌是在1985年完成的。因为,无论写作或阅读,此诗都有着极大的技术难度。我不知道饱读“西诗”的前辈及后起之秀们,有没有可能提供如此写作诗歌的对照范本,以供参详。最让我觉得费读的是,此诗到底是“结构主义”的探索?还是“解构主义”的突围?或者是“后现代主义”在当时思想意识形态交流还不太顺畅的中国(1985年的中国)的一种提前感应。

我试着用所谓“结构主义”的方式,寻找这首诗歌形成的框架,我惊奇地发现了多种的可能性元素。于是我以病人梦靥般的叙述,打破了整个诗歌的章节与文字顺序,依照这样近乎疯狂的逻辑形式,我找到了几首可以同时进行的诗歌的混合体。

以时钟的倒行、停摆、倾斜为中心,以西西弗斯的两段命运为中心,以窗户曾经和将要描绘的风景为中心,以石头的与花生米角色的转化为中心,以死神与世纪灾难的隐显为中心,以生命的无奈和卑微为中心,我可以把这样的六段文字重新整理成一种新的共同进行的诗歌。这些新诗彼此可以相互进入或分离,但不会产生任何的干扰。而正是由于诗中多钟意象虽彼此间陈杂,却能不相羁绊的有序的进行,使我们的阅读产生了极大的视觉冲击。

我忽然想到了一种音乐形式——“复调”。由于无法在“百度”这样的网站上找到满意的答案。早晨,我跟表妹(中央音乐学院的高才生)通了很久的电话,获得了在感性和理性方面对“复调”的深入了解。现在我可以定义,《西西弗斯神话的暂时毁灭》这样的诗歌就是“复调式的诗歌”。请注意,这不同于一语双关,起止重合于一点的简单“和声”式的诗歌,那样的文字只限于“一个词语或一个句子”的重合。复调是于统一的叙述体中,分别有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可以单独的旋律,或者说单独的诗歌,同时进行而产生的完整体。最重要的是,这些单独的诗歌之间是可以彼此分开独立进行的。而如今这首多诗编辑在一起,呈现出完整面貌的诗歌,是整体意象的混成结果而非融合后的不可分割形态。

仅仅是这样的表象,文字已经呈现出架构的难度,而这些彼此可以分离的文字还在各自的独立环境中表现出不同层面和深度的意义。怀世、感生、穿空、悟死等等,这些意义的相互混成,就更增加了诗歌的内部张力。在这种意义的相互冲突或和解,相互矛盾或统一中,诗人似乎在有意表现“解构主义”的离经叛道的挑战精神。

所谓的:“结构”,“解构”,“后现代”这些连现在都定义不祥的概念,当时的诗人(太王)真的理解吗?曾经我以为这样的诗歌是一个极其复杂的制作过程,但是“制作”一词被诗人非常鲜明地否定过。他甚至对制作中的某些虚伪和造假的可能发出“痛恨”的信息。如果是这样,在那个西方现代或当代文化思维刚刚进入中国时代,他能一字一句激昂出来如此的诗文,足以令人震惊,令人拍案。

全诗完全地使用西方语义,除了形、义兼备的“噍类”一词,几乎没有使用东方元素。倒是在行文和意义上,双重使用了不同概念上的西方“复调”结构。坐在今朝的西西弗斯没有立刻推动落入谷底的巨石,这种不确定性给我们以“解构主义”没有尽头的,解构后的再解构,而“暂时”一词无疑增加了没有定性、定型的“后现代”砝码。
级别: 总版主

103楼  发表于: 2011-03-24   主页:
不相兄对佛学有很高悟性,对三兄批评分析又多,十分难得。问好兄弟。
http://www.poemlife.com/index.php?mod=showcols&str=1339&zid=0&page=2
级别: 一年级

104楼  发表于: 2011-03-24   主页:
引用
引用第104楼郑文斌于2011-03-24 23:11发表的 :
不相兄对佛学有很高悟性,对三兄批评分析又多,十分难得。问好兄弟。



文斌兄才是解诗高手。
我只是觉得一直很仰慕三兄,他的专辑一定要有我的解文,能为三兄做的只有这么以点点。。。。。。。
级别: 一年级

105楼  发表于: 2011-03-24   主页:
美声歌唱现代人类社会这出宏大歌剧的诗性可能:论三缘《宣叙调的现代印象》一诗
郑文斌   著

    上次评论文章写一写已五千字,导致欠下三哥一个诗歌文本的分析而留下许多话柄。今天正好有时间,我想就赶紧就眼前看到的三哥的这首诗做个简要的分析:并不是我没有选择性,而在我看来,三兄的整本诗集《震旦少年》中的全部诗作均是神奇的精品,用杰作来形容似乎过分了一点,容易触怒其他诗人,但三兄诗集中所有诗作名之为当世杰作受之无愧;因此我就随便拿一首眼前的做个分析吧。
     在对具体诗歌文本展开分析之前,让我们了解一下什么是宣叙调是必要的。宣叙调者,歌剧、清唱剧、康塔塔等大型声乐中类似朗诵的曲调,语出意为“朗诵”的意大利语动词。宣叙调的产生时代甚古,差不多是与歌剧同时发生的一种声乐上的形式。曲中依言语的自然和强弱,而行旋律化与节奏化。又称“朗诵调”。为歌剧或清唱剧中速度自由,伴随简单的朗诵或说话似的歌调。它原本是与咏叹调(aria)并用的一种乐曲。它常在咏叹调之前,具有"引子"的作用。 宣叙调又译作朗诵调,是歌剧中用来对话和叙述剧情的,其实就是“附有旋律的对白”,是介于歌唱和朗诵之间的独唱段落。

歌剧中要让故事进行下去,宣叙调是最好的音乐形式,早期的作曲家常用大键琴来担任宣叙调的伴奏部分,后来多采用整个管弦乐团来演奏。像莫扎特或罗西尼,他们对于宣叙调却有相当细腻的描写手法。而到晚近作曲家的歌剧里,像威尔第与普契屉,他们的宣叙调是营造整部戏的高潮所在。 在17、18世纪歌剧中,宣叙调和咏叹调是有明确区别的,通常是在宣叙调之后,才出现大段的咏叹调,但后来这两者的界限逐渐被打破了,宣叙调加强了歌唱性,咏叹调也带有了朗诵的性质。

