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精华帖子 春台文集 会员列表
主题 : 三缘专辑
级别: 一年级

300楼  发表于: 2011-04-06   主页:
三缘老哥,诗风如刀,佛心似镜。上回来晚了,在此致歉  
级别: 一年级

301楼  发表于: 2011-04-06   主页:
好久没有来春台,望三缘兄多包涵!文集下载再细心研读!
级别: 一年级

302楼  发表于: 2011-04-06   主页:
回 305楼(言熵) 的帖子
谢谢言兄弟的夸奖点评!心到一切都到!有空望来湖州把酒坐论
级别: 一年级

303楼  发表于: 2011-04-07   主页:
回 295楼(云莲) 的帖子
与云莲大居士共勉!
级别: 一年级

304楼  发表于: 2011-04-07   主页:
回 303楼(致远) 的帖子
感谢你的支持,我会努力的
级别: 一年级

305楼  发表于: 2011-04-07   主页:
回 306楼(大独木桥) 的帖子
感谢大兄曾经为我写的文章!我们是老朋友了,请常常来春台玩!也请多多对我的诗歌提出批评意见。
级别: 一年级

306楼  发表于: 2011-04-07   主页:
我来报道了,三缘兄。
我在大别山是脚下,向你祝贺!
级别: 一年级

307楼  发表于: 2011-04-07   主页:
对于王兄的诗与画如何概括,一直是困扰我的一个心结。今斗胆如是评说:王兄的诗金声玉振;王兄的画隐逸绕人。是否切合,请各路高手批正。
级别: 一年级

308楼  发表于: 2011-04-08   主页:
王兄的画应该是林泉高隐,清香自远
级别: 一年级

309楼  发表于: 2011-04-09   主页:
回 311楼(神话) 的帖子
谢谢神话兄!好久不见了!你何时出书?期待!有空望来湖州一聚。
级别: 一年级

310楼  发表于: 2011-04-10   主页:
回 312楼(彬彬) 的帖子
感谢彬彬兄的无限赞美!但愿我在红尘也能活得开心一些,很难,画兰花有时是一种解放,但也呕心沥血,,,,,,问好!
级别: 一年级

311楼  发表于: 2011-04-11   主页:
来亦空空.
去也空空.
空是道.
空是有.
空是正.
空是觉.
空是净.
与三缘老师及众友共勉



级别: 一年级

312楼  发表于: 2011-04-12   主页:
回 316楼(云莲) 的帖子
空,但不可执着空相啊。落空是危险的

有为而不执有为即无为,无为而执着无为即有为。


问好云兄!共勉!
级别: 一年级

313楼  发表于: 2011-04-13   主页:
提读《大悲歌》
大悲歌


                                      回到(量子)家中,不见妻儿住房
                                      走到(宇宙)外面,又不知所住……
                                            ——震旦少年题记
走在前面,一头人形的羔羊(我曾怀疑是自己),
朝着托梦的筵席走向一片白茫茫真干净的世界(那顶上有座闪光的祭台)
示众的劲项间留有太阳初生时的血记,仿佛一串红色的念珠
转动着生死之间的种种谜团——直到醒来。
    
之后,――我看到了时间:
模糊的照壁上走动着形形色色的奴仆和替身
无常无断,厕身其中的我有点不象样,
方便时刻忍不住要笑
(然而通常笑声还没发出旋被泪水吞没)

试看我这个“空白”是跟在怎样的放风队列之中和之后的:
虫、人、鸟、兽、侏儒、投机商贩、王、尸、萨满、翎冠祭司、哈里发、克隆首领、伊玛目、面具、刺客、背十字架者、毛拉、x和y、安拉、伊寇昂克、持斧罗摩、罗刹、刽子手、行脚、机器生、噩、囚、死魂灵、盗、暴君、小丑、政治流氓、畜生、间谍、翻译、氤氲大使、仙、神、梵天、宙斯、无想物、非无想物、原子、“?”、被告、预备原告、阶级异己分子、乌有先生、最黑暗的隐身、魔、妖、巫、俘虏、手帕姊妹、毗湿奴、湿婆、弹奏坏音乐的钢琴师、夜叉、修罗、人非人等……
他们各自头顶一颗星,手提一把椅子(谁也不愿放弃)
无始以来,他们走动的杂沓声梦里梦外都能听见
(有的仪态万方,……更多的蓬头赤足;
有的尚未诞生,……更多的已行将就木)
他们从爱克斯光后面——走过错位的旋转阶梯
然后穿越阴冷的地铁,雷声轰鸣的天桥
呵,未来的前程坎坷又遥远,然而目标只有一个——
那就是到假想的宇宙中心去参加一次争夺座位和发言权的园桌会议

    这是一个不可告人的公开奥秘:白色和黑色的夜晚连绵
阳光如闪电,这是一个千万不能忘记的时刻
无穷的斗争叠合无数活体解剖灵魂被革的胶片(等待冲印)
……作为在人间的投影,如今十年又是
更长的劫数正腐化成一涡炸开的蜂群,拥向山一样的广场
抢占头条新闻似的去争夺从前某个可以荣耀的位置,立此存照
再高呼一声“万岁”[哦,多么动人的情景
如今在文物一样珍藏的备忘本上,每次翻开都会在镜中重现,
象一缕缕燃烧的青烟(隐现魔鬼的脸),随着叹息声移近又飘远]
那时我被骑着用手走路,流汗的内心充满了奴隶对救世主的感恩和怀疑……

    今天站在世纪的末页,向前看或者向后看(你都会发现):
依旧是这个队列,依旧有我在这个队列中行走
所不同的是前后位置发生微妙的变化(一些死过的众生改头换面或披毛戴角出现在其中)
透过飞扬的尘世我瞥见了地狱的种种光景
我看到我所有的过去,我等待渡口那条船的来临
我看到死去的父亲就走在我的身边,象一位无言的红衣教主
为两个同样不堪设想的世界及其前途默默担扰。

    而我将放弃所有,或让所有将我放弃
因为在孤独的脚步中我开始哀怜时光莫须有的罪名
也哀怜我的父亲,在缤纷的雨花和足下如潮的祈祷声中
——往昔,今日,未来,哀我生民之多艰,
我也哀怜这个由“虫”开始的无穷尽的队列中的每一位,头顶一颗星
    我更哀怜这个火圈中逐渐苍老的自我:
一切有形和无形的存在。


                                         太王  九二  初稿
                                               九七十八改
                                               华丰小区
依我看王兄的这首《大悲歌》是他诗歌中的重磅炸弹!提读此诗!希望引起更多诗人的关注。
级别: 一年级

314楼  发表于: 2011-04-14   主页:
感谢彬彬兄提读!也请你帮我发一下我的兰花小册子!谢谢了
级别: 一年级

315楼  发表于: 2011-04-14   主页: http://johhayes.blog.163.com/
看来诗歌仍然活着。《大悲歌》让我越发悲悯。淋漓尽致。诗歌没死。
级别: 三年级

316楼  发表于: 2011-04-14   主页: http://lwdokok.blog.163.com
示众的劲项间

-----------

是不是敲错了,颈项吧?

三缘兄,你的兰花小册子尚未收到。问好
以无制有 器用者空 空有不二 无非自然卍
级别: 一年级

317楼  发表于: 2011-04-15   主页:
回 321楼(海客) 的帖子
是的,打印错误,谢谢海兄指正!

另,海兄!我已经将兰花小册子快递给你,估计明天你能收到!
级别: 一年级

318楼  发表于: 2011-04-16   主页:
第一张石头小草兰花很好
级别: 一年级

319楼  发表于: 2011-04-16   主页:
诗之心声(33则)
三十、我的笔稍一用力,就会触及语言的地狱,它比解剖刀更厉害——它的笔尖流着白骨之光。

三缘兄,你的笔可不是一般的笔!比湖州中心公园的那支笔还大!
级别: 一年级

320楼  发表于: 2011-04-17   主页:
2,“念头一转,莲花就开了”,一切非诗都可以化为诗,关键是“转”,是“化”,因诗在心,心能含摄一切,一切皆诗。

喜欢!有感悟!
级别: 一年级

321楼  发表于: 2011-04-17   主页:
回 323楼(智云) 的帖子
谢谢大和尚喜欢!向你学习!
级别: 一年级

322楼  发表于: 2011-04-19   主页:
三缘兄佳作,使这个早上清明
再读,问候!
别无他途
级别: 一年级

323楼  发表于: 2011-04-19   主页:
回 327楼(窦凤晓) 的帖子
谢谢凤凰妹妹来读!问好!
级别: 一年级

324楼  发表于: 2011-04-20   主页:
回 324楼(神话) 的帖子
神话兄弟很幽默,何时来湖州玩玩
级别: 一年级

325楼  发表于: 2011-04-26   主页:
几日终得空,读了前面访谈,获益非浅,三缘兄的回答与一些兄弟的提问相得益彰,很精彩,高度深度都有。可惜近日鏖战于俗事,错过与三缘兄的盛事,只送一句话给三缘兄:身在金融牛市,心在银碗中盛雪。
级别: 一年级

326楼  发表于: 2011-04-26   主页:
兰花美景。太棒了
级别: 一年级

327楼  发表于: 2011-04-26   主页:
回 330楼(jy03723367) 的帖子
也祝贺你!谢谢这位同学来看!
级别: 一年级

328楼  发表于: 2011-04-26   主页:
回 331楼(黑骆驼) 的帖子
啊,骆驼兄好!祝贺你在牛市与诗歌两个领域里来去自如。潇洒辉煌!
级别: 一年级

329楼  发表于: 2011-04-27   主页:
Re:回 331楼(黑骆驼) 的帖子
引用
引用第334楼湖州太王于2011-04-26 21:11发表的 回 331楼(黑骆驼) 的帖子 :
啊,骆驼兄好!祝贺你在牛市与诗歌两个领域里来去自如。潇洒辉煌!

你们谈牛市我都不晓得怎么牛市。三缘的诗里面对语词与文法是十分注意且用心,这是与他人最大的区别。
邪惡
级别: 一年级

330楼  发表于: 2011-04-27   主页:
Re:Re:回 331楼(黑骆驼) 的帖子
引用
引用第335楼绯樱于2011-04-27 00:44发表的 Re:回 331楼(黑骆驼) 的帖子 :

你们谈牛市我都不晓得怎么牛市。三缘的诗里面对语词与文法是十分注意且用心,这是与他人最大的区别。

牛市就是金融市场-------啊,谢谢小曼的内行点评与夸奖!
级别: 一年级

331楼  发表于: 2011-04-29   主页:
一个将要点燃闪电的人——必须长期做天上的云。
道隐无名。
无一留给三缘。
级别: 一年级

332楼  发表于: 2011-04-29   主页:
谢谢无一,好久不见了。渴望与你多多交流!
级别: 一年级

333楼  发表于: 2011-04-29   主页:
回 337楼(lilia) 的帖子问好无一
狂风荡尽深红色    绿树成荫子满枝
级别: 一年级

334楼  发表于: 2011-04-29   主页:
这个《大悲歌》读起来太惨烈也太费神了。感慨三缘兄的表达!
级别: 一年级

335楼  发表于: 2011-05-03   主页:
谢谢远兄的关照!多多交流!
级别: 总版主

336楼  发表于: 2011-05-04   主页:
引用
引用第332楼山人于2011-04-26 17:44发表的 :
兰花美景。太棒了

谢谢这位神仙的喜欢!
级别: 一年级

337楼  发表于: 2011-05-06   主页:
三缘兄;画的真是名不虚传,赞赞。。。。。
级别: 总版主

338楼  发表于: 2011-05-07   主页:
引用
引用第343楼左鞋右穿于2011-05-06 13:23发表的 :
三缘兄;画的真是名不虚传,赞赞。。。。。

是哪位闲云野鹤的高手在此留言。能告诉我吗
级别: 一年级

339楼  发表于: 2011-05-09   主页:
王平老师,你好我是钱程
级别: 一年级

340楼  发表于: 2011-05-09   主页:
我以后就叫您三缘老师吧........三缘老师,我今天决定在网吧过夜,但是换了四台机器,不是开不了机,就是上了一会儿网,就自动关机,真不明白,是挫折,还是老天要我多休息,别在网吧过夜,不过我想,还是节约一点,而且我也能适应网吧环境变化,应该没问题
级别: 总版主

341楼  发表于: 2011-05-09   主页:
引用
引用第346楼曦源于2011-05-09 21:26发表的  :
我以后就叫您三缘老师吧........三缘老师,我今天决定在网吧过夜,但是换了四台机器,不是开不了机,就是上了一会儿网,就自动关机,真不明白,是挫折,还是老天要我多休息,别在网吧过夜,不过我想,还是节约一点,而且我也能适应网吧环境变化,应该没问题


问好你。祝你前途无量。
级别: 一年级

342楼  发表于: 2011-05-09   主页:
回 347楼(太王) 的帖子
三缘老师,我一直有个问题,你觉得人要是老做错事请,佛祖会永远包容和原谅吗..........
级别: 一年级

343楼  发表于: 2011-05-09   主页:
我总觉得一生做了好多错事,有很多事情都不能从头再来,硬着头皮向前走,也不知道什么能遇到,曾经唾手可得的机会..........
级别: 一年级

344楼  发表于: 2011-05-11   主页:
推荐你先看《了凡四训》。问好!也希望你星期一再来听我的佛教文化课!
级别: 一年级

345楼  发表于: 2011-05-12   主页:
三缘兄的画是林泉高隐,清香自远
级别: 一年级

346楼  发表于: 2011-05-12   主页:
回 351楼(云莲) 的帖子
谢谢云兄大行者的夸奖,有机会请你帮我介绍,推荐。感谢!
级别: 一年级

347楼  发表于: 2011-05-12   主页:
祝贺三缘老师专辑开设,里面诗话我慢慢欣赏,先留个脚印。。。
级别: 一年级

348楼  发表于: 2011-05-12   主页: http://johhayes.blog.163.com/
因为我爱着一个人

因为我爱着一个人
有一天,当我在路上
发现了一个与我的所爱者相似的人
惊喜之余
我就同时爱上了那个相似的人
相似的人妙不可言  相似的人
接二连三地出现:在城市大街上,在乡村某个幽僻的弯道
在宫庭掀起的幕后  在欢庆的会场上  在狴犴监狱……
随着爱的对象的不断增多
我的爱心也变得益愈宽广、深邃
后来,我看见就在我生活的周围
竟有许多许多的人
都与我的所爱者相似
于是我也就爱上了这许多许多的人
随着时空的推移
我发现几乎所有的人
其实都与我的所爱者相似
我也因此情怀天地
常常泪流满面
爱着这所有的人(包括自己)
                    2001年8月
保存,待英译。
级别: 一年级

349楼  发表于: 2011-05-13   主页:
回 353楼(项) 的帖子
谢谢你光临,还望常常来此交流!祝夏安!
级别: 一年级

350楼  发表于: 2011-05-14   主页:
回 352楼(随缘) 的帖子
一定,一定
级别: 一年级

351楼  发表于: 2011-05-15   主页:
回 354楼(johhayes) 的帖子
这个也是我看重的诗,谢谢海兄眼力!
级别: 一年级

352楼  发表于: 2011-05-16   主页:
三缘老师,我今天有点激动,因为下午会去海盐签约,但是赶不上回湖州的车,回不了学校了..........虽然我最近心情好了些,但是总有些说不出的感觉..........有诸多不安...........希望能大步跨过吧..............也祝愿恩师能一切顺利
级别: 一年级

