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精华帖子 春台文集 会员列表
主题 : 草树专辑
级别: 一年级

100楼  发表于: 2011-07-03   主页:
回 90楼(老于头) 的帖子
问候老于。重要的是给你上烟,呵呵。。。
级别: 总版主

101楼  发表于: 2011-07-03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Re:回 78楼(姜海舟) 的帖子
引用
引用第93楼草树于2011-07-03 20:23发表的 回 78楼(姜海舟) 的帖子 :
问好海舟兄,握手!

握手草兄。看着精彩的问答。。。。
级别: 论坛版主

102楼  发表于: 2011-07-03   主页:
草树兄,我上来学习一会儿。。。。。。。
级别: 一年级

103楼  发表于: 2011-07-03   主页:
这个专辑让人有机会比较系统地进入一个人的诗歌体系,草树兄无疑是获得了诗歌的八卦图织造术的。学习了。前面几位诗兄已提出几个有意思的问题,那就旁听,坐等回答:)
别无他途
级别: 一年级

104楼  发表于: 2011-07-03   主页:
引用
引用第88楼秦时月于2011-07-03 20:02发表的  :
草树,能谈谈你的生活经历吗?你觉得自己生活经历和诗歌有多大的关系?


问好秦时月。我的生活经历相对比较复杂。为体制工作了八年,干过工程师,政府秘书,国企副厂长。92年下海,办过化工厂,塑料厂,做过装修,然后从事房地产12年。现赋闲。主要读书写作。
我觉得生活经历是一笔很大的财富,尤其对写作。它给予了你从书本不能给予的洞察力(当然阅读文学经典也增强了我们的洞察力),或者说分辨能力。而写作,在某种意义上就是区分。直接经验即提升了区分能力,也给予了素材——即人的灵魂的无数个横断面。
级别: 一年级

105楼  发表于: 2011-07-03   主页:
引用
引用第83楼木朵于2011-07-03 19:45发表的  :
先请草树谈谈近一年来自己阅读的重点,以及对于写作前景的预料:下一阶段,打算在哪些题材、主题、手法方面做些新颖的尝试?其实,我跟草树已经做过书面访谈,可以说自己的一些疑惑基本上得到了他的回馈;今晚,很想听听网友们的发问。


木朵的提问,容我慢慢回答。我们已经谈论很久了不是呵呵。。
级别: 总版主

106楼  发表于: 2011-07-03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ab56778
《城市》这首诗,我看到草兄有超凡活跃的思维,当我注意到你更多的是堆砌事物来扩充这首诗的容量,还有把日常图景提升到美的激情,我感觉你在事物推进的过程中缺乏批判的高度与还原事物所需的揭示能力。你是怎样看待这首诗的?
级别: 总版主

107楼  发表于: 2011-07-03   主页: http://t.163.com/0772383818?f=blogme
蜘蛛在编织之时,有着某种语言学的意味。它编织的每一个节点,每一根管线,如同词语和词语与词语之间关系。蛛网总是悬空而建。蜘蛛安静地站在上面,像一个远古女神守着它的渊源——那空格之下的渊源,又何尝不是源泉。格奥尔格有诗云“期待着远古女神降临/在她的渊源深处发现名称”。蜘蛛正是不断地从渊源深处寻找着名称,并从中把名称吸出来。而诗人,不过是她的一个代言人,一个复述者。
  一颗露珠的显现从某种意义上说即诗意的显现。因为露珠没有蛛网的容纳,或者物没有一个词语的命名,就不可能分辨,也不存在。世界万物如果没有词语的命名,就会处于一种晦暗之中。露珠在蛛网上显现,显然是聚集的结果,而词语何尝不是在诗意的场域对事物进行聚集、澄清和命名,它使事物成其所是,在澄明中显现。

草兄写这个诗之前是否看过普伊格的《蜘蛛女之吻》?中国周易的64卦象也是否有意无意的影响你这个诗的创作?
级别: 一年级

108楼  发表于: 2011-07-03   主页:
引用
引用第95楼龙安于2011-07-03 20:27发表的  :
我在一篇文章说过草兄的写作有一种对经验的整理能力,我想问的是草兄对经验的整理转化为写作的动力为何总是借用象征手法?比如《蜘蛛》,《钉子》等。




我想直接进入经验或许会遇到现象的阻碍,好比进入一座山林,你必受到灌木和荆棘重重的围困,因而诗歌常常绕道而行。无论蜘蛛啊,钉子啊,严格说来都不是象征——至少我在写作时没有这个“企图”,它们更像一个媒介,让主体深入到存在的边缘,通过它,不断地召唤词语,不断地澄清事实,让事物从内部,开启它自身的舌头——它一说话,无穷的诗意就开始涌现。这个时候,是诗人最快乐的时候——顺便说一句。
谢谢龙安。
级别: 一年级

