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精华帖子 春台文集 会员列表
主题 : 陈家坪专辑
级别: 一年级

100楼  发表于: 2011-05-04   主页:
老梦:你的诗充满了可贵的实在感,这多数来自于你过去的经历,因此让人信服。可以说,你在当代的诗歌写作中形成了个人化的风格,给很多同道以启示,你对此怎么看?然后是,对于自己未来的转型,是否已经有明确的判断?比如补足自己诗歌中知识的成分?

陈家坪:我的写作还非常初级,非常简陋。也许我的确是以情打动了人,但我的眼泪也是有限的。启示,永远都是相互的。我可以准确地说出你所给过我在写作上的启示,但这种启示,只有我自己才知道。当然这得感谢缘份。但我想真正有价值的文学作品不会停留在这一个层面。从我十年前稍微明白了一些写作是怎么回事以后,我其实只做了一件事,那就是对经验的怀疑,然后取舍,选择。打破了经验的唯一性。但我在写作方法上还不及格,我缺少变化的手段。也许我的天性太老实了些,尽管这不是坏事,但对写作确实不利。万物都在变化,我岂留停留。要说知识,我觉得我的经验也是知识的一种,我只需要提醒自己,经验并非一层不变,并非唯一,它不能成为硬道理。要让它柔软,能飞。当然,也许你指的是专业知识,用一句朴实的话来说,则是要活到老,学到老。
级别: 管理员

101楼  发表于: 2011-05-04   主页:
请家坪谈谈《空城》,这应该是你的用心之作。
不变,应万变。
级别: 一年级

102楼  发表于: 2011-05-04   主页:
金铃子:谈谈你的吊水浒吧,我觉得雕刻了些。

陈家坪:如果说《吊水浒》有些雕刻,我反而觉得它不是问题。《吊水浒》有一种欢快的节奏,类似于快板。如果它的句子有叙述性,但无不是在概括。里面的人名、地名,那可都是实打实的故事呀,它的注释可能就是一本完整的《水浒传》。我只做了一件工作,就是用节奏来控制了那些纷繁的故事。我曾想以此来把四大名著处理完,但因为方法太单一,一部尚可,多部必露拙。如果我有了新的方法,也许我还可以来完成我的这个设想。不过,我由此也觉得,再复杂的事物都存在着一个简单的处理方法。但愿还能这么幸运。
级别: 一年级

103楼  发表于: 2011-05-04   主页:
生活已如此简单,不用一生可以过完
星期一到星期五是一个脸貌
星期六喘口气,结束了一个人的中年
星期天也将要过去,下一周便是死亡

                       ——陈家坪《星期天的晚年》

——喜欢这个诗,有凝练的总结气质。
级别: 一年级

104楼  发表于: 2011-05-04   主页:
龙安:恩斯特-卡尔说:诗人的想象力必须受到理性的指引与控制,并且服从理性的规则。那么对陈兄的写作来说,理性的规则可不可以理解为个人对命运的抵抗与把事物还原为它自身真实的一种客观化的追求?

陈家坪:也许事情的发展相反,恰恰是想象力在控制着理性。但不管谁控制谁,有控制就好。写作体现出了控制力来,我觉得这个诗人的写作大有希望,不管他最终朝哪个方向发展,他必然能成就一番事业。个人对命运的抵抗,把事物还原为它自身,这是一个方向,也许确实是我已体现出来的一方向,但我不会固守。我们一定要有游戏精神,让事物变得轻松起来,当然自己也会因此获得解放。因为完全可以是另外的方向,比如,命运开始来抵抗个人,自身被提升成为了具有普遍性事物。这个关系,还可以再变,直到我们真正要表达的那个东西出现了为止。如果写作都做不到这一点,你还指望通过政治去做实验吗?那玩笑就难免会开得过大。
级别: 一年级

105楼  发表于: 2011-05-04   主页:
在我们之间第三的个人是谁?
这句 我直觉读成了 “在我们之间的第三个人是谁? ”  
blog.sina.com.cn/mmwwmmww
级别: 总版主

106楼  发表于: 2011-05-04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ab56778
我们一定要有游戏精神,让事物变得轻松起来,当然自己也会因此获得解放。

这首后现代的精神。这是不是意味着陈兄已从现代性的写作中跨入后现代的范畴?
级别: 一年级

107楼  发表于: 2011-05-04   主页:
陈律:请家坪谈谈《空城》,这应该是你的用心之作。

陈家坪:《空城》零零碎碎的我已谈了不少。我想这首诗不能由我一个人说了算。我相信它有一定的象征性,它需要与一些事件相对应。发生了的,还未发生的。也许它需要时间来应证。但我不怀疑会有更丰满更完美的诗作出现,使它显得无足轻重。当然,这样的诗作也有可能是出自我自己之手。总之,一切都还是一个开始。即使没有未来,那也还需要有一些时间才能这么说。
级别: 一年级

108楼  发表于: 2011-05-04   主页:
引用
引用第104楼陈家坪于2011-05-04 21:48发表的 :
金铃子:谈谈你的吊水浒吧,我觉得雕刻了些。

陈家坪:如果说《吊水浒》有些雕刻,我反而觉得它不是问题。《吊水浒》有一种欢快的节奏,类似于快板。如果它的句子有叙述性,但无不是在概括。里面的人名、地名,那可都是实打实的故事呀,它的注释可能就是一本完整的《水浒传》。我只做了一件工作,就是用节奏来控制了那些纷繁的故事。我曾想以此来把四大名著处理完,但因为方法太单一,一部尚可,多部必露拙。如果我有了新的方法,也许我还可以来完成我的这个设想。不过,我由此也觉得,再复杂的事物都存在着一个简单的处理方法。但愿还能这么幸运。