  宣叙调,是开展剧情的段落,故事往往就在宣叙调里进行,这时角色有较多对话,这种段落不适宜歌唱性太强,就用了半说半唱的方式,叫做宣叙调,它很像京剧里的韵白。京剧中,青衣、小生或老生都有一种带有夸张语音音调的念白,它虽不是很旋律化,但可使道白便于与前后的歌唱衔接,其功能与西方歌剧里的宣叙调很近似。欧洲歌剧早期的宣叙调非常不歌唱化,叫做“干宣叙调”,往往是用古钢琴弹奏一个和弦给一个调,歌者就在这个调里用许多同音反复的道白来叙述。宣叙调以语言音调为基础,节奏自由,一般伴奏简单(如仅用羽管键琴、管风琴或钢琴伴奏),主要用于歌剧、清唱剧等戏剧中叙述性或抒情性较弱的、以表达情节为主的段落,与抒情性的咏叹调风格相对。

从以上简单的专业史料我们可以得知:“宣叙调以语言音调为基础,节奏自由,一般伴奏简单(如仅用羽管键琴、管风琴或钢琴伴奏),主要用于歌剧、清唱剧等戏剧中叙述性或抒情性较弱的、以表达情节为主的段落,与抒情性的咏叹调风格相对。”这很重要。因为三兄这首诗就是以《宣叙调的现代印象》为题呈现给我们阅读的眼睛面前的。作者在使用宣叙调这个词时,已经很清晰地定义了其诗歌的风格或诗意的展开,与此调的某些特征有关。

下面上我们避免猜测,直接切入文本展开诗意的过程与结构辨析。但话要说回来,我前面已经读过几遍此诗,因此我其实已经获得了对它的一个基本印象。我认为,宣叙调的提示固然重要,但我们也不能被其蒙蔽,它只是暗示而已,它给我们提示了某种方向,某种关联,但并非完全确定无疑的指向。回到前面说的,我已经读过此诗几遍,从而获得了对于此诗的一个明确的整体印象。对于此诗可以有各种不同的理解,但我个人提请读者将此诗作为一个简短的歌剧或者一出宏大歌剧的一个简短的场面来理解—正是这首诗本身所展开的东西,向我们巧妙但并非局限地呈现了宣叙调带给了我们什么样的现代印象。注意了,是现代的印象,那意味着,作者在诗歌写作中已经预设了现代与近代宣叙调的差异、分野与对抗:那意味着新的宣叙调,这出新的歌剧演出的背景是对比于近代文明的现代文明社会的种种背景和景象,因此,在这出新的短小歌剧中,现代性将在这儿接受敬礼或者无情的演员在宣叙演出中的诗性批判。

当我们通读全诗,我们首先获得了这样一种认识。这首诗没有任何表面的逻辑,既然是语言使用意义上的语法本身的逻辑也没有,即能指没有路标可循;更没有连续的可信赖逻辑推理而捕获的意指,即所指,也没有任何现成的轨迹可攀上。这无疑使所有希望能够深入准确地解读它的诗人犯了难:它超越于我们正常时态中所熟悉并且可把握的日常语言和诗歌语言,它的产生明显地对我们的诗歌理解能力构成尖锐但又平和、绝非强迫性的挑战—它的语言是通灵者自己个人独特的语言,它遵循的是他自己的语法和语言习惯,它拥有、设置、建构的是他自己的诗歌世界、时间、空间。于是,我们体验到了三缘诗歌的最大特点:它完全独立并脱离于我们日常语言和所谓众多成型的诗歌语言,他的诗歌是神奇的诗歌,他的语言是一个天才诗人自己独自默默却无比成功地发明了的展翅飞翔的语言!这个诗人不是在他人的基础上写诗,而是在他自己神秘的根基上小心但完全坦然、自然地写诗,仿佛世界于他,他是第一个写诗的诗人,虽然他必定师法了某些更伟大的天才诗人与诗篇。他纵使曾有过一个或者几个父亲,但他与父亲之间的脐带已经成功剪断。广友曾说他来自伟大的兰波,但我更愿意证明,三缘已不是兰波在中国的再生,而只是中国的另一个天才诗人三缘。

沿着这样一种把握,我们可以进而感受到三缘作为天才的诗人的第二个特点:他的诗歌如此玲珑剔透,温润舒展,自由自在,以致于他的诗歌仿佛只是来自天上的一种乐曲,仿佛是个完全自足但透视并且关爱着整个地球和人类生命的天外来客,他的诗歌的内质的东西仿佛来自于离日常的地球距离很遥远的地方,因此他的诗歌的声音无论是充满焦虑还是充满责难,或者充满赞美与希望,他诗歌的声音都奇怪地与它所极度关心的尘世保持着清晰且连通的距离感:他运思、言说,有所对象,但却似乎只是飘荡,而从不强迫性地输灌。它既不是对你呼叫,也不是自言自语,它更象是一个温和的精灵,出现在早晨刚刚撒下的阳光,从不炫目,却象宝石珍珠一样晶莹发光。每当我阅读他的诗作,我总要惊奇为何他能给我如此一个明确印象。

说到这,我在上次评论没有充分展开和完成的任务其实已经完成一半,我已经说出了为什么三缘是天才诗人,他的天才到底是在何处扎根与体现。按照我的习惯,我本来又要在这搁笔了,因为我认为我想要讲的最重要的东西已经讲了,再写下去已经没有什么必要的。但我今天不会真的停止于此,因为我已经答应众朋友们要精析三缘的其中一首诗篇。而这个任务我还没有开篇。

那么,就让三缘引领着我们已然不自觉地飞升的灵魂,一起进入并完全领略这短小但无比美丽辉煌的歌剧诗篇吧,在这出歌剧的宣叙调中,我们将耳闻诗歌的美声唱法,对,对,对,这个词太好太妙,是的,是的,三缘的诗歌,就是一种类似舞台艺术上的美声唱法,他的根本技巧和灵魂来自西方,但他却神奇地能够用东方的歌喉和音质、旋律、素材与音符在演唱。对啊,原来他就是这样一个令人敬佩的天庭音乐的歌唱者,他的肉体在天上,但他的灵魂却奇怪地颠倒地扎实行走、观看在这令他魂牵梦萦的大地人间。

提琴从窄门进入旷野
化妆的灯光
树林
在身旁接近没有人脸的舞蹈……世纪黄亮的池塘
没有鱼和鲛龙,让思想进一步成为思想者!