109楼  发表于: 2011-07-03   主页: http://miniyuan.com
哪三种情况下,你可能会放弃诗的写作?
级别: 一年级

110楼  发表于: 2011-07-03   主页:
Re:回 87楼(海约) 的帖子
引用
引用第91楼草树于2011-07-03 20:18发表的 回 87楼(海约) 的帖子 :
海约握手。
我最近也在读你的诗歌。应该和你干三杯,为你的诗歌,为你的年轻和活力。

上回没找兄多喝,甚憾!
读了兄的诗后,为兄的叙述而惊叹,特别是《蜘蛛》、《钉子》。。。
《蜘蛛》中用一张看似可能的蜘蛛网去打捞看似存在的露珠,打捞的结果却是一种不存在的可能。。。
《钉子》具有令人惊叹的画面感。。。
我的观点与颜非兄的相似,这些诗不是读一遍就能令人满足的离去,,,
级别: 一年级

111楼  发表于: 2011-07-03   主页:
顺便说一句,按个人阅读取向的话,我更喜欢写平常生活的那组。。。
级别: 一年级

112楼  发表于: 2011-07-03   主页:
引用
引用第97楼卓美辉于2011-07-03 20:29发表的  :
刚才在米沃什“关于布罗茨基的笔记”里读到: 如果不能唤醒内心隐秘的记忆,对他来说,一首诗根本不成其为诗。
记得草树兄说过,曾中断写作十几年。想知道这期间也中断了诗歌阅读及思量吗?偶尔静下来时会想些什么?
你还说过“生活给了诗歌丰厚的馈赠”。那么是否有过生活与诗歌互相干扰甚至伤害的时分?就此我们该如何达到平衡?




先说一句。我非常喜欢布罗茨基。前苏联的劳改农场给了这位伟大的前苏联诗人许多惊人的智慧,其中就包括对苦难和恐惧的深刻认知。我一点点切身的体察就看见一把刀子,一刀劈开了表象世界的横断面,那里面隐藏的生活和记忆比矿物质还要丰富。因此我赞成布罗茨基的话,诗歌,不唤醒内心隐秘的记忆,不能成其为是诗。诗歌里没有血肉的气息,骨头的响动,和其深含的周遭世界的灵魂噼啪断裂的声音的记忆,诗歌就不能和世界建立真正的血肉联系。
就诗歌和生活而言,我似乎不需要去平衡它们的相互干扰。我在为生存而努力的时候,诗歌几乎远离了我(或者说她在我心灵的某个角落默不作声),我甚至连阅读也放下了。05年以后,有几年诗歌和生活交叉的时光,诗歌更多是我的一个出口,即在沉重世俗压力下的一个倾诉处——有些人去了夜总会,而我,来到了诗歌的身边。如今,诗歌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甚至主要部分。
谢谢美辉。
[ 此帖被草树在2011-07-04 08:39重新编辑 ]
级别: 总版主

113楼  发表于: 2011-07-03   主页: http://t.163.com/0772383818?f=blogme
赵作海 --------一诗当时出世时,我看了真是吃了一惊。

我觉得是你诗歌转型期的一个鲜明的成熟之作!觉得你从此打开了一个新天地。个性化的声音也越来越有特色,个性与共性打成一片,相辅相成,有时相反相成,,,你的诗中有强烈的人性自由愿望与当下人类普世道德的承诺与担当,这点尤其重要,因为一味的玩诗歌是玩不出名堂的,而且很快会堕落的
级别: 一年级

114楼  发表于: 2011-07-03   主页:
引用
引用第98楼三缘于2011-07-03 20:34发表的  :
传统的传承问题是一个很大的课题,我不可能也没有能力在短短的篇幅里说清。我不是文学的系统研究者,在某种意义上说,不过是一个看客而已。当然我也不能置身事外,“我”或许早已成为传统的一部分。传统是语言里的往事,它躺在时间的深处,也在当下。当孩子们大声朗读,“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它可能没有醒来;但当一个人动情地念着,“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它看似死去了实则深深醒着,醒在当前。

乡贤对一个人的成长影响是很大的,湖南文化是中国文化的一极。湖南有太多了不起的人物------比如三皇五帝中的几位,怀素,王夫之,曾国藩,左宗棠,魏源,谭词同,蔡锷,黄兴,毛泽东,沈从文,齐白石,,,,,,这其中哪几位对你写诗与生命成长的影响特别大?