353楼  发表于: 2011-05-16   主页:
回 358楼(曦源) 的帖子
没有关系,如明晚有空来听我的诗歌选修课吧,祝夏安!
级别: 一年级

354楼  发表于: 2011-05-18   主页:
Re:三缘专辑《大悲歌》
也许一切都是伤悲的,但是一切而都是真实的伤悲。真实的生活中,充满了悲伤的因素!
理想生活,更加需要生活理想。
级别: 一年级

355楼  发表于: 2011-05-19   主页:
Re:乐诗兄弟
谢谢兄弟点评!啊,夏假马上要到了,到时我会来你这个让我牵肠挂肚的芙蓉谷的。到时还希望你作我的导演啊
级别: 一年级

356楼  发表于: 2011-05-23   主页:
独上高楼,望断天涯路
级别: 一年级

357楼  发表于: 2011-05-25   主页:
王平老师好,我是师院10091135  蒋伟丹
我有首小诗----
     我想
我想哭
我想让屋檐上的积雨
在心头游动

我想笑
我想在蒲公英炫舞的空气里
向上伸展

我想哭
我想让岩浆闪烁的红色
烙在眼中

我想笑
我想在蜂蜜的花香里
等待朝阳

级别: 一年级

358楼  发表于: 2011-05-29   主页:
看了那么多三缘的过去。突然感慨。坚持下来已经也是一种境界。
邪惡
级别: 一年级

359楼  发表于: 2011-05-30   主页:
引用
引用第364楼绯樱于2011-05-29 14:04发表的 :
看了那么多三缘的过去。突然感慨。坚持下来已经也是一种境界。


感谢小曼再读,你的点评也让我感慨!你也会坚持到底的
级别: 一年级

360楼  发表于: 2011-06-01   主页:
三缘老师,下周终于有机会来上名胜和诗歌选修课,期待与您再见~~~最近我想通了一些事情,其实我最近心情也不是很好,可是就在此刻,我在办公室里面喝了一口水,让我心里轻松了许多~~~因为上次我问了老师一个问题,就是我觉得我总是做错事情,佛祖会不会原谅我这种老犯错误的人,现在我少许明白了些,我感觉我这二十多年来,作对的事情要远远多于做错的事,所以我应该可以去释怀了~~~三缘老师我们下周见
级别: 一年级

361楼  发表于: 2011-06-01   主页:
5月9日,一个并不特殊的日子,当这个世界依旧漠然的旋转之时,我似乎窥探到了心中的宝贝,而这一切源于三缘老师所赠的《写给朋友的箴言》。
我也是心中有着火种的人,却从不拜读他人的文集,对我来说,自然地吸收着气,是我最好的阅读方式,但是人的悟性总是有区别的。我自知自己并非是走向光的人,既然世之公理并不是我所执着的,又何必拜读公理之下的文字呢。
可是我不知为什么,翻开了三缘老师的赠与我的诗集。仿佛是一种莫名的羁绊,不知从何处而来,使我一下竟看了一半以上。在我看来,王道,即为世之公理,道的气势,正如万物之母,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拥有蓬勃的生命力,于是王道让世人信服。而三缘老师的诗,却是如此宁静,他对朋友,对父母,对恋人,对学生的感情,很质朴也很温柔。我不禁自问:老师的王道为什么如此宁静,如此不争呢?也许连老师自己也没有发现(当然这里只是学生自己不才的揣测),您的诗绝非公理之下的文字,那是凌驾于王道之上的天道,天道只是一个符号,它代表的是一种超脱,一种淡泊的感觉。没有具体可以表达的含义和形态,所谓大象无形,就是如此吧。
我相信这个时代没少给老师磨难与伤悲。我觉得有些打击可以改变人的思路,使其开朗阳光的气发生转变,可这些似乎并没有伤害到老师的诗,反而成为了滋润他信念的养料,使得他不断积累不断成长。他的诗,即使有批判成分的,给人的感觉也很不一样,别人的批判,就像一把利刃,可以狠狠插入恶的身体,而老师的诗,则更像是一个深渊,让恶自惭形秽地跌入深渊之中,亦或者像大海一样,把恶吞没。
我说过我是一个悟性很平凡的男生,我认为老师书中的诗都很简单(有些略有解读困难),可是正是这些简单的诗句,让我的心里起了波澜,有一种奇妙的感觉,也正是这种奇妙的感觉,使我能写出这些语句。
三缘老师,看上去真的也很简单,不高,不壮,眼睛也不大,可是总感觉他很有神,我认为这跟他的气有关。我现阶段的的气是散发在身体四周依附在肉体之上,可老师的气,却是收在体内,似乎是不断在积累的感觉。就好像他的诗文一样,很纯净,很内敛。其实我对老师一直有个疑惑,虽然我们认识的时间并不算长,但我总想问:老师您的更多情在哪里?我们交流时,无论怎样的话题,老师总能很平静的面对,使我这种情绪起伏中的人,很不明白。看了《写给朋友的箴言》我才知道,老师的诗里没有理,却有情,那么理在何处呢?其实,老师的诗也就是理。
如果要问我看了《写给朋友的箴言》的感想,我不会写很多。但是问我悟到了些什么,我就能又在笔间潇洒一回。我记得在没有拜读这本诗集之前,我一直有个疑惑,我总是不断地做着不怎么正确的事情,心中也有着许许多多的悔,所以十分疑惑佛祖的慈悲是否真能包容下这样的我。拜读诗集之后,虽然里面没有直接帮我解惑的理,却让我在不知不觉中悟到,即便人生犯错无数,可是我们做的正确的事情,永远比错误的多,所以应该可以释怀,我的人生不应该在过去,而是在当下。当下的付出,将是迎接未来幸福的桥梁。
最后我想送上劣诗一首,学生资质平凡,望恩师不弃。
夜过几时,睁开双眼,如何修饰!
什么在消逝...........梦醒时分,何处芬芳。
原来.....是忧伤...............为何我有忧伤........
莫名忧伤,来自何方.........
问夜,只有问夜了吧...........
像我这样的人,竟会被压得如此低沉。
千里之静,我该如何诠释.....在这不见黎明,不见呻吟的夜.............

不禁沉思,难道......是梦吗....
也许吧.....可我并不记得梦见了什么啊...........
莫非,是一个只留下了忧伤的不忆之梦吗?
思索至此,我不禁一笑。
多么令人揪心的伤啊,使我行云在快乐之巅的灵魂,感触到了久违的痛...

我的心啊...安心的睡吧...你认不出来吗...这是幸福啊...
一直以来,我用我的开朗,埋葬了我...所有的忧伤。
果然...一个没有忧伤的快乐之巅,其实......什么都没有吧......
一份这样的忧伤,要忘却吗........
微笑果然还是渐起了啊......
傻瓜..................

原来我也有忧伤......一份我不愿意忘却的伤.........
原来梦也有忧伤......一份连我也难以承受的伤.........
果然........我还是不能没有忧伤.......忧伤在梦里啊.............
果然........我还是不能没有梦.........梦里有我的归处啊..........
消逝的快乐啊......一起微笑吧........
谁让我是一个永远也不能没有梦的人啊........................

  
级别: 一年级

362楼  发表于: 2011-06-10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mzhhuaxiang
之前对兄知之甚少,这里刚好可以好好补课。
安以轩和我一样也到了而立之年
级别: 一年级

363楼  发表于: 2011-06-10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mzhhuaxiang
生活在别处。
世界在动。
安以轩和我一样也到了而立之年
级别: 一年级

364楼  发表于: 2011-06-10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mzhhuaxiang
因为我爱着一个人

因为我爱着一个人
有一天,当我在路上
发现了一个与我的所爱者相似的人
惊喜之余
我就同时爱上了那个相似的人
相似的人妙不可言  相似的人
接二连三地出现:在城市大街上,在乡村某个幽僻的弯道
在宫庭掀起的幕后  在欢庆的会场上  在狴犴监狱……
随着爱的对象的不断增多
我的爱心也变得益愈宽广、深邃
后来,我看见就在我生活的周围
竟有许多许多的人
都与我的所爱者相似
于是我也就爱上了这许多许多的人
随着时空的推移
我发现几乎所有的人
其实都与我的所爱者相似
我也因此情怀天地
常常泪流满面
爱着这所有的人(包括自己)
                    2001年8月

世界是慢慢辽阔的。
安以轩和我一样也到了而立之年
级别: 一年级

365楼  发表于: 2011-06-18   主页:
我突然想起很久以前写的一首诗
短诗应该有他自身的魅力

你我相约在十字的街口
你没有来
我没有等候
级别: 一年级

366楼  发表于: 2011-06-19   主页:
俺似刘姥姥进大观园,目不暇接。赞!
级别: 一年级

367楼  发表于: 2011-06-21   主页:
王老师你好

我是飞鹰科贸的杨桦,先给老师请安!留个脚印。

[ 此帖被孤帆远影在2011-06-24 09:45重新编辑 ]
级别: 一年级

368楼  发表于: 2011-06-22   主页:
看见生活
我希望有一天我会醒来
  看见黑暗在生长
  看见忧伤在我的脉管里散步
  打开窗子,看见天空像一条床单
  撤走木梯,看见逃亡的人群
  环绕在我周围的铜镜
  是语言、时间和迷惘的问题
  如果我醒在早晨,我的仇恨就会闪亮
  如果水面上是一朵花的幻影
  我就把书籍翻到雨季这一页
  但我必须穿上革命这双鞋
  必须与我否定的一切对话
  在继续震颤的地球上
  我必须从头到脚
  吮舔紫罗兰的花香
然后醒来
  然后睡去
  并在这两种犯罪之间
  向生活浇下超现实的激情。
生活是一个矛盾体,迷茫,忧伤,或喜或悲,各种情绪的交织,有时睁眼就像梦一样。周围是一场集体的戏剧,却不知结局,只好努力的演,干着各种应该的事。
有时候,我们一人独思,在生活的流淌中,找一块礁石—¬—回首、展望,抽离生活那么几分钟,像一个局外人一样思考“看见黑暗在生长,看见忧伤在我的脉管里散步”人长大,各种尘埃落下。我们无法避免外来的污垢,内积的悲伤。
于是,仰望天空,可是愈来愈迷惘,只看见人群四散,慌乱乱的。“环绕在我周围的铜镜,是语言、时间和迷惘的问题”镜子反射的生活,光怪陆离,人被包围,迷雾重重。
“如果我醒在早晨,我的仇恨就会闪亮,如果水面上是一朵花的幻影,我就把书籍翻到雨季这一页”句子很美,可是也带着毒药的芒。诗歌有时是不通的句子,可是诗意会透过千差万别的表达方式渗上来,如同包裹尸体的被单必定渗出血迹一样。无关的句子,是刹那的诗意的绽放。
穿上革命的鞋,是理想,是不屈,是现实生活中个体的觉醒。割裂现实的迷雾,“然后醒来,然后睡去”找寻生活的美好,奋斗的目标。忘了是哪个大家讲过的,依稀记得是明朝的,说世间有大醒者,有沉睡者,两者都是幸福的,大醒者,大彻大悟,看破红尘,沉睡者,浑浑噩噩,也无不幸,唯有半睡半醒的人,知不得,昏不得,或许,这也是罪吧。诗是爱的产物——爱的时候,我想出各种温柔的话赞美你,用诗歌;怀疑的时候,我拿生命承诺你,用诗歌;离别的时候,我用眼泪送你。“超现实的激情”是诗的在感情上舞蹈。
有人说,诗歌是面包,寂静,善良,甜蜜,平凡而美好。因为很多喧嚣的东西,喜欢一阵就过去,但诗歌不是,他就像是面包,安静的在那,一直一直。而品尝的时候,她又化身为毒。灭顶的,淡然的,畅快的,晦涩的,有片断涌上来,从黑的夜空中伸出来的白净的手指,白色被单上花朵般开放的热情,明亮的焰火划破天空的静谧,是自己的记忆,自己的触觉,味觉,嗅觉,感觉,在那里共鸣着。
级别: 总版主

369楼  发表于: 2011-06-22   主页: http://t.163.com/0772383818?f=blogme
回 373楼(年年无双) 的帖子
这篇考查作业已收到,写得不错。放心!
级别: 一年级

370楼  发表于: 2011-06-27   主页:
回 372楼(孤帆远影) 的帖子
杨兄好。多多交流,我常常在得缘居画画,有空希望你多来看看,聊聊。问好!
级别: 一年级

371楼  发表于: 2011-06-30   主页:
对神爱完美的苛求
神爱就会变成你的监狱  
____写得太好了  感恩三缘的教诲
级别: 一年级

372楼  发表于: 2011-06-30   主页:
今天一群好友
一起喝茶
拿出你的诗集
读给朋友听
读出的是人生顿悟的幸福
品尝着夏日的清凉
级别: 总版主

373楼  发表于: 2011-06-30   主页: http://t.163.com/0772383818?f=blogme
回 377楼(咖啡豆) 的帖子
我们很有缘啊,在香海寺院相见,三生有幸。你的福报很大啊。欢迎你多来湖州,我送你兰花,一起游苏东坡游过的美景,如何?,,,,,问好咖啡居士!
级别: 一年级

374楼  发表于: 2011-07-27   主页:
三缘兄西藏回来了 吗?
级别: 总版主

375楼  发表于: 2011-08-16   主页: http://t.163.com/0772383818?f=blogme
回 379楼(云莲) 的帖子
早回来了。好几个电话都打不通,希望云兄能将这幅好兰花买走,我已发短信给你。
级别: 总版主