期待新的方法,以减少阅读的急促障碍。
级别: 一年级

109楼  发表于: 2011-05-04   主页:
李自泉:

生活已如此简单,不用一生可以过完
星期一到星期五是一个脸貌
星期六喘口气,结束了一个人的中年
星期天也将要过去,下一周便是死亡

                       ——陈家坪《星期天的晚年》

——喜欢这个诗,有凝练的总结气质。


陈家坪:谢谢你的喜欢!虽然荒诞,但能说明问题。
级别: 一年级

110楼  发表于: 2011-05-04   主页:
麦岸:
在我们之间第三的个人是谁?
这句 我直觉读成了 “在我们之间的第三个人是谁?”

陈家坪:在你的读法中,第三个人直接就成了第三者,那会陷入一个道德是非。而“在我们之间第三的个人是谁?”,这样的表达,有一个目光的转移过程,这是非常滑稽和荒诞的。也许还可以观赏,如果你有好奇心的话。
级别: 一年级

111楼  发表于: 2011-05-04   主页:
你的《妈妈》和《祖祖》,非常让我感动,尤其是《妈妈》。我的奶奶离开我三年了,我还没有找到完整的方法来书写她,一写她我就情不自禁的落泪,这是我不愿意的(我不想这样激情似的书写,虽然这也是我爱)
级别: 管理员

112楼  发表于: 2011-05-04   主页:
我觉得某种程度上,家坪是一个观念先行的诗人。如此,家坪又是如何在一首诗里具体地处理观念的?
不变,应万变。
级别: 一年级

113楼  发表于: 2011-05-04   主页:
龙安:
我们一定要有游戏精神,让事物变得轻松起来,当然自己也会因此获得解放。

这首后现代的精神。这是不是意味着陈兄已从现代性的写作中跨入后现代的范畴?

陈家坪:现代和后现代,也许就是一体两面。你读读那些伟大的古典作品,严肃的作品无不充满游戏精神。但愿这样说,不会因此把游戏精神又泛滥化了。
级别: 一年级

114楼  发表于: 2011-05-04   主页:
金铃子:你的《妈妈》和《祖祖》,非常让我感动,尤其是《妈妈》。我的奶奶离开我三年了,我还没有找到完整的方法来书写她,一写她我就情不自禁的落泪,这是我不愿意的(我不想这样激情似的书写,虽然这也是我爱)

陈家坪:你有这样的自律是非常好的,但我相信你会有适当的处理方法。你多了解自己写作的节奏,声调的高低,以此来作些调整。每一首歌都有它相应的调子,要找准。
级别: 一年级

115楼  发表于: 2011-05-04   主页:
读莎士比亚的人

读莎士比亚的人吆牛去犁田,
那是刚立冬,为了春耕时土地不被冻结。
他和锄把一样精瘦,一起在搭田坎,
灰蒙蒙的天气雨水总不停歇。
因为知美丑,识善恶,他明白自己
恐怕不幸一生,只能跟泥巴打交道。
同时与年长十岁的女人成家,
婚姻也令他不满;他的爱情观
存在于莎士比亚的对话,每次讲起
都滔滔不绝,保持一个英国绅士的风度;
听者从他哀叹的话语领略人的尊贵。
文革的到来,一个国家内乱,
他心灵求变有了希望。
投身保守派最后被反到底追缉。
在外逃亡,一儿一女已懂得替父亲担忧。
事后归来,他安于妻子慈善的被窝,
秉守一心扶持儿女成才的道理。
其间集体劳动解体,土地落实到户,
人口可以城市乡村自由流动,
不必像当初他为政治运动四处流窜。
儿子在市场经济里发了财,
全家搬离乡邻到县城定居,
——过去的一切恍若隔世。


——很喜欢这首诗沉重的戏虐。
级别: 一年级

116楼  发表于: 2011-05-04   主页:
陈律:我觉得某种程度上,家坪是一个观念先行的诗人。如此,家坪又是如何在一首诗里具体地处理观念的?

陈家坪:我觉得你的这个判断是准确的,尽管很少有朋友这样来看待我,而我也不作这样的标榜。就像架一座桥,肯定得先搭一个桥的架子,但桥建成后,这个架子得及时拆掉。也许很少有人看见我在拆桥。不过,这种事情又有什么好看的呢?
级别: 管理员

117楼  发表于: 2011-05-04   主页:
家坪的作品有种难能可贵的道德感和真诚,我想这是因为在现实生活和精神生活中坚持了道德原则。其实我越来越觉得,写作最终会跟一个人的道德产生一种紧密的联系而不是相反。就像海德格尔说的那个意思,灵魂必须在大地上成为灵魂。
不变,应万变。
级别: 一年级

118楼  发表于: 2011-05-04   主页:
蒋雪:

读莎士比亚的人

读莎士比亚的人吆牛去犁田,
那是刚立冬,为了春耕时土地不被冻结。
他和锄把一样精瘦,一起在搭田坎,
灰蒙蒙的天气雨水总不停歇。
因为知美丑,识善恶,他明白自己
恐怕不幸一生,只能跟泥巴打交道。
同时与年长十岁的女人成家,
婚姻也令他不满;他的爱情观
存在于莎士比亚的对话,每次讲起
都滔滔不绝,保持一个英国绅士的风度;
听者从他哀叹的话语领略人的尊贵。
文革的到来,一个国家内乱,
他心灵求变有了希望。
投身保守派最后被反到底追缉。
在外逃亡,一儿一女已懂得替父亲担忧。
事后归来,他安于妻子慈善的被窝,
秉守一心扶持儿女成才的道理。
其间集体劳动解体,土地落实到户,
人口可以城市乡村自由流动,
不必像当初他为政治运动四处流窜。
儿子在市场经济里发了财,
全家搬离乡邻到县城定居,
——过去的一切恍若隔世。

——很喜欢这首诗沉重的戏虐。

陈家坪:谢谢你的喜欢。体会到戏虐,才能获得体谅!
级别: 一年级

119楼  发表于: 2011-05-04   主页:
我觉得您应该写诗体小说。这种形势好像无法表达您的感情。由于您所出的时代和自己的教育,您的诗歌没有徐志摩等诗人充满青春的浪漫讴歌,一位美丽少女温柔的青涩和古典的柔和。您的诗歌带着浓浓的现实沉重,有观察到的故事,而这些故事只是真实展现,故事就是故事/有哲理的冲突,显得很简单,还是青涩的哲理感受/是一种纠缠有原始生命的混沌感,而这种混沌感没有从原始神话的集体无意识的梦境开始,所以看不到远古的女神/我觉得短小的诗歌更在于抒情,要叙事就写成诗体小说,不然太过单薄。您的诗歌没有特强烈的个体抒情,表达的是生活和社会的杂乱的真实感受力。更表现的是旁观的散落观众,而不是主体的参与和放荡不羁。显然受到现代西方的现实主义和后现代主义语场里,流行的口语诗影响。好的诗歌更是神性写作,应是古典和现代、荒唐与理想等等冲突感受经验的糅合。如果一位地像尤利西斯那样地杂乱,内容将丧失了根,太陡峭,太轻薄。所以尤利西斯的作品只需一个尤利西斯就够了。也许尤利西斯的表达更属于尼采,只有尼采才懂得梦和意识流的深层意义。这个也是我努力的方向。显然我们还需要成长。我们的诗歌还带着青春的阑尾和鸡肋的得失,欠乏脐带的深厚感情。海子等失败过。甚至生命意志走向了坟墓。如北岛等等诗人都没有实现青涩成熟沧桑的真正转身,更多的还是青春。爱情诗歌莫过于中华古典诗词歌赋,短小精悍;历史长篇爱情莫过于荷马和歌德的大诗歌。艾洛特的诗歌还不够穿透力。为荒诞而荒诞丧失了厚重。只能算小诗。如狄金森的诗歌。除非你的诗歌丰富起来,才能避免这些单薄。
这些都是我的陋见,敬请指教。
级别: 管理员

120楼  发表于: 2011-05-04   主页:
吊水浒

宋江我不是你结义的兄弟不是死去的
李逵;不在同一个朝代,不作冤死鬼。
伸张的是道义,耗去的是身体;天命
云集梁山泊一团和气,寿命夭折战场。
阵亡正偏将佐五十九员;路上病故正
偏将佐一十员;杭州六和寺坐化正将
一员;折臂不愿恩赐,六和寺出家正将
一员;旧在京,回还蓟州出家正将一员;
不愿恩赐,于路辞去正偏将四员;旧留在京
师并取回医士,见在京偏将五员;见在朝觐
正偏将佐二十七员——上皇览表,嗟叹不己:
“卿等一百八人,上应星曜,今止有二十七
人见存,又辞去了四个——真乃十去其八矣!”

“兄弟,休怪我!我为人一世只主张
忠义二字,不肯半点欺心,今日朝廷
赐死无辜;宁可朝廷负我,我忠义不负朝廷。
你死之后,我和你阴魂相聚。”“罢,罢,罢!
生时服侍哥哥,死了只是哥哥部下一个小鬼。”
言讫洒泪拜别;美人奏曰:“凡人
正直者必然为神也!”百姓四时享
祭不绝——祈风得风,祷雨得雨。

那时英雄行走民间,以酒肉糊
口,杀掠贪官,聚财富于仁义。
荒野里见灯火,灯火里见庄院,古刹。
好汉夜宿晓行,强人起歹心水陆取豪义,
脑袋打破了也镶得拢来,只管在上受拜。
走的是妖魔;闹的是史家村,五台山,桃花
村,野猪林,郓城县,茶肆,授官厅,飞云
浦,清风寨,青州道,翠屏山,西岳华山;
夜闹的是浔阳江,金沙渡,东京;私走的是延安
府;夜走的是华阳县,刘唐,蜈蚣岭,瓦砾场;
拳打的是镇关西;醉入的是销金帐;
火烧的是瓦罐寺;误入的是白虎堂;

招的是天下客;刺配的是沧州道;夜上的
梁山;醉卧的是灵宫殿;认义的是东溪村;
押送的是金银担;私放的是晁天王;火并的水
寨;醉打的是唐牛儿,孔亮;义释的是宋公明;
贪贿说的是风情;卖的是人肉;夺的是快活林;
入的是死囚牢;血溅的是鸳鸯楼;吟的是反诗;
劫的是法场;受的是三卷天书;遇见九天玄女;
斧劈的是罗真人;斗的是法;破的连环马;
盗的是甲;心归的是水泊;打的是北京城;
夜打的是曾头布;捉的是鬼;偷的是御酒;
扯的是诏;败的是高太尉;漏的是海鳅船;
夜遇的是道君;受的是
招安,梦游的是梁山泊。