再说小一点,你的家谱中你的家族中哪位亲人对你的影响最大?因为我有两门课--------历史人文和心理学,所以特别喜欢从这个角度来提问。




我的文学启蒙来自我的祖父。他文化不高,是农会的老干部,很会讲故事。我至今记得差不多一院子人在寒冷的冬天围炉听他夜话的情景。他一袭长衫,手拢在衣袖里,站在人群外,慢悠悠地讲。。。刘备,薛仁贵,张官义——《百人堂》里的一个员外,等等,这些人物的仁心侠义,给我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
湖南丘陵起伏,人杰地灵,这真是个天然闹革命的地方。湖南人有一种血性和不服输的精神,这方面的杰出代表是曾国藩和毛泽东,但也有八百里洞庭的清澈和澄明,她汇聚了湘资沅澧以及众多支流。这方面的杰出代表是王夫之和齐白石——诗论和画,是怎么也绕不过这两个的。故去的沈从文和健在的黄永玉,也是现代文学和艺术不可绕过的人物。这些先贤和前辈,对我有着内心深处的激励。
级别: 一年级

115楼  发表于: 2011-07-03   主页:
回 102楼(孟冲之) 的帖子
问候冲之。你那里正是阳光灿烂吧。。。
级别: 一年级

116楼  发表于: 2011-07-03   主页:
回 103楼(窦凤晓) 的帖子
谢谢凤晓来参加,上茶~
级别: 一年级

117楼  发表于: 2011-07-03   主页: http://chenteng.org
  就目前而言,诗歌在您的生活中占有多大的份量,或是简单化,就与诗有关的创作与阅读它在日常生活中所占的比重,当然这份量不仅是时间量上的,而是可以在多种可能的或是必须的选择中它们是否具有优先权?
  诗人于生活中超脱与自由对于创作是否有种必然的关系?诗是生活的附庸,是生活的一种零碎?它所处的边缘化境况究竟是诗的不幸还是幸运,就个体而言,就您本人而言,诗与您您又如何认为呢? 
  
级别: 一年级

118楼  发表于: 2011-07-03   主页:
引用
引用第106楼龙安于2011-07-03 21:04发表的  :
《城市》这首诗,我看到草兄有超凡活跃的思维,当我注意到你更多的是堆砌事物来扩充这首诗的容量,还有把日常图景提升到美的激情,我感觉你在事物推进的过程中缺乏批判的高度与还原事物所需的揭示能力。你是怎样看待这首诗的?




《城市》这首诗只是我试图从乡村田园转过身直面当下的一个不算成功的尝试。我试图直接登堂入室,并力图打开它的几何空间,很显然,它留给了你堆砌的感觉。因而它是一首不成功之作,但也非失败,它对我个人写作的转型,具有意义。我觉得当代诗人的目光应该更多地投向城市。城市的坚硬的结构里,同样有柔软的“自然”。
级别: 一年级

119楼  发表于: 2011-07-03   主页:
引用
引用第107楼三缘于2011-07-03 21:04发表的  :
蜘蛛在编织之时,有着某种语言学的意味。它编织的每一个节点,每一根管线,如同词语和词语与词语之间关系。蛛网总是悬空而建。蜘蛛安静地站在上面,像一个远古女神守着它的渊源——那空格之下的渊源,又何尝不是源泉。格奥尔格有诗云“期待着远古女神降临/在她的渊源深处发现名称”。蜘蛛正是不断地从渊源深处寻找着名称,并从中把名称吸出来。而诗人,不过是她的一个代言人,一个复述者。
  一颗露珠的显现从某种意义上说即诗意的显现。因为露珠没有蛛网的容纳,或者物没有一个词语的命名,就不可能分辨,也不存在。世界万物如果没有词语的命名,就会处于一种晦暗之中。露珠在蛛网上显现,显然是聚集的结果,而词语何尝不是在诗意的场域对事物进行聚集、澄清和命名,它使事物成其所是,在澄明中显现。

草兄写这个诗之前是否看过普伊格的《蜘蛛女之吻》?中国周易的64卦象也是否有意无意的影响你这个诗的创作?


我没有读过这部大作。《蜘蛛》或许有些神秘意味,但如果受到了卦象的影响也只是巧合。诗歌是神灵的赐予。写了《蜘蛛》,我有些相信老博尔赫斯这句名言了。我在半夜,突然想起了蜘蛛,以及和它关联的人生图景,我便爬起来,立刻写了其中之一。之后的一周犹如着魔,二,三,四。。。不断涌现,通篇我几乎没做什么修改。
级别: 一年级

120楼  发表于: 2011-07-03   主页:
引用
引用第109楼木朵于2011-07-03 21:12发表的  :
哪三种情况下,你可能会放弃诗的写作?