   “提琴从窄门进入旷野/化妆的灯光”。我看到的是一整个大乐队,在一架首席小提琴或大提琴的带领下,从狭窄之处迸发出来之后立即向门外无限的空间迅猛扩散的宏伟壮观,而舞台内外,则早已是灯火辉煌!这就是这两行诗给予我的直观的印象和连带的想象。在这我们要照应一下前面。前面已经说了,对于三缘这样的诗歌,用理性的逻辑分析完全对付不了这样神奇的发自内心的神奇涌现的诗歌,那么,我们用什么样的方法才能领悟他的诗歌,进入他诗歌的内部,并与他的诗歌一起在精神领域里自由飞翔呢?只有以一颗自由而纯粹的心,以诗歌要求诗人特有的感悟能力和直观。你可以把它叫做想象,但它其实不是想象,而是你灵魂深处完全敞开的世界中对于万物所能够持有的特有的直观。对,就是直观,而不是逻辑或者平常意义上的想象。除此之外,没有其他方式可以准确地切入与领悟三缘精妙的诗篇。

    那么,就让我们象作者写作时那么完全无意识地跟随语言的向导,让我们借助于诗歌的引导飞升向前。
“树林
在身旁接近没有人脸的舞蹈……世纪黄亮的池塘
没有鱼和鲛龙,让思想进一步成为思想者!”

    我灵智的感官中现在呈现的不是人工的舞台,而是立即转换成了大地的自然:森林,池塘,鱼,龙,以及人类置身其中并且至今还毫无自我意识的美妙但有力的存在的思想!演出的舞台在灯火通明的戏院和宽广无垠的大自然之间奇妙交叉与转换,这是何等的对于歌剧的直观化的美景再现啊:人和树木在同时舞蹈,树林象是没有人脸的人,人象是人脸模糊了的树木,现在,他们随着宏伟的乐曲,一起旋转在辉煌的舞台上,而世纪亦化身为它的池塘在诗剧中出现,在这个形象化为池塘(它狭小吗或者仍是比较广阔,而它可能正是室内舞台中央的一个大舞池,正是这个池激发了作者对于他要引入诗中的世纪的可以形象连接的喻象)了的世纪中,这个“池塘”竟然又是完全空的,“没有鱼和鲛龙”;有思想,但远远还没有成型,因此诗人在此突然令人吃惊地发出了“让思想进一步成为思想者!”这样惊心动魄的由无形的理念精神体中创造鲜活的人类思想者、生命这样的创造呼唤!

    从“世纪黄亮的池塘/没有鱼和鲛龙,让思想进一步成为思想者!”我们开展在宏伟风格的宣叙调中,将目光由原本隔离但被冲破敞开的戏剧舞台,由树林、池塘而转向广阔的鱼龙混杂的有思想存在但没有产生明确思想者的人间。而在这出歌剧中,这正被诗性地思想着的人间又是一副什么样的景象呢?请看:

肉体们到处活动
形式的反动
必须尊重一对乳房不愿生育的权利
从隐蔽的练习场归来
男人
拿起浴血的杯子
传红嘴唇
也让身边最健康的伤员尝一口

但只有几个人的哲学
如何构成一个春天?

巡视公平交易的超级市场
一个暗淡的橱窗
诗人向电脑询问
一颗心的重量
但外国语错误的翻译——是什么?
听起来象模糊的鸟鸣,哦,这有多好
在森林里教书,橄榄绿的声调
每一棵树后都有一丝光线的椅子

   我们随着诗人的灵视之手看到的是现代人类社会这样一番触目惊心的景象:肉体们到处活动,注意了是肉体,而非人类,更非精神与完整的健全的人类的形象;而就是在这表面生气勃勃的活跃的肉体之中,这些肉体(形式)也对灵魂和精神要求反动:本来天然要养育新生的女性器官拒绝生育的权利竟然名正言顺地得到了可贵的尊重;而男人们呢,他们“从隐蔽的练习场归来/男人/拿起浴血的杯子/传红嘴唇/也让身边最健康的伤员尝一口”。这是什么,这是战争与嗜血的争斗的典型的经典景象,练习场是隐蔽的,因此也是无处不在,在与生俱来随身携带的,而练习场归来之后的饮料之补充能量,用的又是什么呢,是血液的杯子,染红了嘴唇,并且无不残忍中自豪地递给了“最健康的伤员”分享!

跳过插入旁白对话自我质问式的第三小节,让我们再往下看去:“巡视公平交易的超级市场/一个暗淡的橱窗/诗人向电脑询问/一颗心的重量/但外国语错误的翻译——是什么?/听起来象模糊的鸟鸣,哦,这有多好/在森林里教书,橄榄绿的声调/每一棵树后都有一丝光线的椅子”。在女人们反动,男人们嗜血争战的背后,是被我们随着诗歌一起公开展览式地巡视了的公平交易的超级市场;在这里市场是公开的,并且号称自己的交易是公平公正的;而“一个暗淡的橱窗”则双关地连接了上下两大现代景象:市场与电脑视频;在这样的令人伤心的只能展示交易的商品和只能为交易的商品所占满的“暗淡的橱窗”之外,人们能干些什么呢?或者说尤其是作为现代人类之一员的诗人能干些什么呢?

“诗人向电脑询问/一颗心的重量”。这个诗人仍在固执地坚强地干着他自己应该干的事:向据说即将取代人的心灵的人工智能的代表,电脑询问作为人类独特存在之最后最大特征的心灵,在现代社会还保留了多少未消失的重量!他将从电脑的回答中得到什么样的美好的结果呢?他将得到的是“但外国语错误的翻译——是什么?/听起来象模糊的鸟鸣,”哈哈,这是多么大的讽刺。就象对于心灵的重量这如此生死攸关的决定性问题,人类也已经需要通过外语而且借助电脑翻译才能得到一个可笑的错误的回答,心,已经模糊衰弱,其实体已经荡然无存,而只能是保留下了一点仍会飞翔但削减了的无依靠的“鸟鸣”!

这可怜的固执的梦想获得心的重量的诗人面对这样的悲哀的现状,他能干什么呢?“哦,这有多好/在森林里教书,橄榄绿的声调/每一棵树后都有一丝光线的椅子”。他这时发挥了他的诗人通神的永不泯灭的希望的天才:他在自我解嘲中压抑住愤怒,将自己和人类的希望绝妙地引向诗意可维护和拯救的正面方向:他赞扬这反而是多么好,因为灵魂之鸟仍然未死,而今也许可以飞往更广阔自由的室外,即美妙的大自然,并在树林中通过象征着人类遭受灾难后获救的橄榄绿这样美好和平的声调,向每一棵树上和树下的未死的残存的人类,教授灵魂的课件;而在这样的树林之中,美好的光线将变得象可以支持灵魂甚至肉体的椅子一样可见的扎实的座椅物体。这诗人的心是多么的无畏而坚强!