——我觉得这首《吊水浒》有家坪作品中少见的活泼和形式感。
不变,应万变。
级别: 一年级

121楼  发表于: 2011-05-04   主页:
陈律:家坪的作品有种难能可贵的道德感和真诚,我想这是因为在现实生活和精神生活中坚持了道德原则。其实我越来越觉得,写作最终会跟一个人的道德产生一种紧密的联系而不是相反。就像海德格尔说的那个意思,灵魂必须在大地上成为灵魂。

陈家坪:道德和真诚是通过放弃而形成的,我们的内心要去经历这个放弃和形成的过程,多多体会放弃与形成。当然,这非常艰难,好在并非做不到。
是啊,灵魂必须在大地上成为灵魂。我还要好好学习体会。
级别: 一年级

122楼  发表于: 2011-05-04   主页:
引用
引用第123楼陈家坪于2011-05-04 23:19发表的 :
陈律:家坪的作品有种难能可贵的道德感和真诚,我想这是因为在现实生活和精神生活中坚持了道德原则。其实我越来越觉得,写作最终会跟一个人的道德产生一种紧密的联系而不是相反。就像海德格尔说的那个意思,灵魂必须在大地上成为灵魂。

陈家坪:道德和真诚是通过放弃而形成的,我们的内心要去经历这个放弃和形成的过程,多多体会放弃与形成。当然,这非常艰难,好在并非做不到。
是啊,灵魂必须在大地上成为灵魂。我还要好好学习体会。

大地是万物之源。
级别: 一年级

123楼  发表于: 2011-05-04   主页:
郭家村:我觉得您应该写诗体小说。这种形势好像无法表达您的感情。由于您所出的时代和自己的教育,您的诗歌没有徐志摩等诗人充满青春的浪漫讴歌,一位美丽少女温柔的青涩和古典的柔和。您的诗歌带着浓浓的现实沉重,有观察到的故事,而这些故事只是真实展现,故事就是故事/有哲理的冲突,显得很简单,还是青涩的哲理感受/是一种纠缠有原始生命的混沌感,而这种混沌感没有从原始神话的集体无意识的梦境开始,所以看不到远古的女神/我觉得短小的诗歌更在于抒情,要叙事就写成诗体小说,不然太过单薄。您的诗歌没有特强烈的个体抒情,表达的是生活和社会的杂乱的真实感受力。更表现的是旁观的散落观众,而不是主体的参与和放荡不羁。显然受到现代西方的现实主义和后现代主义语场里,流行的口语诗影响。好的诗歌更是神性写作,应是古典和现代、荒唐与理想等等冲突感受经验的糅合。如果一位地像尤利西斯那样地杂乱,内容将丧失了根,太陡峭,太轻薄。所以尤利西斯的作品只需一个尤利西斯就够了。也许尤利西斯的表达更属于尼采,只有尼采才懂得梦和意识流的深层意义。这个也是我努力的方向。显然我们还需要成长。我们的诗歌还带着青春的阑尾和鸡肋的得失,欠乏脐带的深厚感情。海子等失败过。甚至生命意志走向了坟墓。如北岛等等诗人都没有实现青涩成熟沧桑的真正转身,更多的还是青春。爱情诗歌莫过于中华古典诗词歌赋,短小精悍;历史长篇爱情莫过于荷马和歌德的大诗歌。艾洛特的诗歌还不够穿透力。为荒诞而荒诞丧失了厚重。只能算小诗。如狄金森的诗歌。除非你的诗歌丰富起来,才能避免这些单薄。
这些都是我的陋见,敬请指教。

陈家坪:显然,你非常有见解。你的建议也非常中肯,诗体小说我完全可以尝试去写。但我对结构的理解还比较缺乏。如果我有足够的掌握,我有可能直接就去写小说。你的见解比较多,有一点我可以提议,拿自己的短处去跟别人的长处比,并不明智。每人都有所长有所短,发现自己,从所长去发展自己为宜。争取成为唯一的那一个人,我觉得毫无必要,因为那会陷入无端的比较之中,有些比较会让被比较者非常无辜。唯一是比较出来的一个结果。既然有比较,它也就很难说是唯一。所谓唯一,多半是自欺。我反而觉得,我们的写作不是要去接近成功,而是多去经历失败。所谓写作,就是显示出了一些失败的痕迹。不好意思,多有空谈。
[ 此帖被陈家坪在2011-05-04 23:47重新编辑 ]
级别: 一年级

124楼  发表于: 2011-05-05   主页:
跟你仰望天空不同,
——我更热爱大地。

尤其喜欢这两句,想到海德格尔说的,灵魂迄今尚未到达的地方就是大地,它在天空中飘荡太久了。
blog.sina.com.cn/mmwwmmww
级别: 管理员

125楼  发表于: 2011-05-05   主页:
现在时间已经超过访谈预期结束的时间了,感觉今天的访谈还是很充分的,尤其家坪兄的回答非常认真。感谢大家的参加!
不变,应万变。
级别: 一年级

126楼  发表于: 2011-05-05   主页:
好的,感谢陈律兄的主持!感谢各位朋友的参与!愿我们生活幸福安宁,晚安!
级别: 一年级

127楼  发表于: 2011-05-05   主页:
“陈家坪专辑”网谈会
时间:2011年5月4日晚7:30——11:30


1、开场
陈律:就让我们开始吧。我先提一个问题:我觉得家坪兄的诗带有某种深刻的情感和命运烙印,这种烙印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家坪的人生观,以及对诗和诗歌语言的理解,请问家坪自己是如何看待这个的?
陈家坪:感谢陈律兄的主持!你的感觉是对的,情感和命运一方面形成了我的人生观,我的诗歌语言,但我想对于我来说,真正的意义还在于我对这种形成的反对。当然反对的基础是认同,而不是屈从。