借用曾宏兄在厦门说的一句话,写作是一种命运。只有当我不得不放弃世间所有的一切,我也就只好也放弃了诗的写作。当然,也许会有枯竭的一天,但我相信我的生活经历会延长写作的寿命。真正枯竭了,我还会阅读。诗歌,可能是老年的良伴。
谢谢木朵。
级别: 一年级

121楼  发表于: 2011-07-03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yelai888
他在诗中叙述的过程中,从史性纵向的角度审度人世的“不安”,这是我在你的诗中读到的,这也是诗人留给世上的文字痕迹,诗人当有良知。
blog.sina.com.cn/yelai888
级别: 一年级

122楼  发表于: 2011-07-03   主页:
引用
引用第113楼三缘于2011-07-03 21:45发表的  :
赵作海 --------一诗当时出世时,我看了真是吃了一惊。

我觉得是你诗歌转型期的一个鲜明的成熟之作!觉得你从此打开了一个新天地。个性化的声音也越来越有特色,个性与共性打成一片,相辅相成,有时相反相成,,,你的诗中有强烈的人性自由愿望与当下人类普世道德的承诺与担当,这点尤其重要,因为一味的玩诗歌是玩不出名堂的,而且很快会堕落的



关于这个,我在访谈里说了一些。我赞成三缘兄的观点,而且我也在身体力行。玩诗歌,说玩,只是想免去世人的误解或招致嘲笑。其实一个真正的诗人,是会倾听来自心灵的、良知的声音,必有所担当,否则就失去了真正的价值。在观念里兜圈子或在词语上滑翔,一时快感,转瞬即逝。诗歌不留下灵魂的印戳,就不可能进入时间。
级别: 总版主

123楼  发表于: 2011-07-03   主页:
回来了,终于没有错过草树的访谈。不过,只能来欣赏各位精彩的发言了,祝贺草树兄
级别: 一年级

124楼  发表于: 2011-07-03   主页:
从头到尾约略读了一遍,向兄台学习!这里问兄台另外一个问题,写诗的人应该保持一个什么样的精神世界?
级别: 总版主

125楼  发表于: 2011-07-03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草兄,长期以来,诗人接二连三地早逝和非正常死亡,令人痛心。我想问一下草兄对保护诗人有何想法?----也许问题有点离题,不过还是想问问。。。网谈时间快到了,先祝草兄睡个好觉。。。。
级别: 总版主

126楼  发表于: 2011-07-03   主页: http://t.163.com/0772383818?f=blogme
事关艺术的问题当然不像精馏塔的某一块塔板的塔板系数那样的精确——它有别一种精确,尽管精馏塔和诗歌有一个相同的功能:那就是提纯。顺便说一句,在化学工程的塔板设计里有一个很重要的参数:停留时间,我始终认为它是跨学科的,有着诗歌的某种深长意味。

草兄的大学所学专业是什么,知道你后来办过化工厂,,,,,,我想问科学,数学,几何学以及化学中分子元素的微妙变化,变质-------对你的诗歌有着怎样的角色或其他内在影响?
级别: 一年级

127楼  发表于: 2011-07-03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ybawh
来晚了,草树兄好!
各位师友晚上好!
新的十年,相持阶段。
级别: 一年级

128楼  发表于: 2011-07-03   主页:
引用
引用第122楼草树于2011-07-03 22:19发表的 :


关于这个,我在访谈里说了一些。我赞成三缘兄的观点,而且我也在身体力行。玩诗歌,说玩,只是想免去世人的误解或招致嘲笑。其实一个真正的诗人,是会倾听来自心灵的、良知的声音,必有所担当,否则就失去了真正的价值。在观念里兜圈子或在词语上滑翔,一时快感,转瞬即逝。诗歌不留下灵魂的印戳,就不可能进入时间。



有感于兄台所说的担当和价值!在帖子中看到了兄台所说的诗歌进入时间,请问一下兄台,这个进入时间可否有其偶然性与必然性?如果有,兄台是怎么看的?问好兄台!
级别: 一年级

129楼  发表于: 2011-07-03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ybawh
先问草树兄个老问题:诗写的意义为何?
新的十年,相持阶段。
级别: 一年级

130楼  发表于: 2011-07-03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ybawh
刚才把前面的作品通读了一次,很有感慨。对我来说,这些作品必须再精读。
新的十年,相持阶段。
级别: 一年级

131楼  发表于: 2011-07-03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ybawh
呵呵,原来网谈是十点半结束,我真来晚了。草树兄也一定累了,先祝大家今夜好梦!下次再接着聊。
新的十年,相持阶段。
级别: 一年级

132楼  发表于: 2011-07-03   主页:
引用
引用第117楼陈腾于2011-07-03 21:55发表的  :
  就目前而言,诗歌在您的生活中占有多大的份量,或是简单化,就与诗有关的创作与阅读它在日常生活中所占的比重,当然这份量不仅是时间量上的,而是可以在多种可能的或是必须的选择中它们是否具有优先权?
  诗人于生活中超脱与自由对于创作是否有种必然的关系?诗是生活的附庸,是生活的一种零碎?它所处的边缘化境况究竟是诗的不幸还是幸运,就个体而言,就您本人而言,诗与您您又如何认为呢? 
  