376楼  发表于: 2011-08-30   主页: http://t.163.com/0772383818?f=blogme
转草树评论

"神迹“的呢喃,灵幻的写作


按:本文为未完稿,希望听取朋友们的批评,以获激发,继续完成。

“神迹”的呢喃,灵幻的写作
               ——三缘诗歌阅读印象

2010年春天,我从“今天论坛”陆续读到一个网名叫三缘的诗人的作品——这些写于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作品,由于尘封已久,带着一些神秘色彩,但它们透过岁月的灰尘扑面而来的清新,依然吸引了一大批读者。这些作品唤醒了记忆——再一次把读者带到一个激情的年代,尤其是诗人的同代人。他们在那个时候正值青春年少,激情似火,常常在夜里,仰望诗歌的星辰。——但最主要的是,它们仿佛是朦胧诗时代一个隐秘的产儿,长着一副与时代格格不入的面孔,始终寂寂无闻地躺在抽屉里。如果不是网络的兴起,它们可能会继续杳杳,不为人知——至多在湖州或湖州以外两百公里的地带流传。
诗歌批评是对诗歌的一种评判,它需要批评者对作品、作者,有足够的了解。一个诗人前后创作的作品也是不一样的——为什么?因为它们诞生在不同的年代,诗人对人生和世界的认知也在不断地变化。——三缘的作品《震旦少年》和《写给朋友的箴言》就是例证。对我来说,他还有大量的作品没有纳入阅读的视野。
2010年夏天,我在湖州见到了三缘。这位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天才少年已经不能步行如风了,由于长期的冥想,双脚已经远不如他的翅膀敏捷。但是他的纯粹、质朴,游离于现代世界之外的行者一般的形象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不断地向我夸湖州的好。的确,湖州是一个灵秀之地,历史上人才辈出。据记载,三国时佛画家曹不兴是史书上有传的第一个画家。 “二十四史”中有三部是“吴兴武康人”编著的:梁沈约编撰的《宋书》,六世纪五十年代到七世纪三十年代期间姚察、姚思廉父子相继编撰的《陈书》、《梁书》。南朝时有文学家丘迟和创 “吴均体”的文学家吴均。南朝陈武帝霸光出生在长兴下箬寺,为其洗身的“圣井”至今尚在。唐时有诗人钱起、写《游子吟》的“苦吟诗人”孟郊、诗僧皎然等。宋时有著名词人张先 ,《梦溪笔谈》的作者、杰出的科学家、政治家沈括,著名散文家、词人周密等。元初,有“开一代画风”的书画家赵孟頫和他的妻子书画家管道升,“元四家”之一的名画家王蒙,使中国文人画走向成熟。明代有治理黄河杰出的水利专家潘季驯,明朝小说家凌蒙,即《拍案惊奇》的编著者。国子监博士、著名文人、臧懋循编撰《元曲选一百卷》,明代文学家徐中行、姚一元、丁元荐是长兴人。明中叶著名文人编著经史、科技、文艺六百卷的吴琉,生老在长兴李家巷石泉村,其故居遗迹尚存。清代有被日本誉为“舶来第一画家”的沈铨,章太炎的老师朴学大师俞樾。近代艺术大师、西泠印社第一任社长吴昌硕是《清史稿》中记载的最后一位画家——我在南浔见到了他的一些遗迹。而现代诗人北岛,祖籍正是湖州,可能少有人知。
走马观花,我似乎领略了几分湖州的神韵。她的小河,柳树的浓荫,浓荫里的休闲椅和茶座,有一种闲适、清幽,慢的气质。那些不起眼的小街,字体俊秀的招牌和一个挨一个的书画古玩店,透出悠悠的文化气息。而当我们到了南浔——这个有着某种江南经典意味的小镇,我似乎猛然有所悟——这个小镇的小河、乌篷船、画舫一般的宅院、藏书楼以及深藏在院落幽静处的法式玻璃,百年香樟以及它的厚厚的青苔,假山以及亭台,拱桥以及庙宇,正当季节盛开的荷花,所有这一切,汇聚在这样一个灵秀之地,这样一个历史文化氛围浓郁而又偎依波澜壮阔的太湖的小镇,必然形成一种悠远的气息和脉流。我相信人文地理对诗歌的影响,必然存在,几乎是一种语言的必然性。在这个故乡被不断修改的时代,一个诗人对故乡的夸赞,不仅仅是内心骄傲的流露,重要的是他的心灵有所归依。湖州,养育了诗人肉体的父亲,也必然带给他精神的父亲。我试图寻找一些他的诗歌的基因,或血脉,但一次浮光掠影的旅行终只能给我几片羽毛,或光影。尽管我们坐在后院的假山上抽烟,不停地谈论南浔——通过一个诗人的表达,南浔极力从表象中挣脱出来,呈现出它的气韵和脉动——但是我仍觉远远不够,远远不足以让我在三缘的诗歌里登堂入室,做出真正的评判。因而我只能表达一种态度,一种感受,归结为阅读印象。
《震旦少年》是三缘的代表作。它是时代忽略的一批珠宝,其命运是一个孤独者的命运——即便通过网络流传开来,摆脱了抽屉里的黑暗,它仍然在诗歌史的大门外转悠。——我对学院的诗歌研究者或专家在书房撰写诗歌史,持有几分疑虑——他们不能回避北岛的呐喊:“我不相信一切”,但却可能绕过真正的诗歌的声音。北岛作为朦胧诗崛起的领军人物,他的振臂一呼,使一个时代的人民从长期的集体盲从中惊醒,他的诗歌的意义更多在于唤醒睡去已久的个性,焕发个性的力量,响应时代的脉动。但是诗歌从来不是要向时代宣告什么,而是要在时代的所有建筑之外,另起一些建筑——它即不是上层建筑,也不是附属建筑,而是一种予以展示时代的精神之博物馆。三缘身在这个时代,当然不可能不为每一个诗人长着一粒时代的喉结并且发出令人欢呼的声音而不为所动。比如《无言的举措》,“也许“迫于”革命的舆论压力和高涨的呼声|我会从容地向讲台走去——|一路上看不见的血滴象花瓣一样飘落|我知道,吃过刀子的鸟儿们仍在飞行”。显然,面对窗外那个时代和身体里的青春,他也有坐不住了,内心不断长大的那个“大我”,驱动着他,他仿佛自己对自己扬手:我不能再坐在书斋看街景了,哪怕书斋外有“春天的群氓斗殴”,“一日三餐面对垂帘的政客”。他呼唤自由,发出青春的声音,尤其在1991年春天这样一个历史性的时刻。——但是这一类不多的诗歌,不能体现三缘诗歌的真正成就。他对已经过去二十多年的时代在诗歌上做出的贡献,不限于过去了的时代,而是打破了时间的界限,对过去、今天甚至未来,都具有价值。
我的感受主要来自于对几个方面的认识。

一、人性的建筑

作为一个诗人,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三缘的独特性是十分突出的——这种看法出现在其作品出世的时代过去了二十多年以后,自然不足为奇,但是问题在于,他的诗歌摆在今天的诗歌研讨会上,依然光芒四射,而且远远没有进入评论家的视野。
三缘是一个生命意识、宇宙意识和宗教意识三合一的诗人,在他大量的华章里,显示了他天才的早慧,似乎上帝天赋了他观照世界的秘密法则。当然,他不像马雅可夫斯基,声音嘹亮,着装时髦,经常站在时代的讲台上,是时代的一个标志。他一直站在边缘——今天的诗歌被边缘化,回到了边缘,或许使他不再那么显得那样特立独行、孤立一隅。——很多人说他像兰波,天才,早慧,具有超凡的想象力。我以为他更接近里尔克——不论是构筑的精神空间,还是发出的独特声音。里尔克是孤独的。三缘也一样。里尔克是他那个时代高深中更高深、孤独中更孤独的人。三缘何尝不是。《孤独》一诗,也许可以让我们找到开启他青春的孤独之门的钥匙。

蜡烛向上,询问转移的光明
有人在回声中不愿坚持——
跪在虚无的足下,翻开双手
真的,他是没有愿望乞求
还因为他更没有什么可取的愿望(包括黑暗)可以施舍
在死者们“为你服务”的狂欢节日里 他能看见
什么?……他青春的几乎不穿内衣的梦幻
逃离喧闹的宫廷,飘进(我的儿子)木刻王的帐幔
他合上星子消隐的经书
象过了一辈子的新郎
他一个人
今天单独和自己结婚

他的孤独比太阳还大

级别: 总版主

377楼  发表于: 2011-08-30   主页: http://t.163.com/0772383818?f=blogme
这首诗的题记引用了他自己的诗句:在所有弯腰的地方,我——|总能看到你:Rainer Maria Rilker”。一个喜欢用题记的诗人——在我印象中,这也是那个时代的某些诗歌特征。——他深谙中国古诗起兴的奥秘:它有时候是一种唤起,有时候是一种定调,有时候则像确定了一个倾诉的对象——这首就是。在所有弯腰的地方,他能见到这个另一个年代的孤独者,见到诗——有人说,只要你弯腰,总能发现诗——这与其说欲诉其内心,不如说引他为激励。“像蜡烛一样,不断询问转移的光明”,这种对光明的持续的探询,源于对黑暗里的愿望的深刻的体认。尽管那些有别于主体的“他”,似乎不愿意坚持,也没有什么愿望,“他”是那世界上的绝大多数之一,“在死者们“为你服务”的节日里|他能看见什么?”是的,“他”,“他们”,什么也看不见,连死者也成了“他们”的娱乐的服务对象,岂能看见灵魂或体察灵魂?诗人的孤独也由此而来。“他的孤独比太阳还大”,多么美妙的表达!我们仿佛可以听见他的异代知己在落叶翻飞的大街上说“谁此时孤独就永远孤独。”
里尔克长于思辨,在和上帝的争辩中,超验的想象如落花飞鱼。而三缘则着力于一个诗人的隐空间的开拓,一座人性建筑的建设。在他看来,这个诗人的隐空间,是一个梦幻的空间,诗人在那里淋雨,走来走去,“是哲人更是一群哑了的孩子”。在这个隐空间里,只有诗人能够听见光的声音,花开放的声音。(《诗人的隐空间》)在梦中,对灵的体验深入甚至是病态般的体验常常使他发现触目惊心的人生真相:“醉酒的柳絮脚步着地”——大自然的表象,在他的笔下剥离了,呈现出一种飘忽的现实,一种失真的灵魂状态,而“天使|突然饮羽 跌倒 在云里信因此流浪了”,信仰丧失,心灵在流浪,甚至一个声音的回声在没有碰壁之前就被黑网捉拿归案了。而牛的努力还原:“与倒影针锋相对”,无论是引爆成犀牛,还是还原为孪生的姐妹——到达灵与肉,表象和意识,内心和外表的统一,仍是一种个别的特例,因为她们醒来,抬头看见观众,“统统像花朵般闭拢,打蔫|坠落”。从现象世界出离的真身,也不过是“香篆中飘远的一缕孤筏”,被剩下,被无视。这不禁使诗人感到一片茫然:“当我醒来 白雪已覆盖了茫茫大海。”(《健忘者对人生的记录》)
那么,是什么赋予诗人使命,给予诗人信念,决意背上人间地狱,为众生寻找《津渡》,建立一座拯救的人性建筑?2011年,三缘在接受木朵的书面访谈里说,“我的写作一直以来“雄心勃勃”,从未间断,细心的读者会发现我大部分诗中都有“拯救”的主题,拯救很难,但拯救无所不在,它同时也是一种提醒,提醒我们回家的道路,提醒我们如何闯过种种难关,这是一条“古仙人之道”,写作尤其是写诗是我体道行道的一种极好方式,也是我的天命,适当的焦虑对我的写作来说是一种动力。
写作中形而上的坚冰我早已打破,没有什么特别的焦虑困扰我或让我迷失写作的方向,一切随顺天命的安排,当然自助者天助,强勉努力也是必需,我之疾患是对美学游戏的过度沉溺,对文字理想状态的过分贪求再加上身心懒散又爱想入非非,我承认我的心病还很多,犹如惑之尘埃,我也常常扫一半,留一半……”这是时隔20多年以后诗人针对诗歌的谈话,是一种回顾,有总结的成分,但仍然不能给我清晰的信息。从《震旦少年》的写作时间和偶尔一两个脚注看,三缘最好的作品基本上写成于1993年,也就是在1993年,他完成了这一系列诗的写作,甚至诗人到今天还在感叹,写完“震旦”系列,在诗上有“完成了”的感觉。细心的读者会发现,至少有两处,诗的写作地点出现在病房。——三缘至今仍记得那一段着魔一般的写作时光,几次病倒。——我们也不难从诗歌里发现这样一个孱弱、苦吟、孤独的年轻诗人形象。作为一个同时代人,通过返观青春,我们似乎可以更准确体味这一种“希望发着善良的高烧”的状态。1992年,我的学弟李杰波完成了他的诗集《恍若隔世的故土》,他俨然以耶稣基督自居,甘愿承担人类的苦难:“放了他,钉死我吧。”那一种少年英雄的豪迈,我是亲眼见识的。相比三缘,李杰波长发飘飘,形神枯瘦,更狂狷,更重抒情——
  
我有千百次的死但没有一次再生
星斗在故国千百次闪亮
那哀伤的士大夫手抚城墙
看月亮一丈一丈升高
笼罩三千里愁云惨雾的江山
在楚辞里最后一个春天长病不起
我乱世中的故国姓楚
在西汉马王堆的残简中可以找到
在乡愁扑面的湖水中依稀可辨
而我醒来如离骚一页页翻开
我醒后如楚歌
缭绕残存的田园和飞檐
我有千百次的死
但没有一次如此悲恸
我有千百次的梦境
仿佛逆流而上的号子
在恍若隔世的故土
一次比一次荒凉 一次比一次强劲
  
      ——《故国》
  
显然,那个时代的理想主义影响了整整一代人,中国几千年传统延续下来的担当精神和西方文学经典的滋养,让一些天才少年无一例外地把救赎人类的灵魂当做了自己的使命,并舍身以往。当李杰波一遍又一遍呼唤他的“异代知己”屈原时,我也似乎发现了一个似乎是时代通行的约定——三缘,这个更低调,自然也更忧伤的青年诗人,不但去雄才大略的曹操那里寻找力量和勇气——他在《人性的首都》一诗中直接引曹公的《短歌行》作为题记:“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也最终返溯到三闾大夫那里,以期拿到一张“写满星字的护照”。
从这个角度看,《震旦少年》不但没有接受朦胧诗的“流毒”,而是作为那个时代的“抗毒剂”而存在,它只能出生在那个时代,同时也是那个时代的展示。
在那条孤独的救赎之路上,天才的少年们几乎同时意识到,首先是要“正本清源”:一方面,他发现了“背负婴孩的石头大笑着跳下悬崖”的荒谬和可怕,一方面他也看见“永恒的信念在红尘的井内已被我打开,那就是我”,自我意识觉醒了,但是他并不是没有意识到拯救之路的艰难——
  
没有穿绿孔雀衣衫的王子
单独和我的影子跳舞,(离我最近的座位,他的面容因模糊而消失)
            ——《人性的首都》
  
寻求精神力量的支撑,除了那些悠悠的先人以外,最近的楼台当然是父亲。我不知道诗人的父亲是什么时候离世,辅助资料的缺失总是让我在理解的大门口不得不张望一番,但从诗歌的声音听来,基本可以认定,《追赶父亲的歌》带有某种挽歌的成分。很明显,父亲被抽象化了,成了他的精神依傍——
  
我的父亲 我们需要超越的方向
所有方向是两条鲶鱼
更小更大地转动圆圈
  
他甚至从春天的马蹄得得里,听见了父亲——“你人民的心跳”。当然,他也有来自现实生活的纠缠,从来没有把自己描绘成一个圣徒——“父亲,你的儿子|三十难立,简直象个混蛋一味地向前滚去……”。这种对理想和现实的矛盾的清醒认识恰恰加强了诗歌的情感力度。
  
面对菖叶和酒,纸蝶在火中翻飞(我还能说明什么?)
三闾大夫在身旁独自招魂(仿佛有鸾鸟和华盖的队伍,步云而
来)
而我跪了下来,虔诚地接受了写满星字的护照
  
                ——《清明》
  
从我们伟大的诗歌先贤屈原那里取得宇宙的护照,他终于可以原地直起九千丈,腾云俯瞰,观察人间万象了——不,甚至——宇宙万象。借着一股气流,一种声音,他就可以以词语撬开世俗的缝隙,仿佛梅菲斯特从浮士德的书房后面打开一个宇宙世界,一点一滴拨开表象世界的迷雾,还原事物的本质。这一个解构的过程,即是颠覆,又是重建,二者相辅相成,相反相成。同时诗人也似乎洞晓了语言的秘密——他深知,语言的起源像神灵一样古老,语言也被表象世界淹没了,承受着千百年以来积累的意义附属,需要澄清、还原。因此这一个过程,也是一个批判和建构的过程,既有对往世脉流的清淤,也有对现世生活的批判。且看看,《倾听生命的疑问》——
  
仿佛耳鼓遇到蜜蜂的骚扰
晚七点,我从饭桌上抬头……
越过郊野的晚风在联播新闻的内容
  
呵,多么相似的哀乐——
这是哪位同胞临盆时带来的礼品?
  
曾经,裸体的革命裹着兽皮潜行
曾经,旅途中的长夜面壁倾听:
黑屋子里火苗朗诵自己的诗篇,外面下着雪片的传单
而目光穿透无穷空虚的罪恶之墙根,那里沉睡者也在
期待滋滋响的导火线能传来十年百年千年的回音
  
也许静默的爆炸自始至终都在发生
那么,有关广告中一批批向地狱出口的草木鸟兽
究竟是为了谁的生意?
谁的荣誉?太阳迟迟未临
(失散的兄弟们在角落边跺脚,哈手指)
我是否该硬着头皮走向广场,并向广大群众说明冬天的用意?
  