2、谈母亲主题
黑女:《妈妈》和《祖祖》已读过多遍,再读还是感动。这些写实的文字,如果没有对生活力透纸背的领会和反省力,可能不会这么耐读。
陈家坪:《妈妈》和《祖祖》完全是意念之作,它不是写出来的,是流出来的。我时刻能感受到这种水乳交融的情景。这样的诗是我能成立起来的早期习作,它构成了写作最低限度的道德,我可能永远都要不时回到这样的起点上来关照自己目前的写作状况。
黑女:你这里提到“写作最低限度的道德”,主要指哪些方面?
陈家坪:写作最低限度的道德,我想是指个人写作中,在真正形成有效性的那样一些作品里,所体现出来的一些品质,如机巧、自然、纯朴、实在、真切、血肉相连等等,但每个人又会略有不同。
金铃子:你的《妈妈》和《祖祖》,非常让我感动,尤其是《妈妈》。我的奶奶离开我三年了,我还没有找到完整的方法来书写她,一写她我就情不自禁的落泪,这是我不愿意的(我不想这样激情似的书写,虽然这也是我爱)。
陈家坪:你有这样的自律是非常好的,但我相信你会有适当的处理方法。你多了解自己写作的节奏,声调的高低,以此来作些调整。每一首歌都有它相应的调子,要找准。

龙安:记忆对写作者来说,可以说是通向世界的一扇窗,发生在过去的一切在写作者内在的凝视下一一显现出它们曾经存在的形态与时间,我想问的是这些存在的形态与时间的复活,你是通过什么给它们重新注入新的活力,使它们成为语言此刻得以言说的素材与形象?比如《在病中》这首诗,请你具体谈谈写作的经历。
陈家坪:记忆的确可以说是一扇窗。我感觉我们是生活在两个时空中的人,如果我们还时刻保持记忆的话。真实的人也许是处在两个时空的交叉点上,但更多时候这两个时空是平行的,或者说是还未达到交叉的状态。《在病中》这首诗,我在2000年的时候写过,虽然当时不叫这个题目。由于表达出来的情绪过多,我身边的朋友看后划掉有水份的地方就只剩下几个句子,其中就有那句妈妈说过的话:“你进来吧,我还没有死。”当我妈妈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简直就是把我钉在了地上。我一直想写出来,也许就是要籍此把自己从那个曾经站立的地方拨出来。当我再次写《在病中》时,我的视野更为开阔了些,妈妈从生病到死亡的整个过程较为完整地显示出来。除了妈妈说过的那一句话,还有就是公社广播站通知妈妈已病逝的那个傍晚,我想立即去医院接回死去的妈妈,但因为我们乡去区医院隔着河流,渡船收渡,我过不去了。我仰天,仿佛要让全世界的人都听到我的哭声:不,我妈妈没有死。第二天去医院,因广播有误,我妈妈确实没有死,但已完全呆滞,不理人世,只有接回家等死。看着妈妈不言不语不愿离开人间的愁苦模样(她肯定不忍心抛下四个还未长大成人的孩子呀),我真想对妈妈说您就放心地去吧。这太矛盾了。那时我十五岁。生与死的界线充满了戏剧性,原来并非那么分明。这样的诗,要写出来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陈律:我觉得家坪写母亲的诗,是家坪诗歌的精华,也是最打动我的家坪的作品。比如《陈家坪》这样的作品,为当代汉诗贡献了一个极其真切感人的慈母形象。这种真实时间环境里的真实的爱的形象,就像暗夜中的光源。自然,这其中也有一个儿子与母亲永恒不灭的交流。
陈家坪:写作《陈家坪》时我初到北京,我的确是在默默地跟远离的乡土对话,那是离别的话语,其中还包含了与母亲的阴阳相隔。故乡就是母亲所能给予我的世界。我充满了理解与信任,尽管有说不尽的辛酸与甘苦。当时与我相恋的女子声音柔软,是她直接给了我这首诗的音调。当然还有她的宽厚,让我这样来满足我写作上的虚荣。太多的意味交织,也许还是未来一些诗作的底色。而我此刻只能感受到一种遥远,非常亲近的那种遥远。

