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精华帖子 春台文集 会员列表
主题 : 杨沐专辑
级别: 总版主

100楼  发表于: 2011-05-19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zhuomeihuifz
一位读书人

有那么几年,她
除了活着就是读书
一种干瘪中的饱满
纵身纷乱杂沓的纯粹
无望的积累
不知何用的储蓄
在书中,没有自我
放下书,以为死了
或者,可以死了
    
现在,她几乎忘了那几个年份
可能因为纯粹,轻而淡了
可能,骨头长在肉里
致密或疏松,并不自知
  
2009.7

--------------------------

读了杨沐君的这首,有体会并感慨。
(特别对“干瘪中的饱满 / 纵身纷乱杂沓的纯粹 / 无望的积累 /不知何用”)

同时想知:今天的杨沐,如何分置诗歌写作之于书本与生活中~ 析取及体现的分量。
(我个人是越来越倾向于~ 诗歌是活出来的)。


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余生。
级别: 一年级

101楼  发表于: 2011-05-19   主页: http://johhayes.blog.163.com/
回 61楼(杨沐) 的帖子
两者皆有。内容极为丰富,认为非常难得。
级别: 一年级

102楼  发表于: 2011-05-19   主页:
草树:墨西哥女画家弗利达无疑给了杨沐某种灵感上的激发,使她自身的器官一下子觉醒了。从性的角度思考世界,当然是一个有趣的维度。在女诗人的意识里,无性的乳房不过是装了人造胶原蛋白的袋子,气枪口前的两只充气球,那只是一个表象,只有性和爱能赋予它真正的形象。“洞”的位置,当然更紧邻于心灵。从那里,从直觉里,她比我们——作为男性的我们,更早、更敏锐地看见器官的抽象。而那个和女人做爱像撒一泡尿一样简单、又给弗利达艺术生命的大肚腩迭戈,被艺术谅解了——“从幽洞里 /潮湿而浓郁地,长出画笔的线条 ”。也正为如此,迭戈在她眼里,在作为母性象征的“子宫”看来,迭戈,是个鱼泡样的孩子, 是形而上的爱。从而山水草木一同从那里流进流出。这不是放任,而是根本的宽容。一种现象学意义上的母性,得到了自身的赞美。
我在即将编发的五月春台诗选选了《弗利达之歌》三首,并写了上面的短评。那么我想问,对女性身体的审视和洞见,最终表现的谅解和宽容,是否标志一种超越道德的、真正形而上的高度?而这种高度的实现实际上是一种本质的自由?
————————————————————
这个评语写得不好。没理解对。第一句就不对。我不认为是从“性”的角度思考问题,更说不上什么“觉醒”。
弗里达身体上发生的事是一连串的隐喻,比如疤痕,疤痕在男性身上除了他妈妈心疼,一般对他这个人不太会减分,甚至会加分,比如《第一滴血》的冉博。但在女性身上,要么被漠视要么是羞耻。还不止这些,女性一辈子会被“赠”以多少疤痕?而这些疤痕带给她的基本是耻辱。
对于弗里达、迭戈以及他们鱼泡一样流产掉的胎儿,你的那个说法抹杀了弗里达的境界、胸怀与爱。与巴黎的女子的关系让你说的也显得不洁。如果不洁,就不会被诗人拿来一而再地充当述说的容器了。
级别: 总版主

103楼  发表于: 2011-05-19   主页:
如果你在哪一个时刻起不幸而沉溺于虚幻的诗意之中并不可自拔,把诗当做自我的一部分而无法剥离出来,我把这称作“一个人的宿命”,诗的益处也许在于能赋予我们更多幻觉的意识与敏感的内心,但同时会给我们带来更多的“不幸”与“沉沦”之感,这会加深作者自我的体验而让自我有超越自我的机会么?那么,杨沐发出的:

再一次,以人生
步文本的后尘

这种感叹是真实可靠的么?我相信作者对此有深刻的的独特体验,而不仅仅是一种形式上的叹息。至少在我看来,这一个短句具备宋词的美学特征,它是属于作者个人化的语句,而杨沐完全可以因这样一个句子而感到无比的自豪与骄傲。

级别: 总版主

104楼  发表于: 2011-05-19   主页:
遵循意尽而止的原则,我的阅读完毕,临时草创,不当之处,请杨君海涵。特整理成篇——


一次临时的阅读——试读杨沐的诗



在杨沐的诗行里,文字之中始终有清晰的有迹可寻的个人化的情感痕迹,这种痕迹的自然泄露并非靠陈述的语调,作者似乎更倾向于通过对词语的叩问来拧开自我的龙头,以让清澈的流水可以不经意地汩汩流出。例如“留下几个句子 似乎//就留下 那个猝不及防的 //事实”,作者似乎要通过词语来追踪某些已经流失的事实,很明显,这个“事实”带有作者个人的印迹,加深了前面诗行中:

我早已被文字戕害
奉献给文字 就是
奉献了自己

所带来的个人沧桑感,从而有可能磨掉文字中过于理性思维的端倪。读到这里,我不禁暗暗猜度——作者的这种对语言的高度信赖感来自于哪儿呢?是对艺术的信仰还是生活中所能提示给作者的信息?在诗人自选的十二首诗歌里,前面两首都是把词语作为抒发与描述的对象,而与其说是观照词语的“装腔作势”,不与说是反思一种生活的姿态,一种被词语操纵的生存。从而让作者在词语的不断剥离之中获得一种自我澄清的意识,并给作者带来一股反思的力量:

离开形容词和比喻句
我可能什么都不是。

这个句子确有震撼人心的某种力量似乎可以荡涤作者心中可能的阴霾,也许正是这种语言带给作者的快感形成了持续的合力让诗人对语言本身产生了依赖之感,也许作者身体之内有一种对语言形式天然的本能的良好感悟能力,从词语中能发现语言化的自我?作为一个文字艺术工作者,经常要被问及的就是艺术与生活的关系、艺术表达的无穷性与个体的相对渺小之间的矛盾,那么,在既擅长诗歌体又擅长散文体(小说)的作者而言,文字作为一种艺术的媒介,杨沐是如何理解“词语”或者说语言在生活中充当了何种角色呢?而“词语”真的具备“敲打那个下午”的功效么?在“词语”中推进与打量自我的生存甚至于勾起被压抑的女性意识是行之有效的维权方式呢?这种艺术化的语言意识是否会带给作者双重的多于感性的苦疼?也就是说可能还会带来文化反思的诸多阵痛?“词语”之间的相互否定、相互辩驳的特性有益于作者拂开更多的生活中的尘埃么?

我可能毁于无所旁依的
赤裸 也可能站立于形销骨立的
词语

作者似乎在词语之间拥有不可辩驳的从容的行文能力,有一种还原自我的勇气。我可以设想,如果离开了语言,作者可能不会具备这样绝决的力量,从而让我们再一次体验到了文字的魅力,让我们在阅读的同时,同时剥夺自己的犹疑与胆怯,从而相信一种比较自然的人性可以为我们所获得。

如果你在哪一个时刻起不幸而沉溺于虚幻的诗意之中并不可自拔,把诗当做自我的一部分而无法剥离出来,我把这称作“一个人的宿命”,诗的益处也许在于能赋予我们更多幻觉的意识与敏感的内心,但同时会给我们带来更多的“不幸”与“沉沦”之感,这会加深作者自我的体验而让自我有超越自我的机会么?那么,杨沐发出的:

再一次,以人生
步文本的后尘

这种感叹是真实可靠的么?我相信作者对此有深刻的的独特体验,而不仅仅是一种形式上的叹息。至少在我看来,这一个短句具备宋词的美学特征,它是属于作者个人化的语句,而杨沐完全可以因这样一个句子而感到无比的自豪与骄傲。

级别: 总版主

105楼  发表于: 2011-05-19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ab56778
我感觉你通过对女性自身的存在做出自我认识与思考,从而不遵循由男人制定的美学标准与判断,你这样做的困难在哪里?我感觉你通过写作来展现女性的智力成果与艺术创作,来建立一种女性的价值体系,从这种价值体系出发,从而确立了女性自身的美学标准与判断。
级别: 一年级

106楼  发表于: 2011-05-19   主页:
回 93楼(李敢) 的帖子
我选那个题目,就想说到别人的心坎上的。让你发现了。:))谢谢!问好!
级别: 一年级

107楼  发表于: 2011-05-19   主页:
认真都杨沐的作品,很喜欢!
杨沐是一位智性写作者,在她的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到她的学养、她对于世界与文学的态度、她对于自身的认识与沉思。
期待更多好作品!
级别: 一年级

108楼  发表于: 2011-05-19   主页:
回 103楼(红亚坪) 的帖子
这个感受可靠么?
不可靠怎么写出来的呢?
诗人应该是为句子骄傲
还是为身为诗人去面对的生活而骄傲或沮丧?
我觉得,每个诗人都有自己的一本记忆。
级别: 一年级

109楼  发表于: 2011-05-19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xlm
抱歉,刚回来,先问好木木:)
寂静新浪:http://blog.sina.com.cn/xlm
级别: 一年级

110楼  发表于: 2011-05-19   主页:
引用
引用第105楼龙安于2011-05-19 21:47发表的  :
我感觉你通过对女性自身的存在做出自我认识与思考,从而不遵循由男人制定的美学标准与判断,你这样做的困难在哪里?我感觉你通过写作来展现女性的智力成果与艺术创作,来建立一种女性的价值体系,从这种价值体系出发,从而确立了女性自身的美学标准与判断。