当死亡辞别露水隐含的婚礼,而你们
那些醒来的喇叭花为何还要低首认罪,自惭形秽?
为何在曙色的面前还是放不下“父辈们”馈赠的礼物
是不是因为这无意识的天空
——它仍象一面旗帜覆盖着我们的心事?
  
级别: 总版主

378楼  发表于: 2011-08-30   主页: http://t.163.com/0772383818?f=blogme
诗人是何等地底气十足,以犀利的目光解剖和质疑现实社会的丑陋、罪恶、懦弱和孤独——他从饭桌上抬起头,不是一个姿态,而是对现实和表象的深深介入和穿越,他相信“裸体的革命裹着兽皮潜行”的理想只是短暂地沉睡了,也许并没有沉睡,而是在“罪恶之墙根”一直期待时机,“期待滋滋响的导火线能传来十年百年千年的回音”,甚至“静默的爆炸自始至终都在发生”;他质问,“广告中一批批向地狱出口的草木鸟兽|究竟是为了谁的生意?”,他也看到了失散的兄弟们的孤立无助,在寒冷的角落“边跺脚,哈手指”的命运,他甚至责问“那些醒来的喇叭花为何还要低首认罪,自惭形秽?”,“为何在曙色的面前还是放不下“父辈们”馈赠的礼物”。他对自我的发问其实是自问自答,只是自我的反省和批判,显示出更加沉雄的力量:“我是否该硬着头皮走向广场,并向广大群众说明冬天的用意?”
顺便说一下,此诗像檄文一般的富有力量,有深刻内在的理性结构,有充沛饱满的激情,也有杰出美妙的表达。这首1993年春天诞生的诗,是一首不折不扣的杰作。
而对灵魂世界的观照,也就是在这一年的前后,涌现了一批闪闪发光的灵幻之作:《观象》,《一个出世者必经的经历》,《不存在的宫殿反应》,《痴人说梦》《东方奇观》,《月光下可怜的据地》,《砂器》,《灵幻的焦距》等等。这个清单还可以开列,但这些已经足以令我们窥见其“灵幻”之万千气象。而这一批作品里其中以《痴人说梦》和《东方奇观》最具典型性。
  
痴人说梦
  
什么时刻  内阁的钟在哪
跟着影子  象婚姻
进入深处  取回同一把钥匙
  
怀抱没奈何  蹲下
注意周围事物的影响
他们都已回到各自的形式里面
而摄动难以阻止  比如方块  任何一个方块
里面躺着尸体  一个做梦的尸体
透过宗教一般的表象
一点点渗出沆瀣之气
如果紧贴地面  就能听到远方
正经过一辆具体而微的列车
货色又一次变换  向四壁
请问内阁的钟在哪
  
隐匿的水则更严重
谁染指谁就是预备原告
而陶冶只能是沉默的语言
一如农夫手心的粮食  不用翻译
凭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轻  水
从上面缓缓返回源头
  
没有光线  也无人烟
那么谁还会荒野里求田间舍
或者后退千年  通过一条掩蔽行径
去呼吸被遗忘在幽谷的吉野情
噢  不要激动  尤其在城堡提摸不定的门口
  
现在是什么时刻  内阁的钟究竟在哪
自上而下  从无声到无声
数不清的变音繁杂交错  愈演愈烈
最后冻结成一个团娈透明之谜  答案无解
呈现没法滚动的和平状态
  
然而  更古老的一切依然铺开在无限的夜里
反复的两个  或宁静的一个
或别的无法宽容的云雨
在相通的梦里  仍可见长翅膀的孩童
轻轻起落或飞过深渊
联系怀抱中没有回声的活物  就想让这朦胧
继续下去  直到那个注定的时刻
不要忘了  黑星星就在其间的水果里
  
涂鸦的沉箱  在时间的深处
还用问那把得而复失的钥匙吗
  
这首题献给卡夫卡的诗成诗于1987年,在《震旦少年》里却归在《在砂器边观象》这一辑里。这个时间的提示和作者的归类,似乎透露了某种信息,至少让我们注意到这样一件事实,早在1993年的高峰期之前六、七年,诗歌的技艺已经被年轻的诗人拿捏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了。他对语言的技艺的掌握不单是修辞的曼妙运用,更重要的是他在语言里打开了时间的通道。尽管“羚羊挂角,无迹可求”,但是我相信诗人受到了西方哲人的启示,不管它是柏格森还是海德格尔——诗人后来告诉我,海德格尔的《林中路》的许多篇章,他至今能诵。这不得不让我称奇——海德格尔虽然放弃了那些艰涩的概念术语,但他的日常唠叨式的“哲学绕口令”,几令新入其门者立刻困睡。——而年轻的诗人倒象得了“真传”。在这首诗,诗人”装疯卖傻”,自命痴人,直接对时间发问,不断地、反复地发问:“内阁的钟在哪”,随着这石破天惊的发问,所有灵幻的事物聚集起来了。意象纷呈,连绵不断,它们之间的意义关联何在?——我估计到今天连他自己恐怕也说不清了。但普鲁斯特能拆开他的煌煌织锦吗?这是意识流,而不是拼贴——如庞德和聂鲁达那样的拼贴。而且,或许还带有点神秘的玄学色彩,但依然是可以感受的。它因为晦涩而形成模糊的遮蔽,又因内在的精确而无限敞开,这样一个即遮蔽又敞开,即模糊又清晰的诗意境界,当然不是中国传统的古诗可以并肩的了,也打破了现代主义的坚冰,它的内部,得到了强大的、理性的方法论的支撑,同时又是仗着天才一般的灵感喷涌而成就。此诗仍可以阐释,但任何阐释都会无一例外地陷入“过度”,从而损害纯粹的诗意本身。
  
    东方奇观
  
汲取你肮脏的活水,我准备上路
感谢你:现实的圣训——
领袖倒竖的兽衣如何把我的裸体
挤成重轭中一个女子的鸟叫,以及超越灌木的雾气
是如何在扇形的开襟处迷失殖民的种姓:
  
——他们到处移栖的进程  使混沌的池沼愈陷愈深
当密语在给奴隶灌顶时,思想继续在思想
一夜再夜的私情,亮翅飞临又飞离
孤立的接骨木流淌着(混血)的泪珠
  
唯有黎明时几片能看见的叶子,吹过了净土——
  
那里黑夜仍在深化,没有镜框和肖像柱的走廊
也听不见点灯的暗语或大鸟扑火的图像
仿佛低沉的头发在默写生词,那位隐身的演奏者
不甘愿在天朝田亩的右下方改革他方的乐器
他拔动着念珠,星子一颗、一颗在指间消隐
  
谁也没有预备(大家都来了,却彼此看不见
这就是生命的一大奥秘)有点透明的所在
好象月亮为此腾空了位置,一场舞蹈的决斗业已开始:
  
——计时的仪表,三角架……化学的燃烧器上饭菜快要香了
  
琴声在最轻地弥漫,凶悍的决斗依然出奇地冷静
挑战者是何人?象一个影子他在走近——
那个自己,挣脱镣烤的脚,踩着心跳
来吧,我的孩子,无穷无尽地来吧
他的话语回声四起,仿佛天空是他的另一个替身
他一个人千面仇恨、努目、怜悯又微笑
愈靠近自己,他感到他舞蹈中的时间愈是缓慢
那紧握的刀剑,几乎站着就要睡去……
  
饭菜就要飘香了——“他没有听见” ?
  
一个定音,花影落到捡拾匕首的腕旁:
那个拥有夜的色盲人已被打死在地上
吐出的血,好像口中衔着一支玫瑰
  
没有喝彩的下场,除了肥遁的晚宴
没有小草路过这里,那活水之源究竟向哪找?
哦,雨中的尸体千倍万倍地放大,并继续放大
向天隆起的腹部,至今仍不时喷射出精液
  
(至此,逐鹿的援军脱帽致礼,也有道人痛哭而返)
  
……从白而黄的礼拜一到红得发黑的礼拜天
我在一缕烟的幻境里进入Longhuai书房
绕过那位在文字中心打盹的人,查看有关的前后影事
起居的图解和注释,当我不经意的手
在生长若木叶蔟的窗边推倒一排经典——
  
东方出现了;一条平行的彩虹从夜的地平面升起  
  
《东方奇观》显然有更宏阔的结构,在这里面,时空的界限被完全打破了。诗人眼观八方,思接万里,深深沉溺于这东方的奇观,这心灵的幻象。他上路了,像浮士德博士一样,他不排斥现实的庸俗,接受并感谢现实的“圣训”。在他看来,现实的水是脏水也是活水,只能在现实中,在生命中,才能发现“领袖倒竖的兽衣如何把我的裸体 |挤成重轭中一个女子的鸟叫,以及超越灌木的雾气 |是如何在扇形的开襟处迷失殖民的种姓”。现实的挤压使人性扭曲、空虚并丧失了自我。但是诗人也看到了人格的分裂,自我的决斗,灵魂的舞蹈者最终摆脱了镣铐,完全进入了自由的境界。诗人是如此地激动:“来吧,我的孩子,无穷无尽地来吧”,仿佛瓦格纳博士在那里欢呼他的“小人儿”的入世。那个在“天朝的右下方”不甘愿改革他方乐器的演奏者,或在“舞蹈的决斗”中倒下、死去的舞者,已经不再理会“计时的仪表,三角架……化学的燃烧器”上的饭菜以及它的香味,因为那是被技术革命和逻辑思维膨胀了的饭菜和抽空了的香味,已经没有精神的美味。而即便那个舞者死去——
  
哦,雨中的尸体千倍万倍地放大,并继续放大
向天隆起的腹部,至今仍不时喷射出精液
  
其磅礴的生命力依然存在,依然可令“逐鹿的援军脱帽致礼”,令寻道者“痛哭而返”。年轻的诗人深谙艺术的三昧——他知道,到了这样极致的体察之后,在不经意的手“在生长若木叶蔟的窗边推倒一排经典”,一种看似轻易的超越里,神迹般的奇观出现了——
  
东方出现了;一条平行的彩虹从夜的地平面升起
  
这首诗是三缘最好的作品之一。无论它的饱满的气息,精妙的(戏剧)结构,还是精准的象征,深邃的思想,都无不成就着它经典的品质。
  
到此,一座人性的建筑已经接近竣工。诗人孜孜不倦追寻源流,清理芜杂,一点一点夯实了这座大厦的根基,竖起了走廊的肖像柱,挂起了镜框。但是事情还没有完,他必须为它的订购者准备一份房屋使用说明书或保修书之类的东西。如此,《东方之路:一份个人意志的说明书》应运而生——
  
我伸出的手臂能否在地球上够到自由?
——如果可能,请你细心地抚摸
     绳索 石膏像 风华的嘴唇 胸乳 坟墓 苹果和杯子
     黑色的烛光 书籍 锁链 政治和道德 床 海绵拖鞋
     衣架 壁挂的绒毛 罗马中钟 反动的面具 情人梦幻的
灾变
  
     ……过道上(遇到)一面直立的镜子隔开了自己——
你惊醒:好不容易让你满意的一个对象
突然奔出了窗子,在马背上死去
  
然而,随着时光的轮回
那个勇敢的报信者依然是你,谁也无法代替
因为你极尽一生的治理:劳作和灌溉(包括牺牲)
将使“心灵”的周遭井井有条;野人和星的拜访
使这块方寸之地有了一个不再抽象的早晨:
     树林子 石头 葡萄叶的滕须
     清风 点点露水 分开花丛的溪流 ……
     凡是你看见的每一样事物都在新生,都在发光
     并且在你困倦时能让你听到——
     河岸的沙洲上传来黄亮的鸣叫 甚至空中先人的发音
……
于是,一个并非通向原始却允许裸体走动的语言之林成立了
对此,迷路的天才狄兰·托马斯要走永恒那么长
而在东方,只需一瞬间的顿悟:
  
”头顶着太阳的礼貌,象神仙一抬手便摘取了白天以上的星辰
——呵,如此高贵的信物,只能分给早起的孩童。”
  
1992年诗人完成了这首惊世之作——他几乎一反常态,在诗里表达了他惊人的自信:“对此,迷路的天才狄兰·托马斯要走永恒那么长”,而在东方,只需要一个顿悟。这是文化的自信,也是诗歌的自信。
我注意到这份“意志说明书”的写作时间。我很奇怪它不是出世在1993年,也就是《震旦少年》大量灵幻之作出世的这一年,可见,在这座人性的建筑、这座“语言之林”竣工或种植完毕之前,诗人预先就为它写好了“说明书”,也是按照这个“说明书”的内核和精神,去砥砺自己,去激发自己。
这是一个多么美好的世界:秩序,自由,自然,感性,道德和星辰,太阳和梦幻……所以诗人说,“如果可能,请你细心地抚摸”……
不但如此,诗人还对灵魂的远景进行了展望——《灵魂的倾向》呈现了灵魂觉醒之后的自由和自在之境:一切事物都还原给本真、本质,一切都是自在的、安宁的——“无论什么,只要进一步就可以发现的少女”赤裸着在月亮中睡眠,她的周围有警察和律师,医生,尤其父亲,免去了她的法律、疾患、孤独之忧。这个少女,说着月亮的梦话——诗人疑问,“枯藤纠缠的水罐有斑斓的裂纹,这是梦话的源泉?”——诗人总是自问自答,答案自在。——这个“枯藤纠缠的水罐”,是何等惊人的意象,它似乎透露了某些语言的本质的秘密。——诗人远没有止步与此,而是要更高地体验灵魂或者证明上层建筑的空虚——上层建筑,它永远是空虚的——同时更是要不断拓展人类的精神空间——
  
我飞升,向一个三角形无尽的顶尖
(不断有倒着掉下来的头和四肢)
  
我继续飞升向一个三角形无尽的顶尖……
  
级别: 总版主

379楼  发表于: 2011-08-30   主页: http://t.163.com/0772383818?f=blogme
转草树评论
二、俗世的关怀

三缘是一个具有浓厚宗教情怀的诗人,只不过他不自称居士,没有出家,却极具几分“行者”的气质。他在强大的俗世面前,有点游离不定,甚至有些恍惚。快到知天命之年,他仍可能对某些奇怪的俗事发出慨叹:“啊,是这样啊。”我记得我们一起受邀在南浔吃饭,豪华的餐厅外正是小莲庄七月的盛夏,荷花和柳荫,画廊和曲径,像一幅画一样装点着中餐的外景。席上,他对诗歌,侃侃而谈,但是一触碰及社会的种种话题,他就慢慢退出去了,甚至像一尾鱼一样悄悄游离了。但他并非只关注终极,没有俗世的关怀。不,有时候我恰恰觉得他那些现世关怀的诗歌比那些灵幻之作,要来的更质朴,更本真。《老人》和《母亲》是两首这方面的代表作。

老人在大樟树的绿荫里坐了一个下午
身后是比他还年老的没有门窗的古寺
里面那个没有性相的菩萨一直看着他的背影
老人站了起来背着手踱回了家
过了一会儿又慢慢地走了出来带着那条狗
那条狗摇着尾巴跟随在他的身后
默默地走过那段被夕阳涂得橙黄的土墙
老人走向山脚趔趄地跨过一条小溪
微微隆起的悲衰是他老伴的坟地
老人蹲了下来掏出旱烟看着坟上的青草
那忠实的狗也蹲了下来它在听两个人的声音
夕阳沉下去了,老人站了起来向远山望着
夕阳沉下去了,狗也站了起来向远山望着
狗哪里知道远山里有主人建造过的砖塔
狗哪能听到远山里主人曾吹响过迎婚的唢呐
夕阳沉没了
夕阳一样的老人在屋里点起了油灯