3、谈《空城》
黑女:在《空城》这组诗中,我看到一种一往直前的力量,它可能一方面是作者坚持的诉求理念所赋予,另一方面是对生活独特和执着的领悟。与你的其它诗作相比,这组诗,似乎要特殊些。
陈家坪:《空城》跟我写过的其它诗作相比,不是特殊,只是不同。我指望《空城》不是跟我自己的写作相比较,而是进入世界文明的空间。如果人们不因为我没有做到,就觉得我的这个愿望可笑,那我就还有继续去努力的勇气。
金铃子:家坪的诗歌,仔细读有一种满怀悲凉的述说。《城》的表达让人看到一颗孤独飘零的,苦闷的诗心:
1
他的椅子像一把宝座,
凝结着他一生的心血。
谁要夺去他的椅子,
谁就是在抢他的心。
而他的心,是去了哪儿?
整座城只有机械的运动,
--没有空灵的感应。
第9节写得精练,耐人寻味:
我们需要的不是一把椅子,
--而是一串钥匙。
打开我们内心的牢房,即使黑夜降临,
--我们还能感受到星光。
陈家坪:在这样的表达里,椅子和钥匙都是道具,物随心动。
金铃子:我读了两遍《男女同体》,既是普通的口语似的书写,又是柔美而锋利的诗的语言,这是你非常满意的作品吧。
陈家坪:《空城》整首长诗都不是非自然之作,相对于我较为天性的写作状态来讲。这首诗发挥了我语速较快的特点,而口语是最少障碍的表达方式。写作这首长诗它有一些内在的目标,这些目标指向我欲达到的某些价值,比如文明源头,神话故事,历史瞬间,童话和爱情等等。所以,我不能追求自我是否满意。写这样的诗太冷静,很难体会到快感,更多是压榨,看自己平时到底积累了多少存货。
麦岸: “在我们之间第三的个人是谁?”这句我直觉读成“在我们之间的第三个人是谁?”
陈家坪:在你的读法中,第三个人直接就成了第三者,那会陷入一个道德是非。而“在我们之间第三的个人是谁?”,这样的表达,有一个目光的转移过程:明明两人怎么变成三个了?这是非常滑稽和荒诞的。也许还可以观赏,如果你有好奇心的话。
陈律:请家坪谈谈《空城》,这应该是你的用心之作。
陈家坪:《空城》在别的访谈中,零零碎碎的我已谈了不少。我想这首诗不能由我一个人说了算。我相信它有一定的象征性,它需要与一些时代事件相对应:发生了的,还未发生的。也许它需要时间来验证。但愿它最终不是一面暗淡无光的镜子。我不怀疑以后会有更丰满更完美的诗作出现,使它显得无足轻重。当然,这样的诗作也有可能是出自我自己之手。总之,一切都还只是一个开始。即使没有未来,那也还需要有一些时间才能这么说。

4、谈《吊水浒》
金铃子:谈谈你的《吊水浒》吧,我觉得雕刻了些。
陈家坪:如果说《吊水浒》有些雕刻,我反而觉得它不是问题。《吊水浒》有一种欢快的节奏,类似于快板。如果它的句子有叙述性,但无不是在概括。里面的数字、人名、地名,那可都是实打实的故事呀,它的注释至少要比一本完整的《水浒传》多一点。我只做了一件工作,就是用最为简单的形式和快节奏来控制了那些纷繁的故事。我曾想以此来把四大名著处理完,但因为方法太单一,一部尚可,多部必露拙。如果我有了新的方法,也许我还可以再完成我的这个设想。不过,我由此也觉得,多复杂的事物都存在着一个简单的处理方法。但愿还能那么幸运。
陈律:我觉得《吊水浒》有家坪作品中少见的活泼和形式感。

5、谈《读莎士比亚的人》
蒋雪:
读莎士比亚的人
读莎士比亚的人吆牛去犁田,
那是刚立冬,为了春耕时土地不被冻结。
他和锄把一样精瘦,一起在搭田坎,
灰蒙蒙的天气雨水总不停歇。
因为知美丑,识善恶,他明白自己
恐怕不幸一生,只能跟泥巴打交道。
同时与年长十岁的女人成家,
婚姻也令他不满;他的爱情观
存在于莎士比亚的对话,每次讲起
都滔滔不绝,保持一个英国绅士的风度;
听者从他哀叹的话语领略人的尊贵。
文革的到来,一个国家内乱,
他心灵求变有了希望。
投身保守派最后被反到底追缉。
在外逃亡,一儿一女已懂得替父亲担忧。
事后归来,他安于妻子慈善的被窝,
秉守一心扶持儿女成才的道理。
其间集体劳动解体,土地落实到户,
人口可以城市乡村自由流动,
不必像当初他为政治运动四处流窜。
儿子在市场经济里发了财,
全家搬离乡邻到县城定居,
——过去的一切恍若隔世。
——很喜欢这首诗沉重的戏虐。
陈家坪:谢谢你的喜欢。能体会戏虐,也能获得体谅!

6、谈《星期天的晚年》
李自泉:
生活已如此简单,不用一生可以过完
星期一到星期五是一个脸貌
星期六喘口气,结束了一个人的中年
星期天也将要过去,下一周便是死亡
——陈家坪《星期天的晚年》
——喜欢这段诗,有凝练的总结气质。
陈家坪:谢谢你的喜欢!虽然荒诞,但还能说明问题。

7、谈反抗精神
卓美辉:“谈到反抗,它是指我们处在一个非常态的社会时期,而在一个常态的社会里,反抗体现最为内在的本质,就是批评。反抗存在着一个针对对象,但他们不是彼此取代,而是彼此愿望的自我维护,自我表达,以获得理解、信任和宽容。以此为基础,各自去自我实现,而不觉得存有任何威胁。革命精神的最深处含有敌意,反抗精神的最深处没有敌意。反抗精神在最深处达成谅解与共存。反抗精神本身不可能成为诗的主题,不能说某个诗人写了几首含有反抗精神的诗就是一名反抗诗人,这种意识非常糟糕!不是反抗精神来决定诗歌主题,而是某一个具体的诗歌主题体现出了反抗精神的客观存在。比如恐惧,由恐惧到对恐惧的反抗,它是一个诗歌主题。比如希望对绝望的反抗。比如召唤的力量,宗教中的一种反抗精神。宗教也具有反抗精神,在这个意义上说,孔子和耶稣也是反抗者。” 家坪兄去年的这段发言,我以为然。于是想知道,在家坪兄心目中,有哪些具备反抗精神的诗人或诗篇?
陈家坪:谢谢你的认同。在我有限的视野里,具有反抗精神的当代诗人有黄翔、北岛、廖亦武、马雁、廖伟棠等。当然,从本质上讲,诗人综合的写作都存着着反抗,对信仰的、观念的、文化的、习俗的、时尚的、语言的等等,但最为直接的还是对现时政治的反抗。具体的诗篇,找出来需要些时间。但我想,如果知道了这些诗人的名字,去找诗篇,就一定能找到。但我要说明的是,作为具有反抗精神的诗人,是具有贯穿性的精神气质决定其诗篇存在的意义。