————————————

也不是完全“不遵循由男人制定的美学标准与判断”,而是诚实地描述自己看到的,真实而准确地表达自己脑子里涌现的,在写的时候,已经不考虑别人怎么看,标准是什么。
困难在于,你汲取的营养大多来自男性,你的标杆也往往是男性。往往感觉是,自己是跟这一群男孩玩的“跟屁虫”。:))

我没有能力建立女性价值体系。只能诚实地对待自己的大脑。
级别: 一年级

111楼  发表于: 2011-05-19   主页:
回 107楼(育邦) 的帖子
问好育邦!感谢你“智性写作”这句话。
级别: 一年级

112楼  发表于: 2011-05-19   主页:
回 109楼(项丽敏) 的帖子
抱抱敏儿,好像就剩咱俩了!
级别: 一年级

113楼  发表于: 2011-05-19   主页:
回 98楼(陈律) 的帖子
陈律回来了?握手!

你的问题很难回答。

我在几年前获得一种奇怪的“知识”,第一层次,人与人交流;第二层次,人与自然交流;第三层次,人与宇宙交流,
这就是弗里达那首诗中,弗里达、迭戈、流产掉的胎儿与自身、他人、山水、植物、太阳的多重的、复调式的关系,我觉得这首诗是我最好的诗。
级别: 总版主

114楼  发表于: 2011-05-19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ab56778
回 110楼(杨沐) 的帖子
你用了两次诚实,一次是诚实地描述自己看到的,另一次是诚实地对待自己的大脑,用一句话来说,就是诚实地面对自己的所见所思。诚实在文学艺术中是指对自己及他人坦陈自己,在生活现实中是指不把自己的生存意义,自我感觉建立在他人的意见之上,而是依靠自己本身,如果你同意我所说的,那我可不可以认定诚实对你的写作来说就是意味着保持一种女性独立自主的精神?
[ 此帖被龙安在2011-05-19 22:30重新编辑 ]
级别: 一年级

115楼  发表于: 2011-05-19   主页:
引用
引用第82楼草树于2011-05-19 20:04发表的  :
通过阅读你的诗歌,我感觉你在文学的营养上更多得益于西方。而一个诗人的作品放在国际视野下,最终它的辨识度肯定离不开个人的突出特征和本民族的血缘、气质,那么我想请问你,你是如何看待我们身后的传统?和如何去利用它?

——————————————————————————————
这正是我欠缺的。我希望自己再老一点,不再写那么多东西时把这个补上。问好!
级别: 管理员

116楼  发表于: 2011-05-19   主页:
Re:回 98楼(陈律) 的帖子
引用
引用第113楼杨沐于2011-05-19 22:21发表的 回 98楼(陈律) 的帖子 :
陈律回来了?握手!

你的问题很难回答。

我在几年前获得一种奇怪的“知识”,第一层次,人与人交流;第二层次,人与自然交流;第三层次,人与宇宙交流,
.......

嗯,确实很少看到当代有女诗人在思考和回答这种超验的问题。一般而言,女诗人的诗更多是从生活层面发现诗意。
不变,应万变。
级别: 一年级

117楼  发表于: 2011-05-19   主页:
回 114楼(龙安) 的帖子
我同意你说的。

我总觉得,一个人一个造化,你的造化在发酵池中闷了四十年,你一定不同于别人,你诚实而充分地让发酵池中的酒流出来,这杯酒肯定不同于别的罐子里的。
级别: 一年级

118楼  发表于: 2011-05-19   主页: http://miniyuan.com
回 112楼(杨沐) 的帖子
有的朋友是潜水员,只看不语。问答不在乎数量多,而在于惊心动魄。我就想看到唇枪舌剑。
级别: 一年级

119楼  发表于: 2011-05-19   主页:
回 116楼(陈律) 的帖子
在生活层面发现诗意可能也是我应该注意的。
书写生活色彩的、柔软的东西,能养心。我的诗好像都不养心。嘿!吐舌头。
级别: 一年级

120楼  发表于: 2011-05-19   主页:
回 118楼(木朵) 的帖子
那你来唇枪舌剑一次?看看?
级别: 管理员

121楼  发表于: 2011-05-19   主页:
回 119楼(杨沐) 的帖子
嗯,你有冲刺激情的能力,有不依赖于语言的面对生活的严肃思辨,喜欢高远的东西。这肯定是优点啊。
不变,应万变。
级别: 一年级