这首成于1983年秋天的作品,除了运用了复沓的手法外,几乎是完全纯粹的叙事,线条安静的白描,但是它的长句造成了的节奏准确地传递出了诗人内心的悲悯:对老人、老人的命运,直至老人精神世界里跨越阴阳两界的对话。
此诗在今天看来也许算不得什么,经过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叙事训练,中国诗歌看起来已经十分长于叙事了。但是,如果把它摆回到诗歌博物馆的“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厅”,在一派高蹈抒情的地带,它便显得格外出奇了——它也许不在于作品本身有什么出奇,因为赋,即叙事这个古老的传统,早不是什么新鲜事,而是我们把它丢弃得太久了——以致我们忘记了这样的存在,而把自己的叙事贴上新时代先锋的标签,仿佛诗歌有了新的武器装备。在2010年新落成的南浔区政府奢华的办公大楼,老金说,此诗最为神奇的是那只狗,它听到了阴阳两界的对话。谁都明白,那狗只是诗人的假托而已。倾听这样的声音,语言深处的声音,透出的悲悯,是至诚的。

母亲

我总是听到母亲很早就起身了
拖着有病的身体,忍住咳嗽
轻轻推门进来:看见(我)单身的儿子在睡觉
看见旁边小床上淡红色蚊帐内的孙子也在梦中
我们都在,她就安心了
轻轻地她带上虚掩的门离去
如果是冬天,她会摸索着举烛进来,认真地照看
然后下楼梯去做一家人的早餐

《母亲》成诗时间不详,但肯定更晚一些,属于诗人创作转型期的作品。但由于是书写母亲,一切的修辞都成了伪饰或多余。直接,质朴,颇有匠心地截取母亲一个人生场景,母亲的形象便立起来了。朴实的文字里面蕴藏的爱,在零度抒情的深处,波澜顿起,扑面而来。
这一类作品不多。庞杂的现实和新的诗歌语境在某种程度上,也给诗人带来了一定的困惑。《民工速写》显然流于表面化,语言表现出来的试图深入更深地带的努力,非但没有成功,还显得刻意了。语言在表象世界的粗暴拦阻下,陷入了无力突围的疲态。

三、诗歌的声音

诗有比思想更重要的东西:声音。诗歌的声音甚至先于体验,是一首诗最先到来的东西,犹如天启。诗歌好比乐曲,有了曲调,歌词就被自然召唤而来,而且一个曲调下,可以填上不同的歌词。真诚的声音是自发的,犹如疼痛的呻吟或叫喊,疼痛是个人性的,而喊声是非个人的。
三缘的诗歌里有种虔诚、悲悯的声音,犹如“神迹”的呢喃——它当然不是“神迹”的呢喃——我在标题上首先注明“神迹”的呢喃只是想提前在读者的耳朵里加深这一种声音的印象——谦卑、低沉,甚至自言自语,读者一不小心,也许就失去了真正的倾听,而被一片佛声的“麻辣麻辣”遮蔽了。
在《不是神迹的呢喃,或私心的爱……》里,诗人在题记里表现了这样的雄心:“当然在这首诗里我想|表达一下《诗经》不能表达的情感。”他并非年少轻狂,事实上他做到了,因为他发出了完全不同的声音。这是智者的声音——在“舍利子念得千真万确”和“海潮封闭了回归的睫毛”,一切归于静寂之时,一个声音清晰起来——它仿佛自言自语,也仿佛告知:“魂”,一会儿就没有了。或者:爱而不见:“星星们都下海去了”。就是在这样细微而清晰的声音里,时间的形象异常清晰起来:

贝叶沉默,针筒一样透明的钟楼
索取云絮中的精液

这真是凭空而降、神迹般的语言礼物。它来自声音的启迪,而不是体验或超验,其实正是上帝赋予人类感知世界的直观形式,天然的结构召唤着它的内容。不如此,如何能看见这样的空间奇观——

远远的,
那(窗棂)飞行的火之红尖正触及舌上的冰屑

三缘的声音少又激越,更不故作呐喊或沉痛,平静里透出淡淡的悲伤:“除非是躺着才能接近你——我的祖先?”(《清明》),或是悲伤之后的通达和坚韧:“父亲,该是抛开人世和你一生的时候了——|你一个人去吧|那个为你发光的宇宙决不会让你孤独!”。有时候是冷静的自问自答:“(如何使自己在和人类同居的处境中解放)出来||当然,没有必要怀疑这个白日的构想——”(《一个出世者必经的遭遇》),括号里的部分好似没有说出、含在舌根的话,只出来一个“出来”,然后就答复了自己:当然……有时候,声音突然明亮起来,坚定起来,甚至借重“宣叙调”命名,来加重语气里不足的部分——

提琴从窄门进入旷野
化妆的灯光 树林
在身旁接近没有人脸的舞蹈……世纪黄亮的池塘
没有鱼和蛟龙,让思想进一步成为思想者!
                  ——《宣叙调的现代印象》

这种坚定和明亮,实际上是一种开悟之后的喜悦。当然早已从声音里传达出谨慎的诗人,不是就此一路高歌了,而是要拿起那个“浴血的杯子”尝一口,或是来到“暗淡的橱窗”,几乎有些笨拙地向电脑询问心的重量,但他转身就发现“外国语错误的翻译”竟像“模糊的鸟鸣”,“哦,这有多好”,他再一次发出了愉悦的声音。最后他不得不承认,艰难的困境永在,只有双手合十,默念“修正的祈祷书”,一切又回到那时间永恒的、中性的节奏:滴答,滴答——“主啊……”——而就是在这样几近神圣的时刻,内心也会冒出一个发笑的声音——这是多么清醒的认知(人类对宗教的皈依总是态度摇摆或站在宗教的门外看着别人的虔诚发笑)。这婉转曲折的声音起起伏伏,带来了多少语言的信息。
三缘说起他的箴言诗,不讳言自己得益于各种宗教思想及其经典的影响,他说,“比如犹太教的“智慧书”、印度教的“奥义书”、“瑜珈经”、“吠陀经”,基督教以“旧约”“新约”、道教的“三大经”、伊斯兰教的“苏菲主义”经典、耆那教的“启示录”,当然影响最大是佛教的经藏,如《华严经》、《金刚经》、《地藏经》、《六祖坛经》、《维摩诘经》,还有许多密教经典,其中“禅”与“密”对我的影响可谓至深至远,不可思议,毫无疑问,上面所有的经典及其启示会潜移默化地反映在我的诗歌创作上,箴言诗尤其如此。”是的,他虽然广泛的涉猎宗教,但最终还是归一在佛教的底座上。这个底座,是灵魂之塔的底座,是三角形的底座,他的一切出发点依托于此,归于此。这个底座里含着他的大爱和诉诸良知的大悲悯,因此他这一类的、最后的巅峰之作,肯定也会出现在这里,这就是写于《震旦少年》之后、按他自己的说法事实上也是超越了《震旦少年》的《大悲歌》——

大悲歌

                                      回到(量子)家中,不见妻儿住房
                                      走到(宇宙)外面,又不知所住……
                                            ——震旦少年题记

走在前面,一头人形的羔羊(我曾怀疑是自己),
朝着托梦的筵席走向一片白茫茫真干净的世界(那顶上有座闪光的祭台)
示众的颈项间留有太阳初生时的血记,仿佛一串红色的念珠
转动着生死之间的种种谜团——直到醒来。
    
之后,――我看到了时间:
模糊的照壁上走动着形形色色的奴仆和替身
无常无断,厕身其中的我有点不象样,
方便时刻忍不住要笑
(然而通常笑声还没发出旋被泪水吞没)
试看我这个“空白”是跟在怎样的放风队列之中和之后的:
虫、人、鸟、兽、侏儒、投机商贩、王、尸、萨满、翎冠祭司、哈里发、克隆首领、伊玛目、面具、刺客、背十字架者、毛拉、x和y、安拉、伊寇昂克、持斧罗摩、罗刹、刽子手、行脚、机器生、噩、囚、死魂灵、盗、暴君、小丑、政治流氓、畜生、间谍、翻译、氤氲大使、仙、神、梵天、宙斯、无想物、非无想物、原子、“?”、被告、预备原告、阶级异己分子、乌有先生、最黑暗的隐身、魔、妖、巫、俘虏、手帕姊妹、毗湿奴、湿婆、弹奏坏音乐的钢琴师、夜叉、修罗、人非人等……
他们各自头顶一颗星,手提一把椅子(谁也不愿放弃)
无始以来,他们走动的杂沓声梦里梦外都能听见
(有的仪态万方,……更多的蓬头赤足;
有的尚未诞生,……更多的已行将就木)
他们从爱克斯光后面——走过错位的旋转阶梯
然后穿越阴冷的地铁,雷声轰鸣的天桥
呵,未来的前程坎坷又遥远,然而目标只有一个——
那就是到假想的宇宙中心去参加一次争夺座位和发言权的园桌会议
    这是一个不可告人的公开奥秘:白色和黑色的夜晚连绵
阳光如闪电,这是一个千万不能忘记的时刻
无穷的斗争叠合无数活体解剖灵魂皮革的胶片(等待冲印)
……作为在人间的投影,如今十年又是
更长的劫数正腐化成一锅炸开的蜂群,拥向山一样的广场
抢占头条新闻似的去争夺从前某个可以荣耀的位置,立此存照
再高呼一声“万岁”[哦,多么动人的情景
如今在文物一样珍藏的备忘本上,每次翻开都会在镜中重现,
象一缕缕燃烧的青烟(隐现魔鬼的脸),随着叹息声移近又飘远]
那时我被骑着用手走路,流汗的内心充满了奴隶对救世主的感恩和怀疑……
    今天站在世纪的末页,向前看或者向后看(你都会发现):
依旧是这个队列,依旧有我在这个队列中行走
所不同的是前后位置发生微妙的变化(一些死过的众生改头换面或披毛戴角出现在其中)
透过飞扬的尘世我瞥见了地狱的种种光景
我看到我所有的过去,我等待渡口那条船的来临
我看到死去的父亲就走在我的身边,象一位无言的红衣教主
为两个同样不堪设想的世界及其前途默默担扰。
    而我将放弃所有,或让所有将我放弃
因为在孤独的脚步中我开始哀怜时光莫须有的罪名
也哀怜我的父亲,在缤纷的雨花和足下如潮的祈祷声中
——往昔,今日,未来,哀我生民之多艰,
我也哀怜这个由“虫”开始的无穷尽的队列中的每一位,头顶一颗星
    我更哀怜这个火圈中逐渐苍老的自我:
一切有形和无形的存在。

                                         太王  九二  初稿
                                               九七十八改
                                                              华丰小区

一片浩荡的佛声。在人类的祈祷声和超度灵魂的经声中,诗人走出来了。他仿佛一个先知,一个神的代言人,从那一片合唱声中发出了清晰的声音——作为一个彻底觉悟了的人的声音,他看清了前世和今生,甚至往生;看明白了世间万象,甚至地狱和天堂;洞悉了人的罪孽和愚执;爱这一切,又哀怜这一切。他看到了世间万象之处的“空白”,看见空又不看空,于空无处,指出有形和无形的存在,他在人类静默的终极,看见沉默之白,超越了“情”和“志”又归于它们的更高级。
《大悲歌》隐含着庄严的仪式感。诗人的声音退去以后,即归于时间的合唱之悠远的肃穆:滴答,滴答……

四、语言的技艺

诗歌是语言的最高成果。
语言,在中国的文学传统里,长期作为一种工具而存在,处在文学书写的从属地位。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一些西方的哲学大师的作品陆续进入中国,比如胡塞尔,海德格尔,维特根斯坦,福柯,萨特,罗兰·巴尔特,德里达等,这些大师的思想极大地开拓了世界观的视野,也提供了方法论的工具箱,尤其从根本上颠覆了我们对语言的认识。现象学,符号学,解构主义,存在主义,后现代主义,构成了上个世纪九十年代诗歌“改革”的大背景。三缘似乎是一个例外。反传统,反崇高,口语,下半身,这些极端的形式主义改造,在他诗里似乎找不到痕迹,但是,这些文艺思潮不可能不对他产生影响。我甚至发觉,《震旦少年》的勃勃雄心在于,就是要建立一个海德格尔所说的“存在之家”。一座人性的建筑也好,一片语言之林也罢,归根究底要归咎到语言上。我们不难发现诗人在诗歌语言上,做了许多可贵的探索。
首先是象征手法的广泛运用。三缘的诗歌里大量的意象地出现,看似想出天外,十分晦涩,实际上只要细加倾听,便不难听出它的弦外之音。“值勤大夫 用笔等待苏醒的时刻|为寻求失窃的吗啡 白衣褂”(《低枕而眠》),显然,这里的大夫不是医学意义上的大夫了,一个“用笔”就置换了身份,使大夫获得了一种象征。有些作品通篇采用象征手法,比如《不仅是为了倾听》最后,“阳台,一个黑脊背的更夫从云里走过”,给人多少想象和回味。在《梦幻的祈祷中》的结尾,那在祈祷的向往中眼含露珠的嫩芽”,是多么精准的语言,既有拟人手法的运用,又是贴切的象征物。这样精彩的例子,在诗集中随处可见。
通感的运用在诗歌中是很普遍的。在诗人看来,光,灯光,都是有声音的。而最令人瞩目的,是语言的一些带有游戏意味的运用——这显然受到了胡塞尔和维特根斯坦的启发,——把词语的习惯语义剥离,还原或引发出合乎诗歌语境的意义,令人耳目一新。“父亲,你的儿子|三十难立,简直像个混蛋一味向前滚去”,这里的“混蛋”和“滚”呼应,在混蛋这个词早已没有“蛋”的语言习惯中,它蕴藏的语言本真被诗人挖掘出来,就显得格外鲜活,有趣,读来不禁会心一笑;又如“那意志的模仿鸟,在弦上|不停地离谱”,离谱,在这里,即保有了词语的原意,又获得了“离开乐谱”的形象性,而“如石头永不落地的摇滚”,是完全把“摇滚”还给了“摇滚”。这些词语的还原使语言在特定的语境中,获得了朴素生动、原汁原味的效果,极大地解放了语言的内生能力。
最令人称奇的是词语的生造和拆解。如果说“如果可能,就让我和女人做爱的云|降下霹雳和带冰雹的雨点”这样的诗句只是在“云雨”之情的云雨里拆出了想象,并不能引以为奇,那么“剩下香篆中飘远一缕孤筏”之炼字之妙,就不能不令人大为称奇了。香,显然指线香或檀香,篆,本是书法的一种,和香烟缭绕极为相象,引发了类比,但诗人在这里省略了类比,直接生造了一个词:香篆,看上去并不生僻,十分得体,而进一步喻之为“一缕孤筏”——不是一只孤筏,而是一缕孤筏,足见用词之妙,后面的“一缕”又呼应了前面的“香篆”,同时还构成换喻,一行短短的诗句立刻造出一个悠远飘渺之境。
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追赶父亲的歌》中的语言游戏——这种语言游戏决不是通常意义上的文字游戏,而是语言的一种最高级的形式。“这个红印 不属于少女|属于qan插入i或n的拼写 是它所有拼音的变换”,在真正意义上,这已经不是语言游戏,或者说语言已经不再重要,而是一种情感的声音的直接呈现。如果不是情至深处,言到极致,是不可能获得这样犹如神赐的诗句的。
诗歌的一切都是要诉诸直觉的。幻觉,当然是直觉的一种形式。我把三缘许多超验的想象命名为“灵幻”。越是深入,越是感觉这种“灵幻”的意境迷人。它和常理相悖,我们却可以感受到它在艺术上的合理性和真实性。本雅明把
总之,三缘的语言技艺是纯熟的,在诗歌艺术方面取得了瞩目的成就。通过细读,我们也不难找出几片西方大师的鸿影,但是中国古代的营养给予他的影响,也是很突出的——在很多诗篇里,都不难找到合乎“诗中有画,画中有诗”这一传统标准的范例。但是我觉得三缘抵达的语言的真正最高境界是“直接说出”,三缘是吃透了那句古老的西方名言的——我来了,我看见,我说出。——合乎这个标准的诗歌不多,但极为珍贵。——其实也不需要更多,在我看来,一首《大悲歌》足矣。——《大悲歌》正是因为高度凝聚、简洁的语言,抛弃一切多余的修辞,服从于一种庄严悲悯的声音,直接说出,从而成就了此诗的简朴性和庄严性,抵达了崇高肃穆的情感和深沉悠远之境。