不好意思,停了一下电,换台电脑上来,接着答问:


目前我的生活主要的内容就是诗歌写作,其次是阅读,带孩子。
我觉得诗歌是我生活的一部分,而且日益地成为生命的一部分,它不是生活的一种零碎,而是记忆的一种凝聚。诗人进入语言中,就会获得一个又充分豁免权的、自治的世界,在那里他自然得以超脱并获得充分的自由。
至于诗歌的边缘化我以为无所谓不幸,在某种意义上说是一种幸运。因为诗歌回到了它本来的位置,再没有那么多强制和干扰来改变它的自治。诗歌或许因此而得到真正的发展,发出纯粹的声音。
级别: 一年级

133楼  发表于: 2011-07-03   主页:
引用
引用第113楼三缘于2011-07-03 21:45发表的 :
赵作海 --------一诗当时出世时,我看了真是吃了一惊。

我觉得是你诗歌转型期的一个鲜明的成熟之作!觉得你从此打开了一个新天地。个性化的声音也越来越有特色,个性与共性打成一片,相辅相成,有时相反相成,,,你的诗中有强烈的人性自由愿望与当下人类普世道德的承诺与担当,这点尤其重要,因为一味的玩诗歌是玩不出名堂的,而且很快会堕落的


非常同意是“(草树)诗歌转型期的一个鲜明的成熟之作”!我一路阅读草树先生的作品下来,读到《赵作海》时真是让我眼前一亮!“强烈的人性自由愿望与当下人类普世道德的承诺与担当”!是的!当代诗歌不应该是“宠物说”,而应该是“武器论”!
级别: 一年级

134楼  发表于: 2011-07-03   主页:
引用
引用第121楼叶来于2011-07-03 22:16发表的  :
他在诗中叙述的过程中,从史性纵向的角度审度人世的“不安”,这是我在你的诗中读到的,这也是诗人留给世上的文字痕迹,诗人当有良知。


谢谢叶来来参加。诚如你所言。
级别: 一年级

135楼  发表于: 2011-07-03   主页:
引用
引用第124楼廖勇智于2011-07-03 22:21发表的  :
从头到尾约略读了一遍,向兄台学习!这里问兄台另外一个问题,写诗的人应该保持一个什么样的精神世界?


欢迎勇智。
写诗的人应该保持一个什么样的精神世界,这真是个大问题。就我而言,我觉得写诗的人至少要保留一部分对“无用世界”的眷恋和思考,在这个世界里,不断地通过对语言的触摸去唤醒沉睡的事物,进入时间,所以写诗的人的精神世界里的时间是延长的,他的此刻,包括过去,甚至未来,也有更多维度。
我不知道这样回答是否词不达意。
谢谢!
[ 此帖被草树在2011-07-04 08:34重新编辑 ]
级别: 一年级

136楼  发表于: 2011-07-03   主页:
引用
引用第129楼云中狗于2011-07-03 22:30发表的  :
先问草树兄个老问题:诗写的意义为何?


云兄好。
诗写如今于我,好比抽烟,就是想抽了,就下意识去口袋摸。这个说法版权属于伤水,但我极有同感。
级别: 一年级

137楼  发表于: 2011-07-03   主页:
回 133楼(威格) 的帖子
向威格兄敬礼!为你那一份对诗歌的执着、坚守、虔诚,也为你先锋的诗歌。
[ 此帖被草树在2011-07-04 06:15重新编辑 ]
级别: 一年级

138楼  发表于: 2011-07-03   主页:
Re:回 86楼(曾宏) 的帖子
引用
引用第89楼草树于2011-07-03 20:12发表的 回 86楼(曾宏) 的帖子 :
谢谢曾兄。
我说过,如果不是网络的兴起,我可能永远不会写诗了。其实再准确一点说,应是“如果不遇到你,我永远不会写诗了”,你一点一滴告知了我“诗歌的实情”,让我真正跨过了那道门槛,而不再是一个门外看客。很怀念“纯写作”的日子。我也记得子梵梅在QQ里对我说,在诗上,你要好好谢谢曾宏。是的。谢谢曾兄。谢谢。
在厦门,我充分感受了福建诗人的和善,包容,以及自由自在的气质。这可能跟大海有关,我在想。丝毫没有阴郁之气或暴烈之象。时至今日,我还在环岛路漫步。。。



呵呵兄好,俺来晚了,因外地亲戚过来一直作陪。。。诗歌于我们来讲,就是命中注定的。我也是这么认为:我身边的诗友是我写诗的灵感和源泉之一。没有他们,就没有今天俺自己的诗,所以让我们感谢诗歌,感谢这些赤诚的人:)
级别: 一年级

139楼  发表于: 2011-07-03   主页:
引用
引用第125楼姜海舟于2011-07-03 22:22发表的  :
草兄,长期以来,诗人接二连三地早逝和非正常死亡,令人痛心。我想问一下草兄对保护诗人有何想法?----也许问题有点离题,不过还是想问问。。。网谈时间快到了,先祝草兄睡个好觉。。。。