8、谈游戏精神
龙安:恩斯特•卡尔说:诗人的想象力必须受到理性的指引与控制,并且服从理性的规则。那么对陈兄的写作来说,理性的规则可不可以理解为个人对命运的抵抗与把事物还原为它自身真实的一种客观化的追求?
陈家坪:也许事情的发展相反,恰恰是想象力在控制着理性。但不管谁控制谁,有控制就好。写作体现出了控制力来,我觉得这个诗人的写作开始有些希望了,他不会自生自灭。不管他最终朝哪个方向发展,他必然能成就一番事业。个人对命运的抵抗,把事物还原为它自身,这是一个方向,也许这确实是我已表现出来的一个方向,但我不会固守。我们一定要有游戏精神,让事物变得轻松起来,当然自己也会因此获得解放。因为完全可以是另外的方向,比如,命运开始来抵抗个人,自身被提升成为了具有普遍性的事物。这个关系,还可以再变,直到我们真正要表达的那个东西出现了,让我们叹为观止。如果写作都做不到这一点,你还指望通过政治去做实验吗?那玩笑就难免会开得过大。
龙安:我们一定要有游戏精神,让事物变得轻松起来,当然自己也会因此获得解放。这是后现代的精神。这是不是意味着陈兄已从现代性的写作中跨入后现代的范畴?
陈家坪:现代和后现代,也许就是一体两面。你读读那些伟大的古典作品,严肃的作品无不充满游戏精神。但愿我这样说,不会因此就把游戏精神给泛滥化了。

9、谈观念先行
陈律:我觉得某种程度上,家坪是一个观念先行的诗人。如此,家坪又是如何在一首诗里具体地处理观念的?
陈家坪:我觉得你的这个判断是准确的,尽管很少有朋友这样来看待我,而我也不作这样的标榜。就像架一座桥,肯定得先搭一个桥的架子,但桥建成后,这个架子得及时拆掉。人们走在桥上,也许很少有人看见我在拆架子。不过,拆架子的事情又有什么好看的呢?
陈律:家坪的作品有种难能可贵的道德感和真诚,我想这是因为在现实生活和精神生活中坚持了道德原则。其实我越来越觉得,写作最终会跟一个人的道德产生一种紧密的联系而不是相反。就像海德格尔说的那个意思,灵魂必须在大地上成为灵魂。
陈家坪:道德和真诚是通过放弃而后形成的,我们的内心要去经历这个放弃和形成的过程,多多体会放弃与形成。当然,这非常艰难,好在并非做不到。是啊,灵魂必须在大地上成为灵魂。我还需要好好学习体会。

10、谈知识
老梦:你的诗充满了可贵的实在感,这多数来自于你过去的经历,因此让人信服。可以说,你在当代的诗歌写作中形成了个人化的风格,给很多同道以启示,你对此怎么看?然后是,对于自己未来的转型,是否已经有明确的判断?比如补足自己诗歌中知识的成分?
陈家坪:我的写作还非常初级,非常简陋。也许我的确是以情打动了人,但我的眼泪也是有限的。启示,永远都是相互的。在我们日常的交流中,我可以准确地说出你所给予我在写作上的启示,但这种启示,只有我自己才知道。当然这得感谢缘份。但我想真正有价值的文学作品不会停留在这一个层面。从我十年前稍微明白了一点写作是怎么回事以后,我其实只做了一件事,那就是对经验的怀疑,然后选择,取舍。打破经验的唯一性。但我在写作方法上还不及格,我缺少变化的手段。也许我的天性太老实了些(当然也不排除我在处理某些事情上的不失为狡猾),尽管这不是坏事,但对写作确实不是优势。万物都在变化,我岂能停留。要说知识,我觉得我成长的经验也是知识的一种,我只需要提醒自己,经验并非一层不变,并非唯一,它不能成为硬道理、死标准。要让它柔软,能飞翔,充满变幻。当然,也许你指的是专业知识,用一句朴实的话来讲,这则是要活到老,学到老。