122楼  发表于: 2011-05-19   主页: http://miniyuan.com
回 120楼(杨沐) 的帖子
我对自己没把握。实际上,我自从与你一起做书面访谈起,所形成的观感就一直需要找到一个反顾的机会,看一看自己是不是错过了什么,这就期盼着从其他读者的观感中找到切入点,至少,我想了解其他读者还可以找到什么说辞:一种有关文学批评方式的观察。我这个人是慢热型,需要静下心来思忖。
级别: 一年级

123楼  发表于: 2011-05-19   主页:
陈律,这已经是生活方式了,不管是优点还是缺点都不好改变。
级别: 一年级

124楼  发表于: 2011-05-19   主页:
回 122楼(木朵) 的帖子
你的观感是什么呢?你先说出你的么,刺激一下其他读者的想法。:))
你是读了整个诗集的,这里除了你只有项丽敏,你的观感很重要。
级别: 一年级

125楼  发表于: 2011-05-19   主页:
是的。语言还成问题。
级别: 总版主

126楼  发表于: 2011-05-19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ab56778
回 120楼(杨沐) 的帖子
喜欢杨沐的挑战气质,我想文学的力量就是来自写作者对过去形成的传统与现行流行的各种流派做出挑战的姿态,这种挑战的姿态一方面把写作者置于孤立无援的绝境,另一方面又是绝处逢生的最好时机。我想问杨沐的是你是如何在挑战带来的机会与困境时,怎样赢得写作的平静与审视自身的从容?
级别: 管理员

127楼  发表于: 2011-05-19   主页:
Re:回 122楼(木朵) 的帖子
引用
引用第124楼杨沐于2011-05-19 22:51发表的 回 122楼(木朵) 的帖子 :
你的观感是什么呢?你先说出你的么,刺激一下其他读者的想法。:))
你是读了整个诗集的,这里除了你只有项丽敏,你的观感很重要。

就我读到的杨沐专辑上的诗,如果要谈到可以改进的,最需要改进的就是语言可以更细腻一些。另外就你思考的观念,从女诗人的角度或许力量已经很充分了,但从男诗人的角度,这些观点的成立之处恐怕更多的还是建立在性别的差异上。所以,一方面当然是对巨大问题和激情的展示,但更巨大和更为激情也就是更为完美和更为深入地完成它会更困难。因为你试图处理的问题已经在某种程度上超越了性比的差异,因而是普遍性的问题。也就是说你的写作的参照系不仅是女诗人,还有男性。如果这样比较,那你的思考可能还是刚开始。
不变,应万变。
级别: 一年级

128楼  发表于: 2011-05-19   主页:
Re:回 120楼(杨沐) 的帖子
引用
引用第126楼龙安于2011-05-19 23:03发表的 回 120楼(杨沐) 的帖子 :
喜欢杨沐的挑战气质,我想文学的力量就是来自写作者对过去形成的传统与现行流行的各种流派做出挑战的姿态,这种挑战的姿态一方面把写作者置于孤立无援的绝境,另一方面又是绝处逢生的最好时机。我想问杨沐的是你是如何在挑战带来的机会与困境时,怎样赢得写作的平静与审视自身的从容?


应该是知道木朵和煦的脾气才反过来让他唇枪一次——我估计,他也不会唇枪,所以才邀请他唇枪。哈哈哈

平静和从容是从忍耐中练出来的,我不常面对外在挑战,经常面对的是自身的挑战。但那是自己的事,不常带来机遇。
级别: 一年级

129楼  发表于: 2011-05-19   主页:
Re:Re:回 122楼(木朵) 的帖子
引用
引用第127楼陈律于2011-05-19 23:05发表的 Re:回 122楼(木朵) 的帖子 :

就我读到的杨沐专辑上的诗,如果要谈到可以改进的,最需要改进的就是语言可以更细腻一些。另外就你思考的观念,从女诗人的角度或许力量已经很充分了,但从男诗人的角度,这些观点的成立之处恐怕更多的还是建立在性别的差异上。所以,一方面当然是对巨大问题和激情的展示,但更巨大和更为激情也就是更为完美和更为深入地完成它会更困难。因为你试图处理的问题已经在某种程度上超越了性比的差异,因而是普遍性的问题。也就是说你的写作的参照系不仅是女诗人,还有男性。如果这样比较,那你的思考可能还是刚开始。  

————————————————
感谢你的提醒。这是良药。
我已经八个月没写诗了,就是这个问题。我能够操纵的已经操纵了,我不能的,还在前方。我在原地跳,等着一次能跳得高一点。
级别: 管理员