我们再回到第二节:“但只有几个人的哲学/如何构成一个春天?”这一简短的插话构成了对于这出宣叙调演唱者的对话与偏离,从而为诗歌更丰富地展开创造了空间。结合上下诗句的理解对照,我们不难发现:这两行所提示的真相是,思想毕竟找到了少数几个思想者,并且这几个思想的继承人形成了自己的哲学。但严峻的现实是:如此之少的思想者,能够构成一个人类灵魂复活的万物复苏般的美好如初生的春天呢?在这里这是一个严峻的疑问,对于整首诗作,这里巧妙地设置了可以进一步这出歌剧发展的悬念,同时也增加张力与起伏。

在诗人自我解嘲地重获了自我和人类的精神拯救可能性之后,现代社会的这出歌剧宣叙调是否就该得到一个人们希望得到的常规的大圆满的结局呢?我们接着看最后一节诗。“但是,随着黄昏的消隐/希望安睡的艰难困境/又会重新/把流浪者的梦推向地球唯一的讲台/
向苍天/默念修正的祷告书/双手合十/一个发笑的声音/同样出自内心”。

但是,随着黄昏的消隐
希望安睡的艰难困境
又会重新
把流浪者的梦推向地球唯一的讲台
向苍天
默念修正的祷告书
双手合十
一个发笑的声音
同样出自内心

这是神奇的一节,里面充满了神奇的妙句妙思,尤其以把人类思想者或者诗人或者人类本身这个“把流浪者的梦推向地球唯一的讲台”这一句,除了神奇一词无以赞之!那么,现代社会人类的结局会是什么呢?白昼消失了,黄昏降临了,疲惫的人类动荡不安的心灵希望在沉睡中获得安稳;为了得到这一甘霖,他会重新,意即再一次,把自己这个可怜的流浪者(既指肉体,也指灵魂)的梦,注意,不是现实,只是一个希望但永远无法实现的“梦”,推向他自己所居住的地球“唯一的讲台”,这句太神妙了,有许多话可讲,但让我在这里打住!由于他自己上升到了讲台,而从其他物体是空显了自己,仿佛处于地球的尖端,并或跪或站在那虔诚地祈祷,“双手合十,默念修正的祷告书”,注意是修正的,他指望着通过祈祷,修正自己已然犯下的错误,改变自己的生存;但是令人惊骇的是:不是别人,而就是在这个思想者、诗人或人类自己的心中,一个清醒地认识到自己已经无法救赎的声音在发笑,在告诉他自己他做的这一切是多么可笑而无用!

终于耐着性子把它写完了。无论此诗也好,他诗也好,三兄的诗作还有太多的话可说当说,但考虑到我已经为了完成许诺而忍受了如此精细的分析任务,看在伟大的不死的诗神阿波罗的份上,放过我吧,让我即刻放下诗笔,享用美餐,幸福自由地做回一个本诗中无知地快乐地舞蹈的肉体,即凡人。

湖南人郑文斌2010年6月4日星期五于厦门。

宣叙调的现代印象   三缘著


提琴从窄门进入旷野
化妆的灯光
树林
在身旁接近没有人脸的舞蹈……世纪黄亮的池塘
没有鱼和鲛龙,让思想进一步成为思想者!

肉体们到处活动
形式的反动
必须尊重一对乳房不愿生育的权利
从隐蔽的练习场归来
男人
拿起浴血的杯子
传红嘴唇
也让身边最健康的伤员尝一口

但只有几个人的哲学
如何构成一个春天?

巡视公平交易的超级市场
一个暗淡的橱窗
诗人向电脑询问
一颗心的重量
但外国语错误的翻译——是什么?
听起来象模糊的鸟鸣,哦,这有多好
在森林里教书,橄榄绿的声调
每一棵树后都有一丝光线的椅子

但是,随着黄昏的消隐
希望安睡的艰难困境
又会重新
把流浪者的梦推向地球唯一的讲台
向苍天
默念修正的祷告书
双手合十
一个发笑的声音
同样出自内心
级别: 一年级

106楼  发表于: 2011-03-24   主页:
不相兄辛苦,里面有一首《大悲歌》,到时也麻烦请你解读一下。
级别: 一年级

107楼  发表于: 2011-03-24   主页:
在火车上正向兰州进发,一口气发完帖子,电脑的电池快用完了,三兄的话我以牢记,需要做的就是再努力一下,问好三兄!
级别: 一年级

108楼  发表于: 2011-03-24   主页:
三缘兄是个很有才情的艺术家,艺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三缘兄的诗和绘画作品真诚的来自生活中的提炼,诗中有情感,画中有意蕴。画兰者要有很高的心境,三缘兄心境如兰,是我见过最好的画兰画家!!!


                                                                      2011.3·24于北京
级别: 一年级

109楼  发表于: 2011-03-25   主页:
“念头一转,莲花就开了”一直是我心动的诗,也是认识诗人王平的机缘;看到专辑,不惜注册留言,算是对有缘认识王老师的一种感谢。在这个低头寻利的时代,能像王老师这样“指月为空,不如指空为月”的精神取向的人应是我们大家的精神导师。祝春台越办越好。
级别: 一年级

110楼  发表于: 2011-03-25   主页:
回 64楼(空明) 的帖子
空兄也是有心人啊!
级别: 一年级

111楼  发表于: 2011-03-25   主页:
回 65楼(夏汉) 的帖子
我也期待与你早日相会在河南庄子故里
级别: 一年级

112楼  发表于: 2011-03-25   主页:
引用
引用第66楼胡不归于2011-03-22 21:17发表的 :
三缘老师好……读您的诗,很欣喜

在此见到胡兄,很开心
级别: 一年级

113楼  发表于: 2011-03-25   主页:
回 67楼(laojin) 的帖子
在位先生的点评很有味道啊,引人深思!
级别: 一年级

114楼  发表于: 2011-03-25   主页:
回 68楼(乐诗如水) 的帖子
这位兄弟的点评也很有见地啊
级别: 一年级

115楼  发表于: 2011-03-25   主页:
回 90楼(海客) 的帖子
心灵感应啊
级别: 一年级

116楼  发表于: 2011-03-25   主页:
回 109楼(艺术人生) 的帖子
三缘能得绘画大师的夸奖与鼓励是莫大的荣幸!三缘加油!
级别: 一年级

117楼  发表于: 2011-03-25   主页:
回 110楼(大溟) 的帖子
大兄此说言重了,但如此夸奖也可看成是对三缘的鼓励,三缘想和你多多交流!
[ 此帖被wys在2011-03-25 13:18重新编辑 ]
级别: 一年级

118楼  发表于: 2011-03-25   主页:
无言对三缘!更多的是沉默后的讶然无语!!
是啊~~诗人语境的深邃!思想的深邃!!让人无言却是最汹涌的沉默!!
级别: 一年级