11、空谈
郭家村:我觉得您应该写诗体小说,但这种形式好像无法表达您的感情。由于您所处的时代和自己的教育,您的诗歌没有徐志摩等诗人充满青春的浪漫之歌,一位美丽少女温柔的青涩和古典的柔和。您的诗歌带着浓浓的现实沉重,有观察到的故事,而这些故事只是真实展现,故事就是故事,有哲理的冲突,显得很简单,还是青涩的哲理感受,一种纠缠,有原始生命的混沌感,而这种混沌感没有从原始神话的集体无意识的梦境开始,所以看不到远古的女神。我觉得短小的诗歌更在于抒情,要叙事就写成诗体小说,不然太过单薄。您的诗歌没有特强烈的个体抒情,表达的是生活和社会的杂乱的真实感受。更表现的是旁观的散落观众,而不是主体的参与和放荡不羁。显然处在现代西方的现实主义和后现代主义语场里,受流行的口语诗影响。好的诗歌更是神性写作,是古典和现代、荒唐与理想等等冲突感受经验的糅合。如果一味地像尤利西斯那样地杂乱,内容将丧失了根,太陡峭,太轻薄。所以尤利西斯的作品只需一个尤利西斯就够了。也许尤利西斯的表达更属于尼采,只有尼采才懂得梦和意识流的深层意义。这个也是我努力的方向。显然我们还需要成长。我们的诗歌还带着青春的阑尾和鸡肋的得失,欠缺脐带的深厚感情。海子等失败过。甚至生命意志走向了坟墓。如北岛等等诗人都没有实现青涩成熟沧桑的真正转身,更多的还是青春。爱情诗歌莫过于中华古典诗词歌赋,短小精悍;历史长篇爱情莫过于荷马和歌德的大诗歌。艾略特的诗歌还不够穿透力。为荒诞而荒诞丧失了厚重。只能算小诗。如狄金森的诗歌。除非你的诗歌丰富起来,才能避免这些单薄。这些都是我的陋见,敬请指教!
陈家坪:显然,你非常有见解和抱负。你给我的建议也非常中肯,诗体小说我完全可以尝试去写。但我对结构的理解还比较缺乏。如果我有足够的掌握,我有可能直接就去写小说。你的见解比较多,需要作些分门别类,否则一手抓不住,两手提不起。也许你已有了一套成功学,但有一点我可以提议,拿自己的短处去跟别人的长处比,无论对自己还是他人都不明智;拿自己的长处去跟别人的短处比,显然又不够厚道。每人都有所长有所短,认识自己,从所长去发展自己为宜。必竟我们不是为了跟谁比个高低,重要的是要发展出自己来。批评这样一个唯一的人,其实是自已想成为那样一个唯一的人。其实,把成为唯一作为追求,我觉得毫无必要,因为那会陷入无端的比较之中,有些比较会让被比较者非常无辜。唯一是比较出来的一个结果。既然有比较,它也就很难说是唯一。所谓唯一,多半是自欺。当然,我们一旦成就了自己,又怎能不是唯一的自己呢!好多东西其实都是不言自明。我反而觉得,我们的写作不是要去接近成功,而是多去经历失败。所谓写作,就是显示出了一些失败的痕迹。不好意思,我居然在此空谈。

12、结束
陈律:现在时间已经超过访谈预期结束的时间了,感觉今天的访谈还是很充分的,尤其家坪兄的回答非常认真。感谢大家的参加!
陈家坪:感谢陈律兄的主持!感谢各位诗友的参与!愿我们生活幸福安宁,晚安!
[ 此帖被陈家坪在2011-05-05 18:15重新编辑 ]
级别: 一年级

128楼  发表于: 2011-05-05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xlm
来迟了~认真学习,聆听:)
寂静新浪:http://blog.sina.com.cn/xlm
级别: 一年级

129楼  发表于: 2011-05-06   主页:
写作《陈家坪》时我初到北京,我的确是在默默地跟远离的乡土对话,那是离别的话语,其中还包含了与母亲的阴阳相隔。故乡就是母亲所能给予我的世界。我充满了理解与信任,尽管有说不尽的辛酸与甘苦。当时与我相恋的女子声音柔软,是她直接给了我这首诗的音调。当然还有她的宽厚,让我这样来满足我写作上的虚荣。太多的意味交织,也许还是未来一些诗作的底色。而我此刻只能感受到一种遥远,非常亲近的那种遥远。

——往事虽远而近。
级别: 一年级

130楼  发表于: 2011-05-07   主页:
回 111楼(陈家坪) 的帖子
生活已如此简单,不用一生可以过完
星期一到星期五是一个脸貌
星期六喘口气,结束了一个人的中年
星期天也将要过去,下一周便是死亡

                                                                     ——陈家坪《星期天的晚年》

——我也很喜欢这首的。
级别: 一年级

131楼  发表于: 2011-05-08   主页:
谢谢项丽敏诗友的关注!
级别: 一年级

132楼  发表于: 2011-05-08   主页:
谢谢蒋雪诗友的鼓励!
级别: 一年级

133楼  发表于: 2011-05-09   主页:
陈家坪:道德和真诚是通过放弃而后形成的,我们的内心要去经历这个放弃和形成的过程,多多体会放弃与形成。当然,这非常艰难,好在并非做不到。是啊,灵魂必须在大地上成为灵魂。我还需要好好学习体会。

——说得太好了,道德是实践。
级别: 一年级

134楼  发表于: 2011-05-09   主页:
生活已如此简单,不用一生可以过完
星期一到星期五是一个脸貌
星期六喘口气,结束了一个人的中年
星期天也将要过去,下一周便是死亡


——“下周一便是死亡。”深刻。

级别: 一年级

135楼  发表于: 2011-05-09   主页:
为了生活和死亡变得安宁
        我记下一些文字
        保持一点
        对事物的想象

        不可预知的份量
        惊讶中加入了
        集体性的哀伤
        整个世界保持静默

——喜欢。
级别: 一年级

136楼  发表于: 2011-05-11   主页:
恩司诗友好,道德的确不能是教条。
级别: 总版主

137楼  发表于: 2012-10-06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xinghuangtian
问好老兄!

“家坪的作品有种难能可贵的道德感和真诚,我想这是因为在现实生活和精神生活中坚持了道德原则。其实我越来越觉得,写作最终会跟一个人的道德产生一种紧密的联系而不是相反。”

这个应是确评!

握!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