130楼  发表于: 2011-05-19   主页:
回 129楼(杨沐) 的帖子
哈哈,应该恭喜杨沐终于来到了男性的世界。
不变,应万变。
级别: 一年级

131楼  发表于: 2011-05-19   主页:
陈律,我什么时候都在有男有女的世界上啊!
我没有不了解男性世界的呀!
级别: 一年级

132楼  发表于: 2011-05-19   主页:
还有2分钟就11点半了,这个夜晚过得非常饱满,感谢大家!
祝大家晚安!
级别: 管理员

133楼  发表于: 2011-05-19   主页:
回 131楼(杨沐) 的帖子
杨沐,我的这句话的意思是,男性的世界意味着一个较为普遍性的世界。但这个普遍性的世界并非就是进化的终点,事实上它完全是可以被超越和鄙视的。我认为茨维塔耶娃就做到了对它的超越。没有几个男人比得上她。从这个意义而言,茨维塔耶娃不仅超越了女性,也超越了男性。如此说来,那么茨维塔耶娃肯定是你的榜样。
不变,应万变。
级别: 一年级

134楼  发表于: 2011-05-20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rongzhu456
我来学习。晚上没时间。问好杨沐老师!喜欢你的诗歌!有种男子的诗歌的特质。刚烈。女子的柔美。祝安
凌空舞蹈 满地伤城
级别: 一年级

135楼  发表于: 2011-05-20   主页:
回 133楼(陈律) 的帖子
是的。茨娃的诗要读的。谢谢你深夜还在回帖。
级别: 一年级

136楼  发表于: 2011-05-20   主页:
回 134楼(魅俪) 的帖子
问好!魅俪!
级别: 一年级

137楼  发表于: 2011-05-20   主页:

在网络上读诗 在那么多的帖子中 读到了好诗 会带给人一种发现的乐趣 一种惊喜
好诗需要慢慢读 慢慢地

问好杨沐哦 收存了细读
在,或者不在,或从未存在。
级别: 一年级

138楼  发表于: 2011-05-20   主页: http://chenteng.org
这段时间心事都在其他事务上,没想到看到论坛消息提示时讨论会结束了,但杨沐的诗给我留下了她特有的印象,收藏了待细读。
级别: 一年级

139楼  发表于: 2011-05-20   主页:
【整理发言1】

■与陈律的诗歌对话

◎初读了一遍专辑,个人觉得《一位业余文艺爱好者》《一位43岁的女文学编辑》写得最好。应该说,这两首的角度完全是女性的,从知识女性的角度来观察和谈论知识女性。感性和知性的能力都很强,平衡感也好,由此带来很多充分且典型的经验细节,冷静之余又很细腻。可以看作是对当代某类知识女性之精神特质的总结。

◎“个人觉得《一位业余文艺爱好者》《一位43岁的女文学编辑》写得最好。应该说,这两首的角度完全是女性的,从知识女性的角度来观察和谈论知识女性。感性和知性的能力都很强,平衡感也好,由此带来很多充分且典型的经验细节,冷静之余又很细腻。可以看作是对当代某类知识女性之精神特质的总结。”这里,请杨沐就当代知识女性的精神和生存境遇说些感言

◎我觉得杨沐的《弗利达之歌》《献给茨维塔耶娃的黎明骊歌》以及《一位业余文艺爱好者》《一位43岁的女文学编辑》这三组作品刚好勾勒出杨沐的三种写作模式:《弗利达之歌》体现出了一种语言的质地和艺术感,《献给茨维塔耶娃的黎明骊歌》则有一种情感的激烈;《一位业余文艺爱好者》《一位43岁的女文学编辑》则有一种冷静的批判和知性。
▲感谢你这么说。这样说来,几乎要把诗人的能力概括完了。我可没做得很好!握手!

◎很想知道杨沐在写《献给茨维塔耶娃的黎明骊歌》时的精神状态。因为在这首诗里感到了杨沐诗歌情感的沸点。为什么会在写茨维塔耶娃时出现呢?
▲一般作者都不太愿意说当时的精神状态,这可能是作者的自我保护。我可以大致说一点。
这首诗始于一个著名女作家搞了一份有关茨娃的“桃色名单”。一时间,我身边诸多女知识分子加入讨论。我特别不愿看到的是,这种“桃色名单”事件由寻求娱乐的网民弄也就罢了,甚至是,由男性知识分子来嘲笑也就罢了,却偏偏由女作家抻头嘲讽,而且有些女知识分子好像要表白自己清白似的,跟着唾弃——这就使我恼火万分。而在现实生活中,我几乎不跟任何人争论、吵嘴了,能怎么办呢?只有写诗了。哈哈哈这组诗一天一首,写得气概英勇,写完我就去婺源了。可惜那时不知道龙安小兄在婺源。