119楼  发表于: 2011-03-25   主页:
兰花够迷眼,诗歌够味。
级别: 三年级

120楼  发表于: 2011-03-25   主页: http://lwdokok.blog.163.com
自“震旦系列”后,我在诗方面有了一种“完成了”的感觉,于是我的写作转换了路数与风格,我变得更加沉潜了,仿佛进入了一种地下式的写作,调子变低了,内容与形式也似乎变得更简捷了,理智、悲悯与禅意的思考却更浓了,但写作一直没有中断,特别是教谕式的“箴言”写作。十来年写了好几千首,有感而发,触手即成,也不管是否具有诗性意味

------------------

这才是真诗人。一个珍惜自己才华和自信的人,才可能这样沉潜地不为人知地和诗歌相依为命。

欣赏!
以无制有 器用者空 空有不二 无非自然卍
级别: 一年级

121楼  发表于: 2011-03-25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029xuchungang
从三缘兄的作品中,看到一个“缘”字(周树人看到了吃人)。诗缘,画缘。看似流水偶然,却有磐石必然。
大道,大美,莫不与缘有关。
徐淳刚文集:http://blog.sina.com.cn/029xuchungang
级别: 一年级

122楼  发表于: 2011-03-27   主页:
回 108楼(不著四相) 的帖子
等待不相兄的评论,兄弟辛苦了!
级别: 一年级

123楼  发表于: 2011-03-27   主页:
回 122楼(徐淳刚) 的帖子
感谢徐兄的精彩点评与夸奖!你的诗我很看重,因为你的“物主义”已使你走出了一条鲜明的个性之路。
级别: 一年级

124楼  发表于: 2011-03-27   主页:
回 119楼(唐僧肉) 的帖子
哇,唐兄又来了,看了高兴啊,希望这些兰花会对你说话
级别: 一年级

125楼  发表于: 2011-03-27   主页:
回 125楼(zyf) 的帖子
z兄夸奖了,看来你是一位进入圆通的修行者!望等待批评交流
级别: 一年级

126楼  发表于: 2011-03-27   主页:
回 120楼(冒号) 的帖子
谢谢号先生赞美!
级别: 一年级

127楼  发表于: 2011-03-27   主页:
回 121楼(海客) 的帖子
海兄客气了,祝君一路顺风!代为我向朋友们问好!我的兰花小册子这个星期就可以出来,到时请代为我宣传一下,问好
级别: 总版主

128楼  发表于: 2011-03-27   主页:
啊,原来是三兄。怎么回事,你的名字又上不来了?
http://www.poemlife.com/index.php?mod=showcols&str=1339&zid=0&page=2
级别: 一年级

129楼  发表于: 2011-03-28   主页:
东方宏大叙事

好,专辑做得好,三缘兄的诗是得好好说道,也值得好好说道。

早就有朋友向我介绍过,在三缘还是太王时,是大名鼎鼎的,并且获得了洛夫的赞扬。在网络时代,太王变成了三缘,诗作发在春台、北归、风月等网站,并在好几个网站任版主。

对太王的诗,已有许多评论,众多好诗也被一一挑选了出来,人民的眼睛果然是雪亮的,我就不重复工作了。我着重说“破”与“立”的“立”。

中国的现代诗,就是西诗横的移植,弊病之一是读起来像翻译过来的文本,思路上倾向于“破”,评论标准也往往拿西方的那一套来说事,比如张力呀发散呀。但是这样的文本拿回西方,约等于人家的复印件,能辩认出是中国诗人写的吗?不能。于是我们开始寻找东方自己的东西。这个东西在现代诗里如何显现?各路英豪大显身手。三缘兄为此也写下了大量的文本,我注意到其中两个独特的文本,一是《清风作伴,与古堰一起游丽水古堰》,二是《天台漫游》,它们是如此的独特!

首先,取消了现代诗强调的言词的张力;其次是没有层次感,好像就整个平躺在地;再次是记叙压根儿就没重点、没中心,好像有点见到什么想到什么就记下什么。一句话,有点流水账!嘿嘿。我还记得一开始读到《清风作伴,与古堰一起游丽水古堰》时,非常惊讶,这就是太王的新作?这就是王平教授的现代诗?我连读好几遍,我晕了!忍不住狠批他一通,写现代诗怎么能取消张力呢?我们绞尽脑汁不就是想搞点张力出来吗?怎么能没有层次感呢?实在想不通。而三缘兄面对我的板砖很平静,他觉得是诗还是其他什么东西无所谓,这意思说白了就是说不是诗也成。

接下来,承以默兄美意,和三缘兄有缘在天台见面,我们谈了很多,其中要紧的是他劝我读读佛经。一读佛经才明白,他的叙述手法取自佛经!三缘兄是接通了传统,找到了传统的根,并表现在现代诗文本上。由于太王的前期工作,使现在的三缘兄既接通了文脉,找到传统的地位,又能用现代诗的形式表现出来。我暂时将这两个文本的叙述手法叫做东方宏大叙事。

现代诗中这样的叙述手法,一直没有出现。从胡适的《尝试集》到朦胧诗再到现在网络时代的文本,我们可以一路比较下来,谁这样写过?目前在我的阅读范围内还没找到相似的文本。这是整体思路的方向性调整,词和句在文本中不再呈碎片状发散,整个文本中场景也不再有拼贴感。

从叙述内容上讲,接上求道诗的文脉。

还有,这是宏大叙事,不是有点小灵感脑子一转就能写出的,和越写越琐碎越细小的某些文本形成鲜明对比。尽管在文本形成过程中,也记录了很多琐碎的事情,但是“道”无所不在。这种文本是有至高点的,它是以上往下写的


还可以分析很多,比如这种文本要求写作者以求道的人格、见识作支撑,比如求道诗和这种文本有哪些异同?等等问题,留待有心人再一步考察。

[ 此帖被红山在2011-03-28 02:02重新编辑 ]
级别: 一年级

130楼  发表于: 2011-03-28   主页:
刚注册,给老师顶个先
级别: 一年级

131楼  发表于: 2011-03-28   主页:
畜鱼千头者。必置介类于池中。介类指鳖甲类 红尘浮华 必置介类于心中 介类指三缘兄的智慧
级别: 一年级

132楼  发表于: 2011-03-28   主页:
楼主很有才!顶一个!
级别: 一年级

133楼  发表于: 2011-03-29   主页:
现代诗中这样的叙述手法,一直没有出现。从胡适的《尝试集》到朦胧诗再到现在网络时代的文本,我们可以一路比较下来,谁这样写过?目前在我的阅读范围内还没找到相似的文本。这是整体思路的方向性调整,词和句在文本中不再呈碎片状发散,整个文本中场景也不再有拼贴感。