是的。这是我们经常看到的、令人痛心的现实。我有时候开玩笑,写诗就好比练九阴真经,极容易走火入魔,所以我也特别喜欢通达的诗人,如苏东坡,布罗茨基,曼德尔斯塔姆。尤其后两者在坦然接受苦难、把苦难炼成诗歌之光芒,令我肃然起敬。我想说的是,不能让语言戕害生活,而要让语言凝聚生活的碎。
级别: 一年级

140楼  发表于: 2011-07-03   主页:
引用
引用第133楼威格于2011-07-03 22:52发表的 :

非常同意是“(草树)诗歌转型期的一个鲜明的成熟之作”!我一路阅读草树先生的作品下来,读到《赵作海》时真是让我眼前一亮!“强烈的人性自由愿望与当下人类普世道德的承诺与担当”!是的!当代诗歌不应该是“宠物说”,而应该是“武器论”!


当代诗歌的“宠物说”,或者“武器论”,我认为都是偏颇的。。。我认为诗,当是诗人服从自己内心的、有担当的一种有秩序的那部分。
我反对“当下人类普世道德的承诺与担当”,所谓的“道德”的东西,很靠不住,不是道德,而是“良知”。
历史的、社会的、艺术的良知,将要贯穿诗人内心的秩序。
级别: 一年级

141楼  发表于: 2011-07-03   主页:
引用
引用第126楼三缘于2011-07-03 22:25发表的  :
事关艺术的问题当然不像精馏塔的某一块塔板的塔板系数那样的精确——它有别一种精确,尽管精馏塔和诗歌有一个相同的功能:那就是提纯。顺便说一句,在化学工程的塔板设计里有一个很重要的参数:停留时间,我始终认为它是跨学科的,有着诗歌的某种深长意味。

草兄的大学所学专业是什么,知道你后来办过化工厂,,,,,,我想问科学,数学,几何学以及化学中分子元素的微妙变化,变质-------对你的诗歌有着怎样的角色或其他内在影响?


哈哈,三缘兄不知道我学的专业是化学工程。我最初的工作就是精馏塔设计和一些化工工艺方面的工作。自然科学对现象之间的规律的探询,和诗歌对事物命名,有相似之处。事物的精微变化,精确性,同样适用于诗歌,当然这是另一种微妙,另一种精确性。这里面的话语说起来很长,时间关系,先答一点。
级别: 一年级

142楼  发表于: 2011-07-03   主页:
引用
引用第140楼颜非于2011-07-03 23:14发表的  :


当代诗歌的“宠物说”,或者“武器论”,我认为都是偏颇的。。。我认为诗,当是诗人服从自己内心的、有担当的一种有秩序的那部分。
我反对“当下人类普世道德的承诺与担当”,所谓的“道德”的东西,很靠不住,不是道德,而是“良知”。
历史的、社会的、艺术的良知,将要贯穿诗人内心的秩序。
.......


呵呵,颜非来了。握手!
级别: 一年级

143楼  发表于: 2011-07-03   主页:
回 123楼(红亚坪) 的帖子
问好亚坪。
级别: 一年级

144楼  发表于: 2011-07-03   主页:
引用
引用第128楼廖勇智于2011-07-03 22:26发表的  :


有感于兄台所说的担当和价值!在帖子中看到了兄台所说的诗歌进入时间,请问一下兄台,这个进入时间可否有其偶然性与必然性?如果有,兄台是怎么看的?问好兄台!



呵呵,勇智问的好。可能措辞太急,有些不准。应该说诗歌获得时间而不是进入。要说诗歌进入时间,在作品意义上,那就是诗歌自有其命运了,即有它自身的偶然和必然,而与写作者无关。
级别: 一年级

145楼  发表于: 2011-07-03   主页:
我觉得草树兄的诗迷人之处,正合《蜘蛛》里所写的,“每一个片断,每一个四边形 /皆为扇形伸向无限之妙。 /多么直接——没有一根曲线 /即便折线也是直的,只是换一个神奇的/角度;又多么质朴——”

诗人如蜘蛛一般造就了诗歌里迷宫,仿若老博的分岔的小径。从各个角度又能穿连在一起,气息脉络以大背景为底色,贯穿以哲学意味的思考,诗写如蛛网一般布局,又有“露珠”(灵性)降临,尤其难得。草树兄,是我认为一位尤其出色的“咏物诗人”,所写大都以某物为对象,却能将触角如深及事物各个角落以及事物最深处,探及表象和象征,又还原事物和事实以真相。

向草树兄学习:)

级别: 一年级

146楼  发表于: 2011-07-03   主页:
引用
引用第145楼颜非于2011-07-03 23:29发表的  :
我觉得草树兄的诗迷人之处,正合《蜘蛛》里所写的,“每一个片断,每一个四边形 /皆为扇形伸向无限之妙。 /多么直接——没有一根曲线 /即便折线也是直的,只是换一个神奇的/角度;又多么质朴——”

诗人如蜘蛛一般造就了诗歌里迷宫,仿若老博的分岔的小径。从各个角度又能穿连在一起,气息脉络以大背景为底色,贯穿以哲学意味的思考,诗写如蛛网一般布局,又有“露珠”(灵性)降临,尤其难得。草树兄,是我认为一位尤其出色的“咏物诗人”,所写大都以某物为对象,却能将触角如深及事物各个角落以及事物最深处,探及表象和象征,又还原事物和事实以真相。

向草树兄学习:)
.......