[ 此帖被草树在2011-08-14 11:39重新编辑 ]
级别: 一年级

380楼  发表于: 2011-09-18   主页:
王老师感谢您昨天在汽车上的指导,还有你送我的书。这本书,那些话会让我终身受益。
级别: 一年级

381楼  发表于: 2011-09-25   主页:
回 384楼(一生所) 的帖子
也谢谢一兄给的我支持!多多交流。
级别: 一年级

382楼  发表于: 2011-09-28   主页:
王老师,我是孙登峰。联系电话18969283787,我把这里的地址放到班级的QQ群去。
级别: 总版主

383楼  发表于: 2011-10-20   主页: http://t.163.com/0772383818?f=blogme
问好这位前途无量的同学,多多联系!
级别: 总版主

384楼  发表于: 2012-01-14   主页: http://t.163.com/0772383818?f=blogme
三缘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anyuan1963昨天新开了博客


欢迎大家光临,交流批评  

我的微博:


级别: 一年级

385楼  发表于: 2012-04-02   主页:
老师,我是您的学生!谢谢你上次给我签名啊。您的诗朴素却感人!呵呵,我喜欢现代诗歌,也喜欢您的诗歌!——鲍华
眼泪的存在,是为了证明忧伤不是一场幻觉。。。
级别: 一年级

386楼  发表于: 2012-06-02   主页:
回 3楼(木朵) 的帖子
老师的诗有些我还是不懂的。。。不过应该都有一定的含义,希望能正确解读。。。
眼泪的存在,是为了证明忧伤不是一场幻觉。。。
级别: 总版主

387楼  发表于: 2012-07-25   主页: http://t.163.com/0772383818?f=blogme
回 386楼(2011012220) 的帖子
同学会,别忘了
级别: 总版主

388楼  发表于: 2012-10-02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xinghuangtian
在早时的纸质刊物《绿风》就读过的,好像有王久辛的专门推荐。现在看来,老兄是经受了住考验的。顺便问一个同样的问题:开始为什么写,现在为什么还在写?
级别: 总版主

389楼  发表于: 2012-10-08   主页: http://t.163.com/0772383818?f=blogme
回 388楼(雅克) 的帖子
说来话长!有机会慢慢对话!谢谢您
级别: 总版主

390楼  发表于: 2013-01-17   主页: http://t.163.com/0772383818?f=blogme
三缘国画罗汉入选西泠印社出版的五百罗汉图  (2013-01-03 13:01) [编辑] [删除] 转载▼标签: 文化 分类: 现代汉诗  
三缘人物画入选西泠印社出版的国画五百罗汉图


级别: 总版主

391楼  发表于: 2013-01-17   主页: http://t.163.com/0772383818?f=blogme
英汉《南山村逸事》三缘诗,姜海舟英译(2012-12-26 20:40)[编辑][删除]转载▼标签:文化 分类:现代汉诗

月亮那么大,缠小脚的老婆子也到邻村喝喜酒去了
回来的路上,她醉到在丈夫的坟边
呼噜呼噜睡了一个晚上


AN ANECDOTE OF NANSHAN VILLAGE

So big the moon, an old woman with boundfeet has been also
present at a wedding in the next village.
On the way back, she is drunk and fallsdown on the side of her husband’s tomb,
and fast asleep all the night.
级别: 总版主

392楼  发表于: 2013-01-17   主页: http://t.163.com/0772383818?f=blogme
夜半太液池宫



我在梦里听到一声哀叹,是谁?

我按亮灯,把门打开



一片黄叶随风飘了进来










THE MIDNIGHT PALACE OF THE TAIYE POND



I heard a sigh in my dream, who was that?

I turned the light on and opened the door



A dead leaf floated in on the wind










级别: 总版主

393楼  发表于: 2013-01-17   主页: http://t.163.com/0772383818?f=blogme
英汉《夜深了》三缘诗,姜海舟英译

管理提醒: 本帖被 陈律 从 书情万种 移动到本区(2012-11-27)


夜深了

我也要分手了
回头望去──草坡上留下的这两把椅子
变成了一对国王夫妻
在品赏月色



IT’S MIDNIGHT

We shall part also,
Looking back──It remains two chairs there on the sloping meadow,
And they become the King and the Queen. The couple are
Appreciating the beauty of the moon now.



级别: 总版主

394楼  发表于: 2013-01-17   主页: http://t.163.com/0772383818?f=blogme
声音》三缘诗,姜海舟英译

管理提醒: 本帖被 陈律 从 书情万种 移动到本区(2012-11-26)



有多少声音藏在泥土下的泥土
当我用笔将它们翻译到阳光下时
它们全都变成了哑吧

2012.1.1 夜 南林




THE VOICE

How many voices are hiding in the earth beneath the earth
When we have translated them to the sun
They all become mute

At night, Nanlin, January 1, 2012


级别: 总版主

395楼  发表于: 2014-03-03   主页: http://t.163.com/0772383818?f=blogme
回 395楼(张黎) 的帖子
感谢张黎诗人的看重!你寄来的书收到了!
级别: 总版主

396楼  发表于: 2014-04-12   主页: http://t.163.com/0772383818?f=blogme
回 303楼(wt) 的帖子
问好你,希望见面!我在湖州师范学校
级别: 总版主

397楼  发表于: 2016-05-01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1一朵出家的云
2母亲
3这些纸和笔
4风声来了
5最安全的路
6呼唤
7拥抱
8不仅是为了倾听
9先知和帝王
10阵雨
11感慨
12给联合国的信
13老人
14魔法时代
15露骨的冬天,夜里
16大悲歌
17箴言7
18想像的期待
19箴言20
20箴言46
21箴言10
22箴言22
23箴言39
24箴言55
25箴言73
26箴言78
27箴言91
28箴言102
29箴言110
30箴言163
31对等待者的劝慰
32唯一的过渡
33从根的悲苦到叶的解脱
34弯起兰花指
35夜深了
36深山古刹
37声音
38夜半太液池宫
39南山村逸事
40箴言318
41箴言10686
42箴言10704
43箴言12906
44宽待
45穿越诗意的同一个世界
46拾荒者的家
47神性的初夜
48这烂泥
49找乐
50遗弃的路
51人格特征
52汉宫秋月琴
53当我走进深夜的房间写作
54生活在这样的时代
55暗劫
56雪,失眠的冬夜
57陌生的爱人多么美丽
58照见光明






三缘的双语诗(姜海舟英译)




A Monachal Cloud

Freedom is farther away than far,
But just beside you.
Sanyuan forewords

A Buddhist-becoming cloud that is stepping out in the morning
Is moving over the noon-napping villages and treetops;
A cloud that is gradually far away.
At the skyline of vast and lonely yellow sand,
A cloud is getting darker and darker of stepping forward;
Thinking is obscured to be the whole sky,
The cloud still runs true to form.
A cloud that on bended knees weeps itself into a rain forest
Because of seeing the end of the blue sea;
A finally confessional cloud-----
Under the illumination of crescent
Understands that freedom is farther away than far
But just beside you.



1一朵出家的云

自由比远还远
却就在你身边
        ──三缘题记
一朵早上出家的云
一朵从午睡的村庄和树梢上经过的云
一朵日渐远去的云
黄沙漠漠的地平线上
一朵愈走愈黑
思绪昏暗成整个天空
仍一如既往的云
一朵因看见了地平线尽头的蓝海
而跪着哭成雨林的云
一朵终于忏悔的云——
在新月的光照下
明白了自由比远还远
就在身边的道理



Mother

I always hear that mother getting up very early,
She drags herself along with a chronic illness, refrains from coughing,
Softly pushes the door open and steps in:
Sees that (me) the single son is sleeping,
Sees that next to me, on the little bed with rosy mosquito net,
Her grandson is also in a dream.
We are all here so that she sets her mind at rest,
Leaves cautiously with the door left unlocked.
If it happens in the winter, she steps in gropingly.
Holding a candle, she is carefully looking to and then
She goes downstairs to prepare breakfast for the whole family.



2母亲

我总是听到母亲很早就起身了
拖着有病的身体,忍住咳嗽
轻轻推门进来:
看见(我)单身的儿子在睡觉
看见旁边小床上淡红色蚊帐内的孙子也在梦中
我们都在,她就安心了
轻轻地她带上虚掩的门离去
如果是冬天,她会摸索着
举烛进来,认真地照看
然后下楼梯去做一家人的早餐



These Papers and Pens

When I use them again and again
To came to the world of mortals
To consummate things,
Even to consummate the “smallest"
On a snail's antennae,
It will still cause inexplicable wind and cloud,
Or bolts of lighting.



3这些纸和笔

当我一次又一次
用他们来红尘造极
哪怕在蜗牛的一个触角上
造一个最最小的“极”
也会引起莫名其妙的风云或闪电



The Wind of the Things has been Coming

I glimpse at that in front of abbot's room, two abelmosks
Are very intimate with each other for a moment.
After the wind of the things has gone,
They both get back to their own position again and
Lower their heads without saying any words.



4风声来了

我看到方丈室前的两枝黄葵
互相亲昵了一会
等风声一走
他俩又复归原位
低头不语



The Safest Road

The safest road is to turn the head and abandon the boat,
To get through the byway covered with windy green grass along the bank,
To try back to where lights are still shadowing with bunches of tear,
To where …… beside grief.
21/5,2010,afternoon,
in a cab on the way to Nanxun



5最安全的路

最安全的路就是舍舟回头
通过岸边这条风吹的青草小道
重新回到那还亮着灯影串着泪线的
……忧愁身旁
2010.5.21下午去南浔的士上



Call

In the wasted denudate campo santo,
When I look up on top  to the last tree,
(Is that one tree or three trees?)
I can always hear you calling wretchedly:
"Eli, Eli, lama sabachthani … "



6呼唤

在被剥光了皮的荒原坟地
当我在上面仰望最后的一棵树
(是一棵树还是三棵树?)
我总能听到你惨痛的呼叫
“以利,以利,撤马尼各大尼……”



Embrace

One who embraces the common people on the earth
Would never look down on a wild flower nearby his foot
Or on a little ladybird playing mathematic games among the leaves



7拥抱

拥抱地球苍生的人,决不
轻视足旁的一朵野花
以及花叶间那只小小的七星瓢虫所做的数学游戏



Not only for Listening for

(When whatever sleeping fast silently) an infant
Wakes up by the ears, listening for the sound of the dropping water,
The sound of creeping towards the window: the bright black shadow
Like something “person” nearing us by swimming……
Have you still remembered the navigational Si Nan an ancient compass?
---- In a wink of the eyelashes,
Seawater has already digested my house;
The fulgural spell and the inverted image of candlelight lunch
Are farther away than stealthy characters……
-----Oh, the budding jollification from the center of the universe.
That jollification is without my unfeigned feeling of being a bird
Flying off the spire of light and dream.
(Armoured golden winds far forth there----turn to silver
Then again emit blue light close to the essence of it…… )
So we see another morning of the grass
Following the great week of conversation of energy; but you all,
Oh, those cradles which are born on trees and are flowering now
Are full of my tears, tears……
(Over the balcony, a black backed bellman walks though the cloud )
25/8,1992



8不仅是为了倾听

(当无论什么都悄然沉睡的时候)有个婴孩
在耳际醒来,倾听太空的滴水声
爬向窗口:黑亮的光影
仿佛有“人”游过来了……
还记得航行的司南吗?
在睫毛的一瞬中
海水已消化了我的房屋
闪电的拼音以及蜡烛午餐的倒影
比经书上呈现的隐形文字更为遥远……
——呵,来自宇宙中心萌芽的欢乐
那欢乐没有我由衷地感到自己是只鸟儿
从光与梦的塔尖上飞起
(披挂的金色长风 ——一拐弯变成了银白
继后又发出接近本质的蓝光……)
于是我看见了青草的另一个早晨
遵循着能量守恒的伟大星期;而你们
那些在树上诞生并且正在开花的摇篮呵
正充满了我的泪,泪水 ......
(阳台,一个黑背脊的更夫从云里走过)
92.8.25



The Prophet and the Monarch

One who wakes up first
Is the prophet of the day;
One who first gets up to work
Is the monarch of the day.



9先知和帝王

谁第一个醒来
谁就是这一天的先知
谁第一个起床劳作
谁就是这一天的帝王



Shower

A shower, all the sudden,
staves in the roof of dream
As a certain departed leader
is thrumming on the piano in the upper



10阵雨
阵雨,突然敲破夜梦中的屋顶
就象某个作古的领导在上层乱弹钢琴



Sighing with Emotion

The vulgarians are also graded one to nine,
Like the nine ranks in the feudal regimes-----
The top grades are those
You would feel comfortable and happy to associate with,
To travel with; the middle grades
Only can be dealt with
Quickly, and
Less mentioned; the low ones
Are unbearably, so,
Get rid of them and be silent.



11感慨

俗者也有九品
上品之俗,可交可游,心亦快哉;
中品之俗,纯属应付,一笔带过;
下品之俗,俗不可耐,唯默摒之。



A Letter to the United Nations

The green olive branches cannot be seen,
The struggle which has been continuously escalating
Makes the mouldy planet have a fever again.
Plumes of the peace birds turn into secret homicidal weapons.
Oh, hopefully, it is you--- an enlarged full point,
A region of snowing Pure Land is remained in it……



12给联合国的信

不见绿色的橄榄枝
不断升温的斗争使这颗霉变的星球再度发烧
鸽羽成为杀人的秘密武器
噢,希望是你——一个可以放大的句号
里面保留着一方落雪的净土......



An Old Man

An old man has been sitting there in the shade of a big green camphor tree for all the afternoon.
In back of him, there is an ancient temple, much older than him, without doors and windows.
Inside of it, there is a sexless Bodhisattva looking at the view of the old man's back all the time.
The old man stands up and, with hands clasped behind back, strolls back to his home.
After a while, he slowly steps out again with his dog.
The dog is following him and wigwagging its tail,
Silently, they go across a golden setting-sun spread earth wall,
The old man goes out of the foot of a hill and staggering across a streamlet……
Slightly rising grief is the surrounding area of his wife's tomb.
The old man squats himself down and fishes out his tobacco pipe, keeps looking at the grass on the tomb.
The loyal dog is also squatting down, listening to the voice of the two persons.
The setting sun has sunk down, the old man stands up and to keep looking over the distant mountains.
The setting sun has sunk down, the dog stands up also to keep looking over the distant mountains.
How can the dog know about the brick pagoda there once built by the master of the distant mountains.
How can the dog hear the suona horn once blown by the sending party to escort the bride in the distant mountains.
The setting sun has gravitated to the bottom,
As the setting sun, the old man lights up the oil lamp in his room.