也不一定,只是没看到吧--------问好红山兄!
级别: 一年级

134楼  发表于: 2011-03-29   主页: bbs.cnbayue.com
   许多的时候,我会有困惑。但是看到三缘老师后,便化解了。壹种气场在洗刷我的浮躁。
滴水公益,为更多需要帮助的人。
级别: 一年级

135楼  发表于: 2011-03-29   主页:
品味三缘,意味深远。
理想生活,更加需要生活理想。
级别: 总版主

136楼  发表于: 2011-03-29   主页:
十一、用玩政治的一套手段来玩弄诗歌艺术,这是诗人莫大的耻辱与悲哀。

此言切中时弊,更切中心灵。太王将赢得艺术本身最高的政治肯定。
http://www.poemlife.com/index.php?mod=showcols&str=1339&zid=0&page=2
级别: 一年级

137楼  发表于: 2011-03-29   主页:
回 133楼(宝儿) 的帖子
宝儿不客气,共勉。
级别: 一年级

138楼  发表于: 2011-03-29   主页:
回 134楼(致远) 的帖子
致远兄多见识,问候朋友。
级别: 一年级

139楼  发表于: 2011-03-29   主页:
回 135楼(阿末小) 的帖子
谢谢阿兄夸奖,诗歌本身最高贵。
级别: 一年级

140楼  发表于: 2011-03-29   主页:
回 138楼(乐诗如水) 的帖子
乐诗热情,问春日安好。
级别: 一年级

141楼  发表于: 2011-03-29   主页:
回 140楼(郑文斌) 的帖子
文斌兄独言此论,可见深心。问好。
级别: 一年级

142楼  发表于: 2011-03-30   主页:
回 139楼(zyf) 的帖子
感谢这位仁兄的赞美,鞭策与鼓励!望多多批评交流!
级别: 总版主

143楼  发表于: 2011-03-30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ab56778
感慨

俗者也有九品
上品之俗,可交可游,心亦快哉;
中品之俗,纯属应付,一笔带过;
下品之俗,俗不可耐,唯默摒之。

再读一遍,感觉还是非常好。这种无拘无束的写作令人羡慕。
级别: 一年级

144楼  发表于: 2011-03-30   主页:
兰之猗猗,扬扬其香。
级别: 一年级

145楼  发表于: 2011-03-30   主页:
天台山
图片:天台、三门旅游09.7 016.jpg
图片:天台、三门旅游09.7 027.jpg
图片:天台、三门旅游09.7 038.jpg
图片:天台、三门旅游09.7 041.jpg
图片:天台、三门旅游09.7 051.jpg
级别: 一年级

146楼  发表于: 2011-03-31   主页:
三缘,诗与画的传奇。再来学习。
级别: 一年级

147楼  发表于: 2011-03-31   主页:
清风过处,菩提拈花笑
                 ——品三缘兄《狮子山一日》
   三缘兄是位亦师亦友的男人。师,是因为他有古仁人师者之道,睿智博学,沉稳冷静,才华横溢而谦虚宽容。友,是因为他将师道演绎为友道,平和温柔,“躬自厚而薄责于人”,放下虚妄的所谓“架子”,而生亦对他有敬无惧。修三缘之公选,可谓幸甚。
    浮夸的所谓忙乱使灵魂慌乱,而三缘兄禅语珠玑,往往可以引渡一颗颗慌乱的心,入世的出世者,善哉!今观三缘兄《狮子山一日》,一读再读,惘惘然,细细品味后,又彷如从迷雾深处走出,豁然开朗,当头棒喝。
    正如木朵贤者所说,“这首近作杂糅着多种风格与主张”,是的,传说三缘的诗作晦涩难懂,而作为一名大一学生的我来说,以后可能会懂,但现在绝对难懂。
    读三缘此诗之前,三缘便说过,只看佛面,不看僧面。然,此诗以时为经,空为纬,意为脉络展开。三缘之名,“三”不只是确数,而应为“多”之意。大道若简,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三缘之缘,必在“三”者之上。此诗所缘,一曰缘情,情随境迁,天然而纤尘不染。
    对于僧者之间的争吵,轻叹“看在佛的面上看在祖师的面上……”,“也该早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三缘是善良的他宁可自己掏钱来平息这份执念,而他善良的心中也许也有所起伏,佛堂在他口中竟是“是非之地”,看来三缘兄是微微有些恼意了吧(可能是恨铁不成钢)——佛亦有怒,怒之业火可焚三千世界。
    “穿花的蛱蝶”被三缘救出,只是这个迷宫也是蛛儿辛苦织就,想到了佛祖的“割肉喂鹰”,可又想到了蛛儿顶多是饿一顿,而蛱蝶却是一个生命,便也释然了,同情弱者,我佛也大概会作此选择吧。
    金居士的通人情、知世故,又给三缘兄开小灶,三缘兄心中可有芥蒂?惶惶然道一句“阿弥陀佛”。厨房的痴子“被社会污染,被僧侣遗弃”,而三缘兄给予的则是足够的尊重,待人以诚挚,人亦待之诚挚。佛堂亦有鸡犬之事,所谓清净地也并不明净。三缘已入世之道证出世,大致是通晓世事后的明晰吧?海客的邀会戛然而止,深意悠悠。
    喜欢三兄的箴言:“树根知道花开花谢的消息,高明的游戏参与者也都有一双局外人的慧眼。”是啊,三缘兄入佛堂,入“学堂”,冷静地看待这两个相对外界明净的地方。树根,三缘兄大概是他指也是自指,花开花谢,冷静而不冷漠,慈悲之心欲渡万世之浊气。
    三缘如清风,清风过处,趋尽一切浮华纤尘。迷雾散去,仿若佛祖释迦拈花微笑,我可成迦叶?

梵音,轻唱
经纶,扭转
走出那深山的佛洞
踏入红尘纷繁
圣洁的誓约饮下
你还是你
他修禅性
你修佛心
三缘
级别: 一年级

148楼  发表于: 2011-03-31   主页:
回 147楼(龙安) 的帖子
感谢龙安兄弟喜欢这样随心所欲的直白写作,问好!
级别: 一年级

149楼  发表于: 2011-04-01   主页:
回 150楼(阿米) 的帖子
感谢阿米兄!感谢你直指心灵的兰花赠诗。
级别: 一年级

150楼  发表于: 2011-04-01   主页:
回 148楼(一往) 的帖子
感谢一往兄弟贴来图片,祝你全家快乐幸福!
级别: 一年级

151楼  发表于: 2011-04-02   主页:
回 151楼(龙释) 的帖子
感谢龙兄的精彩评论文章,感动!请多多批评!握手!
级别: 一年级

152楼  发表于: 2011-04-02   主页:
好久没出来吐空气了,幸好没错过三缘的。
邪惡
级别: 三年级

153楼  发表于: 2011-04-02   主页: http://lwdokok.blog.163.com
回 130楼(wys) 的帖子
好的。届时将短信告知地址