谢谢颜非美言。《蜘蛛》于我,是对语言的秘密的一次深度窥看。
级别: 一年级

147楼  发表于: 2011-07-03   主页:
读了蜘蛛。
当我们用网去围捕这个世界,我们收获了别人,别人收获了我们。
天生我网必有用:你在我的网中织着我,我在你的网中织着你。
果存居士
级别: 总版主

148楼  发表于: 2011-07-03   主页: http://t.163.com/0772383818?f=blogme
从《日常生活(节选)》中看出你对当下自己的生活现实的积极投入与热爱,写得动情细腻又难行能行,难忍能忍。当然草兄也好福气,有一个安定幸福的家庭,现在经济上也不用操心了,,,,,这方面你的诗正可以放开手脚,继续深入,可以大展宏图,相信你会写出更精彩感人的诗来
级别: 一年级

149楼  发表于: 2011-07-04   主页:
认真读了前面的大部分长诗。让我惊奇的第一印象是草树的长诗如此引人入胜,这期间的素材组织,节奏技巧已经到了很高的境界,钦羡这笔法的从容和饱满。还没读完,继续读,边读边思考提问。 周末快乐,问候草树!
级别: 一年级

150楼  发表于: 2011-07-04   主页:
引用
引用第147楼悬壶于2011-07-03 23:49发表的  :
读了蜘蛛。
当我们用网去围捕这个世界,我们收获了别人,别人收获了我们。
天生我网必有用:你在我的网中织着我,我在你的网中织着你。




悬壶说的非常好。任何一个“我”都不可能从世界孤立出来。世界上每死去一个人也会缩减着我。
级别: 一年级

151楼  发表于: 2011-07-04   主页:
引用
引用第148楼三缘于2011-07-03 23:55发表的  :
从《日常生活(节选)》中看出你对当下自己的生活现实的积极投入与热爱,写得动情细腻又难行能行,难忍能忍。当然草兄也好福气,有一个安定幸福的家庭,现在经济上也不用操心了,,,,,这方面你的诗正可以放开手脚,继续深入,可以大展宏图,相信你会写出更精彩感人的诗来


谢谢三缘兄持续的激励和批评。
级别: 一年级

152楼  发表于: 2011-07-04   主页:
引用
引用第149楼温经天于2011-07-04 00:37发表的  :
认真读了前面的大部分长诗。让我惊奇的第一印象是草树的长诗如此引人入胜,这期间的素材组织,节奏技巧已经到了很高的境界,钦羡这笔法的从容和饱满。还没读完,继续读,边读边思考提问。 周末快乐,问候草树!


问候温兄。
你的阅读是对诗歌的犒赏。尤其长诗考量着读者的耐心。而你的阅读正是对诗歌创作的参与。
级别: 一年级

153楼  发表于: 2011-07-04   主页:
昨晚没上来,现在来学习。
级别: 一年级

154楼  发表于: 2011-07-04   主页:
当你写《倾听24节》读后,我知道它吻合你的某种语言秘密。
这几年下来,有没有害怕过修辞(过度修辞)?对这样继续写下去有没有动摇?想过去哪条交叉小径散散步吗?
级别: 一年级

155楼  发表于: 2011-07-04   主页:
回 153楼(张建新) 的帖子
建新客气,多多批评。
级别: 一年级

晚上上不了网,让我错过很多精彩,自去年在北归读过草树兄的诗歌,一直关注,惊叹,其中的浩瀚令我学习不完。祝贺草树兄,此帖当细读。
级别: 一年级

157楼  发表于: 2011-07-04   主页:
引用
引用第154楼子梵梅于2011-07-04 11:09发表的  :
当你写《倾听24节》读后,我知道它吻合你的某种语言秘密。
这几年下来,有没有害怕过修辞(过度修辞)?对这样继续写下去有没有动摇?想过去哪条交叉小径散散步吗?