                                                     In  the autumn of 1983



13老人

老人在大樟树的绿荫里坐了一个下午
身后是比他还年老的没有门窗的古寺
里面那个没有性别的菩萨一直看着他的背影
老人站了起来背着手踱回了家
过了一会儿又慢慢地走了出来带着那条狗
那条狗摇着尾巴跟随在他的身后
默默地走过那段被夕阳涂得橙黄的土墙
老人走出山脚趔趄地跨过一条小溪
微微隆起的悲哀是他老伴的坟地
老人蹲了下来掏出旱烟看着坟上的青草
那忠实的狗也蹲了下来它在听两个人的声音
夕阳沉下去了,老人站了起来向远山望着
夕阳沉下去了,狗也站了起来向远山望着
狗哪里知道远山里有主人建造过的砖塔
狗哪能听到远山里主人曾吹响过迎婚的唢呐
夕阳沉没了
夕阳一样的老人在屋里点起了油灯
1983年,秋



The Era of Wizardry

Devil appears always in an
image of angel.
-----The author's note
Devil is always before angel
To come into us,
Because it takes shortcuts of night.
And also, because it stops at nothing
To seduce us into tasting forbidden fruits,
Into being satisfied with needs to see various profits.
(Angel presents himself to us always after the things happened.
He, as being on thin ice, leads us to the right way forever,
But now, the world has already been confused by devil,
People have believed in angel not as much as before,
No other than holding a tear, angel is waiting for a chance……)
Devil is always quicker than angel
To be our teacher, to be our prophet……
At night, 4/1 2002



14魔法时代

魔鬼总是以天使的形象
出现在我们面前
          ——TW 题记
魔鬼总是先于天使
来到我们中间
因为他抄了夜的近路
还因为他不择手段
让我们品尝禁果,满足需求
看到世界的各种利益
(天使总是事后光临
他总是如履薄冰地引领我们走上正道
而此刻世界早已被魔鬼搅乱
人们已不太相信天使的言行
天使只有忍着泪,等待时机……)
魔鬼总是快于天使
成为我们的导师和先知……
02-01-04 夜



The Undisguised Winter, at night

God has been left----
He himself is going down on his knees
In front of his own alter
And prays, through a cup of ice water,
He shakes his head to swallow
The painful pills of the world.
6th December 2001, at night





15露骨的冬天,夜里

只剩下上帝——
一个人跪在自己的圣坛前
祈祷,通过一杯
0点的冰水,摇着头
吞下痛苦的人间药片
2001年12月6日 夜


[ 此帖被姜海舟在2016-05-01 12:54重新编辑 ]
级别: 总版主

398楼  发表于: 2016-05-01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The Cantus of the Infinitely Compassionate

By San Yuan

Back home (the quanta), wife and kids
are not there; step out (the metagalaxy),don’t know where should live in…

  -----Noted by the Cathayan lad

Walking ahead, there is a human-shaped lamb (I used to suspect it’s I myself ),
Facing the feast that is requested by the ghosts of the kith and kin through a dream to tend towards
A vast expanse of whiteness, where is really a clean world (on the top, there is a shining altar);
Around the necks in pillories, as a string of red prayer beads, there have left blood marks of the rising sun.
The beads have been turning the varied doubts and suspicions around between life and death----until we wake up.

After that …… I have seen time:
There are mixed vassals and stand-ins ambulating on the blurry screen wall facing the gate,
Fugaciously and continuously. Involved in it sideways, I am a little impossible, because
I can’t help laughing while I am answering a call of nature.
(The laughter is usually flooded by tears before been evoked)

See how I am the “spacing” being in that alignment having fresh air or after them:
Insects, figures, birds, beasts, manikins, speculative peddlers, kings, corpses, shamans, plumed flamens, harries,
Eminem’s, cloned leads, masks, assassinators, cross carriers, scholars, x’s and y’s, executioners, prisoners,
Startling dead souls, tyrants, pirates, political rogues, animals, spies, translators, celestialbeing, no to things,
Things like non-free, atom, “?”, defendants, class dissidents, prepared plaintiff,
Mr.Wu has the most stealth of darkness, dense ambassadors, handkerchief sisters, demons,
Darkest stealth practitioners, clowns, mechanics, traveling monks, witches, pianists playing bad music,
The shocking, goblins, ones non-human, etc. ...
They each are carrying a star on their head and a chair in their hands (there’s nobody wants to give up )
In dream or out, were always heard the clutter of their walking around
(Some are charming poisesand exquisite bearing, ……more are with disheveled hair and barefoot;
Some are not born yet, ……more already approach death).
They are from back of X-ray ---- walk through circumgyrating malpositioned ladders
Then get through the gloomy and cold underground and the thundering overbridge.
Oh, the future journey is full of frustrations and far away, but there is only one goal----
Voila–to go to the center of the metagalaxy to attend a round-table conference for scrambling for seats and say.

This is an open touching pitch mystery: Bright nights and dark nights stretching,
The sunlight is like bolts from the blue, this is a moment must be sure that can’t be forgotten,
Endless struggling, a congruence of innumerable vivisected, despiritualized films (waiting for being developed).
厖?as the terrestrial projection this decade is again an even longer inexorable doom, being
Putrefied to become an swarm exploding, flooding over a mountained plaza, and scrambling for a seat
Once honored as scrambling for being a big news. To be contract hereby concluded and filed for future reference,
Give a halloo of “long live” then,----- oh, how touching a scene, now, it will be recurring in a mirror on the memoir
Treasured-up as a cultural relic every time be opened, like continuously flaming black smoke
( glinting demoniac faces ), floating back and forth along with sighing ----
Now going on hand I am ridden, like a slave with sweated spirit full of thanks and suspicions to the savior……

Today, standing on the last page of the century we look ahead and look back (you can always find---):
Still the same alignment, still I am walking in the alignment.
The different from that is the happened subtle order-change of the position (some died flesh appear in that
By changing their appearance or wearing fur and horns) by permeating the flappy earth I catch a glimpse of
The varieties of the Hadean spectacle, I see all my past and waiting for the arrival of the ferry.
I see my gone father just walking with me like a speechless conclavist being afraid of
the same inconceivable two worlds silently and the future of them.

Moreover, I will give up all or let all give up me,
Because on my lonely footsteps I start to feel pity for the fabricated accusation of the time,
Also for my father, amongst the rain-spreading in riotous profusion and amongst the big waving
Of pious prayers, ---the past, the present, and the future, the grief of the people's hard livelihood,
I too feel pity for everyone in the “worm-led” endless alignment. Carrying a star on their head
I feel pity for myself getting old in this ring of fire:
All materialistic beings and immaterial ones.


Tai Wang, drafted in 1992,
revised many times till 1997
in Huafeng housing estate

(Tr. Jiang Haizhou)




16大悲歌


回到(量子)家中,不见妻儿住房
走到(宇宙)外面,又不知所住……
——震旦少年题记
走在前面,一头人形的羔羊(我曾怀疑是自己),
朝着托梦的筵席走向一片白茫茫真干净的世界(那顶上有座闪光的祭台)
示众的劲项间留有太阳初生时的血记,仿佛一串红色的念珠
转动着生死之间的种种谜团——直到醒来。

之后,――我看到了时间:
模糊的照壁上走动着形形色色的奴仆和替身
无常无断,厕身其中的我有点不象样,
方便时刻忍不住要笑
(然而通常笑声还没发出旋被泪水吞没)

试看我这个“空白”是跟在怎样的放风队列之中和之后的:
虫、人、鸟、兽、侏儒、投机商贩、王、尸、萨满、翎冠祭司、哈里发、克隆首领、伊玛目、面具、刺客、背十字架者、毛拉、x和y、安拉、伊寇昂克、持斧罗摩、罗刹、刽子手、行脚、机器生、噩、囚、死魂灵、盗、暴君、小丑、政治流氓、畜生、间谍、翻译、氤氲大使、仙、神、梵天、宙斯、无想物、非无想物、原子、“?”、被告、预备原告、阶级异己分子、乌有先生、最黑暗的隐身、魔、妖、巫、俘虏、手帕姊妹、毗湿奴、湿婆、弹奏坏音乐的钢琴师、夜叉、修罗、人非人等……
他们各自头顶一颗星,手提一把椅子(谁也不愿放弃)
无始以来,他们走动的杂沓声梦里梦外都能听见
(有的仪态万方,……更多的蓬头赤足;
有的尚未诞生,……更多的已行将就木)
他们从爱克斯光后面——走过错位的旋转阶梯
然后穿越阴冷的地铁,雷声轰鸣的天桥
呵,未来的前程坎坷又遥远,然而目标只有一个——
那就是到假想的宇宙中心去参加一次争夺座位和发言权的园桌会议

这是一个不可告人的公开奥秘:白色和黑色的夜晚连绵
阳光如闪电,这是一个千万不能忘记的时刻
无穷的斗争叠合无数活体解剖灵魂被革的胶片(等待冲印)
……作为在人间的投影,如今十年又是
更长的劫数正腐化成一涡炸开的蜂群,拥向山一样的广场
抢占头条新闻似的去争夺从前某个可以荣耀的位置,立此存照
再高呼一声“万岁”[哦,多么动人的情景
如今在文物一样珍藏的备忘本上,每次翻开都会在镜中重现,
象一缕缕燃烧的青烟(隐现魔鬼的脸),随着叹息声移近又飘远]
那时我被骑着用手走路,流汗的内心充满了奴隶对救世主的感恩和怀疑……

今天站在世纪的末页,向前看或者向后看(你都会发现):
依旧是这个队列,依旧有我在这个队列中行走
所不同的是前后位置发生微妙的变化(一些死过的众生改头换面或披毛戴角出现在其中)
透过飞扬的尘世我瞥见了地狱的种种光景
我看到我所有的过去,我等待渡口那条船的来临
我看到死去的父亲就走在我的身边,象一位无言的红衣教主
为两个同样不堪设想的世界及其前途默默担扰。

而我将放弃所有,或让所有将我放弃
因为在孤独的脚步中我开始哀怜时光莫须有的罪名
也哀怜我的父亲,在缤纷的雨花和足下如潮的祈祷声中
——往昔,今日,未来,哀我生民之多艰,
我也哀怜这个由“虫”开始的无穷尽的队列中的每一位,头顶一颗星
我更哀怜这个火圈中逐渐苍老的自我:
一切有形和无形的存在。


  太王 九二 初稿
九七十八改 华丰小区



Apothegm 7th

Rose is almost the pronoun of death,
When one is grief-stricken. .



17箴言7

当一个人极度忧伤的时候,
玫瑰几乎成了死亡的代名词。



A Fanciful Expectancy

Lights are slowly turning about,
As a white cloud just moves over.
It seems someone is coming,
I have given loneliness a thorough cleaning
To enter a cool afternoon.

Every leaf is expiring the odorous air of Pure Land after rain
?from the folding screen, the profile of distant hills emerge
And images of pagoda, the reflex of the sunset is gradually
Counting through the neat books on the shelf, inclining to
Pick out its own one: the sutra that hasn’t been written
Directing the esoteric prophecy of the image via pen point
Of feather. In the prophecy, there has kind of a bell-chiming tonality
Echoing in the hall of the preexistence. With closed eyes and
Leaning by the columniation, you are listening to a good many bygones
Which are like daffadillies opened in the whole piano practice studio
Dotted with stars ……

When the familiar sound passing the corridor,
We slightly raise our heads of dream and
With a friendly smile facing the entering stranger
Who opens the door.
  By Sanyuan in 1986




18想像的期待

杯子里的光缓慢地转着
窗外正有一朵白云移过
今天好象有人要来
我把寂寞打扫得很干净
开始清凉的下午

每片树叶都散发净土的气息  在雨后
屏风浮现出远山的塔影  返照的夕光
于整齐的书架上点数过去
斜取出自己的那本:
尚未写出的经典
通过羽毛的笔尖指示图像奥秘的谶语
这里面仿佛有一种钟磬和鸣的音调
回应在前世的走廊
闭目倚柱倾听  诸多如烟的往事
已水仙一样开放了
整个繁星闪耀的琴房……

当熟悉的声音传上楼道
我微微抬起梦中的头
向推门而入的陌生人
亲切微笑
                          三缘1986年



Apothegm 20th

Those who weasel from the sun
Should not be in their glory, Because
There still have their silhouettes that follow them
In the darkest place



19箴言20

逃避阳光的人
别得意忘形
最黑暗处依然有你的影子
将你跟随


Apothegm 46th

For me, the only way to persuade whole your love to stay
Is to liberalize my heart infinitely.



20箴言46

我,只有将自己的这颗心宽大到无限
才能将你完整的爱挽留在身边



Apothegm10th

The exaction of perfection of God’s love
Will be your jail.



21箴言10

对神爱完美的苛求
神爱就会变成你的监狱



Apothegm22nd

Look at that poor honest person----
When he steps in a restaurant,
He is overcharged like a preyed lamb;
In school,
He was treated as a retarded child;
At work,
As a slave condemned by all;
In love,
As an idiot;
Among friends,
He is the one always been made fun of;
-----But one day
He dies,
God takes him to the paradise.?



22箴言22

你看那个可怜的诚实之人——
当他走进酒店
他被当成待宰的羔羊
走进学校
他被当成弱智孩童
走进工作单位
他被当成千夫所指的奴隶
走进情场
他被当成爱的傻瓜
走进朋友中间
他被当成取笑的对象
——最后
当你走进火葬场
他却被上帝接上天界



Apothegm39th

Take it easy, friend,
Don’t hurry to pour out
Your inner pain and yearn,
Even though those words
Will soon be the last wards,
Even though there is no one there,
Because god is listening.



23箴言39

悠着点,朋友
诉说内心的痛苦和需求
不要性急,即便这些语言
很快将变成遗言
即便无人在场也没关系
因为神在倾听



Apothegm 55th

My somber body is a moving basilica,
Wherever I go (even though it’s desolate and uninhabited there),
I can also hear the sound from sufferings,
Which is sending me the signal of crying for help.



24箴言55

我忧郁的肉体是一座移动的皇宫
无论我走到哪里(即便是荒郊野地)
我都能听见疾苦之音
向我发出呼救的信号



73

No matter how high a thought is flying in the sun,
It’s always hard to rid of the shadow on mother earth.

At night, April 19, 2006



25箴言73

思想在阳光里无论怎样高飞
也总难摆脱他在大地上的影子

06.4.19夜



Apothegm 78th

The black swallow is heading northward
The capital submerged,
The whacked call of the nude
Makes petals in the forest snubbed
As the dream of the late Tang Dynasty



26箴言78

玄鸟北飞
湮没的京都
裸人疲惫不堪的呼唤
使林中花叶冷落
如晚唐之梦



Apothegm 91st

  ―Present to the hermit of the peach orchard

The world that is entering midnight is not the thing to be afraid of,
The thing to be afraid of is the people at midnight
Can’t run true to form and persist their old ways.



27箴言91

——赠桃园居士

世界进入半夜并不可怕
可怕的是半夜的人
不能一如既往,我行我素



Apothegm102nd

The tragedy for a middle-aged person is just always
Thinking of wanting to have a sexual intercourse
With politics and economy.



28箴言102

一个中年人的生活悲剧
就是他老想着要同政治和经济
发生不正当的性爱关系



Apothegm110th

The selfless pure love
Makes me extraordinarily intelligent.



29箴言110

是那纯朴而无法占有的爱
使我变得智慧非凡



Apothegm163rd

─To ancient Yan

Usually, those who are forgotten
Tell the forgotten truth.




30箴言163

──赠古堰

通常是那些被遗忘的人
说出了被我们遗忘的真理



SOOTHING THE WAITING

It won’t be wrong to focus on your own job,
time already passed, there is no angel sign.
For you, it’s unnecessary to feel unhappy with that, just
focus on your own job, it won’t be wrong.
Nowadays, the happy angel often breaks his word.
And, it’s his own business not to come, do not complain.
If you insist on extravagant hopes to wait angel’s help,
the happy angel won’t come eventually,
the devil of the agonizing has arrived already.
He has already inhabited your heart
as the position of the waiting.