问好。
以无制有 器用者空 空有不二 无非自然卍
级别: 一年级

154楼  发表于: 2011-04-03   主页:
禅坐而到,因明果白。期待三缘兄谈谈超验的写作。
级别: 一年级

155楼  发表于: 2011-04-03   主页:
兰花有缘 人有缘 画更缘 不愧为三缘
级别: 一年级

156楼  发表于: 2011-04-04   主页:
你见 或者不见
三缘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你念 或者不念
情就在那里
不来不去
寂静 欢喜
级别: 一年级

157楼  发表于: 2011-04-04   主页:
随缘贻情走云天,喜见才高三缘兄。不恋风云平仄处,堪为网络睿智男。文人雅士舒宏愿,匹夫农人道感言。户外风云陶志远,文区词赋育心田。

级别: 一年级

158楼  发表于: 2011-04-04   主页:
恭喜3缘先生,贺喜3缘先生。
级别: 一年级

159楼  发表于: 2011-04-04   主页:
晚上我没有时间,我要上班。
级别: 一年级

160楼  发表于: 2011-04-04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256167701
来阅读三缘这些充满时光的背面与历史反光的诗歌,因重新认识了人生和世界而激动不已。
鬼推磨与草药罐
级别: 总版主

161楼  发表于: 2011-04-04   主页:
祝贺三缘君,问好~~~··
级别: 管理员

162楼  发表于: 2011-04-04   主页:
三缘专辑网坛会今晚举行
时间:19:30——11:30 ,欢迎朋友们参加讨论!
不变,应万变。
级别: 总版主

163楼  发表于: 2011-04-04   主页:
晚上有朋友过来,可能要晚点才能回来。先提出几个我感兴趣的问题:

一,三兄的写作营养丰富,但得益于佛学者甚多,我想请教三兄的是,佛学的修养在写作中和生活中对你发生了什么样的关键影响;
二,你曾经数次谈到诗歌的东方性或中国性,我们上次亦曾就此展开过简短的讨论,我很想知道的是,三兄自己心目中的东方性中国性诗歌具有什么样的明显特征:
三,由于你的写作已经经受了二十年时间的考验之后,仍然具有自己独特的生命力,我想你作为优秀诗人肯定是可以断言的,但我和几个喜爱兄长诗歌的朋友也逐渐发现兄长的诗歌中亦存在一些明显的缺陷或不足,对于自己的诗歌成就和自己创作上的一些问题,你是怎么看的。

此三问题为我作为同行和朋友所真正关心,故先提出来供大家一起交流。
http://www.poemlife.com/index.php?mod=showcols&str=1339&zid=0&page=2
级别: 一年级

164楼  发表于: 2011-04-04   主页:
三兄好!是从这里开始吗?
级别: 一年级

165楼  发表于: 2011-04-04   主页:
恭贺!好诗需要好胸怀、好心态、好才情。。。。。。。。。。。。。。。。三缘的写诗经验值得借鉴。
级别: 一年级

166楼  发表于: 2011-04-04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xlm
三缘兄的网谈开始了吧,坐下来学习,聆听:)
寂静新浪:http://blog.sina.com.cn/xlm
级别: 一年级

167楼  发表于: 2011-04-04   主页:
王老师:  在这里吗
级别: 管理员

168楼  发表于: 2011-04-04   主页:
三缘专辑网坛开始的时间到了,我的第一个问题:三缘兄执着写诗三十年,写出了很多优秀和天才的作品,能否谈一下你所认为的诗歌的大道应该是何等轮廓?一个好诗人最重要的品质是什么?
不变,应万变。
级别: 一年级

169楼  发表于: 2011-04-04   主页:
三缘是一个把诗歌与生命紧紧结合在一起的诗人,但是我能够感到一种超越,超越生命的意味,如何超越,是三兄的追求还自然成之呢?
级别: 一年级

170楼  发表于: 2011-04-04   主页:
不好意思,我电脑有问题,而且我的回答会非常简单,现在我只能用这个上网,请各位见谅!
级别: 一年级

171楼  发表于: 2011-04-04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ybawh
祝贺三缘老师!
律兄、不著兄,各位师友,晚上好!
来学习。
新的十年,相持阶段。
级别: 一年级

172楼  发表于: 2011-04-04   主页:
首先要感谢木朵陈律两兄为我的专集与网谈做了大量耐心细致的工作,在此向他俩合掌,并深深鞠躬!
级别: 一年级

173楼  发表于: 2011-04-04   主页:
昨晚酒桌上幸遇三缘居士---王平先生,看先生兰花图诗清新脱俗,,耳目为之鲜---受益了!
级别: 一年级

174楼  发表于: 2011-04-04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ybawh
请教三缘老师的第一个问题:
你如何安排宗教和文学在生命中的定位,他们之间的距离和关系是如何摆布的?
谢谢。
新的十年,相持阶段。
级别: 一年级

175楼  发表于: 2011-04-04   主页:
引用
引用第172楼陈律于2011-04-04 19:29发表的 :
三缘专辑网坛开始的时间到了,我的第一个问题:三缘兄执着写诗三十年,写出了很多优秀和天才的作品,能否谈一下你所认为的诗歌的大道应该是何等轮廓?一个好诗人最重要的品质是什么?

大道应该是以百姓心为心担当一切,继续并开拓,,,,,,

好诗人品质最重要的是天赋与担当的使命,,,,,,问好律兄
级别: 一年级

176楼  发表于: 2011-04-04   主页:
引用
引用第158楼草树于2011-04-03 19:26发表的 :
禅坐而到,因明果白。期待三缘兄谈谈超验的写作。

一种超越名教的大自在写作,一种通灵,一种人神合一的写作,,,,,,
级别: 一年级

177楼  发表于: 2011-04-04   主页:
先祝贺,再提问:

三缘兄的早期诗歌,意象繁复、曲张,高度的隐喻在增进语言难度的同时也带来了理解的难度,比如《震旦少年》。而近期的作品则趋向于简洁和明亮,通透的诗意又时时蕴含神秘的指向,比如《送给朋友的箴言》。请问三缘兄自己如何看待和评价这两种完全不同的写作。谢谢。
级别: 一年级

178楼  发表于: 2011-04-04   主页:
引用
引用第177楼万山红遍于2011-04-04 19:52发表的 :
昨晚酒桌上幸遇三缘居士---王平先生,看先生兰花图诗清新脱俗,,耳目为之鲜---受益了!