◎杨沐在这个专辑里曾说,她自己非常喜欢《弗利达之歌》,“以为其中有‘元’的意象。比如‘疤痕’‘洞’。弗利达与迭戈、与流产掉的胚胎的关系,我好像写到了人、自然、宇宙的关系。 ”那就请杨沐谈一下这首诗的主旨。我感觉对这些终极主旨,杨沐应该有一种女性的神秘主义色彩的回答。
▲你的问题很难回答。
我在几年前获得一种奇怪的“知识”,第一层次,人与人交流;第二层次,人与自然交流;第三层次,人与宇宙交流。
这就是弗里达那首诗中,弗里达、迭戈、流产掉的胎儿与自身、他人、山水、植物、太阳的多重的、复调式的关系,我觉得这首诗是我最好的诗。

◎嗯,确实很少看到当代有女诗人在思考和回答这种超验的问题。一般而言,女诗人的诗更多是从生活层面发现诗意。
▲在生活层面发现诗意可能也是我应该注意的。
书写生活色彩的、柔软的东西,能养心。我的诗好像都不养心。嘿!吐舌头。

◎你有冲刺激情的能力,有不依赖于语言的面对生活的严肃思辨,喜欢高远的东西。这肯定是优点啊。
▲这已经是生活方式了,不管是优点还是缺点都不好改变。


◎看了这组专辑,我觉得杨沐的诗应该具备了一种强硬,甚至宏观的精神结构,只是在具体的完成过程中可以更细腻一些。这也是我喜欢你的《一位业余文艺爱好者》《一位43岁的女文学编辑》的原因。这两首在我看来做到了面面俱到。
你这个问题很好!

▲宏观结构和具体完成中间有个拆散了重装的过程,这实际上是把大东西做成小东西。就像那个相声说的,一块做马褂的布料,最后做了短打。但是我觉得,这虽然可惜,但出来的东西不会太差,毕竟是用做马褂的布料做的。
这两首诗的女性形象是我长期观察并感到焦虑、给予同情的形象。而事实的另一方面是,同情她们就是同情自己,书写她们,差不多就是书写跟自己很像的一批人。

◎就我读到的杨沐专辑上的诗,如果要谈到可以改进的,最需要改进的就是语言可以更细腻一些。另外就你思考的观念,从女诗人的角度或许力量已经很充分了,但从男诗人的角度,这些观点的成立之处恐怕更多的还是建立在性别的差异上。所以,一方面当然是对巨大问题和激情的展示,但更巨大和更为激情也就是更为完美和更为深入地完成它会更困难。因为你试图处理的问题已经在某种程度上超越了性比的差异,因而是普遍性的问题。也就是说你的写作的参照系不仅是女诗人,还有男性。如果这样比较,那你的思考可能还是刚开始。

◎男性的世界意味着一个较为普遍性的世界。但这个普遍性的世界并非就是进化的终点,事实上它完全是可以被超越和鄙视的。我认为茨维塔耶娃就做到了对它的超越。没有几个男人比得上她。从这个意义而言,茨维塔耶娃不仅超越了女性,也超越了男性。如此说来,那么茨维塔耶娃肯定是你的榜样。

▲感谢你的提醒。这是良药。
我已经八个月没写诗了,就是这个问题。我能够操纵的已经操纵了,我不能的,还在前方。我在原地跳,等着某一次能跳得高一点。

说明:◎为陈律发言  ▲为杨沐发言
级别: 一年级

140楼  发表于: 2011-05-20   主页:
【整理发言2】


■与龙安的诗歌对话

◎读了前部分的《自选诗二十首》,我感觉杨沐的写作来自于世界的疏离中保持一份淡定的从容,正是在这种从容中她学会如何让写作成为创造性与社会之间发生关系的那部分功能。

◎我没读过杨沐的小说,但我喜欢耶利内克,法国的尤瑟纳尔,杜拉等写的小说,也尝试我把她们的小说写成诗歌。女性一旦获得开阔的视野,写出来的东西格外敏锐与细腻,如果她们还有批评思想,就更能使她们的写作获得情感的透彻与思维跳跃所造成的阅读快感。

◎我感觉你的《一位业余文艺爱好者 》和《一位43岁的女文学编辑》是好诗,也是你所说的女性体验、女性认识的代表体现。


◎我就先抛出一个问题,是我一直想问杨沐的。玛格丽特-杜拉说,小说是诗,要么就什么也不是,是抄袭。你是写小说的,又写诗,那么你是如何看待小说与诗的关系?按杜拉的话来说,小说与诗是同一种文学体裁,它们没有什么区别,可中国人总喜欢是把小说与诗分得很清楚,认为小说是叙事的,诗是抒情的,这种分类是不是过时了呢?