我对修辞一直有着警惕,尤其过度修辞。写作通向的方向一定是简洁,直接。随着智慧的增长,会不断提升这种能力,即寓丰富于简单,于简单中求微妙,像绘画大师的工笔一样,寥寥几画,形神俱现。当然这需要不断地努力。
目前这样的写作我可能会持续一段时间。因为我记忆的矿藏还有大片没有动土。等这一个阶段的写作完成以后,我或许去你所说的“交叉小径”走走,无论是形式的探索,还是题材的开垦,甚至尝试写点小说。总之让这一座花园,多有几个去处。
谢谢梵梅!
[ 此帖被草树在2011-07-04 17:42重新编辑 ]
级别: 一年级

158楼  发表于: 2011-07-04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xlm
来迟了,问好学习:)
寂静新浪:http://blog.sina.com.cn/xlm
级别: 一年级

159楼  发表于: 2011-07-04   主页:
引用
引用第156楼罗霄山于2011-07-04 13:08发表的  :
晚上上不了网,让我错过很多精彩,自去年在北归读过草树兄的诗歌,一直关注,惊叹,其中的浩瀚令我学习不完。祝贺草树兄,此帖当细读。


兄弟过奖。我在贵州呆过四年,苗族文化里的那亲切的高音让我着迷,但我始终不得要领。兄弟若在苗乡侗寨生活过,可好好琢磨。
级别: 一年级

160楼  发表于: 2011-07-04   主页:
回 158楼(项丽敏) 的帖子
问好丽敏。
级别: 总版主

161楼  发表于: 2011-07-05   主页: http://t.163.com/0772383818?f=blogme
我愿意围着你转:
你的花裙子,你的新发型
你的满脸黄瓜薄片:深绿呵护着淡绿
点点切开的嫩瓜心,如稚气未尽的青春,
甚至你的“面具”:一片恐怖的白色
只露两只眼睛和嘴唇
忽然从浴室出来,
整个客厅为之一震。

这样的表达很生活化,看来平淡其实是难度的经典的
级别: 一年级

引用
引用第159楼草树于2011-07-04 17:40发表的  :


兄弟过奖。我在贵州呆过四年,苗族文化里的那亲切的高音让我着迷,但我始终不得要领。兄弟若在苗乡侗寨生活过,可好好琢磨。




问候草树兄,我所在的地方是一个彝族苗族聚居的乡镇,只可惜这些民族传统的东西在渐渐消亡,比如苗族的古歌只能在跳花时能听到一些,也是渐渐的汉化了。苗族的歌自有那种来自时间和记忆的重量,像一支箭一样穿透时空,那种沧桑与关于民族苦难史的倾诉极是动人。贵州这边保存得较好的苗族传统多在黔东南和黔南,草树兄概是在黔东南呆过吧。
级别: 一年级

163楼  发表于: 2011-07-07   主页:
向草树兄致敬 那首放牛娃走在蝉鸣的大地上悲悯的情景还深深在脑子里。一定细读这些诗 也是我一个前进的方向。
级别: 总版主

164楼  发表于: 2011-07-08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哦,我的孤独
需要一阵微风照亮。人群四散之后,正是它
凝聚了悲伤的籍贯:
他的树木,他的池塘。”
以草兄之诗问候草兄!

级别: 一年级

165楼  发表于: 2011-07-16   主页:
回 161楼(三缘) 的帖子
三缘兄很早就洞悉了诗的秘密,眼光独到。
级别: 一年级

166楼  发表于: 2011-07-16   主页:
引用
引用第163楼义夫于2011-07-07 11:00发表的  :
向草树兄致敬 那首放牛娃走在蝉鸣的大地上悲悯的情景还深深在脑子里。一定细读这些诗 也是我一个前进的方向。


谢谢义夫。关注着你。
级别: 一年级

167楼  发表于: 2011-07-16   主页:
引用
引用第164楼姜海舟于2011-07-08 07:53发表的  :
“哦,我的孤独
需要一阵微风照亮。人群四散之后,正是它
凝聚了悲伤的籍贯:
他的树木,他的池塘。”
以草兄之诗问候草兄!
.......


问好海舟兄。
级别: 一年级

168楼  发表于: 2011-08-02   主页:
好长时间没登陆春台,没赶上,很精彩。
级别: 总版主

169楼  发表于: 2011-08-06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镜中》

女囚因为酷暑而敞开
赤裸的身体。 这以她的沉闷、绝望
反复擦拭的镜子。

她的光芒穿透铁笼,又在时间的损耗中
进入植物的宁静。像孔雀开屏
不再理会掌声。

对于镜面的微凸,我们要以暗室的语言
去对抗。可金刚钻
不能予其冷漠,丝毫伤害。

因不平而映出狱卒中风的嘴
干部电源接触不良的怪音,和那些
顺“势”而来的偷窥者荡漾不已的倒影。

唯母亲的影像出现,她破碎了。
她从她长久的死寂破镜而去,得到
片刻的获救,又不得不返回。




                                                                           再读草兄
级别: 一年级

170楼  发表于: 2011-12-30   主页:
读了,草树兄近年的喷涌非常壮观。还是写家族史的那首更夯实耐读。
级别: 总版主

171楼  发表于: 2012-12-21   主页: http://blog.sina.com.cn/xinghuangtian
此刻,钉子必须服从强制
脱去所有的附着,赤脚
进入黑暗之中。

握!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