31对等待者的劝慰

静心做自己的工作不会有错
时辰已过,不见天使的踪影
你不必为此难受,静心做自己的工作
不会有错,在今天
快乐的天使常常失信
他不来是他自己的事,你不要埋怨
如果你忘了做好自己的工作
执意在奢望中等待天使的帮助
那么,快乐的天使终不会光顾
而烦恼的魔鬼早已来临
他早在你心中占据了
一个等待者的位置



THE ONLY TRANSITION

“……a suddenly spiritual brightness surpasses the characters
like the night sky breaking through the quilt of dream, and I see a bead of light on a lotus.”
  ──T.W

On the question of “why is it no result?”, on continual top honeysuckle leaves, life is still
looking for the full stop of the everlasting switching between disaster and new beginning.

But the sea goes back on its word again and again.
The waves,
time and again, keep rising slowly and steeply.
It's too late to open a window, yipe──oh, heart!

The waves are crashed……after the event, only can depend on wood blocks to look back:
as bare meat offering, death is still a swim across without any echoing of it,
and also it’s far from knowing the water: void water and undifferentiated water’s void,
thereinto, the book bag of the history was cremated in the midway,(what caused that?)
──the emphatically quotative person has already flown away airily since being burned up
(coming into another essential or doom?)
──Oh, turning wings, so like wind……

But, I still can’t glimpse at one kind of second without yellow and red minute
(walking in every flower core) likely to already be exception showing, like an Angel
holding a glass bell cover in colorful dust or extravagant meditation: but, does star
see through the crystal pagoda of night──a spiritual dance lightly on Shariputra?
Oh I’m not qualified to match such bright celestial beauty: the magnific responsibility
and enjoyment……but then my words are already free in replying to a shining bird,
at least it’s unnecessary to cover your own ears (like pressing the holes of a flute)
when you step across the joyous and intimate crowded road,
and also, along with the patronage of the increasingly closer-getting nebulae,
the pulse in all my blood strengthened the full connection with the mundane,
which surely is a swing of electric current……eventually I privately realize:
the abyss of misery itself that we must transcend (apparently it’s the blindly extending
honeysuckle anthotaxy of the everlasting ) is a fulfilled immanent road, and the turning earth
in projection is still the only transition for our own wish which we bringing up──

The tribulation that makes my mission qualification the eternal of life: the inevitable cry of the baby
just from overflowed hematic basin!


May 2, 1992



32唯一的过渡

“……偶然的灵念超越了文字,
象钻出梦被的夜空,我看到了荷花上的光珠。”

  ──T·W

在“为何没有结果”的疑问里,生命仍在寻找频繁的忍冬
触叶上劫之句号。

但是海呵一次次变卦
波浪
反复地缓慢地耸起
来不及开窗,惊讶──噢,心

波浪粉碎了……事后只有依靠木板追忆:
死亡作为一种赤裸的祭品仍然是一次没有呼应的泅渡,
并且还知道水是远远不够的:虚空的水与没有分别的水的虚空,
其中记载历史的书袋在途中给火化了,(原因何在?)
──着重引用的人在燃烧之后已轻盈飞去(进入另一种性质和法律?)
──哦,转向的羽翼,风一样所以……

但是我还是不能在鲜艳的灰烬中或在奢侈的冥想中像手持玻璃钟罩的小天使一样
看到一种没有黄色的分和红色的秒(在朵朵花芯里走动的)可能已经显示的例外:
但星是否透视了黑天的晶塔──舍利子上翩跹的灵魂之舞?
呵 如此仙幻的焦灼之美我现在还不配:庄严的承担和享受
……不过在与闪光的鸟的对答中,我的言语已经自由,
至少再不用捂着耳朵(像手指堵塞牧笛之孔一样)走过欢爱而亲密的人道了,
并且随着日益临近的陌生星云的光顾,
脉动已在我浑身的血液中加强了同宇宙的全息联络,那肯定是音律如电流通达……
终于,我悄然觉悟:
我们所要超越的苦海本身(似乎是盲目延伸永无止境的忍冬花序)是一条无所不在的成全之路,
而在投影中不停地转动的地球啊,乃是我们造就的通向我们各自愿望的唯一过渡──

是我的使命条件得以永生的考验:婴孩溢出血盆时必然的哭泣!

1992.5.2




FROM THE RADICULAR SORROW TO THE FOLIACEOUS EXTRICATION

From the radicular sorrow to the foliaceous extrication
Or vice versa, both have no shortcut to take at all
Moreover, you carry two large baskets on shoulder with a pole
──Samsara and Nirvana are equally weighted



33从根的悲苦到叶的解脱

从根的悲苦到叶的解脱
或反过来,都没有捷径可走
况且你肩挑的两个箩筐
轮回和涅槃具有同等的份量



BEND ORCHID SHAPED FINGERS UP

Making inquiries at the hollow of the night,
The afflatus is the closet to the answer but never get it.

Hush!
To fear the person with outstanding looks, coming from the sky,

Following the voice like a falling star.



级别: 总版主

399楼  发表于: 2016-05-01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34弯起兰花指

叩问深夜的虚空
灵感和答案咫尺千里

噢,轻点
恐有天人流星一样

寻声而来



IT’S MIDNIGHT

We shall part also,
Looking back──It remains two chairs there on the sloping meadow,
And they become the King and the Queen. The couple are
Appreciating the beauty of the moon now.



35夜深了

我也要分手了
回头望去──草坡上留下的这两把椅子
变成了一对国王夫妻
在品赏月色



AN ANCIENT MNASTERY IN THE REMOTE MOUNTAINS

A broken ancient bell
is spinning a broken cobweb and has trapped
one butterfly, one blue moth and
also several small winged insects----
in the night breeze, feelinglessly

they are playing on their own swing……



36深山古刹

残破的古钟
织着一个残破的蜘蛛网,网着
一只蝴蝶 一只青蛾
还有若干小飞虫——
在夜风中,无知无觉

荡着各自的秋千……



THE VOICE

How many voices are hiding in the earth beneath the earth
When we have translated them to the sun
They all become mute

At night, Nanlin, January 1, 2012



37声音

有多少声音藏在泥土下的泥土
当我用笔将它们翻译到阳光下时
它们全都变成了哑吧

2012.1.1 夜 南林



THE MIDNIGHT PALACE OF THE TAIYE POND

I heard a sigh in my dream, who was that?
I turned the light on and opened the door

A dead leaf floated in on the wind



38夜半太液池宫

我在梦里听到一声哀叹,是谁?
我按亮灯,把门打开

一片黄叶随风飘了进来



AN ANECDOTE OF NANSHAN VILLAGE

So big the moon, an old woman with bound feet has been also
present at a wedding in the next village.
On the way back, she is drunk and falls down on the side of her husband’s tomb,
and fast asleep all the night.



39南山村逸事

月亮那么大,缠小脚的老婆子也到邻村喝喜酒去了
回来的路上,她醉到在丈夫的坟边
呼噜呼噜睡了一个晚上



318

A master is not leaving from the principle
but getting back to the origin

At my second old brother’s home, Hangzhou City,
In the morning, October 3, 2006



40箴言318

大师不是一个越走越远
而是不断返归原地的人

06.10.3晨杭州二哥家



10686

My loneliness that goes deep into the night
has already compassed a millenary complicity with soil and stones.

Jiashang, August 5, 2010, at night



41箴言10686

我那深入夜晚的寂寞
早与泥土和石头达成千古同谋

2010年8月5日,夜。嘉善



10704

All your reluctance
will be continuously with you
and even getting stronger

Anji, August 11, 2010, at night



42箴言10704

凡是被你抗拒的情感
都会在你身边持续
且愈演愈烈

2010.8.11夜,安吉



12906

Happiness with no foundation, which is not perfect though,
is the beginning of really great happiness.

Taoliyuan, September 5, 2012, in the morning



43箴言12906

空欢喜,虽说不是圆满,却是真正大欢喜的开端。

2012. 9.5 上午 桃李苑



MERCIFUL TREATMENT

Being back and forth-----
there is always only one home;
if you bear with such brambles,
then you have kept
the flowers and the fruit.



44宽待

不停地来和去——
而家始终只有一个
如果你能宽容这些荆棘
你也就挽留住了
花朵和果实



GETTING THROUGH THE SAME POETIC WORLD

People say you are just in the mountain
But can’t find your sign and trace
Oh, no — only when I have done all I can to get on the top
I can see where you are, and what your expression is
At the thatched cottage near a brook behind the mountain
You are partly hidden and partly visible, meditating and laboring
That is the most beautiful scenery I have ever seen
I am gazing with tears
I have to get close to your reality body however and your words
When I wriggle my way on with the sunset
And reach the goal you have already achieved —
I find all I have seen before becomes
Completely an illusion ……
Oh, no — I can’t stay at this sad place too long
I must keep going in the darkness
Through the pine smog and the moonlight
I gradually see you —
I see you sitting on the other side of the river
You are as a fantasy
Playing the harp and singing



45穿越诗意的同一个世界

人们说你就在这山里
却始终找不见你的踪影
啊,不——我只能奋力攀上这山顶
才能看见你的所在,你的神采
你在山后溪间的茅屋
若隐若现,你在白云边禅坐,劳作
这是我看到的最美的风景
我的注视充满泪滴
但我必须抓紧时光靠近你的真身,你的教诲
当我一路委延随夕阳而去
抵达你所在的目标——
发现我原先所见的一切
竟都变成梦幻一场……
啊,不——不能久停在这个伤感之地
我必须摸黑继续往前
透过松烟和月光
渐渐,我看见了你——
看见幻影似的你
安坐于河的对面
弹琴吟唱



The Home of a Junkman

At a corner of an old wall which was forcedly pull down
Two truants playing house, he and she,
Made one toy and one Buddha of sand—

Put together closely under moonlight……parents’ tricycle didn’t home
On the back hedge, a painstaking towel gourd

Was hanging



46《拾荒者的家》

老墙被强拆后留下的一角废墟
两个逃学的孩子做着家家,他和她用沙泥
捏出玩具和菩萨——

在月光下紧紧挨着……爸妈的三轮车还没回来
身后的篱垣墙头,挂着

一条苦心孤诣的丝瓜



The Deiform Wedding Night

On the leipothymic rimrock, there was a deiform wedding night
of faint black flowers……
I heard hoofbeats below a crater
There were white horses back and forth in the woods



47《神性的初夜》

昏厥的悬崖有黑花依约神的初夜……
我听到环形山下
白马在林间踆巡的蹄音



The Clay

It can meet everyone’s wish
Only when the craftsmanship is not good enough
will your “clay blessing” never be happy



48《这烂泥》

这烂泥能满足每个人的心愿,
只是手上的功夫不到家时,
你捏造的“阿福”总是开心不起来啊



For Fun

A goofy man is selling watermelons on the riverside. I buy one and pay him a big bill.
I say to him: “ keep the change and cut the watermelon open”.
Wow! What a good watermelon! Red meat and black seeds.
I give him a half. He looks up in the sunlight and smiles on me like a finless.
We both start eating face to face, it’s extremely delicious.



49《找乐》

傻子在江边卖瓜,我买了给他一个整钞
对他说:“不用找零,切开吧”
哇,红瓤黑耔
我又分了一半给他。他抬头在阳光里,回报我一个江豚似的微笑
两人对吃起来,美味超乎想象



An Abandoned Road

An abandoned road
In an abandoned night, waiting
For an abandoned person
To go together
To that
Abandoned spring of rattlebush



50《遗弃的路》

遗弃的路
在被遗弃的夜里 等待
被遗弃的人
一同走向
那个
被遗弃的野百合的春天



The Characteristic of Human Dignity

Making grievous history
To have passementerie
Of delicate woodbinds,
The thought in thunderclaps
Is just like
A concealed ancient China bell,
Silently in the sky of infernos.
  Both the sun and the moon are
Been hanging by there.
It still can not coordinate them,

Unless a heavy universal snow would
Harmonize with the astonishing toll......

  Liaoli Village, Nanxun Town,
January 4, 2000



51《人格特征》

雷霆的思想为悲哀的历史
镶镌精美的忍冬花
如一口封存的震旦古钟
沉默于地狱上空
  日月并悬
仍无法同它照应

只有一场宇宙的大雪才能和其惊人的鸣声......

2000.1.4南浔辽里村



THE CHINESE CITHER UNDER THE HAN PALACE'S AUTUMN MOON

Once and again, the red bottom chord
has already turned to be black like crow, caused by the national player’s playing.
Uttering the sobbing of crow……see, in dream or in the reality,
All the common people have heard that, and on the eve of changing voice,
no one dare profess, or express just by stealth.



52汉宫秋月琴

一而再,那根红色的底弦
已被国手弹成了乌鸦色
发出乌鸦的泣音……听,梦里梦外
每个百姓都已听见,在变声前夜
谁也不敢向谁偷偷地表白



When I am Stepping into the Room of the Night to Write

When I am stepping into the room of the night
To write, I carelessly knocked over
My daughter’s little teddy bear
Which can walk----
Is that the signal for help
Sent by my faraway dreaming taughter?
Time after time, she is likely reminding me that
Don’t forget to take care of her and protect her,
As she is always thinking of me and thinking of our home----
“Dad, I’ve just seen the India Ocean tsunami.
I and mom have been staying in the Spring Centre Village......
We ’re doing well now...... ”

Aprile 4, 2005



《当我走进深夜的房间写作》

当我走进深夜的房间写作
不小心碰到了女儿
会走路的小熊玩具——
这是远方的女儿在梦里
向我发来的呼救信号?一次又一次
仿佛她时时都在提醒我
别忘了对她的关爱和保护
就像她时时都在想念我,想念这个家——
“爸爸,我刚才看到了印度洋海啸
我和妈妈一直在泉心村里......
我现在过得还好......”

  05.4.6



To Live in Such a Time

To live in such a time,
As to live in any time,
I have to do the best
To accomplish the mission granted by the time
----Though the word mission now
Only allows me to deal with tough problems
With my empty hands.
And to cast pearls before swine at night......
Yes, I feel lonely deeply.
In the lone, now and then, a chilly air is
Blowing around.

  March 28, 2005, at night



《生活在这样的时代》

生活在这样的时代
就像生活在任何时代
我得不遗余力
完成时代赋予的使命
——尽管“使命”在当下
只允许我空着手
处理棘手的问题
或在夜里对牛弹琴......
是啊,我深感寂寞
寂寞里还不时有冷风
吹来

  05.3.28夜



The Dark Age

During the dark age, there are also phoenixes
Silently flying over
The sound asleep ocean
Of peonies.



《暗劫》

暗劫,也有凤凰
无声地飞过
沉酣不醒的牡丹之海



Snowing, a Sleepless Night of the Winter

You are texting me accidentally:
“The daffodils are blooming and
Are you at home on your own?”

December 5, 2015, in the evening



《雪,失眠的冬夜》

你发来了意外的短信:
“水仙开了
你一个人在家吗?”

2015.5.12 傍晚



How Beautiful the New Beloved is

How beautiful the new beloved is:
An encounter of two people on the road
With a north-west wind blowing;
The romance of living on air;
The twinkling eyes to eyes.

  April 4, 2015,at night



《陌生的爱人多么美丽》

陌生的爱人多么美丽
两人相遇在西北风的路上
喝着西北风的浪漫
眼睛对着,一闪一闪

15.4.10夜



The Illuminated Lights

Zeros, to zeros,
Illuminate the illuminated
Lights of themselves in the mirror.

December 26, 2015,in the morning



《照见光明》

0,归于0
照见,照见
镜中自身光明

15.12.26 晨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