▲在本世纪最初五、六年,我在小说写作中走了杜拉斯所指的路,我自己没走成功。回过头反思,可能杜拉斯的那种说法适合她和像她那样写作的人,不一定适合所有人。
小说是时间艺术,是讲故事。你当然可以用诗(叙事诗)来讲,但人们发明了不用诗来讲的艺术,而且多数人在学习、使用这种艺术,。杜拉斯说是抄袭就有点过了。
现在的诗既抒情,也叙事,但是,很复杂的故事已经不再由诗来承担了。
我也回头写讲故事的小说了。

◎我感觉你通过对女性自身的存在做出自我认识与思考,从而不遵循由男人制定的美学标准与判断,你这样做的困难在哪里?我感觉你通过写作来展现女性的智力成果与艺术创作,来建立一种女性的价值体系,从这种价值体系出发,从而确立了女性自身的美学标准与判断。

▲也不是完全“不遵循由男人制定的美学标准与判断”,而是诚实地描述自己看到的,真实而准确地表达自己脑子里涌现的,在写的时候,已经不考虑别人怎么看,标准是什么。
困难在于,你汲取的营养大多来自男性,你的标杆也往往是男性。往往感觉是,自己是跟这一群男孩玩的“跟屁虫”。:))
我没有能力建立女性价值体系。只能诚实地对待自己的大脑。

◎你用了两次诚实,一次是诚实地描述自己看到的,另一次是诚实地对待自己的大脑,用一句话来说,就是诚实地面对自己的所见所思。诚实在文学艺术中是指对自己及他人坦陈自己,在生活现实中是指不把自己的生存意义,自我感觉建立在他人的意见之上,而是依靠自己本身,如果你同意我所说的,那我可不可以认定诚实对你的写作来说就是意味着保持一种女性独立自主的精神?

▲我同意你说的。
我总觉得,一个人一个造化,你的造化在发酵池中闷了四十年,你一定不同于别人,你诚实而充分地让发酵池中的酒流出来,这杯酒肯定不同于别的罐子里的。

◎喜欢杨沐的挑战气质,我想文学的力量就是来自写作者对过去形成的传统与现行流行的各种流派做出挑战的姿态,这种挑战的姿态一方面把写作者置于孤立无援的绝境,另一方面又是绝处逢生的最好时机。我想问杨沐的是你是如何在挑战带来的机会与困境时,怎样赢得写作的平静与审视自身的从容?

▲平静和从容是从忍耐中练出来的,我不常面对外在挑战,经常面对的是自身的挑战。但那是自己的事,不常带来机遇。


说明:◎为龙安发言  ▲为杨沐发言
级别: 一年级

141楼  发表于: 2011-05-20   主页:
【整理发言3】


 ■与红亚坪的诗歌对话

◎一次临时的阅读——试读杨沐的诗
  
  在杨沐的诗行里,文字之中始终有清晰的有迹可寻的个人化的情感痕迹,这种痕迹的自然泄露并非靠陈述的语调,作者似乎更倾向于通过对词语的叩问来拧开自我的龙头,以让清澈的流水可以不经意地汩汩流出。例如“留下几个句子 似乎//就留下 那个猝不及防的 //事实”,作者似乎要通过词语来追踪某些已经流失的事实,很明显,这个“事实”带有作者个人的印迹,加深了前面诗行中:
  
  我早已被文字戕害
  奉献给文字 就是
  奉献了自己
  
  所带来的个人沧桑感,从而有可能磨掉文字中过于理性思维的端倪。读到这里,我不禁暗暗猜度——作者的这种对语言的高度信赖感来自于哪儿呢?是对艺术的信仰还是生活中所能提示给作者的信息?在诗人自选的二十首诗歌里,前面两首都是把词语作为抒发与描述的对象,而与其说是观照词语的“装腔作势”,不与说是反思一种生活的姿态,一种被词语操纵的生存。从而让作者在词语的不断剥离之中获得一种自我澄清的意识,并给作者带来一股反思的力量:
  
  离开形容词和比喻句
  我可能什么都不是。
  
  这个句子确有震撼人心的某种力量似乎可以荡涤作者心中可能的阴霾,也许正是这种语言带给作者的快感形成了持续的合力让诗人对语言本身产生了依赖之感,也许作者身体之内有一种对语言形式天然的本能的良好感悟能力,从词语中能发现语言化的自我?作为一个文字艺术工作者,经常要被问及的就是艺术与生活的关系、艺术表达的无穷性与个体的相对渺小之间的矛盾,那么,在既擅长诗歌体又擅长散文体(小说)的作者而言,文字作为一种艺术的媒介,杨沐是如何理解“词语”或者说语言在生活中充当了何种角色呢?而“词语”真的具备“敲打那个下午”的功效么?在“词语”中推进与打量自我的生存甚至于勾起被压抑的女性意识是行之有效的维权方式呢?这种艺术化的语言意识是否会带给作者双重的多于感性的苦疼?也就是说可能还会带来文化反思的诸多阵痛?“词语”之间的相互否定、相互辩驳的特性有益于作者拂开更多的生活中的尘埃么?
  