谢谢万兄前来捧场!与兰花为知音
级别: 一年级

179楼  发表于: 2011-04-04   主页:
引用
引用第181楼阿米于2011-04-04 20:09发表的 :
先祝贺,再提问:

三缘兄的早期诗歌,意象繁复、曲张,高度的隐喻在增进语言难度的同时也带来了理解的难度,比如《震旦少年》。而近期的作品则趋向于简洁和明亮,通透的诗意又时时蕴含神秘的指向,比如《送给朋友的箴言》。请问三缘兄自己如何看待和评价这两种完全不同的写作。谢谢。

谢谢阿兄,每个人都在画圆,写作也要四季更替,深而达澄,博能反约,,,,,,
级别: 一年级

180楼  发表于: 2011-04-04   主页:
担当的使命。------------------非常赞同。
级别: 一年级

181楼  发表于: 2011-04-04   主页:
会178。说来话长。关键是一步步把人做好,谢谢兄弟
级别: 一年级

182楼  发表于: 2011-04-04   主页:
王老师,是我在大学教授佛学的恩师,老师为人睿智,学识广博,喜欢画兰,并且在画中修禅参道~
为人热心,曾经帮助我见过西藏活佛,从而获得加持。
王老师是我所敬重的老师!
在这里力挺,老师!
希望老师修佛精进,幸福吉祥!
级别: 一年级

183楼  发表于: 2011-04-04   主页: http://miniyuan.com
今天恰逢春台诞生八个月了;希望三缘兄今晚沐浴在无尽的光辉中。
级别: 管理员

184楼  发表于: 2011-04-04   主页:
请三缘兄谈一下三十年创作的几个阶段。你自己觉得你的早期诗作最大的特质是什么?鉴于已经取得出色成就的早期诗歌,你的今后阶段的诗歌诉求又是什么?
不变,应万变。
级别: 一年级

185楼  发表于: 2011-04-04   主页:
回167,我现在看震旦少年,有很多是不满意的,至少有三分之一是有很多毛病与遗憾的。

东方性离不开自己的历史性,泥土性,大学之道的三纲领,离不开禅,道,密,与瑜伽等等,东方是家园文化
级别: 一年级

186楼  发表于: 2011-04-04   主页:
引用
引用第187楼木朵于2011-04-04 20:23发表的 :
今天恰逢春台诞生八个月了;希望三缘兄今晚沐浴在无尽的光辉中。

谢谢木兄!春台有你有律有各位版主和广大诗人,大家齐心协力,走大道,春台将有无限的光明!
级别: 总版主

187楼  发表于: 2011-04-04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ab56778
我想问一问三缘兄,你画兰花与写诗是出于一种怎样的关系?
级别: 一年级

188楼  发表于: 2011-04-04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ybawh
今晚三缘老师应该有个负责打字的助手在身边,呵呵。
三缘的早期作品是一种向内拓展无限空间的灵性写作,这需要巨大的承受和创造能力。目前,这种写作方式已经向智性写作的方向发展。
新的十年,相持阶段。
级别: 一年级

189楼  发表于: 2011-04-04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ybawh
不知这样的认识是否准确。
新的十年,相持阶段。
级别: 一年级

190楼  发表于: 2011-04-04   主页:
今晚的网坛,从哪个窗口进去啊?
理想生活,更加需要生活理想。
级别: 一年级

191楼  发表于: 2011-04-04   主页:
引用
引用第188楼陈律于2011-04-04 20:31发表的 :
请三缘兄谈一下三十年创作的几个阶段。你自己觉得你的早期诗作最大的特质是什么?鉴于已经取得出色成就的早期诗歌,你的今后阶段的诗歌诉求又是什么?

大概有5-----6个阶段了。早期诗特征是在黑夜深处感受太阳拥抱太阳,超越太阳,高密度高速度推进,,,,,肆无忌惮又及度克制,常常死去活来,在绝望后写出希望的几个变得很平静,很口语,,,,,,震旦少年,五味杂陈,有几个我也莫名其妙

今后的诗我想更多的是穿透这种种迷雾继续探索并回答人性的也是诗歌的深邃问题,,,,,,
级别: 一年级

192楼  发表于: 2011-04-04   主页:
看到泥土我忽然想到了第一次见三兄,一个喜欢打赤脚的诗人,一个穿越时空又根植大地的诗人,西方与东方在三兄这里还有真正的隔阂吗?
级别: 一年级

193楼  发表于: 2011-04-04   主页:
引用
引用第191楼龙安于2011-04-04 20:44发表的 :
我想问一问三缘兄,你画兰花与写诗是出于一种怎样的关系?

某种意义说,写诗是劳作,是披荆斩棘,画兰是休息,是修身养性。一张一弛
级别: 一年级

194楼  发表于: 2011-04-04   主页:
三缘老师,我喜欢你的“箴言”,你的那些灵感从何而来啊?
理想生活,更加需要生活理想。
级别: 一年级

195楼  发表于: 2011-04-04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256167701
问好三缘台兄弟,哈哈,我进来了,尽管这个门槛还挺高,因为我很拧。

赏心悦目地看到你画的兰花之后,触景生情。你不单是位天才诗人更是一个独树一帜的国画家,想从国画的角度请教你个问题,中国画素来“以形写神”,与西画的具体物象的描述的透视法不同,作画采用“散点透视或多点透视”,首重立意胸有成竹,意象的神韵为基本画法,而不是形象的再现。我通过读你近期的诗发现与中国画的特点有许多共同点,你是有益借鉴中国画的技巧还是无意识的巧合?
鬼推磨与草药罐
级别: 一年级

196楼  发表于: 2011-04-04   主页:
引用
引用第196楼不著四相于2011-04-04 21:01发表的 :
看到泥土我忽然想到了第一次见三兄,一个喜欢打赤脚的诗人,一个穿越时空又根植大地的诗人,西方与东方在三兄这里还有真正的隔阂吗?

没有一丝隔阂,但我的根本在中国
级别: 总版主

197楼  发表于: 2011-04-04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zhuomeihuifz
问好三缘兄。刚上,现学习~
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余生。
级别: 一年级

198楼  发表于: 2011-04-04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ybawh
回 196楼(不著四相) 的帖子
说到泥土和赤脚,不禁想到去年夏天和三缘老师的第一次见面,我们坐在星夜下的暨阳湖边谈诗的情景。
他和自然浑然亲近,脚上带着泥土,还把蚂蚁带到了我的方向盘上,哈哈。
新的十年,相持阶段。
级别: 总版主

199楼  发表于: 2011-04-04   主页:
回 196楼(不著四相) 的帖子
相兄悟性超人,文斌真正赞叹:无分别是多么高的境界!
http://www.poemlife.com/index.php?mod=showcols&str=1339&zid=0&page=2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