  我可能毁于无所旁依的
  赤裸 也可能站立于形销骨立的
  词语
  
  作者似乎在词语之间拥有不可辩驳的从容的行文能力,有一种还原自我的勇气。我可以设想,如果离开了语言,作者可能不会具备这样绝决的力量,从而让我们再一次体验到了文字的魅力,让我们在阅读的同时,同时剥夺自己的犹疑与胆怯,从而相信一种比较自然的人性可以为我们所获得。
  
  如果你在哪一个时刻起不幸而沉溺于虚幻的诗意之中并不可自拔,把诗当做自我的一部分而无法剥离出来,我把这称作“一个人的宿命”,诗的益处也许在于能赋予我们更多幻觉的意识与敏感的内心,但同时会给我们带来更多的“不幸”与“沉沦”之感,这会加深作者自我的体验而让自我有超越自我的机会么?那么,杨沐发出的:
  
  再一次,以人生
  步文本的后尘
  
  这种感叹是真实可靠的么?我相信作者对此有深刻的的独特体验,而不仅仅是一种形式上的叹息。至少在我看来,这一个短句具备宋词的美学特征,它是属于作者个人化的语句,而杨沐完全可以因这样一个句子而感到无比的自豪与骄傲。
  
 
▲终于有人提到了这两首诗!
作家的生活被文字戕害或者是损坏,这对各位诗人一定不陌生。
而文字或诗歌使作家的生活增添意想不到的境遇,也是不言而喻的。
艺术的自觉是慢慢形成的。但可怕的是,作家或诗人在生活中动一动都“自觉”到“文字”和“艺术”中。

▲这个感受可靠么?不可靠怎么写出来的呢?
诗人应该是为句子骄傲,还是为身为诗人面对的生活骄傲或沮丧?
我觉得,每个诗人都有自己的一本记忆。

▲与语言偎依得时间长了,可以在语言中找到属于自己的词汇,甚至可以在单词中找到形象。
词语是诗人玩了一辈子也没厌弃的玩具。:))



说明:◎为红亚坪发言  ▲为杨沐发言

级别: 一年级

142楼  发表于: 2011-05-20   主页:
说明:以上三个整理发言稿,未经三位诗人审核。
[ 此帖被杨沐在2011-05-20 15:23重新编辑 ]
级别: 总版主

143楼  发表于: 2011-05-20   主页:
  再一次,以人生
  步文本的后尘


杨沐好。再来这里,这样的诗行需要自己背诵下来。
级别: 一年级

144楼  发表于: 2011-05-20   主页:
来补课~~
别无他途
级别: 一年级

145楼  发表于: 2011-05-20   主页:
昨晚网页怎么打不开,一片空白,错过了精彩的对谈时间。
今天来读,许多惊异。很多东西需要沉浸方才忽然触动。很喜欢。问好杨沐!
别无他途
级别: 一年级

146楼  发表于: 2011-05-22   主页:
引用
引用第137楼李敢于2011-05-20 09:53发表的  :

在网络上读诗 在那么多的帖子中 读到了好诗 会带给人一种发现的乐趣 一种惊喜
好诗需要慢慢读 慢慢地

问好杨沐哦 收存了细读

问好李敢,我慢慢会读到你的诗。
级别: 一年级

147楼  发表于: 2011-05-22   主页:
引用
引用第138楼陈腾于2011-05-20 10:12发表的  :
这段时间心事都在其他事务上,没想到看到论坛消息提示时讨论会结束了,但杨沐的诗给我留下了她特有的印象,收藏了待细读。

谢谢你!
级别: 一年级

148楼  发表于: 2011-05-22   主页:
引用
引用第143楼红亚坪于2011-05-20 12:35发表的  :
  再一次,以人生
  步文本的后尘


杨沐好。再来这里,这样的诗行需要自己背诵下来。

红亚坪,你的解读太好!希望很快读到你的专辑。
级别: 一年级

149楼  发表于: 2011-05-22   主页:
引用
引用第145楼窦凤晓于2011-05-20 18:50发表的  :
昨晚网页怎么打不开,一片空白,错过了精彩的对谈时间。
今天来读,许多惊异。很多东西需要沉浸方才忽然触动。很喜欢。问好杨沐!

凤晓好!那天网是有点问题,慢得人抓狂!
以后会经常“见面”的。
级别: 总版主

150楼  发表于: 2012-11-10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xinghuangtian
“这是我的妄想,最巨大的企图,也是最谦卑的小愿,在这个世界留下点自己,不奢望永垂不朽,仅仅证明我来过。”

握!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